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味

“当幸福降临,我隐约觉得自己在承受它,像承受痛苦一样。幸福有时带来的激越心境,让我无所适从,它的消逝又让我恐惧。好像人们总在思考如何获得幸福,却很少考虑怎么感受幸福。我对待幸福的方式,就像一个无知的孩子,存了很久零花钱,终于买来期盼已久的玩具,却在几日后将其束之高阁。”

2018第一次下厨

于我而言,幸福从来就不是一个长久的事情。幸福更多的时候,是某一刻心里的满足感。所以人们常说幸福的时光是短暂的,但幸福的余味可以很长啊。

说实话,我骨子里是一个特别悲观的人。总觉得一切都要做好最坏的打算,但还是要做最好的努力。所以失败也好,失落也罢,往往在他们还没出现的时候我就已经哭得歇斯底里,而当它们真正出现的时候,我却冷漠又冷静得像个没事人。

对,我的悲伤情绪总是在我意料不到的时候袭来。新年了,与M先森一起生活了五日,白天他会出门工作,而我在家等他吃一顿晚饭。这样美好的幸福时刻,于我们来说,不算太日常。今天我做好饭端上桌的时候,自然地拿起了两双筷子,仿佛他下班还会回来吃饭,而已经忘记了他已经远在另外一个城市。可是昨天为他煮的菜,从冰箱里拿出来,放入锅中,烧开,加热,再同样的盘子端上同样的桌子。这份菜香,就是我幸福生活的余味。

床就更不用说了。我喜欢在他离开之后,穿着他穿过的睡衣。因为睡衣会有他身上独特的味道,那份男人香,让我感觉温柔且安心。这份独特的余味,是助我抵御漫漫长夜最重要的东西。可能是这俩天太冷了吧,即便我穿着他的睡衣,闻着枕头和被子上他的味道,却还是难以入睡。

失眠的时候,最容易哭泣。仿佛积攒了好久的高兴,满足,希望,正能量……就这么突然一下全部崩塌,只剩下丧。可每当我丧的时候,我都挺坦然的,大概我明白这个丧丧的我,才是本我吧。我太懂幸福的难能可贵了,而幸福的余味太少了,我需要小心翼翼的感受着它,希望在下次制造幸福之前,这味道不会消失得太快。可它总还是会消失的,想到这个事实,我还是挺丧的。

而且有的时候消失的速度,还挺快的。我总是希望M先森可以多在广州的家里陪我,因为家是最安全的。这个小小的空间,可以最大程度锁住幸福的余味。而我会把M先森的习惯也留在这里,把他最常穿的鞋放在外面,茶杯常泡着一杯热茶,相框里会放满他的照片……这些,都是为了更好的保留,在一起生活的幸福感。只有家可以做到这些。而在其他城市的相聚,不管酒店有多高级,房间有多舒适,那些不属于自己的空间,会让一切的幸福稍纵即逝,从不留余味。

有些时候他太久没有出现在家里,我回来的时候,就找不到这种幸福的余味,即便鞋子照片衣服等一切物质都在。但人的适应能力是极强的。没有余味,偶尔我也可以习惯一个人生活着。适应一个人的生活,就像是找回曾经的自己,那个自由自在不受任何拘束的我。但只要跟他说说话,仿佛他又回到了这个家了。还是要感谢现代生活的便利,我们在不同的城市里下班视频,一起聊天,虽然少了拥抱,但也是另一种形式的在一起。

对,忘了说。拥抱,这是最容易锁住幸福余味的姿势。身体是有记忆的。我记得有个博主说过,“人与人之间身体最高的契合不是性高潮,而是身体只要靠在一起就像那种有做spa的舒适和放松感。”所以身心俱疲时,只要可以拥抱M先森一会儿,我就会觉得精神好很多。拥抱是我最爱的充电方式。而拥抱之后的余味,是身体可以回味最久的,这份拥抱对于彼此的需求,甚至比为爱鼓掌本身还要重要。

一个人住的第九年,我现在只想每可以拥抱你,和你离去后,房间里的余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