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之后,新年伊始

I Am What I Am
我永远都爱这样的我

快乐是 快乐的方式不只一种
最荣幸是 谁都是造物者的光荣
不用闪躲 为我喜欢的生活而活
不用粉墨 就站在光明的角落

我就是我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天空海阔 要做最坚强的泡沫
我喜欢我 让蔷薇开出一种结果
孤独的沙漠里 一样盛放的赤裸裸

多么高兴 在琉璃屋中快乐生活
对世界说 什么是光明和磊落

想了一下,选了张国荣的《我》作为2013的正式开篇,也是2012的彻底总结,想表达的都在歌词里。这一年,到最后,也依然经历着各种选择。这些选择,也有可能是我的缘分。但我依然,坚强和坦荡的活着,这就是我。这一年也见识到各种各样的生活,这也是其他的“我”的生活。每个人,都在努力为自己喜欢的生活而活,而每个人,都是不同颜色的烟火。

果然好遗憾,世界末日果然什么都没发生。20号的下午,我离开维也纳,坐车去bratislava飞米兰。对于bratislava,总是路过。都已经数不清是今年第几次,记得去的时候,车窗外的植物,都像换上冬季抑郁症般的黄而没有生气,还好大风车一直在转,像在宣告这个世界仍然在流动般。车窗外的土地的颜色有七种,或格子或条纹的分布。心情呢,不规则而无以明状。我记得我打了一些电话,和一些人道别,因为不知道会不会有末日,也不知道我会不会有机会在意大利上网,所以也算提前的新年快乐。而离开维也纳之前那几天,我竟然还断断续续的见了很多在维也纳的朋友,而且还见不过来,才发现,一年多的日子里,人脉这种东西,是不经意间形成的。一直觉得我在维也纳是孤单一人,却发现也有朋友送给我圣诞礼物的心情,是惊喜的。

米兰还是一样的米兰,host还是一样的host。我在米兰的host是我夏天field trip之后的couchsurfing认识的朋友fabio,而他不光super nice一口答应,还主动提出来火车站接我,虽然我已经知道路。进去TA家发现一切都是那么熟悉,手机电脑自动链接了wifi,而fabio还是拿着一样的果汁来招待我。熟悉的有一种这是我在米兰的家的感觉。上次走的时候我说,see u somewhere sometime,结果不到四个月。之前我在这吃TA的红酒米饭,现在听着熟悉的火车声,感觉又回到了夏天。说好的世界末日之前的绝望感呢?和Fabio聊天发现,意大利人根本没把2012的玛雅预言当回事儿,他笑着说,明天太阳还会照常升起的。

一夜之后我便告别了米兰和Fabio,我只是路过而已。而后向北,去瑞士南部,去参观朋友的学校和他们的展览。Academy of Architecture of Mendrisio,现在是由博塔在那管着,风格很瑞士,但又很多样。每个studio都有比较明显的自己的风格。而瑞士的建筑学校的风格跟我们学校实在是相差甚远,但谁好谁坏无区别,只是风格不同吧。模型都非常棒,印象深刻。值得一提的是,晚上陪朋友去他们放假之前的party,非常棒。首先是,遇到了日本建筑师长谷川豪。短暂交流之后的唯一感慨就是,日本人英语实在是太烂了!不过他看起来真是非常年轻,如果不是朋友告诉我,我大概只会认为这是个日本同学。然后是,醉醺醺的我一直在不断的跟大家聊天,有印象的,还有是可爱的瑞士妹子,爱搞怪的德国小男生,唧唧歪歪说个不停的意大利帅哥,和英语实在烂得要死的日本哥哥(传说是黑川纪章的侄子)。记得还有个出生在意大利的德国人,一听说维也纳之后马上问我是不是在angewandte,我还很诧异他知道我学校,然后他说了一句,“everybody knows angewandte,it is famous(每个人都知道angewandte,它很出名)”之后我表示怀疑,马上补充“just in german speaking area(只在德语区)”之后就合情合理多了。然后还有个在中国工作过的意大利哥哥,唧唧歪歪跟我吐槽了很多他觉得Chinese不一样的地方,末了还说“I never meet a Chinese girl like you in China, you are international, how long you have been in Europe(我从没见过像你这样的中国女孩,你很国际化,你在欧洲生活多久了?)”,其实我最怕说这个了,所以听完我表示很无奈。不喜欢给自己打“international Chinese”的标签,因为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但你也无法改变群体给人留下的印象,你只能改变你自己。于是我只能默默去掉所有标签,然后回答他,“everybody is individual, everybody is different.So you won’t meet someone else like me!(每个人都是独立的,每个人都是不同的。所以你以后也不会遇到跟我一样的人啊。)”再后来,我就不记得我跟谁聊天说过什么了,因为我已经醉得微醺了。(我喝醉的唯一症状就是变得非常话多,说个不停,英语口语水平在喝醉的时候异常好,语速极其快,说话完全不经过大脑。)不过朋友告诉我我当着他们法国老师的面问,“Are all french architects are snob?(法国的建筑师都很势力么?)”这样的问题…当然老师回答,“不知道。”

记得22号早上醒来,朋友窗外是一层厚厚的白雪,阳光灿烂,什么都没有发生。禁不住遗憾感顿升啊。而后,就算正式开始了我的意大利旅程。一路从意大利瑞士交界的最北城市Chiasso基亚索开始,从北到南,又从南到北。因为傻逼的意大利火车通票系统要提前预定而我们预定太晚,所以几乎所有的旅程都是最后一秒才定下来的行程————就是今晚才知道明天去哪,晚上住哪。不过这一路下来,也不算太糟糕,收获颇丰。具体行程是(照片请点击城市链接,持续更新中):Chiasso基亚索-Bologna博洛尼亚-Napoli那不勒斯-Sorrento索伦托-Capri卡布里-Pompeii庞贝Parlemo巴勒莫Agrigento阿格里真托-Catania卡塔尼亚-Firenze浮罗伦萨Roma罗马。别跟我说我很饶,我知道我很绕,但因为坑跌的火车票,我被迫在那不勒斯住了四天,而本来计划的西西里岛之行,被迫改成4天3晚,而放弃了Bari巴里。所以基本上是先度假,后旅游的感觉————前半段在那不勒斯湾的时候非常轻松,而后半段因为总是一个地方辗转于另外一个地方,时刻奔波在路上就觉得非常累。但总体玩下来,还是觉得很满足,很开心。游记大概会写,但不是现在。

两个特别的日子。圣诞那天晚上在Napoli,由于治安实在太乱不敢乱晃,所以平安夜就在青旅上网而毫无特色的度过。新年跨年的那天晚上,我在Catania,住在hostel,一去就有妹子来跟我搭讪,要我晚上跟他们一起出去玩。想着是新年,虽然白天已经玩得很累很累,而且赶路也很辛苦,但实在觉得应该出去party一下,就跟着妹子们去了。很开心认识这些,high movers(一直在更换自己所居住的城市国家),这是我对他们定义,我想大概我自己也算(或者正在追求)吧。搞怪的妹子Mathilde出生在法国,小时候住过意大利,读中学的时候随父母移居纽约,本科毕业在意大利工作过一段时间,现在在法国读研,专业是可持续发展,她说她想毕业给NGO工作(大概是这个点她让我想起来Before sunrise和Before sunset的女主角)。正经的建筑妹子Sylvia是德国人,还蛮典型的,但因为工作需要,也在这个世界上很多地方居住过,她曾生活在中国和非洲。最可爱话多的美国妹子Debbie,出生在洛杉矶,是一名是英语教师,她自16岁以来,就没有在一个城市呆着超过一年,她总是在不断的变幻自己居住的城市。十年前她曾在青岛郊区的学校当老师,现在她住在布拉格,布拉格的前一站是新加坡,她说下一站大概是南美洲,具体哪个国家还没有决定好。除了帅气的妹子,同行的还有当时hostel的志愿者,一个来自克罗地亚的男生,他已经30岁了。他说每年他都会给自己放假三个月,去不同的城市过过别的人生。他的工作是在船舶机构做出纳(差不多就是坐办公室的无聊工作),而他现在来意大利住着是想好好学习意大利语,而这个hostel的环境很好。他还建议我说如果找不到工作又想体验人生也可以来当志愿者,倒是不错的选择。我喜欢这样的人们,因为他们身上,总有着各种各样有趣的故事,这是别人的色彩。

自己呢?2012从欧洲开始,到美洲,又回到亚洲,再回到欧洲。跟2011相比,似乎旅行要收敛很多,我已经开始渐渐适应维也纳。其他的呢?似乎进步不大。很多事情,似乎是饶了一圈又回到了起点,不知道是好是坏。唯一值得一提的就是,摄影是开始有方向了,拍摄人像现在是我的兴趣爱好,希望新的一年可以拍更多的好照片,更多美女帅哥模特。2013,又从欧洲开始了。似乎,新年有更多可能性,等待实现。

不要问我计划,我的人生通常没有计划。有朋友吐槽我他认识我以来,我一直都是走一步看一步没有计划,这样“以后”一定会后悔的。可回头看,四年之前到现在所做的各种决定,也依然没有让我后悔。我想,这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花朵。

好久没有在博客发图自恋,那就发几个意大利的到此一游照吧,从上到下依次是Mendrisio, Napoli, Capri, Pompeii, Mount Vesuvius, Palermo, Agrigento.

比较的意义

我很清楚的知道,人的一生,就是在比较中度过的。小时候,比谁长得高,比谁长得漂亮。读书了,比谁成绩好,比谁会考试。毕业了,比谁工作好,比谁工资高。结婚了,比谁的对象条件好,谁嫁了高富帅谁娶了白富美。生孩子了,就开始新一轮的,比孩子长得好,比孩子成绩好,比孩子混得好…这是不可避免的,比较是不知不觉、有意无意地经常地进行着。虽然比较不是社会提倡的,但毕竟人是社会动物,这些比较不可避免。虽然难免让人不舒服。

小时候,我真的以为是天圆地方的。直到读书才知道,地球是圆的。后来学了物理,知道在了确定一个物体是运动还是静止的,运动的是快还是慢,必须选择参照系,否则无法确定。才知道小时候我其实也没有错。我躺在床上睡觉,相对于地球我是静止的,但相对于月亮我却是在运动的。参照系选择的不同,得出的结论也不会相同,于是我才知道,地球是怎么转。同样的道理,人也是需要参照系的。你的ego从哪里来,其实就从各种比较中来。因为社会动物嘛,所以人不可能脱离群体而单独成长和存在,不由自主,人就会选择他人来作为自己的参照系,通过比较来全面认识自己。

但是,这么多年,我一直活得很自我。很多事情,很多时候,并不想刻意去跟别人比较什么。与其说不想全面认识自己,不如说是害怕比较之后的挫败感而逃避这种比较。很庆幸成长期我有个卓有见识的妈,于是我从小到大很少听到“你看那谁谁谁”的论断,于是这么自我的活着的我,并没有觉得自己成长中有所缺失。朋友的好,我看得到,记得住,我赞扬,也许羡慕,但却从来不嫉妒。记得高中的时候,苍和有一次在我的博客里留言,说觉得我一直都是平和+淡然型的,怎么还会对考试这种无聊的事情心生在意的时候,我就在心里无奈的比了一下考试成绩,如此看来,不能免俗。还好还好,高中毕业之后,这种比较就彻底离我远去了。大学的时光不足为提,因为那种毫不费力还可以得到好结果的比较,就显得一点意义也没有。

又想起,我的老朋友曾经跟我说过一句话,叫“你做成的事情就觉得毫无意义,你做不好的事情就觉得无比重要。”他对我的认识也比较全面,姑且认为这是对的。可问题是,这样说来的话,我并没有在跟别人比,而是在跟自己比。当这个参照系变成自己的时候,很多很简单的问题一下子就变得复杂起来。因为,本来你只是想通过别人来认识自己,而现在你想通过自己来认识自己,当认识体改变的时候,被认识体也必须改变,这样就很复杂了。于是就诞生我这种纠结不已的性格,说得好听点叫考虑周到,说得难听点叫优柔寡断,总是没法去安心做一件事情,而是被很多内因外因所打扰。

但我还是不习惯于和别人比较,直到某日发生了一件,让我觉得ego受到挫折的事情。当你的ego受到了挫伤的时候,你已经没有办法再接下去继续自我比较了,而不得不跟别人开始比较。这是没有退路的选择,我想大概是这样。也许,这篇文章只是我在为我的奇葩经历找借口,这几天我确实忍不住在跟人比,比得我觉得我真的改减肥了。好吧,你一定会说我已经说了很久很久。可是当你的ego受到惨不忍睹的损伤时,这也是保护自己的一种办法,不是么?

于是,在秋天彻底来到之前,让我再去一次海边吧。

可惜不是你


零六年的秋天,是我们最后一次在一起看银杏落叶。我拿着相机在校园里拍很多落叶,却没有勇气叫你一起去。


零六年的冬天,那日大雪后的校园。放学的时候,打把伞在等公交。南方的雪是软的,落在身上就变成了雨,突然,我说,我想淋雪。我就在雪地里跑起来,你在后面跟着。


零七年的初春,校园的植物园花儿开了。我们一行人冲出教室,在校园里拍了很久的花花草草,好像什么压力都不见了。


零七年的春游,我们跟不同的朋友走相同的路,却没有彼此撞见。也许这就像我们的命运一样,我们走的同一条路,却再也见不到彼此。


零七年的夏天,华山。那一日,若不是你,我想我的生命就终止在了这里;那一日,若不是你,我想我们的故事也只能写到那里为止。


零七年的夏天,张家界。金鞭溪上有一座情侣桥,传说牵手走过的情侣就会一辈子在一起。我们走过了,而且牵着手,可传说终究只是传说。


零八年的夏天,北京。整个笼罩在单词里的夏日,我们经历了很多,逃课去了很多地方。记得这颗在北海公园的荷花,我去亲它,亲完你说你嫉妒了,我又狠狠的亲了你一口。


零八年的秋天,上海。那几日都在埋怨你不懂玩,不知道要带我去哪里玩,去哪里吃。那日我们去看烟花,却找不到公园的入口。可我找到了好多颗幸运草,其实我真的没有埋怨你,我觉得有你在一起,挺幸运的,那时候。


零八年的秋天,杭州。那日我们在西湖边的草地上躺着,然后却突然出现了彩虹,然后我就站起来拍照,然后跳着,抱着,好像这一瞬间,我们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零八年的秋天,乌镇。我们为了省钱,没有买白天的门票,白天去探险那些只在夜里去看了看这小镇风光,我们在这里,拍了第一张情侣头像。


零九年的年初,我去拍了我人生第一套写真,跟你一起,千辛万苦攒钱我们终于去完成了拍照的梦想,我记得那套照片发出来,大家都在问在哪里拍的,都说好看。真的好看,现在我也觉得好好看。


零九年的夏天,青岛。你说这一趟旅行,是追逐我的旅行。我们并没有一起去。


零九年的夏天,离十八岁结束还剩十八天的时候,我说,十八岁的时候说过,如果五年之后没有其他人,我就嫁给你。那个时候,离我们的约定刚过一年,我说要离开你,让彼此去看风景。


零九年的秋天,杭州。那年我跟学校去field trip,你坐火车来陪我。我们一起吃饭,一起游船,那一次在船上我们拍了一张合照,是划船的大叔拍的,大叔拍完说,姑娘小伙你们真般配呐。


壹零年的年初,广州。那日我们散步在我最爱的沙面,岛上的建筑都是殖民时期风格的建筑,我很喜欢。我们去了那个相亲圣地的星巴克,我在那里装淑女,我说,我们也当相亲好了。嗨,对面那位,你今年几岁?


壹零年的夏天,我穿越大半个中国走到你念书的城市。住在你住的校园里,去你复习的图书馆看书,去你的食堂吃饭,去你买肉夹馍的地方吃早餐。那个夏天我很快乐,即便大部分的时间没有你。只是,只是若你坚决一些,我就不会走了。可我还是走了,走的时候,动车窗外下起了大雨。


壹零年的冬天,每年都要回一次以前的校园里。拍拍照,走一走以前一起走过的路,看一看教学楼门口的那樟树。我真的想过,若有朝一日我们结婚一定要回到这里拍婚纱照,我也一直留着那套裙衫校服,可惜我想应该用不到了。


壹壹年的春天,北京。我实习,你穿越大半个中国,坐火车来陪我过周末。我们去吃两年前一起吃过的火锅,我们去逛两年前一起逛过的商场。然后你陪我去MAO听黄玠,听他唱起了我最爱的香格里拉。“香格里拉在哪里,让我们一起去找寻。”


壹壹年的初夏,徐州。我们在湖上坐船,爬山,看博物馆,做旅行该做的所有的事情,然后你戴着我的帽子拍照,我再责怪你拍得不好,永无休止的吵架,却又永无休止的嘲笑吵架。


壹壹年的初夏,淮北。我们去一起去参加朋友的婚礼,忙完就在这小城逛着,看小城市的街道,植物,车辆好像都有一些跟我们熟悉的地方不同的味道,你说很像你老家,你说小城市都一样,但是很生活。我突然开始怀疑生活在你那里是什么味道。


壹壹年的初夏,苏州。三年之后,终于一起去了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苏州。有朋友一起的旅行再欢乐不过,一起看风景,一起聊天,一起骑车,一起拍照。记得那次,朋友提醒我,我在你面前,变成她最讨厌的任性的女生。


壹壹年的初夏,上海。四年之后,我们终于可以如此轻松的面对我们永远也解释不清的关系,却又能如此享受的记住这一切。外滩三号发生过很多故事,包括有你的这一个。


壹壹年的夏天,琐碎的日子总算要告一段落,当我终于要去迎接新生活的时候,也是你在陪我做着一切的准备。未曾想过有一天要回来,有一天要在哪里重逢你,有一天要在哪里等你,可未曾想过的事情,很有可能就这样发生。


壹壹年的初秋,我终于要告别这个地方,你回来了,我却离开了。那些冥冥中注定无法长久的相聚,也许才是老天擅自做的决定。而因为分离的一切错误都是可以原谅的,你可曾牵别人的手,走过我们熟悉的一起走过的街道?


壹二年的夏天,我回来了。我告诉你,再等我一阵,我就可以安安心心的回来跟你呆在一起。我告诉你,我不想故事再这样发展下去而永远都没有结果。你答应了,却放弃了。我们的故事最终还是终结在这里,我想我也不知道何时会再回去,你何时会再离开。

————————————————————————————————————————————————————————————

拿图片写完故事,才发现自己终于有勇气说再见。 最后是我给你的祝福,希望你幸福快乐。这也许才是我想看到的结果。那些彼此伤害的日子,是时候告一个段落,一了百了。这些并不希望你去忘记,希望你记住这些人,然后对下一个人好。我再也不会嫉妒,也不会吃醋你跟别的妹子在一起,只是希望你不要去伤害别人了。

十二岁的我写过一首诗,现在安慰了二十二岁的我,然后送给你。

我知道
自己其实很坚强
心再痛
也不会放弃最初的梦想
一次次谎言让我一天天长大
终于明白
这个世界只允许流浪

别担心
你的背叛会给我多大的伤
你飞吧
去你想去的地方
其实路也可以孤身去闯
忘记过去
因为有新的希望

于是,我也终于可以说出这些年这些感触,如实,如心。感觉自己内心有什么东西彻彻底底改变了,高二之后第一次觉得人生观世界观有了不同。我的朋友们现在很开心我终于可以不把自己埋葬在自己的青春里,终于捡起了之前丢掉的节操和理想。兔子要发威,我想这些能量,也是你给我的。打击往往不是坏事,焉知非福。每一次,我都可以从中学习到新的东西。

只是,如果有平行世界,希望那个世界里的我和你,永远幸福快乐的在一起。如果这一切是真的,那么,我好羡慕他们。

最后,谢谢你,让我一夜长大。

七夕快乐,老朋友。

清晨笔记

并不是故意熬夜,而是假装自己已经起床。5:30,收拾完心情,打完电话,便决定开始新的一天。在沉寂的状态里太久,我确实需要新的能量了。第一个改变就是拿起了德语书,想重拾我学过的那么一点点德语。之前声张自己已经放弃德语,回到维也纳几日,又想重拾。总得给自己一点希望,活在这里。读了几句,彻底不记得我之前有学过。果然学了不用就是浪费,今天开始我要每天都说一句新的。才发现billy来探望我那天想努力给房东说明这是我弟弟的时候我费了多大努力,然后发现不过是德语书第一章的内容。这…情何以堪。瞬间又觉得绝望,便想打开电脑码字。果然码字可以让我寻得一些开心,若想有一日转行,我想码农也许也是不错的选择。(不是码代码的,代码太难。)

昨日读到一文,说不要跟消耗你的人打交道,期间提到一个总是在抱怨的例子,便发现,自己已然变成这种让人讨厌的人。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天一同学会跟我说在各种综合因素的考虑下,我是一个为负值的妹子。果然是负能量太多,残害自己,影响别人。虽然,我也曾经消耗在各种奇人奇事上,但那些现在回头看,都是如此不值得一提。

昨夜和在芬兰机场转机的老友发微信,彼此间聊到了不少不多聊的话题。才发现老友其实是一绝世好人,和妹子也终相得益彰,幸福快乐在美帝生活着。彼此聊到生活里遇到的各种奇人奇事,才发现出国之后大家总会碰到一些很奇怪的人,抱怨间只得说自己活得太正常不容易,遂想,也许在别人眼里你也是一朵奇葩,这事儿你永远不会知道。如同你永远不会知道谁来访问你的校内页面,只为跟室友说,我给你看个奇葩。但没关系,每个人自己生活得舒服就行了,不用消耗自己在这样无厘头的世界里太多。

好歹还有老友们,这是最让彼此感觉安稳的存在。几句鼓励,几句安慰,也许不是那么及时,但也永远那么深入人心。就算你一个人,也不会觉那样孤单。再打个电话给想念你的人,即便言语间没有半点想念,却也知道彼此在为更好的人生而奋斗,何尝不是最大的安慰。

再无聊的时候,我就去打游戏。一盘三国杀,运气+智慧,检验完毕,豆瓣上看个小说,吃顿饭,又可以去干正经事了。虽然常常正经事干得并不顺利,画好的图面临被删掉的危险,收到的钱也面临被退的危险,但这风险如同找男人,也许你努力培养精心照顾,但最后还是要退货。人生的妙不就在这无常里么。

你不会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就像刚刚得知的高中同校不同班的某位同学已经和我们阴阳相隔,我们却不知道事情与真相,只知道他自杀了。我并不认识这位同学,跟他也没有交情。但不知为何仍然觉得一阵伤感。去看他的校内,最后一条更新停留在了二年前,最后一条留言是去年,有同学说,天堂的你是不是也要毕业了。再往前翻,是他说的自己看不清自己,有点癫狂的迷茫状态。可是同学,什么样的迷茫让你想如此草率结束自己生命?明明你之前还在说,希望自己越变越好的。真不知道活在长沙还有什么好让你想不通的,也许你期待一个更广的世界,但同学,若是期待,不应该自己来看看么,何必这般离去。

想起我曾经被亲近的人下定论,说如果有一天我的生活里没有了刺激和冲动,我也许就没有活下来的理由了。然后定了定神,他看着我特别坦诚的说,“你要是有一天去自杀了我也不会惊讶的。”然后我也惊讶他说的这般话,想起多年前曾定论自己要向三毛学习在最美的年岁结束生命从而让你们记住我最美好的样子。而现在却对死亡产生畏惧。然后我定了定神,跟他说,”我想自杀也是需要冲动的,既然有冲动自杀,应该也有冲动去做别的事情。”这是一种悖论,我还没有活到我最美好的样子,又怎么能这样结束。

而最美好的时代,永远在过去。那最美时代里最美的你,早就已经变成了现在的你。那又何必去结束它?与其说不要消耗别人,更应该不要消耗自己。

每日好好活着,好好吃饭,睡觉,做该做和不该做的各种事,已是幸福罢。

给自己的信

亲爱的小乔,
我知道你现在很难过,很多事情的发展都是出乎意料,并不想要这样的借口或者结果,身体的不适一定能够给你带来心灵的清澈,是时候好好反省自己了吧。
如果你一定要我来安慰你,我会告诉你,摸摸,不哭,生命已经如此艰难,每个人都不容易。可我知道你一定不要这样的安慰,这样的安慰你一定都懂,可是亲爱的,并不是每一条路都可以通往你想去的地方,但一定每条路上都有你没看过的风景。
选择暂时回避虽然说是现实的无奈,但是我明白你一定可以处理好这一切,分分离离才能更加感受到日子的价值。你记得Tom robos的歌里唱给你的安慰吧。Time After Time, you’re falling behind, wanting for wirds, Never speak, forever be what you ganna be, but inside, u r just my,my,my…
courage is not the towing aok that sees storms come and go, it is a fragile blossom that opens in the snow.
回家吧,你会好好的,成为全新的自己,闪耀归来。

一年前和两年前

今天见了两个朋友,顺便想起了一年前和两年前的现在。

今天见到大勇,于是想起一年前,我决定来维也纳之后,去安徽参加朋友的婚礼,然后去苏州跟卷儿会面拿相机。当时那帮一起申请的学建筑的朋友在上海聚会,于是就去了上海。这帮人现在都在全世界学建筑,只是一年之后,有的毕业了,有的快毕业了,有的还在熬着。狮狮在penn读dual,说暑假要修物理课所以没去实习也没法回国。小猪在wustl读m1,第一个暑假正在环游欧洲。小环和熊吉都已经从penn毕业,现在正在环游美帝。大勇呢,在剑桥读规划,要毕业了拿了个投行offer却想留在欧洲做设计。小龙,若不是在哥大其他朋友的照片里见到他,我都已经快忘记这个人了。每个人都有既定的未来,大家都在建筑这条路上不紧不慢地追求着。那个夏天我们在上海,只为了一件在整个申请的黑色季,这么互相支持鼓励的一帮人。这些人也许是你以后的同学,也许是你以后的同事,但都是以后的好朋友。

这张图是吃完之后,我们的合照。我们在试图靠近一些,为了记住这难得的相聚。

然后见到Steven and Chris,于是两年前,我在上海上aa summer shcool,结识了一帮很好玩的朋友。虽然不是每一个都有一直在联系,大部分的后来都变成了facebook friend,但总是还有一直念念不忘的。Steven就是其中念念不忘的一个,我想所有的朋友里写邮件最勤快的就是他了。他在summer school之后放弃了建筑,觉得建筑不适合他,于是在工程道路上不懈追求,今年从哥大毕业,顺利去斯坦福。小寒和思婷都在去年去了哥大读m1,那时候他们三都在哥大的时候,我是多么后悔我没有去美帝呐。宇哲还在台湾,但许久未联系,不知道是不是在台大读研。嘉渊在北京上班已经一年,养只猫,带个妹子日子安稳不紧不慢。当然Chris在维也纳,我想我们还有很多机会见面。那个夏天我们也在上海,我们疯狂做project,疯狂派对,疯狂拍照。到现在都觉得,如果没有那个夏天,我是不会那么坚定一定要读建筑的,但那个夏天之后,很多事情就改变了。唯一没有改变的,就是这帮人的笑。

这张图是Party整夜之后,回到酒店为了第二天送steven的飞机所以整夜不睡,去7-11买了个啤酒,就在街上玩ABBEY ROAD~

我想我最大的变化是,一年前我是中分,两年前是刘海,现在是短发。
我想我最没变的是,一年前我爱建筑,两年前我也爱建筑,现在也爱。

U know what I said? U don't.

I try to write something to calm myself down, but I am not sure whether it works or not. Life is so hard to tell all the truth, I went through so much until now, I told myself that you need a simple life, but I just can’t. Love, betray, loneliness, all these kind of feelings would have killed me, but I am still alive. Live in the real world, sometimes you should be pretend to be others, who is not yourself at all.

Until now, friends, family, classmates, teachers, strangers, all the people I met, I appreciate all of you. Because of all the history, I became myself now. Even though I hated myself before, but now I started to love myself. I have to love myself to maintain all my energy to live on. Nobody said it was easy, we’re all going through too much. I wake up everyday with a bad dream, no one’s on my side I was fighting, but I still can see the light, far away from me.

I saw the most beautiful sunset in Africa, I saw lions running in the Masai Mara, I saw flamingos flying away from the Nakuru lake, I saw people fighting for a maize, I saw people dying for nothing. The world is always bigger than your imagination.

I meet a guy who lived 4 years life for nothing just seeing the world, he walked in Africa for a volunteer, he walked 40 days from one city to another, he kissed the women he liked and said goodbye. I meet a girl lived 3 years life in Europe but keep escaping, escaped from one trouble to another, escaped from one men to another, escaped from one country to another. I appreciate the first one, but I can’t do what he did. I also appreciate the second one, cause I even don’t have enough courage to escape.

How come?! I was a girl who is not afraid of anything. I was a girl that everyone I love was relying on me. I was the girl who went to so many places alone just for one beautiful sunset and one beautiful photo. When?! When the world has changed? Or just me.

如果人生可以重新选择,我想我也不会是一个歌手


整理照片发现上次帮朋友的乐队拍照的时候,拍了这么一张。拍的时候,录音师再三叮嘱我,说一定要小心这个话筒,这个话筒有多么多么贵重。其实,我明白的,虽然现在的我是握着相机而不是话筒的,但我曾经有多少个日夜,也是随着它一起的。

就这样,我想起我十多年以前的舞台梦。那个时候,我也每天都唱歌,出入录音棚,出入大小舞台。那个时候我在省少年儿童合唱团,偶尔当当主唱,常年给老师当免费的劳动力录各种儿童歌曲,参加各种节目的录制。然而梦想还没开始就已终结,虽然曾经也有人喜欢我的声音要我往专业的路上发展,可当时的我更喜欢画画。还好,这一切,还留下了稀疏照片,供我无聊的时候慢慢回忆。

现在,我的现实生活没有话筒,也没有舞台。也许我不够热爱和坚持,否则,我的人生一定跟现在完全不一样。第一年超女的时候,我还在念初中,那年的超女没有报名要求。以前合唱图的朋友问我要不要跟她组团去参加,我同意了,可那天考试,于是就这么错过了。第二年开始,就有年龄限制了。等我达到年龄的时候,我早就失去了那份对话筒的热情了。大二那年看完《Camp Rock》发现女主角比我小两岁的时候,我人生第一次意识到,原来不是everything is possible了,我再也没有机会去舞台唱歌。

不过,我想要是人生可以重新选择的话,我大概也不会是一个歌手。也许真的可能是个社会工作者,或者自由摄影师,或者是体操运动员,又或者学校里的美术老师。大概没有太多的机会可以成为歌手,即便给我机会,我大概也没有胆量挑战。噢,我忘了,曾经我是有机会的。

那些年,我的青春被狗吃了

  看了那些年,眼泪哗啦啦流了好久。跟EASON打电话,哭了好久。
  哭,只是因为,好想重新活一次。最近真的很不开心,自己把自己困在自己的圈套里恶性循环。每当看到这些跟回忆有关的东西,我就会难过得想,我的青春,我的现在,根本就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我的人生就是在一个又一个的后悔里组成的。
  情绪平复之后,我决定来写这篇blog,我知道,这一定不会是影评,因为我根本不在乎电影。电影,不过是九把刀的青春。他是何等幸运,能将自己这么热血的青春写成故事,给每一个人看。想起初中毕业的时候,也曾经想把跟芷渔,跟J的故事写成小说,但那本BEEN THERE DONE THAT就写了个开头,根本就没有写完。高中毕业的时候,因为成绩差,读高中期间又各种乱七八糟的想法产生过很多,于是毕业的时候我坚持认为那是我人生中最糟糕的一段日子。于是,也便没有要将那段糟糕的日子变成小说的想法了。再往后一点,大学生活根本就不算大学生活,根本没有我爱跟爱我的那些人。

  回忆起我曾经也是个很热血的人。我们班是分小团体特别明显的班,成绩好的一拨人。成绩不好的一拨人。我呢,就是那个跟班里成绩差的出去打球唱歌,跟班里成绩好的考完试对答案。当然,还有一个人跟我一样,那人就是J。基本上,我们从来不标榜自己是哪一拨的人,但基本上每次活动都少不了我们。现在看来,J绝对是我青春时光里对我影响最深的人。我们俩的感情,绝对是兄弟之情,不,也有人说是姐妹。总之就是跟爱情无关的意思。可是稚嫩的我曾经一度觉得我的初恋是献给了J的。那时候也会在午休的时候去公用电话亭给他打电话,骑车去他家的巷子门口为了跟他偶遇,看完他喜欢的作者的所有的书,然后一起上自习,一起打扫卫生。他也会在下课之后骑车送一程不顺路的我,或者在周末不想做作业的时候打电话给我来堡电话粥,后来,连我妈都能听出他的声音了(那时候手机还不是很普及,我们都只能打家里电话联系对方,以至于我现在还能背出来他家里的号码)。
  印象最深的两慕,一个是某一次我们跟另外一个好朋友去蛋糕店喝奶昔,中午的时候。喝完我们就开始聊天,然后趴在桌子上午休。然后不记得是谁的提议,我们就开始唱起了情歌。一首接一首。然后唱着唱着,他就在桌子底下牵起来我的手。哇,牵手这种事情,在初中生的眼里,已经是暧昧到不能再暧昧的举动。那天握得好紧好紧,但却什么都没有说。我们都心照不宣吧大概。还记得那天从蛋糕店出来,在门口遇到了班上的一个八婆,就开始回去宣传我跟J在一起的谣言。当然,因为他太风骚暧昧对象必须不止一个,所以肯定也就是一阵风的事情,过去了。另外,是某一次月考之后,他骑车,我骑车,骑到烈士公园的分叉路口,我们停下来聊了好久。然后我们面对面同时转换话题地问对方:“喂,为什么大家都说我们在一起啊?”然后,又几乎是同一时间回答了同样的话:“靠,我怎么可能那么没眼光要跟你在一起啊.”然后我们都笑了。我还记得那天回家的路上觉得很开心,一直都在笑。因为,从那句玩笑话的答案里,我已经知道了他喜欢我。我笑,只是在笑我们之间的默契。那时候真的很默契,几乎是我说上半句话,他一定可以接下半句。我哼一首歌的前半段,他哼下面半段。他写诗的第一章,我写第二章。就这么,过了好久好久。
  当然,这样的故事里,肯定主角不止我们两个人。我不是沈佳宜,也没有她漂亮,那这样的故事里肯定还有很多很多像我这样的女生,像J这样的男生,伴随着我们的青春,一起走完了那段日子。再然后,初中就毕业了。快毕业那会儿我实在无法忍受跟J的各种绯闻,已经到让我承受不能得程度了。于是我找了个特二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我接受了另外一个男生的表白。于是我的初恋就这么没了,而我的初恋不是J。当然我跟这个男生在一起的时间不长,读高中了就又分手了。那年他去了另外一个高中,谁叫他成绩差没考上我们学校。然后,从那一年开始,一直到现在,我们的减免次数基本上都控制在每年一次。
  高二上的时候,以为自己要出国,就觉得,怎么着出国之前也要跟J说一次这事吧,至少让彼此不遗憾。然后还特别少女的买了一本类似几米漫画的书,那本书叫《想念你》,还在书里写满了当年跟他的故事。结果,在我出国这个事情还没影之前,就知道他有喜欢的妹子了。而我的第一反应是——“你TMD的怎么还不去追?!”那一瞬间我才意识到,原来这么多年,我真的只是他哥们而已。瞬间觉得当年以为自己那么喜欢他这事情有多二逼。根本就不是爱情。那爱情是什么?我打赌那个年龄的我们一定不知道。于是,我再也不幻想我要跟J说什么了,那本书也被我藏在了书柜的最里面。还有那年写过的好多字。记得那时候梁静茹出了一首歌叫《我还记得》,第一次听我就哭得稀里哗啦。不知道十年之后,我们再遇到会怎么样。但其实,根本不要十年。到现在为止,我们都没有互相探讨过,当年到底有没有喜欢过彼此的这个问题。只是时过境迁到现在,我们不会再问,你喜欢我么,这样的问题,而是直接说,我爱你。虽然那并不是爱情。而最幸运的事情就是,我们从来没有在一起过。
  高二下的时候,我开始喜欢其他的人。那时候班里有个帅气的男生叫W。他跟J是我在整个中学阶段唯一承认过我主动喜欢过的男生,今天在跟Eason总结的时候,还在说,他们两个的唯一特点就是——都会写诗。然后,Eason说,“我也会写啊。”其实我是记得的。我还记得那时候为了锻炼自己跟W的对诗水平,每天找Eason练习押韵。那时候已经开始写博客了,好多稚嫩的诗句其实可以在博客里找到证据。前段时间写过一篇跟诗歌有关的文章,还在里面提到过这个事情。关于W同学的某一句,我至今没有对上的诗。噢,不,其实还有一个共同点,因为我都跟他俩写过交换日记。跟J的交换日记写了初三的整整一个学期。然后W的故事如同青春里的任何一个短暂而美好的小插曲一样,只有很短很短的一段时间。那本交换日记,其实只交换了一次。然后因为傲慢骄傲的W同学说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所以不可以再来喜欢我”这样的2B理由,我就被突然不理了。然后同样傲慢骄傲的我也觉得“你不理我我凭什么要来理你?!”于是我们就这样消失在彼此的青春中了好长一段时间。噢,并不是消失,而是故意视而不见而已。看吧,当年的青春,青春里的人们啊,是有多么幼稚而倔强。
  高二下的时候,因为忍受不了跟W的交换日记活动就这么无疾而终,于是觉得应该找个人继续写。于是我找了我的好哥们,当时年级大帅哥——小明。跟小明写的交换日记应该是青春里最长的。其实我当年多么希望我们能在这样无聊的交换日记中擦出一点火花什么的,可惜没有。事实证明,不管这个男生再帅,哥们永远都只能是哥们而已,是没有发展前途的。我跟小明的搞笑交换日记一直写到高三,停了一段时间,大一还继续过。整整写了3个本子。那时候每周给Eason分享我跟小明的交换日记是我们每周的固定活动——嗯,我们俩写的东西,可以贴出来给所有的人看。暧昧?!一点关系都没有。
  再后来,因为出国没有出得成,我也被迫高三了。高三的时候,因为成绩不好嘛,就想找个成绩好的男生来帮我。当时Lichee是班里成绩好的男生中对妹子最亲切的一个(注意:只有妹子),大部分情况下妹子去问问题,他都能耐心解答。于是觉得不错,就也开始烦他了。当时他的暧昧对象,那叫一个多啊。估计一个手是数不过来的。他嘛,虽然不帅,但是成绩好啊。念书的时候,成绩好的男生,是相当有市场的。当然我一点儿不介意,为什么呢?因为我不喜欢他。我只是想找他问问题而以。于是不喜欢他的我,就去跟班主任说,我要跟Lichee坐在附近,方便我问问题。班主任是个很八卦的人,我后来才知道。当时估计他只是喜欢我,所以同意了我莫名其妙的请求。我那时候是真的笨啊,一道题真的要讲好几遍我才能听明白。然后,因为我们住得很近,又开始一起放学回家。再然后,虽然我对他没有兴趣,但他开始对我有兴趣了。那时候真心是骚扰啊。我们高中很苦的,很多很多的作业,成绩好的同学可以在晚自习的时候就把当天的晚自习就完成学习任务,但成绩不好又想努力读书的人,比如我,只能很苦的在晚自习结束之后接着回去熬夜做作业。可是!同时还要面对那成绩好回去没事情做的男生的各种骚扰。关于这一点,我至今都很恨他。然后我就不理他了,心里想:“MD,成绩好的又不止你一个,不问你。”于是我换了座位,同桌是数学课代表,也是那种超级nice的男生,所以好长一段时间,我就没有再找过他,也不跟他一起回家。可是,人心就是犯贱啊。虽然他依然有很多暧昧对象来问他问题,但是,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啊。有一天,他开始追我,很明显的吧。竟然极端到,除了我,在班上跟哪个女生都不说话。然后,成绩也退步了。成绩好的学生成绩退步这可是头等大事,于是班主任就开始家访,班级其他同学就开始各种八卦。最忍无可忍的事是,班主任把我叫到办公室谈话,说:“那个谁最近状态不太好啊,我看你跟他关系这么好,你多开导开导他啊。”好吧,我当时心里想,理一下又不会怎么样对吧。于是,我又开始理他。再然后,再然后然后,故事就变得很寻常而普通了,当有一天Eason跟我说我提到Lichee的次数已经在我们的谈话中变得每天一次的时候,班主任你成功了。毕业的时候,我依然成绩不好,他也依然成绩好,他去了我最想去的大学,我接受了他的表白。你以为,青春就该这样,这是很美好的结局了是吧?不,永远没有你想象得那么好。
  九把刀说得对:“青春最残酷的部分就是,同龄的女生总比男生成熟,而这样的成熟,没有一个男生招架得住。”他除了成绩好,别的都很幼稚。而成绩好,在进大学以后就变得不那么重要了。于是,我们越来越远,于是,我们分手了。但是,他是最喜欢过我的人吧。今天看电影的时候,看到这句台词:“被你喜欢过,就很难觉得别人有够喜欢我吧。”瞬间被击中。我想,这是我迄今为止最认真谈过的恋爱吧。过了那些年,我觉得我的青春也就这样没了。后来的那些人,不过是你的影子。可是,总是还有下一个,足够喜欢我的人吧。就像沈佳宜总是会嫁给谁谁谁,柯景腾也总是要结婚的吧。只是,看婚礼一幕的时候,哭得好伤感好伤感,不知道当我看到“曾经冒雨送我回家的你,今天结婚”的那一刻,会不会有勇气写下“新婚快乐,我的青春”八个大字。

  好了,我的青春流水账写完了。想起前段时间很流行的话:你,不约会,不谈恋爱,不出去玩,不喝酒,不逛街,不疯,不闹,不叛逆,不追星,不暗恋,不表白,不聚会,不K歌,不撒野,因为,你,要学习——请问你的青春被狗吃了么?然后,我的青春虽然什么都有,但为什么我还是觉得被狗吃了?!
  最后,上个图吧,这是已经没有了青春的我,在被狗吃了的校园里,怀念曾经。也感谢所有喜欢过我,跟被我喜欢过的人。祝福我们都好。即便,我们还春着,却再也不青了。且行且珍惜。

【匆匆走过,别处是非洲】林小乔个人摄影展

嗯,终于可以做,谢谢卷卷的邀请和陪伴,才有了这次非洲之行。谢谢眼睛提供场地,谢谢Eason和雷遥帮忙选片,谢谢Sonny和他的朋友帮忙做海报,才有了这次小小的影展,我不专业,只是满足自己的一个小心愿。

嘿,亲们,能来的欢迎捧场,不能来的欢迎分享,以上。

豆瓣同城地址:http://www.douban.com/event/145656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