【行走中国】图说婺源油菜花之16比9

16:9之横片,还有一些,会陆续的上传,照片在先,文字稍后。玩不起胶片,买不起单反,所有的照片均为原创,均为我的Canon Ixus110Is所摄。希望来看照片的你喜欢。

2010年4月5日,摄于婺源江岭。
2010年4月5日,摄于婺源江岭。
2010年4月5日,摄于婺源江岭。
2010年4月5日,摄于婺源江岭。
2010年4月5日,摄于婺源江岭。
2010年4月5日,摄于婺源江岭。
2010年4月5日,摄于婺源江岭。
2010年4月5日,摄于婺源江岭。
2010年4月5日,摄于婺源江岭。
2010年4月5日,摄于婺源晓起。
2010年4月5日,摄于婺源江湾。
2010年4月5日,摄于婺源江湾。
2010年4月5日,摄于婺源江湾。
2010年4月5日,摄于婺源江湾。
2010年4月6日,摄于婺源黄村。
2010年4月6日,摄于婺源清华大樟山乡。
2010年4月6日,摄于婺源清华彩虹桥。
2010年4月6日,摄于婺源清华彩虹桥。
2010年4月6日,摄于婺源清华。
2010年4月6日,摄于婺源清华到县城的路上。

【行走中国】回忆录之云南_老家石林

我的老家在云南,之所以是老家,并不是我的父亲那方在云南,而是我的外公。我的外公是云南人。1930年出生在云南省昆明市路南县三家村。路南县就是现在的石林彝族自治县,所以我外公也就是彝族人。他初中未毕业参军,解放后参加抗美援朝战争,而后被部队分配湖南省工程兵学院,转而定居长沙。我的母亲和我的舅舅都是生长在长沙,骨子里流着点少数民族的血液而已,而我也就这样。只是由于出生时的民族是跟着我母亲,从而多年来我一直认为我的老家是在云南省的。

我外公自从当兵回来定居之后,从来也没忘过家乡情。我的记忆中,前几年身体好的时候,每年都要回一趟老家,我小时候也跟着去过好几次,但印象都不是很深刻。而我们家也从来都不缺云南老家过来的亲戚,断断续续,每隔几年都要过来那么几个。我很多老家那边的亲戚一辈子除了昆明只去过一个城市,那就是长沙。我们家每年都要四处收集朋友们一些穿过的旧衣服,包括自己家里人的旧衣服旧被子什么的往老家那边运,有的时候过年过节还会买一些新的寄过去。有时候是寄,有时候是知道哪个朋友要去昆明的话,就会托人带。这已经成了习惯。那边虽然现在发展成为了旅游景区,但是并没有给乡亲们带来太多的致富。我们带过去的这些衣服,他们在那边,即便有钱也买不到。这期间多少会发生一些不愉快,自我记事起我几乎每年都会听到我母亲或者我舅舅跟我外公吵架,说明年再也不会做这种事了,但第二年都是照做不误。人都是有情感的,我们家并不富裕,但从来都舍得拿钱给云南那边的亲戚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包括有的时候他们要借钱做点小生意或者砌房子什么的。所以听说我们要去云南,云南那边的亲戚自然也是很高兴的。

我母亲给我说过的一个事就是,80年代的时候她曾经跟我父亲一起到云南的她的姑妈家。那时候姑妈家很穷,为了招待他们,借钱去买了一只鸡杀给他们吃,还第二天5点起床给他们煮米线吃。这件事情我母亲现在说起来都还是很感动,说他们知道感恩。所以这么多年,我母亲每年也都是很高兴的辛勤收集各种物资往那边带。所以,这一趟自己亲自过去,自然也不例外。

所以从卧铺车厢下来之后的第一件事情不是与接我们的亲戚碰面,而是寻找托运的行李,而接我们的亲戚会在托运处等我们。他们常常在那里接东西,常年来,已经熟门熟路了。

接应好物资之后,我,我母亲,我母亲的一个堂弟和一个不知道是堂姐还是堂妹的阿姨,即我母亲姑妈的儿女。我妈妈堂弟的名字叫王存红,堂姐还是堂妹的那个我已经不记得了。因为王存红总是到长沙去照顾我外公,见面的次数很多,比较熟悉,所以我叫王存红的名字,从来不带舅舅的谓称的。我们一行四人,从昆明火车站搭上了去石林县的大巴车。一路上我母亲和他们攀谈着,内容早已经在我的记忆里模糊掉了,唯一记得的是,当时我还在听着panasonic的walkman,新买的李宁书包里背着5,6本流行音乐的磁带,那个时间,我应该是在不断的听着歌的。初中毕业时期的我,还处在对流行音乐的狂热中。

我们从路南县下车以后,直奔王存红家,他家位于路南县乐尔村,距离路南县城和石林风景区都很近。他家不在路边,走到马路边右边是他哥哥的家,左边一条乡间小路,沿着走大概100米的样子,绕过2家人的院子,找到了他家。走路边的时候有某种藤,叶子很大,我不大认识,记得他告诉了我,我已经想不起来了。

还没走到他家,就首先听到他说:“我家的房子刚刚修好,还没有钱装门,只装了大门。一层楼,厕所还没修好,我们都到外面的茅坑解决。你们要上厕所的话,可以去马路那边的我哥哥家,他家的厕所干净。”记得我当初还对他哥哥家的厕所抱有幻想来着,可惜没过多久我就知道了,所谓的干净,也就是家门外的两个坑,只是坑中间有个门而已。

待我们到达他家以后,已经有大大小小一堆亲戚等在那里了。一方面,老家的亲戚也有几年没有看到过我和我妈妈,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他们等着我跟我妈妈带去的一大批物资。虽然都是兄弟姐妹,但大家不会在这个时候发挥出谦让的品质的,所以这些物资,在来云南之前,在长沙打包的时候,就已经是分好了的,哪件适合哪家的某某,都做好了标记的。只是还是出现了某bug,我的睡裤在这一次疯狂的分物资行动中失踪,开始我还以为是我忘记带来,但后来问到好像是谁以为是分走的衣服带回家了。由于想起接下来还有半个多月的旅程,所以还是厚着脸皮叫王存红去把我那外婆给我在金苹果买的10RMB的睡裤要了回来,想起来实在是一桩囧事。

云南十八怪中有一怪的名字叫:三个蚊子炒盘菜。夏天的时候,那个蚊子你基本上可以想象了。下午和晚上很快就在各种见亲戚和分物资中间度过了,十几小时的奔波,多少有些累,第一天就睡在王存红家里了。王存红家有2个大床,但是只有一个床有蚊帐,他和他老婆第一天晚上就让给了我跟我母亲。只是他家有个小孩,刚刚出生,年纪不大,为了让小孩子睡得安稳些,就要小孩子跟我们睡一晚。农村的房子层高都很高,云南那边挂的都是那种公主蚊帐,从顶上挂下来,撒开,很好看。据说还很便宜,好像10+RMB就可以买到一床质量很好的。他家的是粉色的,睡起来很温馨,小孩子也乖。

第二天一早,说是由王存红哥哥的两个小孩领着我去石林景区拍照。要在天亮前进去才可以不买门票,有当地人带着的话。我记得石林景区当时的门票是150RMB,但可惜我起得太晚,我起床的时候就已经天亮了。我母亲当时说我长得比较黑,像当地的小孩子,可以跟着他们一起进去。只可惜舍不得当时那台巨大无比的摄像机,还是装带子的那种SONY,所以我一下子就被认出是旅游者,无奈,不准进去。一大早拍照的精神被打击了一大半,无奈之下在景区门口拍了两张风景撤回。还是明天跟我母亲一起买票进去吧。

云南石林,摄于2004年7月25日。

25号一早被门卫打击了兴致,于是干脆决定明天再买票游览石林景区。无奈上午跟着妈妈一起,从乐尔存的王存红家里走到三家村,就是我外公当年出生的那个村里。我外公的弟弟已经不在,但他的老婆和孩子都还在,既然到了云南,也无奈的要去他家转转的。云南的农家菜也放辣椒的,虽然不多,也不完全是湘菜的口味,但吃起来感觉不差。三家村有个老三,就是他们家的三女儿,三女儿还有个小女儿,长得很漂亮,也很乖,穿着我小时候的衣服来见我,很听话的样子。还有一个小朋友是乐尔村那边,王存红哪个姐姐还是妹妹的女儿,就是很粘人的那种粘着你,话很多,总是说让我觉得很讨厌的话。对比之下,愈发觉得三家村这个小女儿可爱。好像还有很多别的小孩子,但基本都已经没有印象。我记得最后我是把我当年最喜欢的那个有房子的文具盒送给了老三的女儿,大红色的跟她来见我时穿的我当年的那身群衫很配。

25号的下午,我母亲去跟三家村的人家聊天,解决一些他家里人的内部矛盾。因为在他们看来,长沙这边的人说的话就是对的,所以我母亲说的话对他们很有分量。与我来说,这样阳光灿烂的下午,就开始变得很无聊了,于是我就在农家的院子里到处逛逛。但是也没有拍照片,那时候很舍不得相机的内存,基本上很少拍风景,拍下来大多也是删掉了。因为我母亲总是教育我说:“拍风景不如去买明信片,人家拍得比你专业多了。”那年头OLYMPUS的数码相好像还只有400多万像素,那个XD卡也很贵,我带的就是1张128M的卡和一张随机赠送的16M的卡。我还记得那时候128M的XD卡卖500+RMB,相机是人家从日本带的原装,没有中文菜单一直让我很郁闷,而且我至今弄不清楚如何调出英文菜单然后保持不动,因为每次开机的时候自动的菜单都是日文的。

晚饭怎么吃的已经不太记得了,隐约是一大堆人,围着一个大桌子,丰丰富富的有不少东西吃。我记得我当时感觉有点水土不服,胃口不是特别好。事实上,第二天也就是这样感冒了。记得那天晚上我跟我母亲去他们村的一个共同澡堂洗了澡。2RMB,随便你洗,还有隔间,感觉非常不错。安稳的睡了第二个在云南的觉之后,第二天一早,我们还是赶早来到了景区。王存红说趁早去可以错开旅行团,好拍照。

噢,对了,介绍一下石林风景区先。石林石林,顾名思义咯,2亿7千万年前,石林大地上崛起了千余平方公里的石头“森林”,是石头铸就的大海,是岩石雕塑的森林。石林其实就是一座名副其实的由岩石组成的“森林”,穿行其间,但见怪石林立,突兀峥嵘,姿态各异。由于石灰岩的作用,石柱彼此分离,又经过常年的风雨侵蚀,无数的石峰、石柱、石笋、石芽、形成了集奇石、瀑布、湖泊、溶洞、峰丛和丘陵于一身而显得千姿百态的石林。

石林,阿诗玛,我拿着摄像机。摄于2004年7月26日。

上图就是我在著名景点阿诗玛前晃荡摄像机的身影了。初中毕业时期的我还在热爱着巨大而且肥硕的裤子,头发总是半长不短。总之跟精致两个字是挂不上边的。我身后的这块石头,就是石林景区的景点阿诗玛了。它因其形肖美丽传说中的阿诗玛,身着撒尼族的装束、肩背背篓,仰首望天,似在呼唤,又似期待,神似传说中的阿诗玛而闻名。是游览石林必须游览的景点之一。阿诗玛跟入口比较近,这会儿天刚亮,所以游人很少,拍照效果不错。

《阿诗玛》是流传在撒尼人民口头上的一支美丽的歌,是撒尼人民世世代代的集体创作,它充分体现了撒尼人民的生活习惯和风俗人情。中国第一部彩色宽银幕立体声音乐歌舞片《阿诗玛》,于1982年获西班牙桑坦德第一届国际音乐最佳舞蹈片奖。自此民间叙事长诗《阿诗玛》开始享誉海内外。从那时起,一个勤劳善良、能歌善舞、不畏强权的阿诗玛形象,活在了国人的心中。【来自百度百科】。

石林,阿诗玛,母亲。摄于2004年7月26日。

上图就是我可爱可敬的母亲大人了。我觉得母亲毕竟比我的撒尼族血液多一点,所以穿上民族服还真是像模像样的。撒尼族是彝族的一个支系,服饰也颇有特点。男子多穿镶蓝边的坎肩、白衬衫,有时披斗篷,下身穿肥大的深色长裤。女子上衣多为红、蓝、白色镶花边的斜襟长衫,有斜背小坎肩,披肩下摆露在小围腰下面。下身穿深色肥裤。头上包花条布包头。恩,我母亲这张是我拍的,角度感明显比上一张里的我要好吧。看我多小的时候就开始玩角度了。

石林,树藤。摄于2004年7月26日。

在王存红的带领下,我和我母亲一路沿着景区设定的游路走,偶尔看到好玩的东西,会停下来拍个照片,石林景区的路还是比较好走的,选择偏僻一点的路线的话,会碰到一些有一定危险度的山石,小心为妙。我记得我当时挺佩服我母亲的,她一直穿着一双低跟的鞋子跟着我们爬上爬下。想当年我十分不理解为什么一定要穿跟鞋,出来旅游不就是需要旅游鞋的么。当然,这个问题至今我也没有想通。

石林,我的大头。摄于2004年7月26日。

有的时候拍照就是一种心情。比如我现在看到这堆照片里,最想不通这张我到底要我母亲在拍什么。但是我能记起来当时我的那份兴奋,你看我那个YEAH的手势和表情,再结合我当时如兔子般走路蹦跳的风格,基本就能想到了。应该是走着走着,我突然发现前面的那块喀斯特地貌的石头形成了一个洞,入口刚刚够我自己的脑袋伸过去,好像还不够高,踮起脚刚好可以把头露出来,如果忍不住大声叫唤我母亲来给我拍照,因为我不想浪费我好不容易伸出去脑袋的这个动作,还有我这一刻的好心情。

石林,我。摄于2004年7月26日。

我身后的大石头这张照片是我母亲很喜欢的一张。似乎身后是个大象,我已经不太记得了。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同一个地方我给我母亲拍照,自认为角度比她好,回家之后才悲剧的发现,我对焦对糊了。真不知道为啥数码消费机也需要对焦,还是这台OLMPUS想BS一下我的自我感觉良好。

石林,KISS小鸟。摄于2004年7月26日。

在石林拍摄的风景很少,还是由于舍不得数码相机内存的原因。这张小小鸟在打KISS的石头是我自己特别喜欢的,所以忍不住删掉。大自然给了我们无数礼物,和美好的事物。试想如果有一对情侣在这个石头下拍一张KISS照那该有多么美好,于是当时的我就忍不住许诺自己说以后有了老公一定要带来老家看看这块石头,或者来拍一拍。

石林的石林。摄于2004年7月26日。

石林的石林也是石林景区的代表地之一,我拿着我的画夹和小凳,在这里画起了速写。在我画的过程中,景区的游人逐渐增多了起来。我母亲在这附近闲逛时,偶遇到了十年前的同事。老乡在千里之外相聚,这种感觉何等奇妙。这个世界有的时候真的就是很小的,很容易就遇到,也很容易就擦肩而过了。我在石林画的画,在这一趟云南旅行的后期,都陆续送出去了,可惜当时也没舍得内存拍一张,现在想起来,那时真的傻到家了。

石林全景。摄于2004年7月26日。

沿着一条小路蜿蜒的走完,总算是走到一个地方可以看到石林的全景了。峰林、湖泊、瀑布、溶洞,各种各样的天造奇观在这一时态就一览无余了。形态奇特的剑状、蘑菇状、塔状、柱状、城堡状、石芽、原野等,拟人似物,栩栩如生的石林,或隐于洼地,或漫布盆地、山坡、旷野,或奇悬幽险,亭亭玉立,集中体现了世界能给予人类的最大惊奇。也难怪人家说石林是大自然赐予的美女,风情万种醉国人。

从景区出来的时候天色已暗,不知道是不是水土不服的原因,我彻底的感冒了。由于感冒的原因,愈发讨厌呆在农村的感觉。两天的行走已经让向来招惹蚊子喜欢的我全身上下都是包,而我们不够细心的没有带药。当地人习惯用草药解决,可我实在受不了那么味道。于是在我的一而再,再而三的PUSH下,我母亲终于决定带我第二天离开石林,前往昆明,以便迅速决定下一个目的地的行程。

临别之时,感觉大家对我俩还是挺依依不舍的。我还特别记得我母亲埋怨我说:“要不是你,我肯定要在那里住一个星期。”我还记得我当时很坚定的跟她说:“麻烦下次你一个人来。”事实上,几年之后她还真的一个人去老家住了2个多星期。当然,这是后话。在我看来,习惯了城市的我们,农村生活偶尔体验一下是不错的,但绝不是个长久可以待得住的地儿。Anyway,老家之行,就到此告了一个段落了。

【行走中国】回忆录之云南_序言

写在前面的话:

我们的旅途,可以遇见那么多人,不论欢喜与不欢喜。 都可以在一起度过一生中的,一天,一月,甚至一年。 到了该离开的时候,好聚好散。 然后,又和下一个人一起度过。 又一个,又一天,又一月,又一年。 过往,光影,流年,时光,韶华。

只是,人的头脑太复杂,有的事情,想起来的时候,已经不记得是记忆,还是你因为记忆而产生的联想了。所以我所回忆的大部分事情都是真实的,如果碰到模糊的小细节,也许不排除有我的小联想。那些遗忘的事情,也许我可以靠我的小联想将其串起来,而让故事保持完整吧。

人都是这样的,用一辈子的时间,不断的,行走再行走,等待再等待,遗忘再遗忘。

————————————————————————————————
云南旅行之开篇及背景:

之所以选择云南做开篇,我想不只是因为照片的原因,更多的,也许是因为我自己骨子里对那片土地的感情。时至今天,我离我上一次去云南也已经五年过半了。04年的夏天,我初中毕业。从六月底中考结束后的一个月,我留在一中参加中美夏令营,认识了很多美国大学生,那一段经历也是至今难忘的。如果我的记忆没有发生太大的紊乱,我应该是在04年的7月22日结束的中美夏令营,第二天搭乘由长沙开往昆明的火车。从来都不是很有钱的主儿,所以我应该是搭乘的T61次车,硬卧。

这一次的云南之行是期待了两年的计划,从2002年四川回来之后,母亲给我的许诺。2002年到2004年,我觉得我在初中的2年基本经历了我最初的性格形成期,同样的,家里也经历了一些不大不小的波澜,时至今日我仍然觉得初中毕业的时候,我就已经变得成熟了。而这一次的滇之旅,也就是我和我母亲的疯狂之行了。

7月23日晚,我跟我亲爱的母亲一起,带着一大堆扶贫物资,大包小包的告别了喧嚣的长沙城。

【行走中国】回忆录之序

也许是看了杨飞的那本书,也许是因为自己一直都想写一些关于旅行的文字。

我始终害怕自己多年后想不起来这几年如何行走,如何生活,于是抓住每一次机会,记录下。这几年下来,匆匆忙忙也走过了这么多地方,陈老师的那首《旅行的意义》虽然已经被各种各样的小清新泛滥掉,但仍然是我ITunes里的一大爱。每次听到这首歌,都会被深深触动。二十年来,走过的那些路,看过的那些景,那些关于旅行的记忆,就都会突然都清晰起来。曾经一直想把这样的旅程写下来,但始终没能落笔。

先写个预告,如果哪一天我写完了我的回忆录,我讲重新修改这篇预告。
也许心血来潮才更新一次的我,并不会完全按照时间顺序来,那么,至少这个序是按照时间顺序来的。

【行走中国】回忆录之湘西,2000
【行走中国】回忆录之北京,2002
【行走中国】回忆录之四川,2002
【行走中国】回忆录之重庆,2002
【行走中国】回忆录之三峡,2002
【行走中国】回忆录之云南,2004
【行走中国】回忆录之深圳,2005
【行走中国】回忆录之北京,2005
【行走中国】回忆录之陕西,2007
【行走中国】回忆录之张家界,2007
【行走中国】回忆录之武汉,2008
【行走中国】回忆录之北京,2008
【行走中国】回忆录之上海,2008
【行走中国】回忆录之杭州,2008
【行走中国】回忆录之乌镇,2008
【行走中国】回忆录之广西,2008
【行走中国】回忆录之武汉,2009
【行走中国】回忆录之天津,2009
【行走中国】回忆录之北京,2009
【行走中国】回忆录之青岛,2009
【行走中国】回忆录之济南,2009
【行走中国】回忆录之广州,2009
【行走中国】回忆录之杭州,2009
【行走中国】回忆录之武汉,2010
【行走中国】回忆录之广东,2010
【行走中国】回忆录之凤凰,2010
【行走中国】回忆录之婺源,2010
【行走中国】回忆录之北海,2010

我想如果一天写一篇的话,我应该能很快把这个系列写完。

这些年走过的这些路,只是教会我,我需要走更多的路。我还没有出过中国的门,所以这个系列叫【行走中国】。如果哪一天我的护照终于要开始使用的话,我倒希望我能在使用之前,走遍每一个省。至少现在,我离我的这个小理想,还差那么那么多。

我想把这些记忆讲给未来的自己听,也讲给在看我博客的你来听,希冀着,我和你,以后都能有一段段,更加动人的旅行。我也希望,在我更新这些回忆录之时,我能走更多的路,看更多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