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你不恨我


去年夏天之后,生活改变了好多。人总是要一遍又一遍经历你并不想经历的事情,总是要忘记,和被迫忘记。或者总是要离开,或者被迫离开。时间会在不知不觉中带走你们的悲伤和回忆,也会在不知不觉中渗入你的身体。好久不见,春天快乐。我真的很意外原来你不恨我,从来不删照片的我,曾经删过所有关于你的照片,删过日志。以为再也找不回的记忆其实也一直在,过了这么久,依然是最后那句,祝你幸福。晚安北京,晚安曾经。

我亲爱的包子头小姐

“包子头小姐是个好女孩。”

这十个字我酝酿了一路。脑海内的机械重复让我轻易地接受了她的头变成了包子头这个事实。尽管我一路都反复地想自己为什么我突然发神经把她的长发变成了包子头。为什么要觉得她是个好女孩。

包子头小姐把自己的黄色高领打底T剪成了V领,她说这样她想起了当年热爱服装设计的时光,对,曾经她热爱给自己做衣服。当然还有她的芭比。她的芭比曾经有很多件晚礼服和连衣裙,小时候大家都我玩芭比,别人叫爸爸妈妈给芭比买衣服,她也叫。只是后来爸妈不应她,她想要的得不到,她就会想尽一切办法而不放弃,她从小就这么偏执。于是她开始自己做,习惯了,再大一点她也给自己做。

想起这个事情,包子头小姐开始纠结要不要出门。她穿起刚刚弄好的T,和淘宝上买的廉价小外套,再在镜子前摆弄了一下她的包子头,于是决定出门。她今天打算尝试一下抄一条小近路。路比较曲折,而且没法计量出到底省时间没了。但是包子头小姐走完后还是满心欢喜决定下次出门的时候再走走。

出门之后她才发现没有目的地,包子头小姐在家已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了。于是她决定去买早餐,九点,秋天的上午显得微凉,对于这个不习惯晚起的城市来说并不是太不适合早餐的时间。包子头小姐最近早餐时很喜欢吃柠檬派,于是买了两只柠檬派她开始在校园里闲逛起来。哦,忘了说,包子头小姐家也在一个学校里面,不过不是她念过的学校。走着走着走到了图书馆,包子头小姐带着她的两只柠檬派惊讶的发现有人在图书馆前的阶梯晨读,这对于这个以体育著称的校园是件很神奇的事情,包子头小姐不禁感慨起来:果然哪里都有好学生。女孩子晨读戴着耳机很忘我。包子头小姐就一边啃着柠檬派一边将女孩读错的英文单词一个个的纠正。当然女孩听不到。

早餐毕,太阳渐渐出来了,于是包子头小姐决定是时候结束游荡回家。她选了一本专业书,中英文对照版本,她发现念多了英文对中文的理解能力竟然下降,于是索性只看英文。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呢?要是以后真的去了一个只说英文的地方会不会很寂寞呢?当然这暂时只是幻想。包子头小姐就是这么一个喜欢幻想的好女孩,一天当中很多的时间,就这么想着想着,也就过去了。

到中午了,包子头小姐开始思考午饭吃什么。冰箱里的原料渐少,她已经很多天没有出去采购了。她想起妈妈说下周就出差回来了,就开始犯懒自己打发自己。其实她听热爱厨艺的,一直声称自己是超级大厨。但她做吃的的确不错呢,有的时候家里来客人妈妈还会叫她来主锅。每次妈妈担心她这么爱折腾以后会嫁不出去的时候,包子头小姐就会驳击妈妈说,她这么个超级大厨,又这么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怎么都会有人要的。嘿,这样听上去她是不是有点阿Q。包子头小姐的爱情理论是,二十岁以前可以玩恋爱游戏,二十岁以后不再在游戏上浪费她热爱生活的时间。有这个时间不如去研究几个点心吃,她想着想着,就走进了厨房。她一个人的时候,老爱打发自己的胃。于是她拿起了鸡蛋,葱花,和辣椒,炒饭吧,最简单。

做完了,黄色鸡蛋,白色米饭,红色辣椒,绿色葱花。她做的吃的总是卖相很好。理论上,这个时候的她会抱着炒饭走到电脑面前,边看键盘边吃。可她突然觉得一个人吃饭有点寂寞,于是决定换地方。

她带着她的炒饭来到了学生食堂。这里的学生,她一个都不认识。大家都吃食堂的盘子里的东西,她抱着自己的荷叶碗,显得有点特殊。但是包子头小姐惊奇的发现,她对面的对面那张桌子有个女孩子和她一样。一个人坐在那里安静的缓慢的吃着自己饭盒里的东西。包子头小姐觉得她应该是很讲究卫生才这样的,于是她就开始很自然地一边吃饭一边看着那女孩吃饭。她和那女孩之间隔着一张桌子,桌子很脏,很多情侣,或者一个人的人,经过了,觉得脏了,就走了。

包子头小姐忽然觉得很多人说自己喜欢孤独能耐得住寂寞,原来都是骗人的。再爱好寂寞的人都是靠观察窥探别人的生活而存活的。于是包子头小姐和对面那女孩相互迁就着速度继续吃饭。中间一直没人。后来当她们俩都快吃完的时候那桌子也有人愿意坐下来了。

后来包子头小姐吃完了,就应该回家了。她走的时候经过了女孩的身边。

回家之后,她给自己的这一天拍了一张照片,她惊讶的发现把腿伸直在墙前会显得自己很高,于是乎她很满意今天的纪念。突然间包子头小姐又想起刚刚食堂里的那个女孩,她经过她什么的时候,她的饭盒里还有一小勺饭。

生活在继续,包子头小姐终于想起,下午还有工作要做。

你说木槿是沙漠玫瑰,我只知道木槿有夏天的味道

我总是对着楼下的木槿念念不忘。

夏天的时候,我常常穿短裙。黑的,白的,蓝的,花的,看着盛开的木槿,我想起我的裙可能跟木槿花的数量一样多了。一下子,又突然想起以前的自己是那么讨厌裙子这样的物品来着,后来,只是因为你喜欢,再后来,我开始习惯。

好多事儿都是这样的。你的喜欢,变成我常常的习惯,我的喜欢,又去了哪儿找不到路回来。你说你担心,我太迁就你。我说不怕。其实我是怕的,我担心,时间长了,被你的习惯代替的那些我的喜欢,正是你喜欢我的最初。

可是时间已经不在最初了,我们都已习惯。

楼下的街道木槿开得绚烂,总是提醒着我,又一年。记得去年这个时间我刚刚搬到这个街道,古老的房子让我觉得这个街区太过陈腐。还好有木槿,就是这株木槿,让我嗅出夏天的味道,新鲜的味道。这就是为什么,我老爱站在这株木槿下,抬起头,嗅着它的味道儿,因为我觉得那是新鲜的味道儿。

Heaven in flowers,是你说的,一花一天堂。我喜欢这一句,你说的时候,肯定猜不到我喜欢它。好多事情,你都猜不到。或者,你根本没有心思去猜想,不像我。我老喜欢琢磨你的字里行间到底在表述着什么,其实结果往往是你什么都没表达,而我凭空琢磨出一大堆有的没有嘻嘻囔囔的感慨。谁叫你不喜欢告诉我,我又那么想知道。除了猜想,我也没有其他的办法。虽然我知道,这不是个多好的办法。

我喜欢你好多细微的小瞬间儿,你肯定也不知道。有的时候画面比文字更加真实,因为很难在一个画面里隐藏什么。那些哭着的,笑着的,伤心的,开心的小瞬间儿的画面,全都是真实的。真实到我一点儿小脑筋也不要动,就知道你开心不开心。因为看不到新的画面,所以以前的那些,老在我的脑子里转悠来着,这事儿你肯定也不知道。

不知道你脑筋里是不是有时候也会转悠我的话,或者我的画面。

我又把头发编起来了,虽然你喜欢我披着的半场不短的发,可是我妈不喜欢,我妈更喜欢我精炼的样子。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我提到这株小木槿,还有它的味道儿。你说木槿是沙漠玫瑰,我只知道木槿有夏天的味道。

你就是我的风景【一】

“有打火机么?”突然她转过身来,问你。
“噢,有”你在想,为何她的声音又可以如此轻盈。
“借一下,你来一支么?”她淡淡地问着。
“噢,不必了,我不抽烟。”你答道。她一定奇怪你不抽烟,身上为何带着打火机。

你以为对话会继续的,可以聊聊彼此,解除一些旅途里不快的情绪。可是她借了打火机之后迅速的又转过身去独自抽烟了,丝毫没有把你放在眼睛里的样子。你不免有些失望。

这真是傲慢的女人。你想。

傲慢的女人是可怕的,就这么一个小小的瞬间,你的头脑里就闪现出一个女人。是小七么?你以为是女友小七。待看清脑子里的那人,才发现是个叫小韭的女人。噢,小韭,原来你从来没有忘记过她。

你突然想起那年夏天你送给小韭的银戒指,似乎跟眼前这个女人手上的Fendi有些相似。或者,你眼中女人的饰物,从来都是一样的。于是在火车有节奏的颠簸声中,你回忆起了那个叫小韭的女孩。

你记得,小韭是狂热的饰物爱好者,喜欢收集各种各样的项链。她最大的梦想就是有一天自己有一个工厂可以生产她设计的项链。

“你喜欢stefana的项链么?”小韭一连憧憬地问。(注:非作者私心,的确存在这样的品牌。)
“没听过。”你漫不经心的答着,你不明白为什么女人总可以记住这么多的品牌名称。
“是一个意大利的品牌,专门设计结婚首饰的,设计的作品都超级浪漫。”小韭兴致盎然的描述着。
“噢。”你还是这样的不紧不慢,漫不经心地回应着。
也许正是由于这样的漫不经心,所以小韭才离开你的吧。

你回过头,再瞟了一眼她手指上的Fendi,她还在抽着烟。

小韭很不喜欢抽烟的男人。
你记得,那年学校的林荫大道上的玉兰开着花,你在这里下过承诺。
小韭这个可爱的女孩,拿着一堆“好好老公指南”,一条一条在你的脑袋上敲来敲去。
“好好老公指南之十八:在老婆面前不准抽烟,抽烟不仅对自己身体有害,还对吸二手烟的老婆毒害最大。”小韭指着你的脑袋,在一条一条读着。你并不觉得,这些东西有什么存在意义,只是小韭这么乐衷,你也不好打扰她的兴致。于是一条一条的听着,一直在不断地点头。
你记得有一条是,每年春天一起放风筝。可是你想不起来,你曾经带小韭去放过风筝。
“哎。”你叹了口气,小韭世界里的东西,太温暖了。

温暖到揪心。

离开小韭有一些时候了,你却还保持着那份单纯的习惯。
只是,再也没有机会带小韭去放风筝了吧。
只是,要不是小韭,也许你也早就开始抽烟了吧。

想起小韭,你总是有一些愧疚的心情的。
你记得她说饰品的美好心情,可是却记不得离开她的时候的那份心情了。
“哎。”也许时过境迁,她早就把你忘了吧。希望她已经忘了你。你这样想着,接着叹了口气。

有些人,有些事情,总是在心里沉淀的时间愈久,反而愈清晰。
你突然想起,小韭,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让你掉过眼泪的女孩。
一向自视哭点很高的你,竟然为一个女生掉过眼泪,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那一次你发狠的回忆了小韭的好,眼泪就像是回忆唯一的言语般思念之花未开放就凋零。
你记得你躲在被子里发狠的哭,你记得你想到再也见不到小韭的心情,至今还隐隐痛。

这些年多风雨经过,看得越多就越冷静。
只怪当时的爱情太年轻,一声道歉就可以结束。是你的辜负,你无权责备。
你在小韭离开以后你再也没有联系过她,你以为任性地放在心里就可以忘却的结局。
这些,都是久远的记忆了。
有些人,匆匆离开悠悠的人生,落魄无比。有些人,华丽高调的进入,姿态昂扬。离开的,记住了。到来的,遗忘了。
也许这就是一场皆大欢喜的戏,只是看戏的你,突然心情灰暗,眼睛酸涩。

突然她又哼起了那首歌。

一路过很多城市,一路看很多人群,匆匆忙忙的在行程里睡了又醒,飘忽不定,这也是一种麻痹。
直到我看到了你,莽莽撞撞靠近,每一个细节都牵引我放下行李,让心自然的休息。
你就是我的风景,云高风清,不走下去,停在这里,视线里都是你,全部是你微笑的表情。
爱让悬崖变平地,生出森林,一整片的森林,你在树荫里,复杂的生命,因为有你,我一层透明。

小韭,是你的风景么,你问自己。
“哎。”要的话,也是逝去的风景了吧。

你已经想不起来,这是今天的第几声叹气了。

她删掉了照片,把这一切当成一场浮夸

TJ CJ

有人问我我就会讲但是无人来
我期待到无奈有话要讲得不到装载
我的心情犹像樽盖等被揭开
咀巴却在养青苔
人潮内愈文静愈变得不受理睬
自己要搞出意外
像突然地高歌
任何地方也像开四面台着
最闪的衫扮十分感慨
有人来拍照要记住插袋
你当我是浮夸吧
夸张只因我很怕
似木头似石头的话得到注意吗
其实怕被忘记至放大来演吧
很不安怎去优雅
世上还赞颂沉默吗不够爆炸
怎麽有话题让我夸做大娱乐家
那年十八母校舞会
站着如喽罗
那时候我含泪发誓各位
必须看到我
在世间平凡又普通的路太多
屋村你住哪一座
情爱中工作中受过的忽视太多
自尊已饱经跌堕
重视能治肚饿
末曾获得过便知我为何
大动作很多犯下这些错
搏人们看看我算病态麽
幸运儿并不多
若然未当过就知我为何
用十倍苦心做突出一个
正常人够我富议论性麽
你叫我做浮夸吧
加几声嘘声也不怕
我在场有闷场的话表演你看吗
够歇斯底里吗以眼泪淋花吧
一心只想你惊讶
我旧时似未存在吗加重注码
青筋也现形话我知现在存在吗
凝视我别再只看天花
我非你杯茶也可尽情地喝吧
别遗忘有人在为你声沙

“后悔的不会是我。”最后她说。
只是想起手机里存的那些东西,删又舍不得删总是有些烦恼。
“也许需要去刷一次机了。”突然她这样干脆的说。

这只是故事的最后一个片段。

当冬天的气息开始侵袭这座南方的城市的时候,她裹起了去年秋天在漓江买的碎花围巾,给他写了最后的留言。
这一次,是她下定决心结束和他的故事。
没有很多的情节,这不过一个平凡而平凡,普通而普通的所谓一见钟情的故事。
她曾经是态度卑微的女主角,可惜故事的时态已经是过去时。

夜的气息有点严重,人总是忍不住在这样的时刻里跟回忆纠缠。
想起她就这样远离他而去,她的心里多少还是堵着些什么,虽然他的心早已离开。
“有回忆的日子真是辛苦。”她泡起一杯Maxim,又突然想起了去年的秋天在漓江的时刻。
去年秋天的故事里没有他,他不过陪伴了她一整个夏天而已。

是该开始最后一次回忆他么?可是她害怕掉眼泪。
人在黑夜,便是在一个隐秘的时间里,可以用瞬间来完成想象的爱情。
即便这样自由的爱已经离去,或者从来不再。
而这时回忆就是一颗很可怕的毒药,让最微小的部分活跃起来,让血液都不自觉地燃烧起来。
当然,也会是泪腺最活跃的时刻。

J县的山顶。
天空蓝到不可思议的美,没有云,山顶有可以摘着吃的红色树果。
他牵着她的手,一直在奔跑。
“对了,你什么时候生日啊?”
“下个月。”
“噢。狮子啊。”
“你呢?”
“过几天啊。我是巨蟹。”
后来他告诉她,因为她问他生日的表情跟动作的可爱,让他喜欢上了她。
是喜欢吧,她始终不确定他是否爱过她,连是否喜欢过,甚至都开始怀疑。
而她,只是一见钟情而已。

一见钟情是可怕的。现在她终于明白了。
人总是不能将自己的臆想埋得太深,不能太相信相信。
她终于明白,她只是用他给的话编制了一个相信的鸿沟,她无法迈过去,所以陷了下去。

T城的摩天轮。
窗外下着雨,摩天轮里的蓝色窗户显得幽静而美好。
他很自然地抱着她。
“这是你第一次在这么高的地方看T城么?”
“是。”
“这是你第一次陪女生坐摩天轮么?”
“是。”
“这是你第一次坐摩天轮么?”
“是。”
“这是你第一次跟女生在T城玩么?”
“是,这是我第一次做这么浪漫的事情。”
直到现在,她抬头看到摩天轮,还是会想起这个温暖的时刻。
她总是怀疑,他怎么可以做到,第一次,就这么完美。

“你不过遇到了一个没有能力处理爱情的人。”朋友总结说。
可是她并不愿意承认这是他的无能,可是如果是无心,那更可怕。
她是骄傲的女人。骄傲的人什么最重要?对,自尊。
若这一切只是他的无心,那她的骄傲将在他这里一败涂地。

“我有没有和你说过我以前是单身主义者?”
“嗯,说过。”
“我以前是不相信有爱情这种东西存在的,然后有一部电影彻底推翻了我的认识,《不能说的秘密》。”
“不过这部电影把我对爱情的认识推向另一个极端,爱情都是唯美的。我不抱任何希望在现实中去收获这种爱情。这个时候我依然坚持单身。”
“然后?”
“我在想我待会是不是可以收到长篇大论。”
“然后遇见你了,你说这不是真正的一见钟情。但我体会到的一种感觉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送你走之后那两天,我的心里就一种感觉,空荡荡的,心一直往下坠着,感觉就和我看到电影里小雨离开的时候那种感觉一样。之后,很在意你的想法,感受,我第一次会替别人去考虑。你说话的语气轻松了,我感觉也轻松,你的语气一紧,我的心就往下坠。刚你说今天情绪不好,我立马心里就阴了。我从来没有这么在乎一个人,我不知道这能不能称之为爱情,但这已经改变了我的人生观,改变了我对世界的看法,就这几天的经历,已经填补了我生命的一片空白。”

原来她还是给过他爱情的,回忆到这里的时候,她狠狠的松了一口气。
只是有的事情改变得太快,让人措手不及,就像这么简单而且漫不经心的来到,也让人措手不及。

朋友在日志里写到了这样的话:
如果她生日的时候他没有送她礼物,如果他不再时时刻刻想你给她留言,那不是因为他不爱她了。
是时间让一切都归于平淡。他们,什么时候开始过呢。
真是概括得完好。
这就是后来他的骄傲,和她的失败。

人真可怕。
翻出来最初写的字,一定没有勇气承认这是自己写过的话。

“我们不能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样子的事情。未来都是这样的让人手足无措。我原本以为是可以相见不如怀念的。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但是故事却这样发生了,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光里遇见了你,而没有错过。你跟我说,不管怎么说,生活都欠了我们很多,所以我们的心才能走到一起啊,你需要别人的照顾,我会照顾你的。这是我看到最甜蜜的承诺。”

“不知道“20个”的理论对你有什么影响,但对我来说,只有1个,第一个是你,最后一个也是你。以前应该有女人喜欢过我,但我没有确定过。我确定的是我喜欢你,你是the one,让我动了凡心的the one,让我破誓的the one.你说一辈子太飘渺,于是我不要一辈子,我要和你签一份81年的合同。以后你委屈了,郁闷了,生气了,都可以转过身来,我会在你的身后支持你,照顾你。你愿意给我这样的机会么?”

事实总是残忍而悲凉的,一开始的美好,只能是臆想。
“原来爱情最大的功效就是学会了承诺的无效性。”她给她的朋友写了这样一句话。
合同的有效期可以随着甲乙方随意改,承诺可以用一句对不起收回。
“对不起我还是让你失望了。”这是他最后留给她的话。

她试图寻找一些他爱她的证据,可找到却似乎都是臆想。
也许这本是一场关于爱情的臆想而已,谁想得认真,谁就会失败。
她是认真的人,所以她失败了。

S城的公交车。
公交里总是夹杂着这个城市最混乱而污浊的空气,总是很挤。
他抓着头顶的扶手,她抓着他的腰。
“这里好多人。”
“嗯啊。宝贝抓好。”
“每次我都是一个人背着一个巨重的电脑包挤这个车。”
“这次我帮你背。”
“以后呢?”
“如果有机会的话。”
真的就再也没有机会了。这样的话她想起来,还是忍不住心寒。
其实他一开始就给自己留下了退去的空间,只是她没有发觉而已。

他来S看望她的时候,不过是1000多个小时以前的事情。
对,她计算了所有的时间,2174个小时,他们在一起的所有时间。
你看,她多么认真,她多么失败。
那时她工作很忙,即便他来看望,她也必须不断的工作着。
事实上,他影响了她的工作,而她却以为这一切都值得。

其实大家都是蛤蟆,在井里遇到了另一只蛤蟆,就以为是自己的公主或者王子。其实不过是一只蛤蟆。井外面的世界。谁都没见过。所以我们还是要好好学习,好好工作。努力跑到井外。然后再编织一个大人的梦。
那个时候她不懂这句话的力量,她以为她已经是大人,懂得分寸,懂得进退,懂得取舍。
事实上,她并没有进化到这个程度。

想到这里,她突然觉得自己已经老了,她想给自己点一根烟,但找不到火源。
这是最恼人的时刻,想做一件事情,却找不到可以开始的机会。
就像她总是想找一些机会来确定他的爱情,他却总是把她马上要说出来的话堵了回去。
他总是这样待他,漫不经心,Don’t Care.

唉唉,算了啊。
她不愿意再想那些让她焦虑的片段了。
她从此不必在为一个漫步尽心的回话而揣摩到身心疲倦了。这也是一种解脱。
算是回归本初。回到最原始的状态是每个人最难做到的事情。

生命,只是一朵小小的跳动的火焰。爱的红旺的炭火。
想抓住一点星光或者磷火,哪怕只是一瞬。想燃烧自己,哪怕最终熄灭。

“好了好了,我不难过了,也许有一天,你看到什么东西,也许是某句我说过的话,也许是某个跟我有些许像的人,也许下一个夏天翻起我送你的衬衫,也许下一次牵着谁的手爬山的时候,如果你还记得任何有我的点滴,我想我一定会窝心的笑的。”
这是她最后写给他的话。

人在黑夜,唯一的使命就是走出黑夜。似乎所有人都要走出去。有的人走得悲壮,有的人走得惬意,有的人走得懵懵懂懂。而这一切,是花落的妖娆,还是日食的残缺?

她听他唱过《浮夸》,现在她想起来,是不是一开始,他就猜透了所有的事情?
这不过是一场骗局,也许作祟者自己也没有意识到,他伤害过她。
算伤害么?若他知道,一定又以为这是她的浮夸。

你就是我的风景

train

你能感觉到,她也是一个人上路。

穿着低胸长衬衫加长裙,提着一个精致的手袋,背着一台胶片机,蓬松的头发好像有着三毛当年流浪的那种气质。她皮肤白皙而美好,从她的脸部,你几乎无法判断她的年龄。

她坐在硬卧车厢的旁边的座位上抽着烟。她抽的烟,并不是那种都市女人喜欢的薄荷香烟,而是满大街都买得到的很平常的大前门。

她的手指并不修长而白皙,手上的皮肤因为经常夹着烟,有一种疙瘩感,显得有些沧桑。这时候你便想,她应该是有过故事而并不是太年轻的女子吧。

你注意到,她的右手的手指上,戴着一枚Fendi的戒指,精致的饰物跟她的手理应是很不协调的,可看上去,并不让人觉得那般不自然。

你突然想知道,她手上那枚戒指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你突然想知道,她的目的地,是不是,跟你同一站。

你也总是一个人上路。

提着习惯的斜挎包,虽然已经走出校园多年,却仍然在那个熟悉的Nike黑色挎包做着斗争,还是不习惯那种看上去就很严谨的黑色公文包。也好在包包是黑色的,所以你也没有因此遭受太多的非议。

你早已习惯了奔波在路上的生活,从来不会抱怨各种火车的颠簸,也不会抱怨各种飞机餐的味道,只是总是一个人在路上,难免觉得寂寞。

你不抽烟,除非工作所迫,也不会喝太多的酒,闲下来的时候,想得起的事情,除了工作,也就是拿在手上的掌上电脑里的各种游戏。

因为现实的漂浮不定,你总爱在虚拟的世界里,寻找一种存在感。你笑着说你仍然保持着校园里的所有好的习惯,当然,还有那些幼稚的爱好。

她坐在与你背靠背的座位上,突然哼起了一首歌。

一路过很多城市,一路看很多人群,匆匆忙忙的在行程里睡了又醒,飘忽不定,这也是一种麻痹。
直到我看到了你,莽莽撞撞靠近,每一个细节都牵引我放下行李,让心自然的休息。
你就是我的风景,云高风清,不走下去,停在这里,视线里都是你,全部是你微笑的表情。
爱让悬崖变平地,生出森林,一整片的森林,你在树荫里,复杂的生命,因为有你,我一层透明。

你听着歌词的旋律好像有点似曾相识,你突然想你发生过的那些故事,却想不起,谁是你的风景。

P.s未完待续。
我突然想写一个故事,没有开头也没有结尾的故事,才有了这样一些字,不知道我是否有能耐写完一个完整的故事,也许写到最后只是片段,但仍然请你,品味这样的细节琐碎,你所看到的故事,是讲故事的人的那片风景。

Stefana
2009/10/19 0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