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模特是妈妈(三)

启程三亚。

路过博鳌一寺庙,原来海南旅游也符合中国旅行标准:游山玩水看寺庙。传说还是投资多少多少的牛人所建,不知博鳌论坛开在博鳌这种鬼地方到底有什么意义,建这么一大庙我就更不能理解了…

但,屌丝如我,见到佛祖,怎能不拜,来一张立地成佛。

因为博鳌论坛门票太贵,花那么多钱去看人家开会的地方太无聊,遂放弃继续开车往三亚。途中大雨,我的渣技术在此刻就不行了,不得不减慢速度,保证行车安全。大雨完毕后,因为一路路过各种小水湾,我麻麻一直在嚷嚷停车拍照,等到一地儿叫香水湾的地方,似乎天公已经没有继续下雨的迹象,便停车拍照。这是一绝美的海滩啊,旁边是一片没有修好的别墅区,所以没有其他的游客。浅蓝色的海湾和浅黄色的沙子融成一体,好美。

看看那片海。

麻麻都开心得跳了起来,不敢相信,来海岛竟然她这么多年第一次看海(以前的机会都被浪费掉了)…于是就有了接下来这张整个旅途中我最满意的一张抢拍,多么青春靓丽活力无限呐。

当然,此系列大图依然请戳图虫:http://stefana.tuchong.com/3285163/

而后又开过海棠湾,停车不久便直接启程奔赴三亚。入住,酒店确实是美妙的海景房,看到露天泳池的我高兴得几乎忘记了今天开车的累,直接就奔去了。咦?什么?照片?游泳的照片,当然不会发啊,除非哪天我真的减肥成功了。

最美的模特是妈妈(二)

这一天,就是拿起相机,给妈妈拍照。不怕太阳,走起!


此系列大图请戳图虫:http://stefana.tuchong.com/3238128/


此系列大图请戳图虫:http://stefana.tuchong.com/3270915/

然后,麻麻说,胖纸摄影师来拍一个嘛。
我说,不要你对不到焦…接着她抢过相机卡擦卡擦卡…

于是有了这张清晰的屌丝摄影师照,以此纪念海口假日海滩。

最美的模特是妈妈(一)

海岛之旅就是我妈妈的写真之旅,于是第一站就是海口的火山口公园,景点其实就是一普通得再不能普通的公园,火山都几千年前,连影子都看不到,现在看来也不过是一普通的山罢了…

好在妈妈以一清新亮丽的黄裙子亮相我的镜头,拍了好多,喜欢的片儿也好多,就不一一发出来了,
此系列大图请戳图虫:http://stefana.tuchong.com/3238099/

然后呢,因为我妈妈实在不太会拍照,我就实验了几张,就不打算拍而安心给她当摄影师了。

几乎只拍了人物,因为风景实在很一般。但喜欢这一张,普通的石板路,却只有一丝丝绿色隐约可见,这种朦胧的感觉让人心欢喜。

当然,中国的风景区景点,总是不乏一些雷人之物。比如这货,被誉为大地之根…

爬到山顶,所见风景不过如此。

拿个石头自拍个合照吧,还好也是海口最高峰…

然后开车去看了海口最出名的桥,所谓世纪大桥,也不过如此,这张在车上拍的。

在入海处拍到一景。

最后的最后,其实我眼里的最海口,就应该是这样的…

美餐一顿,海岛行第一日结!

香港就是好不一样

第二次离港,红磡站,又上了这样的火车。感谢卷卷和马里奥大哥送我上火车。前一天晚上还跟教授一起去了太平山顶,圆了来香港的目的,可惜太平山顶雾太大,端着相机也什么都拍不到,但教授是个好朋友,认识新盆友,也是一件愉悦的事情。所以爬到太平山顶,只看到一个很无聊的建筑背景图,是香港人的阳台。一看就是亚洲的地方,我好喜欢,不过香港的住宿条件确实太差了,除非你很有钱…那就努力赚钱吧,如果不想生活在小格子里。去年认识的那个人,由于各种各样让我一点办法也没有的原因,已经远离,只是一个人在旺角逛的时候,竟然在想会不会在路上遇见,不过,两个人在路上遇见的可能性,也太微乎其微。但还是喜欢香港,喜欢旺角的市井味儿。

过海关,然后一路奔到了广州东。一顿好吃的肠粉完毕,就又踏上高铁回家了。相比香港,广州似乎有更多熟悉的味道。但香港真的好不一样,文化,饮食,习俗,都保持着香港人独有的特点。广州相比来说就很大陆,中国大陆该有的特色它都有,但还是好喜欢,主要因为美食吧。不知道毕业如果回国,我会不会来这里,或者去香港。但最终,都要是通往”幸福花园”。哈哈,矫情了,上个图,回家的感觉真好。

edited in 2012.8.2

去看我亲爱的Liebskind

为了Liebskind在城大的小房子,我专门坐车前往。约了一个四年未见的豆友管管喝茶,四年前我们在豆瓣的同城活动中认识彼此。那时候我还是一个大二的小妹子,第一次在长沙玩快闪。那时候管管是电视台的实习生,搞了电视台的人来给我们拍照。当时我们都很年轻,活动也不是很成功。但对彼此印象很深刻,这么多年来虽然豆瓣依然在,但却彼此勾搭得很少,直到某日我们再相遇,才发现缘分依然。遇老友的心情是快乐的,现在我依然是苦逼学纸一枚,她已然是气质女老师,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我也走向这条路呢。

咖啡喝完,沿着管老师的指向,一路攀登城大的路,到顶一眼就看到Liebskind这栋Creative Media Centre,还真是Liebskind啊。看图的时候还没觉得,进去晃荡了一圈,发现太Liebskind了,几乎所有Liebskind的房子都是这个风格的。但这样的房子放在中规中矩的香港城市大学校园,也还是创意新颖,适合这个creative centre的名号。内部空间一共九层,我竟然就这么爬到了顶,不知道是我长得太像学生,我每个房间晃过去没有遭受到任何阻拦。不过Liebskind的内部空间逛起来感觉我看过的两个犹太人博物馆相比也没有什么太多的不一样,简单的线条切割的空间,灯光和内部装饰都与建筑整体相配,虽然说都一样,但我还是好喜欢呐。有机会一定去Liebskind的事务所实习,如果他要我的话..话说最近的慕尼黑就有一个..

上两个图,苦逼的定焦拍建筑,只能拍这样的内部空间。建筑到底长什么样,感兴趣的自行百度。我更喜欢内部空间,可惜没看到花园。

然后我一个人在这房子里转了2个小时之后,忍不住开始思考人生起来(因为实在没什么别的好思考的)。看楼下的小朋友打篮球,看办公室里的人们辛苦工作,再看看门的大哥昏昏欲睡,还有我这个没事做的拍照档,突然觉得众生百态,其实一个楼里就可以体现了。这个世界有的时候未免也太相似了。然后无聊起来玩自拍,拍了大概十来张,就这张成功。请不要喷,我知道我是一枚胖纸。

但怎么说,有机会徜徉在我喜欢的建筑师的作品里,还可以无聊到玩自拍,尽情享受他设计的空间,与大师亲密接触,这不也是一种小小的幸福么,就让我来BSO一次吧,希望下次去的时候,我变成了个瘦子。

如果走得太快,你就是一个虚幻的影子

睡醒,又是独行的一天,因为是周日,卷上午没法去图书馆,便在家陪我睡到午后。直到肚子嗡嗡作响,才想起是否该从床上爬起来去进行今天的活动。

约朋友下午逛港大,想去膜拜下香港大学建筑的设计,思婷的小学弟SC很有爱,广东男生,瘦瘦高高,黑框眼镜。带我去看Master的Degree show,还看到学长女朋友的毕业设计,嗨,这个世界总是太小,这个圈子也就更小了。总是朋友的朋友,熟人的熟人,再想起我现在不太喜欢的助教要去给我AASH最喜欢的老师一起工作,便又觉得,真小!可惜牛人都是相互认识的,我已经得罪一个了,不要得罪太多了…orz港大设计图美模型美,建筑系的设计展就是各种神奇的组合秀,有人草图放上去,有人放着无数个精致的草模,有人放着各种手绘效果图,还有人搬来一个油画架画着个油画效果图,真是应有尽有。很喜欢这样的设计,要是可以重新读一次本科,大概我也会选择这里。SC同学说,这里就是太快了,一切都来得很快,第一年第二年第三年,每年学的速度都太快太炫,但不如欧洲扎实。可我一想我的studio如此不欧洲,还是不做评价了。现在的感觉就是,你一路走下去,走得下去就好,不需要想太多,那些事情都会自然而然的到来的。最后,上个图做总结,美丽的港大和感谢SC小朋友的导游和款待。

参观毕港大,一车搭回红磡,跟卷儿吃晚饭。港理工附近也有好多好吃的,吃完逛了个SHOPPING MALL,完成代购任务,卷儿回图书馆写论文,我继续一个人游荡,从理工走到尖东地铁,又走到了维多利亚港口。和前天一样,今天就自己逛吧。一个人走路,比较喜欢观察别人。在维港不带三脚架拍夜景,确实是一件挺折腾人的活儿。还好到处都有栏杆,旁边路过三个说广东话也带着相机和三脚架的小男生,心里犹豫多时要不要去搭讪借个脚架,但想想我是一个人来搞艺术创作的呐(对天长笑三声),还是孤独些好(其实是不好意思先开口找男生搭讪罢了)。于是我一个人在栏杆上孤独的长曝光,就有了下面这张。

这张给我的感觉就是这个标题,如果走得太快,你就是一个虚幻的影子。30s的长曝光里,没有行人,只有坐着喝茶喝酒的人们,当然还有一个不知道为何站着没动的人。我想是因为他走得足够慢,偶尔驻足在此,人家才看得到,记得住。

遂又想起认识的某个香港人,在我的生命里来了又走,走得太快,也就是一个虚幻的影子了。

有情世界


看豆瓣同城的香港,看到有丰子恺漫画的展览,遂心欢喜前往。

丰子恺,最初看到这个名字,印象停留在建筑评论的书架里那本《丰子恺谈建筑》,导致好长一段时间里以为这只是个写写散文写写评论的作家,直到偶然的机会看到那本《丰子恺漫画选》,才知道原来丰子恺先生是中国第一位漫画家。以下可欧资料来自百度百科:丰子恺,浙江崇德(今桐乡)人。我国现代画家、散文家、美术教育家、音乐教育家、漫画家和翻译家,是一位卓有成就的文艺大师。他的文章风格雍容恬静,漫画多以儿童作为题材,幽默风趣,反映社会现象。


香港艺术馆,第二次来到这里。上一次只是匆匆路过,并未进去。这一次好生在这看了看这建筑,还有老先生的作品。这建筑是八十年代后期的产物,搞笑的是,还曾经被Virtual Tourist评为全球最丑十大建筑之一。作为一个不太专业的建筑系学生,并不觉得这艺术馆有多丑,从各方面来看,它不过是一个普通不过的展馆,方圆堆砌得很对称,我倒觉得有博塔风范儿(玩笑话)。新修的楼梯还不错,

说起丰子恺先生的作品,确实让人看得身心愉快。一开始想找audio guide,发现在HK英文果然比普通话好用,在粤语的世界里荡漾起来还真是有难度的。丰子恺先生的作品这次“人间情味”专题展分为很多个不同的部分,印象最深刻的莫属童趣部分。丰子恺先生表现童趣真是有独特的观察力。我们在这些画中看到童趣、童真、童心,但如果仅仅只是从这样的一面去理解丰子恺对儿童的爱,那也不够准确。他的画于你,就感觉像是在街上碰到天真可爱的小孩子,忍不住要看多几眼一样,自古咏儿诗词文章多不可数,然而,丰子恺拥抱儿童的一切,如此彻底的儿童观,却要比他的漫画先驱角色更前进,具备一个超越时代的野视。回来了解到,丰子恺先生在其23岁的时候,就第一次做了父亲,于是丰子恺对儿童的了解,来自亲身的体会,他曾写过,由于家中孩子渐多,帮手少,他必须在教课之外照管孩子,「常常抱孩子,喂孩子吃食,替孩子包尿布,唱小曲逗孩子睡觉,描图画引孩子笑乐……我非常亲近他们,常常和他们共同生活。」由此,他深深体会到孩子的心理,并设身处地地体验孩子的生活,体会到儿童世界与成人世界的截然不同。再去了解,丰子恺先生在上海的故居已经变成博物馆,有机会希望去参观一下,才知道丰子恺先生的确是一位非常成功的教育者,不仅仅是教书育人,而是用作品深入人心。不但学生,连黄包车车夫、平民百姓都喜欢,就算到现在,我这个年纪的人看了他的漫画,也很感动。这才是伟大的漫画家吧。有机会,入几本先生的作品漫画慢慢品读。


看过展出来,又看到维港。从艺术馆的作品透过去看维港,总感觉比较穿越。我想香港的美丽就在于此,是一座现代化却有文化,而且尊重文化的城市。当然,对于我这么一个吃货来说,如果有一天我要选择在香港生活,那最大的诱惑一定是因为它有很多好吃的…看过维港,坐车回到卷儿家,下午陪她去参加第二轮的工作面试。这才是现实的香港漂生活,你需要为自己找一个位置。这个位置才决定你的去留。


最后来一朵花,愿每天,都如夏花灿烂。

开空调睡觉的日子又来了

香港好热。

一出机场,一股潮湿而闷热的空气袭来,感觉在飞机上的时候,全身上下的细胞还蜷缩在维也纳那不出汗的夏日空气里没有醒来,这下,被这股空气一冲击,突然浑身一颤,细胞苏醒,毛细孔扩张,呼吸急促,这一切像是身体在告诉自己,我回来了。

香港第二面,应该不能说是回来。虽然是特别行政区,但毕竟还是回归了祖国的怀抱,穿梭在大街小巷,看到熟悉而略带陌生的繁体字,听到熟悉而破带陌生的广东话,看到亲切又熟悉的钱币标志和数字,吃着车仔面和膏蟹粥,做梦般。

逗留几日呢?心中无定数,不想回家就住院,那再耗几日吧。

苏州游 初感

文&图/Stefana

似乎近几年来,我从未这样喜欢过一个城市。我曾经多次访问杭州,却从未到过苏州。所谓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一直遗憾自己没有完整的感受过。于是在这春日时光里,我终于来到苏州。

最喜欢苏州的地方就是,即便住在城市的正中央,也如同住在乡村一样,小桥、流水、橹声、黑瓦、白墙、黄花,庭院。我想,这些是在其他另外的城市都感受不到的。第一天去,住在卷儿安排好的平江路青旅,躺在床上看着木质漏窗外的风光,听着水声,鸟声,人声,高跟鞋和石板路的摩擦声,突然哪儿都不想去了。

还好,我们的行程很自由,不必赶,不必急。来之前苏州的友人跟我说苏州最多玩三天,但之后我发现,即便让我在这里住上三年,我想我也会心欢喜的。而三天,远远不够。

安定好行李之后,我们来到平江路廊桥旁边的小吃店吃饭。坐在小桥流水的放在旁边,我们享受着这份安然的惬意。早就知道苏州是典型的“小桥、流水、人家”的中国著名古都,也是中国现存最古老的城市,却没想到这份古风古韵在这里保存得这般完好。

喜欢着苏州这份典型江南建筑的悠然。说到建筑,也知是由于南方地形复杂,住宅院落通常很小,所以四周房屋才会显成连成一体的样子。这样更容易适合于南方的气候条件和起伏不平的地形。朋友问我这边算不算是徽派建筑,我说不知。只知南方的房屋的山墙多是形似马头的墙,据说这样高出屋顶的山墙,是为了能起到放火的作用。当然,不可否认的是,这同时也起到了一种非常好的装饰效果。

至于白墙,我想只是为了多多反射自然光的色调吧。南方的城市,大多数都是四季花红柳绿,环境颜色丰富多彩。而民居建筑外墙选用白色,是为了给人清爽的感觉吧。粉墙黛瓦下,穿着彩色旗袍的女子,打着素色的伞,在充斥着花红柳绿的石板路上走过,这是多美的画面。

为何江南如此如此惹人爱,我想就是由于江南有水。而人天性爱水。在江南,轻易见到小河从门前屋后轻轻流过的景致。水围绕着民居,民居因水有了灵气,灵气附身于人,人也因此灵动起来。而水路又是运输的主动脉,所以从古至今,江南的人人们都可以走南闯北,漂洋过海,在别处,开创着新天地。

还未开始逛园林,心就已经倾于苏州了。于是对园林的期盼,便渐渐清晰起来。中国古代文人寄情山水,在绘画上,院体重彩为阳,文人水墨为阴。那传说中的园林到底如何呢?让我静静拭目以待。

你好,帝都

其实我本来是想把日记写在本子上的,可惜我找到了本子找不到笔,我时常相信笔尖永恒,尤其是在电脑充斥的这个浮躁年代,饭否可以瞬间不见,MSN SPACE可以一键删除,那什么可以永恒?即便我的blog是自己独立出来的,但哪天我不交空间费了不也没了么?So,还是笔尖永恒。纸和笔的摩擦留下的印记,即便有天被时间冲刷到没有,你也可以找到它们曾经存在的痕迹。

本来以为这样的沉重心情是因为第一次出门却不是去旅行,可突然想起去年去广州接翻译工作的时候,我也没有这样的沉重心情。估计是翻译跟梦想无关,建筑跟梦想有关。而且在广州的事情我很清楚的知道我要做几天,要怎么做,而不是现在这种在未知的世界里茫茫无知的感觉。所以沉重吧,嘉渊说沉重是因为我变重了,这个妖孽的小男人总是有些很奇妙的理论,却也偶尔给我作为好朋友最给力的抨击和鼓励。不过他没法在帝都接我,还在天堂逍遥着呢。不知道在柳浪闻莺旁住着是什么样的逍遥感觉。

离开长沙的时候想拍夜景的,却发现相机不给力,SD卡出了点小问题,可介于舍不得那里不多的PP,却还舍不得格式化。真是纠结,于是这一趟旅程开始之前没有记录。陈奕迅在NANO里唱沙龙,“每张都罕有/拍下过/记住过/好过拥有/光圈爱漫游/眼睛等色诱/有人性/镜头里总有丰收”,也许这就是我这种量产记录摄影师的心情吧。陈奕迅的歌总是可以在某段时间的某段路程中让我找到合适的心情。于是,不再沉重罢。

也许是坐火车穿越南北东西的经历太多太杂,我已不屑于一路望着窗外看陌生的风景,即便一个人,也不是每次都有心情和兴趣找人搭讪聊天,或者沉溺窗外的风景。上铺总是给一个人出行的我异样的安全感,因为不会有人侵入我这块小小的领地,我是安全的。尤记得第一次一个人旅行的时候还是12岁,也是去帝都,好像也是T2呢,只是后来每次去都不是这个车了。记得十二岁的我一个人睡下铺,睡醒发现有陌生男人坐在我的床头着实让稚嫩的我惊吓了很久。于是后来一个人的旅程即便选择火车也不会选择下铺了,总是觉得下铺就是公共休息地,少了一份private的感觉。时隔八年,我早已不是当年的小P孩,也早已习惯了陌生脸孔的哀愁和笑脸。昨天上车前掐指一算,我竟然是第六次奔赴帝都了,没有陌生感,也不会再在旅途中兴奋的等待了。其实我多希望我是第一次去帝都呐,也许我还会有点兴奋或者高兴的感觉。只是每次去帝都的目的都不一样,但这真是一点儿期盼都没有的第一次。

也许带着梦想上路的感觉太沉重,或者太疲惫。总觉得每个决定带来的改变真的都不易,敢情ETS艰难决定重考GRE,腾讯艰难决定不让有360的用户运行QQ,我也挺艰难的决定去帝都开始下一段的旅程。火车还在轰隆隆的驶着,我从未担心过会在这样的颠簸中睡得不安。也许是我每次都睡得太沉,也许我早已习惯,也许我天生爱这样的颠簸感。

帝都第六面,希望我不会让你们失望,希望我可以带给自己新的希望。

“绚烂如电/虚幻如雾/哀愁和仰慕/游乐人间/活得好谈何容易/拍着照片/一路同步/坦白流露/感情和态度/其实人生并非虚耗/何来尘埃飞舞”

——2010/11/05 10:34 写于接近帝都的T2次6车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