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之后,新年伊始

I Am What I Am
我永远都爱这样的我

快乐是 快乐的方式不只一种
最荣幸是 谁都是造物者的光荣
不用闪躲 为我喜欢的生活而活
不用粉墨 就站在光明的角落

我就是我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天空海阔 要做最坚强的泡沫
我喜欢我 让蔷薇开出一种结果
孤独的沙漠里 一样盛放的赤裸裸

多么高兴 在琉璃屋中快乐生活
对世界说 什么是光明和磊落

想了一下,选了张国荣的《我》作为2013的正式开篇,也是2012的彻底总结,想表达的都在歌词里。这一年,到最后,也依然经历着各种选择。这些选择,也有可能是我的缘分。但我依然,坚强和坦荡的活着,这就是我。这一年也见识到各种各样的生活,这也是其他的“我”的生活。每个人,都在努力为自己喜欢的生活而活,而每个人,都是不同颜色的烟火。

果然好遗憾,世界末日果然什么都没发生。20号的下午,我离开维也纳,坐车去bratislava飞米兰。对于bratislava,总是路过。都已经数不清是今年第几次,记得去的时候,车窗外的植物,都像换上冬季抑郁症般的黄而没有生气,还好大风车一直在转,像在宣告这个世界仍然在流动般。车窗外的土地的颜色有七种,或格子或条纹的分布。心情呢,不规则而无以明状。我记得我打了一些电话,和一些人道别,因为不知道会不会有末日,也不知道我会不会有机会在意大利上网,所以也算提前的新年快乐。而离开维也纳之前那几天,我竟然还断断续续的见了很多在维也纳的朋友,而且还见不过来,才发现,一年多的日子里,人脉这种东西,是不经意间形成的。一直觉得我在维也纳是孤单一人,却发现也有朋友送给我圣诞礼物的心情,是惊喜的。

米兰还是一样的米兰,host还是一样的host。我在米兰的host是我夏天field trip之后的couchsurfing认识的朋友fabio,而他不光super nice一口答应,还主动提出来火车站接我,虽然我已经知道路。进去TA家发现一切都是那么熟悉,手机电脑自动链接了wifi,而fabio还是拿着一样的果汁来招待我。熟悉的有一种这是我在米兰的家的感觉。上次走的时候我说,see u somewhere sometime,结果不到四个月。之前我在这吃TA的红酒米饭,现在听着熟悉的火车声,感觉又回到了夏天。说好的世界末日之前的绝望感呢?和Fabio聊天发现,意大利人根本没把2012的玛雅预言当回事儿,他笑着说,明天太阳还会照常升起的。

一夜之后我便告别了米兰和Fabio,我只是路过而已。而后向北,去瑞士南部,去参观朋友的学校和他们的展览。Academy of Architecture of Mendrisio,现在是由博塔在那管着,风格很瑞士,但又很多样。每个studio都有比较明显的自己的风格。而瑞士的建筑学校的风格跟我们学校实在是相差甚远,但谁好谁坏无区别,只是风格不同吧。模型都非常棒,印象深刻。值得一提的是,晚上陪朋友去他们放假之前的party,非常棒。首先是,遇到了日本建筑师长谷川豪。短暂交流之后的唯一感慨就是,日本人英语实在是太烂了!不过他看起来真是非常年轻,如果不是朋友告诉我,我大概只会认为这是个日本同学。然后是,醉醺醺的我一直在不断的跟大家聊天,有印象的,还有是可爱的瑞士妹子,爱搞怪的德国小男生,唧唧歪歪说个不停的意大利帅哥,和英语实在烂得要死的日本哥哥(传说是黑川纪章的侄子)。记得还有个出生在意大利的德国人,一听说维也纳之后马上问我是不是在angewandte,我还很诧异他知道我学校,然后他说了一句,“everybody knows angewandte,it is famous(每个人都知道angewandte,它很出名)”之后我表示怀疑,马上补充“just in german speaking area(只在德语区)”之后就合情合理多了。然后还有个在中国工作过的意大利哥哥,唧唧歪歪跟我吐槽了很多他觉得Chinese不一样的地方,末了还说“I never meet a Chinese girl like you in China, you are international, how long you have been in Europe(我从没见过像你这样的中国女孩,你很国际化,你在欧洲生活多久了?)”,其实我最怕说这个了,所以听完我表示很无奈。不喜欢给自己打“international Chinese”的标签,因为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但你也无法改变群体给人留下的印象,你只能改变你自己。于是我只能默默去掉所有标签,然后回答他,“everybody is individual, everybody is different.So you won’t meet someone else like me!(每个人都是独立的,每个人都是不同的。所以你以后也不会遇到跟我一样的人啊。)”再后来,我就不记得我跟谁聊天说过什么了,因为我已经醉得微醺了。(我喝醉的唯一症状就是变得非常话多,说个不停,英语口语水平在喝醉的时候异常好,语速极其快,说话完全不经过大脑。)不过朋友告诉我我当着他们法国老师的面问,“Are all french architects are snob?(法国的建筑师都很势力么?)”这样的问题…当然老师回答,“不知道。”

记得22号早上醒来,朋友窗外是一层厚厚的白雪,阳光灿烂,什么都没有发生。禁不住遗憾感顿升啊。而后,就算正式开始了我的意大利旅程。一路从意大利瑞士交界的最北城市Chiasso基亚索开始,从北到南,又从南到北。因为傻逼的意大利火车通票系统要提前预定而我们预定太晚,所以几乎所有的旅程都是最后一秒才定下来的行程————就是今晚才知道明天去哪,晚上住哪。不过这一路下来,也不算太糟糕,收获颇丰。具体行程是(照片请点击城市链接,持续更新中):Chiasso基亚索-Bologna博洛尼亚-Napoli那不勒斯-Sorrento索伦托-Capri卡布里-Pompeii庞贝Parlemo巴勒莫Agrigento阿格里真托-Catania卡塔尼亚-Firenze浮罗伦萨Roma罗马。别跟我说我很饶,我知道我很绕,但因为坑跌的火车票,我被迫在那不勒斯住了四天,而本来计划的西西里岛之行,被迫改成4天3晚,而放弃了Bari巴里。所以基本上是先度假,后旅游的感觉————前半段在那不勒斯湾的时候非常轻松,而后半段因为总是一个地方辗转于另外一个地方,时刻奔波在路上就觉得非常累。但总体玩下来,还是觉得很满足,很开心。游记大概会写,但不是现在。

两个特别的日子。圣诞那天晚上在Napoli,由于治安实在太乱不敢乱晃,所以平安夜就在青旅上网而毫无特色的度过。新年跨年的那天晚上,我在Catania,住在hostel,一去就有妹子来跟我搭讪,要我晚上跟他们一起出去玩。想着是新年,虽然白天已经玩得很累很累,而且赶路也很辛苦,但实在觉得应该出去party一下,就跟着妹子们去了。很开心认识这些,high movers(一直在更换自己所居住的城市国家),这是我对他们定义,我想大概我自己也算(或者正在追求)吧。搞怪的妹子Mathilde出生在法国,小时候住过意大利,读中学的时候随父母移居纽约,本科毕业在意大利工作过一段时间,现在在法国读研,专业是可持续发展,她说她想毕业给NGO工作(大概是这个点她让我想起来Before sunrise和Before sunset的女主角)。正经的建筑妹子Sylvia是德国人,还蛮典型的,但因为工作需要,也在这个世界上很多地方居住过,她曾生活在中国和非洲。最可爱话多的美国妹子Debbie,出生在洛杉矶,是一名是英语教师,她自16岁以来,就没有在一个城市呆着超过一年,她总是在不断的变幻自己居住的城市。十年前她曾在青岛郊区的学校当老师,现在她住在布拉格,布拉格的前一站是新加坡,她说下一站大概是南美洲,具体哪个国家还没有决定好。除了帅气的妹子,同行的还有当时hostel的志愿者,一个来自克罗地亚的男生,他已经30岁了。他说每年他都会给自己放假三个月,去不同的城市过过别的人生。他的工作是在船舶机构做出纳(差不多就是坐办公室的无聊工作),而他现在来意大利住着是想好好学习意大利语,而这个hostel的环境很好。他还建议我说如果找不到工作又想体验人生也可以来当志愿者,倒是不错的选择。我喜欢这样的人们,因为他们身上,总有着各种各样有趣的故事,这是别人的色彩。

自己呢?2012从欧洲开始,到美洲,又回到亚洲,再回到欧洲。跟2011相比,似乎旅行要收敛很多,我已经开始渐渐适应维也纳。其他的呢?似乎进步不大。很多事情,似乎是饶了一圈又回到了起点,不知道是好是坏。唯一值得一提的就是,摄影是开始有方向了,拍摄人像现在是我的兴趣爱好,希望新的一年可以拍更多的好照片,更多美女帅哥模特。2013,又从欧洲开始了。似乎,新年有更多可能性,等待实现。

不要问我计划,我的人生通常没有计划。有朋友吐槽我他认识我以来,我一直都是走一步看一步没有计划,这样“以后”一定会后悔的。可回头看,四年之前到现在所做的各种决定,也依然没有让我后悔。我想,这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花朵。

好久没有在博客发图自恋,那就发几个意大利的到此一游照吧,从上到下依次是Mendrisio, Napoli, Capri, Pompeii, Mount Vesuvius, Palermo, Agrigento.

Published by

stefana

"In the middle of introversion and extroversion; intuition for sure; in the middle of thinking and feeling; perception with a lots of wishes." I am happy free confused and lonely in the best way, it's miserable and magical. instagram:stefana_an

12 thoughts on “末日之后,新年伊始”

  1. International Chinese, pretty girl! (先只好套用这个你不喜欢的标签) 勇敢闯荡,这些经历,是你一生的财富。那些high mover 常常在青年旅馆里可以见到。早几年,我带学生去欧洲 study tour, 就遇见过这样满世界闯的年轻人。Where are you going to eventually? We have to ask.
    小乔同学会英语、德语?真不简单呐。

    1. 我觉得我还不算high mover,只是在某种程度上想成为一个high mover,恩,在青旅会碰到这样的朋友很多。我觉得欧洲人多愿意出门,是因为他们太容易就变成在世界闯荡了,一不小心就发现自己已经去了好几十个国家,再远一点就没有关系啦。德语在学而已:)

  2. 人生不就是一场无止境的旅行么, 我们都在名为快乐的车站中下车转站,旅行的终点,不是天堂,就是地狱
    有的时候何必那么执着,让自己活得开心一点,不是很好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