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fana的城市印象之格拉茨

Graz
No.12 Graz/Gradec/格拉茨

格拉茨在中国的知名度不高,但它其实是仅次于维也纳的奥地利第二大城市。是的,又写会我的“主场”奥地利了。这个城市系列的开篇,就是我于2013年写的我当时生活的城市维也纳。时过境迁到现在,离开奥地利已三年,让我来写写我记忆中的奥地利第二大城市——格拉茨。不知道有几个人知道,格拉茨是老帅哥阿诺德·施瓦辛格(Arnold Schwarzenegger)的故乡?这个满眼鲜肉的年代,还是老帅哥看着更有味道。

跑题了。欧洲的城市,大多都长得很相似,同一个国家的,就更相似了。离开维也纳,清晨坐火车南下,不久就到了格拉茨。格拉茨于十世纪建小城堡开始建城,十四世纪的时候也曾为利奥波德哈布斯堡皇室所在地。而后十七至十八世纪为贸易中心,十九世纪起发展迅速。我眼里的奥地利,是个精神病在这也可以生活得非常自如的国家,一切合理和不合理的事情,在这里都可以安然的存在。奥地利不如瑞士一般的包容多民族,也不如德国般的拘谨严肃,它就是可以忍受一切奇奇怪怪的存在。格拉茨也不意外。

比如建筑。在这里,你可以见到16世纪中期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市政厅(Rathaus),高高的连环走廊,别致的圆形大理石喷水池和镶满了雕塑和壁画的墙壁,这十六世纪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庄严又壮丽。或者东郊山丘上的玛利亚罗斯特大教堂(Basilika Mariatrost),教堂同样建于中世纪,教堂里精美的壁画构建都是至少19世纪留下来的古物,这座传说着美好故事的教堂还是格拉茨人最爱的婚嫁场所,如果可以在这里嫁出去,大概也是很多格拉茨妹子的终极梦想吧。

但这些没有什么特别的,毕竟历史感浓烈的欧洲城市,四处都是这样的教堂和街道。

可是格拉茨,它还有着外星人一般的格拉茨现代美术馆(Kunsthaus Graz),这个外星人大概由建筑师彼得库克(Peter Cook)打造,这弧形蓝色的塑料玻璃拼贴而成的建筑,与老城中的红顶尖塔的古堡、钟楼所形成的强烈反差。这座生物感极强的建筑,是21世纪初建筑界流行的“生物存在式建筑”理念的体现,我想至今为止大概依然是彼得库克最拿得出手的作品之一吧。不过我想上了年纪的格拉茨人,也许不一定会喜欢这样的建筑,但大概也只有奥地利这种神经病般接受度广阔的政府才愿意建造这么个造型奇特“友善外星人(Friendly Alien)”的美术馆吧。

说句良心话,我当时还挺喜欢这座外星人美术馆的,大概某种程度上,这个美术馆给了挣扎在先锋建筑学课程中的我一丝丝希望——“也许那些奇奇怪怪的建筑并不是建不起来的”。突起的是胃,触角是采光天窗,血管是休闲酒吧,栓脚长在地面是建筑的支撑……走在这座想象力和实用性兼顾的建筑里面,看着更具有想象力的抽象表达的现代艺术,真的也不得不为人类的智慧点赞。那些不一样的东西,也许是未来,就算发展不成未来,也会是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这么一想,突然好像明白了谜一样的奥地利人的智慧。

同样有意思的,还有穆尔岛(Murinsel ),说是岛,其实是一座现代建筑。这个由纽约景观艺术家维托阿肯锡(Vito Acconci)打造的小贝壳,是为了纪念2003年格拉茨被评为欧洲“2003文化之都”建造的。跟外星人美术馆不一样,它近乎完美的融入了穆尔河风光中,丝毫没有突兀的感觉。穆尔岛中间的部分是一个cafe&bar,夏夜,约上小伙伴,坐在这穆尔岛中,看着格拉茨老城顶的繁星闪耀,想想也是非常迷人的。

其实格拉茨这个词,来自斯拉夫语,意为小城堡,格拉茨也正是由城堡山上的一座堡垒发展而来的。所以城堡山,就是格拉茨不可以错过的地方了。神一样的奥地利人,在这城堡山中,搭建了一座直达山顶的透明电梯,走进山洞里搭乘现代电梯的感觉,大概就像闯进了某个未来世界里的秘密基地。不过这感觉只持续俩分钟,之后就到达山顶了。站在山顶,眺望老城,大概就可以看到这篇文章开始看到的那张图,我对格拉茨的Cityscape最深的印象,大概也来自于此。后来沿着山壁的石梯往下走,我和小伙伴拍了很多照片,那个初冬的下午,我们来来回回在城堡山附近闲逛了很久,从克里斯小道走到山腰,又可以看到不一样的城市, 或者往另外一边,会经过一个浪漫幽静的山间小路去往卡梅黎特广场(Karneliterplaz),再走回老城。

值得一提的是,老城里有一家叫埃德格尔-塔克斯宫廷面包房(Hofbackerei Edegger-Tax ),出售以茜茜公主命名的饼干(Sissibusserl),这个位于宫廷巷(Hofgasse)旁的 面包店,算得上奥地利历史最悠久的面包店了。除此之外,在格拉茨,你不会错过时间。因为这里有Liesl,Liesl是建于13世纪的钟塔,在城堡山的最高处,威严耸立,数百年来,如同守护神一样见证着这座城市的兴衰。 我的奥地利小伙伴告诉我这是个有故事的大钟,而且每天都会向城市里的人们诉说它的故事,因为大钟每天敲响三次,每次都响101下,提醒着人们它是由101枚炮弹铸造而成的。更有传说,在1809年拿破仑攻陷此城时,全城居民拿出所有积蓄央求法军炮火能够放过这座钟塔,这座大钟才得以有命继续守护着这座城市。这座大钟的存在,大概是这座城市里的居民,爱他们的城市最好的证明。

我还记得,我和我的伙伴,在夕阳西下的时候,又一次上到城市的高处。那一刻,眺望着这华灯初上的格拉茨老城、穆尔河以及阿尔卑斯山的秀美风景,突然我脑海中,不知道为什么就蹦出某部电影的台词,大概是我觉得这个智慧很适合这城市吧:
——Look at all those people down there. They follow the rules for what? They’re letting fear lead them.
——What if they don’t?
——Life’s simple. You make choices and you don’t look back……

说罢,天色已经暗下来,我俯拍了一张老城广场中来来往往的人影,就和小伙伴一起转身走向火车站,告别了格拉茨。

——————————————————————————————
缓慢更新这个系列。其他:

No.1 Wien/Vienna/维也纳
No.2 Praha/Prague/布拉格
No.3 Granada/غرناطة‎‎/格拉纳达
No.4 Florence/Firenze‎‎/翡冷翠
No.5 Hamburg/Hamborg/汉堡
No.6 Innsbruck/Innsbruck/因斯布鲁克
No.7 Nairobi/内罗毕
No.8 Bellinzona/贝林佐纳

No.9 Los Angeles/洛杉矶
No.10 Salt Lake City/盐湖城
No.11 Lausanne/Losanna/洛桑

公众号阅读链接

Published by

stefana

"In the middle of introversion and extroversion; intuition for sure; in the middle of thinking and feeling; perception with a lots of wishes." I am happy free confused and lonely in the best way, it's miserable and magical. instagram:stefana_an

One thought on “Stefana的城市印象之格拉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