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笔记

并不是故意熬夜,而是假装自己已经起床。5:30,收拾完心情,打完电话,便决定开始新的一天。在沉寂的状态里太久,我确实需要新的能量了。第一个改变就是拿起了德语书,想重拾我学过的那么一点点德语。之前声张自己已经放弃德语,回到维也纳几日,又想重拾。总得给自己一点希望,活在这里。读了几句,彻底不记得我之前有学过。果然学了不用就是浪费,今天开始我要每天都说一句新的。才发现billy来探望我那天想努力给房东说明这是我弟弟的时候我费了多大努力,然后发现不过是德语书第一章的内容。这…情何以堪。瞬间又觉得绝望,便想打开电脑码字。果然码字可以让我寻得一些开心,若想有一日转行,我想码农也许也是不错的选择。(不是码代码的,代码太难。)

昨日读到一文,说不要跟消耗你的人打交道,期间提到一个总是在抱怨的例子,便发现,自己已然变成这种让人讨厌的人。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天一同学会跟我说在各种综合因素的考虑下,我是一个为负值的妹子。果然是负能量太多,残害自己,影响别人。虽然,我也曾经消耗在各种奇人奇事上,但那些现在回头看,都是如此不值得一提。

昨夜和在芬兰机场转机的老友发微信,彼此间聊到了不少不多聊的话题。才发现老友其实是一绝世好人,和妹子也终相得益彰,幸福快乐在美帝生活着。彼此聊到生活里遇到的各种奇人奇事,才发现出国之后大家总会碰到一些很奇怪的人,抱怨间只得说自己活得太正常不容易,遂想,也许在别人眼里你也是一朵奇葩,这事儿你永远不会知道。如同你永远不会知道谁来访问你的校内页面,只为跟室友说,我给你看个奇葩。但没关系,每个人自己生活得舒服就行了,不用消耗自己在这样无厘头的世界里太多。

好歹还有老友们,这是最让彼此感觉安稳的存在。几句鼓励,几句安慰,也许不是那么及时,但也永远那么深入人心。就算你一个人,也不会觉那样孤单。再打个电话给想念你的人,即便言语间没有半点想念,却也知道彼此在为更好的人生而奋斗,何尝不是最大的安慰。

再无聊的时候,我就去打游戏。一盘三国杀,运气+智慧,检验完毕,豆瓣上看个小说,吃顿饭,又可以去干正经事了。虽然常常正经事干得并不顺利,画好的图面临被删掉的危险,收到的钱也面临被退的危险,但这风险如同找男人,也许你努力培养精心照顾,但最后还是要退货。人生的妙不就在这无常里么。

你不会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就像刚刚得知的高中同校不同班的某位同学已经和我们阴阳相隔,我们却不知道事情与真相,只知道他自杀了。我并不认识这位同学,跟他也没有交情。但不知为何仍然觉得一阵伤感。去看他的校内,最后一条更新停留在了二年前,最后一条留言是去年,有同学说,天堂的你是不是也要毕业了。再往前翻,是他说的自己看不清自己,有点癫狂的迷茫状态。可是同学,什么样的迷茫让你想如此草率结束自己生命?明明你之前还在说,希望自己越变越好的。真不知道活在长沙还有什么好让你想不通的,也许你期待一个更广的世界,但同学,若是期待,不应该自己来看看么,何必这般离去。

想起我曾经被亲近的人下定论,说如果有一天我的生活里没有了刺激和冲动,我也许就没有活下来的理由了。然后定了定神,他看着我特别坦诚的说,“你要是有一天去自杀了我也不会惊讶的。”然后我也惊讶他说的这般话,想起多年前曾定论自己要向三毛学习在最美的年岁结束生命从而让你们记住我最美好的样子。而现在却对死亡产生畏惧。然后我定了定神,跟他说,”我想自杀也是需要冲动的,既然有冲动自杀,应该也有冲动去做别的事情。”这是一种悖论,我还没有活到我最美好的样子,又怎么能这样结束。

而最美好的时代,永远在过去。那最美时代里最美的你,早就已经变成了现在的你。那又何必去结束它?与其说不要消耗别人,更应该不要消耗自己。

每日好好活着,好好吃饭,睡觉,做该做和不该做的各种事,已是幸福罢。

给自己的信

亲爱的小乔,
我知道你现在很难过,很多事情的发展都是出乎意料,并不想要这样的借口或者结果,身体的不适一定能够给你带来心灵的清澈,是时候好好反省自己了吧。
如果你一定要我来安慰你,我会告诉你,摸摸,不哭,生命已经如此艰难,每个人都不容易。可我知道你一定不要这样的安慰,这样的安慰你一定都懂,可是亲爱的,并不是每一条路都可以通往你想去的地方,但一定每条路上都有你没看过的风景。
选择暂时回避虽然说是现实的无奈,但是我明白你一定可以处理好这一切,分分离离才能更加感受到日子的价值。你记得Tom robos的歌里唱给你的安慰吧。Time After Time, you’re falling behind, wanting for wirds, Never speak, forever be what you ganna be, but inside, u r just my,my,my…
courage is not the towing aok that sees storms come and go, it is a fragile blossom that opens in the snow.
回家吧,你会好好的,成为全新的自己,闪耀归来。

一年前和两年前

今天见了两个朋友,顺便想起了一年前和两年前的现在。

今天见到大勇,于是想起一年前,我决定来维也纳之后,去安徽参加朋友的婚礼,然后去苏州跟卷儿会面拿相机。当时那帮一起申请的学建筑的朋友在上海聚会,于是就去了上海。这帮人现在都在全世界学建筑,只是一年之后,有的毕业了,有的快毕业了,有的还在熬着。狮狮在penn读dual,说暑假要修物理课所以没去实习也没法回国。小猪在wustl读m1,第一个暑假正在环游欧洲。小环和熊吉都已经从penn毕业,现在正在环游美帝。大勇呢,在剑桥读规划,要毕业了拿了个投行offer却想留在欧洲做设计。小龙,若不是在哥大其他朋友的照片里见到他,我都已经快忘记这个人了。每个人都有既定的未来,大家都在建筑这条路上不紧不慢地追求着。那个夏天我们在上海,只为了一件在整个申请的黑色季,这么互相支持鼓励的一帮人。这些人也许是你以后的同学,也许是你以后的同事,但都是以后的好朋友。

这张图是吃完之后,我们的合照。我们在试图靠近一些,为了记住这难得的相聚。

然后见到Steven and Chris,于是两年前,我在上海上aa summer shcool,结识了一帮很好玩的朋友。虽然不是每一个都有一直在联系,大部分的后来都变成了facebook friend,但总是还有一直念念不忘的。Steven就是其中念念不忘的一个,我想所有的朋友里写邮件最勤快的就是他了。他在summer school之后放弃了建筑,觉得建筑不适合他,于是在工程道路上不懈追求,今年从哥大毕业,顺利去斯坦福。小寒和思婷都在去年去了哥大读m1,那时候他们三都在哥大的时候,我是多么后悔我没有去美帝呐。宇哲还在台湾,但许久未联系,不知道是不是在台大读研。嘉渊在北京上班已经一年,养只猫,带个妹子日子安稳不紧不慢。当然Chris在维也纳,我想我们还有很多机会见面。那个夏天我们也在上海,我们疯狂做project,疯狂派对,疯狂拍照。到现在都觉得,如果没有那个夏天,我是不会那么坚定一定要读建筑的,但那个夏天之后,很多事情就改变了。唯一没有改变的,就是这帮人的笑。

这张图是Party整夜之后,回到酒店为了第二天送steven的飞机所以整夜不睡,去7-11买了个啤酒,就在街上玩ABBEY ROAD~

我想我最大的变化是,一年前我是中分,两年前是刘海,现在是短发。
我想我最没变的是,一年前我爱建筑,两年前我也爱建筑,现在也爱。

U know what I said? U don't.

I try to write something to calm myself down, but I am not sure whether it works or not. Life is so hard to tell all the truth, I went through so much until now, I told myself that you need a simple life, but I just can’t. Love, betray, loneliness, all these kind of feelings would have killed me, but I am still alive. Live in the real world, sometimes you should be pretend to be others, who is not yourself at all.

Until now, friends, family, classmates, teachers, strangers, all the people I met, I appreciate all of you. Because of all the history, I became myself now. Even though I hated myself before, but now I started to love myself. I have to love myself to maintain all my energy to live on. Nobody said it was easy, we’re all going through too much. I wake up everyday with a bad dream, no one’s on my side I was fighting, but I still can see the light, far away from me.

I saw the most beautiful sunset in Africa, I saw lions running in the Masai Mara, I saw flamingos flying away from the Nakuru lake, I saw people fighting for a maize, I saw people dying for nothing. The world is always bigger than your imagination.

I meet a guy who lived 4 years life for nothing just seeing the world, he walked in Africa for a volunteer, he walked 40 days from one city to another, he kissed the women he liked and said goodbye. I meet a girl lived 3 years life in Europe but keep escaping, escaped from one trouble to another, escaped from one men to another, escaped from one country to another. I appreciate the first one, but I can’t do what he did. I also appreciate the second one, cause I even don’t have enough courage to escape.

How come?! I was a girl who is not afraid of anything. I was a girl that everyone I love was relying on me. I was the girl who went to so many places alone just for one beautiful sunset and one beautiful photo. When?! When the world has changed? Or just me.

如果人生可以重新选择,我想我也不会是一个歌手


整理照片发现上次帮朋友的乐队拍照的时候,拍了这么一张。拍的时候,录音师再三叮嘱我,说一定要小心这个话筒,这个话筒有多么多么贵重。其实,我明白的,虽然现在的我是握着相机而不是话筒的,但我曾经有多少个日夜,也是随着它一起的。

就这样,我想起我十多年以前的舞台梦。那个时候,我也每天都唱歌,出入录音棚,出入大小舞台。那个时候我在省少年儿童合唱团,偶尔当当主唱,常年给老师当免费的劳动力录各种儿童歌曲,参加各种节目的录制。然而梦想还没开始就已终结,虽然曾经也有人喜欢我的声音要我往专业的路上发展,可当时的我更喜欢画画。还好,这一切,还留下了稀疏照片,供我无聊的时候慢慢回忆。

现在,我的现实生活没有话筒,也没有舞台。也许我不够热爱和坚持,否则,我的人生一定跟现在完全不一样。第一年超女的时候,我还在念初中,那年的超女没有报名要求。以前合唱图的朋友问我要不要跟她组团去参加,我同意了,可那天考试,于是就这么错过了。第二年开始,就有年龄限制了。等我达到年龄的时候,我早就失去了那份对话筒的热情了。大二那年看完《Camp Rock》发现女主角比我小两岁的时候,我人生第一次意识到,原来不是everything is possible了,我再也没有机会去舞台唱歌。

不过,我想要是人生可以重新选择的话,我大概也不会是一个歌手。也许真的可能是个社会工作者,或者自由摄影师,或者是体操运动员,又或者学校里的美术老师。大概没有太多的机会可以成为歌手,即便给我机会,我大概也没有胆量挑战。噢,我忘了,曾经我是有机会的。

那些年,我的青春被狗吃了

  看了那些年,眼泪哗啦啦流了好久。跟EASON打电话,哭了好久。
  哭,只是因为,好想重新活一次。最近真的很不开心,自己把自己困在自己的圈套里恶性循环。每当看到这些跟回忆有关的东西,我就会难过得想,我的青春,我的现在,根本就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我的人生就是在一个又一个的后悔里组成的。
  情绪平复之后,我决定来写这篇blog,我知道,这一定不会是影评,因为我根本不在乎电影。电影,不过是九把刀的青春。他是何等幸运,能将自己这么热血的青春写成故事,给每一个人看。想起初中毕业的时候,也曾经想把跟芷渔,跟J的故事写成小说,但那本BEEN THERE DONE THAT就写了个开头,根本就没有写完。高中毕业的时候,因为成绩差,读高中期间又各种乱七八糟的想法产生过很多,于是毕业的时候我坚持认为那是我人生中最糟糕的一段日子。于是,也便没有要将那段糟糕的日子变成小说的想法了。再往后一点,大学生活根本就不算大学生活,根本没有我爱跟爱我的那些人。

  回忆起我曾经也是个很热血的人。我们班是分小团体特别明显的班,成绩好的一拨人。成绩不好的一拨人。我呢,就是那个跟班里成绩差的出去打球唱歌,跟班里成绩好的考完试对答案。当然,还有一个人跟我一样,那人就是J。基本上,我们从来不标榜自己是哪一拨的人,但基本上每次活动都少不了我们。现在看来,J绝对是我青春时光里对我影响最深的人。我们俩的感情,绝对是兄弟之情,不,也有人说是姐妹。总之就是跟爱情无关的意思。可是稚嫩的我曾经一度觉得我的初恋是献给了J的。那时候也会在午休的时候去公用电话亭给他打电话,骑车去他家的巷子门口为了跟他偶遇,看完他喜欢的作者的所有的书,然后一起上自习,一起打扫卫生。他也会在下课之后骑车送一程不顺路的我,或者在周末不想做作业的时候打电话给我来堡电话粥,后来,连我妈都能听出他的声音了(那时候手机还不是很普及,我们都只能打家里电话联系对方,以至于我现在还能背出来他家里的号码)。
  印象最深的两慕,一个是某一次我们跟另外一个好朋友去蛋糕店喝奶昔,中午的时候。喝完我们就开始聊天,然后趴在桌子上午休。然后不记得是谁的提议,我们就开始唱起了情歌。一首接一首。然后唱着唱着,他就在桌子底下牵起来我的手。哇,牵手这种事情,在初中生的眼里,已经是暧昧到不能再暧昧的举动。那天握得好紧好紧,但却什么都没有说。我们都心照不宣吧大概。还记得那天从蛋糕店出来,在门口遇到了班上的一个八婆,就开始回去宣传我跟J在一起的谣言。当然,因为他太风骚暧昧对象必须不止一个,所以肯定也就是一阵风的事情,过去了。另外,是某一次月考之后,他骑车,我骑车,骑到烈士公园的分叉路口,我们停下来聊了好久。然后我们面对面同时转换话题地问对方:“喂,为什么大家都说我们在一起啊?”然后,又几乎是同一时间回答了同样的话:“靠,我怎么可能那么没眼光要跟你在一起啊.”然后我们都笑了。我还记得那天回家的路上觉得很开心,一直都在笑。因为,从那句玩笑话的答案里,我已经知道了他喜欢我。我笑,只是在笑我们之间的默契。那时候真的很默契,几乎是我说上半句话,他一定可以接下半句。我哼一首歌的前半段,他哼下面半段。他写诗的第一章,我写第二章。就这么,过了好久好久。
  当然,这样的故事里,肯定主角不止我们两个人。我不是沈佳宜,也没有她漂亮,那这样的故事里肯定还有很多很多像我这样的女生,像J这样的男生,伴随着我们的青春,一起走完了那段日子。再然后,初中就毕业了。快毕业那会儿我实在无法忍受跟J的各种绯闻,已经到让我承受不能得程度了。于是我找了个特二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我接受了另外一个男生的表白。于是我的初恋就这么没了,而我的初恋不是J。当然我跟这个男生在一起的时间不长,读高中了就又分手了。那年他去了另外一个高中,谁叫他成绩差没考上我们学校。然后,从那一年开始,一直到现在,我们的减免次数基本上都控制在每年一次。
  高二上的时候,以为自己要出国,就觉得,怎么着出国之前也要跟J说一次这事吧,至少让彼此不遗憾。然后还特别少女的买了一本类似几米漫画的书,那本书叫《想念你》,还在书里写满了当年跟他的故事。结果,在我出国这个事情还没影之前,就知道他有喜欢的妹子了。而我的第一反应是——“你TMD的怎么还不去追?!”那一瞬间我才意识到,原来这么多年,我真的只是他哥们而已。瞬间觉得当年以为自己那么喜欢他这事情有多二逼。根本就不是爱情。那爱情是什么?我打赌那个年龄的我们一定不知道。于是,我再也不幻想我要跟J说什么了,那本书也被我藏在了书柜的最里面。还有那年写过的好多字。记得那时候梁静茹出了一首歌叫《我还记得》,第一次听我就哭得稀里哗啦。不知道十年之后,我们再遇到会怎么样。但其实,根本不要十年。到现在为止,我们都没有互相探讨过,当年到底有没有喜欢过彼此的这个问题。只是时过境迁到现在,我们不会再问,你喜欢我么,这样的问题,而是直接说,我爱你。虽然那并不是爱情。而最幸运的事情就是,我们从来没有在一起过。
  高二下的时候,我开始喜欢其他的人。那时候班里有个帅气的男生叫W。他跟J是我在整个中学阶段唯一承认过我主动喜欢过的男生,今天在跟Eason总结的时候,还在说,他们两个的唯一特点就是——都会写诗。然后,Eason说,“我也会写啊。”其实我是记得的。我还记得那时候为了锻炼自己跟W的对诗水平,每天找Eason练习押韵。那时候已经开始写博客了,好多稚嫩的诗句其实可以在博客里找到证据。前段时间写过一篇跟诗歌有关的文章,还在里面提到过这个事情。关于W同学的某一句,我至今没有对上的诗。噢,不,其实还有一个共同点,因为我都跟他俩写过交换日记。跟J的交换日记写了初三的整整一个学期。然后W的故事如同青春里的任何一个短暂而美好的小插曲一样,只有很短很短的一段时间。那本交换日记,其实只交换了一次。然后因为傲慢骄傲的W同学说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所以不可以再来喜欢我”这样的2B理由,我就被突然不理了。然后同样傲慢骄傲的我也觉得“你不理我我凭什么要来理你?!”于是我们就这样消失在彼此的青春中了好长一段时间。噢,并不是消失,而是故意视而不见而已。看吧,当年的青春,青春里的人们啊,是有多么幼稚而倔强。
  高二下的时候,因为忍受不了跟W的交换日记活动就这么无疾而终,于是觉得应该找个人继续写。于是我找了我的好哥们,当时年级大帅哥——小明。跟小明写的交换日记应该是青春里最长的。其实我当年多么希望我们能在这样无聊的交换日记中擦出一点火花什么的,可惜没有。事实证明,不管这个男生再帅,哥们永远都只能是哥们而已,是没有发展前途的。我跟小明的搞笑交换日记一直写到高三,停了一段时间,大一还继续过。整整写了3个本子。那时候每周给Eason分享我跟小明的交换日记是我们每周的固定活动——嗯,我们俩写的东西,可以贴出来给所有的人看。暧昧?!一点关系都没有。
  再后来,因为出国没有出得成,我也被迫高三了。高三的时候,因为成绩不好嘛,就想找个成绩好的男生来帮我。当时Lichee是班里成绩好的男生中对妹子最亲切的一个(注意:只有妹子),大部分情况下妹子去问问题,他都能耐心解答。于是觉得不错,就也开始烦他了。当时他的暧昧对象,那叫一个多啊。估计一个手是数不过来的。他嘛,虽然不帅,但是成绩好啊。念书的时候,成绩好的男生,是相当有市场的。当然我一点儿不介意,为什么呢?因为我不喜欢他。我只是想找他问问题而以。于是不喜欢他的我,就去跟班主任说,我要跟Lichee坐在附近,方便我问问题。班主任是个很八卦的人,我后来才知道。当时估计他只是喜欢我,所以同意了我莫名其妙的请求。我那时候是真的笨啊,一道题真的要讲好几遍我才能听明白。然后,因为我们住得很近,又开始一起放学回家。再然后,虽然我对他没有兴趣,但他开始对我有兴趣了。那时候真心是骚扰啊。我们高中很苦的,很多很多的作业,成绩好的同学可以在晚自习的时候就把当天的晚自习就完成学习任务,但成绩不好又想努力读书的人,比如我,只能很苦的在晚自习结束之后接着回去熬夜做作业。可是!同时还要面对那成绩好回去没事情做的男生的各种骚扰。关于这一点,我至今都很恨他。然后我就不理他了,心里想:“MD,成绩好的又不止你一个,不问你。”于是我换了座位,同桌是数学课代表,也是那种超级nice的男生,所以好长一段时间,我就没有再找过他,也不跟他一起回家。可是,人心就是犯贱啊。虽然他依然有很多暧昧对象来问他问题,但是,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啊。有一天,他开始追我,很明显的吧。竟然极端到,除了我,在班上跟哪个女生都不说话。然后,成绩也退步了。成绩好的学生成绩退步这可是头等大事,于是班主任就开始家访,班级其他同学就开始各种八卦。最忍无可忍的事是,班主任把我叫到办公室谈话,说:“那个谁最近状态不太好啊,我看你跟他关系这么好,你多开导开导他啊。”好吧,我当时心里想,理一下又不会怎么样对吧。于是,我又开始理他。再然后,再然后然后,故事就变得很寻常而普通了,当有一天Eason跟我说我提到Lichee的次数已经在我们的谈话中变得每天一次的时候,班主任你成功了。毕业的时候,我依然成绩不好,他也依然成绩好,他去了我最想去的大学,我接受了他的表白。你以为,青春就该这样,这是很美好的结局了是吧?不,永远没有你想象得那么好。
  九把刀说得对:“青春最残酷的部分就是,同龄的女生总比男生成熟,而这样的成熟,没有一个男生招架得住。”他除了成绩好,别的都很幼稚。而成绩好,在进大学以后就变得不那么重要了。于是,我们越来越远,于是,我们分手了。但是,他是最喜欢过我的人吧。今天看电影的时候,看到这句台词:“被你喜欢过,就很难觉得别人有够喜欢我吧。”瞬间被击中。我想,这是我迄今为止最认真谈过的恋爱吧。过了那些年,我觉得我的青春也就这样没了。后来的那些人,不过是你的影子。可是,总是还有下一个,足够喜欢我的人吧。就像沈佳宜总是会嫁给谁谁谁,柯景腾也总是要结婚的吧。只是,看婚礼一幕的时候,哭得好伤感好伤感,不知道当我看到“曾经冒雨送我回家的你,今天结婚”的那一刻,会不会有勇气写下“新婚快乐,我的青春”八个大字。

  好了,我的青春流水账写完了。想起前段时间很流行的话:你,不约会,不谈恋爱,不出去玩,不喝酒,不逛街,不疯,不闹,不叛逆,不追星,不暗恋,不表白,不聚会,不K歌,不撒野,因为,你,要学习——请问你的青春被狗吃了么?然后,我的青春虽然什么都有,但为什么我还是觉得被狗吃了?!
  最后,上个图吧,这是已经没有了青春的我,在被狗吃了的校园里,怀念曾经。也感谢所有喜欢过我,跟被我喜欢过的人。祝福我们都好。即便,我们还春着,却再也不青了。且行且珍惜。

【匆匆走过,别处是非洲】林小乔个人摄影展

嗯,终于可以做,谢谢卷卷的邀请和陪伴,才有了这次非洲之行。谢谢眼睛提供场地,谢谢Eason和雷遥帮忙选片,谢谢Sonny和他的朋友帮忙做海报,才有了这次小小的影展,我不专业,只是满足自己的一个小心愿。

嘿,亲们,能来的欢迎捧场,不能来的欢迎分享,以上。

豆瓣同城地址:http://www.douban.com/event/14565687/

今天的我依然那么爱燕姿,但就让我远远的听歌吧

仅此献给今天没有见到的燕姿,和我成长里和我一起爱燕姿的那个人。

忘记从哪里看到过一句话,人总是于今天,想昨天。

十年前,我还是一个小女孩。
那时候,刚刚开始穿着中学的校服骑车去念书。
那时候,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在回家的路上边骑车边听歌。
那时候,刚刚知道什么是流行音乐。
那时候,刚刚借着学英语的借口,买了WALKMAN其实只为听歌。
那时候,开始在WALKMAN里不断重复燕姿的歌。
那时候,燕姿刚刚开始唱风筝。

九年前,我遇到一个很可爱的小男孩。
那时候,他还不知道什么是流行音乐。
那时候,我总是不断的唱燕姿的歌给他听。
那时候,我们会仗着大人很熟的优势成天成天黏在一起玩。
那时候,我告诉他我有多么热爱孙燕姿的歌。
那时候,燕姿开始在新专辑里唱英文歌,于是我开始认真听英文课。
那时候,燕姿在start里告诉我,要做一个快乐勇敢的人。

八年前,我还在用彩色的笔写信。
那时候,我还不怎么会上网发邮件。
那时候,总是写很煽情的诗,画煽情的漫画。
那时候,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在午后的教室听着燕姿给他写信。
那时候,长沙还买不到彩色的三菱,他会从深圳寄一大盒给我。
那时候,燕姿不断出新专辑,我们不断写信,打电话唱燕姿的歌。
那时候,燕姿突然说要暂别歌坛,我只能相信,这一刻,告别是为了延续永恒的华丽。

七年前,我第一次听懂燕姿的歌。
那时候,我几乎狂热的听歌,24小时塞着松下的耳塞,连上课也不例外。
那时候,他告诉我他开始听孙燕姿的歌,开始收集孙燕姿的海报。
那时候,看完燕姿演唱会,我写信告诉他,我很想念他。
那时候,终于燕姿携着新专辑Stefanie复出,我却开始陷在初中毕业那种无止境的怀旧情愫里。
那时候,我孤身到深圳,看到他收集的燕姿,说,给我吧。一起的,还有他的日记。
那时候,在小梅沙的海滩上,他牵着我,我突然听懂燕姿唱的同类。

六年前,我还喜欢写很长很段的周记。
那时候,写周记和看别人周记是一周里最快乐的时光。
那时候,Mp3开始横行大陆,我却给自己买了个CD机。
那时候,我省吃俭用只为收集燕姿之前发行过的每张专辑。
那时候,剪头发的时候会带着他日记里燕姿的照片,说,我要剪成这样。
那时候,我依然给他写信,只是很久很久都没有打电话唱歌。
那时候,燕姿染了红头发过着完美的日子,我却开始尝到生活的不完美。

五年前,我总是在夜里睡不着。
那时候,也许在过着人生最阴暗和疲惫的一段日子。
那时候,熬夜的时候,我总是喜欢打开灯,看着墙壁上的燕姿微笑的脸发呆。
那时候,睡不着的时候,我会去做题海那种永远做不懂的物理题。
那时候,我们已经很少再写信,寄礼物。
那时候,我开始写一本很厚的日记,在里面夹很多封想寄却没有寄出去的信。
那时候,在美国的姐姐给我带了一块燕姿代言的fossil手表,生活因此开始欢喜。

四年前,我经历了淹没到重生。
那时候,燕姿终于出了新专辑,我第一时间开始听。
那时候,我成天唱着燕姿的新专辑里的歌,还没有听过原版的同桌总是希望我闭上嘴巴。
那时候,考试已经成为了生活中的一部分,早已经习以为常。
那时候,每次发完考试卷,都会对成绩好的同桌唱咕叽咕叽里那句,谁比谁好,能差到多少。
那时候,我会在半夜的湘江边疯狂的骑车,再疯狂的听燕姿唱歌。
那时候,他在QQ问我是不是在谈恋爱,我回答说是,他就不再言语。

三年前,KTV好像成为了生活的一部分。
那时候,总是在各种各样的聚会,各种各样的新朋友老朋友。
那时候,只要去KTV,我就会唱孙燕姿,还可以从头到尾的点。
那时候,我记得新东方的KTV里,有人唱我怀念的唱到掉泪。
那时候,唱着唱着燕姿不同年代的歌,我就会意识到自己已经长大。
那时候,终于有机会在1M之内见到燕姿,看着她,我感动到掉泪。
那时候,我恋爱,我以为我听懂了燕姿的情歌。

两年前,我终于再次见到了他。
那时候,为了见到他,我提前结束了未完成的分手旅行。
那时候,我知道他刚刚沉浸在幸福的恋爱里。
那时候,他告诉我,两年前,他听到我说我恋爱了,才开始想,是不是我也该恋爱了。
那时候,我们互相拍着对方的脸,才发现我们都不再稚嫩。
那时候,我们谈论的话题里,不再有一半的孙燕姿,而是有一半的她和他。
那时候,我们唱着共同成长的老歌,却在各自怀念新鲜的人。

现在,我终于懂得得时间是把杀猪刀。
我已经好久不再关注华语乐坛。
我已经好久不去KTV,偶尔去,发现大家唱的歌和唱歌的人,我都没听说过了。
我已经好久不再更新ipod里的歌,总是听着那些歌,也就那些歌了。
只是,买了新耳机,想拿来试音的歌曲,依旧是燕姿的歌。

若是要我说这些年我最爱的燕姿的歌,我会说《相信》。
我一直说,这首歌是我的内伤,虽然孙燕姿刚开始唱的时候我还是小屁孩,但从我听到开始,这么多年来,不管什么场合,什么心情,什么状态,听到这首歌,心情就会是温暖的。有时候想哭,有时候想笑,但更多的是感动。

依旧相信感觉,相信简单。
只是,我还春着,却再也不青了。

最后,亲爱的时光小偷,请拿走我成长的遗憾。

PS.今天本来要去签售的,想着要排上1天的队,我就突然没有力气了。昨天半夜给朋友发短信,在纠结于要不要早起去排队,纠结的结果还是,睡觉吧。如果连燕姿都没有激发我热情的话,我是不是真的老了。其实,这个事实很让我沮丧。但是不管怎样,燕姿我爱你,谢谢你为我的成长涂鸦。我依然爱你,但是现在的我会选择静静听你唱歌,如上个十年一样。

文艺不能当饭吃-2010年度总结汇报

<此文始于2010年12月31日中午的北大科技园办公室,完成于2011年农历大年初三的外婆家的烤火炉上。>

尊敬的各位亲朋好友,各位围观群众:

一天又一天的时间终于过去,走到了2010年的尾巴上,我,林小乔同志依旧是那个相貌不佳,身材不棒,为爱情付出,为活着忙碌,为什么辛苦,为理想奋斗的小小的却很大只的妞。由于伟大时间的冲击,我的2010充满了变幻莫测,生活高潮低潮的迭起也一度让我陷进纠结的泥潭无法自拔。还好我终于靠着强大的YY力量坚挺地走到了现在,不然若是我因纠结不堪而牺牲在波涛汹涌的北海旁边或是醉倒在阳光灿烂的婺源花海里的话,我现在也没办法坐在计算机前,给各位写这一篇2010年度总结报告了。

———————————————————————

在我开始写今天这篇总结的时候,其实我已经酝酿了很久了。每年一次总结其实是我的习惯,但似乎很久都不曾实践了。31号是我亲爱的澳洲小妞的生日,夸张一点来说这似乎是10年来第一次没跟她在一起过生日。为了澳洲的PR,小妞还在Perth奋斗着。在此我只能祝福她一切顺利,生日快乐。

去年的12月不知道在折腾什么,31号的时候什么都没写,估计是在陪我亲爱的澳洲小妞庆祝生日,然后2010年的1月1日我又去武汉聚会去了,玩的事情一耽误了,写字的心情也就么有了。于是我2009年写在blog里的最后一句话便是:“生命里有很多定数,在未曾预料的时候就已摆好了局。”08年的12月我是个什么样子的状态我已经无法回忆了。07更搞,留在blog的是Burning的歌,给自己的话是08年初的那一句:“新年,新希望。”嗯,的确。每一个新的日子都是让人期待的。再回头看,06和05分别都是2个大大的长篇,果然还是高中阶段的我比较文艺,现在已经文艺不行了。

偶然间发现被人教导:“文艺不能当饭吃,除非你是天上人间的女人,有貌有才有学历。”猛地这句话就像一个锤子一样直击了我的心,并不是因为终于明白文艺不能当饭吃,也不是因为文艺女被和天上人间女相提并论,而是这句话的因果关系。如果你想又文艺又能吃饭,那你得有貌有才有学问。想想我的偶像姐姐和我亲爱的April,发现我朋友圈中靠文艺吃饭的这俩一个做电影一个做音乐,还真都是有貌有才有学问。很多人觉得我很文艺,可我几乎从不以文艺女自居,撑死也就是个伪文艺女,拔掉文艺这层高雅的皮也还是一个世俗的小妞而已。于是2010年的年度思想汇报总结到现在为止开篇结束。标题已定,主题待定,那就是——文艺不能当饭吃。

———————————————————————

接下来我们将进入总结汇报的正文部分。正文部分总共分五个部分,从冬,春,夏,秋,再到冬,以时间为线索来为大家讲述我颠簸纠结的一年。

Part 1 Winter

2010年的上半年的冬天我经历了6个城市的交接。从长沙,到武汉,再到长沙,然后到广州,到深圳,再到广州,再到湛江,再回广州,再回长沙,再去凤凰,再回长沙。从2010的1月1日算起的话,冬天的这一部分讲持续到2月29,大三的下学期开学,才宣告结束。在此期间,我经历了游乐,拍照,实习,吃饭,与人见面等一系列忙乱又癫狂的事情,最值得说的应该就是这是回忆,制造回忆,销毁回忆,又制造新回忆的过程。打完这句话我便发现我文艺了,其实生活的哪一天不是跟回忆玩游戏呢,何必说得那么繁琐。繁琐就是文艺么?不是。那有这很多重复的繁琐是文艺么?不一定是。那有着很多稀稀拉拉小情感带着很多形容词的繁琐事文艺么?那一定是。说远了,回头。

回忆,除开跟自己有关,剩下来的就是跟人有关了。那么我要开始说一些名字。这些名字里的有的人,到现在为止我再也没有见过,有的人,我也许再也不会联系,有的人,天天在各种IM跟我耗着,还有的人,我试图联系却不敢打扰。于是这就是真实的社交,这也是真实的生活。那句很有名的话叫流水不腐户枢不蠹,人和人的交往空间有限这个道理我一直都懂。今天我只能说这些,不能一一感谢到,还请各位亲朋好友们见谅。我感谢GTER的各位,嗯,2010年的开始就是跟GTER有关的;我感谢华理工的陶教授和他手下的研究生哥哥姐姐们,短暂的打酱油实习经历让我感受到了做实际项目的快乐;我感谢在深圳的Nana童鞋,+虽然你我短时间的交流与相伴并不能让我们的缘分深入到什么程度,但相处是开心的,回忆是美好的;我感谢湛江的梁同学,4年不见的你已经比本科毕业时成熟了很多,3天的湛江游让我很完整很愉悦地感受到了中国大陆最南端小城的魅力;还有,我感谢在中大的XC同学,尽管我们俩如何认识的这个问题描述起来有那么一点点复杂而无法表达,但也许这就是缘分,广州大学城双人自行车经历让我很开心也很难忘,希望下次可以一起看电影,弥补上个冬天的遗憾。还有很多人给的很多回忆。

很多的时候我都觉得,人是因为人才丰富起来的。即便这个世界多丰富,但你无法找到丰富你生命的亲人,师长,朋友,你又如何活得丰富?2010年年初,长沙的冬天熟悉而寒冷,武汉的冬天刺激而热闹,广州的冬天温暖而美妙,深圳的冬天久违而坦然,湛江的冬天新鲜而淡然,凤凰的冬天甜蜜而温情。

那么,关于上个冬天,就这么多吧。从凤凰回来,春天就算开始了。

Part 2 Spring

初春的时候,小C从上海来长沙考试,从冬天到春天,我们第二次见面。我陪他吃粉,等他考试,考完在沿江风光带散步,再送他去机场回上海。见面不超过24小时,但至少我们回味了24天。记得那以后的某天,我拍了楼下的柳枝,再写了一篇文章,叫《彼此》,送给那一天的彼此。

跟小C有关的这段短短的故事,是2010年春的序曲,等节奏真的快起来的时候,小C发短信告诉了我关于他的喜讯,到现在也一直很美好吧。说回自己。总得来说,于冬天相比,春天真的只能算平淡无奇,大三下学期的课程依旧让我提不起兴致,只记得3月的时候,刚刚学会炒菜的我,不小心烫伤了自己,于是工程课的老师一直记得我是:那个烫伤了的同学。于是除掉这门要presentation的课我也几乎没有出现在过教室,还好最后rank 1,算是对这个学期的交代。至于其他,离开宿舍,对于住了半年的小房子也逐渐习惯了起来。新的合租室友是多年好友,于是校园生活逐渐轻松愉快了起来。桌子旁总是放着很多很多的书,偶尔离开计算机驹着身子伏在图版前赶作业,心情好的时候一起做饭吃,热闹得不行。

从未放弃旅行。关于春天的旅行,我要感谢一个人。4月初的时候,烫伤的手还没恢复,就勇猛的奔向了江西。江西油菜花之旅已经是多年的心愿,尽管清明不再是油菜花开的最佳时期,但至少未谢,这趟旅行也埋下了对摄影的异常热情的迸发。去了一趟摄影爱好者的天堂,却带着个小卡片,于是我疯狂的拍摄瘾从四月开始达到高潮。那时候他告诉我,爱一个人是帮助TA实现梦想的。于是一个月之后我们一起折腾出了一套低端的单反设备,虽然低端,但摄影包备用电池镜头三角架一应齐全。如此之后,我们又一次一起南下,这一次,还有一帮欢乐的人一起。我总觉得,广西的海没有广东的美,但却是我最完整看过的海。住在北海的海边,住在涠洲岛的海边,我们不断嬉闹,不断拍照。我们爬山,我们爬山看海景,我们游泳扑海浪,我们在红树林旁找小螃蟹,我们在涠洲岛的沙滩起早看日出。感谢旅行,我们再一次更好的认识彼此。感谢旅行,我认识了新的亲爱的好朋友。感谢旅行,我拍下了春天最快乐的回忆。

我记得从北海机场飞回来之后的那几天,一直觉得很恍惚,也有一些杂乱的事情烦扰着自己。我留恋北海老街最古朴的骑楼建筑,也留恋涠洲岛最美丽的晨光。于是留恋中时光荏苒,推了IBT,天天在学校赶着作业画着图,跟室友拍着校园逛着街。一不小心,春天也就这样离我远去。

春天结束,爱情毫无长进,最大的进步也就是厨艺了,还好,我没有一直在退步。

Part 3 Summer

夏天初始的时候,交完所有的作业以后,我开始处理这段时间纠结不堪的感情。最终,理智战胜情感,于是结束了春天短暂的恋情。感情总是教人成长,即便是落花流水般的爱恋,也能让人从中找到更好的自己。7月初,暑假开始在家乖乖宅了一个月,虽然现在我想不起那个月到底是在学英语,还是在作品集,还是什么都没做,混混沌沌地这么过去了。

记得在家的时候,我终于在长沙,在朋友的陪伴下过了一个二十周岁的生日。于是从此以后我也是奔三的人了。记得二十岁的生日很开心,很多朋友的礼物很祝福。亲爱的,我爱你们。感谢那天能来的不能来的所有亲爱的,这么多年,有的时候都会想想,没有你们,我如此走到现在。最后谢谢那天陪我在KTV通宵唱歌的那一个,二十年来所有的疯狂和哀怨,你都明白,虽然现在的我并不懂,这样的依赖是福是缘还是孽。

22号,夏天的太阳开始在全国范围内疯狂侵蚀所有人的汗腺以后,我又开始了另一次旅行。我选择从一个火炉到另一个火炉,整个夏天的后半段,从重庆,到南京,再到上海和杭州。我在祖国长江以南疯狂的从西往东。我给重庆拍了一套名为“重庆森林”的片儿,现在依然觉得很骄傲,不懂为何如此的美景要出现在伤感的那天,即便我说此生再不去山城。我在30个小时的火车上写了一个关于偶遇的故事,人和人可以很温暖,世间依旧温情。我在秦淮河边吃喝玩乐,在紫金山买下写着“博爱”的扇子,在南京空旷的地铁歌唱。

8月初的时候抵达上海,从那天开始疯疯癫癫在上海生活了1个月。我租房子,开空调跟考同济建筑的可爱室友聊天逛街。我去图书馆,认真查询世博建筑的每一个有名的馆的设计解释。我见朋友,在一轮接一轮疯狂的聚会里热热闹闹。我上课,在architecture SH认认真真的学起了Maya,在AASH和那帮疯狂的建筑不建筑的真假建筑学人熬夜画图准备presentation。10天之后,我们走abbey road,我们喝酒,我们跳舞,我们通宵不眠。这个夏天,我爱上了上海。我爱小杨生煎的美味;我爱1933的古朴;我爱外滩的灯光;我爱外滩三号的吧台;爱地铁10号线的装潢,爱步行街的热闹不堪;也爱。这个城市很古老,却很年轻。外滩三号的那一夜,我看到最美的上海和最真诚的情感。微醉的夜晚微醉的回忆,至今想起来依然觉得那么美好。夏天的上海让我看到了这个世界的另外一种生活,让我找到我大学四年从未找到的感受,让我看到做最初关于建筑的理想,也让我知道欢乐的多重定义。

这个夏天要感谢的人太多,多到我都快要忘记。生活的疯狂让我都没有时间写下任何札记,只有一堆照片,一段回忆。AASH的疯狂结束以后,我坐动车去了一趟仙境杭州。即便已经三访杭州,但每次都有不一样的快乐。在杭州那两天和亲爱的卷吃喝玩乐拍写真,轻松快乐得都快找不到自己。我从不敢说生活有多么丰富多彩,因为我知道这个世界有很多层面我从未看到,也没有机会感受,但于我来说,这个夏天的上海给了我足够疯狂的丰富生活。8月底,收拾行李,打包回家。离开了同济北门的小区,我也终于结束了奔波的日子而带着足够的勇气踏上了回家的路。

整个夏天,没有爱情的蛛丝马迹,我依然很快乐。

Part 4 Autumn

现在我都回忆不起来,秋天的我到底经历了些什么。我妈说我在家混混沌沌做作品集,熙熙攘攘去了几天学校,然后就去北京了。我马上反驳说,没有这么简单。可到底做了什么呢?也许什么都没做,但秋天的我改变了生活的轨迹。

九月初的时候,用很多天整理照片,写游记,却仍然止步于南京,上海的那部分,至今止步于腹稿,也没有心情再来回忆了,于是暑假来福胶泥的游记也就到南京为止了。九月中的时候,混混沌沌继续拿着Maya玩,却玩不出什么名堂来。留恋于全球各大高校的landscape architecture主业,我开始认真思考我想去哪里,我能去哪里这样的问题。那段时间看很多书和电影,写很多字,却没好好学英语,也没有好好做作品集。记得那段时间的某天,曼给我听了她翻唱的那首《Can’t take my eys of you》,弄得我很长很长的时间一直在听她唱的这段。如同现在,我一边写字,一边找到了她的这段翻唱。很偶尔的时候,我会搭车回到学校,去上一两节课,去跟老师说,我修过这门课了,我会交作业,我只为了要更好的GPA。就这样,一直过到了十月中。

十月中的时候,该做好的事情依旧没有结果,Melty姐姐的犀利抨击让我彻底开始思考我是否需要gap一年。尤记得23号的时候,我放弃了该去重刷成绩的GRE,选择了回学校参加毕业照的拍照活动,焦虑不堪的我对Jes说,一年后的现在,我们都要对自己很满意。而后,ETS宣布GRE要重考,我却决定放弃今年的申请,而北上找工作。去北京并不是因为我对那里有多向往,而仅仅只是因为已经踏过广州和上海,那么,决定去帝都看看。

11月初的时候壹壹回国两天,为了给自己的烂水平找个适当的定论,我带着花一周的时间赶出了劣质的作品集和实在没有亮点的简历赶去了帝都。T1也许有问题,T2可以好好改改试一试。这是壹壹的结论,也差不多是自己的看法。总觉得花几十W去念书,总要念一个自己觉得好,回来还有人认识的地方吧。虽然很多人也许都觉得我是在逃避,一条路走了三年,却在最后的关头放弃了,但我仍然告诉自己,现在放弃是为了更好的准备。

11月的我很迷茫,尽管觉得简历和作品集糟糕到拿不出手,却还在朋友的陪伴下游离于各大建筑事务所要求实习。有的时候真的很感谢老天爷,在我迷茫和无助的时候,总能找到一个人来带我走向更清晰的未来。也许是我自己,也许是somebody else,但是不管怎样,这样是不错的。于是11月的我看网页,该作品集,面试,吃饭,迷迷茫茫中还偶尔娱乐着生活。直到11月底的时候,相机被偷。终于无法再每天记录生活,心也突然清净了许多。秋天快结束的时候,我终于在海淀区找好了固定的住所,也总算在一堆纠结的实习中决定了要去的地方。

就这样,冬天伊始。

Part 4 Winter Again

我从未在比长沙更北的地方过过冬天,除长沙之外,我似乎只在广东过过冬。于是生理上的自己已经处于劣势地位,我想我是有点水土不服吧。冬天开始以后左腿上就开始起一些像是蚊子咬了一样的小疹子,开始以为是干燥引起的不适,并没有引起重视。直到12月中,它不断的长至全身的时候我才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于是,这个冬天的主题,除了工作,便是看病。

我记得最初是在办公室旁边的北大校医院看病的。因为刚刚来不敢请假,我还是趁着午休的时间去医院看的。北大校医院的皮肤科医生很可爱,说我不能在北方洗澡太勤,说我是过敏引起的,说我要多吃药,多擦药。我以为这样就能好起来,于是不断的擦药吃药。有人说那些药不好,是激素类的,会伤害皮肤。可是瘙痒起来的难受让我无暇顾及其他,虽然如此,身上的疹子却依然越来越骚扰我的生活。纠结之中去百度去了传说中皮肤科很好的空军总医院。特别记得圣诞节那天,我在空军总医院折腾了一整天。但这样来来回回医院很多次,身上的疹子却依旧,我不得不转移注意力,开始关注一些其他的事情。

我开始学会在上班时间关注各类建筑网站不让自己闲着以防自己想着身上的瘙痒,也开始学会在下班时间打游戏,是有多无聊,我才开始打游戏,要知道我20年几乎没打过游戏。除此之外,生活的逐渐规律,也让我逐渐开始平静。闲暇时候看电影也好,打游戏也好,出去走走也好。特别有空的时候,我还会自己做一些好吃的慰劳自己。有的时候,厨房不是让你觉得累,而是让你觉得幸福的地方。

工作也让人很开心。至少,比当初我想象的要开心很多。办公室的同事们都是一些很可爱的哥哥姐姐们,交给我的任务也不算太难。对我来说,这算是轻松自在的工作了,朋友都说,我总算找到擅长的和专业完美结合的工作,的确也是这样。只记得最开始的那段时间我因为搬家和生病,错过了很多次会议和采访,也是错过了很多次锻炼的机会。有的时候想想,不管毕业以后是否可以继续来这里做,现在拿两个月的时间了解一个新鲜的行业对我来说也是非常值得的。只是还有一些心念设计,还有一些愿望没有达成。一直在想,我是否该在国内考研,还是依旧坚持最初的想法,出去看看。想多了,也就累了。不如好好做好现在该做的事情,至少工作是让人充满成就感的。我记得明艳姐给我发短信问英文名的时候,我还在第N家医院排队,当时还不知是为何。直到12月底的时候,新一期的刊物将要印出来,我在版权页看到自己名字的时候我才明白。那一刻,那种开心,应该只有自己知道。

12月底的长沙开始飘起鹅毛大雪,北京却依旧艳阳高照。冬天没有照片,没有旅行。但至少,我对以后,已不那么迷茫。

———————————————————————
如果算2010年的总结,那么正文的部分也就到此为止了。若是12月31号就完成,我想我会对接下来的日子继续充满期待。可惜我写的时间太晚,2011年又过了这么多了,那接着来吧。以下部分为编外。

忘记跨年那一天我是怎么过的了。只记得元旦假期的时候,跟湖大的朋友吃饭,又结实了新的志趣相投的朋友。新朋友总是让人充满开心和期待的。相约一起去看了念了很久的女权主义话剧《阴道独白》,算是新年的女性洗礼。月初的时候,青梅竹马来北京采风,陪着逛了两天北京城之后,对拍照的热情又一次高涨起来了。相机又有了,至少我可以继续记录生活。因为镜头后的我,总可以发现这个世界上新的美丽。不管是第一次踏足的地方,还是生长的地方,还是每天都要经过的地方。拍照,总能让我觉得,我一直在路上。

1月的工作开始逐渐轻松起来,几次会议也让我逐渐慢慢了解到这工作的构成。每一份工作要做好都是很有挑战的,即便你觉得你已经很棒,很有能力完成这份工作,但你依旧会遇到一些新的问题和新的挑战。看的学术的东西多了,也开始渐渐明白自己可能真的不那么适合做学术。工作倒是轻松了,可年会却让部门里的人再一次忙碌起来。我呢,也成为办公室舞蹈队的一分子。于是年会前一周的时候,每天下班排舞练物,虽累但是也很快乐。也感谢年会的机会,我跟办公室的大家都逐渐熟络起来。月底要离开时候,大家还一起吃饭送别我,作为一个小小的实习生,我真的很感动。被人在乎的感觉总是好的,不管是在哪里。

办公室以外,我依旧在租着的“家”里打游戏,看电影,吃东西。也依旧会出门shopping,看话剧,看电影,听讲座。生活除了疹子以外都很完美,但是,我想家了。有几天很想很想,甚至都想不做完2个月就回家了。长沙温暖潮湿的空气在呼唤我,长沙的鹅毛大雪在呼唤我,家里人在呼唤我,朋友们在呼唤我,甚至觉得长沙的医院都在呼唤我了,那几天,每天晚上都会想妈妈和想家,尤其是当疹子瘙痒疼痛的时候。可我没有提早回来。

27号,终于搭乘我亲爱的南航班机回家了。虽然最后拿到手的实习工作微不足道到一张机票就花掉了,虽然身上的疹子已经发得很严重,几乎开始影响我工作的情绪了,虽然我错过了在长沙的很多很多聚会,虽然我可能无限期缩小了也许是人生最后一个寒假的时间,但我很开心这个时候才离开,因为我坚持到了最后。

回家以后,真是彻头彻尾的感觉轻松。见到了亲爱熟悉的朋友和家人,生活逐渐开始欢腾起来。尽管中医说我要禁口,只能吃素还不是所有的素都能吃。但依然没有影响我和大家见面吃饭唱歌的欢乐心情。赖在自己家舒服的沙发上看很多电影,打车到以前的学校拍久违的风景,在西餐厅和朋友吃色拉聊天,在KTV唱关于理想的歌曲。我才发现我是有多爱长沙!以前我说我不是巨蟹,因为巨蟹最念家,可我丝毫不念家。现在才知道我是真的巨蟹,赖在家里就哪里都不想去,即便奔波也是时刻都很想家的蟹女。只可惜,我依旧是要流浪的蟹子,不管外面的风有多干,雨有多大,沙有多硬,我也爱一步一个脚印的到处跑。

行走,只是为了更美好的风景。

———————————————————————

新的一年,我想我会依旧写作,依旧拍片,依旧伪文艺。即便文艺的那些都如此虚幻,我却是真实的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文艺只是一种表达生活的方式,就像行走只是一种诠释生活的途径一样。

最后,用来自杰克?凯鲁亚克《孤独旅者》里一句话结束这流水账式的报告。“行走不像它看上去的那么美好,只是在你从所有的炎热和狼狈中归来之后,你忘记了所受的折磨,回忆着看见过的不可思议的景色,它才是美好的。”

序言开始前的图片是2010年的北京,这个城市,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爱上,但我在试图爱上。2011,玉兔年,我依然在路上。谢谢亲爱的你看完我去年所有的感触,愿世界更有爱。

我可怕的逃避主义

Eason 19:07:46
你逃避了啥
Stefana 19:09:01
各种逃
Eason 19:09:13
那确实
Stefana 19:09:28
所以啊
Eason 19:45:44
你还记得the moment 的mv不
她也说想要追求的是自由
Stefana 20:12:02

那时候孙燕姿多年轻
Eason 20:17:52
诶~~
是这么个情况
Stefana 20:18:09
五年之后 她还是没结婚
我的小公主买了5年了 也还没看完

————————————————————
我可怕的逃避主义。逃避,是指躲开不愿意或不敢接触的事物。在我发现自己这特质以后简直要让自己灭了自己就好。段义孚先生有著作《逃避主义》,书评说先生希望通过一种别致的视角“逃避主义”来认识自然,解读文化并审视自我,同时针对现代社会中悲观主义横生的情况,希望每个积极的个体能够走出无法挣脱的现实和混沌的思考,意识到这个世界还有很多美好的,值得的珍惜的事物,于是想着如此热爱逃避主义的我,是不是也该对自己的一切诡异行为寻找理论根据,于是决定什么时候去淘一本,虽然淘宝有吧,但我确不爱网购书的感觉。有一些事情,我爱逃避,还有一些事情,我很偏执。

可其实逃避成了习惯,就是一种很可怕的事情。昨天突然有人很希尔瑞斯的问我,想出国到底是想为了什么,想了很多,最后的答案竟然是逃避。FOR BETTER LIFE? NO, FOR ESCAPE,为了逃避过去的生活。我总是不满意自己现在的样子,并不是我要求太高,而是现实令人太受打击。有的时候并不是我不想自信,而是我没有办法自信起来,自信是需要理由的。就当有一天你想穿越别人都穿越不了的世界,不是你说“我可以”,就真的可以,而是你在别人享受的时候,不断在练习穿越,你才可以有勇气说,“我可以”。可惜我从来不觉得自己做够了练习,做足了准备,现实的一切都那么让我觉得挫败而疲惫不堪,又哪里有机会,有动力去一直在练习。

我知道,没有人的生活是一帆风顺的,那不是生活,那是天堂。可是,即使不存在真正的天堂,上苍也应该是偶尔会惠顾我一下吧。估计是它想惠顾我的时候,却发现我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我总是不习惯面对,却又不得不面对。

有的时候觉得,现实嚣张得就像一颗隐匿的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破了。昨天灭绝在告诉我,她不止一次放弃了申请的念头,我何尝不是一样?“选择一条路,走下去。”我知道应该这样,我知道不应该每条路都想走。早就知道是自己想做的事情太多,而导致什么都做不好。可人性的贪婪,总是在我这里显示得这么完整而夸张。每次说起理想来的时候,总是觉得生活充满希望而阳光灿烂的,理想很多,现实很脆弱,可当真有机会可以让我接近理想一点儿的时候,我却总是在逃避。也许是因为看不到理想实现的苗头吧,也许只是因为我站得不够高,于是看得不够远。只是我恨自己逃避,每次逃走了,却都无比悔恨,因为我只是不断地在平地上跑,只能越跑越远,很累很累,却永远无法向上爬。无法向上,也就无法看得更远,于是一次又一次的逃避,只是一次又一次的恶性循环而已。

每当想起这些的时候,我总是心疼而又头痛脑裂的,这些困苦的现实,常常让我忘记我曾拥有过的蓝天白云和清新空气。只是觉得弥漫在周围的是爆破后的尘土颗粒,呛得生疼,脏得无情。

不会照镜子的人,永远学不会化妆。其实自己照镜子,是不会完整看到自己的样子的。很多时候,我在镜子里看到的自己,只是我心里臆想那个时刻的自己而已。我走过一面镜子,镜面中反射出的,只是隐约我想象中的光明的世界而已,那里时而光明,却又时而黑暗。我以为我看见了你,然而指尖触碰镜面却仍然是冰冷的,反而带走了些许温度。依然没有那个人,只是我自己感觉了自己。而这时,也许自己会感觉好一些罢了。因为分享让我快乐,毕竟把温度分享了,即便是分享给的想象中的你,即使换回来的只是更冷的感觉。

于是往往用抱起自己,和自己的臆想,又一次落荒而逃。逃避是因为未知,是因为害怕,是因为胆小,是因为无法面对,也无力面对。生活总是无情而冰冷的。有的时候,我也盼望有人伸出手,温暖自己,也许只是轻触你的指尖给自己的那一些许温度,却也仿佛可以拉着我走过那些昏暗的空间,走到看得见彼此的温暖光线下。只是,这个世界很多情况下是比我能想象到的还要冰冷很多的,我无法指望生命中永远有这样温暖我心的人在,于是对那些偶然温情我心的人,一直心存感激。谢谢你,往往不是说出口的客气,而是心底的温情。

也许有一天,真实的你可以带走臆想的黑暗,让我不再在一次又一次的逃避注意循环里,找不到自己。这一刻,回头看见落荒而逃懦弱的自己,希望下一刻,往前看到那颗敢爱敢恨勇敢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