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ter girl

Send someone I will love you
you can rest in arms
keep you happy from harm
in a sunny day

Give you endless summer
Boy don’t be afriad
Feel we’re getting old
and getting better

As time goes by
we will grow through these days
Boy I am doing all I can
to be a better girl

Go easy on your conscience
Cause it’s not your fault
I know you’ve been taught
To take the blame

Rest assured my darling
take care of my dress
walk you out of here
we re not in mess

As time goes by
we will grow through these days
Boy I am doing all I can
to be a better girl

One day you will find that warm
we’re homeward bound
love is all around
love is all around

I know some have fallen
on stony ground
but love is all around

Send someone I will love you
you can rest in arms
keep you happy from harm
in a sunnny day

Give you endless summer
Boy don’t be afriad
Feel we’re getting old
and getting better

As time goes by
we will grow through these days
Boy I am doing all I can
to be a better girl

————————————————-

Robbie Williams的Better man听了很多年,前阵子某天突发奇想的改了这版女生版的歌词。今天又听到突然想起,小小改动之后想录下来,结果录了好多遍还是没有唱好,以后再慢慢找机会录吧。希望你会喜欢这首歌,也希望你会喜欢变成better girl的我。(P.s 图片来自去年拍摄的一场婚礼,新娘的手花特别美。)

我的娭毑 续

继续写我的娭毑吧。

这一刻,是我的娭毑出殡的时候,我没有睡,却也不能打电话回家,更是无法看到现在的场景,只能坐在google地图告诉我的,距离长沙市阳明山杨子路殡仪馆直线距离约8190km的维也纳,在电脑面前写点东西怀念娭毑。说起来,才发现从google地图上看所谓的直线距离,在跨越2个大洲之后,显示的竟也是曲线。当然如此,地球是圆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转着。所谓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刚想去硬盘里翻张跟娭毑的合照,却发现没有单独的合照。将近23年间,我竟然找不到跟娭毑单独的合照。娭毑虽不爱拍照,但颇爱拍照的我,竟然一张跟娭毑拍的单独的照片也没有,也是颇为惊讶的。还是姐姐说得好,照片并不重要,记忆永远不会消散。但真的不会消散么?我现在,要想起十几二十年前的事情,竟也觉得那么模糊了。那么,再过十几二十年呢?

那先再好好想想吧。上一次跟娭毑嗲嗲好好拍照的时候,已经是2010年中秋节的时候。难得娭毑配合我们,全家坐在客厅里,规规矩矩的让我拍照。可惜那时候技术并不如现在好,机子也没有现在用的好,照片质量一般,拍着拍着却因为总是不合我意,而让大家都多少丧失了热情。好歹最后还是有那么几张稍稍不模糊的照片,却也没想到,成了最后的影像记忆。人啊,真的不晓得什么时候的哪一次,就成了最后一次。我放照片的移动硬盘,我一直认为那是我的命根,这一次,我却觉得应该更加小心了。因为生离还可以在追忆,死别真是无力。

我把签名改成了那句:“无边落木萧萧下,却盼故人还复来”。王田叔在底下给我留言:“慈恩驾鹤后生泪,祖孙银河再相会。泣尽会须重抖擞,衣锦还湘足可慰。”却让我忍住了眼泪。是啊,要是娭毑现在飞了8190km正在我脑壳顶上看着我,一定不喜欢我这堆满卫生纸的屋子,一定会要我在这大半夜的,多穿一件外套。我总是在长沙湿冷的冬天,永远不会穿秋裤,永远只是穿一条校服裤或者牛仔裤。而这种举动,总是会遭到娭毑的鄙视:“你们这些年轻人啊,现在就不注意,老了就晓得厉害咯。”老人都是这样,总是会更加关注身体,而年轻人也总是这样,总觉得年龄就是本钱,挥霍亦是无所谓。这就是年轻,会做很多傻事,会不听劝告,会一意孤行。不过我想,娭毑年轻的时候一定也做过类似的事情,所以多多少少理解我吧。所以,才只在每次念叨之后,又无奈的摇头离去。

娭毑并不爱笑,面相大部分的时候,不是一副很慈祥欢乐的样子,看上去多多少少有些严厉。我读小学的时候,经常因为写毛笔字的缘故,遭到母亲的训斥。每次都是躲到嗲嗲娭毑身后,寻求庇护。因为我晓得嗲嗲娭毑总是会袒护我,不让我母亲训斥我。所以娭毑的房间,也成了我小时候的避难所,一被打被骂,就想方设法躲过去。嗲嗲娭毑因为对我的格外庇护,也总是很严厉的经常训斥母亲,也因此让母亲遭受了不少骂。特别是娭毑,娭毑因为对母亲脾气有特别的排斥,每次都是最狠来保护我,而来骂母亲的那个。最记得娭毑会说那句:“还打,要打她你先打我看看!”而母亲,除了骂几句,自然也不可能对自己的母亲下手,而只能转背收手。这么一来,原本该被打的我,也就避过一劫了。母亲对我的严厉,因为她的大嗓门,而在院子里出了名,我也无奈变成了院子里出名的努力学习努力练字还努力画画的标准“三好”小孩。所以每次在院子里碰到娭毑跟其他老人在院子里的时候,其他老人总是忍不住对我一阵夸奖,这个时候,我记得我是瞄到过,娭毑脸上的得意笑容的。其实,娭毑应该是更喜欢姐姐一些,只是姐姐不爱念书,年纪越大,风头被我抢得越发多,我总是觉得娭毑应该是越来越喜欢我了。当然这样的想法一定是因为我的狭隘,因为娭毑对我们的爱应该是平等的,只是因为后来只有我跟娭毑住在一起,我享受的机会更多了而已。而姐姐因为出现的时间越来越少,所以每次出现对娭毑而言,也就变得更珍贵了一点。

我很想回忆起娭毑跟我讲过什么有哲理的话没,很遗憾却什么都没想起。甚至不太容易描述出,娭毑具体跟我讲过一些什么话,也描述不出娭毑的声音具体是什么样的。噢,娭毑的声音是非常年轻的。我想起有一段时间,母亲一位朋友,因为总是弄混接电话的到底是我母亲还是娭毑,而闹过不少笑话。不过,那位迷糊叔叔,有时候还会将我的声音听成我母亲的。这样一想,大概我的声音跟娭毑的声音,大概也是有一些类似的。想娭毑跟我说过的话,最记得是父母离异之后的一段时间,母亲偶尔会有一些很夸张过激的言论,每次说完之后,娭毑都会偷偷的叫我去她的房间,再说一些中立的话。我想大概娭毑是怕,这样的事情影响到我的成长,影响我对这个世界的观念,从而努力说服我去过滤掉那些不欢乐的情绪。只是那个时候,我已经不是小孩了,至少不是很小的小孩,至少我已经对这个世界的是非有了自己的判断,所以娭毑说的那些话,并没有影响我很多,但我都听到了心里,这份情意,我也领在心里。

娭毑虽然嘴巴上很不喜欢我母亲,但娭毑也一定是很爱母亲而离不开我母亲的。而我母亲,也是一位刀子嘴豆腐心,不吐不快的女人。她常说因为娭毑什么都不会,造就了她什么都会得万能。却偶尔也会在娭毑因为性情暴戾无理取闹的时候,说一些很狠的话。但这些都是说说而已,我想。是啊,这个年代的人,总是很奇怪,可以对刚认识不久的新恋人毫无保留的说爱你,却对自己朝夕相处的亲人开不了这个口。才想起,我似乎从来没有开口对娭毑说过我爱你之类的话,甚至出国以后连我想你之类的话,也很少说起。偶尔在跟母亲视频的时候看到娭毑,也就是随便寒喧了几句而已,而娭毑问我的,也如之前那篇所说,都只是你有没有钱之类的话。很后悔去年夏天在长沙的时候,没有好好珍惜跟娭毑相处的机会,甚至因为一些无聊的事都没有好好在嗲嗲娭毑屋里住上几天,我甚至想不起我离家之前是怎么跟娭毑告别的,也想不起最后一次见到娭毑的时候,娭毑跟我说了些什么。想到这一切,我才第一次感觉到后悔的滋味。我并不是一个喜欢后悔的人,我时常说人生没有什么好后悔的,聪明人是不会为自己做过的事情后悔的。但到今天我才明白,这样口无遮拦年轻气盛的话,真是幼稚。又怎么不会后悔,我错失了上一次,却再也没有下一次,难道可以不后悔?生离一切都可以补救,死别却一切都没有了机会。

我再也见不到娭毑了。我忍不住,再一次向自己强调了这个事实。我虽从来都认为自己坚强,却也从未经历死别。记得高二那年,Lichee曾因为姥姥去世,而跟我说了很多他和姥姥的事。那时候,我还不明白失去亲人的滋味,自然也无法安慰他。还记得后来,我因为写了一篇面对死亡的作文,被老师表扬之后,他却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理论告诉我,没有经历过死亡的人,是不会懂那种滋味,不会成熟的。而娭毑的离去,我却只能坐在8000km之外的地方经历,我一定比当时17岁的他更懂这种无力的滋味了吧。也终于成熟了?不知娭毑会不会希望看到我的成熟。但这样的成熟,我宁愿不要。

说起那篇文章,我曾在2008年,看完相约星期二那本书之后,曾经在博客里写完书评之后,写过这么一段话。

P.S.
在我看书的时候,我的外公外婆(即嗲嗲娭毑)又在家里吵闹了起来。活了大半辈子的他们,应该对这世界有了他们的感悟。只是,依然为琐事而活。我外公是抗美援朝的老将,战争后留在了湖南,而心里却一直牵挂着云南老家和那些在家乡的人们。外婆呢,从小过苦日子直到工作生活才得到了改善。只是在我看来,他们拿一辈人都不曾会享受生活。外婆,也许就是Morrie口中的那些,为琐事繁忙了一辈子的人。生活对于她最大的意义也许就是早晨买菜和下午去老年活动室打牌。脾气不好,总是自己给自己烦恼。而外公呢,多么坚强的一个人,中风以后一直靠自己恢复。自己照顾自己,甚至,他还可以照顾别人。外公以前跟人说过,说他是经历过一次死亡的人。那么,该知道如何生活了吧?依然是每天不停的吵闹,在家里待久了的人不免都会有一些性格上的改变。生活在一起的人们,往往都不会知道珍惜吧。如果像人们看着Morrie的岁月流逝过去一样看待死亡,看待生活,这个世界真的应该更加美好吧。看着书,看着看着,我突然就觉得我应该为他们做点什么。每个星期六的下午和外公聊天,听听他说那些战争的事,听听他说那些他想教给我的事。

才发现,在那之后,我并没有履行自己的心愿,并没有在每周回到嗲嗲娭毑身边跟他们聊聊天。更是才发现,当时的我对我的娭毑有着怎么样的偏见和误解,自己是多么的幼稚。因为,琐事才是人生。有多少人的一辈子能经历大起大浪。大部分的人,一辈子,也都是像我的娭毑一样,在一些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日子里,走完了自己的一生。前天因写我的娭毑那篇文章,给嗲嗲打电话问起娭毑以前的一些大事记的年代,嗲嗲才跟我说了很多,在我出生以前的事情。说着说着,在医院的嗲嗲,还因为太过激动血压升高,而没有办法继续跟我说下去。只好无奈的跟我说:“这些,你下次回来再跟你讲。”好了,还好我还有嗲嗲,下次我回去一定要好好听听嗲嗲娭毑的故事,如果可以我还想记下来,为娭毑保存一些逝去的记忆。

娭毑一定看得到,这个世界上有人一直思念着她。

最后附上我自己写过的,关于死亡的那句话。“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亦不是简单的面对死亡、认知死亡,而是由死亡去了解生命的真正意义所在。”朋友的留言也这样跟我说:“我们现在这个年龄要慢慢接受亲人的离去,虽然会好难过,但是生活还要继续!好好生活!爱我们的家人会知道的!”

娭毑安详,我们这些后辈都会好好的。

我的娭毑

娭毑,走好。

娭毑,是湖南方言中对奶奶的称呼,我的娭毑,其实是指的我的外婆————她姓常,名丽荪,湖南长沙人。她生于1933年农历十二月初六,逝于2013年四月初二,享年79岁。

我的娭毑,她出生贫寒家庭,父亲是老中医。亲生母亲于出生不久后过世,幼时父亲另娶,在继母和父亲组成的新家庭长大。后进入长沙保育院学习生活。从来没有听她说起过保育院的故事,连嗲嗲也不清楚,到底是哪一年,她离开了家,走进了保育院。记得前些年,娭毑总在我抱怨生活的时候不满地说起,她年轻的时候穷,和姐姐一起做苦工挣钱的事,以告诫我们这些年轻人如今有了优越的生活更要努力。后来了解了一些保育院的历史,我猜想那些艰苦的日子应该是她进入保育院念书之前的事。娭毑的姐姐因为家里穷,很早就嫁人了,而她能进入当时美国人开的保育院里读书,过着吃、穿、住都不要钱,衣食不愁,读书玩乐的日子,也算是当时那个动荡年代的幸福生活了。只是保育院里的孩子,大都是从社会上收留的流浪儿童,他们无家可归,像我娭毑这样有家的穷孩子,虽也不少,但终究是那被社会称为“孤儿院”般的地方的集体生活。我想,这也许为她今后的人生奠下了一些忧郁的伏笔,但也让她成为了常家众女儿中念书最多的文化人。

1948年秋,风云剧变,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下,程潜起义,湖南长沙和平解放。从此保育院事前就自行解散,娭毑的保育院生活也就就此告一段落。因父亲还在,我想当时她也就是回到父亲家中生活吧。1951年9月,她进入了当时的省立一中读初中。后来,1952年省立一中奉令改校名为湖南省长沙市第一中学,沿用至今。娭毑曾就读长沙市一中初三班,可在长沙市一中校庆时公布在网上的校友名录上查到。而整整50年后的2001年,我也有幸成为了长沙市第一中学的学生,而我的娭毑曾是我读书的中学的校友的这段历史故事,确是2002年长沙市一中90周年校庆时才知道的。记得那日我在校门口,和同学一起迎接归校的老校友们,却在大门口一群老人中看到了自己的娭毑。忍不住失声大喊了出来,以表惊讶,又表轻责:“怎么从来没见你告诉过我你是一中毕业的咯!”我还记得娭毑当时一脸灿烂,极骄傲的说:“那是啊,我就是一中毕业的老校友咧!”那一幕现在还历历在目,那一年,他们54届初3班的校友聚会,是当时回校年纪最大的班级,他们当时的合照也被放入了长沙市一中后来建造的新校史馆。记得2004年高中新入学的我,还在校史馆里看到了她的照片,我想那张照片,也是我娭毑作为一中人最好的纪念。去年,长沙市一中100周年校庆,远在异国他乡的我,也无法亲临现场,更无法带着她前去参观,这也是我最大的遗憾之一。

娭毑于1954年7月从长沙市第一中学初3班毕业之后,进入了长沙医药学校就读中专,学习药学。我想,也许因为父亲是中医的影响,她选择了和医药相关的职业。只是父亲学中医,她学的确是西医里的药学。我想,娭毑当年一定是一个学习很好的学生。娭毑是个记性很好的人,我想若不是她当年将各种药剂各种化学反应牢记于心,又怎么会还能在50年之后,指导做化学作业的孙女儿呢!是啊,还记得我念初三刚刚开始学习化学的那一年,会在家里有意无意的用长沙话背诵化学元素周期表,总还能时不时听到她能接着说出下一个元素。不知后来我所有的理科科目中最让我骄傲的化学成绩,是不是也和娭毑的隔代遗传有关呢。1957年,娭毑从长沙医药学院中专毕业,分配至湘雅附一医院医药房,作为一名药剂师工作。同年入党。

1958年,因同事结识当时在工程兵学院当兵的嗲嗲毕文彩,两人于1960年阳历10月1号结为连理,到今年,为夫妻53年。嗲嗲是性情中人,却一生只对娭毑好,有着现在的我们所羡慕不来的无比坚定的爱情。记得娭毑老年时常常因生性暴戾乱发脾气拒绝吃药,嗲嗲却总是一次又一次的将她要的药准备好,放入小药盖里,一次又一次的敦促她吃药。我想,五十多年的爱情,最细微的体现,也无非就体现在那一粒粒药,那一份份饭菜里。娭毑好抽烟,而嗲嗲是个很爱惜身体的人,当然知道吸烟有害健康,于是每次娭毑抽烟都只能躲在阳台抽,抽完还要被嗲嗲念叨。但是咧,娭毑也一定很明白,嗲嗲是为了她好,只是她改不了而已。

1970年,为响应祖国的号召————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娭毑也被单位抽调到三线。娭毑被抽调去的地方,是湖南省怀化市辰溪县。参加三线建设,是为湖南当时比较落后的西部地区的发展做贡献。今天看来,当年的支援三线建设不仅促进了经济发展,而且还把发达地区先进的生产技术、崭新的思想观念、文明向上的生活方式带到了那里,使当地人逐渐接受了科学与文明,抛弃了愚昧与落后,融入了现代文明之中。而这为贫困落后地区的发展起着不可估量的作用的力量之一,也有当时为祖国奉献着青春的药剂师娭毑。只是,我想由于三线的艰苦生活,也使得娭毑落下了身体的疾病。1972年,调回湘雅后,由于身体不适,受不了三班倒的工作制度,而离开了湘雅。那时起,娭毑就因为甲亢而引起了冠心病,至此冠心病伴随了她一生。离开湘雅之后,娭毑进入了湖南省医药公司工作,同样从事跟药物有关的配药,分药的工作。工作从1972年至1985年,为湖南省医药公司奉献了13年之后,于1985年底退休。我想,在医药公司的那段日子,也应该是娭毑作为这个社会中流砥柱的日子,为社会努力奉献的日子。同时,医药公司的同事,也成为了她一生的挚交。她的一生,并没有更换过太多单位,也只是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默默奉献着自己的青春与学识,直到离岗。

与嗲嗲结婚后,他们随当兵的嗲嗲住在原工程兵学院,现国防科技大学里,于1961年获得一子,即我的舅舅。1963年,我嗲嗲转业至湖南省机电公司,他们随外公搬家至老的长沙晚报(中山路)旁,同年获得一女,即我的母亲。1964年,他们又随单位安排迁居到麻园岭,次年迁居到学宫街。从1965年开始,他们在学宫街住到了1995年,几乎30中,期间1967年曾搬家至长沙市动物园(德雅路),后1979年迁回学宫街至1995年。娭毑退休以后,其儿子女儿分别成家。其孙女于1987年出生,外孙女我于1990年出生。搬离学宫街之前,我们一家从老到小八口人,都是住在同一个屋子里。记得娭毑的衣服,少有拉链的,小时候我和姐姐的身高,都是靠比在娭毑身边,靠她的扣子来恒定的。记得我是从娭毑最下面哪粒扣子之下比起,而姐姐则总是比我高一整个扣子的距离。还记得搬离学宫街之前,我也就是勉强达到了娭毑的倒数第二粒扣子的高度。只是,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再也不在乎她的扣子了,再之后,我就长得比她高了;姐姐则长得更快更高一些。1995年,我们全家搬离了学宫街,搬入机电公司新建的位于东风路的宿舍。而同是此单位的舅舅,则分离了另外一套房,而带着姐姐跟我们分开住了起来,还好,并不远,仍然是同一个院子,五分钟左右的步行距离。不光是过年过节可以轻松相聚,平时也可以经常来往。如此,从出生到读书,我跟姐姐都是娭毑一手带大的。还记得,小时候姐姐不爱读书,还总是跟娭毑说,可不可以不去考试,娭毑则都会语重心长的教育。我则记得更多的是,娭毑带我去菜市场买菜的日子。

是的,买菜。在我的记忆里,娭毑在汽车城生活的大部分日子里,她的活动就是买菜。她每天清晨出门去菜市场买菜,路上回来的时候,会跟邻里的嗲嗲娭毑们扯扯家常,再回家准备午饭。午饭过后,她又会下楼去到老干活动室里,撮撮麻将,扯扯闲谈,在晚饭前回到家里。晚上,大多是跟嗲嗲一起看看电视。娭毑虽然眼睛不好,确耳朵很灵,记性也很好,所以打牌买菜,都得心应手。认得每一个商贩,记得哪家的菜好,记得哪家的粉好吃,哪家的葱油饼卖得香,甚至知道在汽车城门口卖臭豆腐的,卖凉粉的,卖卤菜的,哪个好哪个不好。对,这些地道的长沙小吃,也是娭毑一辈子的爱。这一点倒是完完全全的遗传给了我。在一中读书的那几年,每天回去讨好娭毑最有效的办法之一就是,下课了买个臭豆腐或者凉粉,回去跟娭毑一起吃。

小的时候,娭毑有时候会带我一起去菜市场,看新鲜的鱼。小时候我爱吃青蛙,每年到了青蛙产的季节,娭毑都会带我去菜市场挑青蛙。那时候还不知道青蛙是保护动物,每次买完了回家都会吃得很开心。青蛙一定要配韭菜花,小腿上的肉是我的最爱。那味道,现在还觉得久久弥香。后来直到青蛙是保护动物之后,买不到青蛙也就再也没有吃到过那样的味道了,娭毑带我买青蛙的记忆,也就永远停在了那里。还记得菜市场走远一点的地方,有一家娭毑最喜欢的粉店,我能起早床的时候,娭毑都会问我,要不要去那里恰粉。记得娭毑最喜欢的是肉丝粉,我最喜欢的是牛肉粉。那家店在菜市场的北面,要走出菜市场才可以吃到,经常很多人,要等位子。后来那家店不记得什么时候就拆了,再后来,我再也没跟娭毑一起去菜市场买过菜。偶尔,我们还会一起去院子门口的粉店一起唆粉,粉店的店员们都认得这位熟客常娭毑,跟娭毑去唆粉经常可以得到额外的优惠,比如牛肉或者肉丝比平时多一点。不能再跟娭毑一起唆粉,也是我的遗憾之一吧。每逢过年过节,娭毑总是会给我们很多的零花钱,在她眼里,爱的表达方式被直接换成了金钱。直到上次跟她视频,她也只是在视频里问我,有没有钱花,够不够钱用。也许,她是明白,她给不了太多的帮助和关怀,这些爱,就被直接等价成了金钱。

娭毑一辈子,并没有行走过太多的地方。除了以前每年跟嗲嗲一起去嗲嗲的老家云南,我想娭毑一辈子看过的风景并不是很多。还记得前几年娭毑在念叨没有去过北京,想去看看首都,当时在北京实习的我,还曾提出让我带娭毑去逛逛北京,却因为身体的原因最终没有成行。娭毑的这几年,时常身体不好住院,常年被高血压冠心病折磨着。有时候娭毑不舒服,会很早就躺着去睡觉,而我以前放衣服的地方是娭毑房间,每次去都很小心翼翼,生怕吵醒她,而娭毑却总是很容易醒。娭毑是个传统守旧的人,生病需要照顾,也只能是自己家里人照顾,每次住院,也都只是我母亲和舅舅跑来跑去招呼她。近些年,娭毑生性愈发暴戾,常为了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大动干戈的发脾气,而2011开始,她的小脑开始大面积梗而形成轻微的老年痴呆,直到去年愈发严重。其发病时常常失去控制,而产生一些奇怪的幻想。我想,也许是病痛折磨得她难以自己,也许是这个世界愈发让她失望,也许是年纪越大愈发没有安全感,也许是她的幻想告诉她另外一个世界里有蓝天白云美好等着她,总之,她就在长沙这么一个雨过天晴的早晨,选择了这么一个突然的方式离开了这个世界。

只是,娭毑啊,你上个星期不是还在说要等我回去坐我开的车么,你怎么就没等咧。我还等着跟你去王家垅唆粉咧,你哦改就是这样不打一声招呼的就走了咯,你晓不晓得我好想你的咧。当然,我们这些后辈,也终将会带着你的爱和真情,继续在这个世界上勇敢的生活下去。如果你看得到,希望可以报以欣慰的微笑,就像,刚刚唆完我带给你的凉粉时候的那个表情。

顺便,娭毑常丽荪的遗体告别会,将于2013年5月13日星期一,于长沙市明阳山殡仪馆吉安厅举行,届时恳请各位亲友可替我去送她最后一程。

最后附上娭毑的照片,这张照片摄于2010年的中秋节,那充满英气的脸,就是我记忆里最美的娭毑。

您的外孙女

2013年5月11号
写于奥地利,维也纳

我是谁,你是谁,谁是谁的谁

苏菲的世界里,第一个问题就是,我是谁。

我是谁。
你是谁。

我是谁,那一转身的刹那,看那烟波飘荡红花朵朵开,叹,秋月春花在哪里,那一瞬,谁映红了谁。
你是谁,那一瞬间的回眸,你在万千尘世里转了个身,说,原来你也在那里,那一刻,谁遇见了谁。

我是谁,那一日的柳树下,我抬头仰望着璀璨星空,忆着那些转瞬而过的心有灵犀,谁的真心赠予了谁。
你是谁,那一夜的山岗上,你埋头举起的那把花锄,吟着那段刻骨铭心的真情告白,谁的泪水洒向了谁。

我是谁,那一扇黎明前的南窗,古筝声轻,歌漫长,谁在抚琴,谁在低唱,谁的歌声怀了谁的心。
你是谁,那一叶湖中间的兰舟,水波荡漾,舟缓行,谁在划船,谁在吟唱,谁的烟波与谁在告别。

我是谁,那日的城墙上,手牵着手一路奔跑,奔跑到累了,倦了,于是道一句珍重,谁的天涯送了谁。
你是谁,那天的树丛中,肩并着肩一路漫步,行走到萧索,失落,于是写一封鱼书,谁的鱼书寄了谁。

我是谁,那光晕曦曦的早晨,一卷帘,一段梦,梦醒时分,犹记得幽梦里,谁的凭栏又在思念着谁。
你是谁,那光晕蒙蒙的傍晚,夕阳下,晚风吹,一夕霜风,犹记得雪地里,谁的雨泪又在谴责着谁。

我是谁,幽翟古巷一街暗香,好像是外婆家当年豆瓣酱的味道,我站在阑珊的街口,谁在寻着谁。
你是谁,泛黄门前一朵玫瑰,好像是爷爷家当年爷爷泡的茶味,你倒下了一怀愁绪,红尘逝了谁。

我是谁,枫叶红时,停船夜泊,扬起头,看天上明月,低下头,数倒影哀伤,谁的回首里少了谁的明月。
你是谁,夜暮时分,椅栏远望,扬起头,数夜晚繁星,低下头,饮浊酒疗伤,谁的相逢里醉了谁的离殇。

我是谁,画一地黯然的悲伤,演一场消黯的剧话,以为我的眼眸可以永远,可是,谁的凝眸忆了谁的过往。
你是谁,写一墙悲伤的黯然,唱一夜良辰的甜蜜,以为你的世界可以无伤,只是,谁的虚设伤了谁的真心。

我是谁,我在这里安静依旧,我只是奏一曲流水高山,一声横笛,我在空楼里,谁的笛声锁住了谁。
你是谁,你在那里品尝安好,你只是想以场伯牙子期,一场别离,你在睡梦里,谁的红颜拉住了谁。

我是谁,犹记得小时候的青石板街道,那一级级的台阶上长满苔青,越过空丛林,谁的幽阁里走了谁。
你是谁,不记得长大后的吊脚楼睡房,那一段段的旧话里埋葬新愁,翻过空房间,谁的离怀里苦了谁。

我是谁,那夜的我多么想在你的耳边轻唱,一声低唱,我以为你会迷恋,可惜,谁的才情痴不到谁。
你是谁,那天的你多么想在你的梦里飘荡,一曲新词,你以为你会遗忘,可惜,谁的暧昧撩不到谁。

我是谁,迎着风向前行,我走到这里,终于有机会,写封信,一种相思,谁的闲愁,在风里寄予了谁。
你是谁,背着风向后退,你梦到哪里,于是有精神,唱首歌,一世浮生,谁的轻狂,用现实辜负了谁。

我是谁,你是谁,是否还是曾经的谁和谁。
尘归尘,土归土,是否还能回到曾经的最初。

谁的眼泪湿了谁的心,谁的眼角触了谁的眉。

——————————————————————
以下为豆瓣的声明认证代码,doubanclaim516fa47f1269c7f3,作保留,不做删除了。
记得这一刻,我在豆瓣上声明我有过Blog,呵呵。

你就是阳光底下的可口可乐

cocacola

你就是阳光底下的可口可乐
拉耸着鲜红的身躯叫嚣阳关的绚烂
有点骄傲不在意别人知道不知道

你就是阳光底下的可口可乐
扭动着鲜红的身躯张扬自己的节奏
有点灿烂让人忍不住手舞足蹈

你就是阳光底下的可口可乐
张扬着鲜红的身躯翻看理想的轨道
有点理想即便现实也击败不倒

你就是阳光底下的可口可乐
舞蹈着鲜红的身躯看破爱情的面包
有点现实让人忍不住害怕絮叨

这张好看的PP仍然不是我拍的,我长时间没有玩弄过相机了,这张PP仍然来自gter的水版。看到后忍不住大爱起来。有景深的片儿就是好看。给我一台D80,我也可以给你一个色彩斑斓的世界。介于没有足够的资金支持,那我还是继续跟我的Ixus 110Is纠结一阵吧。为了配合这个PP,这篇blog就取了这样一个标题了。你就是阳光底下的可口可乐,多么让人身心欢快的语句。

秋天终于在不知不觉中袭到了这个南方的城市,总算是可以穿起长袖的Tee了,想起答应过谁谁谁,要画一件Tee的,从冬天到了夏天,又一次接近了冬天,却还是未履行到我的承诺。其实不是真的没有那么几个小时的时间,只是总觉得,少了一份心情。章鱼叔的生活好像真的很high,各种娱乐活动源源不断。他总跟我说朋友是找来的,时间是找来的,心情也是找来的。我就很疑惑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了我都远离了他那般华丽的生活。不过,再华丽再绚烂再多彩的生活,也许也填补不了心里那份因为某个人而造成的真空地带吧。

昨天半夜的时候,他突然短信发一些无厘头的感叹句,说一个人在家酸奶牛奶都喝完了忍不住喝了啤酒,可惜Tiger跟虾起了化学反应,所以醉醺醺。说别理我的人,通常都是最需要别人理的。这是我的实际经验。一般我跟谁说我心情不好,别理我,离我远点的时候,也不是真的希望别理,只是希望有个合适的惊喜而已。于是我就以我的实际经验给了章鱼叔一个不大不小的surprise,很关爱的播了个长途给他。其实也没说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接电话的人好像也没有发短信的人那么感伤,絮絮叨叨一些话语之后,移动已经告诉我欠费了。于是章鱼叔十分感动的跟我说他决定开始写点东西给我,一则童话还是寓言,他说要写公主与小花匠。十分期待。不过他总算决定不奔另一西方国度,也不在家里蹲了,让自己不想乱七八糟无聊事情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自己忙起来,这绝对是真理。我跟他开玩笑说我毕业后跟他混去,他居然正二八经的想了半天,说不一定有合适你的职位。所以,看样子他还是醉了的。

下次等我看到他的小童话我要告诉他,少喝酒,什么barcadi 151,什么Tiger,统统少喝,多喝可口可乐。

这世界唯一的你

当风筝遇上风
那些风筝远去
连牵着我手里的你
这是世界唯一的你

那些表情填满
丰富了我所有表情
这是你给我的奖励

那些甜蜜掩埋
呢喃了你那些耳语
填满了我不安的心

那些距离变迁
离奇了我这句叹息
听见了你唯一思念

后记:今天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二教前的大草坪上有人在放风筝,突然就想到了这么矫情的一句话,我只是你手中的一只风筝,然后这些天一直哼着彭小青的歌,于是这首,这世界唯一的你,送给你。

 

莫待无花空折时才想念她

2009/6/13 made by stefana

  每次看到画开璨烂,我就会想起penny那首《花盼》,凌晨2点,penny的声音在电脑里响起,于是便有了这标题,有了这文章。六月天,花儿依然在开,花儿依然绚烂,夏天的阳光已经开始初露其焦躁,城市在不断上升的温度里开始缠绵。本说五月水逆,容易想念旧情人。我看是是不是六月火逆,容易纠结于爱情。最近时常听到关于爱情的话题,这本不是我有太多资格可以谈论的话题,只不过我时常擅长莫名其妙的联想,又时常擅长莫名其妙的分析很多,于是便用我仅有的了解,来写下这些文字,是不是可以告诉别人,或者告诉自己,以旁观者的角度,来认清花开绚烂在企盼怎样的绮丽。

 

  其实,当一个人牵起另外一个人的手的时候,是最容易找不到方向的时候。因为在爱情里,我们时常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学生时代的爱情单纯得可以,你只需要为我逃课,为我写诗,牵起手带我去逛街,带我去旅行,我便知这世上只有你待我最好,这世上只有你懂我的心,那无所畏惧的傻小子牵着那没心没肺的傻姑娘说,我要爱你到永远。可是永远是什么,永远在哪里,永远有多远,他们不知道,他们也不想知道,他们只知道牵起彼此的手,我的大手拉着你的小手,我的小手握紧你的大手,就可以走到那里。而那里有什么?那里有我们的未来,我们的世界,我们的幸福。

 

  而时光渐长,人渐成熟,爱情便不再单纯的只是爱情。当未来逐渐清晰而现实时,争吵便开始。永远似乎永远都是那么远,当一方开始犹豫,矛盾便逐渐愈烈,犹豫的这方不断再暗示自己,这份感情一开始就是错误的,我们一开始就不合适,我们没有未来。当暗示的力量不断加大时,也就注定了离开与结束。而这,却还是继续暗示的结果,因为这本是就是错误的,我只是阻止错误的继续。可感情的世界,谁对谁错怎有解。于是他离开了她,她便觉得她们的小世界从此坍塌,她爱他这么多,他怎可以离开他。于是她离开了他,他便觉得他所追求的小未来从此失踪,他爱她这么多,她怎么可以这样结束。于是这个世界上便有了那么多伤心的怨男怨女,有了那么多因爱而伤的男男女女们,有了那么多,编织着永远,也辜负着永远的人们。

 

   我们都只是无辜的人,很需要,叹气声。有一些文字的吻,只留给,伤过的人。太过认真则容易沉沦,太过无谓则容易迷失。于是遇到爱情的人,都会变得不那么自己。我在意你,在意你的一举一动,在意到敏感,敏感到像是抓着手里的沙子,太松太紧都不留。对于有的人,承诺是很重要的事情,若给不起,不要轻言承诺,否则幸福便会遇见残缺。于是牵着你的手,我们走了很多的路,可是不知道未来有什么诱惑,我们什么都不说的沉默。你若问我爱不爱你,我只会看着你,微微笑起来。因为我爱你,是我给你承诺,在对未来不确定的现在,它还只是藏在我的心底而已。也许直到有一天你离我而去,我也来不及给你承诺,藏在心里的那句有分量的话,永远都只能拿出来纪念遗憾。

 

  有的人始终信天,认为一切都是DESTINY,每个人都有自己的DESTINATION。每一份感情,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开始或者结束。于是这样的他或者她从来不愿意付出努力,始终冷漠的看着感情来,感情走,内心淡然。不要说这样的他不懂拥有,不要说这样的她不懂珍惜。因为并不是,得不到的那些,错过的那个人,就是最好的,下一个转角,你永远不知道你会与谁遇见。于是这样的人不会轻易沉迷于爱情,迷失于爱情。

 

  也许离开你,放弃你,忘记你,也许我们真的都会比较好过,相互折磨不如相互避让,于是逃避不见得是多么坏的决定。放弃了一棵树,也许还有整个森林在等着你,错过了一朵花,也许还有更炫璨的花苞在等着你。也许牵着手,不放弃,往前走,也许真的可以看见未来。因为当爱情变成亲情的时候,每个人都无法再轻易放弃,即便争执,即便不满,即便怨念,但夜半弯,已经伴着这对恋人的感情沉淀,已经沉淀的感情,便很难再轻易改变。

 

  尽管花开不止一季,但是牵起手,就不要轻易放掉。就像penny唱:“待冬去春来花谢又开年复一年啊/盼有人疼惜有人抚慰有人占有它/别把我当作无意栽下的野姜花/任香味在你身体里它恣意的散化/别把我当作是你擦肩的水中花/瞬间的美丽你要珍惜啊”

 

 

 

 

琴声悠悠音弦拨动不诉离伤

Made By Stefana 6/13/2009 

         我时常觉得,琴声是情绪最好的宣泄,小时候练琴总是会抱怨手指被琴弦割得生疼,现在回想起来,若不是手指都练得生疼,怎可以对琴声如此感慨,每一次看到一排琴弦,总忍不住上前拨动下。Kimi说弹琴和唱歌会是一种张扬的宣泄,我却以为不然,筝琴是可以时而安静,时而喧嚣的,我喜欢的曲子,大多是如涓涓细流般宣泄着。古文化里,琴筝,不仅是一种娱乐身心的”器”,在发展的同时也形成了”艺”,它有着更加深刻的文化内涵,体现华夏先民原始的乐舞精神和审美功能。所谓”君子以钟鼓道志,以琴瑟乐心。””乐”不仅使人身心和谐,还与”礼”相伴,受到”礼”的制约和规范,达到”礼乐同和”的境界。古人所谓”移风易俗,混同人仁,莫有尚于筝者矣。””众器之中,琴德最优”当前我们坚持提倡”仁智之器””筝传四海”寻觅知音,这就是古筝的文化魅力。不过我这个半吊子弹琴,大多都只是自娱自乐而已。弹琴的时候会很平和,如同在画描述安静而默然的水墨画,虽然,我并擅长。

         说起筝琴,也许会想到那梅江的城池,杨柳堤岸,有月更有盏盏渔火;小轩绵廊,有乐更有默默赏心。拈一杯首沏的香茗,轻闻散韵,安望筝之舞姿。只是这美的意境大多是在意念中存在,如同筝,空悬的弦,只需轻轻拨动则琴声悠悠。有人说,筝琴只能静赏,落埃的心也不配听它。只有睿智或深情的人,才可靠近。也许是夸张,也许我也不配欣赏,大多的情况,是在心血来潮的一瞬间,拨起那些我熟悉的旋律,跟自己说,我弹琴给你听,于是,整个晚上的琴声悠悠音弦拨动,我不是在低诉离伤。

        文学里对筝的评述太高,筝乐如酒,慢慢的品方觉郁香,如丝,似水的音轻轻地洒在空气里。已然如稚子花般淡雅的娇容,却不见花开绚烂的瞬间喧哗。只是我的琴音也许配不上这样的描述,琴身已层灰烬染,许久不曾拨弦的手也显得生疏,也许,当年的默契还在,只是需要时间找寻,一直以为爱好会是永久的,某年某月的某一天,爱上了画里弹琴的女子,爱上了充满古典意味的筝琴,爱上了指尖音律流离的快感,从此永恒。也许,一些片段,篆刻在琴弦上,隐藏在板身里,待一人拨起。一壶茶早已凉透,筝音却仍晃荡心间。一瞬间,恍然明白:有一种声音,是可以用来当酒喝、当诗吟的;甚或这声音嵌入骨髓,还可以为心照明与人修颜。而辛苦联系换来的顺畅旋律,从自己的五指间流出,何尝不是一种快感,一种喜悦。

        洒一地轻柔新茶,拨一曲淡雅清音,我的琴声,不诉离伤。也许我会弹琴给你听,琴声低诉的也许什么也不是,只是一些断断续续的曲调,你且知道,这是我所有心弦拨动的瞬间美妙。静静的生活里,琴声悠悠音弦拨动不诉离伤。

忽而今夏掉落一地的栀子花瓣

忽而今夏,栀子花开

         六月天,忽而今夏,栀子花开。栀子花的花期好像很长,楼下的花香已经飘了将近半个月,花瓣掉落,花苞待放。栀子本来就是一身淡白素雅的清香。不管是开在山间的溪水边,还是都市得绿地里,栀子总不得张扬,只默送清香。即便是栽到光怪陆离的都市,栀子也总是能带来一种异样的平和。如云:“栀子同心裛露垂,折来深恐没人知。”楼下开满栀子花,每次经过,都忍不住在栀子花前嗅一嗅那清香,我总是很留恋自然状态的美好,即便我无法脱离现在的数字化生活。

         六月天,其实不适合太多的想念,渐渐的我已经脱离了很多我曾经以为我一辈子都不会脱离的某种生活,某些人。只是,一辈子太长,忽而发现什么都改变的时候,也无所谓感伤了。也许洒落一地的栀子花在低诉着那些我不太愿意想起的过去,其实忘记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想忘记的事情忘记不了,不是说感情的事可以多么感伤,至少花开烂漫,提醒着,生活的美好。栀子的花瓣很细,摸起来有一种无法言表的轻盈,芳香很久不散。它和岁月的感觉差不多,花开也许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流动的是一天一天,芬芳的是很久很久。就像我在这里跟岁月说话,说我的过去与现在,臆想与未来,却不知道,下一秒钟我会在哪里,会做些什么,时间一秒一秒过去,记录的却是永恒。

        六月天,打开窗子,闻着栀子香,我在做一件也许不是很正确的事,但是很多事情本身就没有什么正确或者不正确,也许我只是为了一种愉悦。栀子很香,那种心脾的流连。早晨的时候这里有在下细雨,栀子的香味伴着雨水的湿气一起,总是有中特别的感觉,一样是平和,在阳光里,也许栀子是快乐而不张扬,在雨天里,栀子也许就是坚挺而不逃避。没有谁可以打扰它来散发它的芳香,实现它的价值,即便时间一天一天过去,一天一天日起日落,它始终在做它的最好。即便是记忆中有块荒凉,但是也曾馥郁满庭,现在也在努力开放。努力了,你的美好一定可以有人看得到。就像栀子的美,不见得所有的人都可以有心来欣赏,只有内心平和之人,才可以感受这平和的美好。栀子静静的开,我在静静的生活。

        六月天,掉落一地的栀子花瓣坚持诉说着美好的故事。且行,每一天都是不可多得的故事,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也许都是生命里不可缺少的烂漫。且回忆,在走过的那些混沌的日子里是否也有花开烂漫,或者早已错过,或者本不在意。且珍惜,生活本来是就可以不再回望的,一串串的心思都弥漫在空中,低头浅笑间,就会发现故事中的我,在掉落一地的栀子花瓣里寻求安慰的美好。这样的我,是不是更值得未来的自己珍惜?可我依然不甘,想把栀子这留不住的气息在六月里慢慢释放,让心中多一丝平和,多一丝宁静。

Ps.的确是有顿悟这样子的事情的,忽而今夏的栀子花,一下子让我想明白了好多事,这个世界上,有意义的事情,比完成一件考试,有意义得多。但毕竟还是要完成自己给自己的一件一件事情,用平和的心情来做,不去要求自己,不去急躁,不去慌乱自己的日子,也许才会得到想要的效果。让心情一直如栀子一般平和,也许才会得到那素雅而不张扬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