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不狂欢

别人写日记的标题是末日狂欢,我只想到,马上就要世界末日了我觉得各种晚景凄凉。买了新包和新靴子,购物也不够让我开心,于是我还去买了一瓶Rose wine.

周五去gay friend的b day party,一开始我想肯定不是来的都是gay,但我错了。除了一帮他们studio的建筑男来跟我聊了好半天之后,一个阳光帅气大叔,一进门就微笑看着我。于是心里默默想,估计是想认识我吧。果然,大叔在给所有熟say hi完毕之后坐到了我旁边。在大概将近聊了一个半小时之后,我默默发现身边多了个长相清秀的小男生一直在默默看着我们,接着大叔说:“这是我男朋友,他叫xxx,你们聊啊,我去找那个xxx说话了。”然后就换他男朋友来跟我聊…于是我只能…还好都是帅哥,于是我忍了。后来RT妹子跟我说,以后不要去这种让人感到绝望的party,满眼帅哥但永远不会对你感兴趣的状况,还真是让人心生悲凉啊。

这还不是最悲凉的部分。后来,party进入后半期我就打算撤了,2点的时候我独自从朋友家出来,纠结要不要去另外一个朋友的DJ show,要3点左右才开始。那会儿维也纳飘着大雪,朋友家到地铁站还有个十多分钟的距离,我就这么华丽的迷路了。其实维也纳很安全,大半夜一个人走在大街上根本不会让我感觉危险,而是多多少少有点悲凉啊。更悲凉的是,我特么的不想一个人去另外个party啊,但我翻遍了手机也没有可以在大半夜出来陪我去Party的人,自V走了之后这是第一次我如此如此的想念她。这种时候就想,如果有个男朋友就好了。可有个男朋友我还想去friday night的party么?必须不想了啊…可这一瞬间我还是很失落,于是我拿起手机打了个越洋电话打到东八区,东八区的上午,虽冷却晴。

能有个随时能打电话的存在,这也是多多少少让我感觉安全的事情。小灰之前说我是个耐不住寂寞的人,后来看到susuing的微博说人要学会跟自己相处,两个事情一结合,我就承认我躺枪了。就因为太耐不住寂寞了所以才可以遇到各种fucked up的状况吧。我哥昨天在给我做分析,说我是“行为与期望不符且反映与期望不符”,大概就是“就是在相处关系中,我想找靠谱的状态,可是不做靠谱的行为,然后在做出不靠谱的行为后,得到不靠谱的结果,又以最早靠谱的期待来评价”,最后“不把自己玩死才怪”。

别死在末日之前就好了,还如何狂欢。又想起,V离开维也纳之前,担心我被自己玩死,各种骂得我狗血淋头,从拍照到处事方式再到做人方式,总之概括起来就是三个字:“你活该。”但她还是爱我的,怕我死在这才给我打预防针啊。但后来她又安慰我,说我这个年纪大概就是这样的。导致我昨天给我哥complain所有之后说了句“我还小”被各种嘲笑。也许真的如果我再长个几岁处事方式会跟现在不一样,但也不知道能长到什么程度。都世界末日了,还有机会么?

来个图。

这张图不是我拍的,是V的作品,她走之前送我的。叫《被阉割的青春》。大意就是,青春就像困在玻璃杯里的蝴蝶,看得到阳光,却找不到出路。我想这也许就是我现在的状态。

我最近老听《If I die young》,想起很多年前身体很健硕很壮实的时候,我跟人说我以后肯定跟三毛一样,在人生最美好的时候结束自己,这样大家就只会记得你的美好了。但我特么的现在根本不在乎有没有人记得我,好跟坏又何妨呢,who cares?!所以还是好好活着吧,至少活到世界末日,看看人类还有没有希望。如果大家真的一起挂了我想我应该会有一种很开心的感觉,因为这辈子的不平等在这一刻全都消失了,人类特么的都是平等的啊。

没有什么后悔的事情,昨天喝醉+感冒发了一顿神经,p先森问我后不后悔,我说有什么好后悔的啊,life is too short to regret for anything,何况生活如大肠,full of shits啊,哪有机会后悔。只是,不知道在这大肠里还能怎么狂欢。

想起熊猫跟我说美国政府发表官方言论说大家不要惊慌,2012的12月不是世界末日,但我却隐约觉得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做法啊,不过也有可能美国人真心比较愚蠢。不知道国内的媒体人会怎么报道末日?哎,各种好久没买杂志,好久没看电视了。

推荐好听的歌,顺便讲故事

先推荐歌曲:轻戳:http://soundcloud.com/jul-kula
我喜欢第二首,Ain’t no rose;我妹子喜欢第三首,Bubbles In The Sky;给p先森听了之后,他说喜欢第一首。介于第一首是刚听到的,还不能赶上Ain’t no rose在我心里的地位。

唱歌的这个男生Jul,是我去年圣诞节那天认识的,是一个超级charming的汉堡男生。他唱歌,弹吉他,编曲,教英语,打保龄球。去年圣诞节那天,我跟绿子一大早告别了温暖的慕尼黑,坐火车去汉堡。因为是圣诞节,所以能找到Host我都觉得无比幸运,根本就对他没有期待,却丝毫没想到出现在车站开车来接我们的是这么一大帅哥。

坐了一天的火车,其实到Jul家的时候,我们已经超级累了。可看到那键盘啊吉他啊等一系列我好久没碰又好想玩的东西之后,还是忍不住申请玩了起来。在Jul在厨房给我们准备喝的间隙,我还记得我在跟小绿子讨论,这是我出国这么长时间见到最帅的外国男生了。后来Jul送来了咖啡和甜点,我们三就坐在地上一边吃喝一边聊了起来。聊什么我已经完全想不起来了,但大概是音乐电影这些让人感觉人生美好的话题吧。就记得我拿着吉他给他唱了一首《在他乡》(不好意思其实是因为我只记得这个虽然还蛮应适应景),然后他拿回吉他给我们唱了好几首,最记得《I’m yours》,毫无疑问这是我辈子听过最棒的版本,真的真的很好听,我想更特别的是因为这个版本是属于我的,没有录下来没法分享,而永远存在我的印象里。

后来,我们跟他和他的朋友们一起去打保龄球,喝啤酒。那天是圣诞狂欢夜,我跟小绿子就这样跟着一帮陌生人一起喝酒聊天打球到半夜。后来我们换到Jul的哥哥家接着喝。Föb是一个叫Another Day of Nothing的乐队的吉他手,是个无敌搞怪的大哥哥。我记得Föb的家是个在顶楼的Flat,所以有阁楼一般的屋顶。我记得客厅里有一个大大的白色架子摆着很多很多不同形状的高脚杯,还记得地上有个大红色的垫子,还记得Föb家有好几把吉他。后来我们就一圈人围在一起,唱歌,聊天,喝酒。为了照顾我和小绿子,这帮德国的年轻人都在说英文。最后悔不过是那晚因为太累就懒得带相机出门,所以这么美好的画面大概就只能这样存在记忆里了。我记得当时还有个漂亮的黑人妹子,唱歌的声音超级嘹亮好听。再后来不知道喝了多少酒,我跟绿子实在是累得不行了,我记得那晚我跟绿子衣服都来不及换,倒头就睡着了。

而第二天,我因为有约在身,又不好意思吵醒Jul说再见,就默默留了个纸条和蝴蝶结,然后告辞了。后来Jul和我偶尔还在Facebook上聊天,我说过他很charming的,所以就算偶尔flirting也是受得了德。再就是,前不久,我亲爱的RT妹子要去汉堡,问我认不认识人,我就把Jul介绍给了她。然后我有提醒hold住喔,这可是个大帅哥,可RT妹子还是crush on him了,我说charming吧,还真是特质啊,小妹子们就算心里有数,还是抱着死而无憾的心情栽了过去。她说他给了她很多关于生活的热情,灵感,她为了他画了好多画。这大概就是,魅力的美丽吧。

最后,光说没意思,上个图吧。前段时间我为了我的fb page理硬盘的时候突然发现我在他家把iso调到1600拍了这么一张,竟然还是个nice portrait,我就放page里了,问他我可不可以放的时候,他说他觉得很honored, 我就还蛮开心的。 不知道会不会再见。Maybe we will see each other somewhere sometime in the world.

不要问我为什么最近想起来他,可能只是因为听到他的歌,也可能只是因为快圣诞节了。

情歌

最近实在太迷,这首《情歌》。最初是V跟我说了一个关于这首歌的故事,那一年她和她曾经最爱的Stranger在参加他朋友的婚礼,他是婚礼的司机,陪新郎开车去拿酒,丢她一个人,在一个人也不认识的婚礼现场,看着不一样的陌生面孔都在欢笑,而她突然醉酒开始疯狂的哭起来。她知道,坐在角落里的她没有人在意,那时候他不愿意许她一个未来,她不知何去何从。后来,她就脱离了婚礼现场,跑到大雨里,转圈,转啊转,那时候她的耳机里,在放着这首《情歌》。她一边哭,一边转,一边听着这首情歌,直到他回来,走向她,拥抱她,亲吻她,然后告诉她不要胡闹,又离开了她。她告诉我,那时候难过的感觉太强烈,导致只要听到这首歌,那种感觉都会隐约袭来。就像情歌的感觉,轻轻哼着,哭着笑着,却一种淡淡的哀伤。

他们没有结果,用V的话说就是“You were everything, everything that I wanted. We were meant to be, supposed to be, but we lost it.”都没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就结束了。那个曾经如你梦想一般的男人,你们的故事就结束在这里。V说,感情就是这样,现实肉体say yes,这个人必须对你有physical attraction;然后你的灵魂要say yes,这样你们才能长久的在一起。而写情歌的陈没说,爱情是肉体,情歌是灵魂,最初,灵魂寄生在肉体里;最后,灵魂找到了自己…

后来,我就开始反反复复的听这首歌。如同我的故事总是同样的情节在反反复复,朋友们都骂我在发神经,情商低从来都是我的死穴。我知道Follow your heart很多时候就是怂嘛,但还好有一首又一首的情歌给我发泄情绪。但情歌是不是只是故事里的曲,那些陪伴你成长的情歌也许你从来没有听懂过,但寄生在肉体里的灵魂,总是需要游荡到某时某地,才有机会找到自己吧。周杰伦出了新的情歌,我才发现能触动我心底感情的还是那些十年前听不懂的熟悉的情歌,那时候听不懂的,现在都懂了。阿哲也出了新歌,名字叫《空出来的时间刚好拿来寂寞》淡淡的情绪也刚刚好,可听了两遍之后,我又去听情歌了。这大概就是走火入魔的感觉,听一首歌,拿灵魂来走火入魔。

感谢导演,给情歌拍了这么一个隽永美丽的MV,看的人,真的很难让眼泪不滑下来吧。每个人心里都有那么一个人,那么一段过去的爱情,就算它就这么结束了,但想到曾经拥有,也可以让人心里感到温暖吧。即便“命运好幽默,让爱的人都沉默”,但“还好我有,我下一首情歌,生命宛如静静的相拥的河,永远,天长地久。”我只是太爱这个歌词,虽然从来没有人为我写情歌,但有人唱也够了吧。

回忆过去是抵抗世界的方式


这两天遇到一个很爱煽情的p先森。与他的对话总是让我不自觉的想起十几岁的日子。说话方式,暧昧方式,甚至表达方式都是十几岁的孩子的样子。

有些人可能到一定年岁之后就没长过,老活在过去,回忆着当初的感情,保持着那个年龄的赤子之心,追求心中永恒不变的炙热。这些人拒绝长大,享受当一个孩子,他们抵抗这个世界。回忆过去,是他们抵抗世界的方式。

因为这个世界实在是变化太快了,害怕自己有一天变成曾经厌恶的“大人”,害怕自己变得世俗,又实在明白世俗从来都不是一下子将人俘获的,它只是在潜移默化中一点点把一个人侵蚀,所以害怕被侵蚀,而不断抵抗这个世界。

我曾经也是这样。很长的一段时间我无法直视自己已经奔三这个事实,很长一段时间对自己的所有称呼都是孩子,很长一段时间对自己犯下的错误的一切借口都是“我还小”。但特么的呢,后来我终于意识到,已经奔三的人儿了,就不要再纠结于那些有的没的感情小调了。什么年纪就该烦恼什么样子的事,不是么?日子得继续,生命得前进,你再抵抗这个世界依然存在在这里。

回忆过去没什么不对,活在过去就不好了。总得有新的方式表达爱,才可以遇见新的故事,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