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十城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年终总结时,又一年过去了,今年博客更新太少,明年给自己立了flag要周更博客,少写微博。虽然今年我觉得我哪里都没去,什么都没做,整理起出行记录的时候却发现,我居然也飞行了16次,高铁就无从整理了,实在是太多了。大概贵阳五次,香港四次,上海三次,北京曼谷巴厘厦门各一次……其余时间不定期居住在广州深圳以及长沙,一年十城。虽然感觉回国之后的这俩年,出行大减,但反过来一想,大概这也是机会,给自己好好感受国内的生活。于是这篇年终总结,决定从城市出发,写一篇流水账(大概可能是毫无文采的真流水账),好好说一下这一年。

「贵阳」


我觉得我基本算是,在金阳的这家Hyatt住了一段时间了。金阳是贵阳曾经的某个区,现在这里叫观山湖区。今年从八月开始,到刚刚过去的圣诞节。不夸张的说,每个月,我都有差不多一周的时间,在这家Hyatt的房间里度过。也许加起来,也有两到三个月之多。不敢相信,今年之前,我居然从来没有到过贵州这个旅游大省。

不知道本科那几年在国内浪的时候,为什么偏偏就错过了贵州。也许老天爷知道,几年后我大概会有这么一个机会,与爱人一同来贵州住上一段时间吧。其实我是不怎么喜欢贵阳这个城市的,我老开玩笑说这是四线城市,毕竟我大长沙也只能算三线。虽然贵阳这个城市,它并没有什么恶意,但每次从贵阳北站出来的时候,都很害怕那些拦着我试图安利我酒店和黑车的人们。但那些人们只是好奇,并无恶意,也许是我太敏感,又或者是我太胆小,总之每次遇到都挺害怕的。除此之外,在贵阳的日子,算是无惊无喜。值得开心的是,每个月都有一个周末会和M先森出游,贵州真是一个旅游大省,只要愿意,每周都有地方可以去。据说M先森要在贵阳的项目再待一年,我想我还是有机会继续开发贵阳周边的旅行景点的。

八月的某个周末,我们去了贵州旅行第一站,传说中的西江千户苗寨。大概是满怀信心去的,可惜赶上旺季,好一点的客栈早已满员被定光,天公又不作美,整日阴雨连连。抵达那天,我们沿着苗寨的小路拿着行李从这个山头走向那个,终于赶在暴雨之前终于在半山腰找到一家还算满意的新开张客栈住下,彼时我们又累又饿,蜷缩在客栈的被窝里都不愿意爬起来吃晚饭。后来终于缓过神来,才出门。贵州的第一顿酸汤鱼,就算是在苗寨吃上了,无惊无喜,却还热闹满意。第二日暴雨,于是哪里都没逛,就在茶居优哉悠哉吃完午餐,便决定启程回去。我隐约想起来那日由于暴雨,我们被困在一个白天开门的酒吧,点了一壶茶,在淅淅沥沥的雨声中为了不知道什么样的事情争执不已,现在想来已忘,却稍有悔意。还好这样的争执中,我们从未丢失对方。回程搭上好心的顺风车司机,还停车给我们观瀑布看苗寨,才惊觉贵州这个旅行大省,好风景明明应该在路上,而不在“景点”里。

所以,在那之后,我们的周末小聚,都改成了自驾出行。自驾大概是我们最喜欢的方式了吧,于是九月的某个周末,我们租车去了黄果树瀑布,还在百花湖划了船。我其实不是很确定,小时候在往返云南的途中,是否停留过黄果树瀑布,但M先森是确定没有去过,于是我俩就来打卡贵州最红的景点了。那天我穿了一件小红衣,在进入景区之前,从少数民族的小贩手上,买了一束头花。九月的贵州还是酷热的,整个景点和徒步道都暴露在刺眼的阳光下,我们一边学着如何避开成群的旅行团,一边学着如何拿自拍杆记录一个美好的周末出行。记得那天我们强行走入一个未开放的区域,躲开了旅行团看到了只属于我们的风景;还记得那天终于走到主瀑布的时候,阳光下,水从高处直泻犀牛潭,水雾纷飞,于是看到了传说中的双彩虹瀑布,实在太美。可惜水帘洞也不知什么原因未开放,算是留下了遗憾。但徒步瀑布的记忆,偶尔也会将我们带回几年前在美国的日子,这样一起走,一起看风景,一起徒步的日子,都是生命中,难得的馈赠。除此之外,值得提起的是,我们偶遇了一个小教堂,和在教堂边办婚礼的新人。于是我戴着苗族姑娘的花儿,和M先森在一个不知名的小教堂前拍了一张亲亲的照片,想起来就酥酥的。

九月的另外某日,我们还搭车去了观山湖边的百花湖,这个湖水随山势曲折而秀丽,湖中大大小小的岛屿将游船的路线变得丰富而多元。遇到人很好的划船师傅,给我们讲百花湖上小岛的故事,还给我们拍合照。游船大概让我们想起了,当年第一次一起旅行去阳朔,或者去年在马来的小岛,记忆这种东西,总是会串联起来的,每当想起这些,我都会感觉万分满足。

十月的某个周末我们取车,去了云顶草原放风筝。那天真的,特别快乐。如果你问我,2017年哪天最开心,我想我大概会选那天吧。那个下午,我们睡了午觉之后,才决定出去玩。我随手选了一个临近的山顶草原,说我想去看日落,M先森毫不犹豫的欣然同意了。惊觉在这些事情上,其实特别被宠爱着,也才理解自己的不知足。那天我们拍了特别多特别多的小视频,我想将它们剪辑成一首周杰伦的白色风车送给M先森,却迟迟没有动手。放风筝的记忆,实在是太美好了。小时候家旁边的曾经是个放风筝的大广场,不下雨的每个周末都在跟爸妈一起放风筝;问及M先森,他说上一次放风筝还是跟爸妈在天安门广场,差不多二十年前……旋转,奔跑,拉风筝线,不明白放风筝这么快乐的活动,为什么现在不流行了呢。 ​​​​后来我们放累了风筝,就在风车环绕的山顶上,看日落时分,太阳的样子。这种令人感动的时刻,我总是特别想接吻。对,就是接吻,只有负距离的接吻,才可以让我感觉到,这个美好的时刻,是被记录在身体里的。还记得那天,我们穿着情侣毛衣,在山上冻成狗。

十一月,待我去贵阳,已然是月底。初冬的某个周末我们决定去古银杏村徒步看落叶,在那之前,还先去了参观了天山花海。我在网上查这个叫“天上花海”的地方,名字听起来实在是太有吸引力。终于到了目的地之后,却被告知韭菜花花期已过。遗憾归遗憾,可这高山草原的秋色一定也不赖吖。本想徒步上山顶但好像除了盘山路也没有特别的风景,就还是选择了景区的游览车。抬头看山顶,是熟悉的风车和蓝天。山上的步道以及不远处的万峰林,蓝天白云和风吹草动的窸窸窣窣,还有风车的倒影和淡季不开放的缆车。心里默默想,下次再来,一定在花期的时候吖。 ​​​​

银杏村就特别棒了。十一月中古银杏几乎都已经开始落叶或完整落叶了,新一些的小株却还有一些绿色或者刚刚开始变黄,不知道是不是年轻的树比较抗冷。不过这气候也是很谜,明明是深秋的气温,阳光下却晒得宛如炎夏。还有延延无绝期的谜一样的徒步道,也变成了我们特别私密的回忆。我跟M先森讨论说,如果我给这个步道取名字,它应该会被叫“Panorama Trail”,从山这头看着山那头,就像Yosemite的那段一样。三个半小时之后,这个步道将我们带去了山底的另一个村子的入口,看到了一整排人工栽种的开得无比茂盛的小菊花,算是彩蛋?路上也没少折腾,除了美到不可名状的小水库,还有漆黑的蝙蝠小山洞,在那山洞里,M先森拉着我的手像是探险一样,既害怕又勇敢。那天开了好久好久的山路,差一点就要迷失在贵州山区,还好,我们有,高德地图。

十二月的周末终于没有再出游,可能是太忙了,也可能是太冷了。我们一起度过了冬至,平安夜和圣诞节。除了圣诞大餐,我们会在酒店玩k歌软件,看电影,吃西餐,游公园。白天我在电脑面前工作,他去企业出差,偶尔我会光顾一下酒店附近的咖啡厅,一杯手冲一本书就是一个下午。住在一起却悠闲自在的日子,美好得像假象。我明白它们太美了,以至于我知道它们其实并不属于现在的我,我没有太多的资格去要求太多这样的日子,但每一天的美好却真实的提醒着我说,“hey,你追求的日子,你值得拥有。

贵阳,如果定个调调的话,应该属于爱情吧。

「香港」


各种原因,今年也没有少去香港。三月份的时候因为工作原因前后往返香港俩次,没料到清明节的假期因为我跟同伴傻逼误签台湾签证,被滞留香港呆了三天,后十一假期归来,又短暂停留了香港。每一次过香港,都有不一样的感觉和体验。前些年很喜欢香港,总是期盼可以找到一份在香港的工作,往返于中环某栋大楼,蜗居在北角某个小房间,那时候年轻,觉得家只是一个睡觉的地方,下班还有社交生活,周末有周末的娱乐,所以很期盼这样匆匆忙忙的日子。我大概是错过了最该来香港的年纪,现在的我,越来越明确的知道自己心之所属,一定不是这样拥挤而快节奏的地方,也没有像曾经的我那样憧憬香港的生活。这些年下来,你问我还喜不喜欢香港,答案一定是喜欢。但如果你问我会不会想办法长居香港,我想我可能需要再考虑一下啦。:)

三月的时候,是香港的艺术周,第一次作为Press参加预展的我,兴奋而激动。2016年的三月也来过香港艺术周,那次的我像个刚入行的小孩,连艺术节上看什么都不清楚,而这回,我已然升级为某网络艺术频道的艺术节直播主播,直播的经历是新鲜的,作为一次尝试而言,收获还是挺多的。我很少直接面对公众,不管是作为摄影师,还是设计师,亦或者是一位活跃在社交网络上的写作者,大部分的时候,我都是藏在镜头之外的,每一个决定,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我都有机会深思熟虑;而直播,像是一个真实的镜头,展现的是真实的自己。准备的资料是否有认真记住;与画廊的人是否有合适地开展话题;介绍艺术作品及背景的时候是否有出错;肢体动作是否优雅;表情有没有崩掉……有太多太多的问题,是直播中未曾想过会遇到的。经历这次失败的挑战之后,我终于明白我大概永远都没有机会做一个网红了吧,毕竟,我都没有办法保证网好啊~(摊手~)不过根据一起合作的姐姐说,很多人留言说我声音好听,英文发音标注什么的,还是感觉挺欣慰的。从此以后,对主播这个行业,充满了敬意。

四月,我和ML被拒绝登机飞往桃园机场的飞机,于是清明节去台湾的假期,就这样流产在了香港机场。凌晨四点,我带着ML在维港看夜景,听流浪歌手唱歌,在台阶上自拍。之后的俩小时,在ML拒绝掉我一系列免签国家的建议之后,我们决定留在香港,并去打卡已经火了十几年的香港迪士尼。于是,第二天,吃完ML心心念念的一兰拉面之后,两位不老少女就这样背着行李,出发迪士尼了。傻逼如我们(从不做任何计划),才会在香港迪士尼,决定玩俩天,毕竟,香港迪士尼应该是全世界最小的迪士尼了吧。于是我们不得不故意放慢速度完成所有的迪士尼项目,与钢铁侠见面,与米奇握手,与维尼小熊拥抱……所有在迪士尼可以发生的故事我们都努力让它发生了,包括最后占据最佳地理位置看迪士尼花车游行和被人群挤到出不去园……更有意思的是,我们在香港迪士尼的烟花盛放的时候,讲着长沙话还被周围的某个小女孩搭讪,后发现是我认识的学弟的女朋友。这个世界啊,在我这里,从来都是小得可怜。然后我们牵着手,第二天又返回迪士尼,完成剩下的那部分。最后回到市区,买到心仪的纽约天际线装饰,也算完成了一个完满的假期。

十月来香港,就是我和朵妞的甜蜜假期了。从巴厘岛飞回,就从机场直奔朵妞家里。约好的十一假期的最后几天,是我们一起出门拍照的日子。小卉是学长老婆,上一年他俩请我去涠洲岛给他俩拍婚纱照的旅程,奠定了我和朵妞的友情,在那之后,我们常常聊天,总说要一起出行。这次在香港,也算是完成了一点点小心愿吧。我们乘车去了石澳。朵妞跟我说,她觉得香港的好就在于,如果你想逃离这个城市,远山或者近海,半小时坐车就到了。想了想,也是啊,也难怪住石澳别墅的是香港大富人家。毕竟这儿像是远离城市间纷纷扰扰的小天堂,却离中环不过半小时车程。那天,我们拍了很多很多好看的照片。人家说这是是色彩斑斓小清新,可是夕阳渐暗的那天,我们看到的石澳可算是个欢腾热闹的取景地,婚纱游客一波接一波,我感觉下次也得带相机来。也许有人是冲着亦舒笔下住必石澳别墅来,有人是冲着周星驰的喜剧之王来,但大部分的人可能跟我一样吧,觉得:“哇,原来香港还有这一面。

香港,如果定个调调的话,应该属于娱乐吧。

「上海」


今年去了上海三次,一次(假装是)面试,一次婚礼,一次见朋友。也不能这样算,毕竟每次都是见朋友。有趣的人们都生活在上海,这一点实在是太让我嫉妒了。我常说混北京需要地位,混广东需要金钱,上海不一样,混上海,有逼格的话,一切好说。所以所有有趣的人们啊,全都集中在上海。如果我把所有可以约的小伙伴列个LIST从多到少的话,上海一定排名第一,no doubt,肯定还超过我大长沙。以至于我每一次出现在上海,都不敢及时发朋友圈,因为有太多的朋友可以见,又有太多的人必会责怪我,为什么不见面。大上海,有好多我爱着的朋友们。

如果不是每次去上海都要搭飞机的话,我想上海于我来说,大概就跟广州深圳一样,我会感觉,我生活在这里。在上海,我有固定随时可以投奔的朋友家,也有每次都喜欢约的咖啡厅和餐馆,甚至美术馆和画廊,都有我定期想要去check的展览……某些区域,我甚至会记得,地铁站的哪个出口通向哪栋大楼。不得不说,我对上海真的还蛮熟悉的,毕竟我也确实曾经,生活在这里。每当我觉得人生苦短哪有时间穿难看的衣服和傻逼虚以为蛇的时候,上海一定是最合适的选择。在刷新我三观这件事情上,大上海,从来不让我失望。四月的匆匆一面,我和当时那个老板,并没有达成愉快的协议。于是,又一次错过了搬回上海的时机,在这之后,我大概还是不太想真的搬回上海了。我记得离开那天,我在机场和M先森通了一通长长的电话,诉说着前途和感情。我也不记得我们具体聊了些什么,我只记得我说着说着,就蜷缩在虹桥机场的座椅上哭出声来。感谢机场休息室舒适的座椅,让我可以舒适又隐蔽的发泄着情绪。

八月的婚礼,是和M先森一起去参加的。这是M先森回国之后第一次全程参与的婚礼,他是帅气的伴郎。而新郎是M先森第一段留学生活的好朋友,我和新郎在美国见过俩次,Minneapolis一次,Boston一次,可偏偏我们俩分别忘了另外一次的见面,弄得M先森对我俩哭笑不得。新娘嘛,是新郎和好如初的初恋,当然不是曾经留学时期的女友,时过境迁这么久,我也不是曾经和他们一起旅行的那位女孩。说实话,每次M先森说起和新郎曾经的快乐时光时,我都会忍不住嫉妒起来,当然不是嫉妒新郎,而是那位女孩。M先森有一部分的人生我从未有机会参与,而她参与过这部分我错过的人生,不管怎么样,都还是挺嫉妒的啊。我总是教育自己,这样的霸占欲是不对的,可是爱情就是很霸道啊,我也很难控制自己一直在做正确的事,很无奈。婚礼挺欢乐的,有俩个特别有意思的小细节,一个是整蛊新郎和伴郎的环节,新郎“作弊”让我变成女方的人和她们一起整蛊,结果每次整M先森的时候新郎都会喊“叫他老婆叫他老婆”,旁边的人都忍不住纠正说“是女朋友是女朋友”(大概这习俗中,伴郎务必是需要未婚的),我都全程尬笑地说:“你们想怎么整就怎么整啊”。另一个是在正式晚宴开始之前,喜马拉雅酒店前居然是我一直想看的藤本壮介的巨型脚手架,于是和M先森无比欢乐的拍了很多脚手架旁好看的照片,M先森说那天我的裙子特别美,从人群中突然看到亮眼的女孩走来,却发现是我的惊喜也让他很开心。这次上海的周末婚礼,新郎真的特别给力,对我们特别好,全程接送陪吃陪玩,以至于我只能在M先森午休的间隙里见见久未谋面的小伙伴。

十一月底,是与Doris的重聚。这一次,上海向我毫不保留的占时了它疯狂而多元的一面。每一天都有不同的饭局,每一个饭局上都能认识新的好朋友。认识了很多有钱的人,也认识了很多喜欢装逼的人,更重要的是认识了许多有趣的人。与小伙伴相约April的现场,还被April叫去舞台上跟她一起唱歌;与妹子们K歌整晚的英文专场,又唱又跳的我被称为rap star,唱完还一群人去冬天的黄浦江边感慨人生;朋友半夜搭讪滑板少年,第二天就相约一起自驾去了小洋山;偶尔的火锅饭局后与朋友们边喝边聊,从50年代的爵士聊到最新一期纽约客,睡醒发现对方居然是知识付费领域大V……上海的朋友们,从不吝啬向我展示他们的有趣和不同:有人约我去看展览,有人叫我在街边的咖啡厅楼梯上吃意面,有人跟我说下个星期跟我去阳朔攀岩……每天都有好多故事可以听。与Doris睡在一起的夜里,我们分享了这五年来,我们错过的彼此的故事,那些情,那些感慨,那些人和事,都是我们生命中特别重要的组成部分。最开心Doris说,我是她为数不多的朋友中处于一段稳定的relationship里还可以保持自己的人。对,五年来,我忠于自己,对此我深感欣慰。告别上海的时候,与Doris相约一定要很快再见面,是的,这个月底我们即将再见面。

上海,如果定个调调的话,一定是友情。

「北京」


三月的时候,见了北京匆匆一面。

我差点要忘记,初春的帝都,是什么样的感觉。气温刚刚开始有点回升,却还是需要温暖的大衣裹住这刚刚开始萌芽的肌肤,空气一如既往的干燥,偶尔天气很好遇到天天天蓝的时候,会忍不住停下来拍下这帝都蓝。吃一碗前门的炸酱面,噢不,我竟然可以对帝都的春天,滋生出想念之情。

七年前,2011年的春天,我也在这里。那个时候,我每日工作在百子湾社区的一个小事务所里,用蹩脚的英语和美国老板聊实习工资和设计,那个时候我对世界充满好奇。七年后的春天,我回归中国文化最本初的样子,在北京旮旯湾里的某个小角落,上着一些无关紧要却又看起来意义充足的课,打着文化部的幌子,拿了几张毫无意义的证。哦不,辞职之前,我以为这些证书,是有意义的呢。开心的地方是认识了新的朋友,失望的地方是最终发现这个行业也不如我所想象的那个样子。但是,所有的行业都是这个样子的,不是吗?

和一个认识很久相约一起“创业”的女孩见面。她曾经是一个学中医多年的医学生,后来在医学金融领域颇有城建之后,忽然间厌倦了成天与钱打交道的工作,于是开始执着于艺术。她跟我说,在艺术的领域里,我可以放松自己。于是机缘巧合的情况下,我们认识,见面,聊理想,聊资源,聊合作,说了很多很多……一开始,我思考不怀疑她的本心,甚至觉得这一切都是合理的。我们相约一起逛798看展览,甚至差一点一起运营一个共同的公众号。但这些事情都在很短之内的时间里化成了泡沫,我开始明白,艺术对她来说,并不是一个重要的事情。她想要的是其它的东西,金钱,工作状态,生活状态等等。所以在年底的时候,在SNS见到她回归到了她的医学领域,是意料之外的情理之中。

除此之外,我和我的老朋友一起,去了一次国家博物馆。我甚至不确定,上一次来国博是否是十年前,或者更久。但我很确定的是,上一次来国博的时候,绝对不需要排队两小时以上(这个照片就是在绝望的排队时间里拍的)。天安门广场不知道从哪一年开始,变得如此戒备森严unfriendly的。至少七年前还没有这么严。我曾经在知乎上分享过一个关于天安门广场的小故事,说的是很久之前我曾经帮朋友拍portfolio的照片,被保安大叔警告过以后不要这么干,因为是“举牌的”。但大概也许以前的北京没有那么多那么多闲杂人等。帝都从来都不是一个友好的城市,帝都是属于贵族和精英的。低等人口被驱逐方式虽然野蛮且非常的不人权,但这确实是贵族和精英认同且支持的价值观。我一直跟朋友聊,说,如果你没钱又没权,港漂也好,上海漂也罢,但北漂一定是最艰难的。至此,致敬所有为梦想的北漂青年,你们是最棒的。不过后来我一直跟我的老朋友说:可以的话,下次相约吃个brunch就好,真的不要再来排队了好么!

帝都的匆匆一面,如果定个调调的话,也许是梦想?

「曼谷」


六月初的时候,我出差去了一趟曼谷。

这并不是我第一次去曼谷,所以我对这个城市,连最基本的新鲜感都没有。它就像纽约,就像上海,就像吉隆坡,就像广州。它就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大城市,有历史有文化,有古老有现代,有贫穷有富有……排除每个酒店转角给人祈福的四面佛,大概会认不出来吧。(不过说句良心话四面佛许愿好像真的挺灵验的呢~)这个城市没有什么特色到,我甚至记不住它有什么特色,除了吃。不得不说,东南亚菜系,还属泰国菜最接近中国人胃口。

出差是作为中国文化代表团的工作人员,在曼谷的中国文化中心,进行一些演出及展览集市活动。借此认识了一帮追求木偶戏的少男少女们,也见到了东南亚各种中国商会的风俗与努力。挺有意思的一次经历,对于我这种永远是非正式出行的人来说,第一次感觉到官方出行,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事情。领队是一位年过六旬却依然每日精致优雅的女性,在她身上,我真的是看到了上一辈公务员对职业的热情。她是真的很热爱她的工作,即便现在身份转换,也依然执着于自己所热爱的事业。当然作为随行编辑及摄影师的我,每次出现都会被吐槽太不会拾掇自己,由此我也开始认真思考作为一个职业女性,到底应该如何在低调与精致之间把握平衡,当然,前提是我先学会如何精致。领队是很好的榜样。没有更多机会与这位领队一起出行,大概是我从上一份工作中辞职之后,最大的遗憾。

女领队还放行给了我一天自由。难得自由,当然是去美术馆。对艺术的热情促使我在曼谷街头堵两个小时车也愿意的我去了MOCA Bangkok( 当代艺术博物馆)。作为东南亚地区唯一的一座 MOCA(当代艺术博物馆),MOCA Bangkok 可谓是曼谷这座城市在亚洲设计领域地位的象征。排除掉展品质量不看,这个建筑本身就已经非常棒了。白色的基调,不规则的采光设计,节奏紧致却又空间足够的内部,不管是不是真的很有艺术细胞,确实能够享受这里安静的艺术氛围,更何况,不要脸的说还是非常有艺术细胞的哇(笑~)离开的时候,突然下起了暴雨。于是被迫无奈,我在门口 MOCA Cafe 里喝了一杯咖啡,一边喝一边看雨。再看看馆内墙上那行大大的拉丁文字「Ars longa vita brevis」 ( Art is long, life is short) 好像突然就对艺术和咖啡这俩件事情,都有了新的感悟。艺术,是为了让人更好的理解生活的价值;而咖啡,是让人更好的享受艺术。其他时间,和大家一起工作,观展,拍照,在早晨的时候写稿,在酒店享受马杀鸡,都是愉快的体验。也终于领悟到公务出差的感觉是如何,以及不可避免的在回程的时候,还是买了一整套一开始我无比鄙视的曼谷包。

某一刻开始,我好像突然就明白为什么有些朋友每个假期都愿意往返曼谷。因为它,真的什么都有,便宜且休闲。

嗯,对,休闲,大概就是曼谷的调调。

「巴厘岛」


巴厘岛的十一假期,是意料之外的惊喜之旅。

认识将近十年,却从未谋面的小妖,在十一假期之前俩天,突然一个电话过来,邀请我飞去巴厘岛参加她的婚礼,作为随行摄影师,我负责拍照。彼时的我,刚刚拒绝掉一个差点一脚踏入金融行业的咨询offer,正纠结假期哪里都没得去的情况下,欣然答应了这次婚礼摄影师的请求。到达之前就知道这会是一场,小而美的婚礼,但原谅我真的没有想到,会这么美。(再次原谅我,除了美,我居然也想不到其它的形容词了。)小妖大概是全世界最为结婚操心的新娘了吧。前一天反复确认各种事情之后,跟她说婚礼当日只需美美的享受美美的仪式就好,她却依然坚持操心着每一个细节。后来我试图理解她,感觉就是一切都很精致的女孩,大概绝对不会放过人生最应该精致的时刻。

这场婚礼的每一个环境,都美到心碎。不论是前一晚的单身PARTY,还是第二日的仪式前的first look,又或日落时分的The edge酒店平台下的吻,还有after party上的first dance和结束后的戏剧般的合照,每一个环节都让我这个参与者,羡慕到哭。我想,婚礼大概还真的是每位女孩的梦想吧,在大海和夕阳下,在大家的掌声和泪水中,成为了彼此的另一半这种事情,一定是人生中最美的时刻。也许冗长而无奈的人生,就需要这样繁复却不可或缺的仪式感,以抵御漫漫人生中其它一切吧。

小妖的婚礼有着一切我想要的仪式感。甚至她问张干部的那个关于婚礼地点的话题,后来我也曾经在某夜入睡前,问过M先森。我问如果婚礼的地点是雪山和海边,你会选择哪一个?M先森的回答也是非常的出乎我的意料,他说是海边,因为看到雪山就想往上爬,如果结婚在雪山面前,大概会逃婚吧。这个答案也是让我哭笑不得了。但那个时刻吧,我真的很感谢小妖。感谢她让我参与且记录她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以至于让我收获了勇气,去追求我自己的那一刻。“Say hi to the new adveture!”

巴厘岛啊,这次没来得及好好看你,下次一定牵着M先森回来。

「厦门」


今年还真挺神奇。出国之前,除了东三省和新疆西藏,全国没有打过卡的省份大概就是贵州和福建了,而这俩今年全都成功打卡。

不过,这应该是今年份一年十城中,最无聊的部分了。酒店早餐中相见,遇到暴雨的鼓浪屿,失去兴趣的城市,以及中老年娱乐活动。六月是暴雨的季节,暴雨中出游,大概跟浪漫的细雨绵绵中漫步是不一样的。也不知道是运气不好还是哪根筋搭坏了,我和小伙伴约了一年的鼓浪屿,最终在一个全国各地都暴雨的周末成了。当然,暴雨是要付出代价的,代价就是全国机场的大面积延误……于是俩个不不靠谱的妹子就在毫无攻略的情况下,几经反转(厦门搞外地歧视,游客需要转码头登船),终于在暴雨中来到了鼓浪屿。大概鼓浪屿和我心中的打开方式不太一样。在大雨中穿个高跟和小裙子地行走……我和妹子的六月约会,就在这个磅礴大雨的文艺胜地,湿淋淋的上演了。

未必每一次出行,都可以称之为“旅行”,有时候搭飞机约个会,只能称为“游乐”。未必每一次出门,都是一份好收获,有的时候可能受到的是艰难和险恶呢。说远了。其实每一次淋雨,都还是有一翻感触的。心情好,就是悠然自得的浪漫,心情差,大概就是埋怨的悲哀。可,游乐游乐,有了游,总是要寻找乐。于是,我和妹子买了一把透明的伞,可以遮挡风雨,却不遮挡风景。大概,鼓浪屿还是浪漫的,即便已经被各种网红咖啡店和各种App上评分超高却味道不敢恭维的小店所侵蚀,但不得不说,即便是雨中漫步,也感觉到一丝惬意的。我和妹子大概是因为没有做攻略,所以运气很好地很巧妙的避开了所有人头攒动的街道和熙熙攘攘的游客,一路走在安静的小巷里,感受着这小岛的浪漫与静谧。大概,这才是它本来的样子?

第二日依然暴雨,我们打车去了空无一展的博物馆之后,就毅然决然的去网红餐厅一直待到去机场之前。吃的还不错,照片还不错,心情还不错,这大概就够了。至于其他,我和这座城市的缘分,也许就止于此吧,真的没那么在乎。如何保持优雅,才是最需要了解的话题。

厦门,如果要调调的话,大概是潮湿。

「广州」


大部分的时候,我还是住在广州的。前半年还在CBD的某栋楼里打着卡,过着朝九晚五的日子,后半年辗转各地,也总还是会回到广州。广州,这俩年下来,大概是我的家了吧。归属感这种东西,总是很难讲清楚。我在广州的房子不大,蜷缩在一个不到50平的单身公寓里,但确实是一个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空间。这里是我的家。家是一个很复杂的概念。住在维也纳的那几年,我常常迷惑,“回家”的这个“回”字,到底是哪里。广州于现在的我来说,有点像当时的维也纳。它是我居住的城市,我熟悉它,我有固定的生活节奏在那里的地方。即便下半年的我,常常跟随M先森四处居住,亦或者常回家或出行,但不论什么情况,有机会我一定要回一趟广州的家,捯饬一下自己的旅行箱,换几件衣服,或又添几件旅行设备,又或者和朋友吃俩顿早茶……回广州,这三个字对我来说,有点像充电,又有点像安眠药。

广州周边是很好玩的。即便我和M先森不常出门活动,但偶尔看看海,偶尔看看电影,偶尔爬爬山,偶尔逛公园……都是让彼此很放松的存在。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好几个重要的日子,都是在广州过的。跨年的时候,我们终于从前一年的跨年亲过渡到这一年的跨年亲密接触(并没有料到下一年回归到原点:视频);520的时候我们开车去了阳江海边度假;下半年我生日的时候我们在渔人码头楼下吃了一顿肘子居然还一起喝了啤酒;而M先森生日的时候我们回到我生日的那个shopping mall又一次唱歌吃东西……这些细微又重要的日子,不知是巧合还是什么原因居然都回到了广州来过,也是一种缘。是我与这个城市的缘分。又或者,我太希望和M先森过一种正常的恋爱生活,太想回到俩个人的日子,而只有在广州,我才彻底感觉,这是我们俩个人的日子。甚至有一小段时间,我们住在佛山,差点爱上了广州旁边那个可爱的卫星城,可惜待我们爱上佛山的时候,已经没有资格买房子了。(也不是很懂为什么突然就开启了买房话题,也许真的是太想得到某种日常的肯定了吧。)

辞职之前,我终于彻底领悟到,我在广州的生活,是糜烂而颓废的。我有一位非常好的邻居,只要她在家,我们就会一起吃饭。于是下班回家我期盼有人做好热汤热菜等我,还偶尔可以陪我去健身房打卡;周末的时候,我可以期盼M先森一起租车自驾短途旅行或是一起回长沙;不定期约不同的小伙伴打卡咖啡厅吃饭,不定期看展览……生活看似很丰富,却娱乐得毫无目的性,我害怕自己终将毁灭在这份满足感中,于是毅然决然辞职了。然而事实证明,我不定期想回到广州的生活,正是由于这份满足感的诱惑。

属于广州的调调,大概就叫做,日常吧。

「深圳」


我也算在深圳有个家吧。有个家的意思是,M先森在M先森坚持要把单位的房子一个人租下来,一年下来,我俩也没去住几天。除了偶尔有事情的往返,七八月的时候,我在深圳小住了一段时间。彼时的我特别努力的在深圳找工作,却始终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offer,而M先森调离深圳办公室回归项目之后,我甚至鲜少再投深圳的公司。可是夏天短暂居住在深圳的日子里,也算是给我机会慢下来好好感受这个城市。说来也是很巧,这么些年,北上广深,唯独深圳,我从未得到过一个机会认真在深圳工作/居住过太长时间。虽然我来过深圳无数次,但更多的时候,我只是匆匆路过,或者匆匆往返。

而今年那段短暂居住在深圳的生活,让我对这个城市,似乎有了一些不一样的认识。如果说在北京混一定要有权,在广州一定要有钱,在上海一定要有趣,在深圳,你真的可以什么都没有,而仅仅在讨生活,不论你对生活的要求是什么样的,深圳总是可以给你找到一个合适你的空间,所有的人都可以坦然在这里讨生活。我记得摩拜单车刚刚投放深圳一阵之后,有过一个关于深圳骑行人的调查地图,当时地图显示,深圳24小时都有人在使用摩拜,而这个数据在每天凌晨三点的时候达到最高(因为那时候不再有公共交通)。我始终是喜欢深圳的。如果北上广深一定要我选一个安家,我想首先我会考虑将户口迁去深圳。(虽然不是很明白户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2015年底M先森刚决定回国,我就和他一起来了深圳。短暂接触之后,我选择了广州的工作,而他留在了深圳。于是我们的双城生活,从那个时候开始。在M先森还未长期出差的日子里,大部分的时候,他来广州比我去深圳多,原因是我广州的房子比深圳的好,又或者是他体谅我。总之一段时间的双城生活,让我们为广深之间的高铁事业做出了非常多的贡献。

我和M先森现在的房子所在的区域,是一个新老深圳交接的地方。这一片区域曾经是90年代电子产品最繁华的地段,如今山寨逐渐被主流消费市场驱逐在外之后,这一片区域也随着深圳新中心的发展而逐渐落寞。但这里有着深圳最高的人口密度以及最接地气的餐厅。那阵子,每天,我睁开眼睛去这栋超过20年楼龄的大厦底层吃一顿麦当劳or肯德基早餐之后,我会搭地铁去几公里之外的书吧复习考试。下午结束之后,我会和M先森约定在某个地方见面,再一起吃一顿晚餐。晚饭的选择很多,也许一顿火锅,也许一顿快餐,也可以认真吃一顿印度菜,或者西餐……从不重样。然后天气好的时候我们也许会步行回家,手牵手穿过拥挤的人行道空间。夏天,是最适合压马路的季节。

与朋友相约的teamlab展览,也是那阵子在深圳特别值得一提的活动,我们肆无忌惮的在五颜六色的艺术灯光幻影中接吻,拥抱,相互拍照。在艺术中翱翔的时候,时间和空间,仿佛都是静止的。世界仿佛只剩下充满花瓣的空间,而这空间仿佛永不会消失,而我们牵着的手也永不会分开。

深圳的调调,大概是美好吧。

「长沙」


这一年,常回家。频率高得有些不可思议。

每一次回家,或是陪伴我外公逛公园,或是陪伴我母亲短途旅行。又或者相约小伙伴一顿麻将,一场电影,一杯咖啡,一顿饭……或者此时此刻现在,我坐在湘江边的酒店里,刚刚跟家人朋友一起看完新年烟花后在这里码字的时刻,都是十分浪漫却又重要的时刻。长沙已经变化了太多太多。以至于在我香港的小伙伴告知我她即将来参加长沙艺术节且来品尝长沙的咖啡馆之后,我才终于发现,我所喜欢和熟悉的生活方式,已经可以在长沙得到200%的满足了。

现在的长沙,有国际一流的剧院,一流的咖啡馆,一流的电影院,一流的博物馆,甚至连艺术馆,都比我想象中多了太多太多。只是比某些人口稀少的城市交通稍稍糟糕一些,市民素质还有待提高。等等这些,都已然让我认识到,长沙的国际化。这个承载我出生和成长的城市,有着世界上任何一个其他城市永远都不会企及的优势:关于童年的记忆及家人的陪伴。

至于长沙的调调,一定是亲情。

最后想说的是,我老觉得二十七岁的自己,并没有比十五岁的自己聪明太多。有时候想想,成长这种东西,大概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某个时刻开始,你若成长,事事皆成长。不管怎么样,这一年过得真的不算太满意,来年还要加油,要更坚定一点,追求自己想要的安全感,追求自己想过的人生。

我记得以前小时候每年写年终总结的时候,总是喜欢加上一首歌,今年本来还在思考什么歌,就听到豆瓣电台给我放了这首《理想三旬》,突然一下,就听懂了这中年人的矫情,哎哟,我想,我还真是,要年过三旬了。

雨后有车驶来/驶过暮色苍白
旧铁皮往南开/恋人已不在
收听浓烟下的/诗歌电台
不动情的咳嗽/至少看起来
归途也还可爱/琴弦少了姿态
再不见那夜里/听歌的小孩
时光匆匆独白/将颠沛磨成卡带
已枯倦的情怀/踏碎成年代
就老去吧/孤独别醒来
你渴望的离开/只是无处停摆
就歌唱吧/眼睛眯起来
而热泪的崩坏/只是没抵达的存在

青春又醉倒在/籍籍无名的怀
靠嬉笑来虚度/聚散得慷慨
辗转却去不到/对的站台
如果漂泊是成长/必经的路牌
你迷醒岁月中/那贫瘠的未来
像遗憾季节里/未结果的爱
弄脏了每一页诗/吻最疼痛的告白
而风声吹到这/已不需要释怀
就老去吧/孤独别醒来
你渴望的离开/只是无处停摆
就歌唱吧/眼睛眯起来
而热泪的崩坏/只是没抵达的存在

就甜蜜地忍耐/繁星润湿窗台
光影跳动着像在/困倦里说爱
再无谓的感慨/以为明白
梦倒塌的地方/今已爬满青苔

“我走过的每一条路都可以称之为岔路,但是没有为任何一条路后悔过。”

Last but not least,今年依然特别感谢M先森,接下来的这个跨年,是我们在一起的第四个跨年了。接下来这张图,大概是今年最佳之一了吧。说之一,是因为我手机里只有最近三个月的照片啦,之前都存在另一台电脑里,所以照片也是屈指可数。那就这样吧,风车与风筝,你和我。这一刻,就像听见周杰伦在唱“我陪你走到最后/能不能别想太多”一样,理想啊生活啊现实啊那些烦恼啊,大概都因为有了爱情,而微不足道了吧。

最后的最后,年终总结这种东西,写起来真的很累啊。anyway,2017,再见了。2018,你好。

Author: stefana

"In the middle of introversion and extroversion; intuition for sure; in the middle of thinking and feeling; perception with a lots of wishes." I am happy free confused and lonely in the best way, it's miserable and magical. instagram:stefana_an

One thought on “一年十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