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fana的城市印象之贝林佐纳

Bellinzona

No.8 Bellinzona/贝林佐纳

我给我的小实习生说,你来催我更新吧。于是在我列了一连串城市名单之后,她居然选了这个瑞士小城——贝林佐纳。我问:“为什么是瑞士?”答曰:“因为瑞士漂亮啊。”

也是,大部分的瑞士城市,就是漂亮。我几乎已经记不住我是在什么情况下又是为什么去到贝林佐纳的了,在欧洲的那几年,断断续续拜访瑞士的时间也不算少,这个国民之间要拿英文交流的联邦国家,不管是否亲自到访,它都给全世界人民都留下了富裕、美丽、宁静的印象。瑞士南部小城贝林佐纳亦是如此,连我找到的关于贝林佐纳的音乐都来自一张叫Blissful Harmony的专辑,这真是一个让人找到Inner Peace的地方。

隐约记得,我是初夏的时候,去到贝林佐纳的。从南到北的火车中,看着窗外如同波浪般温柔起伏的草原和若隐若现的森林,偶尔路过的村庄或者小城市都像是人类文明偶尔浸入自然的意外。山间牛羊成群地惬意在骄阳下行走,南部的瑞士似乎如意大利般的热情似火,而没有北部城市那种白雪皑皑包围下的冷清。毕竟,与阿尔卑斯的山川相比,瑞士这个国家显得太偶然和太年轻,或者说中欧本无瑞士,走的人多了,便有了瑞士。直至中世纪晚期,阿尔卑斯山区都人迹罕至,只有诸侯、教士和商旅偶尔涉险其间。直到“圣哥达”栈道的建立后,为了保住自治权,居民们才开始结成“誓言同盟”,抵住了周边的侵袭,击败了来犯强敌。十五世纪后,才越过圣哥达山口,进入意大利语地界,一直到1503年才占领贝林佐纳。

我记得从火车站出来我就和伙伴一起坐在小城的广场喝了一杯咖啡。那天并不是周末,午后的城市显得很懒散。七月的天,空气里有点闷热有点干燥,冰咖啡有点苦有点甜,抬头往山上看了一眼,就见到不远处的城堡。贝林佐纳的防御工事是阿尔卑斯山区最经典的防御型建筑之一,古罗马时期开始,贝林佐纳就已经是一条非常重要的防线了。甚至有观点认为早在公元四世纪左右,罗马人就已经在贝林佐纳的一座石峰上筑起一座堡垒,而后这个小城几易其主。但这个由城堡、城墙、高塔、城垛和大门组成的要塞总会在某个时期,赢得大家的惊叹。

走着走着,就走到一个巨大的的垂直入口,造型奇特,镶嵌在山崖中,神秘,诡异。穿过这段有些黑暗的隧道,从入口抬头往上望去,两个高塔映入眼前,才发现,走到了这个中世纪的城堡。这是瑞士提契诺(Ticino)派建筑师Aurelio Gafletti在1984年对古堡进行修复工作的结果,传闻入口的设计是设计师对于军事建筑的再现。那两座高塔的名字叫Torre Nera 和Torre Bianca,不知道为什么,相比低沉冷静的德语发音和温柔婉转的法语发音,意大利语发音读出来总是给人感觉热情似火。

这个建筑的名字叫格朗德大城堡(Castelgrande),位于城中的一块高地上。是十三世纪米兰人为了防范从阿尔卑斯峡口翻越来的敌军,再重新推翻建造的。除此之外,另外两座城堡蒙特贝罗(Montebello) 和 萨索 · 科尔巴洛(Sasso Corbaro)也是从中世纪就开始守护着这座老城的堡垒。题图那张照片就是从Montebello拍的Castelgrande,是这三座十三世纪城堡中最古老的一个。摸着这石块堆砌的墙体,仰望这石片覆顶的建筑,那个下午,我和伙伴参观完这个古堡里的博物馆,就在这宽厚的墙体旁的山坡下坐着。在大树底下吹着风,望着低处的两座城堡,在高处的我忽然间仿佛自己是十五世纪下半叶的米兰公爵,在这蒙特贝罗城堡的山头上,远眺阿尔卑斯群山,守护着整个提契诺谷。

只是如今,回头看这小城贝林佐纳,城堡还在,城墙现在却只剩下残垣断壁。如同这座小城几易其主的曾经,在时光长河的洗涤中,只剩下斑驳的记忆。

——————————————————————————————
时隔一年之后,终于打算继续这个系列。其他:

No.1 Wien/Vienna/维也纳
No.2 Praha/Prague/布拉格
No.3 Granada/غرناطة‎‎/格拉纳达
No.4 Florence/Firenze‎‎/翡冷翠
No.5 Hamburg/Hamborg/汉堡
No.6 Innsbruck/Innsbruck/因斯布鲁克
No.7 Nairobi/内罗毕

Stefana的城市印象之内罗毕

No.7 Nairobi/内罗毕

说出来可能有点难以相信,内罗毕居然我到过的第一个讲英语的城市。去欧洲大陆之前,我居然机缘巧合地先来非洲大陆的“东非小巴黎”瞄了一眼,这大概也是人生旅途里少见的安排吧。

内罗毕是与想象很不一样的城市,尽管来之前我对它并没有那么多想象。但毕竟觉得,非洲嘛,大夏天的,又是穿越赤道的热带国家,至少应该是热的。然而内罗毕因为海拔较高,属热带高地气候,白天最高气温也就二十多度,夜间可能只有十五度左右,而一年之中,这样的气候会持续十一个月之久,可谓是真四季如春。也难怪肯尼亚从上个世纪就被欧洲的权贵们视为狩猎天堂,这里动植物资源之丰富,季节气候之美好,可能在全世界也难找出第二个这样地方吧。

我记得从机场驱车前往市区的路上,内罗毕街道旁,满满都是盛开的鲜花。这开满花的街道,大概就是我对内罗毕的第一印象。宽敞笔直的林荫道,配上路边满满的鲜花,还有这现代化的高层建筑群,当时心里的感觉大概是,果然这个世界大部分的城市就是一样的,城市就是城市的样子罢了,连非洲都没什么好奇怪的吧。只是这里还是比想象发达很多,城市里的男人们穿着笔挺的西装,女士们则穿着身材合适的西式套裙,突然觉得有点上个世纪的英国街头的感觉。好在黑人同胞们的肤色和完美的身形比提醒着我,这里是非洲,是肯尼亚,是内罗毕。

我记得广场的鸽子们,忽起忽落。坐在树荫下乘凉的老人和孩子们,淡定而闲适地享受着这个温和而安然的夏日阳光。去到内罗毕的动物园里,遇见大大小小的孩子们,穿着统一美丽制服,跟着身材火热的女老师们在游园。有红色衬衫配蓝色马甲和裙子,绿色配蓝色,还有各种粉红或者紫色衬衫配同色系深色的制服和裙子,庄重又活泼。回想起自己念书时候的仿运动风制服,跟这相比简直丑无天际。我拿着相机偷拍着这些孩子们,却不料被他们发现,于是干脆大方的走过去和热情的孩子们拍起合照。还有让我亲密接触长颈鹿的长颈鹿公园和餐厅,站在房子里摸着窗外的长颈鹿给他们喂食的体验恍惚现在还记忆犹新。

我记得肯尼亚的市场里,有着玲琅满目的斯瓦希里文化的大大小小的纪念品,石雕,木雕,象牙雕玲琅满目,还有很多手工制品。有意思的是,肯尼亚的商贩们不喜欢讨价还价,倒是喜欢以物换物。商贩们讲着一口流利的英文,跟你搭讪问着你身上他们没有见过的物件,他们能拿什么东西来换走。我拿毕业时候在跳蚤市场收的一个牛仔帽在市场里为我换来了一条全新的染色围巾,而同行的小伙伴却拿自己的手表换了一个非洲鼓。

我记得肯尼亚的club热情而复古。晚间的时候,在肯尼亚工作的中国朋友领我和小伙伴去了内罗毕最热闹的club,我想那装修风格大概是中国二十年前的迪斯科场地吧,不过好在有黑人同胞们载歌载舞的热闹,配上这浮华的旋转吊灯,和英国来的调酒师精心调配调的鸡尾酒,坐在舞池旁,也觉得别有一番风味。

我记得酒店的房间宽敞而明亮,自助早餐丰盛而奢华,如果不是全是热情的黑人同胞服务员,我大概会分不清楚我在世界的何方。还记得朋友带我们爬到肯雅塔国际会展中心的楼顶,站在这里可以一览内罗毕市区的全景,扑面而来的都市感与携带着热带地域风情的建筑交相辉映。这阳光下的内罗毕,绿化程度非常高,感觉到处都是茂密而浓烈的城市森林,这些现代建筑穿梭在这密林里,像是文明穿梭在荒野。

有一个有趣的事情是,从布拉柴维尔去内罗毕的飞机上,我开始毫无理由的发起高烧,同时伴随着恶心呕吐等各种说不出来的病症,当我正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刚果惹上了什么奇奇怪怪的病时,飞机已经到达肯尼亚境内,开始接近内罗毕。奇怪的是,快下降的时候,我所有的症状居然也奇迹般的恢复了,以至于之后的很久,我都觉得,内罗毕是我的福地。我想我对内罗毕的印象是极好的。那一年从肯尼亚回来之后,对非洲和内罗毕久久不能忘。我办了个关于非洲的摄影展览,同时,作为建筑系的研究生申请了联合国人居署的实习生。很可惜,那一年我的申请没有能成功,于是至今,我也没有得到机会重返内罗毕。想念依然。

Nairobi 2011

——————————————————————————————
时隔一年之后,终于打算继续这个系列。其他:

No.1 Wien/Vienna/维也纳
No.2 Praha/Prague/布拉格
No.3 Granada/غرناطة‎‎/格拉纳达
No.4 Florence/Firenze‎‎/翡冷翠
No.5 Hamburg/Hamborg/汉堡
No.6 Innsbruck/Innsbruck/因斯布鲁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