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选对了路,不怕下雪也不怕远

“累也爱你,又不是因为容易才爱你。我只想幸存在此刻,过着丰沛的生活。”

又一个五月了。夏天就是这样不知不觉的来到了生命。今天已经是二十号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520变成了有情人的情人节。在这个四处洋溢着“爱”的年代里,我们从不吝啬说“爱”。五月是记忆里的初夏,刚诞生的夏天,五月是我们之间,刚诞生的爱恋。据说这儿往年的五月还在雪花飘飘,今年却已阳光明媚的初夏。但夏天并未持续,前天开始寒潮来袭,温度又骤降到五六度。天气和心情一般,时而温暖时而冰冷,变幻无常,却倔强不肯为世间任何事物所改变。幸好因为眼疾推迟了行程,不然现在就是在零下的北部山区过节。噢,今天并不是什么节。

今天的sns上充斥着鲜花与礼物,还有不少的结婚证和结婚照。那些倔强地去爱彼此的人,如我相信的那般,老天总会有些别致的礼物馈赠有情人。这段日子,一定是我所有的人生中,离孤独最远的日子。”I am crazy, stupid, happy……”其实我并不是那么介意过渡,有时候孤独也很舒服,一个人的日子有一个人的静默欢喜,但两个人的日子有两个人的淋漓欢畅。那些我用孤独的时光铸造的那一座内心丰满的城,现在城门敞开让你大步行走与奔跑,也让你大声咆哮与撕拉。相爱总是太过容易,唯有理解能让彼此长久愉悦。会争执,会怀疑爱,会分不清激情,承诺,永恒或者迷惑。会思考什么是“该”,什么是“不该”,却终究明白没有什么该或者不该,人生没有那么多道理可遵循,只有愿意或者不愿意。又或者,我们受情绪控制的行动里,有多少是意志决定的?不过是大脑的激素罢了。如果有一天人类的科学技术发展到复仇者联盟里的水平,意识可以被操纵,思维可以被控制,那么有多少的“爱”是爱。

圣经哥林多前书说:“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不自夸,不张狂;不作失礼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动怒,不计较人的过犯;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爱是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存不息的。”对照自己想一下,是否离这标准差得太远,自己做到了多少,而这世间有多少人做到这些。包容,相信,盼望,与忍耐需要多大的毅力和勇气。越爱,就越无力。也想努力一些,把时间和意志都用来爱你,努力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努力不去想那些迷惑和困扰。

想把每个夜晚留给你,告诉你我经历了怎样的一天,吃了什么,去了哪里,发生了什么事,天气怎么样。也想把每个早晨都留给你,告诉你昨天晚上做了什么梦,吃了什么,去了哪里,遇见了谁,飞到了多远的太空。

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也没有相同的人,人的情绪和表现来源于每个人对生活的认识,对生活的理解和解释,即使是对同—事物,也有不同的解释。We all have issues. Let me say this again and again.The flaw is the thing we love. The vulnerable, miserable, troublesome parts of ours actually are what make us special.

然后我在12点,520结束以前,在sns发了一句手写的句子,“只要选对了路,不怕下雪也不怕远。”

不活在任何地方

Life is not where you live but what you believe.

昨天我在同事的车上,听到北郊什么的时候,恍惚间以为自己在帝都,脱口而出:“到学院路附近了么?”然后我就笑了。因为我刚刚订好下周末去帝都的机票,事实上我在魔都陌生的街道上看着过路的人感受着堵车的高峰。这并不是第一次了。大城市太相似,我曾经对着外滩找维港的高楼,在ifc楼上找国贸桥,类似笑话屡见不鲜。

下午跟来自意大利的F先生约在上海的维也纳咖啡,上次我们见面还是天河城的某次home party后彻夜k歌。然后这中间他在深圳工作了几个月回了两趟意大利,旅行去了某个东南亚的海岛,做了好几个项目,感觉是很丰富的半年。想想自己好像除了在建筑公司工作了几个月,到处玩乐了几趟,似乎没什么可以炫耀的其他事情。混混沌沌过了2014,我跟F先生说,I did nothing last year,然后F说,but you were everywhere.

Exactly,虽然跟忙绿旅行的2011,2012还有2013来说,2014看起来什么都没做,哪儿都没去,却也是丰富的。虽然一如既往没挣什么钱,但至少每个月都能说得出来,自己在尝试些什么。放弃学术其实对我来说是一件挺容易的事情,也终于明白得到太容易就不会珍惜的道理,于任何事情都是一样。不过除了纯玩,折腾的事情居然也从香港到广州,再到北京,再回长沙,最后还来了上海。最开心的莫过于2014有很多很多时间在家里,虽然一直在做杂事也会烦闷但跟之前几年想得不可得的心情比起来要幸运多了,关于这点已然很满足,因为我知道在家的时间并不会太多太久。

跨年的那天,我在M先生的陪伴下回到了梦最开始的地方。因为感慨2014倒霉的事情发生太多,要去最初的地方寻找一下最开始的梦想。每次回到那里,看到那些一波又一波的小鲜肉们踏着你曾经的足迹,就觉得人生还是充满希望的。之后跨年那一刻我在M先生的车上,堵在湘江中路某处,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突然就意识到,我又浪费了一年。

浪费并不可耻,只是有点可惜。

所幸的是,2015开始了。新年新希望这种骗人骗己的话,并不是毫无意义。对我这种本命年终于要过了的人,还是意义重大的。有时候挺感谢运气这回事儿,因为运气会让人明白了很多事情不光是努力可以解决的。不过即便是听天由命的事情,我依然相信,如果真的想要做成某件事情,全世界都会让着。

回归office生活之前,我与M先生一起去了一趟阳朔。遇龙河淡季的风景很好,小小竹筏单独飘着感觉很仙境。之后突发其想专程从阳朔骑车去兴坪寻找08年遇到的韩国大叔,居然得知还在古镇开店,兴奋的同时也被告知,今天并不营业。其实我想去专程道谢,虽然他一定不记得我。但是如果没有在08年遇到全世界更换居住地点的这位寻找最佳空气来源的韩国气功爱好者,我可能不会那么早知道这个世界原来这么大。心其实很小,就可以装下很大的世界。因为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审美和生活,却又每个人不尽相同的遵循着造物主的原则生存着。持续更换地点并不是什么坏事情,没有一个地方永远属于谁,每一场表演都要更换地点,我本不活在任何地方,只是活在相信里。

相信自己不会在再继续浪费人生,虽然之前都觉得青春是拿来浪费的,但大概是因为觉得不能再青葱,只能轻熟。2015,第一次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或许也是因为遇见了值得的人,即便知道分离在即,但也明白相聚有时,后会有期。我会努力去做,变成眼里那个更好的自己。幸福的样子是什么,我隐约看见了轮廓。

那么,活在幸福的希冀里就好。

BTW,上海的aida居然真的是aida,传说所有蛋糕都是从维也纳空运过来的,虽然价格贵得离谱而且在维也纳我其实并不爱aida,但还是忍不住要赞一个,乡愁是一种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