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雨去看海

夕阳还是有点晒

这是一篇拖了俩个多月的更新,几乎每个周末都在想尽办法浪的我,完全没时间码字(借口)。

——————————————————————————

从日落到日出时间转动了世界
也许原地不动也许我们又往前
光阴中的天色变换终于都体会
快或慢的错觉都珍贵

可能一个夏天的防晒,都因为这俩天白擦了。嗯,六月初的某个去看海了。也不算计划了很久,五一之后,我妈的发小叔叔告诉我可以随时借他的车&惠州独家小屋,挨过了一个不愉快的周末,一个画图的周末,和一个无法reunion的周末之后,周末没啥事就决定去了。出发之前俩天,整个广深地区受台风影响在下雨,出发那天突然雨停,我在思考了五十秒后,还是决定毅然开车上路了。心里想的是,即便是大雨倾盆,呆在海边听俩天雨,也许也是不错的体验吧。

那就去吧。

说实话,我本来是没抱什么期望的。毕竟除了海南岛,国内的海以我多年从南到北看海的经验,就那样。可这个小地方居然给了我不少的小小惊喜。

做好决定,拿好车,去机场接M先森,夜里十点。深圳的高速开得我心慌慌。不知道是太久没见恋人还是太久没开车,整个北环大道的四十分钟漫长得像四个小时一样。但还是很喜欢在夜里开车的。倾盆大雨,车水马龙,你可知我在冲向你?

从海湾大桥冲向小区的路有一些崎岖,突然的暴雨有点让我们想起前几年公路旅行的夏天。在海边开车的那几日是晴还是雨?是温暖还是凉快?记忆居然模糊了。可能记得的只是在暴雨的海边,等待雨停的午后里,在车里你说过的那些不算情话的情话。或许还记得,暴雨拍打车窗的声音,以及看不见车外的世界,只看见你的我,那些时刻的心情。

待我们到目的地,已然12点了。海边的楼盘一个接着一个,几乎每一户都是120度观景大阳台,入住率看起来很低,至少从开着的灯就可以判断整个小区入住率了。虽然这小区户型设计得非常S*,但是挨深圳的海边小区大概是不愁卖了吧。太多人热爱买房子这个事情,即便买了不住也不租。

再晚一点,突然雨停。

第二日,起床之后,天空晴朗,晴朗到让你怀疑,前夜是否下过暴雨。内湾的水平静而湛蓝,我在阳光灿烂的大阳台晒了半小时后,饿了。

于是我打开手机……大众点评(没有任何广告的意思)了一下,就决定奔向某个评价超高的海鲜餐馆了。沿海边的小路开了三四公里,到另一处小区里。这大概是一家村民的房子,做了开发商拆迁中坚强的钉子户,于是一家人就在小区中开下了这个三层小洋房般的海鲜餐馆。餐馆性价比超高,还有个上菜计时器,而且亲测银针体质的我也没有拉肚子,可以说是非常完美的一餐,也难怪评价超高。

吃饱喝足,嗯,决定认真去看海了。

于是从担心下雨变成了担心防晒,沙滩过完奔向地图上一个角角落里标注的公园。于是差不多在公园对外售票的最后几秒中,我们买下来当日最后俩张参观券。

没想到,公园居然,美得让人心醉。这个公园对着外海,复杂的海岸线配着激滚的海浪,居然有点像一号公路旁边的Big Sur,完全在意料之外。我拉着M先森在海岸线上边走边拍,说起很多故事。有的时候觉得,时间真是非常魔力,看过那么多海的我,看过那么多海的我们。我无法知道你心里最美的海边是否会有我的身影,我也无法预计哪一次的哪一个海边会在记忆深处停留。当日夕阳美,且行且珍惜。

这篇的插图基本上就来自这个小小角落里的公园。算是躲雨去看海的周末Bonus了,其他的,大概是可以预料到的沙滩啤酒阳光椰子。还值得一说的,是夜里偶遇的捷克小餐馆的正宗捷克猪肘和黑啤,以及一只萌萌哒在吃野草的家兔萌宠的故事。

我本意是给大家写写深圳周边旅行攻略的,可写着写着突然煽情了我也是控制不住。不过如此即兴的我,也就这样好了。如果大家有什么想知道的信息,可以留言问我哈。就酱。

俩个月多之后,又想去看海了,不过更想去吃海鲜和捷克猪肘。

人生总是Fair Enough

把地球45亿年压缩成一天,凌晨4点出现第一批单细胞生物,此后16个小时没有多大进展。直到20:30出现了微生物。20分钟后出现了水母。21:04三叶虫登场,22点左右植物出现在大地上。在一天还剩不足两个小时,第一批陆生动物登场。由于10分钟的好天气,到22:24分,地球上覆盖着石炭纪的大森林,它们的残留物变成了煤。有翼昆虫亮相了。23点刚过,恐龙登上舞台支配世界三刻钟左右。午夜前20分钟它们消失了,哺乳动物时代开始了。人类在午夜前1分17秒出现。—≪万物简史≫

我最近大概真的是太闲了。人一闲起来,就容易开始思考人生的意义。人生总是起起落落,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可好,可坏,但却不要放弃希望。

只是,有的时候悲伤的情绪袭来,连哭都哭不出来,更多的是一种丧失欲望的丧。好像突然一切都不重要了,失去或者拥有,都将是宝贵人生中不可多得的财富。我骗自己这一定是一个糟糕的玩笑,可我也不知道这个糟糕的玩笑会开到何时。我跟自己说,如果真的失去,一定会有巨大的遗憾吧。可是爱过啊,爱过就不遗憾。爱情这么美妙的东西,老天爷给我一次,已经是待我不薄了,可惜我没有珍惜,可惜我没有做好我自己,可惜我让你失望了。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机会成为一个好的爱人,一个好的妻子,一个好的妈妈,如果有,我一定倾尽全力;如果没有,我也感谢上苍曾给我希望和机会。你待我不薄,我无以为报。

在现在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真情,从来不是那么容易遇见的。希望每一个遇见的人,都可以珍惜。不论是爱人的关怀,还是陌生人的爱。这一切都不是那么地理所当然。

前些天独自去看了《无问西东》。居然看到好几次泪水哽咽,想哭。我想大概是因为我这些天的心情本身比较低落,情绪这种东西,就是很容易控制你的《无问西东》主题也很简单,无非是片名所代表的四个字:无问西东。往复杂来说,就是在时代的洪流下,渺小的个人该何去何从?唯有立德立言,无问西东。

我突然意识到,其实一切的导火线还是我,我的价值在哪里,连自己都看不到的时候,又如何相信别人会看到。一个连自己都无法照顾好的人,又如何相信你可以照顾好一个家。这样想来,突然就释然了。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没有人要为你的糟糕负责,除了自己。也没有人应该原谅你的嘴贱,嘴贱是有后果的,而这个后果也许就是失去,也许就无法承担。失去你,我好像终于可以成为我自己。我依附在你身上太久了,我曾经以为这就是一生,却未料到,这可能只是一生中,看似浅薄却深刻无比的一课。活着真难啊。“如果提前了解你所面对的人生,你是否还有勇气前来?”电影的这句对白,是开始也是结束。四个看似毫无关联的故事,串了起来。

最感动的,无非是抗战时期,吴岭澜在云南的山洞外给学生上课。就在这容不下一张书桌的年代,他引用了泰戈尔的诗《爱者之贻》,道出了曾困扰他的问题,以及他的答案,“世界于你而言,无意义无目的,却又充满随心所欲的幻想,但又有谁知,也许就在这闷热令人疲倦的正午,那个陌生人,提着满篮奇妙的货物,路过你的门前,他响亮地叫卖着,你就会从朦胧中惊醒,走出房门,迎接命运的安排。这是泰戈尔的诗。当我在你们这个年纪,有段时间,我远离人群,独自思索,我的人生到底应该怎样度过?某日,我偶然去图书馆,听到泰戈尔的演讲,而陪同在泰戈尔身边的人,是当时最卓越的一群人(即梁思成、林徽因、梁启超、梅贻琦、王国维、徐志摩),这些人站在那里,自信而笃定,那种从容让我十分羡慕。而泰戈尔,正在讲“对自己的真实”有多么重要,那一刻,我从思索生命意义的羞耻感中,释放出来。原来这些卓越的人物,也认为花时间思考这些,谈论这些,是重要的。今天,我把泰戈尔的诗介绍给你们,希望你们在今后的岁月里,不要放弃对生命的思索,对自己的真实。”

考不起清华的我,是不是还有为人类作贡献的价值。是的,我想为人类做点贡献。以前决定念PHD的时候,曾经跟自己说,如果人类的知识范围是一个圆圈,那么我只想在这个圆圈旁边,扩开一个小小的点,一点点就可以。现在依然这样想,只是也许我没有资格在知识这个领域作创造,但我我,创造者的价值,应该不只是现在这样,而应该是内容。是的,我想做有内容的东西,I would prove to myself how precious I am, whether you deny or not. 可惜的是,很多事情是不会朝着你希望/你想/你以为的方向发展的,现实世界太残酷了,多少次我告诉自己其实没有这么糟糕的时候,结果总是更糟糕。求学如此,工作如此,感情亦是如此。我曾经以为我是一个逃兵,可以逃过人间的一切劫难。可长到今天才发现,劫难要来,谁也无法躲避,今天躲避了之后,明日只会死得更惨。学不会劫后重生,只会死得很难看。如果还想留一点优雅,至少强迫自己在不那么难看的时候,就先退一步海阔天空吧,也许还可以以退为进呢。

所以我决定战胜自己,从每一件小事开始。每天完成一件以前的我做不完的事情,每天都比昨天的自己进步一点点。不管怎么说,在任何一件事情上战胜自己的感觉都挺爽的,就像平板支撑撑到全身发抖发热撑到哭,却还是没有放弃的时刻一样。即便我被告知平板支撑对我的小腹没有任何作用,但我依然享受在这件事情上战胜自己本身的感觉。有太多的自己需要战胜了,总不能永远活在十六岁吧。

加油这种词,自己说完都觉得无力。没人会守护你的脆弱和不堪,那就丢掉吧,总比拖累自己强。没有什么全新的自己,但至少有全新的态度。有态度,这件事情本身就挺重要的。

这篇文章写了好多天,中间穿插了一些糟乱的错觉和假象。现在终于又回归了一些正常的状态。我朋友常常说我,活在自己糟糕的假设里,然后再使劲一切努力,让这个糟糕的假设变成现实,再从现实里让自己颓废。大概是时候走出来这糟糕的假设了吧。就像电影里的那些有为青年,真心,真实,正义,无畏,同情。

嗨,人生又不是第一次跌入谷底,我还没有放弃呢。享受了这么久,现在这种情况,也算是Fair Enough了吧。我会Pay back everything的,我从不欠人情。

抄录一些喜欢的台词:

“看到和听到的,经常会令你们沮丧,世俗是这样强大,强大到生不出改变它们的念头来。可是如果有机会提前了解了你们的人生,知道青春也不过只有这些日子,不知你们是否还会在意那些世俗希望你们在意的事情,比如占有多少,才更荣耀,拥有什么,才能被爱。等你们长大,你们会因绿芽冒出土地而喜悦,会对初升的朝阳欢呼跳跃,也会给别人善意和温暖。但是却会在赞美别的生命的同时,常常、甚至永远地忘了自己的珍贵。

愿你在被打击时,记起你的珍贵,抵抗恶意;

愿你在迷茫时,坚信你的珍贵,爱你所爱,行你所行,听从你心,无问西东。”

“占有多少,才更荣耀”,说的是物质攀比;“拥有什么,才能被爱”,说的是相亲条件。电影只是抛砖引玉。当本该心怀天下、大开大合的年轻人们聚集在一起,讨论买房、买车,攀比物质、财富,醉心发财、投机时,不正是被这个时代的世俗裹挟地面目全非嘛?

世俗怎样,并不重要;如何投机,亦无需在意。青春短暂,何苦为世俗所累;书生意气,何妨就意气一回。而最重要的,便是吴岭澜那句“不要放弃对生命的思索,对自己的真实。”

一些

如果说量子纠缠
也存在在人和人之间
那我身体的尘埃
是否也会化成他人的眼泪?

眼泪,是凝结在身体里的尘埃
我穿着你丢失的衣裳
拖着抽筋的双脚走在人行道上

街灯的光蕴由绒边的温柔
急转为荧光般凌厉的线条
芒果树的影子拉长在午后的人行道
我仿佛看到尘埃在进入身体

无声无影无踪无息
但是有胆怯的味道

Hey,别害怕
快让尘埃滚出身体
出汗也罢
落泪也罢

尘埃远走
明晨就可从新来过

余味

“当幸福降临,我隐约觉得自己在承受它,像承受痛苦一样。幸福有时带来的激越心境,让我无所适从,它的消逝又让我恐惧。好像人们总在思考如何获得幸福,却很少考虑怎么感受幸福。我对待幸福的方式,就像一个无知的孩子,存了很久零花钱,终于买来期盼已久的玩具,却在几日后将其束之高阁。”

2018第一次下厨

于我而言,幸福从来就不是一个长久的事情。幸福更多的时候,是某一刻心里的满足感。所以人们常说幸福的时光是短暂的,但幸福的余味可以很长啊。

说实话,我骨子里是一个特别悲观的人。总觉得一切都要做好最坏的打算,但还是要做最好的努力。所以失败也好,失落也罢,往往在他们还没出现的时候我就已经哭得歇斯底里,而当它们真正出现的时候,我却冷漠又冷静得像个没事人。

对,我的悲伤情绪总是在我意料不到的时候袭来。新年了,与M先森一起生活了五日,白天他会出门工作,而我在家等他吃一顿晚饭。这样美好的幸福时刻,于我们来说,不算太日常。今天我做好饭端上桌的时候,自然地拿起了两双筷子,仿佛他下班还会回来吃饭,而已经忘记了他已经远在另外一个城市。可是昨天为他煮的菜,从冰箱里拿出来,放入锅中,烧开,加热,再同样的盘子端上同样的桌子。这份菜香,就是我幸福生活的余味。

床就更不用说了。我喜欢在他离开之后,穿着他穿过的睡衣。因为睡衣会有他身上独特的味道,那份男人香,让我感觉温柔且安心。这份独特的余味,是助我抵御漫漫长夜最重要的东西。可能是这俩天太冷了吧,即便我穿着他的睡衣,闻着枕头和被子上他的味道,却还是难以入睡。

失眠的时候,最容易哭泣。仿佛积攒了好久的高兴,满足,希望,正能量……就这么突然一下全部崩塌,只剩下丧。可每当我丧的时候,我都挺坦然的,大概我明白这个丧丧的我,才是本我吧。我太懂幸福的难能可贵了,而幸福的余味太少了,我需要小心翼翼的感受着它,希望在下次制造幸福之前,这味道不会消失得太快。可它总还是会消失的,想到这个事实,我还是挺丧的。

而且有的时候消失的速度,还挺快的。我总是希望M先森可以多在广州的家里陪我,因为家是最安全的。这个小小的空间,可以最大程度锁住幸福的余味。而我会把M先森的习惯也留在这里,把他最常穿的鞋放在外面,茶杯常泡着一杯热茶,相框里会放满他的照片……这些,都是为了更好的保留,在一起生活的幸福感。只有家可以做到这些。而在其他城市的相聚,不管酒店有多高级,房间有多舒适,那些不属于自己的空间,会让一切的幸福稍纵即逝,从不留余味。

有些时候他太久没有出现在家里,我回来的时候,就找不到这种幸福的余味,即便鞋子照片衣服等一切物质都在。但人的适应能力是极强的。没有余味,偶尔我也可以习惯一个人生活着。适应一个人的生活,就像是找回曾经的自己,那个自由自在不受任何拘束的我。但只要跟他说说话,仿佛他又回到了这个家了。还是要感谢现代生活的便利,我们在不同的城市里下班视频,一起聊天,虽然少了拥抱,但也是另一种形式的在一起。

对,忘了说。拥抱,这是最容易锁住幸福余味的姿势。身体是有记忆的。我记得有个博主说过,“人与人之间身体最高的契合不是性高潮,而是身体只要靠在一起就像那种有做spa的舒适和放松感。”所以身心俱疲时,只要可以拥抱M先森一会儿,我就会觉得精神好很多。拥抱是我最爱的充电方式。而拥抱之后的余味,是身体可以回味最久的,这份拥抱对于彼此的需求,甚至比为爱鼓掌本身还要重要。

一个人住的第九年,我现在只想每可以拥抱你,和你离去后,房间里的余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