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一个童话故事

今天这个童话故事是关于一个狗王子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帅气的小王子,每天都在草莓园里摘草莓,并不爱与世间的女孩嬉戏玩乐,孤芳自赏地享受着自己的生活。
有一天,一个身着紫衣的女人来到王子的草莓园,偷吃了王子的草莓。王子很生气,在他眼里草莓园如他的天堂,谁也不得入内,更不得偷吃。
于是,王子吩咐侍臣们放出屋里的恶狗,死死追逐这女人。
可他不知,那个身着紫衣的女人,是一个女巫。
于是,女巫下了咒,将王子变成了一只狗,只可惜变不成恶狗,于是王子就变成了一条温顺的小狗。

当然,魔咒是可以被破解的。破解魔咒的唯一办法就是,找到一个心爱的女孩,让她亲吻他,他才能变回人身。
而一旦他负那女孩,离她而去的话,亦或者,那女孩离他而去的话,他又将变回那只温顺的小狗,而只有同一个女孩又回到他身边时,他才能再次变为人身。
当然,后面的事,女巫没有告诉他。

草莓园里没有女孩,无奈,狗王子离开了风景宜人的草莓园,来到了城市。
城市里有各种各样的美丽女孩,她们都很喜欢这只温顺的小狗。
她们给他食物,给他拥抱,给他关怀,却从来没有人给他一个吻。
狗王子一边享受着女孩们的关爱,一边又埋怨自己无法表达自己的无奈。
而女孩,总是走了一个又有下一个,温柔可爱的小狗总是十分惹人心疼。
而狗王子,只是走过一个又一个的城市,努力不懈寻找那个愿意吻他的女孩。

一日,一个受伤的小女孩,在路边,看到了这只的小狗。
那天,她觉得很孤单,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就跑过去跟这只小狗聊了起来。
与其说聊,不如说在在自说自话。
她本觉得,有个这样的听众就刚刚好。
可她突然发现,小狗的眼睛会说话,他似乎听懂了她说的一切。
他虽然什么都没说,却在恰当好的时候轻轻的握住了她的手。
她那一瞬间,心突然被融化,于是吻了过去。

如女巫所言,奇迹在瞬间发生,小狗变回了帅气的王子。
王子说,要爱女孩一生一世,女孩却显得受宠若惊。
女孩说,你太惊艳我太平凡,我们本不是一路。
可王子怎么能让女孩走掉,她是将他解救于生活的人。

她是他的天使,如天使一般的存在。
他那么爱她。

于是王子紧紧追随着女孩,如同那条温顺的小狗,在追随他唯一的主人。
可女孩却受惊吓过度,躲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敢,也不愿意接受狗王子的爱。

女孩说,你现在是王子了,一定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你的,不必迁就于我身边。
而王子却说,是你成全了我,可女孩仍然任性的相信,王子并不属于她。

无奈,王子离开了她。
即便,他那么爱她。

王子自己也没有想到,离开女孩,他竟然又变成了一只小狗。
他痛苦欲死,却接受了命运的安排。
他更疯狂的享受各种各样女孩的恩宠和爱恋。
他甚至已经渐渐开始忘记作为人身的感觉,渐渐忘记那个他爱的女孩。

直到某一天,他们再次相遇。
女孩还认得他的眼睛,即便他又变成了那只温顺的小狗。
而女孩不愿意相信,她觉得不过是碰到了刚好长得相似的小狗。
那个曾经说爱他的王子,一定在别处享受着公主的爱恋。

狗王子呢,以为自己再也不爱,以为自己再也不怀念人身,这一切的以为,却都在遇见女孩的那一刻崩裂。
他仍然那么爱她,那么思念她,那么思念,完整的人生。

他默默的跟着她。
她去哪,他跟到哪。
终于,女孩发现了他的决心。
女孩看着他的眼镜,问他,你真的愿意这样一只跟着我么。
小狗点头。
女孩再问,那你还会变成那个完美的王子么?
小狗摇头。
于是,女孩抱起了这只小狗,开始照顾起了他。
他又开始享受起女孩的爱护,这一次开始不一样,这一次,是他爱的女孩。

城市里有人来人往,灯火阑珊。
女孩带着小狗穿梭在一个又一个的地方。
他们嬉戏,打闹。偶尔,女孩也会跟小狗聊天。
日子就在这样平淡如水的过程里,消耗了一天又一天。

女孩始终没有再吻他。
而狗王子,也开始满足于这样和女孩的相处,他觉得已经足够。
他不再奢求女孩的吻,更不再奢求这个这个吻也许会带来的变化。

女孩也有过一个又一个的恋人,却始终没有和他们相爱过。
因为,从来没有哪一个恋人,如她的小狗一样懂她的话。
她始终不满意那些人,她始终伴随着小狗。

终有一日,女孩觉得自己对小狗的爱已经无法取代了。
他的存在如同她的爱人一样,她突然跟小狗说,我爱你。
狗狗的眼眶湿润了起来,他等待这句话太久。
看到他的眼泪,她突然心里一怔,想起了很久以前吻他的那一夜的奇迹。
于是,她又一次亲吻了他。

奇迹又一次发生了,他再次变回了那个帅气的王子。
不过因为时间的迁移,这一次,王子的脸上有了一些成熟而沧桑的痕迹。

她惊奇了。
他感动了。

他们开始疯狂的亲吻。
他们知道,这亲吻,可以拯救一切。
爱,可以拯救一切。
坚持,可以拯救一切。

而她,完整了他。

我亲爱的包子头小姐

“包子头小姐是个好女孩。”

这十个字我酝酿了一路。脑海内的机械重复让我轻易地接受了她的头变成了包子头这个事实。尽管我一路都反复地想自己为什么我突然发神经把她的长发变成了包子头。为什么要觉得她是个好女孩。

包子头小姐把自己的黄色高领打底T剪成了V领,她说这样她想起了当年热爱服装设计的时光,对,曾经她热爱给自己做衣服。当然还有她的芭比。她的芭比曾经有很多件晚礼服和连衣裙,小时候大家都我玩芭比,别人叫爸爸妈妈给芭比买衣服,她也叫。只是后来爸妈不应她,她想要的得不到,她就会想尽一切办法而不放弃,她从小就这么偏执。于是她开始自己做,习惯了,再大一点她也给自己做。

想起这个事情,包子头小姐开始纠结要不要出门。她穿起刚刚弄好的T,和淘宝上买的廉价小外套,再在镜子前摆弄了一下她的包子头,于是决定出门。她今天打算尝试一下抄一条小近路。路比较曲折,而且没法计量出到底省时间没了。但是包子头小姐走完后还是满心欢喜决定下次出门的时候再走走。

出门之后她才发现没有目的地,包子头小姐在家已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了。于是她决定去买早餐,九点,秋天的上午显得微凉,对于这个不习惯晚起的城市来说并不是太不适合早餐的时间。包子头小姐最近早餐时很喜欢吃柠檬派,于是买了两只柠檬派她开始在校园里闲逛起来。哦,忘了说,包子头小姐家也在一个学校里面,不过不是她念过的学校。走着走着走到了图书馆,包子头小姐带着她的两只柠檬派惊讶的发现有人在图书馆前的阶梯晨读,这对于这个以体育著称的校园是件很神奇的事情,包子头小姐不禁感慨起来:果然哪里都有好学生。女孩子晨读戴着耳机很忘我。包子头小姐就一边啃着柠檬派一边将女孩读错的英文单词一个个的纠正。当然女孩听不到。

早餐毕,太阳渐渐出来了,于是包子头小姐决定是时候结束游荡回家。她选了一本专业书,中英文对照版本,她发现念多了英文对中文的理解能力竟然下降,于是索性只看英文。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呢?要是以后真的去了一个只说英文的地方会不会很寂寞呢?当然这暂时只是幻想。包子头小姐就是这么一个喜欢幻想的好女孩,一天当中很多的时间,就这么想着想着,也就过去了。

到中午了,包子头小姐开始思考午饭吃什么。冰箱里的原料渐少,她已经很多天没有出去采购了。她想起妈妈说下周就出差回来了,就开始犯懒自己打发自己。其实她听热爱厨艺的,一直声称自己是超级大厨。但她做吃的的确不错呢,有的时候家里来客人妈妈还会叫她来主锅。每次妈妈担心她这么爱折腾以后会嫁不出去的时候,包子头小姐就会驳击妈妈说,她这么个超级大厨,又这么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怎么都会有人要的。嘿,这样听上去她是不是有点阿Q。包子头小姐的爱情理论是,二十岁以前可以玩恋爱游戏,二十岁以后不再在游戏上浪费她热爱生活的时间。有这个时间不如去研究几个点心吃,她想着想着,就走进了厨房。她一个人的时候,老爱打发自己的胃。于是她拿起了鸡蛋,葱花,和辣椒,炒饭吧,最简单。

做完了,黄色鸡蛋,白色米饭,红色辣椒,绿色葱花。她做的吃的总是卖相很好。理论上,这个时候的她会抱着炒饭走到电脑面前,边看键盘边吃。可她突然觉得一个人吃饭有点寂寞,于是决定换地方。

她带着她的炒饭来到了学生食堂。这里的学生,她一个都不认识。大家都吃食堂的盘子里的东西,她抱着自己的荷叶碗,显得有点特殊。但是包子头小姐惊奇的发现,她对面的对面那张桌子有个女孩子和她一样。一个人坐在那里安静的缓慢的吃着自己饭盒里的东西。包子头小姐觉得她应该是很讲究卫生才这样的,于是她就开始很自然地一边吃饭一边看着那女孩吃饭。她和那女孩之间隔着一张桌子,桌子很脏,很多情侣,或者一个人的人,经过了,觉得脏了,就走了。

包子头小姐忽然觉得很多人说自己喜欢孤独能耐得住寂寞,原来都是骗人的。再爱好寂寞的人都是靠观察窥探别人的生活而存活的。于是包子头小姐和对面那女孩相互迁就着速度继续吃饭。中间一直没人。后来当她们俩都快吃完的时候那桌子也有人愿意坐下来了。

后来包子头小姐吃完了,就应该回家了。她走的时候经过了女孩的身边。

回家之后,她给自己的这一天拍了一张照片,她惊讶的发现把腿伸直在墙前会显得自己很高,于是乎她很满意今天的纪念。突然间包子头小姐又想起刚刚食堂里的那个女孩,她经过她什么的时候,她的饭盒里还有一小勺饭。

生活在继续,包子头小姐终于想起,下午还有工作要做。

【行走中国】番外 没想好名字的故事

这只是一个故事,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这个故事我还没有想好什么名字,如果你想到,可以告诉我。

……………………………我是矫情的分界线…………………………

她说:她想当沙发客,住陌生的房子,和陌生人相爱。
可是她不够勇敢,陌生,总是让她害怕。
于是,她虽然常常旅行,却一直孤单的住着各种连锁酒店。

他说:他想要一台相机,拍下喜欢的景物,和喜欢的人物。
可是他不够大方,喜欢,总是让他害羞。
于是,他虽然常常拍照,却一直只是不波不澜的拍摄着生活。

这一天,她来到他的城市旅行。


这是他为她拍的第一张照片,在南京的中山陵底下。
她说她喜欢这样的楼梯,在阳光下绽放的规则构筑物,总是让她觉得很肃穆。

于是她微微低头笑,他拍下了这样的面容。
好像突然那么一瞬间,他觉得相机和手指默契了起来。
难道这就是拍摄喜欢的东西的神奇魔力么?
想到这里,他摇了摇头。

他告诉她,小时候他常常和父亲一起来这里锻炼。
他说,父亲是个严肃的人,总是规定年幼的他得在多久多久之内走完这392级台阶。
于是她问他,是不是每一次你来这里都有一种要努力的欲望呢?
他说是,她就提议道,那我们来比赛吧,努力走,看谁先走完。

于是二十分钟在楼梯上的奔波,让他们汗流浃背。
她很开心,她说,我喜欢这样努力的感觉,可以让我知道,我一直很坚强的在路上。
他却遗憾,沉重的相机包成为了这样奔波的负担,遗憾的是他没有再次感受手指和快门默契的机会。


他对她说,我们去找个地方休息吧。
于是他们来到了紫金山脚下的音乐台。

这真是一个美好的地方,漫天的鸽子,在绿色的大地上飞舞。
她突然说她想喂鸽子,他就去为他买鸽子饲料。

在这个时间的间隙中,她玩起了他的相机。
一下子就上瘾了,他突然相机不离手,不愿意再还给他。

他当然不干。
好不容易让自己的手指和快门产生了如此难得的默契,自然不愿意轻易放手这默契。
于是递给她鸽子饲料,鼓捣着她去喂鸽子。

她接过饲料,还没开始喂,就已经被蜂拥而至的白鸽吓到。
她只敢蹲在那里,往远远的地方扔饲料,然后再远远的看着鸽子。

他突然觉得她害怕的样子很可人,于是手指和快门之间再次找到了默契。


喂鸽子让她害怕,于是她还是决定拍照。
她把饲料扔给了他,就再次开始玩起他的相机了。

他对她这样闹腾的女孩,也只能表示无奈。
于是甘心当起了她的模特,也甘心当起了鸽子饲养员。

他对鸽子好像有着天生的亲和力,总是可以很从容地对待这样一大群白鸽。
他被鸽子围在中间,各种不同位置发放着饲料,鸽子们都很喜欢他。

她也开心的按着快门,拍下了很多他和鸽子的身影。
这一张,是最后一张他和鸽子的照片。

因为饲料已经喂完,这只亲爱的白鸽却还不肯离开他。
于是他把手伸出去,示意它,离开这里,远处有更遥远更美好的天空。


她突然提议,我们一起拍个照吧。
于是她将相机架起,然后和他一起微笑。

可是不知他是太淡然还是太害羞,他始终没有微笑。
拍了一张又一张,每一张都是她的笑脸和他平淡的面容。

在第七次失败之后,她突然生气了。
她生气的原因,也许有很多,但导火索,一定是他不笑吧。

他一定很不喜欢我,她想。
突然间他们都沉默了,她的生气让他手足无措,他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她想起。
当她一个人时,她会架起自己的相机,拍下自己闪耀的笑容。
可是现在两个人,她架起他的相机,却拍不到两个人的笑容。

于是,她突然疲倦于这样的两个人的旅行了。
她翻出了包里自己的相机,然后对他说了再见,就消失不见了。


剩下他一个,还坐在他们刚刚拍照的地方。
他好像还没有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她离开了这里。

她离开的时候,除了再见什么也没有说。
他看着音乐台这熟悉的景致,摸了摸自己的相机,摇摇头。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笑。

应该是开心的啊,他对自己很不解。
于是他又把相机放回了刚刚她夹的地方,他想给自己拍一张带着笑脸的照片。

可拍着拍着,在等待的那10S中,他突然又笑不起来了。
他突然转过对着相机的脸,看着远方飞着的那只白鸽。

会不会是刚刚我认识的那只呢?
下一次我到这里来的时候,它还会记得我么?

想着想着,10S到了,于是快门自动记住了这一瞬间的他。


她又开始一个人旅行了,她还是愈发习惯这样的方式。
她到一处美丽的地方,夹好相机,等待10S,然后留下自己的面容。

离开他,离开音乐台之后,她突然好像找回了自己一样。
她很开心,于是想起朋友推荐的另外一处美好的经典,总统府。

朋友以前告诉她,那里的建筑中西结合,很适合拍照。
于是她走到这样的竹幕前,给今天的自己留下了纪念。

她一个人边走边拍,她高兴得,快要忘记了他。
当然,她在忘记之前,已经原谅。


她不知道,执念的他,这一次不肯再放弃快门和手指的默契。
于是他跟随着她也来到了总统府,并不是巧合,她曾经把行程告诉了他。

她突然看到了他的背影。
在阁楼的光影下,他单薄的背影突然显得异样的美丽。
她忍不住拿起相机,对着阳光和他的背影拍下了这张。

他其实正在寻找她。
他以为站得高一点,也许可以鸟瞰整个院子,也许可以更快找到她。
这一瞬间他被快门的声音惊觉,于是他转过身。

他看到了她。
四目相对。


她原本就已经原谅了他。
所以,他的突然出现,让她觉得惊喜而意外。

他对她微笑起来。
她发现他笑起来的样子很可爱很小孩子气。

他开口说,我还可以跟你一起走完今天的行程么?
她没有再拒绝,而是开心地和他还有他的相机玩起了快门游戏。

他们走过了总统府一个又一个美丽的地方。
拍下了她和他一张又一张的笑脸。

拍这一张的时候,是因为她突然幸福地在想:
两个人的旅行好像比一个人更快乐,那下一次旅行是否也可以和他一起呢?

所以,看故事的你,有没有在她幸福的脸上,看到那一丝小小的疑惑呢?

…………………………………………………………

照片里的主角,不是故事的主角。
配图只是因为想让故事更好看。
于是感谢照片里的女主角——我自己,男主角——Mason。
我们一不小心,在这样的旅行里,用照片演绎了这样一个美好的故事。

你说木槿是沙漠玫瑰,我只知道木槿有夏天的味道

我总是对着楼下的木槿念念不忘。

夏天的时候,我常常穿短裙。黑的,白的,蓝的,花的,看着盛开的木槿,我想起我的裙可能跟木槿花的数量一样多了。一下子,又突然想起以前的自己是那么讨厌裙子这样的物品来着,后来,只是因为你喜欢,再后来,我开始习惯。

好多事儿都是这样的。你的喜欢,变成我常常的习惯,我的喜欢,又去了哪儿找不到路回来。你说你担心,我太迁就你。我说不怕。其实我是怕的,我担心,时间长了,被你的习惯代替的那些我的喜欢,正是你喜欢我的最初。

可是时间已经不在最初了,我们都已习惯。

楼下的街道木槿开得绚烂,总是提醒着我,又一年。记得去年这个时间我刚刚搬到这个街道,古老的房子让我觉得这个街区太过陈腐。还好有木槿,就是这株木槿,让我嗅出夏天的味道,新鲜的味道。这就是为什么,我老爱站在这株木槿下,抬起头,嗅着它的味道儿,因为我觉得那是新鲜的味道儿。

Heaven in flowers,是你说的,一花一天堂。我喜欢这一句,你说的时候,肯定猜不到我喜欢它。好多事情,你都猜不到。或者,你根本没有心思去猜想,不像我。我老喜欢琢磨你的字里行间到底在表述着什么,其实结果往往是你什么都没表达,而我凭空琢磨出一大堆有的没有嘻嘻囔囔的感慨。谁叫你不喜欢告诉我,我又那么想知道。除了猜想,我也没有其他的办法。虽然我知道,这不是个多好的办法。

我喜欢你好多细微的小瞬间儿,你肯定也不知道。有的时候画面比文字更加真实,因为很难在一个画面里隐藏什么。那些哭着的,笑着的,伤心的,开心的小瞬间儿的画面,全都是真实的。真实到我一点儿小脑筋也不要动,就知道你开心不开心。因为看不到新的画面,所以以前的那些,老在我的脑子里转悠来着,这事儿你肯定也不知道。

不知道你脑筋里是不是有时候也会转悠我的话,或者我的画面。

我又把头发编起来了,虽然你喜欢我披着的半场不短的发,可是我妈不喜欢,我妈更喜欢我精炼的样子。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我提到这株小木槿,还有它的味道儿。你说木槿是沙漠玫瑰,我只知道木槿有夏天的味道。

你就是我的风景【一】

“有打火机么?”突然她转过身来,问你。
“噢,有”你在想,为何她的声音又可以如此轻盈。
“借一下,你来一支么?”她淡淡地问着。
“噢,不必了,我不抽烟。”你答道。她一定奇怪你不抽烟,身上为何带着打火机。

你以为对话会继续的,可以聊聊彼此,解除一些旅途里不快的情绪。可是她借了打火机之后迅速的又转过身去独自抽烟了,丝毫没有把你放在眼睛里的样子。你不免有些失望。

这真是傲慢的女人。你想。

傲慢的女人是可怕的,就这么一个小小的瞬间,你的头脑里就闪现出一个女人。是小七么?你以为是女友小七。待看清脑子里的那人,才发现是个叫小韭的女人。噢,小韭,原来你从来没有忘记过她。

你突然想起那年夏天你送给小韭的银戒指,似乎跟眼前这个女人手上的Fendi有些相似。或者,你眼中女人的饰物,从来都是一样的。于是在火车有节奏的颠簸声中,你回忆起了那个叫小韭的女孩。

你记得,小韭是狂热的饰物爱好者,喜欢收集各种各样的项链。她最大的梦想就是有一天自己有一个工厂可以生产她设计的项链。

“你喜欢stefana的项链么?”小韭一连憧憬地问。(注:非作者私心,的确存在这样的品牌。)
“没听过。”你漫不经心的答着,你不明白为什么女人总可以记住这么多的品牌名称。
“是一个意大利的品牌,专门设计结婚首饰的,设计的作品都超级浪漫。”小韭兴致盎然的描述着。
“噢。”你还是这样的不紧不慢,漫不经心地回应着。
也许正是由于这样的漫不经心,所以小韭才离开你的吧。

你回过头,再瞟了一眼她手指上的Fendi,她还在抽着烟。

小韭很不喜欢抽烟的男人。
你记得,那年学校的林荫大道上的玉兰开着花,你在这里下过承诺。
小韭这个可爱的女孩,拿着一堆“好好老公指南”,一条一条在你的脑袋上敲来敲去。
“好好老公指南之十八:在老婆面前不准抽烟,抽烟不仅对自己身体有害,还对吸二手烟的老婆毒害最大。”小韭指着你的脑袋,在一条一条读着。你并不觉得,这些东西有什么存在意义,只是小韭这么乐衷,你也不好打扰她的兴致。于是一条一条的听着,一直在不断地点头。
你记得有一条是,每年春天一起放风筝。可是你想不起来,你曾经带小韭去放过风筝。
“哎。”你叹了口气,小韭世界里的东西,太温暖了。

温暖到揪心。

离开小韭有一些时候了,你却还保持着那份单纯的习惯。
只是,再也没有机会带小韭去放风筝了吧。
只是,要不是小韭,也许你也早就开始抽烟了吧。

想起小韭,你总是有一些愧疚的心情的。
你记得她说饰品的美好心情,可是却记不得离开她的时候的那份心情了。
“哎。”也许时过境迁,她早就把你忘了吧。希望她已经忘了你。你这样想着,接着叹了口气。

有些人,有些事情,总是在心里沉淀的时间愈久,反而愈清晰。
你突然想起,小韭,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让你掉过眼泪的女孩。
一向自视哭点很高的你,竟然为一个女生掉过眼泪,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那一次你发狠的回忆了小韭的好,眼泪就像是回忆唯一的言语般思念之花未开放就凋零。
你记得你躲在被子里发狠的哭,你记得你想到再也见不到小韭的心情,至今还隐隐痛。

这些年多风雨经过,看得越多就越冷静。
只怪当时的爱情太年轻,一声道歉就可以结束。是你的辜负,你无权责备。
你在小韭离开以后你再也没有联系过她,你以为任性地放在心里就可以忘却的结局。
这些,都是久远的记忆了。
有些人,匆匆离开悠悠的人生,落魄无比。有些人,华丽高调的进入,姿态昂扬。离开的,记住了。到来的,遗忘了。
也许这就是一场皆大欢喜的戏,只是看戏的你,突然心情灰暗,眼睛酸涩。

突然她又哼起了那首歌。

一路过很多城市,一路看很多人群,匆匆忙忙的在行程里睡了又醒,飘忽不定,这也是一种麻痹。
直到我看到了你,莽莽撞撞靠近,每一个细节都牵引我放下行李,让心自然的休息。
你就是我的风景,云高风清,不走下去,停在这里,视线里都是你,全部是你微笑的表情。
爱让悬崖变平地,生出森林,一整片的森林,你在树荫里,复杂的生命,因为有你,我一层透明。

小韭,是你的风景么,你问自己。
“哎。”要的话,也是逝去的风景了吧。

你已经想不起来,这是今天的第几声叹气了。

她删掉了照片,把这一切当成一场浮夸

TJ CJ

有人问我我就会讲但是无人来
我期待到无奈有话要讲得不到装载
我的心情犹像樽盖等被揭开
咀巴却在养青苔
人潮内愈文静愈变得不受理睬
自己要搞出意外
像突然地高歌
任何地方也像开四面台着
最闪的衫扮十分感慨
有人来拍照要记住插袋
你当我是浮夸吧
夸张只因我很怕
似木头似石头的话得到注意吗
其实怕被忘记至放大来演吧
很不安怎去优雅
世上还赞颂沉默吗不够爆炸
怎麽有话题让我夸做大娱乐家
那年十八母校舞会
站着如喽罗
那时候我含泪发誓各位
必须看到我
在世间平凡又普通的路太多
屋村你住哪一座
情爱中工作中受过的忽视太多
自尊已饱经跌堕
重视能治肚饿
末曾获得过便知我为何
大动作很多犯下这些错
搏人们看看我算病态麽
幸运儿并不多
若然未当过就知我为何
用十倍苦心做突出一个
正常人够我富议论性麽
你叫我做浮夸吧
加几声嘘声也不怕
我在场有闷场的话表演你看吗
够歇斯底里吗以眼泪淋花吧
一心只想你惊讶
我旧时似未存在吗加重注码
青筋也现形话我知现在存在吗
凝视我别再只看天花
我非你杯茶也可尽情地喝吧
别遗忘有人在为你声沙

“后悔的不会是我。”最后她说。
只是想起手机里存的那些东西,删又舍不得删总是有些烦恼。
“也许需要去刷一次机了。”突然她这样干脆的说。

这只是故事的最后一个片段。

当冬天的气息开始侵袭这座南方的城市的时候,她裹起了去年秋天在漓江买的碎花围巾,给他写了最后的留言。
这一次,是她下定决心结束和他的故事。
没有很多的情节,这不过一个平凡而平凡,普通而普通的所谓一见钟情的故事。
她曾经是态度卑微的女主角,可惜故事的时态已经是过去时。

夜的气息有点严重,人总是忍不住在这样的时刻里跟回忆纠缠。
想起她就这样远离他而去,她的心里多少还是堵着些什么,虽然他的心早已离开。
“有回忆的日子真是辛苦。”她泡起一杯Maxim,又突然想起了去年的秋天在漓江的时刻。
去年秋天的故事里没有他,他不过陪伴了她一整个夏天而已。

是该开始最后一次回忆他么?可是她害怕掉眼泪。
人在黑夜,便是在一个隐秘的时间里,可以用瞬间来完成想象的爱情。
即便这样自由的爱已经离去,或者从来不再。
而这时回忆就是一颗很可怕的毒药,让最微小的部分活跃起来,让血液都不自觉地燃烧起来。
当然,也会是泪腺最活跃的时刻。

J县的山顶。
天空蓝到不可思议的美,没有云,山顶有可以摘着吃的红色树果。
他牵着她的手,一直在奔跑。
“对了,你什么时候生日啊?”
“下个月。”
“噢。狮子啊。”
“你呢?”
“过几天啊。我是巨蟹。”
后来他告诉她,因为她问他生日的表情跟动作的可爱,让他喜欢上了她。
是喜欢吧,她始终不确定他是否爱过她,连是否喜欢过,甚至都开始怀疑。
而她,只是一见钟情而已。

一见钟情是可怕的。现在她终于明白了。
人总是不能将自己的臆想埋得太深,不能太相信相信。
她终于明白,她只是用他给的话编制了一个相信的鸿沟,她无法迈过去,所以陷了下去。

T城的摩天轮。
窗外下着雨,摩天轮里的蓝色窗户显得幽静而美好。
他很自然地抱着她。
“这是你第一次在这么高的地方看T城么?”
“是。”
“这是你第一次陪女生坐摩天轮么?”
“是。”
“这是你第一次坐摩天轮么?”
“是。”
“这是你第一次跟女生在T城玩么?”
“是,这是我第一次做这么浪漫的事情。”
直到现在,她抬头看到摩天轮,还是会想起这个温暖的时刻。
她总是怀疑,他怎么可以做到,第一次,就这么完美。

“你不过遇到了一个没有能力处理爱情的人。”朋友总结说。
可是她并不愿意承认这是他的无能,可是如果是无心,那更可怕。
她是骄傲的女人。骄傲的人什么最重要?对,自尊。
若这一切只是他的无心,那她的骄傲将在他这里一败涂地。

“我有没有和你说过我以前是单身主义者?”
“嗯,说过。”
“我以前是不相信有爱情这种东西存在的,然后有一部电影彻底推翻了我的认识,《不能说的秘密》。”
“不过这部电影把我对爱情的认识推向另一个极端,爱情都是唯美的。我不抱任何希望在现实中去收获这种爱情。这个时候我依然坚持单身。”
“然后?”
“我在想我待会是不是可以收到长篇大论。”
“然后遇见你了,你说这不是真正的一见钟情。但我体会到的一种感觉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送你走之后那两天,我的心里就一种感觉,空荡荡的,心一直往下坠着,感觉就和我看到电影里小雨离开的时候那种感觉一样。之后,很在意你的想法,感受,我第一次会替别人去考虑。你说话的语气轻松了,我感觉也轻松,你的语气一紧,我的心就往下坠。刚你说今天情绪不好,我立马心里就阴了。我从来没有这么在乎一个人,我不知道这能不能称之为爱情,但这已经改变了我的人生观,改变了我对世界的看法,就这几天的经历,已经填补了我生命的一片空白。”

原来她还是给过他爱情的,回忆到这里的时候,她狠狠的松了一口气。
只是有的事情改变得太快,让人措手不及,就像这么简单而且漫不经心的来到,也让人措手不及。

朋友在日志里写到了这样的话:
如果她生日的时候他没有送她礼物,如果他不再时时刻刻想你给她留言,那不是因为他不爱她了。
是时间让一切都归于平淡。他们,什么时候开始过呢。
真是概括得完好。
这就是后来他的骄傲,和她的失败。

人真可怕。
翻出来最初写的字,一定没有勇气承认这是自己写过的话。

“我们不能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样子的事情。未来都是这样的让人手足无措。我原本以为是可以相见不如怀念的。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但是故事却这样发生了,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光里遇见了你,而没有错过。你跟我说,不管怎么说,生活都欠了我们很多,所以我们的心才能走到一起啊,你需要别人的照顾,我会照顾你的。这是我看到最甜蜜的承诺。”

“不知道“20个”的理论对你有什么影响,但对我来说,只有1个,第一个是你,最后一个也是你。以前应该有女人喜欢过我,但我没有确定过。我确定的是我喜欢你,你是the one,让我动了凡心的the one,让我破誓的the one.你说一辈子太飘渺,于是我不要一辈子,我要和你签一份81年的合同。以后你委屈了,郁闷了,生气了,都可以转过身来,我会在你的身后支持你,照顾你。你愿意给我这样的机会么?”

事实总是残忍而悲凉的,一开始的美好,只能是臆想。
“原来爱情最大的功效就是学会了承诺的无效性。”她给她的朋友写了这样一句话。
合同的有效期可以随着甲乙方随意改,承诺可以用一句对不起收回。
“对不起我还是让你失望了。”这是他最后留给她的话。

她试图寻找一些他爱她的证据,可找到却似乎都是臆想。
也许这本是一场关于爱情的臆想而已,谁想得认真,谁就会失败。
她是认真的人,所以她失败了。

S城的公交车。
公交里总是夹杂着这个城市最混乱而污浊的空气,总是很挤。
他抓着头顶的扶手,她抓着他的腰。
“这里好多人。”
“嗯啊。宝贝抓好。”
“每次我都是一个人背着一个巨重的电脑包挤这个车。”
“这次我帮你背。”
“以后呢?”
“如果有机会的话。”
真的就再也没有机会了。这样的话她想起来,还是忍不住心寒。
其实他一开始就给自己留下了退去的空间,只是她没有发觉而已。

他来S看望她的时候,不过是1000多个小时以前的事情。
对,她计算了所有的时间,2174个小时,他们在一起的所有时间。
你看,她多么认真,她多么失败。
那时她工作很忙,即便他来看望,她也必须不断的工作着。
事实上,他影响了她的工作,而她却以为这一切都值得。

其实大家都是蛤蟆,在井里遇到了另一只蛤蟆,就以为是自己的公主或者王子。其实不过是一只蛤蟆。井外面的世界。谁都没见过。所以我们还是要好好学习,好好工作。努力跑到井外。然后再编织一个大人的梦。
那个时候她不懂这句话的力量,她以为她已经是大人,懂得分寸,懂得进退,懂得取舍。
事实上,她并没有进化到这个程度。

想到这里,她突然觉得自己已经老了,她想给自己点一根烟,但找不到火源。
这是最恼人的时刻,想做一件事情,却找不到可以开始的机会。
就像她总是想找一些机会来确定他的爱情,他却总是把她马上要说出来的话堵了回去。
他总是这样待他,漫不经心,Don’t Care.

唉唉,算了啊。
她不愿意再想那些让她焦虑的片段了。
她从此不必在为一个漫步尽心的回话而揣摩到身心疲倦了。这也是一种解脱。
算是回归本初。回到最原始的状态是每个人最难做到的事情。

生命,只是一朵小小的跳动的火焰。爱的红旺的炭火。
想抓住一点星光或者磷火,哪怕只是一瞬。想燃烧自己,哪怕最终熄灭。

“好了好了,我不难过了,也许有一天,你看到什么东西,也许是某句我说过的话,也许是某个跟我有些许像的人,也许下一个夏天翻起我送你的衬衫,也许下一次牵着谁的手爬山的时候,如果你还记得任何有我的点滴,我想我一定会窝心的笑的。”
这是她最后写给他的话。

人在黑夜,唯一的使命就是走出黑夜。似乎所有人都要走出去。有的人走得悲壮,有的人走得惬意,有的人走得懵懵懂懂。而这一切,是花落的妖娆,还是日食的残缺?

她听他唱过《浮夸》,现在她想起来,是不是一开始,他就猜透了所有的事情?
这不过是一场骗局,也许作祟者自己也没有意识到,他伤害过她。
算伤害么?若他知道,一定又以为这是她的浮夸。

一个她【八】

我有将近一年的时间没有来写她的故事.可故事还是在继续.

她在品牌店买打折的冬装,因为春节的缘故冬天被拉扯得很长.
她在人挤人的超市买她爱的巧克力和速溶咖啡,鲜少担心她渐增的体重.
她在纷繁的书架前寻觅令她心安的文字,花里胡哨的小说总是可以骗得她的泪水渊源流长.
她在深夜的灯光前用感觉怀旧的本子写着不敢说出口的话语,却总在矛盾要不要给人看.
她在喧哗的公车上电线不断的和冬天咬着耳朵,音量调大的摇滚乐总是可以给她震撼.

她就是这样以她的姿态存在着,从来没有想过这样存在着的理由,这样存在着的意义.

“衣服,断码了啊,有点紧紧的.可三折耶,很划得来,减点肥就刚好了吧.恩.”
“巧克力,真是很长胖耶,妈妈还说喝速熔咖啡长不高,可是很美味耶,就一点点.恩.”
“大地之灯.怎么觉得这文字沧桑得让人不敢猜测作者的年纪,可是看一下也没什么关系吧.恩.”
“又在心里矛盾了一下,是停止,是倒退,还是向前?等等,想想吧,没时间了,那错过了.恩.”
“音乐的声音这么震撼,面前的奶奶听得到么?要不要开小一点呢?诶,不管了.恩”

她就是这样以她的矛盾姿态存在着,混混沌沌,从来不知道要怎么做才好.

“算了吧.”
这是她使用频率颇高的语言.

算了吧,不合适的衣服还是放弃吧,也许有更好的在等着.
算了吧,还是少吃点巧克力和咖啡吧,她真的觉得自己,已经可以了.
算了吧,骗眼泪装深沉的小说还是不要看了吧,不如去做两道题实在.
算了吧,这样矛盾这样在意又有什么结果呢?不如走自己的路无视其他一切吧.
算了吧,她不喜欢也没得办法了,必须相信代沟是真实存在的.

她总是这样用尽她所有的脑细胞,让她的一切古怪都变得有理有据.

她的快乐她的悲伤,从来都只是无关紧要的小情感.
除了与自己有关,与一切其他的生命都无法挂上钩.

如果你看到她,千万不要在意她.
也许忽略是对她最慷慨的方式.

戏剧生活的不同版本

先引用一段话:
想啊想的,觉得时间就是这般“伟大”了。
可以让我喜欢上一个人,又讨厌一个人

这是真理
恩,也许故事有后文,但是结局我们不知
或者会一直很美好,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
或者会就这样糟糕,插曲成了片尾曲

比如,有个故事是
M和CR曾经是很美好的前后桌
然后突然有一天CR不理M了
M曾经很傻的去问为什么,但CR给的理由很荒诞
然后M就放弃了于是开始形同陌路
然后呢
M觉得很不幸的又和CR分到了一个班
M心里一直对CR有阴影,但CR象是什么都没有样
原来CR都不记得了
被问起,CR语:那时候一个傻啊
于是M就寒了,于是CR和M又很美好了
于是又可以一起玩笑一起玩

这个故事是第一种情况,如果很戏剧的话
放到小说里一定会有这样一句台词:那时我们年少无知

比如,还有个故事是
B和X本来也很美好
X会是那种偶尔小恶心一下放大美好的家伙
可是X不知道B厌恶这种美好
于是在X不厌其烦的放大美好的时候
B突然就不理X了
X那个郁闷劲啊心情就是开始引用的那句话
X莫名其妙
X也很傻的去问为什么
B的理由更荒诞,X却一直当真

故事的前半部分相当的相似吧
别急后面不一样

一种结局是
X一直在努力改变,X不甘
一个人好端端的怎么说不理就不理了
可事实就这样,无可奈何也还是这样
于是X也放弃了
于是就这么形同陌路了
没有记忆,美好如同泡沫
B从此消失在X的世界如同X从此消失在B的世界一样
无影无踪,连泡沫也被风干了

这是后一种情况,连片尾曲都省了

另一种结局是
X也什么也不做了,B也什么也不做了
于是就象谁也不认识谁一样
偶尔会有一些触动也是瞬间的事
不会说任何一些太无关紧要的话
有一天突然又什么都没有似的
B告诉X,B对X和原来一样没有改变
X不相信,可X还得相信
X只能选择相信,于是还是好朋友吧
即便没有任何一个言语,X就这样自我安慰

这其实也是后一种情况,只是片尾曲响了很久而已
当然你可以把它看成前一种情况

最荒谬的结局是
X和B行同陌路了很多年
一直到分开,可他们依然觉得彼此
于是他们走到了一起,重新回归了美好

这也是前一种情况,插曲都变得很美好的那种
这是最戏剧化的,我说的
X听了不屑一故:QIE~谁信啊,编故事也要有点水平,这三流小说的结局还是算了吧

最后,X说:都不是这样的,生活比小说更戏剧

别样幻景

说不清是清晨还是黄昏的时间,她随幻影进入了如子宫般静谧的国度,像是一切起源的地方。——起笔

这是一片常绿阔叶林。她穿着如晚宴般隆重的印花丝质及膝大衣以倾城的姿态在这夺人心魄的长日下徘徊。稀薄的金色阳光透过树叶细碎的洒落,脚下黄色的道路是凹凸,她竭尽全力在这保持最完美的姿态行走。——构图

她涂着一种黑色香水,香水很淡。在这林子里掺杂着泥土与绿味的气息。这似乎更像是一种芳香。香味弥散是唯美。她突然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开不了口。她不知为河想说,她发出了一些烟蚜的声音,像是说了一句什么话,没人知道她说了什么话。她想,她知道的那个人,没听见那句话。——结构

一群雁掠过她的头顶上空,击拍翅膀的力汇集了一阵风,吹落了常绿阔叶的木叶。候鸟会不会停留,一生算不算太久,未来有没有尽头,她突然开始思考些这样深沉的问题。她突然怀想起那个人来,那个有着哲学家般面容的人。那人曾说:“云落泪了风会吹干它”。她想那人不曾知道,她的泪连绵不绝,是无法被风干的。突然,她看见雁群排成了书上说的一字,像是老天用浓烈的赭色拉下的界限。——明暗交界线

一堵残缺的石墙,她累了。放下了她奢华的外壳,拉耸着腿坐下。她知道在遥远的地方,通话里的小王子也曾端坐在这样的石墙下。风很大,吹散了她靓丽的秀发。她下意识地裹紧了她的印花丝质及膝大衣。仿佛带着纯洁气息的小王子走出通话坐立在她的身边,她感觉着身边的空气,就像与小王子面面相觑。他们以分钟一分钟地呼吸着比起的气息,同时一公分一公分地丈量着彼此的距离。隔着遥远,隔着忘川。他们在这瞬间,一明一暗,一黑一白,方生方死。于是流光幻影,万般尊崇。——明暗

又是一个瞬间,她起身。冷冷艳艳的春风蚀骨与经经典典的奢华幻影以意味深长的姿态相逢。一公分的距离,一秒钟的时间,这样一亮黑色高级轿车,这般华美的质地,让她的印花丝质及膝大衣一下子找到了归属感。在稍纵即逝的质地下,他们短兵相接,她抚摩着这充满仪式感的轮盘,红尘里的记忆奔流眼底。脚下如草民般实在的凹凸感与真奇迹遇见在这风情万种的亲情面前,她在劫难逃。垂坐在满载幻想的舒适里,她突然感到前坐方向盘上的手指弯曲的程度怎是如此的熟悉,他英俊的脸盘上映出的是 无限拎爱的眼神。两颗寂寞的灵魂从此紧紧相拥。她泪水决提。他轻转为她檫拭湿润的脸盘。她感觉如同坐在白雪公主的鹅绒被,享受被王子吻醒与宠爱的瞬间。——色彩

是的是的,生命永远充满了遗憾。要我们不顾一切地向那尽头奔去。她想着这些,突然唇角的弧度开始上扬,那个人终于没有食言。“云落了风干了会吹干它”她又望了望他哲学家的侧面,轿车驶过的风激起地上落叶飞舞。她身上的黑色香水被阳关折射成了七彩。她发誓再不去走得如此这般决绝。轿车驶出了阔叶林,她轻轻道了声再见,给那静谧的国度,或是给那个走出童话的小王子,或是给她身体里从前那个记住的她呢?我们不得而知了。只听见她有抬头以四十五度的倾角望着天空喃喃地问:候鸟该不该停留?——落笔

有一个光影泻华的瞬间,她走出了幻影,回归了真实。——THE END

愚人的微不足道

她(我们暂且称为女①号)跟着她(我们暂且称为女②号)快步地走着,她们完全不顾身后的他(我们暂且称为男①号).女②坚持要去和什么新开的蛋糕店,女①说她没得选择,男①始终沉默不语.
午后的街道很沉闷,无数粉尘颗粒侵袭污染着,他们奔波于车水马龙的街道.
女①觉得自己很无聊.男①和女②中间那点很微妙的东西弄得男①和女②很尴尬,弄得女①很无聊.其实女①也觉得很尴尬,被夹在中间感觉无法适从.”气氛真TMD诡异.”女①嘀咕着.于是女①试着改变.
“你是要跟她(我们称之为女③)买蛋糕么?”女①问女②.
“是啊.女③说她不舒服估计不会吃东西.”女②道.
“诶,我不舒服的时候没看见过你买蛋糕给我吃咯?!”女①怨到,其实她也是想调侃一下气氛的,可女②却说:
“她(女③)是谁你是谁啊?”
女①便被女②一句话顶回去了.
于是女①便不再言语,女②估计也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就补充一句:”你什么时候有不舒服啊?”
女①仍然没有言语,只是在心里嘀咕了一句,我也是有不舒服的时候的,只是女②不知道罢了.
其实女①的抱怨是没有理由的,她忘了她的微不足道.

女②仍然快步地走着,这时候女①没有跟上去了.
一直在身后的男①开口了,”又是这样,上次也是这样.”
“你应该主动点.”女⑿说罢便暗示男①追上去.
男①没有行动,继续说:”上次女②也是一个人,不,两个人,和女③走在前面.”
女①这次没有说什么,只是继续要男①追上去.
这次男①应允,刚跨步上前到与女②平行的位置的时候,女②便停下来,回头问女①:”你怎么这么慢.?!”
于是女①也追上来.慢慢地就又成了女②一个人走在前面的了.女①又要男①追上去,女②又停下来.这样重复了几次之后,女②忍不住了,斜视着女①说:”你不要这样好不好.?!”
“没怎样啊,我.”女①答得面不改色心不跳.突然女①就想自己果然是和女③不一样的.女③会陪着女②,而女①却只会重复做着令女②不高兴的事情.
可女①也忍不住了,她对女②说:”望着你和男①真是急.你要不就干脆一点.”女①说完看了女②一眼,她没有看清女②的表情,”反正这样是不好的!”女①又说.
女②没有说话.女①接着也觉得不对了.就又补充道,”当然你也可以有你的方式.”

换个话题吧,女①想.于是女①问女②:”女③是不是很八卦啊.?”
“哈哈”,女②爆发出一阵笑声,”她是我妹妹,怎么可能不八卦.?!”女②好象一脸的骄傲.
女①便又觉得不舒服了.女①觉得女②说起女③的神情让她嫉妒.可女①再次忘了她的微不足道.
过马路的时候女②一开始走得很快,走道马路中央了女①见男①还不上去当护花使者,就自己跑了过去.
女①那个时候突然想起了原来她和女②说起的那个关于”安全感”问题.于是女①对女②说:”我觉得我比较像你哥哥,这样你就叫姐姐吧.!”
“滚~~”女②不出意外的说.
又没什么言语了.女①,女②,男①一前一中一后的走着,那姿态仿佛谁也不认识谁似的.

女①再次想换个话题.她一直想和女②说些什么.可每次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女②那表情告诉了女①一些.女①就会想女②从来没有跟自己说过什么,自己为什么要告诉她.于是女①就真的什么都没说.
不过女②开口说话了,”你告诉女④她要看的那部片子女③那里有.”
女①”噢”了一声突然才开始明白自己的微不足道.
女②知道她身边的很多人,可女②不知道女①.
真是微不足道啊,女①想.其实女①想说女②原来也知道女①的,可不知什么时候忘了.
于是女①就觉得自己也不知道女②了.

女①本来是什么都不想说的,可女①忍不住.没办法她就是如此这般的聒噪.
“我已经再也不想找别人借碟看了.”女①说.
女②好象没有听见一样.女①就问:”你就不想知道为什么?”
“反正不干我的事.”女②说.
这话好象把女①一击.”对啊,是不干你什么事.”女①重复了一遍女②的话.其实是干女②的事的,干她和男②的事.男②?女①想了一下这个名字.便又觉得莫名其妙来.关于男②女①到现在还是觉得莫名其妙.
真是莫名其妙,女①想.为什么什么都变了?!女①想男②已经莫名其妙了,真不知道女②有一天会不会.
走着走着女①突然发现原来一直在的那个文具店没了,那个满面笑容的大眼睛阿姨也不见了.女①便突然觉得自己的记忆没了似的.真的什么都变了.

MD不想了,女①真想大叫.
回到教室差点被门上的粉笔刷打到.
“靠.!”女①终于叫了出来.

她忘了今天是愚人节.
我真TMD一愚人啊,女①最后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