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滞的时间,无法让过去逾越

这粉色的玫瑰花,已经在电视机柜上放了一周多了。在它们彻底凋谢之前,我和他们拍了一套照片留作纪念。都想不起上一次收花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也许是某次小伙伴的恶作剧,又也许是某次约会的小惊喜,又或者是隔着万重山水快递来的礼物。总之,都一定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想来很多年前年纪尚小的我,第一次见到男生送很大一束捧花的时候,吓得半死,觉得走在街上都丢脸,死都不肯收下最后那男生无奈之下只能转送给街边的饭店。想来花其实很美,只是拿到手上略显浮夸,加之我并不心仪那男生,所以鲜花也就随之逊色了不少了。不过若是现在的我,一定大方收下,再理智拒绝。年纪大了大概才意识到面子是一个多么重要的东西,当众拒绝人家送花对男生来说一定是一件很伤面子的事情。他难过,并不是因为他有多喜欢你,而是你让他丢了脸而已。

有的时候,看一个的文章,我会觉得,文艺小青年写的文章,负能量太重了。一个上面那些苦情的文章,简直如同十一郎写给张宇的歌词。而且最糟糕的是,会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比那些青春小文里的男女主人公年纪都大,突然就能一阵悲哀袭来。比如看到关于时间的讨论,因为如果真的仔细去谈论那些读过的时间,即使努力去回忆,也会发现,大部分也都是没有意义的。前两天在一个看到这句话,暗暗想到文章作者提到的2005年,突然就想起多年前我博客写过一篇文章叫祭奠2005,但那个小屁孩的年纪写的东西又能有什么意义呢。如同作者写的,“或许有一些有意义,但这两者之间的区别总是让人难以分辨。有时候是过了很久才知道的,久得你都没意识到已经好多年过去了。” 但我还是忍不住回去翻看了一下当年的煽情文字,突然觉得那一年的我过得如此丰富,每个月都有每个月的期待和每个月在做的事情;相比刚刚过去的2013来说,2005的我简直就是超级正能量集合体。

年纪越大,越容易被时间所束缚,还好,我是一个不着急,什么事都可以慢慢来的人。只是偶尔也会意识到,记忆已经被谋杀被篡改被抹去。但这些并不是刻意而为,而是不知不觉中,就失去掉了。原谅我一直是一个怀旧的人,总是可以在回忆过去的时光中看到永恒,因为已经不再改变。不过写日记或者考脑子真的不是很好的方法,我大概只是想真实的记录下我所经历的一切。后来的好几年,我学会了拍照。以前看过一个港片叫《猛龙》,电影演的什么都快要忘记了,只记得吴建豪的台词:“我把我首次的任务拍下来,人脑太复杂,时间久了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是真实的,只有拍下来的才是真实的。”所以啊,记忆什么的,被谋杀或者篡改,可能是你本能的本事。

终于,合同签了三年,短时间内不用再搬家了。然后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折腾,竟然也会萌发出要想回国买房子的想法,大概是搬家搬多了,过惯了这种“居无定所”的生活也会开始想要自己的房子。这种念头一出来,接踵而来的也就是挣钱的念头了。可赚钱得回国啊,欧洲只会让人更加慵懒。或者是我找不到一个一直powerful and positive的状态去做任何事,每每接近成功的时候,总会很容易fucked up掉,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有的时候对于一直下不下决心去做的时候,需要找一些无关紧要的借口。比如,下雨的话我就去做完那个research;如果牛奶喝完了我就开始画图;又或者,如果明天我是歌手第一名是GEM的话我就去表白……诸如此类,只是一种push自己的办法而已。顺便,GEM走红,能写能唱,人又长得漂亮,以后一定发展得很好。想来两三年前某小孩拿我戴墨镜的照片当桌面的时候,跟我说,朋友都问我是不是GEM。当时的我还不知道GEM是谁,现在的我已经不知道那个拿我照片当桌面的小孩是谁了。

时过境迁,真是残酷的词。那么,感谢你。

送上一曲许慧欣的《感谢》,虽然很冷门,但真的很好听。也是翻那篇文章翻到的。然后去看了看她微博,她在感慨她出道12年了这件事,于是想起12岁的我第一次一个人旅行。我还记得我是在北京王府井买了她的那张叫《快乐为主》的专辑。那时候我好像才刚刚有walkman,买下的也只是磁带而已。也不敢相信,竟然十二年了。然后我忍不住去把许慧欣第一张和第二张专辑听了个遍,发现这十几年来流行音乐好像没什么发展。想想从我出生的1990年的流行乐到2002年的流行乐改变了多少,再对比2002年到今年2014年的流行乐,就会发现新的东西真的很少……也或许是因为我只熟悉我听得熟的这些艺人。

突然写不下去了,为什么要开始写这篇博客的冲动在一轮又一轮的夜宵或者早餐中消耗干净了。最后用我2005那篇文章里写的短句作为结束好了。

离开的终究要离开
留下的只是空白
谁在谁的方向守望
谁守望谁的那方

Stefana的城市印象之因斯布鲁克

No.6 Innsbruck/Innsbruck/因斯布鲁克

我在去年夏天的时候,走过这里。因斯布鲁克,地跨茵斯河的两岸,故此地名意为茵斯河上的桥梁。据说在历史上,它也因为地理位置的优势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其实我已经很多次路过Innsbruck了,从慕尼黑到维多纳的火车,或是从苏黎世回维也纳的火车;它既是奥地利从东到西的枢纽,也是德国到意大利的必经之路。

记得去年夏天刚开始旅行的时候,我从慕尼黑出发,经过因斯布鲁克的时候给维也纳最好的朋友S发消息,S是我的同班同学,在来我们学校之前是在因斯布鲁克念了很多年的书,之前一直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跟S一起去因斯布鲁克和萨尔斯堡(萨尔斯堡是她家乡),但也一直没有等到。如果不是夏天那个时候我打算离开维也纳,才在做环奥地利旅行,不然我大概会一直等S不知道等到何时。就记得火车经过因斯布鲁克的时候我给她打了个电话,她说:“Say greetings to the mountains.”

噢,对,这里是奥地利的山区,也属于阿尔卑斯山脉。因斯布鲁克是世界上第一个建设滑雪场的城市,举办过两次冬奥会,可惜还一直没有机会去因斯布鲁克滑雪,希望这个冬天可以。这一次真正得到机会走访因斯布鲁克,也只是受邀朋友的环奥旅行而已。

噢,城市也确实古老。这个城市初步形成于1180年,1420年至1665年期间是哈布斯堡家族的居住地,这座城市在马克西米连一世统治时期达到鼎盛状态。马克西米连一世,是“最后一位骑士”和“第一个平民化君王”,他统治的时期是从穿着闪亮盔甲的哥特骑士时代向文艺复兴时代的过渡。所以,在这个城镇你可以时常见到昔日皇亲国戚的影迹,宫廷城堡、宫廷教堂、凯旋门和黄金屋顶。但这些对于生活在维也纳的我,早已么有那么新奇。

最期待的,不过是Hafelekarspitze,只是可惜,这次并不是真正登山去的,因为从市中心到Hungerburg这段的捷运站,是Zaha hadid设计的,既然到了因斯布鲁克,怎么能不去看咧。BTW我真的不是Zaha Fan,只是觉得既然是我们学校的教授怎么着也应该去参见下这个建筑而已。建筑并没有图片里看到的那般震撼,所谓的绿色其实也不算是太成功的融入自然的背景,当然大师的作品也不是我们这些小屁孩可以乱评论的啦。

只记得到达Hungerburg的时候,正好还可以看得见山脚的城市。我越过平台的栏杆,直接坐到了草地上。眼前是因斯布鲁克这个从新石器时代就已经有人类居住痕迹的城市,脚下是夏日草花开得正旺。这个时候的我我给S发了条消息,说我有帮她say hi to the mountains,说我现在在Hungerburg,她说她好几年没有上到过山上了,我却突然不知道再回她什么。

又默默的坐了一段缆车,要真正到达Hafelekarspitze还需要步行一段才可以。Hafelekarspitze登顶的这段路,走得并不容易。虽然是夏天,但这高峰上还是有很多积雪,未曾料到要坐捷运还要走路的我,只穿了夏日的凉拖,可也忍不住兴奋。同行的朋友几乎赶不上我,拍到的照片很多是那山间的小人影。由于去因斯布鲁克的时候,我的相机已经丢了,所以只能自爆一张朋友拍的我啦!你看那跌宕的山峰和渺小的我。

还有个很浪漫的事情,据说Douglas Adams曾经回忆说《银河系漫游指南》是他在奥地利因斯布鲁克一个田野里喝醉了酒仰望星空时产生的。他说他当时带着一本《欧洲漫游指南》,但是在奥地利却无法与当地人沟通,因此有感而生才写了《银河系漫游指南》。这大概可以说明因斯布鲁克这浪漫的星空和奥地利西部那听不懂的德语吧(笑~)。

——————————————————————————————
时隔一年之后,终于打算继续这个系列。其他:

No.1 Wien/Vienna/维也纳
No.2 Praha/Prague/布拉格
No.3 Granada/غرناطة‎‎/格拉纳达
No.4 Florence/Firenze‎‎/翡冷翠
No.5 Hamburg/Hamborg/汉堡

Better girl

Send someone I will love you
you can rest in arms
keep you happy from harm
in a sunny day

Give you endless summer
Boy don’t be afriad
Feel we’re getting old
and getting better

As time goes by
we will grow through these days
Boy I am doing all I can
to be a better girl

Go easy on your conscience
Cause it’s not your fault
I know you’ve been taught
To take the blame

Rest assured my darling
take care of my dress
walk you out of here
we re not in mess

As time goes by
we will grow through these days
Boy I am doing all I can
to be a better girl

One day you will find that warm
we’re homeward bound
love is all around
love is all around

I know some have fallen
on stony ground
but love is all around

Send someone I will love you
you can rest in arms
keep you happy from harm
in a sunnny day

Give you endless summer
Boy don’t be afriad
Feel we’re getting old
and getting better

As time goes by
we will grow through these days
Boy I am doing all I can
to be a better girl

————————————————-

Robbie Williams的Better man听了很多年,前阵子某天突发奇想的改了这版女生版的歌词。今天又听到突然想起,小小改动之后想录下来,结果录了好多遍还是没有唱好,以后再慢慢找机会录吧。希望你会喜欢这首歌,也希望你会喜欢变成better girl的我。(P.s 图片来自去年拍摄的一场婚礼,新娘的手花特别美。)

听说今天你很开心

时间真的太快了,大概年纪越大越会觉得时间这种东西,真是握不紧也抓不住。大概也因为我是个懒惰的人,经常浑浑沌沌就过完一天,过完一周,过完一季,过完一年……再不知不觉,又好几年。还有两天是娭毑八十岁的生日,或许现在应该叫诞辰日。依然远离家,却连回去的勇气都没有。虽然现在日子过得不紧不慢,不慌不乱,却也时不时会想,就这么回家算了。

但不能。人生不能做的事情太多,很难搞清楚什么到底是什么原因不能,而就是,不能。还不是正确的时间,虽然不知道在等待什么,却在等待。可人都可以就这么等没了,却还是丝毫不会从这中间学会抓紧时间,我大概是有病,且没有药。谁,让我一个床位?(一点都不好笑)

越来越骄傲的同时,竟然是越来越自卑。那些困扰我的人和事物,有的时候会像梦魇一样,不断出现在我的生活中,即便生活完全不会被其影响。这种东西,大概可以称为心结。但大部分的时间里,根本想不起来那些。有时候就是闲的,闲在某个噩梦里,来来回回。我想很多病得比我严重的人,大概都是被自己打败的。

好久不跟V通话,回国一年的她马上就开始跟我探讨起买房子车子安家的问题,我想这些话题一年半以前绝对不可能从她的口中提起。她说她三十岁了,她说:“三十岁的三个月以来,每一天的心境都跟前一天不同,那些疯狂的二十多岁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也再也不想回去那些旧时光了。”即便,旧时光被称为,best days,又如何。看到她回国如鱼得水,突然觉得回国好像也没什么,虽然其实并不打算现在滚蛋回国啦。偶尔也会想要一点点事业,V说相比欧洲那种几十年等不到一个机会的地方来说,国内确实效率高。但转念一想,即便回国我这也不知道想干什么,那还是继续在欧洲大陆懒着吧……

过得不好,从来不差。以前喜欢说这样的状态是生存之上,生活之下。但现在觉得怎么样都是生活,我已经学会,即便只在某处短暂停留也要将其装饰得像“家”一样,对我来说这绝对是一种本事。身边的朋友老嘲笑我讲究这讲究那,可这大概才是我的生活方式。因为不靠谱,never settle down,因为不确定,never say never,很偶尔也会开始怀疑自己的是否三观正确,也经常为了一些无聊的话题跟三观不合的人争论半天。但我很开心,且听说今天你也很开心。

最后把在朋友圈中看到这么一句话,分享来与大家共勉。It’s a terrible ting. I think, in life to wait until you are ready. I have this feeling now that actually no one is ever ready to do anything, there is almost no such thing as ready. There is only now, and you may as well do it now. Generally speaking, now is as good a time as any.(想做什么就赶紧做吧,人生中并没有所谓万事俱备这一时刻,人生中有的,只有现在,而这现在,也不过是转瞬即逝的一颗,然而这才是我们人生中唯一拥有的时刻。)

Get a better life 2014, start now.

越过山丘,从未衰老,缓慢改变,新年快乐

伴随着今年最佳作词《山丘》那句,“想说却还没说的有很多”,这一年写东西太少,年纪越大越懒得折腾,或许越来越觉得很多话写出来给人看又何如和?不如留在心里给自己。只是一想到大概过一段时间就会忘,然后若是侥幸没忘,心境一变,感觉也就变了。于是还是决定把那140字的微博写成长篇,应该就是这2013到2014的辞旧迎新篇章。

年末这天,站在高处看向远方。这一年围着阿尔卑斯山脉,上了好几座山头,虽然依然遗憾夏天失之交臂的勃朗峰,但想来以后定是有机会的。攀登高峰于我来说是新的领域,两年前放弃掉的乞力马扎罗成了现在的目标。不过这一次次成功带来的既是肯定,也是对自己新的认识,那在山间等待挑战的心,在一次次历练中变得更坚韧。

噢,当然其实这并不是最重要的。记得十月赶在夏秋尾巴最后一次登山,一天往返两千多米的Schneeberg的时候,在山顶,我问成功挑战勃朗峰的C先森,“登山是为了什么?” 没想到他想都没想就回答:“为了,炫耀啊…”再一想,人生有多少事情不是为了炫耀。可炫耀的对象是谁?当然是自己啊。可以让自己在适当的时候告诉自己,你看,我去过那么多地方,见过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人生,所以,这些限制算什么啊。告诉自己,你看,我连那么高的山都征服了,我在风雪中曾经那么勇敢,所以这些困难算什么啊。告诉自己,你看,我拍过那么美好的风景,那么美那么鲜艳的世界都曾经在我的镜头里,所以,这些丑陋算什么啊。如此这些,无非是为了让自己内心更强大罢了。内心更强大了,表面也就越脆弱。星座书上的巨蟹特点呐,这些年可真是越来越明显。即便还是还是那个背着包什么都不怕走天下的乔小妞,却也开始学会施胭脂掩饰越来越不光滑的皮肤了。为什么要掩饰呢?还不是不自信呗,无奈还是要被这个世界的审美观所左右,当然,不仅仅是审美观,还有这个世界的各种观,得渐渐学会用“正确”而“合适”的姿态行走天下。这样走得舒心,各位看官们也看得舒心呐。

看着山下城市清晰的轮廓,整一年,这里的记忆的如潮水奔腾涌流。

2013的跨年,我在西西里岛度过的。现在回想起来,年初最大的错误,大概就是将片刻宁静归为永恒,只怪自己太年轻。只可惜到现在也没有脱离十四岁的J告诉我的那种状态:“我们每一秒都觉得自己已经成熟,却又在嘲笑上一秒的自己是多么幼稚。”想来这样一定还是因为年轻,总比李宗盛大哥写的“还未曾晓得,就快要老了”来得好。片刻平静的错觉带来了整个春天的躁动不安。春天经历了很多难过的,现在回想起来还心有余悸,还好入夏之后,我飞去了巴塞罗那,看过高迪之后,好像心情又逐渐回升到了最好的状态,从那开始,一切貌似都变回了本来应该的模样。该记得的就会记得,该忘记的就慢慢忘记好了。

毕业之后,在欧洲转了一圈又一圈。至今还没有处理完旅行的照片,我实在太懒。但缓慢的处理照片也是一件可乐的事,那样就可以缓解闷在家里这颗蠢蠢欲动小心脏的痛。好像刚刚旅行回来才不久,所以即便下一次旅行遥遥无期,也是可以忍受的。这个假期太过丰富,见了太多朋友,一次又一次想记录下来,试图写日记,试图画画,试图写歌,尝试很多方法,却依然未完成。想说却还没说的话那么多,让记忆再沉淀一下也好。(还真是会为自己找借口呢。)还是稍稍总结一下吧。毕业旅行从慕尼黑开始,那是开始也是告别;而后奔向意呆,先是跟意大利老友玩转维多纳和博洛尼亚,然后跟小伙伴穿梭于威尼斯的大街小巷寻找各种美食,制造各种回忆,至今整理起来照片都很开心;而后的南瑞有未来建筑大师的陪伴,默默看过很多经典房子,学到很多;往北之后在卢塞恩登上了阿尔卑斯的山头,却不料山顶雾大三百六十度全景全是雾;再转向法国,从巴黎一路开始一个人开车飙车向南成了现在为数不多为之骄傲的驾驶经历,即便有高速历险记发生;记得二十三岁生日那天从尼斯开车到蒙特卡洛,又转回尼斯跟小伙伴喝生日酒真是难得的回忆;再转回意呆,米兰的街头丢掉手机的我偶遇好朋友;都灵的河边我们对酒当歌;再后来我躲到日内瓦的资姿家,宅了将近一周,期间缓慢的围着莱芒湖周边的几个城市转悠;最后独自奔向了苏黎世,真正唯一一个人看风景的时光大概只有在苏黎世,因为小伙伴们都在忙于学习或工作,而彼时的我已经失去游走的热情,只是换一个城市缓慢停歇。再后来,我就决定从慕尼黑搬回维也纳了,在这之前我跟着朋友又在奥地利,南德和北意转悠了一圈,那些城市好多已经不再是初次见面,有份熟悉,亦还保留新鲜。噢,特别的是五渔村,可惜爱之路被封,等待下个夏天继续。朋友老开玩笑,说我真爱北意,回想起到现在来来回回竟然路过米兰不下五次,下一次也一定不远。

说是稍稍总结,竟也那么长。回来维也纳之后,记得还去过一次布达佩斯,跟哥哈来的朋友一起去过一次瓦豪河谷,之后的时间里在奥地利爬了几次山,初冬的时候跟小伙伴去了一次格拉茨,然后,然后就维也纳了。2013,我走过罗马,翡冷翠,慕尼黑,巴塞罗那,维多纳,博洛尼亚,威尼斯,米兰,门德里西奥,卢加诺,卢塞恩,巴塞尔,巴黎,里昂,阿尔勒,普罗旺斯,戛纳,尼斯,摩纳哥,蒙特卡洛,都灵,日内瓦,洛桑,蒙特勒,伯尔尼,苏黎世,萨尔斯堡,哈尔施塔特,因斯布鲁克,比萨,五渔村,布达佩斯,梅克尔,克雷姆斯,格拉茨…..默数回忆,和这些城市名字的时候,我在在树木和石头之间行走。Leopoldsburg在这个下午的阳光充足到耀眼。走了很久很久,终于看到土地空虚地伸向地平线的那刻,天空逐渐张开,云朵缓慢飘过,城市像海绵一般把它吸干而膨胀起来。即便相比之前至少跨越三个大洲的2011和2012,2013显得小气而可惜,但这一瞬,看这阳光,笑脸,突然开始揣摩起这个城市来……能继续留在这里是我的福气,也是我的运气。从不爱把得到的一切归为努力的结果,因为我从不相信努力,只相信侥幸,人生全靠运气。

在维也纳的日子里,我拍了很多照片。对照去年的总结,除掉毕业不算,发现自己最大的进步竟然是把拍照这件事情正式从爱好变成了一份可以挣钱的工作。可以正式称自己是一名摄影师,而不再只是个单纯的摄影爱好者了。不过,business是另外一个需要长期学习的领域,我还需进步。噢,当然我只是个freelancer,给自己工作。也没有太刻意的去给自己做什么宣传,因为还是当做爱好来做,只是不会再“免费工作”了,想来也是一大进步,有人出钱买我的照片,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想来不久前老友在我在知乎回答的“摄影的魅力是什么?”(有兴趣的移步Stefan知乎页面)这个问题之后,老友来给我留言说,觉得我现在很成功,因为我在做自己喜欢的事,并做得很好。虽然不敢说自己拍照拍得已经很好,但得到朋友这样的肯定也还是一件让人骄傲的事情。当然,正经事依然按部就班,但听起来好像已经变成了副业。(笑^^)

这一年,兜兜转转好几圈,做了好几次决定,下了好几次决心,最后竟然还在维也纳。想来这一整年内我搬了五次家,到这新年前的最后一次,总算是不用再折腾了。突然想起,其实我从未真的离开这里,以前每次聚会的时候,总是跟朋友说,不知道下个月我还在不在维也纳,朋友们每次见我都像最后一次见,直到一年之后,我还是一样出现在聚会,却说着一样的台词,他们比我更早开始相信,我一定会继续呆在这里。也不知,天随谁愿。

“如果有机会,搬家完之后我还要经常来山上。”这是默默说给自己的心愿。搬离这个区之后,我就又远离了这山。突然很眷恋这高处看这城市的轮廓线,每一个方向都是我曾经住过的地方,终于不再陌生,一切都那么熟悉。后来我去了摩天轮,跨年要在摩天轮是不久前许下的心愿,我将这当成2014第一个完成的愿望。心愿有时候真的不用太大,也不用太远,当你发现心愿变成现实如此轻而易举,那么你就会相信现实如此幸福。吃货火锅之后,奔向了主广场,教堂外的visual project终于在新年之际换了新的颜色,三年来第一次在维也纳的跨年,竟然如此完美,恍惚已经得到一切。广场上人山人海,舞台上有人在高声歌唱,不远处时不时绽放着烟花,戴着粉色小猪透视的人们相拥,跳舞,喝着香槟,共同告别着过去,迎接着未来。看着身边熟悉的笑脸,仿佛永远一切。许愿睁眼还可以看到这些,睁眼就看到。看,许个小心愿,幸福就是这么容易。

记得在书上看到过一句话,原文不记得了,大概意思是,如果你必须离开一个地方,一个你曾经深爱的地方,无论以何种方式离开,都不要慢慢离开,要尽你所能决绝地离开,永远不要回头,也永远不要相信过去的时光才是更好的,因为它们已经消亡。我想告别过去的时候,也需要这样。后来和朋友们去Shikalida跳舞,大屏幕上竟然在放重庆森林。短头发的王菲好像一下子把记忆拉回了十几年前,猛然间就有些恍惚今夕是何年。刚好身边的好友问我,我生命中的best days是何时?还没来得及回忆一下过去那最好的时光的时候,好友就回答她生命最好的时光是下个月毕业后。想来也是啊,最好的当然是明天啊,我还这么年轻。

还好我年轻,就算越过山丘,无人等候,还没见着不朽,把自己搞丢了,也能再找回来。罢了罢了,这些都太虚幻,还是停止遐想,关掉电脑,给小伙伴写卡片的靠谱。

与世界共勉,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