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今天本答应了KEKE陪她去买包包的。。
其实我一点也不想去。。
而且很远,在。

妈妈昨天是说玩了明天就不可以,我想:那怎么行类?~
我总不可以放YZM的飞机吧?~
想想`,但我没说什么。
到时候一定就OK的~`

如果不是很久没看见KEKE的话,无论如何我也是不会去的。
KEKE是在我们班上很不受欢迎的孩子,因为她的性格。
可一路走来,也只有我陪她到现在。
虽然,很多时候我也不喜欢她。
但她毕竟还是个可爱的女孩子,我也就没必要吝啬那点时间了。

好了,走了。
要不会失约的,我可是个很准时的人。

关于GUITAR

我一直不怎么愿意去触及这个问题。
每当JOLIN和YINGYING在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如果我的大声抗议不起作用的话,我就会闪得远远的。
可我一直非常眷恋这个东西。
一年前我拥有了MY OWN GUITAR,可现在我对它还是一无所有。
它对我来说一直都是让我可望而不可即的。

可望:他每天都静静的待在我的眼前,虽不是我钟爱的蓝.它是绿色的,亦墨绿,亦深绿.就象硫酸铜的颜色,根据浓度,亦蓝亦绿.那蓝和绿就应该没有很明显的分界线,那我亦没什么抱怨了.

不可即:我说了我现在还是对它一无所有.除了院子里的哥哥教过我一点点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我没有时间.也没有勇气去触及它.

我开始关注它,记忆是从DAVIED的<找自己>开始的.
我一直很喜欢那首歌.
然后就一直很专注的喜欢着GUITAR.
也一直很欣赏会吉他的男孩子.
YINGYING说:男孩子的手如果不会GUITAR就等于费废了.
虽然我不这么认为.
毕竟,学GUITAR是要天赋的.
我不只我有没有.

我还记得JEFF在弹<YESTERDAY ONCE MORE>时的沉醉,他的专注.
他说Page 1 Page 56 Page 57 Page 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