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建筑学的爱恨情仇

昨天夜里的时候,我和一群女孩们分享了自己的人生故事。正巧昨天换了护照,突然觉得十年弹指一挥间,想了想最能串起我人生故事的主题,居然是行业。于是我讲了讲我和建筑学爱恨情仇的十年。感慨之余,决定放在博客,算是给自己的一个人生纪念。

以下是原稿。

—————————————————————————————————

我虽然是个号称斜杠青年本人,但的自我职业认知占比最大的tag是建筑师,虽然我现在没有在建筑公司供职。但还是相关。

我小时候,可能三岁开始就是学画画的,后来在一对搞艺术的老服夫妻家学画画,最早接触所谓设计可能是初中的时候吧,高中我就喜欢上建筑,简单的体现就是我很喜欢画房子。但我所在的高中是属于“重点”,在那个大家都执着于高考的年代,没有人去当艺术生,因为当艺术生就是成绩不好的体现。而我很尬,成绩也不好不坏,但是很不稳定。当年的我很看不起那群高中才开始学素描的艺术生,觉得他们考不起大学才这样。(当然后来发现不是的,是信息决定命运了。)

当时的dream school是同济哈,天天想去同济学建筑。后来自然而然的高考了,也不出意外的考砸了。我年纪小,比同学小俩岁,我要复读我妈不给,改了我志愿错骗我进了大学。大学学的景观,英文是landscape architecture,我安慰自己也算建筑行业。我很嫌弃我本科,因为我进去第一天就觉得我不属于那里。但我基础好专业课还行,大学四年,我一心想转研究生建筑。

我去隔壁学校和他们一起上课,听讲座,很努力的接触到一切我可以接触到的设计资源。大三暑假,我一个人在上海住了一个夏天,我想看看到底我是考研同济还是出国。我当时真的很努力了吧,现在回想起来。泡图书馆,看培训班,上aa(一个英国建筑学院)的summer school,第一次和一群外国人一起做设计,这种体验对于本科的我是新鲜的。然后我就决定选出国。其实我早做了准备,语言考完,作品集做完。

大四上我一个人去了北京,找实习。我本科学校一般,又不是学建筑的但当年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个又一个敲了所有明星事务所的门,去面试实习生。居然也有都同意要我的,某种我反而可以反选。这个事情给了我巨大的信心。但我还是怂。可能学设计的都有点心高气傲,但我同时很自卑。我不敢去建筑事务所,我怕我不如建筑学本科的,于是我去了一个搞景观的事务所。同时,实习的快乐让我决定先工作一年再读书,于是在北京的我没有做申请。我当时在一个太子党事务所(就是爸妈都是行业大咖)实习,在这里第一次接触到艺术装置设计。比建筑体量小,实现程度高,有趣。但是,工作的强度是我没想到的。大家都知道建筑师忙,事务所基本上每天都十点下班,加班是行业常态。但工作对我来说是新鲜有趣的。

然后过年之后,我的好朋友在我的介绍下他做完申请来了同一个事务所实习。但是俩个月以后他拿到了宾大的offer,这个事实刺激到了我。因为我当时觉得他托福GRE没我考得好,作品集也就那样他居然可以去宾大,我不服。然后我就辞职了,一方面被要求回学校毕设,一方面我被朋友邀请去非洲拍照(这是另一个事情),我就回学校了。非常顺利的做完毕设已经是五月份,我没有申请,没有考研,也没有参加任何靠谱的工作招聘。不知道去哪。

当时我在一个留学论坛当语言考试的版主,这是一个特别棒的组织。然后我就求助论坛的朋友们,问大家有没有什么建议。有一个老id冒出来,告诉我他们学校建筑系有个老师在欧洲带studio,还没结束申请,问我去不去。我想都没想就申了。

然后offer来了。我完全不了解欧洲。于是开始打听,妈呀在哪?奥地利?讲德语?老师有扎哈?听起来很牛逼啊……打听了一大圈,好像还不错啊怎么这么容易录取我是不是有什么坑,我又犹豫又想去。但我真的没地方去了,于是某天我妈问我你干嘛的时候,我说我去奥地利吧,虽然当时有人劝退。说这个项目不适合我,适合建筑学本科基础很好的人,我又不服。叛逆期啊……不知天高地厚,我去了。

初去是兴奋的。一个月以后,我过上了非常痛苦的异乡生活。

我设计做不好,上课听不懂,中国同学报团排斥我。我在维也纳第一年,没有可以讲中文的朋友。就有个小姐姐,带我和一群嬉皮士一样我不能理解的外国朋友喝酒。我也不快乐,因为我图画不完。我常常喝酒到半夜回去接着画图,整夜整夜不睡觉。然后我非常怀疑为什么我要学建筑,我真的做不好我们当时那种很“未来主义”的设计。我想做方盒子,但我们studio没有人做方盒子,他们看不起我的设计,我做不出来他们要的风格。后来我就不去学校了,再后来我就生病了。我逃回国,那个学期答辩我逃了,我真的做不出来。

回来了一个月,已经有美国读书的朋友毕业了,在事务所过上了三点下班的日子,都没时间陪我吃饭。我更怀疑了,学个毛建筑啊。但我妈劝我毕业,说你钱都花了,你得毕业。我滚回去了,推迟了一学期(我毕业都比同学晚),之后每个学期我都很惨因为我做的是我同学上个学期的题目,下一年的同学做的不同的题目。就我不一样,每个学期毕业答辩都是我的恶梦。

幸运的是,第二年我有朋友了,下一届有个奥地利妹子陪我熬夜画图陪我吐槽教授安慰我。很感谢她。也很感谢我另一个在aa读书的朋友,我特别惨的状态毕了业。有多惨我形容一下,我当时有半年,每一次教授飞来助教就告诉我说不定这次答辩你就毕业了。中间我经历了跟着studio去交流教授说你做成这样能不能不要汇报经历了国内亲人过世我没时间回家经历了四十个小时没睡觉倒在地铁站……总之差点没死在维也纳。然后我最后的心态就是,不管我做成什么样不管你们怎么说我,只要让我毕业就行。我毕业答辩的时候,我自己教授一个字都没说,很久很久以后我才知道是另一个教授签字我才毕了业。(我自己教授可能现在也不想承认他教过我吧)

我疯玩了俩个月。那年九月份回去的时候,我发现我所有的非欧盟的同学都没找到给签证的工作。我就觉得,我肯定也找不到。因为我同学那么牛逼都找不到,我做设计不行肯定也找不到。

赶巧不巧,那阵子我换了个房子,拍照开始赚钱了。我第一次在维也纳有空做别的事情了,我突然觉得这个城市还挺可爱的。我决定留下。然后我没签证啊……我尝试过很多办法,找当地朋友,找华人机构,申请艺术家拘留什么的……都不行。所有的人跟我说,你读博吧,拿个签证慢慢打工。我又开始找学校。

我又捡了个phd(之所以是又是因为之前放弃过一次德国的),因为维也纳只有俩个学校有建筑系。我自己学校那一年不招,我只能去另一个。由于我没有学德语,我只能去问有哪些学校搞景观。于是在我走错办公室的情况下,我遇到了我的教授。(不知道是命好还是命不好……)欧洲学校的phd跟美国是不太一样,欧洲需要你非常明确你的研究方向,课题,开题內容规划等等,相当于美国phd考资格那种阶段之后,才给你发offer。当时我签证快到期了……于是我又过上了四十个小时不睡觉的日子为了写开题研究报告。

终于教授给offer了,还给了我一个很好的工作职位(但因为我初心只是想在建筑公司打工拿个签证,我拒绝了学校的职位……而且学校钱少还打卡。然后在我刚开始觉得人生一切又有希望的时候,我签证又出问题了。我得回国……

然后这一等,就是一年半。(奥地利移民局真的是……)

一般就一个月的签证,我等了一年半。中间,前半年我经历了在大学面试老师结果因为没送礼被玩,在国内的建筑公司工作等等……同时我还在远程做着教授的research还要解释为什么我回不去。我的所有行李,房子,一切生活都在维也纳等我,但我回不去。我天天给移民局写信,所有的朋友帮我递材料,都没用。在第十个月的时候,我结束了建筑公司的一个天天加班的竞赛项目辞职了。我当时就觉得,我不想等了。

然后我遇到了现在的男友,他当时在美国读书,我就想,要么去美国吧……后来我搬去了美国,过了一年gap,做了一切可以赚钱养自己的事情。做了首饰做了ui做各种室内建筑景观的私活,拍照给旅游杂志写稿……反正赚钱就是玩。讽刺的事是,我到美国第二个月我奥地利签证就来了。中间我回了一趟奥地利,其实当时我是想把签证续了一边读书一边做别的的觉得这是个很好的backup,但我当时男朋友在跟我吵架我赶着回去见他,傻逼如我一咬牙就退学了。这是我第二次退学phd了。我还记得我教授见我的表情,大概就是,你特么居然还活着……的意思吧。

结果,当我刚刚退学完把所有家当从维也纳搬到纽约,做好一切准备在美国开始新生活回国准备美国签证的时候,我男票因为找不到工作冬天太冷自己一个人生病等种种原因,在完全没有跟我商量的情况下,回国了。

卧槽我气炸了。

我所有的家当还在纽约,我在纽约住了差不多一个月我都没见过自由女神……我特么因为我以为我会回去的。生活真是给我开了个大玩笑。特么的……回就回吧。那是建筑行业最惨的那一年。冬天。我所有的朋友都在转行,说我现在回来只能拿本科生的工资还天天加班……我怂了,我也转了。

我被我爹怂恿骗去了一个……国企,号称搞艺术的。当时我都不知道国企什么概念,当我知道我不能谈钱只能拿死工资的时候我就炸了。但我爹也炸了他觉得我不给面子,我去了。是艺术行业,因为我学校是艺术学院的建筑系,我对艺术行业又很好奇,我有想了解的部分……就去了。过了一年半,现在回想起来上班等死的生活。但说实在日子真的很舒服……事情不多还可以去到处艺术馆晃晃展览看看,虽然没钱但是不加班我也花得不多。但我整个人状态非常中老年……我一方面受不了这种不知道自己在干嘛的日子,一方面又没勇气回建筑公司从头做起天天加班。

直到公司由于政策影响,发的钱都养不起我了我终于走了。一走,又缺钱了。缺钱要找事情做啊……还是做建筑来钱最快。很快有人来找我做私活……同时也有很多培训机构来找我教本科生做建筑系的出国申请。讲真我原本是很怂的,我不确定我能画图我也不确定我能带得了华理工的本科生,我觉得本科生说不定水平比我高。但因为缺钱,硬着头皮上了。

然后我不知道找什么工作。我的朋友们都已经在建筑行业混到中层,至少是个项目经理了,我实在是不想回去跟本科生一起画CAD,但又觉得艺术行业坑又多钱又少……于是一边做私活一边不知道要干嘛的随机乱面试。我抽风连金融咨询都面过,但有抽风的公司给了我offer我自己怂了不敢去了……然后一直到今年过年,来了现在这个公司。算是建筑和艺术的交叉行业,我现在在一个做公共艺术的远程办公室做着商务和项目经理的工作,负责前期谈钱签合同和后期落地。介于我的设计背景,没有做过商务工作也没有任何一个设计的建筑落地建成,所以这俩方面都是我愿意学习的。大家还记得故事开始的时候我说我第一家实习的事务所做的艺术装置吗?我现在公司也做这个。只是我本人不做设计了。这算是一个和建筑相关又不相关的行业。

但是问题来了。作为我,一个被教育了十年的设计师,不做任何内容输出的工作让我极其不安。我之前摄影写作做设计都是有东西产出的咯,现在谈合同管项目落地感觉都是在做协调工作,虽然知道自己也在学习新的东西但是还是非常不安。而且公共艺术作为一个小众行业真的太小众了,于是我又在纠结要不要回建筑公司了……

啊我讲完了,我和建筑行业爱恨情仇的十年。

我的人生理想之一就是赚了钱去山里建一个小房子……也欢迎各位富豪妹子们请我给你们建房子。对了忘了说的是自从去年硬着头皮上之后我发现我其实还是可以做建筑的,做了几个公园的小房子效果也还行。然后带学生也算走上正轨,今年也有在带新的学生,就自信了一些发现自己的水平安全可以应付那些本科生的哈哈哈。

我觉得我的人生就是一系列的巧合组成。

妈呀刚刚讲的时候我都心跳加速,我感觉我从来没有这么坦诚的面对过自己这十年。

谢谢大家聆听。

—————————————————————————————————

我省略了一些故事的细节因为不想大家听得烦,没想到我和建筑学跌宕起伏的拉扯居然随便讲讲也有这么长。本来想讲出来听听大家的意见,没想到听到的都是感慨。妹子们感慨于我跌宕起伏的人生,感慨于我随性潇洒的个性,感慨于我的“艺术家”气质。还是没有人给意见。不过呢,“往回看,人生的每一个点,链接在一起,构成了今天的你,且每个点都不是没有意义的。”

The history made who I am today,我以前的自我介绍里有这么一句叫:“建筑圈里圈外的一枚尘埃。”十年过去,我从景观到建筑到规划,再到如今的公共艺术,我也算围绕整个建筑行业转了个大圈。经验是积累的,知识是叠加的,选择是随机的。

未来会怎么样,我也不知。我依然是那个迷茫在建筑圈里圈外的尘埃,但我也依然热爱建筑,如此,就拭目以待吧。

Author: stefana

"In the middle of introversion and extroversion; intuition for sure; in the middle of thinking and feeling; perception with a lots of wishes." I am happy free confused and lonely in the best way, it's miserable and magical. instagram:stefana_an

4 thoughts on “我和建筑学的爱恨情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