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知道我说够了再见

用董小姐的歌词来开头,略煽情。最近在唱吧录这首歌,来来回回录了十几遍,却还是不是那么个味道。我想一定是我前半生过得不够深沉,所以唱不出那个味道。但也就这样吧,还有明天。低音明明是小时候的强项,却不知变声后如何变成现在的弱点,嗨,我早已不再适合歌唱。

回国瞬间就三个月了,这三个月的时光飞速到我还没反应过来,这年就这样过去了四分之一。再回头想维也纳的日子,简直比上个世纪还遥远。想起三月份刚回来那会儿跟NICO在HK聊起来在维也纳的日子,她那恍惚的神情,猛然发现,自己早就是这样。跟在柏林生活过一年的高中同学会面,聊起来欧洲的日子,两个人都是这种淡然的心情。Well, I cannot believe I have been there. 一样的心情。可她才在欧洲呆了一年我却活生生的呆了三年啊。今儿回头翻去年夏天在五渔村的照片,看到照片里笑面如花的自己,觉得好像是另外一个人。这几年过得太快了,如果不是在这其中我的发型换了又换,也许我看照片都很难想起来,某年某时某刻,我在哪里,做过些什么。

对,我又剪短了我的头发。上次回国也是这种状态,总觉得应该要重新开始人生,就得从头开始。干练的短发让我觉得好像找回来自己,但其实并不知道自己在那里。短短长长,不出意外,我又已经开始怀念起我的长发,开始了另外一次续发过程。看到朋友圈有人发“待我长发及腰,你娶我可好?”的状态,想起前几年的长发齐腰体,我只想说,“待我长发及腰,拿到毕业证可好。”本以为已经被我埋葬了的学生时代,居然又这么开始了。在国内被各种奢靡的状况诱惑兼打击之后,我决意安心回到我清廉的日子里搞学术。算是对得起自己的签名——“特立独行的学术少女”。小麦之前问我喜不喜欢搞学术的时候,我断然say no,但我知道我不会搞砸。然后小麦哈哈大笑,说不搞砸就行了。我想这声哈哈就是一个出坑的对刚刚入坑最好的嘲笑和警告。

一入学术深如海。基友们都嘲笑我是不是觉得自己嫁不出去自暴自弃,才接着读书的。我说不是,可原因说出来太搓了,还是留着点逼格好。本来都已经想回国展开新的人生了,无奈诸事不顺,想想还是滚回欧洲去算了。虽然其实更想去美帝,或者澳洲。美帝就像心中那红玫瑰,“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每次不顺心的时候都会想想如果当初去美帝了现在会不会混得好一点,然后总还是想跃跃欲试,可一想到GT早就过期N久就觉得一把年纪还是不要折腾自己了。澳洲呢,就像是一个从未谋面的老朋友,阳光沙滩加慵懒而奇怪的澳洲口音,我想应该也挺适合我。说白了就是没混过的地方都想去试试,非洲有机会我也愿意去。不过对比三年前办完影展信誓旦旦说一定会回非洲的自己,现在已然少了很多热情。去“房子”总有人问起我跟眼睛怎么认识的,我就会说三年前我在这办过影展。每到此就会被接着问,下一次影展什么时候,我都只能呵呵呵呵。曾经承诺从欧洲回来一定办个欧洲展的我,现在对摄影这件事情都已经失去了那份热情。每当想起当时的自己,只会敬佩自己拍成那样居然也敢办展。眼高手低大概就是现在的我。

记忆真是奇怪的东西,我每天刷朋友圈真的只是为了让自己对现在这个时间段的人生记得更清晰一些。不然你问我上周在做什么我一定会答不上来,但若是可以翻到照片也许我就能想起我大概做了些什么,见了谁,吃了一顿什么餐,又看了一部什么电影。

可看完《同桌的你》那种青春电影之后,居然对那是十来年前的事情记忆颇深。跟TTR看电影,我坚持跟TTR同桌过这件事情,但TTR却只说我跟J同桌过,可我对跟J同桌过这件事情一点记忆也没有了。虽然没有爱上过哪个同桌,而且电影各种拼错手法各种搞笑,但这种青春电影就是容易戳中我,会怀念起谁谁谁,却又不知道自己在想谁谁谁。想来我跟TTR打架,吵架,冷战等一系列傻逼事做尽居然到今天还是随叫随到的小伙伴,太特么不容易了,这才真是小伙伴。胡夏翻唱的主题曲,是最近电台最热的曲目。有天大雨侵盆,我开车被堵在路上,雨刮器刷刷在前面刮,电台在放这首歌,我突然就忍不住哭了,但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哭什么。大概是因为对现状不满意而怀念曾经,可转念一想曾经的我又何时满意过呢。

回国发现最大的改变就是,语言能力退化得厉害。英语虽然越说越快越说越流利,但久未学术的我写作和阅读能力已然退化得不行。德语更是没有好好学过不用提,回来翻翻法语书一万个怀疑自己是不是曾经学过法语。连中文都退步了,写作能力退化到口语般且不提,连说话都没办法一直在说普通话或者方言,还经常要掺杂几句英文。但我真的不是故意装逼,而是一时间想不起来某些词如何拿中文表达。无奈之下只有强迫自己好好说话,尽量不要在方言和普通话中转换,尽量不要说话掺杂英语或者德语,但这样我基本上就成了说话很慢且很结巴的人,那就不是我了。

这三个月,断断续续也天南海北的跑了好多地方,感受了一下传说中的“瞎忙”状态,感受了很多身不由己的事情。逐渐意识到,很多事情事情并不是由我可以控制的,一个事情从想法到实现中会出现很多意想不到的状况,而这些状况是无论你如何应对也依然会层出不穷的。失败就像是一个打不死的老妖怪,不止喜欢在你前进的道路上阻挠你,还喜欢时不时爬到你背上来搔搔痒。只能慢慢将想法埋葬心中,逐渐去实现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想要的不能太多,不然最后什么也得不到。但依然感谢这些经历和路过我再跟我再见的你们,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教会我这么多。所有的事情都太不容易了,最近读到的小说《一个人的朝圣》里,作者一直在感慨走路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有的时候看起来简单的事情,其实非常不容易。而吃饭,睡觉也都是一样,这些都不容易。

今天是高考结束的日子。七年前的今天,我跟小伙伴漫步到湘江边,对着湘江北去无比迷茫。而七年后的今天,我跟七年前认识的小伙伴吃完仓桥家再路过一中门口买奶茶,淡然的说起最近的喜怒哀乐。很遗憾,七年之后的我依然迷茫。不同的是,我已学会了面对迷茫。不挣扎,不慌乱,接受生命中时时刻刻都在出现的变化,并做出选择。小伙伴们总是觉得我不上进,遇事就做最容易的选择,总是不去努力。可人呐,何必为难自己。当然如果一直选easy模式很可能就会活成我这样,总是随随便便的就做出好像可以影响一辈子的重大决定。如果我也能做到奔着一个目标不管是多hard的模式也努力往前那种就好了,可我发现我从来就没想过要那么做。最后希望高考完的小朋友不要看我博客。

希望六月可以过的轻松一些。可这还在六月初的早晨,我就已经丢失了睡眠。

Published by

stefana

"In the middle of introversion and extroversion; intuition for sure; in the middle of thinking and feeling; perception with a lots of wishes." I am happy free confused and lonely in the best way, it's miserable and magical. instagram:stefana_an

7 thoughts on “你可知道我说够了再见”

  1. 七年后的今天,我跟七年前认识的小伙伴吃完仓桥家再路过一中门口买奶茶,淡然的说起最近的喜怒哀乐。很遗憾,七年之后的我依然迷茫。不同的是,我已学会了面对迷茫。不挣扎,不慌乱,接受生命中时时刻刻都在出现的变化,并做出选择。

    做出选择是件困难的事情。

  2. 跟你同一期考试,大学毕业后离家的日子也是四处奔波,换了几座城市。好像还没有找到自己的方向,就这样在年华里打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