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fana的城市印象之洛桑

摄于Lac Léman, 2013年7月

No.11 Lausanne/Losanna/洛桑

说实话,我单纯的是为了妹岛的奶酪去洛桑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两位数的第一篇,不知道写哪里,就从照片里,挑出来了洛桑。大概是这日内瓦湖北岸的蓝天白云和雪山,美好得就像真实存在的天堂。这是这个系列第二篇瑞士的城市了,上一篇是意大利语区的贝林佐纳,这次挑个法语区的好了。

洛桑,就处在瑞士的法语区,多数人以英语为第二或第三语言,瑞士这个神奇的国度有四门官方语言的国家,分别是德法意和罗曼什语,这个没什么民族意识的国家,是纯粹靠民主意识和联邦制维持在一起的。洛桑是瑞士沃州(Vaud)的首府,城市历史源远流长,据说罗马时代这里已有人居住,也算得上一个名副其实的古都了。

那天清晨,我从日内瓦的小姐姐家里出发,乘着小火车一路向北来洛桑。洛桑,这个名字听起来就像是一个充满柔情和诗意的金发少年,于是不免对它充满浪漫的遐想。虽然我那时候在阿尔卑斯山区地带游走多年,但当火车北行转过最后一个山脚,豁然又见到美丽的莱芒湖,还有静静卧在阿尔卑斯山脚下的山城洛桑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感慨了一句:“好美。”

在完成了我当时给自己的任务(作为建筑妹看妹岛的奶酪)之后,我开始放慢脚步,打量这个莱芒湖边的古老山城。这个迷人的小山城,一方面充满着法式浪漫和优雅,另一方面也保留着源自瑞士的和谐和宁静。这个小山城,到处都是坡。由于地势差距很大,为了方便城市交通,洛桑居然有着瑞士唯一的两条地铁线。这里的地铁上山下地,在山城里穿梭着。欧洲的城市,都有一些蜜汁古老的感觉,若不是看到这上层走人下层走地铁的双塔桥,有的时候漫步在这古老的中古建筑之间,总是会恍惚自己穿越回了久远的历史里。

记忆中,洛桑到处都是阶梯。卵石墁地,拾级而上或者下,你都有机会遇到这个城市最本质的样子。看着这小城中牵手漫步的情侣、遛狗的老夫妻、奔跑的运动者、优闲的游者和他们脸上那同样悠闲自在的神情,大概就可以理解为什么洛桑可以被拜伦、卢梭、雨果和狄更斯等历史上的大神所青睐。毕竟这莱芒湖畔如天堂般的魅力,谁都无法抵挡吧。

洛桑还有瑞士历史最悠久的教堂,它就是圣母大教堂(Cathedral of Notre-Dame)。这座哥特式大教堂,高高耸立在洛桑老城区中心的位置,被誉为瑞士“最美丽的教堂“。游玩欧洲富裕的城市,基本上都没什么机会见到这些中古老建筑的全貌 ,因为建筑的每个部分都在不断的轮流翻修着,这座瑞士最美教堂自然也不例外。但翻修并不影响建筑的气质,这座教堂,沧桑落寞却又恢弘坚定,像恒久忍耐的守望者,在来来往往的人面前,不怕日晒雨淋,坚定地守护着这座城市和居住在这里的人们。我像每一个游客一样,静静地走进教堂,再默默在这一排排整齐的座椅中坐下。墙壁上雕刻的圣徒、牧师的讲台、缓缓燃烧的蜡烛,以及穿进玫瑰花窗的阳光都在这里,陪伴着祷告者,默念受难者的荣耀,等待朝圣者和凡俗人类的靠近的那个时刻。

从火车站往下走,就到了湖边。和韵味十足的山上古城相比,湖畔的洛桑就是另外一个世界了。这里充满了现代的气息,那个七月的下午正好是音乐节的时候,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还夹杂着热闹繁忙的二手市场。你听得到乐队的歌声和人群的欢呼,你也看得到湖边豪华的旅馆和餐厅鳞次栉比。再往前走,就忍不住驻足某个小贩摊里颜色鲜艳的小摆件,和他身后艳丽娇人的湖畔鲜花。这一切,都是洛桑这个老城的生机和风景。我记得后来我在人群散去之后找到一个看得到雪山和湖畔鲜花的角落,架起相机,想自拍几张照片的时候,遇到了善心的塞尔维亚摄影师,他主动拿起我的相机帮我拍下我在湖边张望这个城市的身影。那一瞬的心情,大概才是最值得的旅行的纪念。

后来离开洛桑才想起来,我在湖边的音乐节消耗了太久的时间,以至于忘记原本还想去看看奥林匹克公园的,对的,洛桑还有着世界上最重要的奥林匹克中心和奥林匹克博物馆。但想想,留下一些遗憾总是好的,遗憾便是我之后的某年某刻再回到这座美丽小城的理由。

我所见过的风景,比我拍下来的要多。而我记得的故事,比我见过的要多。这些年走过万水千山,我看过很多不同的风景,于是终于明白,相机抓住的那些画面,美或不那么美,都不是那么的重要。真正难以留住的,是那个时间里的自己的。在那一刻,是平静如水,又或者奔腾悬宕的心境。至于洛桑,这个莱芒湖畔边无论风雨晴晦,四季变幻都能保持美好的城市,就是我记忆里,最平静的地方。

注释篇:
妹岛的奶酪:日本建筑师妹岛和世设计的位于瑞士洛桑联邦理工学院(EPFL)校园内Rolex Learning Center,因为外表酷似奶酪从而得到建筑圈小伙伴的虐称。如果有小伙伴想看这个大奶酪,我去硬盘里找找图,单独给大家发一篇妹岛的奶酪吧。

——————————————————————————————
缓慢更新这个系列。其他:

No.1 Wien/Vienna/维也纳
No.2 Praha/Prague/布拉格
No.3 Granada/غرناطة‎‎/格拉纳达
No.4 Florence/Firenze‎‎/翡冷翠
No.5 Hamburg/Hamborg/汉堡
No.6 Innsbruck/Innsbruck/因斯布鲁克
No.7 Nairobi/内罗毕
No.8 Bellinzona/贝林佐纳

No.9 Los Angeles/洛杉矶
No.10 Salt Lake City/盐湖城

公众号阅读链接

Stefana的城市印象之盐湖城

摄于Zcmi Center Mall, 2015年6月

No.10 Salt Lake City/盐湖城

人的每一步,都是自己人生的一大步,也许也会是历史的一大步。盐湖城的历史,大概就是对这句话最好的解释。如果没有杨百翰(Brigham Young)当年带领被东部迫害的摩门教徒,穿越大半个美国往西部跨过的一步又一步,恐怕这里也不会是今天我们所看到的盐湖城。

盐湖城 ,依山傍湖,东部紧邻落基山脉,看上去山不高,但山山连绵,城市西部傍着大盐湖,在山与湖中间夹着南北方向生长着。由于其地理位置的特殊性,被称为美国的西部十字路口(Crossroads of the West)。

传说杨百翰走到Wastch Range的时候,看到大盐湖宽阔,误以为这里就已经是美国西海岸,就对跟着他翻山越岭到此的摩门教徒们说,”This is the place!(就是这儿了!)”再简单不过的一句话,在第二任教主杨百翰嘴里说出来,却豪气冲天,霸气侧露。而喊出这句霸气语录的地方,现在已经成为一个花园,就叫“This is the Place Heritage Park”,以纪念这些先知。

于是从1847年开始,这批跟随杨百翰来到盐湖城的摩门教徒就成为盐湖城地区第一批定居的白人。最初,这个城市被命名为:“State of Deseret”,意思是“蜜蜂”,所以至今为止,蜂箱都仍然是犹他州的标志,Deseret也依然是犹他州的别称。从那一年开始,摩门教徒就开始在这里实践着他们的宗教,在这里拓荒。城市,就这样从一个街区开始,在荒漠中秩序生长。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今天的盐湖城,绿茵遍地,树影婆娑,这个以圣殿广场为中心的南北向的中部大城市,治安亦强于一般的美国城市。大概是在宗教的感召之下,人可以把沙漠变成绿洲,当然反过来也可以把绿洲变成沙漠。

我对盐湖城的认识,大概也是从这圣殿广场开始。

我在摩门圣殿还偶遇了一场婚礼。还没来得及偷拍美丽的新娘子,就被热情的看门大叔搭讪了起来。他认真的询问我是否知道关于摩门圣殿的历史,我说不知后,大叔就开始滔滔不绝的讲述起来。说这个圣殿,从1853年就开始建造,却完工于1893年。这座哥特式的古典建筑,面向耶路撒冷的方向,提醒每一个摩门教徒,想起所罗门圣殿。现在的摩门圣殿,依然是摩门教总会会长团及十二使徒定额组的会议地点,但其同时也是盐湖城居民的集散地,因为盐湖城有着超过50%的人口是摩门教徒。比如,现在在举办婚礼的这对新人,就是摩门教教徒。听罢,随着大叔的方向望去,这场看似平常美的婚礼,似乎还多了一些仪式美呢。

我大概还是爱建筑,爱这尖顶圆柱,爱这塔形大门,爱这门廊柱子,甚至也爱这门顶上站立的老鹰的塑像。大叔还告诉我,这座传奇建筑的结构,之所以建造了这么多年,是由于当时的运输条件所限制,因为它对石材要求的非常高,所以石材都是从很远的地方运输过来的。据说当年选择这种石材,是为了使教堂不朽,土木易腐,只有坚硬的岩石长在。

围绕着摩门圣殿的四周建筑物,亦有着代表性的浓厚摩门历史意涵与纪念性价值。

告别摩门圣殿之后,我逛到摩门教大礼拜堂,偶遇了一个来自菲律宾的留学生。她主动搭讪我,告诉我,她是这里的志愿者,每年暑假的时候需要在这里志愿工作以取得奖学金。她的志愿者小伙伴与她一样来自世界各地,信仰摩门教,聚集在这里,为游客们进行导览。妹子告诉我,这里每年都会有两届全球大会,舞台上的管风琴有9000多根乐管组成,在导览过程中,妹子详细的为我介绍了各种设施,以及大量反映摩门教历史的绘画,壁画和照片。

从妹子口中,我得知摩门教的开山祖师Joseph Smith自称感受到天使的召唤,发现了几块黄金板,于是他将黄金板的古埃及文翻译成英文,就有了后来的摩门教徒奉捧的《摩门经》。摩门经讲述的是美洲两大古老文明的故事:他们都是古以色列人的后裔,在哥伦布与新大陆相遇之前,便在这片不为人知的土地上奉行基督教。而他们之中一个叫摩门的史学家把教中先知的言行记录了下来,是为《摩门经》的缘起。我没有兴趣去质疑这摩门经的真伪,只是对于我这唯物主义论者来说,大概宗教都是人类在泛泛红尘的苦恼中,找到的寄托和慰籍大法罢了。

但我至今记得妹子脸上年轻而虔诚绽放的真诚笑容,导览结束,我深深感谢了她。直至游览结束,妹子也没有过问我的信仰,更没有向我推销“摩门教”,这个和我印象中的西方传教士般的人物太不一样了。

告别志愿者妹子,我独自在广场散步,我不想去思考更多关于摩门教教义的问题,是与非,错与对,传统与现代,宗教与科学的矛盾,大概已经写入了每一个有历史的城市里。五月的圣殿广场,繁花盛开,富有的城市最爱装饰城市广场,因为广场就是城市的颜。

我孤单单看完整个广场的“景点”,就迫不及待跑回我独自出发的咖啡厅。看到你开着电脑认真工作的身影,一瞬间我突然明白,原来与看一个陌生城市的繁华变迁更让我觉得快乐的是,有一个熟悉的人会一直在那里,给你买一杯,午后咖啡。

——————————————————————————————
缓慢更新这个系列。其他:

No.1 Wien/Vienna/维也纳
No.2 Praha/Prague/布拉格
No.3 Granada/غرناطة‎‎/格拉纳达
No.4 Florence/Firenze‎‎/翡冷翠
No.5 Hamburg/Hamborg/汉堡
No.6 Innsbruck/Innsbruck/因斯布鲁克
No.7 Nairobi/内罗毕
No.8 Bellinzona/贝林佐纳

No.9 Los Angeles/洛杉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