测试人生

这是三月的最后一天,不知不觉中一年又过去了四分之一。

我发现,对我来说,春天真是迁徙的季节。从2010到2015,每年的三月份我都在不同的地方,从长沙到北京,从维也纳到慕尼黑,再从香港到现在的M城。一年又一年,一城又一城。以前总是多少有点悔意觉得应该早一些来美帝,而不是在欧洲耽误折腾那些年,现在回想起来在欧洲的那几年,也是人生最美好的财富。人们总是觉得生活在别处,在欧洲的时候想回国或者来美帝,回国了想滚回欧洲,现在又终于如愿以偿来了美帝。一轮又一轮的测试中,我还是如自己所说,我并没有活在任何地方。也曾怀疑自己,是否在任何地方都没有办法过好自己的生活,所以总是在不满意中切换地点而又在一轮又一轮的测试中,改变人生目标。可是人生就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呐,在看遍这个世界之前,何必急于决定自己的人生。

上一篇博客更新的时候,并没有想到,我会那么快离开上海。不过有的时候,生活并不如你想象的那么顺利,有些事情就这样被加速推进或许也并不是什么坏事。上海还是很有魅力的,不管是茂悦顶楼边泡脚边看夜景的BAR,还是虹桥路每天都需要排队的包子铺,在大城市里,总觉得自己就是一只小蚂蚁。我每天穿梭在三号线和七号线之间,偶尔还因为身体原因要换乘一号线去小舟伊森那里,更偶尔还要换乘四号线跑跑工厂,或者二号线约见小伙伴……总之作为在大城市里的小蚂蚁,以最快的速度熟悉了地铁线。可能因为没有安家,就一直觉得很累,于是开始觉得,这样的生活并不适合我。这一段的测试人生,可能因为过年回家的舒适对比,而执意提前结束。在Startup里看到很多也学到很多,Make a living容易,但是Make a company就并不如我想象的那么容易。在上海最大的感觉就是,创业不易,玩玩要小心。在上海的两个月,成功的做了一次跨界的玩耍,发现设计小东西也是挺有意思的。很庆幸的是,接触的事情越多领域越广,对于自己想要的生活状态和追求,竟然越发清晰。当看到自己设计的东西几乎能近100%的完成度来实现出来,还是非常开心的。以前只会说自己是ARCHITECT OR PHOTOGRAPHER,做了一阵DESIGNER之后,现在很愿意说自己是DESIGNER,这个词涵盖更广,摄影和建筑何尝不是不同尺度的设计呢,希望以后有更多的机会测试更多的可能性,做更多“美”的东西,更多好玩的设计。追求“美”的过程是愉悦的,不论用何种方式表达出来。表达基于体验,体验基于生活,所以我只是想,回到我想要的生活里。

于是上周我经历了44个小时的旅途,包括颠簸的夜火车,急速行驶的汽车和二十个小时的长途飞行。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唯一的心情就是感谢,感谢老天保佑我这一路安全折腾。然后几乎没有时差的我,很快就将生活变成了我熟悉的样子。收拾好屋子,去了两趟超市,做了几顿饭,突然一下就觉得,恍惚间我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好久,但这仅仅是我来美帝的第一周。这种时候我又会觉得,其实我早就有将生活过好的能力,不论在哪里,都可以把日子过成我喜欢的样子。“原来我非不快乐/只我一人未发觉/如能忘掉渴望/岁月长衣裳薄/于什么角落/不假设你或会在旁/我也可畅游异国/再找寄托…”会写歌的都是天才,听歌才觉得自己并不孤单,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事情,任何心情,任何感触,都从很久之前开始,就不断的发生过了。还好,现在的我,每天,睁开双眼,看阳光把晾晒着的衣服晒得干净且柔软,再看一眼身边的你,仿佛时间就过了一整个世纪。

生活就该是这个样子的吧,我会用尽全力在这一段段的人生测试里,表现完美,小心保护你内心的小孩。我不愿看见你的心被这个残酷世界的刀斧刻伤,不愿回头看到的都是记忆里零落的荒芜,不愿想到,更不愿想不起。我只想幸存在此刻,过着丰沛的生活,走每一步都不再像在躲开流弹,而是拖沓成美好的芬芳。前日阳光灿烂,我们驱车驶向了湖边的小公园。大片的草地和湖泊,伴着蓝天和过去的整个冬天都被淹没了的HIKING ROUTES,我们边走边笑。回去的路上,星光已点亮,暮色垂落,如巨大的惊叹号,不愿就此淹没。就像彼时与此刻美好的心情,我想,即便不知道未来在哪里,这一段测试人生,一定会是此生最美的风景。

写这些的时候,我跟M先生坐在宽敞明亮的图书馆,他写着他的作业,我更着我的博客。不知道为何就想起了MAK,想起了跟S小姐听歌画图的日子。嘿,感觉美帝的星巴克的布朗尼没有奥地利的好吃,是我太想念维也纳的甜品还是我真的得了那种“生活在别处”的病。若是,我想我已经无药可救罢。在这春意盎然的下午,我只想说,感谢你。

旧城范

今天在办公室,对着新项目的场地,午休的间隙,吃着莲子,突然就聊起来老城的生活方式。

我的童年是90年代初期,在一个小街道里度过的。翻墙进去的幼儿园游乐场,门口的汴京炸鸡店,还有跟表姐一起穿梭的回廊。再大一点就是院子里的篮球场,停车场周围的围墙,楼梯间的涂鸦,和上学路上的小吃店。设计总监是70年代生人,他说起他小时候,城市还未被开发,他说小时候他常常在河里游泳,每天晚上就跟全城所有的小孩子一起在街道上晃悠,看哪家单位可以混进去看电视。还说记得卫生局最不友好,总是把小孩子赶出来。同事W是80年代生人,她说小时候在农村长大,常常跟一个村里的小孩一起在田埂玩耍。捉泥鳅爬树什么的想得到的所有小孩应该有的娱乐方式,她的童年都从未缺席。直到后来进城念书,一直到初中,学校才开始变成两层楼的砖房,而不再是泥屋。然后我想起我的母亲那辈是60年代生人,她曾经说起小时候夏天,经常就是大家一起把墙壁洒水,然后全市的人都睡在自己家门口的竹床上,一起享受星空和树荫,还有夜晚清凉的风。那时候没有那么大的贫富悬殊,所以也没有什么犯罪。

于是大家开始一起感慨,那是多么美好的时代啊。那时候邻里关系是多么融洽啊,谁家有个什么事全街的人都来帮忙,而现在的商品房,你连对门的人可能都没机会认识。经济发展带来了更方便的生活,和更冷漠的关系。宁愿天天在手机里对着不同时空的人扮演自己的人生,而不愿意花低头看手机的时间跟邻居问声早安。突然想起冷漠的奥地利人,即便不会主动跟你问好,至少当你问好的时候,邻居总会问候回来。而我现在的院子,曾经楼上楼下都是外公的同事们,现如今卖的卖租的租,来来往往在楼梯间的陌生面孔太多,也就不再彼此问候了。越现代,越孤单。家庭在社会中的角色越来越重要。于是摒弃了朋友圈之后,我发现,你那么卖力的表演了那么久,其实没有人在意。只有真正关心你的朋友会过来问,为什么最近都没有你的消息?噢,感谢记得我的人。我很好,安静的活着,像在旧城里那样。

然后聊着聊着,被同事问起来是不是地道的长沙妹子,我说是啊。我出生的医院离办公室只有两个街区,长大的院子离办公室只有二十分钟,读中学的学校离办公室只有两条街,围着这个地方转了好多年,忽然间又转了回来。可这些年,城市改变了很多,由此带来的生活方式也不再相同。现代人习惯的交流方式和派遣,是旧城里的人们无法想象的。而现代人毁灭和新生的能力,也是旧城里的人羡慕不能的。节奏太快的人生真的就会更美好么?可曾停下来想一想,如果拉回旧城里,是否还会活得这么仓惶?

后来我跟同事们去爬山,路上随便进了大学附近的一家咖喱屋。桌子旁边居然是一排ONE PIECE,同事X看到就很激动,说这是他从高中买到现在的漫画书,我看着眼前这个30+的大男孩,突然很羡慕地觉得,因为他的童年,从未远去。而前几天因为要搬家而翻出一叠多啦A梦漫画书的我,已经找不回当年那颗童心。即便嚷嚷在这个大人的世界大龄儿童很难受,我却还是不得不说自己已经是个大人了。

知道一切美好都会毁于虚无,却也像一个从未受过伤的孩子,有再多恨,仍然情不自禁的对世界微笑。要知道,旧城里的人,充满美好的期许,和对明日的幻想。明日复明日,对明天而言,一切都是旧的。

情人节快乐,快乐情人节

用谢耳朵在婚礼视频上的话,祝福大家情人节快乐。

The need to find another human being has always puzzled me.
Maybe because I’m so interesting all by myself.
With that being said, may you find as much happiness with each other as I find on my own.

人穷尽一生追求另一个人类共度一生的事我一直无法理解。
或许我自己太有意思,无需他人陪伴。
所以,我祝你们在对方身上得到的快乐与给我自己的一样多。

越过山丘,从未衰老,缓慢改变,新年快乐

伴随着今年最佳作词《山丘》那句,“想说却还没说的有很多”,这一年写东西太少,年纪越大越懒得折腾,或许越来越觉得很多话写出来给人看又何如和?不如留在心里给自己。只是一想到大概过一段时间就会忘,然后若是侥幸没忘,心境一变,感觉也就变了。于是还是决定把那140字的微博写成长篇,应该就是这2013到2014的辞旧迎新篇章。

年末这天,站在高处看向远方。这一年围着阿尔卑斯山脉,上了好几座山头,虽然依然遗憾夏天失之交臂的勃朗峰,但想来以后定是有机会的。攀登高峰于我来说是新的领域,两年前放弃掉的乞力马扎罗成了现在的目标。不过这一次次成功带来的既是肯定,也是对自己新的认识,那在山间等待挑战的心,在一次次历练中变得更坚韧。

噢,当然其实这并不是最重要的。记得十月赶在夏秋尾巴最后一次登山,一天往返两千多米的Schneeberg的时候,在山顶,我问成功挑战勃朗峰的C先森,“登山是为了什么?” 没想到他想都没想就回答:“为了,炫耀啊…”再一想,人生有多少事情不是为了炫耀。可炫耀的对象是谁?当然是自己啊。可以让自己在适当的时候告诉自己,你看,我去过那么多地方,见过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人生,所以,这些限制算什么啊。告诉自己,你看,我连那么高的山都征服了,我在风雪中曾经那么勇敢,所以这些困难算什么啊。告诉自己,你看,我拍过那么美好的风景,那么美那么鲜艳的世界都曾经在我的镜头里,所以,这些丑陋算什么啊。如此这些,无非是为了让自己内心更强大罢了。内心更强大了,表面也就越脆弱。星座书上的巨蟹特点呐,这些年可真是越来越明显。即便还是还是那个背着包什么都不怕走天下的乔小妞,却也开始学会施胭脂掩饰越来越不光滑的皮肤了。为什么要掩饰呢?还不是不自信呗,无奈还是要被这个世界的审美观所左右,当然,不仅仅是审美观,还有这个世界的各种观,得渐渐学会用“正确”而“合适”的姿态行走天下。这样走得舒心,各位看官们也看得舒心呐。

看着山下城市清晰的轮廓,整一年,这里的记忆的如潮水奔腾涌流。

2013的跨年,我在西西里岛度过的。现在回想起来,年初最大的错误,大概就是将片刻宁静归为永恒,只怪自己太年轻。只可惜到现在也没有脱离十四岁的J告诉我的那种状态:“我们每一秒都觉得自己已经成熟,却又在嘲笑上一秒的自己是多么幼稚。”想来这样一定还是因为年轻,总比李宗盛大哥写的“还未曾晓得,就快要老了”来得好。片刻平静的错觉带来了整个春天的躁动不安。春天经历了很多难过的,现在回想起来还心有余悸,还好入夏之后,我飞去了巴塞罗那,看过高迪之后,好像心情又逐渐回升到了最好的状态,从那开始,一切貌似都变回了本来应该的模样。该记得的就会记得,该忘记的就慢慢忘记好了。

毕业之后,在欧洲转了一圈又一圈。至今还没有处理完旅行的照片,我实在太懒。但缓慢的处理照片也是一件可乐的事,那样就可以缓解闷在家里这颗蠢蠢欲动小心脏的痛。好像刚刚旅行回来才不久,所以即便下一次旅行遥遥无期,也是可以忍受的。这个假期太过丰富,见了太多朋友,一次又一次想记录下来,试图写日记,试图画画,试图写歌,尝试很多方法,却依然未完成。想说却还没说的话那么多,让记忆再沉淀一下也好。(还真是会为自己找借口呢。)还是稍稍总结一下吧。毕业旅行从慕尼黑开始,那是开始也是告别;而后奔向意呆,先是跟意大利老友玩转维多纳和博洛尼亚,然后跟小伙伴穿梭于威尼斯的大街小巷寻找各种美食,制造各种回忆,至今整理起来照片都很开心;而后的南瑞有未来建筑大师的陪伴,默默看过很多经典房子,学到很多;往北之后在卢塞恩登上了阿尔卑斯的山头,却不料山顶雾大三百六十度全景全是雾;再转向法国,从巴黎一路开始一个人开车飙车向南成了现在为数不多为之骄傲的驾驶经历,即便有高速历险记发生;记得二十三岁生日那天从尼斯开车到蒙特卡洛,又转回尼斯跟小伙伴喝生日酒真是难得的回忆;再转回意呆,米兰的街头丢掉手机的我偶遇好朋友;都灵的河边我们对酒当歌;再后来我躲到日内瓦的资姿家,宅了将近一周,期间缓慢的围着莱芒湖周边的几个城市转悠;最后独自奔向了苏黎世,真正唯一一个人看风景的时光大概只有在苏黎世,因为小伙伴们都在忙于学习或工作,而彼时的我已经失去游走的热情,只是换一个城市缓慢停歇。再后来,我就决定从慕尼黑搬回维也纳了,在这之前我跟着朋友又在奥地利,南德和北意转悠了一圈,那些城市好多已经不再是初次见面,有份熟悉,亦还保留新鲜。噢,特别的是五渔村,可惜爱之路被封,等待下个夏天继续。朋友老开玩笑,说我真爱北意,回想起到现在来来回回竟然路过米兰不下五次,下一次也一定不远。

说是稍稍总结,竟也那么长。回来维也纳之后,记得还去过一次布达佩斯,跟哥哈来的朋友一起去过一次瓦豪河谷,之后的时间里在奥地利爬了几次山,初冬的时候跟小伙伴去了一次格拉茨,然后,然后就维也纳了。2013,我走过罗马,翡冷翠,慕尼黑,巴塞罗那,维多纳,博洛尼亚,威尼斯,米兰,门德里西奥,卢加诺,卢塞恩,巴塞尔,巴黎,里昂,阿尔勒,普罗旺斯,戛纳,尼斯,摩纳哥,蒙特卡洛,都灵,日内瓦,洛桑,蒙特勒,伯尔尼,苏黎世,萨尔斯堡,哈尔施塔特,因斯布鲁克,比萨,五渔村,布达佩斯,梅克尔,克雷姆斯,格拉茨…..默数回忆,和这些城市名字的时候,我在在树木和石头之间行走。Leopoldsburg在这个下午的阳光充足到耀眼。走了很久很久,终于看到土地空虚地伸向地平线的那刻,天空逐渐张开,云朵缓慢飘过,城市像海绵一般把它吸干而膨胀起来。即便相比之前至少跨越三个大洲的2011和2012,2013显得小气而可惜,但这一瞬,看这阳光,笑脸,突然开始揣摩起这个城市来……能继续留在这里是我的福气,也是我的运气。从不爱把得到的一切归为努力的结果,因为我从不相信努力,只相信侥幸,人生全靠运气。

在维也纳的日子里,我拍了很多照片。对照去年的总结,除掉毕业不算,发现自己最大的进步竟然是把拍照这件事情正式从爱好变成了一份可以挣钱的工作。可以正式称自己是一名摄影师,而不再只是个单纯的摄影爱好者了。不过,business是另外一个需要长期学习的领域,我还需进步。噢,当然我只是个freelancer,给自己工作。也没有太刻意的去给自己做什么宣传,因为还是当做爱好来做,只是不会再“免费工作”了,想来也是一大进步,有人出钱买我的照片,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想来不久前老友在我在知乎回答的“摄影的魅力是什么?”(有兴趣的移步Stefan知乎页面)这个问题之后,老友来给我留言说,觉得我现在很成功,因为我在做自己喜欢的事,并做得很好。虽然不敢说自己拍照拍得已经很好,但得到朋友这样的肯定也还是一件让人骄傲的事情。当然,正经事依然按部就班,但听起来好像已经变成了副业。(笑^^)

这一年,兜兜转转好几圈,做了好几次决定,下了好几次决心,最后竟然还在维也纳。想来这一整年内我搬了五次家,到这新年前的最后一次,总算是不用再折腾了。突然想起,其实我从未真的离开这里,以前每次聚会的时候,总是跟朋友说,不知道下个月我还在不在维也纳,朋友们每次见我都像最后一次见,直到一年之后,我还是一样出现在聚会,却说着一样的台词,他们比我更早开始相信,我一定会继续呆在这里。也不知,天随谁愿。

“如果有机会,搬家完之后我还要经常来山上。”这是默默说给自己的心愿。搬离这个区之后,我就又远离了这山。突然很眷恋这高处看这城市的轮廓线,每一个方向都是我曾经住过的地方,终于不再陌生,一切都那么熟悉。后来我去了摩天轮,跨年要在摩天轮是不久前许下的心愿,我将这当成2014第一个完成的愿望。心愿有时候真的不用太大,也不用太远,当你发现心愿变成现实如此轻而易举,那么你就会相信现实如此幸福。吃货火锅之后,奔向了主广场,教堂外的visual project终于在新年之际换了新的颜色,三年来第一次在维也纳的跨年,竟然如此完美,恍惚已经得到一切。广场上人山人海,舞台上有人在高声歌唱,不远处时不时绽放着烟花,戴着粉色小猪透视的人们相拥,跳舞,喝着香槟,共同告别着过去,迎接着未来。看着身边熟悉的笑脸,仿佛永远一切。许愿睁眼还可以看到这些,睁眼就看到。看,许个小心愿,幸福就是这么容易。

记得在书上看到过一句话,原文不记得了,大概意思是,如果你必须离开一个地方,一个你曾经深爱的地方,无论以何种方式离开,都不要慢慢离开,要尽你所能决绝地离开,永远不要回头,也永远不要相信过去的时光才是更好的,因为它们已经消亡。我想告别过去的时候,也需要这样。后来和朋友们去Shikalida跳舞,大屏幕上竟然在放重庆森林。短头发的王菲好像一下子把记忆拉回了十几年前,猛然间就有些恍惚今夕是何年。刚好身边的好友问我,我生命中的best days是何时?还没来得及回忆一下过去那最好的时光的时候,好友就回答她生命最好的时光是下个月毕业后。想来也是啊,最好的当然是明天啊,我还这么年轻。

还好我年轻,就算越过山丘,无人等候,还没见着不朽,把自己搞丢了,也能再找回来。罢了罢了,这些都太虚幻,还是停止遐想,关掉电脑,给小伙伴写卡片的靠谱。

与世界共勉,新年快乐。


雜感

雜感的意思就是,我也不知道這篇我要寫什麼。

這是新一周的第一天夜裡。本來這篇應該是昨天寫的,可忘記了我昨天在幹什麼,總之就是沒有寫。今天回來的路上,我在讀韓寒的小說《1988:我想和這個世界談談》,不知道怎麼的,在地鐵裡,我就把思緒穿越到了我小的時候。我很小的時候,上小學以前,住在長沙一個特別老的巷子裡,長沙話的發音,很多年我都以為那巷子叫“紅家巷”,後來很久很久以後才知道,那條巷子叫“紅牆巷”。我在那裡住到六歲。那條巷子,對小時候的我來說,很深很深,好像到巷子門口去一趟,都要走很遠很遠的路一樣。對那條巷子最深的記憶就是,某一年巷子門口開起了一個叫“汴京炸雞”的店,在沒有肯德基和麥當勞的年代,16塊錢一斤的炸雞是我的最愛,因為太貴,要表現很好,才能吃到一次。小時候就很努力的表現好,然後走很遠的路,走很遠的路,去巷子門口買炸雞,大概就是最讓我快樂的事。想起這些,可能和韓寒在小說裡寫的校辦廠什麼的有關,但人家想起的是懵懵懂懂的愛情,我想起的只是吃。六歲以前,我沒有上過什麼培訓班,好像連幼兒園都沒有去過,童年的生活可以簡化為“吃”,“出去玩”和“看電視”。小時候,幾乎是24小時跟表姐生活在一起的,她帶我玩,當然玩的範圍就在巷子內,最挑戰的就是要翻圍牆到隔壁的幼兒園裡玩兒童樂園,但我一般都鑽過去。記得巷子往南走是箱子口,往北走是巷子深處,至今我都不記得那條巷子往北是通到哪裡,童年的記憶更是遙遠到那是“非常危險而從來沒去過”的地方。完全想不起6歲以前的其他玩伴,如果沒有我表姐我可能六歲以前就得抑鬱症了,現在突然這麼想,我覺得下次見面我還得特別感謝一下她。

六歲以後搬離了那個巷子之後,在我的成長歷史裡,就再沒有那個巷子出現過。偶爾我會想念一下“汴京炸雞”,但因為後來肯德基麥當勞等新鮮事物的出現,我也不再想念它。直到前年有一回外公住院,突然我的​​鞋壞了不能​​走路,被告知不遠處的巷子門口就有補鞋的,走去才發現,那竟然是我童年的巷子。跟補鞋店的老闆聊天,老闆說她在這裡補鞋有15年了,我說我一點印像都沒有,之後算了半天,才發現,我搬離那個巷子有16年了。那一次才得以打量那個巷子,才發現我小時候住的那棟樓,其實就在巷子口不遠處,走三十米左右就能到,但因為巷子窄,從樓裡還是看不到巷子入口。就因為這麼一段看不到入口的距離,成了我小時候對於“遙遠”的定義,真是因為腿短麼?其實巷子的相貌並沒有太多的改變,這一片區保留了長沙最老城的味道,雖然前前後後拆得差不多了,這巷子的老房子竟然都還在,只是路邊的店主,不知換了多少輪。

後來讀大學的很多個假期我在廣州,就很喜歡去西關那一片逛,覺得很有生活氣息,現在才想通,那是因為跟我小時候住的地方特別像。路邊坐著曬太陽的老人,街邊的店雖然小,但無一不有,路邊的盒飯便宜美味,街坊鄰居全是熟人,各種電線在頭頂交叉纏繞,卻也能給每家每戶送上今天的熱水和新聞聯播。再一想,我骨子裡其實也甚是懷念那些時光。現在的人屋子都高,防盜門都厚,鄰居都陌生。世界變得複雜,生活卻變得可怕了起來。當然其實生活還是在變好的,我記得我搬離那個巷子的前一年,我家才裝上空調和電話,那時候已經是稀有產物了。現在每個屋子都有空調,電話,早已是身邊物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會不會有人把空調和電話結合一下,做個新的發明什麼的。但我還是懷念那種生活氣息濃厚的地方,就算我現在漂洋過海來了國外,在歐洲各種地方穿行,我卻唯獨偏愛那些狹窄而有生活氣息的小巷子。其實我老嘲笑別人走不出自己成長的地方,尤其是歐洲人,一輩子待在一個小破鎮上,還覺得世界上哪都沒有那裡好什麼的,是多麼狹隘。突然意識到,我其實也沒好到哪裡去。就算我走了很遠,我也還是在找,與最初那條巷子相似的地方,也還是喜歡,那種狹窄而溫暖的小路。因為,那是我最初的生活,和我對“生活方式”的定義。

上週的負面新聞太多了,一度壓抑得我喘不過氣來。先是複旦大學的投毒案,讓人聯想起了多年前的清華投毒事件;再是波士頓的爆炸案,瀋陽留學女孩的事;再就是雅安地震。我也知道,天災人禍躲不過,可就是忍不住抑鬱。這些事基本上讓我確定了我覺得我的頭腦還沒有足夠清醒,心裡承受能力也沒有足夠強大。我在看朱令案的時候,就看得特別抑鬱,後來看波士頓那女孩兒的微博,看著這麼跟我同齡多麼美好的女孩兒怎麼就這麼沒了的時候,內心那種強烈的不可自控的代入感讓我頗為憂傷,她就像我身邊的任何一個朋友一樣,愛美,愛美食,愛生活,怎麼就這麼沒了。再早半個月的時候,後知後覺,我剛知道大學隔壁班一美女,在年初的時候自殺了。雖然我想了好一會兒才想起美女長什麼樣子,但又馬上想起了美女的笑臉。知道她後來發生了什麼樣的故事,只覺得很可惜,很可惜很可惜。再再再想起,去年夏天也有一笑臉如花的妹子自殺的事…還有地震裡失去生命的那些人,以前覺得這些事在新聞裡不會震撼到我,但現在也依然震撼到了。雖然我也一個月至少要覺得自己可以去死兩次,但自殺這種事情,對我來說還是存在悖論的。 11年的時候微博有個叫“走飯”的小孩兒抑鬱症自殺,卻留下了一堆極有意思的話,我總是忍不住回頭去看,就像看一個老朋友一樣。現在想,真心覺得,活著就是一件特別不容易的事兒,但也是一件特別幸運的事情。珍惜生命,珍惜生活,因為你真的真的不會知道明天和意外,哪個先來。我記得我高中的時候寫過一篇得分特別高的議論文,叫《生命中最重要的事》,然後我的主題是面對死亡。現在想來真是裝13,那時候壓根還不知怎么生活,就去談面對死亡,不過還是堆引號和排比句兒的事而已,真是愧對那分。當然,我不敢說現在我知道了怎么生活,但至少我還是比五六年前的自己要成熟吧。前段時間在漫漫讀翟永明的《靜安莊》,遂覺描述的就是現在的世界,記得第四月的開頭一句就是“四月是最殘忍的一月”,現在想想,還真是殘忍。

四月的第二週,維也納的春天終於來到了。不,是夏天,春天其實就上上個星期的周末兒,然後維春就沒了。現在白天的溫度已經達到22度了,基本可以在大街傷看美腿了,我只能望著衣櫃裡的小單夾克興嘆。一個冬天過去,我的腿上又是各種干燥季節留下的痕跡,夏天估計又沒有勇氣穿裙子了。這兒不是長沙,不至於讓我熱起來不管三七二十一涼快了再說,這兒的夏天基本就是現在這樣了,所以又可以一條牛仔褲過12個月了麼…不過冬天總算過去了,從十月開始下雪,到四月初,維也納還在下雪。這冬天,一過過了七個月,現在看到太陽就忍不住笑。終於又熬過去一個冬天了啊,不知道我們的祖國母親是不是可以熬過現在這寒冬般的日子,想來以後如果各種社會問題都得以緩解,空氣好了,食品安全了,人民代表為人民了的話,歷史會不會給現在這段時光冠以一冬天般的比喻,熬過去又是新的一春。說到地震,忍不住想說說房子。說到底還是錢的問題,並不是建築師不想建出,地震不倒塌,跟歐洲這幾百年的房子一樣屹立就屹立幾百年,領導不讓,又沒錢,建築師在這種大災大難中,就成了替死鬼了,還真冤。當然替死鬼也不只有建築師,只是替死鬼多了,本質問題就漸漸被掩蓋而少有人看清和重視了。 anyway,其實如果有機會,我也想去重建災區,至少設計是讓人充滿希望的一件事,因為你在設計“未來的生活”。而“未來”這個詞總是讓人充滿希望的。希望多難興邦,總還是要對這個世界的美好懷抱希望,才能回到光明的生活裡。當然,重生也好,回歸光明也好,總是要承擔,以前的黑暗帶來的後果,雖然時間是不會停止而繼續向前,走遠了必然忘卻,但忘卻痛苦可以,不可以忘卻責任。

最近kindle入手,一周之內雖然新聞亂稿看了不少,但在游泳的路上,竟然也讀完了不少書。 《我所理解的生活》,《1988:我想和這個世界談談》,《我們仨》,《翟永明詩五首》和現在正在讀的《科學發現的邏輯》。在歐洲將近2年丟掉的閱讀的快樂,終於回來了。當然這,是和kindle的熱戀期,希望保持。如果kindle變成了真愛,我想我可能可以活得更自我一點,那麼也就沒有那麼多痛苦和煩惱了。因為最基本的煩惱來自於人,高級一點的煩惱來自於事件,最高級的煩惱估計是來自想法了。當然我並不覺得埋頭苦讀不關心世界和周邊的人的書呆子有什麼好,只是覺得在我現在這種對社會貢獻還無能為力還要父母來貢獻我的年代,還是少一點無關緊要的煩惱和痛苦,多讀書好因為活在想法的世界裡,我就可以不討論人,也不討論事件,那麼世界是只屬於我這一個小宇宙的。因為我無力救災,只能遠遠祈禱,心存善念,然後過好自己的生活,我也就這點追求吧。

送大家櫻花圖,願這自然的美麗可以掃掉你心裡的陰霾,迎接美好的春光。喜歡的話可以直接點擊大圖另存為,算是發福利啦!祝大家春天快樂。

不过是你选择的生活方式

在人人上看到一文章,分享过千,链接至此:http://wenzhang.jingxuan.de/article/6479/ 标题是《有一种女孩,你用钱买不到》,我一看标题就觉得点进去大概是宣传所谓“正能量”的文章,果不其然,文章大意就是两个妹子的故事,一个喜欢爬山打洞,走南闯北打怪升级,另外个放弃有钱富二代跟着自己喜欢的穷男人寻找爱情…

————————————————————————
就没忍住分享了。把评论摘抄分享如下:

我: 有钱的人不爱钱,这不值得炫耀吧。爱玩的人愿意玩,这也不值得炫耀吧。其实我不理解这种走南闯北爬山打洞的妹子又比一般喜欢宅在家做做饭逛逛淘宝看看电视剧的妹子好在哪了?虽然标题是用钱买不到,但真要买的话,大部分的男生还是会选后者吧。平凡人过平凡人的生活,这为何又不是为价值而活呢?狭隘。

朋友A: 事实是你是在吐槽你溜遍世界没汉子勾搭么。。

我: 我是平凡人。我做饭看amazon在家刷微薄,有空旅游而已。就算我愿意去爬山打洞,我也不觉得这有什么值得炫耀的。我只看不惯作者这种把自己的生活方式看得高人一等的态度而已。

朋友B: i agree with you,你很深刻,不会生活的人永远也不知道平凡的快乐。

我: 我就觉得你有你的快乐人家有人家的快乐而已。这种所谓“买不到”的妹子,也就大部分的因为太孤芳自赏了吧。

朋友B: 她自己把自己置于可以买的位置,仅仅是买不到(姑且算比凡夫俗子稍稍高一点),其自夸的水平如此,可以看出其层次也不高。一般洪钟无声,满瓶不响,好女孩是不会做这么无聊的夸耀的。

朋友A: 不过你不觉得这种自夸很奇怪么。。买不到。。买不到的哦亲。。说的好像妹纸就可以在淘宝上买一样。。真可以买啊,那就来一打!多加点芥末!

————————————————————————

我只想说,这不过是你选的生活方式。别自以为高人一等,我倒不认为作者说的妹子不是所谓的好妹子,这样的妹子当然有身上的闪光点,只是这样的生活方式并没有高人一等。这个世界上大部分的平凡人,也活的很精彩。就算我也希望找个人陪我爬山打洞,更多的时候,我还是希望有个人陪我在家柴米油盐酱醋茶,生活啊生活,快乐寂寞都是自己说了算的,别太看高自己。

大概就这么个意思。

码字的人和看字的人

不出所料,我看到了一点不让我惊讶的评价。谁又能阻止别人对自己的负面想法呢?这不就跟你永远不知道谁会来访问你的人人页面的时候跟旁边的朋友说;“给你看个sb”之后还来给你留言:“哇你照片真好看!”

只想说,我选择的生活方式是这样而已,有人欣赏有人爱,当然也有人骂咯。super nice有什么好的?让每一个人都喜欢,却没有棱角。码字从来不是生活的全部,写博客只是为了纪录一些无以名状的情绪而已。其实很多“灵感”都来自那些不快乐,但这也是我的快乐。该如何来解释,我的快乐都源于我的不快乐呢?只不过,我的自嘲是我的幽默,我的发泄是我的忧伤,我的感受是我的收获,所以,轮不到别人来嘲笑我。生活早就在另外一些角度给了我答案,码字的人的论调,怎么能要求看字的人都懂呢?很多事情并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或者是你以为的那样。

不了解的事情不要乱下论断,我想这是起码的尊重。当然,这个网络时代,既然你写出来给人看,就不怕被人骂嘛。只不过不巧看到了而已。虽然心里不舒服,但其实觉得可以理解,这样一想,我反而有了一种我“不跟你计较”而产生的arrogant的感觉。其实,这大概是每个码字人的傲娇感,可能反过来也是这样。人家骂你的时候说不定也有这种arrogant的感觉呢。

存在即合理,我把这“践踏”当成最好的“恭维”————不过是为了心理平衡嘛。哎,什么时候我也学会了虚与委蛇了?

总会不知不觉走掉

大半夜的上网,看到消息说一中门口卖杂志的蔡爹走了,感觉带走了很多看杂志的回忆。不知不觉觉得很难过,记得初高中经常在蔡爹那里买杂志,毕业之后就很少回去一中,我甚至想不起上一次跟蔡嗲打招呼是什么时候的事情。翻遍了硬盘,我拍过那么多一中,竟然没有拍过蔡爹跟他的报刊亭。我只找到这张,这是09年陪坦子去围观高考的时候,拍下的蔡爹的报刊亭的一角。高考已经过去六年,那些我们以为永远会在那里不动的东西,也会就这样走掉。

常去蔡嗲那里买杂志。初中的时候,我会看《读者》,青年文摘,微型小说选刊这类的杂志,高一的时候,受到zhun的影响,我偶尔买《人物周刊》,跟van一起看《凤凰》,跟SS一起看《科学世界》,跟Eason一起看《国家地理》什么的。感觉高中的时候有很多时间阅读,那时候每天上的课那么多,却感觉有那么多的时间阅读,看杂志,看小说什么的。想想现在除了电脑我还看过什么?真是过着文盲一样的日子。虽然活在这里确实是文盲般。

今天跟susu聊起高中发生的事情,猛然发现已经是六七年前的事情了。时间走得太快,才发现不知不觉我们已经走了好久,好远。每次面对自己已经22这个事实的时候,就忍不住很难过。总觉得17岁以后的人生就一直在一事无成,看了很多风景,见了很多人,却没有做过一件让自己感到骄傲的事情。每次谈论起曾经,却还是可以泪眼婆娑。那些曾经的美好,念想,感动,难过,似乎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痕迹,只在过去。而这几年我写下了什么,脑子里却一片空白。

也许就是这样,那些你存在的痕迹总是可以让你觉得这个世界一直都在,可其实还是会不知不觉走掉。时间不等人。突然想起今天跟朋友讨论以后回不回国的问题的时候,他突然就问我:“你不回去陪你家里人么?”如果我存心想当一个high mover,那这个问题大概就是我们的致命伤。或者,这个问题应该是每个high mover的致命点。当然想陪啊,可感觉很难。一开始可能是你的选择,到后来就不由得你了。似乎昨儿还跟老友讨论回去的可能性,但不管以后回不回去发展,都要回去好好拍照先。因为那些我们以为永远会在那里不动的东西,也会就这样走掉。而回忆会永存。下次回国,一定好好拍一拍,那些还存的记忆。

刚看人人,有个小学妹转纪念蔡爹的照片的时候,突然加了一句话,“人总是越活越孤独的”。不免又一阵唏嘘。最后,蔡爹安息,一中人永远怀念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附cctv的新闻:

http://news.cntv.cn/2013/01/27/VIDE1359286406353213.shtml

That’s the first time the true story moved me from the CCTV news. This old man, Mr.Cai, who owned a newsstand near my middle school‘s front gate. I used to buy magazines and newspaper from his newsstand. He remembered every student customer’s name, his/her favorite magazines or newspapers. He has served for us for 14 years, watched more than 10,000 students graduating from our middle school, he was not a teacher, but he taught us a lot. When students go to his newsstand to read, he provided free seat, water and snacks for you. Lots of graduates will go back to his newsstand to just say hi to him. We love him. He died from a stroke on Jan 23 2013. Hundreds of students from my middle school attended his funeral, they put flowers, paper-made products, small pieces of paper with love words in front of his newsstand. Rest in piece, farewell, Mr.Cai, we will always remember you.

回忆过去是抵抗世界的方式


这两天遇到一个很爱煽情的p先森。与他的对话总是让我不自觉的想起十几岁的日子。说话方式,暧昧方式,甚至表达方式都是十几岁的孩子的样子。

有些人可能到一定年岁之后就没长过,老活在过去,回忆着当初的感情,保持着那个年龄的赤子之心,追求心中永恒不变的炙热。这些人拒绝长大,享受当一个孩子,他们抵抗这个世界。回忆过去,是他们抵抗世界的方式。

因为这个世界实在是变化太快了,害怕自己有一天变成曾经厌恶的“大人”,害怕自己变得世俗,又实在明白世俗从来都不是一下子将人俘获的,它只是在潜移默化中一点点把一个人侵蚀,所以害怕被侵蚀,而不断抵抗这个世界。

我曾经也是这样。很长的一段时间我无法直视自己已经奔三这个事实,很长一段时间对自己的所有称呼都是孩子,很长一段时间对自己犯下的错误的一切借口都是“我还小”。但特么的呢,后来我终于意识到,已经奔三的人儿了,就不要再纠结于那些有的没的感情小调了。什么年纪就该烦恼什么样子的事,不是么?日子得继续,生命得前进,你再抵抗这个世界依然存在在这里。

回忆过去没什么不对,活在过去就不好了。总得有新的方式表达爱,才可以遇见新的故事,不是么?

走过一城又一城

维也纳
林茨
韦尔斯
米兰
科莫
韦尔巴尼亚
海口
文昌
博鳌
三亚
布拉格
洛杉矶
圣荷西
圣地亚哥
蒙特瑞
三藩
柏林
汉堡
慕尼黑
富森
格兰纳达
马拉加
米加斯
布拉迪斯拉发
香港
广州
内罗毕
纳库鲁
布拉柴
恩凯依
多利奇
黑角
深圳
长沙
株洲
天津
苏州
上海
淮北
徐州
衡山
杭州
南京
重庆
北海
南宁
婺源
南昌
凤凰
中山
佛山
湛江
武汉
济南
青岛
蓟县
桂林
黄姚
乌镇
张家界
西安
延安
深圳
岳阳
丽江
大理
昆明
香格里拉
西双版纳
成都
乐山
黄龙
都江堰
北京

……..

持续更新中…

我以前想写一个关于城市印象的帖子,但发现记忆里关于很多城市的记忆都跟城市本身关系并不大,那么我何时可以可以淡然的看待每个城市里的不同故事呢?记忆是种很奇幻的东西,而每次都有遗憾,那些存在于冥想里的记忆的原色,如同保存在照片里的那些只有自己看得到的影子一样,不是从未存在,而是从未幻灭,却只忠于自己。

可以的话,我还是想为这一系列的地理名称,留下一些属于自己的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