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惯

有时候这个世界真是很神奇很神奇的。
总会有一些你意想不到的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或出现。
然后你惊叹,然后你沉思,然后你觉醒,最后——习惯。

当我们一一习惯这个世界所有的点点滴滴之后,我们就差不多可以适应这个世界了。
我们必须这样,我们需要生存,我们不可能都是哲学家。

然后我终于开始习惯现在我的世界,现在的我的世界里的人或事情。
我习惯了现在无人骚扰而变得冷清的电话,没有渔,没有YDJ,也没有那些我依赖了很久的声腺。
我习惯了每天充实却颓废的生活,有人羡慕我,也有人唾弃我。
我习惯了面对那些我不喜欢的面孔微笑,出于礼貌。
我习惯了不用糖的咖啡,只加伴侣。
我习惯了没有碳酸饮料的世界,舍小我,成大我。
我习惯了在我的BLOGCN上写大段大段老师们憎恶的文字,然后一个人看得乐呵呵。
我习惯了在考试以后,在家长会以前,好好慰劳我自己。
我习惯了可以一个人深夜想很多东西而不再至于象从前那样泪流满面。
我习惯了我的GUITAR在角落嘲笑我的样子,笑我没有勇气。
我习惯了在SUNDAY拿起我的网球拍然后在球场挥汗如雨。
我习惯了在收到远方的信后不再激动得立马回信。
我习惯了坦然的面对以前的我的世界里的我不想也不愿提到的人或事情。



然后我还要学会习惯那些我未习惯的事情。
知道我完全习惯这个世界。

文字殇

我很兴奋的找到了很多那些掩藏在BLOGCN中缄默的舞者,可是开多了电脑却死机。
然后一切都白做了,包括我自己那没打完的文字。

我开始看很多很多人的文字。
依然爱着许佳那如阳光般摧残即逝的文字,也依然不忘四处打听她那本我苦苦追寻的游记。
然后我开始看霍艳那颓废而伤感的文字。
然后我开始看安妮那灰黑色的文字。
然后我开始看小四那不管怎样悲惨却仍然博不走我眼泪的文字。
还有那些为人所知的和那些不为人所知的。

然后我在我古老的草稿本上写:我还是不习惯那些让人催人泪下的东西。
然后语文老师就在我的作文本上写:你要学会写考场作文。

要是我无法改变,我就接受吧!
然后我就开始写大段大段比喻排比一起用的句子。
然后我就厌恶得自己撕掉。

初夏雨,花花伞,足球场,三生缘

初夏雨。
2005春天的尾巴刚刚过去一个星期。
从未想到过原来下雨的天气也可以过得这样惬意。
还是在这个感觉毫无希望的学校。
这几天气候一直忽悠忽悠阴晴不定。
因为惦记着我的bicycle,然后只好怨天兴叹。

花花伞。
没伞。YINGTING有一把。我要。EASON要。XJY要。
然后就不够用。然后就呆呆的站了一阵。
然后YINGYING不知怎么的就不见了。
然后很久没有见她回来,我才明白,她去2楼借伞了。
我才突然觉悟似的,然后就去2班借了一把画画伞。
粉红色的,锈着一朵小花。
之后YINGYING也回来了,手上同样拿着一把伞。

足球场。
待在乒乓球场索然无味,我们不运动。
YINGYING好象生气了,但好象与我无关。
EASON说在生她的气。理由是叫她去了楼借伞。
其实我不大理解她们,但我好象无权过问。
然后我就问EASON去散步不?然后她说好。然后就离开了乒乓球室。
然后走着走着就去了足球场。
然后我们就一边听PENNY的歌一边走一边说话。
然后就差不多走了1500。
然后就感觉舒服了。尽管裤子湿湿的。
雨天的校园安静得令人窒息。
雨天的球场惬意得令人觉醒。
风一直吹一直吹,吹过我们头顶的天空。
吹过这个夏天的开始。

三生缘。
偶尔我EASON很安静,偶尔我们说YINGYING。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YINGYING那么眷恋EASON了。
她如她的文字一样。很安静的那种,感觉很好。
会很让人怜漓,很让人心痛的孩子。
虽然她说她不喜欢别人这样。
会累的,她说。
我们就这样走着走着突然发现YINGYING在那里站着。
她是不是就那样一直站着直到我们走完一圈?我摇了摇头。
我突然觉得我应该把身旁的EASON拖过去。
可没说几句话,YINGYING就独自走了。
然后我跟EASON继续饶着球场走。
直到突然累了。
我不知道这样的天气适不适合这样的漫步。
我也不知道YINGYING是不是那种很复杂让人琢磨不透的孩子。
我一直觉得我看人很准,可我就是看不准YINGYING。
她象个迷一样。
或许这是缘吧!
让我认识YINGYING,让YINGYING认识EASON。
让我和EASON在这样的时候,这样的地点来说YINGYING。

之后很久回到教室,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也确实什么都没发生。

是的。

然后下午的时候,雨也停了。
我不用再担心我的bicycle了。

我14岁春天的最后一些感想

YINGYING突然说:谢谢你这么看重我。
我受宠若惊。我受宠若惊。
然后我把这几天所有的事情连起来一起想,包括娟每天必来的一个电话。
我原来还是个身在福中的孩子。
是个身在福中且知福的孩子。

雨就这样下了一昼夜。
我望着周记本上3号写的“我想,那是这个春天最后一场雨吧!”
可是我彻彻底底的错了。
现在窗外哗啦哗啦在下的雨,才是最后的吧!
然后我就哗啦一下把周记本上的那页撕下来了。
然后我在YINGYING的BLOGCN里说:
我从来没有惧怕过雷雨。我曾经在雷雨中骑车。我是个在自然中的幸存者。或许我们都是。 

当世界静下来的时候,只有雨声哗啦哗啦的。
然后你就会觉得很恬静,很安然。
不怕被雷击,不怕闪电。

爷爷那我不知名的红色的花在窗外的平台上,忽的一下在闪电的照耀下显得异常诡异的美。
我被一种神秘感环绕着。或者更确切的说是诡异的感觉。
大自然的诡异。大自然的美丽。
然后脑子里突然闪过《BENJINMAN FRANKLIN‘S FAMOUS EXERPRIEMENT》。
。。。我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好学生了?UNIT16?ENGLISH LESSONS?
然后我就把头摇啊摇,觉得自己已经被这世界彻彻底底的侵染了。
当我们不能改变环境的时候,你就会被改变。
算了,这毕竟不是什么坏事。

我开始穿裙子了,那个被我遗弃了四年的东西。
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拥有了它——一条蓝色小花裙。镶有蕾丝花边。
然后我穿了一件白色的,同样镶有蕾丝花边的上衣。
还心血来潮的夹了个水蓝的发夹。
我对着镜子问妈妈:这一套是不是让我看起来很淑女啊?
我妈笑说:这一套很淑女,但你不淑女啊!
虽然,是实话。恩,减肥啊!我放暑假回来一定就会瘦的啦!
还是有人说我淑女的。
其实,也满心欢喜的。毕竟还是个女孩子。
只可惜天气骤变,冷起来了。
我还是换上了一如往常的长袖T-SHIRT+休闲裤。
再照照镜子,这样的孩子比较象我。

明天就立夏了。
这大概就是我我14岁春天的最后一些感想了。

关键词

这本是昨天的事情,天公不作美——停电。
雷雨交加的夜晚。这好象是个令人感觉恐惧或是暧昧的名词。
我不怎么象LY那样擅长用一大串的比喻和排比把那些我们看来再平凡不过的事情描绘得让所有的语文老师惊叹。我好象觉得惊叹这个词不大对,但毕竟每次的考场作文她总能胜人一筹。
不过我还是不要来说雨罢。那可以把人劈死的雷雨。
这样说来好象有点恐怖。

还是来说说上午吧。
关键词之一:单车
我很少坐单车的。就算没有骑车来,一般也是我嗒着别人。
可总不好意思让女生骑单车男生坐吧?所以我就理所当然坐在了那部蓝色的,24的单车后坐上。
感觉不错。只可惜被无聊的孩子瞥见了,免不了闲话。

关键词只二:BADMINTON
这大概是最关键的了。就是为它出去的嘛~
我想我的球计比我想象中的要好一点。Author stefanaPosted on Categories 生活百味Tags , Leave a comment on 关键词

颓废

这样的日子让人颓废。
我这样悠哉悠哉的过,我觉得我开始颓废
跟琼发短信,也不知在说些什么不过我告诉她:我要在晚上做点事情以弥补这一天的无所事事。
其实到了晚上我不过还是无所事事。

这是一个遗失手稿的时代。小四总算说对了一句话。
我第一次觉得拿着我心爱的周记本无从下笔。
我第一次觉得我打字原来比写字快了。
我第一次觉得电脑对文字解刨的重要性。
原来有这么多有意义的第一次,为什么我在考场中就是想不出类?~

原来人的联想能力是有限的。特别是在考场那种令人颓废的地方。
YINGYING说这种日字让人发霉。可我总觉得用颓废形容我是比较好。
或者不放假我也颓废了。
也许。

有时候觉得日子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我们这样,不,是我这样颓废的过。
到底是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吧
要是这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能用为什么来解释的话,那这个世界就会单调得令人生厌。
或许。

我觉得或许不必这样颓废吧?~但这并不是我愿意的。
听《往前飞》,有一句我很喜欢的歌词:
我只想要往前飞,能飞多远也无所谓。
这个或许是我们现在最真实的写照吧?
谁不曾这样?谁不是这样?
我们一直在不顾一切的跟着这大军似的队伍往前飞,可谁还会在乎会飞多远呢?
我们不知道。我们无从得知。
我的颓废从哪里来?我不知道。我无从得知。

那就这样继续吧。那就顺其自然吧。

花盼

有花堪折直须折呀
你要记得啊
莫待无花空折时才想念它
有心栽花花不开呀
那不一定啊
无心插柳柳成荫班难得阿
看花
绽放啦
而你却错过它
待冬去春来花谢又开年复一年啊
盼有人疼惜有人抚慰有人占有它
别把我当作无意栽下的野姜花
任香味在你身体里它恣意的散化
别把我当作是你擦肩的水中花
瞬间的美丽你要珍惜啊
谁开的满山枝枒
谁开在艳阳底下
谁开了却没有人懂得欣赏它
谁开了

PENNY的歌一直给我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舒心,希望,可听着听着却听出了绝望。
《花盼》就是这样的一首歌。
我很想以花盼为题材写个故事,可斟酌了很久却还是无从下笔。
我怕破坏了它给人的感觉。
算了,算了,还是罢笔罢!~

时间

今天本答应了KEKE陪她去买包包的。。
其实我一点也不想去。。
而且很远,在。

妈妈昨天是说玩了明天就不可以,我想:那怎么行类?~
我总不可以放YZM的飞机吧?~
想想`,但我没说什么。
到时候一定就OK的~`

如果不是很久没看见KEKE的话,无论如何我也是不会去的。
KEKE是在我们班上很不受欢迎的孩子,因为她的性格。
可一路走来,也只有我陪她到现在。
虽然,很多时候我也不喜欢她。
但她毕竟还是个可爱的女孩子,我也就没必要吝啬那点时间了。

好了,走了。
要不会失约的,我可是个很准时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