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一城又一城

维也纳
林茨
韦尔斯
米兰
科莫
韦尔巴尼亚
海口
文昌
博鳌
三亚
布拉格
洛杉矶
圣荷西
圣地亚哥
蒙特瑞
三藩
柏林
汉堡
慕尼黑
富森
格兰纳达
马拉加
米加斯
布拉迪斯拉发
香港
广州
内罗毕
纳库鲁
布拉柴
恩凯依
多利奇
黑角
深圳
长沙
株洲
天津
苏州
上海
淮北
徐州
衡山
杭州
南京
重庆
北海
南宁
婺源
南昌
凤凰
中山
佛山
湛江
武汉
济南
青岛
蓟县
桂林
黄姚
乌镇
张家界
西安
延安
深圳
岳阳
丽江
大理
昆明
香格里拉
西双版纳
成都
乐山
黄龙
都江堰
北京

……..

持续更新中…

我以前想写一个关于城市印象的帖子,但发现记忆里关于很多城市的记忆都跟城市本身关系并不大,那么我何时可以可以淡然的看待每个城市里的不同故事呢?记忆是种很奇幻的东西,而每次都有遗憾,那些存在于冥想里的记忆的原色,如同保存在照片里的那些只有自己看得到的影子一样,不是从未存在,而是从未幻灭,却只忠于自己。

可以的话,我还是想为这一系列的地理名称,留下一些属于自己的记录。

我喜欢由秋入冬的傍晚,光秃秃的树在北风中颤抖,身穿黑大衣和夹克的人们穿过天色渐暗的街道赶回家去。我喜欢那排山倒海的忧伤,当我看着黑白人群匆匆走在渐暗的冬日街道时,我内心便有种甘苦与共之感,仿佛一旦到家,待在卧室里,躺在床上,便能回去做我们失落的繁华梦,我们的昔日传奇梦。——帕慕克

无病呻吟

从老盆友写邮件跟我说,你最近博客看起来很忧伤开始,接二连三有两三个人看过我博客然后来问我,你最近怎么了。然后直到我妈出院,终于得以机会上网刷我照片看博客之后跟我说:“崽崽你不愁吃不愁穿的,怎么这么郁闷?”这一问来的时候,我并不郁闷,所以一下子就被问住了。然后老妈开始教育我,不要无病呻吟,于是我也只能受着了。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郁闷的事,很多情况下,负面情绪只是一种反反复复的状态。一不小心,就可能触碰到情绪的某个点。

很多时候,都不是什么很特别的事情,就是一些琐碎的小事造成的积怨,这些积怨到了一定程度,很多时候就可以莫名其妙的爆发出来。有的时候,半夜在家里,对着电脑突然就莫名其妙的嚎啕大哭起来。哭得像一个孩子一样。小瑞婷从德国旅游回来,遇到一大堆开心的事情,却突然跟我说一个人回到哥哈很想哭。我太理解这状态了。我时常跟朋友出去PARTY,化上最鲜艳的妆,穿上最亮眼的衣服,舞蹈,酒精,一顿疯狂之后一个人回到空空荡荡的“家”的那份失落,那份对比,真的很让人难受。如果你一定要问我为什么,那就是真诚和真心被冷漠践踏到一定程度之后,真的不知道应该如何来应对。

为什么维也纳是一个人人都emotional fucked up的城市?即便在这里遇到的不是维也纳人,但似乎都多少被这样的情绪所感染。弗洛伊德笔下维也纳的抑郁,在生活在这里之前,我一点概念都没有。维也纳之所以在欧洲的感觉如此特殊,真的不仅仅因为它在欧洲中间。这里是一个跟死亡和自杀有着莫名其妙关联的城市。这里盛产各种黑暗系的艺术家和哲学家,这里是一个如果你是游客会觉得美好得不像话的地方,但如果你生活在这里,住在这里,你真的会被它从内部渗透出来的阴郁气息所侵袭,所腐蚀掉。这大概是我跟Vanessa对维也纳最大的共同感受吧。可我说出来,看这文章的你,一定也还是觉得我在无病呻吟。

可什么才是无病呻吟?我妈说,如果连天气都可以影响我的心情,从而变得忧郁,就太无病呻吟了。可谁说气候对人的情绪没有影响么?维也纳本地人都承认自己emotional fucked up。昨天在地铁里,看到一个烂醉的人,拿着一口香糖,问我,你要么?我说我不要,接着就开始自言自语讲一些我也听不懂的英语。但我很清楚的记得其中一句是,“什么是朋友?什么是真诚?为什么每个人都如此冷漠?”我问他是不是维也纳人,他说他是德国人,为了朋友来到这里,却不知道那个人是不是他的朋友。他说的时候一脸哀伤,语序断断续续我也不知道他在表达什么,但我只能缓缓说,我想不是每个人都这样吧,远离维也纳吧。然后那个人说,谢谢,我感觉好多了之后,就走向了地铁的另外一头。摇摇晃晃的,我真怕他掉下去。(P.S 维也纳的地铁没有保护,全跟北京的13号线一样,谁要自杀特容易…)

若非有强大的内心,或者有爱一起抵御,真的真的很难,如果被孤独和冷漠摧毁而被负面情绪感染是无病呻吟的话,我真不知道什么是有病了。我想这一切就是First world problem(第一世界的问题),是情绪的suffering(不能承受的痛苦),third world problem(第三世界的问题)是物质上的suffering,这都不是最惨烈的。最惨烈的大概就是我们这些来自第三世界的人,在第一世界里,不仅仅要承受一个人的饥饿寒冷贫穷,还要忍受歧视冷漠不被尊重和世间冷暖。好吧,也许是我在无病呻吟,可一周以来每天宅在studio也不想出去吃饭也没有自己做饭,晚上从studio回来忍受着维也纳已经零下两度的问题,偶尔还要在地铁里碰到乱搭讪的精神病,和回家路上悲惨的暴露狂,周日面对空荡荡的冰箱而完全不知道吃什么的时候,我也在想,我怎么把日子过程了这样…

这两天在剪自己拍的price tag的MV,剪着剪着我就要哭了,虽然这是一首无比欢乐的歌,但歌词真太适合和这里了。“Why is everybody so serious?Acting so damn mysterious? You got shades on your eyes, and your heels so high, that you can’t even have a good time? Everybody look to the left, everybody look to the right, can we feel that? We’re paying with love tonight.”(在网上找到的坑爹的翻译:为何人人都杞人忧天?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眼中的灰暗如何剔除?又穿这么高的高跟鞋?那活该你不能享受美好时光。人人向左看看,人人向右看看,难道感觉不到吗,爱能让你今晚圆满…)

爱真的能让你圆满么?暂时表示不得而知。

随便死一死

画《熟女养成日志》的可爱妹子熊顿去世了,微博一片哀悼,今年年初她还画《滚蛋吧肿瘤君》,而且明明乐观的还觉得下一本书是《滚蛋啦肿瘤君》,我都等着她出院的。可还是被肿瘤君带走了。又想到前段时间出车祸死掉的青年音乐节,就突然觉得这年头随便死一死真是太容易了。好怕随便死掉之后微博下面全部都是蜡烛,然后都是陌生人跟你说“走好”什么的,实在想想就可怕。

最近开始调整生物钟,强迫自己不要太晚睡,即便在床上翻来覆去也只是枉然。前几天,看到一文章里有句话,小时候不知道晚上10点以后世界是什么样子的,现在不知道早上10点前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基本上属于躺枪状态。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熬夜基本上就是家常便饭。基本上可以理解为晚上没有勇气结束这一天,导致早上没有勇气开始这一天。久而久之,就已经不知道晨光是什么颜色。就算偶尔看到晨光,也是混沌一夜之后的的光景,那便失去了早晨的意义。是不是早睡早起就可以活得久一点?于是我开始调整自己的时间差,不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又这么随便死掉了怎么办。

早晨,7点起床对我来说简直是人生的突破。8点出门,走在清晨的光里,我很清醒,却觉得恍惚。又想起,今年真是2012啊,好像玛雅预言的世界末日是5月,似乎已然过去了,那么12月也不会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吧。朋友短信说昨晚梦到我,却只是片段记不起怎么开始的。我想,那就是梦啊,梦就是只记得场景,却想不起这个场景是怎么来的。恍惚间,我看到晨光在树叶间游离了一下,我似乎都搞不清是不是在做梦。如果这在做梦的话,那我眼前的一切怎么显得如此安静祥和?骑自行车的老太在路口用铃声嘟了我一下,我报以致歉的Entschuldigung,我那可怜的德语水平平时用得最多得就是这个词了。我朋友还说我说这个词的时候没有口音,可惜我没有力气多学几个词。我的惰性在语言学习上表现得特别明显,蹩脚的英语,忘光了的法语,还有带点长沙话口音的西班牙语,都已然证明了我没有能力开始第三种语言的学习,于是德语就这么被放弃掉了。有时候会想,如果重来一次,德语讲得比现在好,我会不会过得幸福一点。但承认吧,很多事情从来一次,也只是跟现在一样的效果。

如果2012真的世界末日,大家一起死掉的话,我一点都不会觉得害怕。最怕死了一些人,而不幸你死掉了,活着不幸你活着,都是很悲惨的事情。每次觉得2012真的要发生点什么的时候,我都后悔自己之前的人生。可如果不想我的生活突然这么结束掉这件事情的话,我还可以酷酷的说:“聪明人从来不后悔,我是聪明人。”那为毛我最怕突然猝死掉呢?前段时间每天都在床上辗转反侧的跟我的胃搏斗,再经历了地铁呕吐昏迷事件过后吧,我真心觉得,活着就不太容易了,别太折腾自己了。不然真不知道什么时候,随便就死掉了。但死也得死得有面子,死得有个说法大家才看得起你,为了死得有面子活着是不是也该奋斗下?(可都死了还在乎面子干嘛?)但总不能死得太蠢吧。最后,上个vedio,刚分享的一首歌:蠢蠢的死法 Dumb Ways to Die 看了之后还是觉得,注意安全,与其死得这么蠢,还是好好活着好了。

不然随便死掉了,爱无葬身之地。

百年校庆

正值一中百年校庆,其实我明明记得是22号的怎么又变成了18号,但anyway,我没发凑热闹了。这个时候就在后悔自己之前怎么不努力学习,不然可以回家凑热闹,可惜后悔已晚。不过给小学弟拍的祝福+唱校歌视频,还是让我狠狠的火了一把。虽然我觉得傻得要死,而且我不是真心想火的。基本上我就是被小学弟撮着拍了这么个视频,然后小学弟跟我说,要做成“北京欢迎你那样,大家一人唱一句,但录的时候要录一段,这样比较好剪”,于是,我就傻傻的跟绿子两个人录了一整段发了过去。然后不知道这些小朋友怎么想的,竟然全部放了进去,然后发给了学校。差不多一个月之前,经人提醒我发现校庆网站上出现了我跟绿子的傻视频,2分多钟的视频里我俩唱校歌差不多唱了一分多钟,这是有多出宝…当然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是唯一说祝福语的时候,在讲长沙话的。你问我为什么?差不多就是那天下午我们去录这个视频,然后说普通话说了好多遍总是笑场,最后在我的提议下,我们终于用流畅的长沙话讲了一遍。但,这个让看视频的每个人都笑了。

于是这个视频,在百年校庆的时候播出了。播一天就算了,播一遍就算了,但是在一天之内,我收到无数次的微信消息,QQ消息,校内at,微博at,所有认识我的人都在吐槽我的视频…因为学校在循环播放!于是我火了…我真不是故意火的,而且我明明是拖着绿子一起出宝的,但为什么只有我火了呢?我娘亲一语道破:“人家绿子是美女啊,多看几遍当然不介意,你这长得又丑唱得又丑,不吐槽当然憋到内伤啦…”行,那就尽情吐吧…这算不算为校庆献丑?然后正在吐槽这个事情的时候,我在校网站的校友名录里找到了我娭毑和她同学的名字,我娭毑是1951级的校友,我是2001级的校友,中间相隔了整整五十年。不知道我有没有可能,50年之后,让我孙子/孙女还去一中!如果留在长沙的话,还是有可能的吧?但要找个人嫁在长沙,突然又觉得好难。噗,扯远了…

其实更希望我可以去现场,很羡慕在长沙的各位。感谢于飞同学帮我签名,感谢大头帮我买校庆纪念徽章,感谢胜哥给我留了一份邮票,你们记得身在远方的我这颗热爱一中的热血之心,真是不胜感激。但六年吧,还真是最美好的时光。真不想矫情了,我在一中读书的那几年矫情得够多的了。估计这也是为什么大家都认得我记得我吧,哈哈。连班主任都来给我留言说,看到我讲长沙话的视频很亲切,教导主任给小学弟开玩笑说我越来越漂亮也传到了我这里,还有帅气的地理老师还特意传我的大头屏幕照给我看,还有说一看到奥地利就马上反应过来拿相机的小学弟,还有要寄给我明信片的各位,真是太谢谢你们了!我能做的也就是唱个校歌写个祝福,最多给这个视频做个封面设计,但这些已经让我很满足了!

最后,校内王睿同学那篇不矫情文,有句话写得很好:“我并不想再读一次中学,再回到那个教室,已经很完美的东西我不想再弄一遍,因为这次你有可能弄砸。”我想我大概也是这样的,给我机会我估计也不会再回去了,年轻时光一去不复返,不是不想再年轻,而是已经懂得时光的力量。我写过太多关于一中的文字,时过境迁,经历了,感受了,却仍然在,藏起一个偏执的想法,拼起一个尖锐的梦想。回到最初的地方,已然不止有最初的感动。坦子同学跟我说看校庆的相册看得都哭了,我本以为我已经没有那么矫情了的,可听一遍《那些年》,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

再看看大家拍的照片,羡慕那些少少年。

陌生人

好多年以前,萧亚轩唱了一首歌叫《最熟悉的陌生人》,那个时候还不理解,为什么会有熟悉的人,成了陌生人。那个时候没有谈恋爱,不知道谈恋爱有什么了不起,也不知道不谈恋爱有什么了不起。后来,萧亚轩被雪藏了好几年,这几年中我只在班主任家最面的电玩城打游戏的时候,背景音乐一直都是这首歌。

读中学的那几年,很喜欢发短信。那个时候,好像只要有谁的手机号,上课下课,自习回家,无聊没事聊聊短信,好像很快就可以熟路起来。那个时候没有太多机会上网,所以发短信是跟外界联系的很重要途。那个时候男生和女生的关系很敏感,多说几句话就会被大家的流言蜚语淹没,所以很多的交流都变成了短信。即便那些并不暧昧的朋友间的谈话,也在那个年纪的环境里,变得神秘了起来。有的人,曾经很熟悉,上课一个眼神,下课一个短信,就可以交流很多信息。那个时候跟某个朋友发短信写交换日记,无比贴心的交流然后突然我们就尴尬的不联系了,虽然在学校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但却无比陌生,但又无比熟悉,那个时候我以为,这就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可惜那不是恋爱,不过是青春期的误会而已。

再后来,萧亚轩又出来了,不知道她还唱过什么歌,只是我已经不听流行音乐了。身边的朋友换了一波又一波,男朋友也不多不少的换了那么几次,才渐渐理解了什么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也许你们曾经真的心贴心,手牵手,但也许连再见也没有来得及说,就已经分开了。有时候,有些人不需要说再见,就已经离开了。有的时候那些事,不用开口手也就明白了。突然一下你就发现你们的路不会再变长,于是你们就陌生人了。曾经那么熟悉的人,就忽然那么陌生了。也许某个时刻,你会望着曾经的空间发呆,想着那些说好不分开的朋友。但你又发现你们早就已经彼此转身,形同陌路。这就是最熟悉的陌生人,你们也许曾经是恋人,也许是朋友,但现在什么都不是。

然后,这些年,我又对陌生人,有了一些新的概念。什么是陌生人?我以前觉得,陌生人就是见面也不认识,也不会打招呼的人,就是陌生人。后来发现,在国外陌生人也会跟你打招呼,见到人就要say hello,听到咳嗽声就有人说bless u,这些是是陌生人。Party上相互看对眼,大聊人生理想聊到感觉到位kiss了却第二天酒醒都不知道对方长什么样,这些依然是陌生人。在网络上聊得每日每页用手机电脑关心你的每时每刻却一次都没见过面,这些还是陌生人。但你会打招呼,会say hello,甚至会关心,会kiss,但仍然摆脱不了陌生人的标签。因为你们不曾贴近。

现在我想,陌生人大概就是,不曾贴近,存在远方的人。那最熟悉的陌生人,就是曾经贴近,又去了远方的人吧。

但又有多少人,每天都在吮吸陌生人给予的温暖呢?

所以,谢谢你,陌生人。不管我们是否曾经贴近。

If I Die Young

这首歌,曾经是我2010年的年度循环曲,今天在生病的时候突然听到,却又一种无以言状的悲伤。我的老朋友以前说过,如果有一天我没有冲动了,我大概就可以去死了,所以,有一天我自杀了,他也不会奇怪;但,如果我没冲动,也没办法去自杀。于是这是一个悖论。很多年前读过一个女孩的故事,说她要在最年轻美丽的时候结束自己,这样人们记住的就是她最完美的样子。没长大的时候,我曾以为我也要这样,可年纪越大,越觉得死亡的可怕。生命还未经历足够,又怎么可以走向灭亡。

昨天听说一个让我悲伤的事情。得知一个Ruth的朋友在不久前自杀了,据说是一个月之内精神分裂经常看到很可怕的事情。我跟那妹子有过一面之缘,在几个月之前她的毕业party上。那天跟Ruth一起去她的毕业Party,她很美,身边的男友看着对她也很好,看上去像是那种特别开朗快乐的类型。Ruth说,自杀的一定不是“她”,而是另外一个人。这话听得我好悲伤。我知道并不是所有的精神病患者都是欢乐幸福的活在自己的世界,他们经历着很多痛苦。甚至几倍,或者几十倍的多过于正常人的痛苦。那女孩二十多岁,漂漂亮亮,刚刚拿到diploma,正好开始美丽人生时,却在最美好的年纪给人们告别了。

我真的不能想象,她经历的精神摧毁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如果我被放到精神病医院里,我如何证明我的正常,最近看完《禁闭岛》,我越发觉得这个问题很值得商讨。因为我的一个朋友曾经就经历过这样的事情,那些事情痛苦到让他试图自杀。我曾经劝过他,那一通电话打了我几个小时,我却记得一辈子。至今我都很感谢我那部索爱的手机,如果 不是电池那么经用,我都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那一年,我时常跟他通话,教他如何面对生活里这些悲伤,劝他好好活着,劝他好好吃药。那段时间是我这辈子压力最大的时期,因为有一个人只相信你,那种责任感让人活得很沉重。其实,我至今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精神病患者,因为我从未相信过他真的得病,但我知道他已经变成了我记忆里的另外一个人。

但,又因为W的故事,我知道人的韧性是非常强大的。身体上的挫伤根本抵不过强大的精神力量支撑,有的时候我觉得身体不舒服很难受的时候想想W这么多年怎么过来的,突然就觉得我所面对的一切都没什么。但如果精神力量得以摧毁,我真的不知道人要如何活下去。我不能想象,自杀的那个妹子,面对的是怎样恐怖的境地,也许对她来说,死是一种解脱。可对她周围的人来说,这却是一种永恒的痛。但旁人却只是无奈,只是叹息。

但这个世界,少了谁,别人也要正常活。悲伤只是一时的无以名状。

“为了供你出国读书。你父母赚钱的速度得是你花钱速度的六倍。那你成功的速度必须快于你父母老去的速度。别再用有梦想什么时候努力都不迟来安慰自己了。你的父母在为你打拼。这就是你今天必须坚强下去的理由。”

说点什么吧,嗯。

(内容略敏感,本文谢绝转载。)

首先声明,我不是愤青也不是五毛,也不是什么“理性爱国”倡导者,熟悉我的朋友也许知道,我最不了解最不擅长的话题就是政治,我真的不关心。但是我今天也着实为长沙的打砸抢事情伤到了,跟朋友就这个话题聊了一夜,仍然辗转难眠,于是决定起床码字,讲我们的聊天内容整理成文。

郭敬明在微博上发了一条很煽情但是很火的微博,内容大概是看升旗会哭,看奥运会哭,说自己是中国的“脑残粉”。很不幸我也是,这个问题我以前没有意识到,直到几周之前,我在《中国好声音》上看到那个叫平安的歌手激情演绎的那首《我爱你中国》之后,最近几乎每天我都要在youtube上听一遍那首歌,在路上也忍不住哼起来的时候,我才发现,我是一个爱国的中国人,但我爱的不是PRC,是那个有文化有历史的中国。

好了,这就是我今天想说的重点,我今天其实是想说说这个“National Identity”和“Culture Identity”的话题。这个问题最初,是几个月前,薄XX事件闹得轰轰烈烈的时候,我在向我朋友抱怨我在派对遇到的人不断的跟我聊中国政治我不知道如何回应的时候,我朋友向我提出来的。

先说说我为什么要抱怨这个事情,老外有多么爱聊中国政治。那段时间最夸张的表现是,我跟同学和教授一起去美帝拜访某位名建筑设计师的办公室,一屋子的人也许攒了一堆的建筑问题想向他讨教,但他却从我们一进屋子就开始向我和另外的中国同学不断发问关于薄XX事件的政治问题,当时我一如往常对这些新闻并不关心,所以这个情况让大家很囧。但自那位建筑师的滔滔不绝聊了将近半小时的中国政治之后,我才彻底意识到,全世界都很喜欢讨论中国政治,一开始我被各种问到的时候真以为只有奥国的闲人们喜欢关心这种事。

然后我跟我朋友聊过这个话题之后,再之后如果还有人问我政治问题,比如“你作为一个中国人对XX问题你有什么看法的时候”我就可以很坦然的跟他们聊起这个“National Identity”和“Culture Identity”的话题。我可以告诉TA,我觉得“National Identity”是一件很无聊和可笑的事情。因为如果靠着一个“National Identity”去认识一个人给他打标签的话,那和种族歧视有什么区别?!所以,我只是热爱中国文化的从“Culture Identity”上的一个中国人,我不关心PRC的政治问题。

所以,你为什么是个中国人?你是从文化上认同自己的国家?还是从国籍上?你的文化身份根本无法改变,因为你是哪里的人,你的根就在哪里。但你的国籍可以改变。这个很好理解。

举个例子,前几天看到校内关于如何移民美帝社会的那篇文章,说道有一些努力把自己包装成白人,但因为不了解人家的文化,在丢弃掉了自己的“Culture Identity”之后又没办法融入人家的“Culture Identity”之后造成的尴尬状况。但这个文化根本也不是人家小时候看什么动画片,小时候听什么歌决定的。尤其是现在的媒体网络这么发达,好看的动画片其实是全球都在看的,重点是,你对人家文化内涵,那些不随着这个国家整体改变而改变的核心文化,你又了解多少。如那篇文章的作者一样,就算拿着美国人的“National Identity”身份,但TA自己的“Culture Identity”还是一个中国人。所以,就算你拿着绿卡枫叶卡欧盟身份等等这些,你还是一个中国人。

但也许,这个“Culture Identity”的问题,在国外的中国人感受最深。因为当你置身于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文化的时候,你必须有自己的东西,去站稳,去抵抗。

而现在很可笑的现实状况是,现在很多国人,根本没有自己的“Culture Identity”,对自己的文化一无所知,却对自己的“National Identity”看得比什么都重要。这就是为什么9.15会在平和堂发生打砸抢的流氓事件,而万达保护城墙的时候却无人出动的原因。因为,那些人只知道自己的“National Identity”是一个中国人,而根本没有“Culture Identity”。

我看到FB上有外国人分享长沙打砸抢平和堂的视频,但微博的分享却被新浪和谐掉了,我真的觉得很丢脸,也很无奈。9.15这一天的事情真心伤害到了每一个热爱长沙的人,我打心底觉得难过。这并不是因为我有多爱平和堂,而是我有多爱长沙。

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以自己是个长沙人为骄傲。朋友曾经跟我说起,说长沙人骨子里都是傲的。是,没错,因为长沙人“心忧天下,敢为人先。”吃得苦,耐得烦,霸得蛮,没有我们做不到的事情,只要发得狠。或者说起这个,说得小一点,我觉得我的“Culture Identity”就是一个“吃得苦,耐得烦,霸得蛮”的湘楚文化下生长的土生土长的长沙妹子。

我真的是对这个国家充满希望的。我记得在我读高一那会儿,不记得什么原因我们也曾经搞过一次大规模的抗日活动。那会儿我还记得一班谁发起了个传纸条签名的活动。虽然我不知道那次纸条最后到底作何用处了,但是那算是我第一次知道国人在抵制日货的时候那种“热血和狂热”是什么样子的,对于当时的我们来说,这样的“热血和狂热”确实是冲动的。但我们没有游行,我记得那年平和堂好像也被砸了,但不是很严重,没多久这个事情就像一阵风一样过去了。接下来这些年里,长沙人民依旧逛平和堂,我依旧拿着日产相机拍照,大家依旧看着日本动漫。但我一直以为,看过这些仇恨,经历过这样的“热血和狂热”的活动之后,和我一起受教育的人,那些明白事理真相的八零后们已经长大而且都走上工作岗位,甚至当时高一跟我们一起写抗日纸条的同班同学,如今也走上了公务员的岗位。所以我一直觉得,现在的这些民生问题,也许再过个十几二十年就会逐渐解决,我们的国家还是会逐渐好起来的。

暴民是有问题,但更多的是被利用了的愚民。为什么是愚民?还是教育问题。中国的教育没有教你去寻找你的“Culture Identity”,而教给你的是不断的强调你的“National Identity”。为什么会有义和团的再现?因为义和团在历史书的评价是正面的,那么在遇到问题的时候,这些找不到“Culture Identity”就不知道如何正确处理,所以就会展露出动物的原始暴力的一面。“Culture Identity”这种问题其实并不是中国特有的,东南亚的反华,纳粹反犹太人等等等等也许看起来都是差不多的。但问题是,这些暴民损失的不光是国家的财产,更是国家的尊严。国土收复是为了收回尊严,而暴民丢掉的也是国家的尊严。

全世界都在看中国的笑话,全世界都在看长沙的笑话。中国大陆现在确实是在用实际行动告诉香港人民洗脑教育的危害性。其实我不理解为什么我们的洗脑教育里在不断的煽动反日情绪,苍老师写毛笔字说“中日人民友好”真的是非常必要的。抛弃努力建立的经济外贸关系不谈,就拿日本侵华史来说,战后的日本人其实做了很多,至少比当时的苏联人做得好很多。日本战后对我们的无偿贷款有好多。造公路,造铁路之类但是教科书里没有。而那些一直煽动反日情绪,所谓刻意隐瞒的“日本教科书”也是日本右翼1%的人在用。其实,全世界都知道南京大屠杀。如果说现在日本人还有很多反华情绪的,我想也有一部分是出于心寒。

我还记得我读中学那会儿,跟一帮朋友一起,去过一个嫁到长沙来的日本女人家里吃饭。我还记得年少无知的我曾经问过她关于日本人仇华的问题,她的回答到现在我都记得很清楚。她告诉我日本的教育里没有仇华教育,她很喜欢中国和中国的文化,不然她也不会来到中国,更不会认识她的老公,更不会嫁到中国,嫁到长沙来了。现在是,一个地球,一个世界。异族通婚已经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何况在都是亚洲人的情况下,这种几率更高。认识到你“Culture Identity”真的比你的“National Identity”重要得多。中国文化从来都没有教你打砸抢,更没有教你去殴打远道而来的人。中国文化告诉你的是“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的好客文化,这是友好的。但如果再发生普通外国人在中国无缘无故被殴打的事件,我真的不知道有一天中国的民间外交是不是又不得不向世界关闭自己的大门。不知道这位女士在这样一轮又一轮的反日情绪里是否还坚持生活在长沙,我只能远远祈祷她平安。

最后我想说说关于网络上大家号召停止这些暴民行为的言论。我在人人看到有朋友转的状态时,别倡导“理性爱国”了,哪个理性的人会爱“PRC”?对,你真的可以不在乎你的“National Identity”,你可以不爱PRC,但是你必须爱国,因为中国人,这是你的“Culture Identity”,你无法改变。然后我不理解一些公众人物在钓鱼岛问题上哗众取宠,博得无知愚民好感的行为为什么还有人不断支持,这些看起来就像“跳梁小丑”,而更不理解的是那些以地区来区分自己的人,那些骂长沙,骂西安,骂青岛,那些支持南京,支持厦门的人们,这样的言论真的是无知而且添乱,就这样你特么的就可以骄傲了而鄙视别的地方的人?希望大家清醒些。其实看戏的心态的话,看看就好了。那些你不懂的政治游戏,看不懂就不要添油加醋说些有的没的。保持你的“Culture Identity”,过好自己的日子吧。

最后的最后,我的“Culture Identity”永远都是个中国人,是长沙人。我爱中国,我爱长沙。

不知道取什么标题

看到坦子的分享,点进去看,才发现一个可爱的长沙妹子去世了。看日志,看照片,看朋友的留言,都有点不敢相信这个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命运有的时候真是个可怕的东西,前段时间知道同年级中有人去世的消息,还在感慨这个世界的阴阳相隔怎么来得这么容易。然后看到这么一个18岁都不满的漂亮小妹妹去世,心里真的有一种说不出的难过。她的页面一直在放一首很伤感的日文歌,我一直听一直落泪,我真不认识她,只是真的觉得很难过。

昨天一大早,我妈在QQ上突然跟我说:“这2天中央2台在做个专题节目:我们如何养老,特别是那些失去独生子女的父母生活更加凄惨,所以你一定要注意爱护好自己的身体,如果冒得你,那我就冒得活着的意义哒。”我说我知道,然后她又说了一大堆特煽情的话,说她明年五十岁,最想得到的礼物是什么。我最招架不住我妈煽情了,所以我赶紧打住了她。其实我知道她想我做什么,她想说又怕给我压力,这些我都知道,她说什么”你觉得怎么快乐就怎么来,趁哒年轻多实现一些自己的想法,不要给自己留遗憾什么的”,听着就催泪。

我老觉得自己活得特不容易,这些年过来,其实也没受过多大挫折。用大头的话说不过是,这些事情在你眼里压根就不算挫折。跟我妈比起来,我容易多了。再想起前段时间听到朋友说的她成长的故事,跟她妈比起来,我就更容易了。上一代已经为我们创造了一个多么好的生存空间啊,你既然有时间有空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那也把他们的期望做好吧。比你不容易的人多得去了。本来以后干什么去哪里诸如此类这事儿我本来觉得特重要,关系到我接下来的每一分每一秒如何生活的问题,我根本就不想听我妈的,可回头想才发现,她通常都是对的。

这两天看中国好声音,很多人都打着“为父母实现理想”的家庭牌上台演唱,这牌是挺老套,可是我老觉得这是最真实的。人嘛,做的很多事情,都不是做给这个世界看,而是做给少数的那些你在乎的人看的。通常情况下人无非最怕伤害到自己亲近的人,可是幼稚的时候,确实是会做一些为了别人而伤害自己亲近的人的事情,因为老觉得亲近的那些人不会走,会由着自己来,从而造成了不必要的伤害。还好我长大了,不会再做这么幼稚的事情。

可看到我妈说,“我虽然冒好多钱,但还是会尽力让你不留遗憾”的时候,我还是特别觉得自己魂淡。因为前段时间我因为一个特别魂淡的事情难过折腾了自己很久,让我差点觉得人生无比的遗憾。换句更俗套的话说,没能力再爱了啊。可是这算个屁事啊,跳出来看这么些事情都太他妈的魂淡到无可救药了,至少我爱我妈啊。于是,当我捡回自己的时候,才发现除了那些你爱和爱你的人,其他的都滚一边去吧。于是最后这些事情的结果都无非变成了一句冷漠无情的“关我屁事”。那么我要干嘛,好好活着,该干嘛干嘛去呗。

活着就不容易了,不要折腾自己。

嗜睡是一种病

嗜睡怎么翻译成英文?想了好久,最后变成love to sleep so long,似乎都不是一种病了。中国文字的的嗜睡,嗜字解释为喜好,爱好。我却觉得这字有一种变态的喜欢的感觉,一中过头的喜欢的感觉,便成了嗜。而英文中的love to sleep so long,显得是主动的,而中文的状态,很多情况下是被动的。病态的嗜睡,通常都是被动的。

五月病已经病入膏肓,今天的症状就是嗜睡。作业画图完毕,从入被子开始,就已经3点,睁开眼睛,又是三点。五月的头疼在今天达到最高潮,下午睁开眼睛的时候简直觉得世界都要毁灭掉,剧烈的痛苦让我恨不得将自己脑震荡一下就好,无奈只有延长自己在睡眠里的时间,至少睡着了不会那么难受。虽然正值春夏之交,自然界的生物都已经觉醒,从美帝回来之后,我却一直在“冬眠”状态,整天昏昏欲睡,总是“睡不够”。我知道有人将此解释为“春困”,说:“春困,秋乏,夏打盹,睡不醒的冬三月”。可五月病的各种症状告诉我,嗜睡也是一种病,我已经病入膏肓。

百度告诉我:“嗜睡症,也叫多眠症,它并不依据睡眠时间的长短而界定,主要看患者是否在不该睡的时间、不该睡的地点酣然大睡,看它是否严重影响到正常的工作和生活。多眠症分生理性多眠和病理性多眠。生理性多眠属于正常睡眠质量范畴,只要注意调节生活节奏,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就可以改善;病理性多眠则属于病态反应,发作性睡病就是其中的一种。引起白天嗜睡的主要原因有四种:一是没有睡够,最常见于工作时间过长、睡眠时间过短者,目前这种现象在学生中比较严重;二是存在某种睡眠障碍性疾患,主要以打鼾最为常见,此类患者睡眠时频繁发生睡眠呼吸暂停,深睡眠基本消失,睡眠质量极差;三是患有发作性睡病,它的临床特点主要有难以控制的嗜睡、发作性猝倒、睡瘫、入睡幻觉和夜间睡眠紊乱,病人除控制不住的犯困外,在紧急情况下还会全身无力,越着急越没劲,头脑清楚却难以自控,正所谓“心有余而力不足”;四是周期性嗜睡,患有这种疾病的人,在发病的几天内整天不分昼夜的睡。”

深呼吸一下,确定自己还没有到难以自控的状态,却常常觉得心有余而力不足。睡觉多了常常让自己觉得惭愧,睡觉少了又常常觉得难受。何时才能回到一个正常规律作息的状态里?我既失眠又嗜睡,晚上失眠白天嗜睡,这可如何是好。

可睡觉其实又是人生的一大美事。不记得谁说,被窝是青春的坟墓。要是哪一天我回头看自己的青春,发现有一大半的日子是在床上度过的,那将如何是好。

关于生活的无限可能

最近看到这类型的文章颇多,关于生活的无限可能。又想起前段时间和朋友的聊天,遂决定也说几个人的故事,与大家共勉之。

Rosanna,是生活在北方威尼斯阿姆斯特丹的马赛克设计师,有自己的工作室。当然,不是给照片打马赛克的,她用马赛克图案装饰世界。她会飞到全世界各个角落,只为那里出现的她从未见过的某种马赛克石材。她的作品遍布世界的每个小角落。她每年工作9个月,其余3个月在澳大利亚陪女儿。她比她老公大10岁,却看上去年轻了20岁。很巧的原因,她跟老公来广州采购马赛克的时候,我做过她的翻译。我记得,她特别钟爱镜子。她喜爱中国菜。

Allis,生活在维也纳周边的乡村里。周一到周五,她开40分钟的车,去市中心上班。她养着两条大狗,一黑一白。她还养着2只蜥蜴,2只变色龙,1只鳄鱼,2个乌龟,她说原本有十几只,只是因为一直要将房子的温度保持在夏天花钱太多,所以现在就这么几只。她家地下室是录音棚。她抽烟,吃素。她背上纹着2个爱丽丝,吊带背心上部分是个温暖的爱丽丝,她说是good one,然后突然她掀起衣服,我看到一个邪恶的爱丽丝,她说是bad one,她说话的时候,声音很甜。她男朋友是录音师,她家楼下就是录音室。她跟她男朋友在一起八年,常常为是否需要那张纸而争论。

April,生活在帝都高楼林立的CBD里。她是四月小姐,她是创作歌手,她唱歌的声音很好听,她写的歌也很好听。淡淡的,不用华丽的装饰,也不用炫技,就可以深深的唱到你心里。她不喜欢我在街上拉着她的手,她说这样太甜蜜像拉拉,可是她写给我的话却很她写的句子,可是她写给我的话却很甜蜜,如同她的歌词一样。她是各种护肤化妆品牌新产品的试用会员,家有一整面墙的瓶瓶罐罐。可其实不化妆的时候,比化妆的样子更好看。

YY,生活在广州节奏最缓慢的地方——西关。他喜欢吃南信的双皮奶,还有银记的肠粉,他说自己是地道的广州人。他曾经在日本工作,讲得一口流利日语,却因为经济危机公司的边缘化,不想自己人生被浪费,于是回国。他为了照顾父母,不愿意离开广州工作。他为了坚持理想,放弃了各种“看上去“很美好的工作。他很爱一个人,每天倒数他的等待。他拍照,却从不给自己拍照,也从不给人看他拍的照片。在我眼睛里,似乎没有他不懂的东西。他喜欢开玩笑,言语里常常夹带各种我不懂的中文GRE词汇。

Oli,生活在西班牙南部小城马拉加。他出生在英国,因为在澳大利亚的gap year,爱上了有温暖的海边城市。他想学习另外一门语言,却又想回到温暖的海边,所以他选择了西班牙。他喜欢黑头发的妹子,他说要连续date超过4个月以上的妹子,才能算作girlfriend,而他常常无法超过三个月。他的工作是软件工程师,他的梦想,除了妹子,还有,有一天他设计的软件,出现在App Store里。

这几天穿梭在一个我从来没有体验过的城市——洛杉矶,这里的城市是平的,这里只有高楼和平房,且高楼分布很集中。这里每个人都开车,这里的公共交通很不发达,跟我熟悉的维也纳比起来,这里更像是另外一个世界,尽管人们说着我更熟悉的语言,可我却觉得异常遥远。这个世界我不了解,这个世界我没来过。可几天之后,我跟着朋友的车,走遍了这里的海滩,大厦,平房,学校,我突然又觉得这个只能开车的城市变得无限美好起来。因为代步工具让我觉得这个城市变小了,它大,而包容一切。而小的城市不包容么?不,不是这样的,而是生活不一样,生活的可能性不一样。

我只是想说,这个世界有很多种生活,也有很多个梦想。这生活太大,无限可能,你想做什么都可以,只要去做就行了。总有一天,你会找到属于自己的生活方式的。

文/林小乔
2012年4月17日于洛杉矶

Hello USA, Hello CA, Hello LA

3天未合眼,你好美帝。
终于来到English Speaking country~
海关,巴士,迷路,怎么bug怎么来。
还好遇到TONY,还算lucky,一切顺利来到小熊家。
晚餐,谈话间,熟悉又陌生。
没有车寸步难行的城市,洛杉矶不如想象的美好。
或者我还没有看到全部。

晚安洛杉矶,早安维也纳,午安长沙。

誓言的有效期

去年,第一次听到杨小耀的《一个人的第一年》,觉得很喜欢,然后,在广州错过他的现场,一直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遗憾。现在偶然,又听到,感慨万千。有句歌词:“信誓旦旦发誓一起老去,可是他说了声抱歉。”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因为这句歌词,内心隐隐觉得伤。都明白,伤并不是因为歌词,而是那个已经远去的誓言。

想起很多年前看到的某个爱情故事,女主角要男主角发誓,爱她一辈子。男主角却摇摇头说:“一辈子什么的,太虚幻。我们现在二十来岁,假使我还可以活到七十来岁,那么,不如让我爱你五十年吧。”当时我就感动了,这男人,多实在。是啊,爱你爱一辈子,爱你爱到海枯石烂,爱你爱到地老天荒,这都是多么美妙的谎言。因为,我离开你或者不离开你,海也不会枯,石也不会烂,地也不会老,也不会天荒。那么,离开或者不离开,都一样了。那么,誓言也没有意义了。

我不知道故事的结局,男主角是不是跟女主角在一起了五十年,在一起到他们约定好的那一天。只是知道,这个世界很多人编织着永远,也辜负着永远。那么,一个誓言的有效期到底是多久呢?这个誓言游戏的规则太自私,需要两个人才能开始,却可以一个人结束。就像人人里的情侣空间,开通需要一个人申请,另一个人同意,而关闭任何一方都可以。那誓言的有效期也是这样的吧?宣誓的时候,需要两个人在一起,而放弃的时候,却只需要一个人的退出。

长大后被爱情伤过的人,往往后悔青春时代的时候没有早恋。学生时代的爱情往往很单纯,你只需要为我逃课,为我写诗,牵起手带我去逛街,带我去旅行,我便知这世上只有你待我最好,这世上只有你懂我的心,那无所畏惧的傻小子牵着那没心没肺的傻姑娘说,我要爱你到永远。可是永远是什么,永远在哪里,永远有多远,他们不知道,他们也不想知道,他们也不需要知道。誓言不是要一辈子在一起,而是下一次考完月考,给我买个娃娃。他们只知道牵起彼此的手,我的大手拉着你的小手,我的小手握紧你的大手,就可以走到那里。而那里有什么?那里有我们的未来,我们的世界,我们的幸福。

而时光渐长,人渐成熟,爱情便不再单纯的只是爱情,爱情需要现实支撑,需要誓言维护。可是,当誓言里说的未来逐渐清晰而现实时,争吵便开始。誓言里的永远似乎永远都是那么远,当一方开始犹豫,矛盾便逐渐愈烈,犹豫的这方会不断再暗示自己,这份感情一开始就是错误的,我们一开始就不合适,我们没有未来。当暗示的力量不断加大时,也就注定了离开与结束。而誓言,便从这一刻开始变质。而这,却还是继续暗示的结果,因为这本是就是错误的,我只是阻止错误的继续。可感情的世界,谁对谁错怎有解。于是他离开了她,她便觉得她们的小世界从此坍塌,她爱他这么多,他怎可以离开他。于是她离开了他,他便觉得他所追求的小未来从此失踪,他爱她这么多,她怎么可以这样结束。于是这个世界上便有了那么多伤心的怨男怨女,有了那么多因爱而伤的男男女女们,有了那么多,编织着永远,也辜负着永远的誓言们。

那誓言的有效期,到底是多久呢?想着想着,正在异地恋的朋友跑过来跟我聊天,便随口问句:“你觉得誓言的有效期是多久?”他想都没想就说:“我觉得说出来的都不靠谱。”想想也是,能说出来的誓言,大部分是讨人心欢喜的甜言蜜语,或者是被逼迫的。若是前者,甜言蜜语可以说很多次,那么,对象也许也就不止一个。若是后者,恋爱如同手中沙,握得越紧,流得越快,那么,有效期就更短了。

那么,恋爱中的人们,也许可以收起飘在空中的甜言蜜语,去脚踏实地的爱吧,也许,誓言会在不知不觉中持续有效。不过,马上就是愚人节,也许可以说说,不需要有效期的誓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