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活在任何地方

Life is not where you live but what you believe.

昨天我在同事的车上,听到北郊什么的时候,恍惚间以为自己在帝都,脱口而出:“到学院路附近了么?”然后我就笑了。因为我刚刚订好下周末去帝都的机票,事实上我在魔都陌生的街道上看着过路的人感受着堵车的高峰。这并不是第一次了。大城市太相似,我曾经对着外滩找维港的高楼,在ifc楼上找国贸桥,类似笑话屡见不鲜。

下午跟来自意大利的F先生约在上海的维也纳咖啡,上次我们见面还是天河城的某次home party后彻夜k歌。然后这中间他在深圳工作了几个月回了两趟意大利,旅行去了某个东南亚的海岛,做了好几个项目,感觉是很丰富的半年。想想自己好像除了在建筑公司工作了几个月,到处玩乐了几趟,似乎没什么可以炫耀的其他事情。混混沌沌过了2014,我跟F先生说,I did nothing last year,然后F说,but you were everywhere.

Exactly,虽然跟忙绿旅行的2011,2012还有2013来说,2014看起来什么都没做,哪儿都没去,却也是丰富的。虽然一如既往没挣什么钱,但至少每个月都能说得出来,自己在尝试些什么。放弃学术其实对我来说是一件挺容易的事情,也终于明白得到太容易就不会珍惜的道理,于任何事情都是一样。不过除了纯玩,折腾的事情居然也从香港到广州,再到北京,再回长沙,最后还来了上海。最开心的莫过于2014有很多很多时间在家里,虽然一直在做杂事也会烦闷但跟之前几年想得不可得的心情比起来要幸运多了,关于这点已然很满足,因为我知道在家的时间并不会太多太久。

跨年的那天,我在M先生的陪伴下回到了梦最开始的地方。因为感慨2014倒霉的事情发生太多,要去最初的地方寻找一下最开始的梦想。每次回到那里,看到那些一波又一波的小鲜肉们踏着你曾经的足迹,就觉得人生还是充满希望的。之后跨年那一刻我在M先生的车上,堵在湘江中路某处,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突然就意识到,我又浪费了一年。

浪费并不可耻,只是有点可惜。

所幸的是,2015开始了。新年新希望这种骗人骗己的话,并不是毫无意义。对我这种本命年终于要过了的人,还是意义重大的。有时候挺感谢运气这回事儿,因为运气会让人明白了很多事情不光是努力可以解决的。不过即便是听天由命的事情,我依然相信,如果真的想要做成某件事情,全世界都会让着。

回归office生活之前,我与M先生一起去了一趟阳朔。遇龙河淡季的风景很好,小小竹筏单独飘着感觉很仙境。之后突发其想专程从阳朔骑车去兴坪寻找08年遇到的韩国大叔,居然得知还在古镇开店,兴奋的同时也被告知,今天并不营业。其实我想去专程道谢,虽然他一定不记得我。但是如果没有在08年遇到全世界更换居住地点的这位寻找最佳空气来源的韩国气功爱好者,我可能不会那么早知道这个世界原来这么大。心其实很小,就可以装下很大的世界。因为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审美和生活,却又每个人不尽相同的遵循着造物主的原则生存着。持续更换地点并不是什么坏事情,没有一个地方永远属于谁,每一场表演都要更换地点,我本不活在任何地方,只是活在相信里。

相信自己不会在再继续浪费人生,虽然之前都觉得青春是拿来浪费的,但大概是因为觉得不能再青葱,只能轻熟。2015,第一次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或许也是因为遇见了值得的人,即便知道分离在即,但也明白相聚有时,后会有期。我会努力去做,变成眼里那个更好的自己。幸福的样子是什么,我隐约看见了轮廓。

那么,活在幸福的希冀里就好。

BTW,上海的aida居然真的是aida,传说所有蛋糕都是从维也纳空运过来的,虽然价格贵得离谱而且在维也纳我其实并不爱aida,但还是忍不住要赞一个,乡愁是一种病。

我最好朋友的婚礼

1.

从来没想过,在国内第一场亲身经历的婚礼,是J的。他是我最好的异性朋友。婚礼的前一天晚上,我打电话过去,“你就这样给个地址叫我去也没有什么接亲之类的活动?要我去么?要我拍照么?”“我太忙了!啊,我都忘了你还有拍照这项技能,那你明早八点半来吧!”然后电话就挂了。一如过去十年,我们说话从来没有废话。

知道J要结婚那天,我躲在家里哭了整整一夜。“J要结婚了。”我跟大头说。大头很淡定,“总有这么一天。”是的,总有这么一天。

其实我早就知道了,我哭只是因为我觉得青春不再。还春着,却再也不青了。我们俩,也就是以身试法的男女之间的纯洁友谊,真真太特么纯洁了。只是,我青春期里的所有男朋友,都不及他在我心中的地位。但不论是友情,还是错过的爱情,他都是青春期里,最在意的人。

 

2.“我们的成长/不该有一点沮丧/有风有雨的夜晚/爱让人坚强”

我还记得来初中班上的第一天,对着讲台的名字,我正在纳闷这个“J”是男是女时,有个妹子在我耳边坚定的说:“YDJ是个女的,我认识他!”而当我回头看到男生的脸时,那竟然是我在班上记住的第一个男生名字。现在想来,当年的我应该还不是外貌协会的,那张脸,也竟然从那一刻开始,伴随青春这么多年。

我其实不太能想起来,那时候为什么喜欢跟他玩在一起。印象中应该有很多女生都喜欢跟他玩在一起,他是女生缘非常不错的男生,基本可以算是妇女主任类型。以前有另外个女生很喜欢他,因为太喜欢嫉妒我们的关系,甚至一度跟我友尽。那时候他对我很好,有多好已经不太记得了,遥远的日子里的细节无从细数,但记得这个结论。

可那时候被大家宠爱着的我,竟然是无比忧伤的。我在日记里写下了一句又一句悲伤的话语。“笑的时候越多,真正开心的时候就越少,是不是所有灿烂的笑容背后,都是一种复杂的忧伤?一切都是这样走过,寂静来了,黑夜降临,一切就这样走过,快乐来了,悲伤远去,一切又都是那么自然。”

记得那时候J跟我说过一句话,放在脑海里直到现在。“我们每一秒钟都觉得自己已经长大,却又在嘲笑上一秒的自己,你多幼稚。”青春期的忧伤,都是无病呻吟。虽然也很难说现在不是,但依然,有感于当时的无病呻吟,有些道理十年前我以为我就明白,十年之后却依然迷茫。跟J的友情,就是从那个时候的迷茫开始的。我记得我们很好,十年前我们有多好呢?

“我们写交换日记,每天写,抄歌词,写诗。”
“我们一起回家,他不住在我家那边,每天要陪着我推着单车走一段路,再在分别的时候聊上很久。”
“我们一起吃午饭,在面包店拿walkman一人一只耳机的听歌。”
“我们会偷偷在桌子下牵手,然后再突然用力掐对方一下。”
“我可以穿他的衣服,毛衣啊冬天的棉袄啊,只要我冷他的衣服就是我的,校服都是。”
“我们天天斗嘴,一斗嘴就拿文言文骂我,我特么还听不懂,真没文化天天被他嘲笑还是天天跟他吵。”
“他姐姐认识我的声音,我妈一接电话也知道是他。”
“我唱歌在心里唱上句,他就可以哼出了下句。”
“说话也可以,我说上句他就知道下句是什么。”
……

说起我们如何要好,我想我可以高兴激动的说很久。

 

3.“回头望着那个方向/年少的心竟在飞扬/那一刻你眼神迷惘/不知望向谁的那方”

初三之后,我们就分开了。分开在同一城市的不同学校,其实应该是很容易见到的。但不知道为何,那时候乘公交车去其他高中的感觉,如同今天,翻山越岭来看你般艰难。翻出旧日记本才想起,其实高中有那么一段时间里,我也分不清,我们是友情还是爱情。我在日记本里写下的那些迷茫而混沌的情愫,至今已然模糊了心情。我只记得那时候因为不想大家总是传我们的谣言,我在他之前开始了初恋。然后没等我告别初恋多久,他就开始了他的初恋。

我以前问过其他的朋友:“你们不觉得我跟J太好,有点不正常么?”“不会啊。”“那是因为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把他当妹子,而他把我当伢子?”“不是啊,是他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把自己当妹子吧。”一语中的,J就是J,虽然他是个伢子,但他就是我们的J。我一度宣传,当年J电话我说他看上高中时期那个女朋友时,我的第一反应是,“你为何不去追啊!要我帮你吗?”从那一刻开始,我确定我们是友情,而不是爱情。那确实是第一反应,那是一种,不论你要干嘛我都挺你的反应。而翻日记本的我才知道,那时的我,其实要多难过有多难过。我把所有人都骗了,包括我自己。

我们为什么没有在一起呢?大概是因为彼此都清楚得觉得这是难得的人,而害怕失去。现在想来,也许要说,幸好没有在一起。在一起的话,早就玩崩了。但我也狠狠的觉得自己是暗恋过他,那时候陈小春那首《一句到尾》,是J借给我的磁带才听到,但那句“围绕身边已600天,你喜欢过我60秒么?”的问题,我已然在心里问了无数遍。不过答案已经不重要了。我跟所有人说,我跟J不是爱情,胜过爱情。因为最好的友情,要胜过烂的爱情。

这些年J有过很多女朋友,基本上吃醋吃到我这里来的妹子,都跟他搞不长久。而很久很久以前开始,我找男朋友的标准里的某一条就是,一定要理解我和J的要好而不能吃醋。于青春里的我而言,任何人的亲密关系都比不过他。到今天已然能相对成熟的理解人和人的关系,想想当时的想法其实还是有多稚嫩的。

大头说,“那种没有杂念的喜欢就只会出现一次,就显得比较珍贵。不图啥的喜欢这个人投契觉得舒服。”然后我还是反驳她:“我觉得我不是喜欢,就是爱,只是不是爱情。”

 

4.“一年老一年,一日没一日,一秋又一秋,一辈催一辈。一聚一离别,一喜一伤悲,一榻一身卧,一生一梦里。”

有的人,一辈子遇到一两个那么特别的,就够了。而他最特别的日子,你又如何能缺席。

婚礼的前一天晚上,我给相机充电,做好跟拍的准备。然后我开始纠结我要送什么礼物。其实我已经纠结了很多天了,从知道我可以出席婚礼的那天开始。然后我开始准备画,因为我总觉得J结婚我只送钱真的送多少都不够的。但不知我是太激动还是太着急,居然怎么都画不好。大头说,“是因为你心里不开心,所以画不好。”

可我确实是开心的。我爱的人,如此幸福,我怎么会不开心。

高中毕业以后的人生,这七年,显得特别快。J的大学在南昌念的,从那时候开始,我们基本上保持了半年见一面的节奏。大四那年他去了深圳工作,我在北京实习,中间塌了一次见面,但电话的联系从未少过。

记得很多年前看过一本杂志上说,最好的朋友不是天天联系,而是三到四个月才联系一次,但那时最好的朋友都在身边,教室里天天见不以为然,而后分开才懂得这三到四个月的珍贵。而我跟J,自初中毕业开始,就一直保持着这三到四个月一锅电话粥的频率。没有微信的年代,我们不爱发短信,也不爱聊QQ,打电话是最直接最便捷的联系方式。当然,也许年少轻狂还文艺时,我们还写过纸质书信。

第一次出国之前,在深圳跟J短暂的见了一面。印象中时间不是很充裕我却忘记了原因。那次见面我去了他工作的大楼,彼此了解对方的生活模式以及对未来的期待。约定好下次一定要再这样坐在一起喝酒聊天,一定要找一天大家都有空的时候好好聊聊这些年我们缺失掉的彼此的故事。却没想到这一约定,至今日也没达成。

J的老婆是毕业后工作时相恋的同事,我并不熟识。出国三年来,我们只中途在长沙碰过一面,彼时他们已经在一起,那时候只听说妹子年纪比较大,就开玩笑说他是否婚期将近,当时他说明年(2013),我说一定要等我回来,就等到了后年(2014)。也不知是否是等我,总之我还是赶上了。本来想约好在单身之时一定要再好好聊一次,但也错过了时间。我想,我一定是想抱着他哭上个惊天动地缅怀青春,他居然不给我机会。

这机会,只怕是此生难得了。

 

5.“所有的好与坏,烦恼与快乐,常常只是一体两面的事。只在于转瞬之间,你的世界必将截然不同。”

婚礼如同预期举行。清早,我就来到J家所在的地方,与他父母和姐姐打过招呼,便等待J的出现。在等待时,我拍好了花车的细节,与摄像师傅打过招呼,算是安排好工作。

见到J时,他已然忙得满身大汗,深紫色的衬衫上湿漉漉一片,婚礼还要他自己跑上跑下,安排得实在是太局促了。他给了我一个见面的拥抱,说:“谢谢你啊。”望着他的样子,我居然楞到,然后说:“应该的。”前前后后的车的事情忙活很久,摄像师傅架好摄像机,婚礼车队就在一大拨人的围观和祝福中出发了。要接亲。

当车队赶到新娘所下榻酒店接亲时,我走到J面前,拍他拿着捧花笑容满面的脸。突然他走向我,递给我胸花,要我帮他别上。动作轻快而自然的那一瞬间,我才意识到,我不仅是摄影师,还是男方亲属的身份,赶紧帮忙别上。不知为何那一瞬间心情竟然有点复杂,竟然最后这至关重要的一刻我还可以帮上忙,竟然他婚礼衬衫的胸花是我别上去的,我竟然一口气说了三个竟然。那种感觉,有点像母亲送别女儿远嫁他乡的心情。

然后接亲,求婚,背新娘,抬轿子,J的婚礼走了一套中国传统婚礼路线。我忙前忙后又拍新郎新娘,又拍岳父岳母,还拍了拍围观人群。因为这抬轿的婚礼,在城市已不多见。加之这是城市最繁华街段,敲锣打鼓引人注目的形式自然引起围观。那天天气很热,新娘子已在花轿里精神不是很好,后来也不想要我再拍,而我因为膝盖有伤,抬轿那段路走到后来我已经跟不上了,只能远远地看着人群远去,再慢慢跟上。

因为衬衫太湿,临时换衬衫时,胸花被放在了桌上,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又多拍了几张。然后补妆入场时,J的胸花又叫我别上,彼时新娘在旁,于是我装模作样的弄了会儿,就说弄不好而丢给了正在补妆的新娘。不论如何,我已送别过一次。

然后就是吃饭,仪式。交杯的时候,新娘的眼泪和J的笑容,都印在了我的镜头里。那时我的摄影工作也差不多结束了。坐上酒桌,跟大家吃饭聊天。同学朋友来了一大拨,颇有同学聚会的感觉。很久不见的朋友有的工作,有的还在念书,有的也马上要结婚,甚有赶在J结婚之前就已经扯证只等办酒的老友。我没有喝太多酒,下午就刚TTR一起告别了宴席。晚间在J的要求下忙完又再回到宴席,但已是另外一拨人。不过得以机会跟J的老婆聊天,妹子说他们没有谈朋友时,就听J说起我。我说他肯定对我没好话,妹子却说J说起我时满是夸奖,再无青春期里那些嘴贫的玩笑话。

 

6.“我还记得那年你的年轻/刻在从前最美的时间/在我生命里/你不曾告别 不曾走远

婚礼结束后几天,我们几个还再聚了一次。然后大家开始说起彼此的回忆,记得跟你同桌时发生过什么,记得一起回家时候一起唱歌,记得你帮我写作业,我帮你补习。十年前的生活啊,如同昨天般一幕幕浮现眼前。说得起劲的那一瞬间,我居然有了一点要眼泪要流的感觉。可好多话在他老婆面前还是忍住了。比如十年前我们到底有多要好的那些我清楚记得的细节故事,比如那首我们一唱就飙泪的《且行且珍惜》,比如写满关于他故事却依然躺在我家书柜里的《想念你》,比如从未兑现的十年前的西藏之约…

再回答一个所有人的疑问。初三的时候我写了人生中第一篇校园小说,是以自己和J为原型创造的故事。故事写了什么我其实一点都不记得了,但我记得男主名字叫乔,来自J的名字半边,女主的名字叫林,来自我名字的谐音。从那之后,我开始给自己取笔名叫林乔。还拿这个名字在当时很火的文学论坛上混迹多时发过很多打油诗和散文,一度都想给自己改名叫林乔。后来玩留学论坛的时候,发现林乔被注册掉了,一时情急在中间加了个小。后来林小乔被喊开,我也就成为了今天的小乔。所以“小乔”这一称呼,其实是来自J的。但只怕,这段故事,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高二那年,我听到梁静茹出《我还记得》的时候,我就觉得那是我们很久之后的主题曲。终于十年之后重逢,今天幸福的你,就是故事最好的结局。后来我重启了许久不用的朋友圈,一轮又一轮发了J结婚的照片。甚至发到班级群里,为他收集祝福。

祝福你们,新婚快乐。那啥,西藏之约不如等我嫁了来double date?

P.S
所有斜体字都是十年前写在日记本里的句子/歌词。

旧城范

今天在办公室,对着新项目的场地,午休的间隙,吃着莲子,突然就聊起来老城的生活方式。

我的童年是90年代初期,在一个小街道里度过的。翻墙进去的幼儿园游乐场,门口的汴京炸鸡店,还有跟表姐一起穿梭的回廊。再大一点就是院子里的篮球场,停车场周围的围墙,楼梯间的涂鸦,和上学路上的小吃店。设计总监是70年代生人,他说起他小时候,城市还未被开发,他说小时候他常常在河里游泳,每天晚上就跟全城所有的小孩子一起在街道上晃悠,看哪家单位可以混进去看电视。还说记得卫生局最不友好,总是把小孩子赶出来。同事W是80年代生人,她说小时候在农村长大,常常跟一个村里的小孩一起在田埂玩耍。捉泥鳅爬树什么的想得到的所有小孩应该有的娱乐方式,她的童年都从未缺席。直到后来进城念书,一直到初中,学校才开始变成两层楼的砖房,而不再是泥屋。然后我想起我的母亲那辈是60年代生人,她曾经说起小时候夏天,经常就是大家一起把墙壁洒水,然后全市的人都睡在自己家门口的竹床上,一起享受星空和树荫,还有夜晚清凉的风。那时候没有那么大的贫富悬殊,所以也没有什么犯罪。

于是大家开始一起感慨,那是多么美好的时代啊。那时候邻里关系是多么融洽啊,谁家有个什么事全街的人都来帮忙,而现在的商品房,你连对门的人可能都没机会认识。经济发展带来了更方便的生活,和更冷漠的关系。宁愿天天在手机里对着不同时空的人扮演自己的人生,而不愿意花低头看手机的时间跟邻居问声早安。突然想起冷漠的奥地利人,即便不会主动跟你问好,至少当你问好的时候,邻居总会问候回来。而我现在的院子,曾经楼上楼下都是外公的同事们,现如今卖的卖租的租,来来往往在楼梯间的陌生面孔太多,也就不再彼此问候了。越现代,越孤单。家庭在社会中的角色越来越重要。于是摒弃了朋友圈之后,我发现,你那么卖力的表演了那么久,其实没有人在意。只有真正关心你的朋友会过来问,为什么最近都没有你的消息?噢,感谢记得我的人。我很好,安静的活着,像在旧城里那样。

然后聊着聊着,被同事问起来是不是地道的长沙妹子,我说是啊。我出生的医院离办公室只有两个街区,长大的院子离办公室只有二十分钟,读中学的学校离办公室只有两条街,围着这个地方转了好多年,忽然间又转了回来。可这些年,城市改变了很多,由此带来的生活方式也不再相同。现代人习惯的交流方式和派遣,是旧城里的人们无法想象的。而现代人毁灭和新生的能力,也是旧城里的人羡慕不能的。节奏太快的人生真的就会更美好么?可曾停下来想一想,如果拉回旧城里,是否还会活得这么仓惶?

后来我跟同事们去爬山,路上随便进了大学附近的一家咖喱屋。桌子旁边居然是一排ONE PIECE,同事X看到就很激动,说这是他从高中买到现在的漫画书,我看着眼前这个30+的大男孩,突然很羡慕地觉得,因为他的童年,从未远去。而前几天因为要搬家而翻出一叠多啦A梦漫画书的我,已经找不回当年那颗童心。即便嚷嚷在这个大人的世界大龄儿童很难受,我却还是不得不说自己已经是个大人了。

知道一切美好都会毁于虚无,却也像一个从未受过伤的孩子,有再多恨,仍然情不自禁的对世界微笑。要知道,旧城里的人,充满美好的期许,和对明日的幻想。明日复明日,对明天而言,一切都是旧的。

你可知道我说够了再见

用董小姐的歌词来开头,略煽情。最近在唱吧录这首歌,来来回回录了十几遍,却还是不是那么个味道。我想一定是我前半生过得不够深沉,所以唱不出那个味道。但也就这样吧,还有明天。低音明明是小时候的强项,却不知变声后如何变成现在的弱点,嗨,我早已不再适合歌唱。

回国瞬间就三个月了,这三个月的时光飞速到我还没反应过来,这年就这样过去了四分之一。再回头想维也纳的日子,简直比上个世纪还遥远。想起三月份刚回来那会儿跟NICO在HK聊起来在维也纳的日子,她那恍惚的神情,猛然发现,自己早就是这样。跟在柏林生活过一年的高中同学会面,聊起来欧洲的日子,两个人都是这种淡然的心情。Well, I cannot believe I have been there. 一样的心情。可她才在欧洲呆了一年我却活生生的呆了三年啊。今儿回头翻去年夏天在五渔村的照片,看到照片里笑面如花的自己,觉得好像是另外一个人。这几年过得太快了,如果不是在这其中我的发型换了又换,也许我看照片都很难想起来,某年某时某刻,我在哪里,做过些什么。

对,我又剪短了我的头发。上次回国也是这种状态,总觉得应该要重新开始人生,就得从头开始。干练的短发让我觉得好像找回来自己,但其实并不知道自己在那里。短短长长,不出意外,我又已经开始怀念起我的长发,开始了另外一次续发过程。看到朋友圈有人发“待我长发及腰,你娶我可好?”的状态,想起前几年的长发齐腰体,我只想说,“待我长发及腰,拿到毕业证可好。”本以为已经被我埋葬了的学生时代,居然又这么开始了。在国内被各种奢靡的状况诱惑兼打击之后,我决意安心回到我清廉的日子里搞学术。算是对得起自己的签名——“特立独行的学术少女”。小麦之前问我喜不喜欢搞学术的时候,我断然say no,但我知道我不会搞砸。然后小麦哈哈大笑,说不搞砸就行了。我想这声哈哈就是一个出坑的对刚刚入坑最好的嘲笑和警告。

一入学术深如海。基友们都嘲笑我是不是觉得自己嫁不出去自暴自弃,才接着读书的。我说不是,可原因说出来太搓了,还是留着点逼格好。本来都已经想回国展开新的人生了,无奈诸事不顺,想想还是滚回欧洲去算了。虽然其实更想去美帝,或者澳洲。美帝就像心中那红玫瑰,“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每次不顺心的时候都会想想如果当初去美帝了现在会不会混得好一点,然后总还是想跃跃欲试,可一想到GT早就过期N久就觉得一把年纪还是不要折腾自己了。澳洲呢,就像是一个从未谋面的老朋友,阳光沙滩加慵懒而奇怪的澳洲口音,我想应该也挺适合我。说白了就是没混过的地方都想去试试,非洲有机会我也愿意去。不过对比三年前办完影展信誓旦旦说一定会回非洲的自己,现在已然少了很多热情。去“房子”总有人问起我跟眼睛怎么认识的,我就会说三年前我在这办过影展。每到此就会被接着问,下一次影展什么时候,我都只能呵呵呵呵。曾经承诺从欧洲回来一定办个欧洲展的我,现在对摄影这件事情都已经失去了那份热情。每当想起当时的自己,只会敬佩自己拍成那样居然也敢办展。眼高手低大概就是现在的我。

记忆真是奇怪的东西,我每天刷朋友圈真的只是为了让自己对现在这个时间段的人生记得更清晰一些。不然你问我上周在做什么我一定会答不上来,但若是可以翻到照片也许我就能想起我大概做了些什么,见了谁,吃了一顿什么餐,又看了一部什么电影。

可看完《同桌的你》那种青春电影之后,居然对那是十来年前的事情记忆颇深。跟TTR看电影,我坚持跟TTR同桌过这件事情,但TTR却只说我跟J同桌过,可我对跟J同桌过这件事情一点记忆也没有了。虽然没有爱上过哪个同桌,而且电影各种拼错手法各种搞笑,但这种青春电影就是容易戳中我,会怀念起谁谁谁,却又不知道自己在想谁谁谁。想来我跟TTR打架,吵架,冷战等一系列傻逼事做尽居然到今天还是随叫随到的小伙伴,太特么不容易了,这才真是小伙伴。胡夏翻唱的主题曲,是最近电台最热的曲目。有天大雨侵盆,我开车被堵在路上,雨刮器刷刷在前面刮,电台在放这首歌,我突然就忍不住哭了,但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哭什么。大概是因为对现状不满意而怀念曾经,可转念一想曾经的我又何时满意过呢。

回国发现最大的改变就是,语言能力退化得厉害。英语虽然越说越快越说越流利,但久未学术的我写作和阅读能力已然退化得不行。德语更是没有好好学过不用提,回来翻翻法语书一万个怀疑自己是不是曾经学过法语。连中文都退步了,写作能力退化到口语般且不提,连说话都没办法一直在说普通话或者方言,还经常要掺杂几句英文。但我真的不是故意装逼,而是一时间想不起来某些词如何拿中文表达。无奈之下只有强迫自己好好说话,尽量不要在方言和普通话中转换,尽量不要说话掺杂英语或者德语,但这样我基本上就成了说话很慢且很结巴的人,那就不是我了。

这三个月,断断续续也天南海北的跑了好多地方,感受了一下传说中的“瞎忙”状态,感受了很多身不由己的事情。逐渐意识到,很多事情事情并不是由我可以控制的,一个事情从想法到实现中会出现很多意想不到的状况,而这些状况是无论你如何应对也依然会层出不穷的。失败就像是一个打不死的老妖怪,不止喜欢在你前进的道路上阻挠你,还喜欢时不时爬到你背上来搔搔痒。只能慢慢将想法埋葬心中,逐渐去实现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想要的不能太多,不然最后什么也得不到。但依然感谢这些经历和路过我再跟我再见的你们,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教会我这么多。所有的事情都太不容易了,最近读到的小说《一个人的朝圣》里,作者一直在感慨走路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有的时候看起来简单的事情,其实非常不容易。而吃饭,睡觉也都是一样,这些都不容易。

今天是高考结束的日子。七年前的今天,我跟小伙伴漫步到湘江边,对着湘江北去无比迷茫。而七年后的今天,我跟七年前认识的小伙伴吃完仓桥家再路过一中门口买奶茶,淡然的说起最近的喜怒哀乐。很遗憾,七年之后的我依然迷茫。不同的是,我已学会了面对迷茫。不挣扎,不慌乱,接受生命中时时刻刻都在出现的变化,并做出选择。小伙伴们总是觉得我不上进,遇事就做最容易的选择,总是不去努力。可人呐,何必为难自己。当然如果一直选easy模式很可能就会活成我这样,总是随随便便的就做出好像可以影响一辈子的重大决定。如果我也能做到奔着一个目标不管是多hard的模式也努力往前那种就好了,可我发现我从来就没想过要那么做。最后希望高考完的小朋友不要看我博客。

希望六月可以过的轻松一些。可这还在六月初的早晨,我就已经丢失了睡眠。

情人节快乐,快乐情人节

用谢耳朵在婚礼视频上的话,祝福大家情人节快乐。

The need to find another human being has always puzzled me.
Maybe because I’m so interesting all by myself.
With that being said, may you find as much happiness with each other as I find on my own.

人穷尽一生追求另一个人类共度一生的事我一直无法理解。
或许我自己太有意思,无需他人陪伴。
所以,我祝你们在对方身上得到的快乐与给我自己的一样多。

停滞的时间,无法让过去逾越

这粉色的玫瑰花,已经在电视机柜上放了一周多了。在它们彻底凋谢之前,我和他们拍了一套照片留作纪念。都想不起上一次收花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也许是某次小伙伴的恶作剧,又也许是某次约会的小惊喜,又或者是隔着万重山水快递来的礼物。总之,都一定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想来很多年前年纪尚小的我,第一次见到男生送很大一束捧花的时候,吓得半死,觉得走在街上都丢脸,死都不肯收下最后那男生无奈之下只能转送给街边的饭店。想来花其实很美,只是拿到手上略显浮夸,加之我并不心仪那男生,所以鲜花也就随之逊色了不少了。不过若是现在的我,一定大方收下,再理智拒绝。年纪大了大概才意识到面子是一个多么重要的东西,当众拒绝人家送花对男生来说一定是一件很伤面子的事情。他难过,并不是因为他有多喜欢你,而是你让他丢了脸而已。

有的时候,看一个的文章,我会觉得,文艺小青年写的文章,负能量太重了。一个上面那些苦情的文章,简直如同十一郎写给张宇的歌词。而且最糟糕的是,会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比那些青春小文里的男女主人公年纪都大,突然就能一阵悲哀袭来。比如看到关于时间的讨论,因为如果真的仔细去谈论那些读过的时间,即使努力去回忆,也会发现,大部分也都是没有意义的。前两天在一个看到这句话,暗暗想到文章作者提到的2005年,突然就想起多年前我博客写过一篇文章叫祭奠2005,但那个小屁孩的年纪写的东西又能有什么意义呢。如同作者写的,“或许有一些有意义,但这两者之间的区别总是让人难以分辨。有时候是过了很久才知道的,久得你都没意识到已经好多年过去了。” 但我还是忍不住回去翻看了一下当年的煽情文字,突然觉得那一年的我过得如此丰富,每个月都有每个月的期待和每个月在做的事情;相比刚刚过去的2013来说,2005的我简直就是超级正能量集合体。

年纪越大,越容易被时间所束缚,还好,我是一个不着急,什么事都可以慢慢来的人。只是偶尔也会意识到,记忆已经被谋杀被篡改被抹去。但这些并不是刻意而为,而是不知不觉中,就失去掉了。原谅我一直是一个怀旧的人,总是可以在回忆过去的时光中看到永恒,因为已经不再改变。不过写日记或者考脑子真的不是很好的方法,我大概只是想真实的记录下我所经历的一切。后来的好几年,我学会了拍照。以前看过一个港片叫《猛龙》,电影演的什么都快要忘记了,只记得吴建豪的台词:“我把我首次的任务拍下来,人脑太复杂,时间久了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是真实的,只有拍下来的才是真实的。”所以啊,记忆什么的,被谋杀或者篡改,可能是你本能的本事。

终于,合同签了三年,短时间内不用再搬家了。然后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折腾,竟然也会萌发出要想回国买房子的想法,大概是搬家搬多了,过惯了这种“居无定所”的生活也会开始想要自己的房子。这种念头一出来,接踵而来的也就是挣钱的念头了。可赚钱得回国啊,欧洲只会让人更加慵懒。或者是我找不到一个一直powerful and positive的状态去做任何事,每每接近成功的时候,总会很容易fucked up掉,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有的时候对于一直下不下决心去做的时候,需要找一些无关紧要的借口。比如,下雨的话我就去做完那个research;如果牛奶喝完了我就开始画图;又或者,如果明天我是歌手第一名是GEM的话我就去表白……诸如此类,只是一种push自己的办法而已。顺便,GEM走红,能写能唱,人又长得漂亮,以后一定发展得很好。想来两三年前某小孩拿我戴墨镜的照片当桌面的时候,跟我说,朋友都问我是不是GEM。当时的我还不知道GEM是谁,现在的我已经不知道那个拿我照片当桌面的小孩是谁了。

时过境迁,真是残酷的词。那么,感谢你。

送上一曲许慧欣的《感谢》,虽然很冷门,但真的很好听。也是翻那篇文章翻到的。然后去看了看她微博,她在感慨她出道12年了这件事,于是想起12岁的我第一次一个人旅行。我还记得我是在北京王府井买了她的那张叫《快乐为主》的专辑。那时候我好像才刚刚有walkman,买下的也只是磁带而已。也不敢相信,竟然十二年了。然后我忍不住去把许慧欣第一张和第二张专辑听了个遍,发现这十几年来流行音乐好像没什么发展。想想从我出生的1990年的流行乐到2002年的流行乐改变了多少,再对比2002年到今年2014年的流行乐,就会发现新的东西真的很少……也或许是因为我只熟悉我听得熟的这些艺人。

突然写不下去了,为什么要开始写这篇博客的冲动在一轮又一轮的夜宵或者早餐中消耗干净了。最后用我2005那篇文章里写的短句作为结束好了。

离开的终究要离开
留下的只是空白
谁在谁的方向守望
谁守望谁的那方

Stefana的城市印象之因斯布鲁克

No.6 Innsbruck/Innsbruck/因斯布鲁克

我在去年夏天的时候,走过这里。因斯布鲁克,地跨茵斯河的两岸,故此地名意为茵斯河上的桥梁。据说在历史上,它也因为地理位置的优势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其实我已经很多次路过Innsbruck了,从慕尼黑到维多纳的火车,或是从苏黎世回维也纳的火车;它既是奥地利从东到西的枢纽,也是德国到意大利的必经之路。

记得去年夏天刚开始旅行的时候,我从慕尼黑出发,经过因斯布鲁克的时候给维也纳最好的朋友S发消息,S是我的同班同学,在来我们学校之前是在因斯布鲁克念了很多年的书,之前一直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跟S一起去因斯布鲁克和萨尔斯堡(萨尔斯堡是她家乡),但也一直没有等到。如果不是夏天那个时候我打算离开维也纳,才在做环奥地利旅行,不然我大概会一直等S不知道等到何时。就记得火车经过因斯布鲁克的时候我给她打了个电话,她说:“Say greetings to the mountains.”

噢,对,这里是奥地利的山区,也属于阿尔卑斯山脉。因斯布鲁克是世界上第一个建设滑雪场的城市,举办过两次冬奥会,可惜还一直没有机会去因斯布鲁克滑雪,希望这个冬天可以。这一次真正得到机会走访因斯布鲁克,也只是受邀朋友的环奥旅行而已。

噢,城市也确实古老。这个城市初步形成于1180年,1420年至1665年期间是哈布斯堡家族的居住地,这座城市在马克西米连一世统治时期达到鼎盛状态。马克西米连一世,是“最后一位骑士”和“第一个平民化君王”,他统治的时期是从穿着闪亮盔甲的哥特骑士时代向文艺复兴时代的过渡。所以,在这个城镇你可以时常见到昔日皇亲国戚的影迹,宫廷城堡、宫廷教堂、凯旋门和黄金屋顶。但这些对于生活在维也纳的我,早已么有那么新奇。

最期待的,不过是Hafelekarspitze,只是可惜,这次并不是真正登山去的,因为从市中心到Hungerburg这段的捷运站,是Zaha hadid设计的,既然到了因斯布鲁克,怎么能不去看咧。BTW我真的不是Zaha Fan,只是觉得既然是我们学校的教授怎么着也应该去参见下这个建筑而已。建筑并没有图片里看到的那般震撼,所谓的绿色其实也不算是太成功的融入自然的背景,当然大师的作品也不是我们这些小屁孩可以乱评论的啦。

只记得到达Hungerburg的时候,正好还可以看得见山脚的城市。我越过平台的栏杆,直接坐到了草地上。眼前是因斯布鲁克这个从新石器时代就已经有人类居住痕迹的城市,脚下是夏日草花开得正旺。这个时候的我我给S发了条消息,说我有帮她say hi to the mountains,说我现在在Hungerburg,她说她好几年没有上到过山上了,我却突然不知道再回她什么。

又默默的坐了一段缆车,要真正到达Hafelekarspitze还需要步行一段才可以。Hafelekarspitze登顶的这段路,走得并不容易。虽然是夏天,但这高峰上还是有很多积雪,未曾料到要坐捷运还要走路的我,只穿了夏日的凉拖,可也忍不住兴奋。同行的朋友几乎赶不上我,拍到的照片很多是那山间的小人影。由于去因斯布鲁克的时候,我的相机已经丢了,所以只能自爆一张朋友拍的我啦!你看那跌宕的山峰和渺小的我。

还有个很浪漫的事情,据说Douglas Adams曾经回忆说《银河系漫游指南》是他在奥地利因斯布鲁克一个田野里喝醉了酒仰望星空时产生的。他说他当时带着一本《欧洲漫游指南》,但是在奥地利却无法与当地人沟通,因此有感而生才写了《银河系漫游指南》。这大概可以说明因斯布鲁克这浪漫的星空和奥地利西部那听不懂的德语吧(笑~)。

——————————————————————————————
时隔一年之后,终于打算继续这个系列。其他:

No.1 Wien/Vienna/维也纳
No.2 Praha/Prague/布拉格
No.3 Granada/غرناطة‎‎/格拉纳达
No.4 Florence/Firenze‎‎/翡冷翠
No.5 Hamburg/Hamborg/汉堡

Better girl

Send someone I will love you
you can rest in arms
keep you happy from harm
in a sunny day

Give you endless summer
Boy don’t be afriad
Feel we’re getting old
and getting better

As time goes by
we will grow through these days
Boy I am doing all I can
to be a better girl

Go easy on your conscience
Cause it’s not your fault
I know you’ve been taught
To take the blame

Rest assured my darling
take care of my dress
walk you out of here
we re not in mess

As time goes by
we will grow through these days
Boy I am doing all I can
to be a better girl

One day you will find that warm
we’re homeward bound
love is all around
love is all around

I know some have fallen
on stony ground
but love is all around

Send someone I will love you
you can rest in arms
keep you happy from harm
in a sunnny day

Give you endless summer
Boy don’t be afriad
Feel we’re getting old
and getting better

As time goes by
we will grow through these days
Boy I am doing all I can
to be a better girl

————————————————-

Robbie Williams的Better man听了很多年,前阵子某天突发奇想的改了这版女生版的歌词。今天又听到突然想起,小小改动之后想录下来,结果录了好多遍还是没有唱好,以后再慢慢找机会录吧。希望你会喜欢这首歌,也希望你会喜欢变成better girl的我。(P.s 图片来自去年拍摄的一场婚礼,新娘的手花特别美。)

听说今天你很开心

时间真的太快了,大概年纪越大越会觉得时间这种东西,真是握不紧也抓不住。大概也因为我是个懒惰的人,经常浑浑沌沌就过完一天,过完一周,过完一季,过完一年……再不知不觉,又好几年。还有两天是娭毑八十岁的生日,或许现在应该叫诞辰日。依然远离家,却连回去的勇气都没有。虽然现在日子过得不紧不慢,不慌不乱,却也时不时会想,就这么回家算了。

但不能。人生不能做的事情太多,很难搞清楚什么到底是什么原因不能,而就是,不能。还不是正确的时间,虽然不知道在等待什么,却在等待。可人都可以就这么等没了,却还是丝毫不会从这中间学会抓紧时间,我大概是有病,且没有药。谁,让我一个床位?(一点都不好笑)

越来越骄傲的同时,竟然是越来越自卑。那些困扰我的人和事物,有的时候会像梦魇一样,不断出现在我的生活中,即便生活完全不会被其影响。这种东西,大概可以称为心结。但大部分的时间里,根本想不起来那些。有时候就是闲的,闲在某个噩梦里,来来回回。我想很多病得比我严重的人,大概都是被自己打败的。

好久不跟V通话,回国一年的她马上就开始跟我探讨起买房子车子安家的问题,我想这些话题一年半以前绝对不可能从她的口中提起。她说她三十岁了,她说:“三十岁的三个月以来,每一天的心境都跟前一天不同,那些疯狂的二十多岁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也再也不想回去那些旧时光了。”即便,旧时光被称为,best days,又如何。看到她回国如鱼得水,突然觉得回国好像也没什么,虽然其实并不打算现在滚蛋回国啦。偶尔也会想要一点点事业,V说相比欧洲那种几十年等不到一个机会的地方来说,国内确实效率高。但转念一想,即便回国我这也不知道想干什么,那还是继续在欧洲大陆懒着吧……

过得不好,从来不差。以前喜欢说这样的状态是生存之上,生活之下。但现在觉得怎么样都是生活,我已经学会,即便只在某处短暂停留也要将其装饰得像“家”一样,对我来说这绝对是一种本事。身边的朋友老嘲笑我讲究这讲究那,可这大概才是我的生活方式。因为不靠谱,never settle down,因为不确定,never say never,很偶尔也会开始怀疑自己的是否三观正确,也经常为了一些无聊的话题跟三观不合的人争论半天。但我很开心,且听说今天你也很开心。

最后把在朋友圈中看到这么一句话,分享来与大家共勉。It’s a terrible ting. I think, in life to wait until you are ready. I have this feeling now that actually no one is ever ready to do anything, there is almost no such thing as ready. There is only now, and you may as well do it now. Generally speaking, now is as good a time as any.(想做什么就赶紧做吧,人生中并没有所谓万事俱备这一时刻,人生中有的,只有现在,而这现在,也不过是转瞬即逝的一颗,然而这才是我们人生中唯一拥有的时刻。)

Get a better life 2014, start now.

越过山丘,从未衰老,缓慢改变,新年快乐

伴随着今年最佳作词《山丘》那句,“想说却还没说的有很多”,这一年写东西太少,年纪越大越懒得折腾,或许越来越觉得很多话写出来给人看又何如和?不如留在心里给自己。只是一想到大概过一段时间就会忘,然后若是侥幸没忘,心境一变,感觉也就变了。于是还是决定把那140字的微博写成长篇,应该就是这2013到2014的辞旧迎新篇章。

年末这天,站在高处看向远方。这一年围着阿尔卑斯山脉,上了好几座山头,虽然依然遗憾夏天失之交臂的勃朗峰,但想来以后定是有机会的。攀登高峰于我来说是新的领域,两年前放弃掉的乞力马扎罗成了现在的目标。不过这一次次成功带来的既是肯定,也是对自己新的认识,那在山间等待挑战的心,在一次次历练中变得更坚韧。

噢,当然其实这并不是最重要的。记得十月赶在夏秋尾巴最后一次登山,一天往返两千多米的Schneeberg的时候,在山顶,我问成功挑战勃朗峰的C先森,“登山是为了什么?” 没想到他想都没想就回答:“为了,炫耀啊…”再一想,人生有多少事情不是为了炫耀。可炫耀的对象是谁?当然是自己啊。可以让自己在适当的时候告诉自己,你看,我去过那么多地方,见过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人生,所以,这些限制算什么啊。告诉自己,你看,我连那么高的山都征服了,我在风雪中曾经那么勇敢,所以这些困难算什么啊。告诉自己,你看,我拍过那么美好的风景,那么美那么鲜艳的世界都曾经在我的镜头里,所以,这些丑陋算什么啊。如此这些,无非是为了让自己内心更强大罢了。内心更强大了,表面也就越脆弱。星座书上的巨蟹特点呐,这些年可真是越来越明显。即便还是还是那个背着包什么都不怕走天下的乔小妞,却也开始学会施胭脂掩饰越来越不光滑的皮肤了。为什么要掩饰呢?还不是不自信呗,无奈还是要被这个世界的审美观所左右,当然,不仅仅是审美观,还有这个世界的各种观,得渐渐学会用“正确”而“合适”的姿态行走天下。这样走得舒心,各位看官们也看得舒心呐。

看着山下城市清晰的轮廓,整一年,这里的记忆的如潮水奔腾涌流。

2013的跨年,我在西西里岛度过的。现在回想起来,年初最大的错误,大概就是将片刻宁静归为永恒,只怪自己太年轻。只可惜到现在也没有脱离十四岁的J告诉我的那种状态:“我们每一秒都觉得自己已经成熟,却又在嘲笑上一秒的自己是多么幼稚。”想来这样一定还是因为年轻,总比李宗盛大哥写的“还未曾晓得,就快要老了”来得好。片刻平静的错觉带来了整个春天的躁动不安。春天经历了很多难过的,现在回想起来还心有余悸,还好入夏之后,我飞去了巴塞罗那,看过高迪之后,好像心情又逐渐回升到了最好的状态,从那开始,一切貌似都变回了本来应该的模样。该记得的就会记得,该忘记的就慢慢忘记好了。

毕业之后,在欧洲转了一圈又一圈。至今还没有处理完旅行的照片,我实在太懒。但缓慢的处理照片也是一件可乐的事,那样就可以缓解闷在家里这颗蠢蠢欲动小心脏的痛。好像刚刚旅行回来才不久,所以即便下一次旅行遥遥无期,也是可以忍受的。这个假期太过丰富,见了太多朋友,一次又一次想记录下来,试图写日记,试图画画,试图写歌,尝试很多方法,却依然未完成。想说却还没说的话那么多,让记忆再沉淀一下也好。(还真是会为自己找借口呢。)还是稍稍总结一下吧。毕业旅行从慕尼黑开始,那是开始也是告别;而后奔向意呆,先是跟意大利老友玩转维多纳和博洛尼亚,然后跟小伙伴穿梭于威尼斯的大街小巷寻找各种美食,制造各种回忆,至今整理起来照片都很开心;而后的南瑞有未来建筑大师的陪伴,默默看过很多经典房子,学到很多;往北之后在卢塞恩登上了阿尔卑斯的山头,却不料山顶雾大三百六十度全景全是雾;再转向法国,从巴黎一路开始一个人开车飙车向南成了现在为数不多为之骄傲的驾驶经历,即便有高速历险记发生;记得二十三岁生日那天从尼斯开车到蒙特卡洛,又转回尼斯跟小伙伴喝生日酒真是难得的回忆;再转回意呆,米兰的街头丢掉手机的我偶遇好朋友;都灵的河边我们对酒当歌;再后来我躲到日内瓦的资姿家,宅了将近一周,期间缓慢的围着莱芒湖周边的几个城市转悠;最后独自奔向了苏黎世,真正唯一一个人看风景的时光大概只有在苏黎世,因为小伙伴们都在忙于学习或工作,而彼时的我已经失去游走的热情,只是换一个城市缓慢停歇。再后来,我就决定从慕尼黑搬回维也纳了,在这之前我跟着朋友又在奥地利,南德和北意转悠了一圈,那些城市好多已经不再是初次见面,有份熟悉,亦还保留新鲜。噢,特别的是五渔村,可惜爱之路被封,等待下个夏天继续。朋友老开玩笑,说我真爱北意,回想起到现在来来回回竟然路过米兰不下五次,下一次也一定不远。

说是稍稍总结,竟也那么长。回来维也纳之后,记得还去过一次布达佩斯,跟哥哈来的朋友一起去过一次瓦豪河谷,之后的时间里在奥地利爬了几次山,初冬的时候跟小伙伴去了一次格拉茨,然后,然后就维也纳了。2013,我走过罗马,翡冷翠,慕尼黑,巴塞罗那,维多纳,博洛尼亚,威尼斯,米兰,门德里西奥,卢加诺,卢塞恩,巴塞尔,巴黎,里昂,阿尔勒,普罗旺斯,戛纳,尼斯,摩纳哥,蒙特卡洛,都灵,日内瓦,洛桑,蒙特勒,伯尔尼,苏黎世,萨尔斯堡,哈尔施塔特,因斯布鲁克,比萨,五渔村,布达佩斯,梅克尔,克雷姆斯,格拉茨…..默数回忆,和这些城市名字的时候,我在在树木和石头之间行走。Leopoldsburg在这个下午的阳光充足到耀眼。走了很久很久,终于看到土地空虚地伸向地平线的那刻,天空逐渐张开,云朵缓慢飘过,城市像海绵一般把它吸干而膨胀起来。即便相比之前至少跨越三个大洲的2011和2012,2013显得小气而可惜,但这一瞬,看这阳光,笑脸,突然开始揣摩起这个城市来……能继续留在这里是我的福气,也是我的运气。从不爱把得到的一切归为努力的结果,因为我从不相信努力,只相信侥幸,人生全靠运气。

在维也纳的日子里,我拍了很多照片。对照去年的总结,除掉毕业不算,发现自己最大的进步竟然是把拍照这件事情正式从爱好变成了一份可以挣钱的工作。可以正式称自己是一名摄影师,而不再只是个单纯的摄影爱好者了。不过,business是另外一个需要长期学习的领域,我还需进步。噢,当然我只是个freelancer,给自己工作。也没有太刻意的去给自己做什么宣传,因为还是当做爱好来做,只是不会再“免费工作”了,想来也是一大进步,有人出钱买我的照片,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想来不久前老友在我在知乎回答的“摄影的魅力是什么?”(有兴趣的移步Stefan知乎页面)这个问题之后,老友来给我留言说,觉得我现在很成功,因为我在做自己喜欢的事,并做得很好。虽然不敢说自己拍照拍得已经很好,但得到朋友这样的肯定也还是一件让人骄傲的事情。当然,正经事依然按部就班,但听起来好像已经变成了副业。(笑^^)

这一年,兜兜转转好几圈,做了好几次决定,下了好几次决心,最后竟然还在维也纳。想来这一整年内我搬了五次家,到这新年前的最后一次,总算是不用再折腾了。突然想起,其实我从未真的离开这里,以前每次聚会的时候,总是跟朋友说,不知道下个月我还在不在维也纳,朋友们每次见我都像最后一次见,直到一年之后,我还是一样出现在聚会,却说着一样的台词,他们比我更早开始相信,我一定会继续呆在这里。也不知,天随谁愿。

“如果有机会,搬家完之后我还要经常来山上。”这是默默说给自己的心愿。搬离这个区之后,我就又远离了这山。突然很眷恋这高处看这城市的轮廓线,每一个方向都是我曾经住过的地方,终于不再陌生,一切都那么熟悉。后来我去了摩天轮,跨年要在摩天轮是不久前许下的心愿,我将这当成2014第一个完成的愿望。心愿有时候真的不用太大,也不用太远,当你发现心愿变成现实如此轻而易举,那么你就会相信现实如此幸福。吃货火锅之后,奔向了主广场,教堂外的visual project终于在新年之际换了新的颜色,三年来第一次在维也纳的跨年,竟然如此完美,恍惚已经得到一切。广场上人山人海,舞台上有人在高声歌唱,不远处时不时绽放着烟花,戴着粉色小猪透视的人们相拥,跳舞,喝着香槟,共同告别着过去,迎接着未来。看着身边熟悉的笑脸,仿佛永远一切。许愿睁眼还可以看到这些,睁眼就看到。看,许个小心愿,幸福就是这么容易。

记得在书上看到过一句话,原文不记得了,大概意思是,如果你必须离开一个地方,一个你曾经深爱的地方,无论以何种方式离开,都不要慢慢离开,要尽你所能决绝地离开,永远不要回头,也永远不要相信过去的时光才是更好的,因为它们已经消亡。我想告别过去的时候,也需要这样。后来和朋友们去Shikalida跳舞,大屏幕上竟然在放重庆森林。短头发的王菲好像一下子把记忆拉回了十几年前,猛然间就有些恍惚今夕是何年。刚好身边的好友问我,我生命中的best days是何时?还没来得及回忆一下过去那最好的时光的时候,好友就回答她生命最好的时光是下个月毕业后。想来也是啊,最好的当然是明天啊,我还这么年轻。

还好我年轻,就算越过山丘,无人等候,还没见着不朽,把自己搞丢了,也能再找回来。罢了罢了,这些都太虚幻,还是停止遐想,关掉电脑,给小伙伴写卡片的靠谱。

与世界共勉,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