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人

好多年以前,萧亚轩唱了一首歌叫《最熟悉的陌生人》,那个时候还不理解,为什么会有熟悉的人,成了陌生人。那个时候没有谈恋爱,不知道谈恋爱有什么了不起,也不知道不谈恋爱有什么了不起。后来,萧亚轩被雪藏了好几年,这几年中我只在班主任家最面的电玩城打游戏的时候,背景音乐一直都是这首歌。

读中学的那几年,很喜欢发短信。那个时候,好像只要有谁的手机号,上课下课,自习回家,无聊没事聊聊短信,好像很快就可以熟路起来。那个时候没有太多机会上网,所以发短信是跟外界联系的很重要途。那个时候男生和女生的关系很敏感,多说几句话就会被大家的流言蜚语淹没,所以很多的交流都变成了短信。即便那些并不暧昧的朋友间的谈话,也在那个年纪的环境里,变得神秘了起来。有的人,曾经很熟悉,上课一个眼神,下课一个短信,就可以交流很多信息。那个时候跟某个朋友发短信写交换日记,无比贴心的交流然后突然我们就尴尬的不联系了,虽然在学校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但却无比陌生,但又无比熟悉,那个时候我以为,这就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可惜那不是恋爱,不过是青春期的误会而已。

再后来,萧亚轩又出来了,不知道她还唱过什么歌,只是我已经不听流行音乐了。身边的朋友换了一波又一波,男朋友也不多不少的换了那么几次,才渐渐理解了什么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也许你们曾经真的心贴心,手牵手,但也许连再见也没有来得及说,就已经分开了。有时候,有些人不需要说再见,就已经离开了。有的时候那些事,不用开口手也就明白了。突然一下你就发现你们的路不会再变长,于是你们就陌生人了。曾经那么熟悉的人,就忽然那么陌生了。也许某个时刻,你会望着曾经的空间发呆,想着那些说好不分开的朋友。但你又发现你们早就已经彼此转身,形同陌路。这就是最熟悉的陌生人,你们也许曾经是恋人,也许是朋友,但现在什么都不是。

然后,这些年,我又对陌生人,有了一些新的概念。什么是陌生人?我以前觉得,陌生人就是见面也不认识,也不会打招呼的人,就是陌生人。后来发现,在国外陌生人也会跟你打招呼,见到人就要say hello,听到咳嗽声就有人说bless u,这些是是陌生人。Party上相互看对眼,大聊人生理想聊到感觉到位kiss了却第二天酒醒都不知道对方长什么样,这些依然是陌生人。在网络上聊得每日每页用手机电脑关心你的每时每刻却一次都没见过面,这些还是陌生人。但你会打招呼,会say hello,甚至会关心,会kiss,但仍然摆脱不了陌生人的标签。因为你们不曾贴近。

现在我想,陌生人大概就是,不曾贴近,存在远方的人。那最熟悉的陌生人,就是曾经贴近,又去了远方的人吧。

但又有多少人,每天都在吮吸陌生人给予的温暖呢?

所以,谢谢你,陌生人。不管我们是否曾经贴近。

人之初,性本恶——说《狗镇》


导演: 拉斯·冯·提尔
编剧: 拉斯·冯·提尔
主演: 妮可·基德曼 / 哈里特·安德森 / 劳伦·白考尔 / 保罗·贝坦尼 / 詹姆斯·凯恩 / 派翠西娅·克拉克森 / 杰瑞米·戴维斯 / 菲利浦·贝克·霍尔 / 汤姆·霍夫曼 / Siobhan Fallon / 约翰·赫特 / 科洛·塞维尼
类型: 剧情 / 悬疑 / 惊悚
制片国家/地区: 丹麦 / 瑞典 / 挪威 / 芬兰 / 英国 / 法国 / 德国 / 荷兰
语言: 英语
上映日期: 2003-05-19(戛纳电影节)
片长: 178 分钟 / Australia: 138 分钟 / Italy: 135 分钟
又名: 厄夜变奏曲 / 狗城 / 人间狗镇 / 新美国三部曲之狗镇 / The Film ‘Dogville’ as Told in Nine Chapters and a Prologue
豆瓣连接:http://movie.douban.com/subject/1298759/

相比豆瓣选的海报,我更喜欢美国正式版的这张海报。妮可基德曼的美在这朦胧的苹果车里,显得尤其美。一直约了很久的三个小时漫长狗镇,终于在今晚得到了满足。没看任何介绍,没有任何期待,看这电影还是需要一点点耐心坚持下去的。选择一个剧场来拍导演的一个实验,全篇旁白没有背景音乐,要不是跟朋友一起看我一定会不断按快进的,中间冗长的叙述部分。但结局足够精彩,扭转乾坤,也是本电影的精华所在。看过结局,也就理解评分了。虽然有评论的声音说这是一部被捧红了的烂片,但我还是给了四颗星。剧本三星,妮可基德曼的演技加一星。最后那段的神奇实在是到位得妙。
  
这部电影让我想到一个一个行为艺术家的实验作品,不好意思我实在想不起这位艺术家的名字和这个作品的名字,如果有人知道请务必告诉我,我google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有一个女性行为艺术家,作品似乎每次都很胆大,然后有一次她的作品是将自己做一个试验品,自己躺在那里,身边放着四百件还是多少件不同的东西,你可以对她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她都不会反抗。一开始,人们都十分温柔,喂她吃东西,瘙痒,抚摸。然后从有个男子突然撕扯掉她的内衣开始允吸她的乳头开始,人们就开始对她做各种道德之外的事情,包括伤害。人们猥亵她,打她,拿小刀划她,当人们发现伤害她她真的不会反抗的时候,人的恶性就开始愈发暴露而彰显得邪恶了起来。最后,直到有人试图用枪射杀死她的时候,这个作品才被迫终止。而冯特里尔的电影《狗镇》讲得是同一个道理,不同的是,这个电影有了个不一样的结局。试想,如果让艺术家有权力对每一个在伤害过她的人进行报复,她会不会做的电影里的主角跟Grace一样呢?
  
我想会是这样的,人性的奇妙之处就在于,你可以换位思考。你会发现,当你自己站在片中的每一个人的角度的时候,你的做法也许都跟他们的做法一样。不要把自己想得太高尚,这就是人。Grace为什么“Arrogant”(傲慢,自大),就是因为她用她的道德标准在要求别人,但当她发现,如果她做了这样的事情不会原谅自己的时候,她才觉得狗镇的那些人不可原谅。但,到头来她还是做了一样的事情————“以善作恶”,用make the world a little bit better的口号,用死亡的名义,结束了这一切。也许,狗镇就是这么一个地方,最初的的它是平庸而且秩序化的,这样的秩序化导致了之后的完满生活,但生活永远不会完满,因为人性的贪婪,所以完满生活的目的在于更之后那不止境的欲望索取,而一个人欲望索取又导致了更更之后的集体欲望狂欢,那宽网之后一切应该有个终结了吧?所以Grace作为一个女神一样的存在,宣告了这一切的死亡。
  
导演这么一连串清晰的脉络语言宣告了恶是这终极狂欢的一切原初,而死亡是这一切原初的最终归宿。人之初,性本恶,而人之终,便是死亡。这是多么准确的人性写真呐。其实我不理解这部片为什么选择了剧场这样一部实验性如此强的现场,很难想象如果这部片正常的拍,同样的剧本会拍成什么样。剧场这背景略显单调,尤其中间那部分冗长的由善变恶的漫长过程。唯独美中不足的就是,中间那段的Grace太过完美,以至于过于女神,人性的“Arrogant”,就算你把它放大到一切其他人类之上,也未必能做到她那样。直到最后的争论,我本以为她在跟父亲对于“Arrogant”的争论中会终于和父亲达成一致的建议,但她竟然还在为狗镇的居民做最后的辩护,如她之前所做,她太会换位思考,一直在原谅狗镇的居民。她太会环顾四周,太理解人们惊恐但是依旧冷漠的眼神,她甚至说,是她她也会这么做。可是,当黑帮老大的父亲说:这不是宽容而是“Arrogant”,因为你认为所有人的道德水准都在需要被自己原谅的高度。直到,直到她终于没有理由原谅自己。为什么是自己?还是因为她“Arrogant”,她把她自己看得跟这里的人不一样,所以她不能原谅。其实当她将这一切付诸成报复的时候,她也就变得一样了。而这些村民,因为承担着某未知的风险而把她留下来的时候,他们也是“Arrogant”的,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这种高人一等的地位被彻底固定之后,即便当她美丽、友善、热情、助人为乐的品性将这里变得看起来美妙的地方之后,人们还是会开始变得贪婪,对她的要求当然就越来越高,最终,她成为了狗镇的一条狗。这样的例子,历史上太多了。其实关于狗链,有觉得这部分的戏的成分有点过分了,没必要将主题illustrate得这么明显嘛。不过,我看这电影才知道illustrate应该翻译成“详细阐述”。
  
说远了,说回来。其实狗镇的人,本并不是坏人。如果将狗镇看成贫民区,未免过于狭隘,我看有评论说这里是贫民区的缩写,我看未必。如同你看前段时间国内上演的各色打砸抢反日大游行,和网络暴力里的各色educated的人们的言论,你会发现人都太过于容易被怂恿。好的导向可以将人们变成天使,而坏的可以将人类变成撒旦。其实,从天堂到地狱,从善良到邪恶,从懦弱与强壮,令男人从一个极端滑向另一个极端的,并钱,权力又或者伟哥什么的壮阳神物,其实只要一个陌生女人的美丽再加上那么一点点的“Arrogant”的地位,就能像、文革,十字军东侵,文艺复兴等轻松颠覆了一座城镇的苦心积淀几百年的善良人性。其实Grace为什么会是女神?因为她太美丽,如果只是一逃难的灰姑娘,还没有美丽的容貌的话,她在狗镇的待遇不会是这样。也许一开始她就不会被Tom看上而说服大家让她留下。而就算她留下了,镇上的男人们也不会有兴趣将她作为泄欲对象。所以,“长相决定待遇”在哪里都是真理啊,只是有的时候待遇不一定是好的待遇罢了。
  
最后说说悲剧的男主Tom,当片子的基调还是美妙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这个导演怎么还没有安排两个两情相悦的男女滚床单,但没想到这是为后来的悲剧埋下了伏笔。男主并非性无能,但他却是镇上唯一没有和女神滚过床单的人。从一开始,他靠着自己的公信度力排众异留下Grace,再到别的男人对Grace强奸之后视而不见的软弱,简直就是从极端之处揭露了他高大威猛的形象。为什么他这么特别?因为他比一般的狗镇村民要更“Arrogant”一点,这个“Arrogant”既让他觉得自己勇猛十足,又让他觉得他需要为这一切负责任。当Grace打开狗镇罪恶之门的钥匙之后,他还在装着他勇敢而善良的那一面,内心分裂陪蕾丽丝的精神分裂一起来抵抗本来属于自己一部分的罪恶,当这种善良和罪恶在他身上矛盾的交织在一起的时候,整个狗镇都飘着一束沉重的伤悲感。可到最后,他还是出卖了她。在他选择了她的时候,她没有满足他。所以他选择了镇民,而出卖了她。这是他最后的失败,但这一切因他而起,也因他结束的结局,也算是一种完满。只是,最后Grace亲手枪杀了他,那句坚定“再见,Tom”和之后略带幽怨的“有些事情需要自己来结束”,还是多多少少让我感觉到了Grace的失望,也许还夹杂着怜悯。那份怜悯,本是爱。而那份失望,本来是她对狗镇的希望,也是她对Tom的希望。
  
最残忍的片段,莫过于孩子的母亲摔坏Grace的瓷娃娃的时候,Grace的伤心欲绝,和之后Grace报复她,杀害她孩子的时候的冷酷。这个时候,她的爸爸说,“你已经学得够多了。”这一刻,我想Grace明白了她爸爸的枪声,明白了那些罪恶和恨。因为那些教会过她什么叫做恨的人,让她终于摆脱了受苦的愚蠢的傲慢和瞎眼的善良。结局又回归了那条叫Moses的狗,Grace没有杀害它,也没有带走它,而是将它留在了那里,成为了狗镇唯一存在过的证据。也许,不杀它是Grace最后的慈悲,但它从未负她,所以就算报复的话,它也不在范围内吧。这也许就是为什么有的人说,人见得越多,却越爱狗。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人,说养儿不如养狗。人性太复杂,有的时候动物的感情来得反而执着而单纯。
  
有人说这部电影颠覆了价值观,还好这些年我一直觉得自己明白这个世界的善恶是如何运行的,这算不算也是一种“Arrogant”?但是,知道自己是如何活下来的,又知道自己可以如何在这个魂淡的世界活下去,对每个人来说不都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么?即便我看到了恶,但我仍相信善。如我这样的人是这个世界的大多数,我们才可以看到前方那条道路是多么地辉煌,即便最终,都是通向死亡这唯一的结果。

记十月徒步赏秋行

上周六,跟朋友一起去维也纳的山区Hiking,Von Weissenbach aufs alpine Hocheck,走了整整一天,从早上9点走到天黑,虽然很累很累,但也收获颇丰。

我不是一个爱运动的人,基本上。可以说,我是一个很不怎么运动的人。在国内的时候,偶尔还跟好朋友相邀游泳打球;来维也纳的这一年,生活要单调许多。所以当有人邀约去徒步爬山的时候,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心里想着可以好好拍秋天,却忽视了自己差劲得要死的身体素质。走一天下来,除了脖子之外几乎每个关节都是疼的,而似乎身体的每个部位都充满了乳酸。一直卧床不起两日,直到48小时以后的现在,我似乎才能正常的坐在电脑面前活动。很少写游记,但觉得这次徒步,值得记录一下。

这个链接是最初预计的路线,但因为种种原因,我们迷路,走错路,等各种BUG,本来计划的18.5km,5个小时完成的徒步最后几乎翻了翻。

早晨八点,我们从维也纳的火车站集合,换乘一次火车到达了Weissenbach小镇。到Weissenbach的火车超级萌,只有一节车厢,上车的时候我们无数次怀疑是不是搞错了,觉得这个车只是其他车某节出了问题的车厢,但询问乘务员确认无误之后,我们便上路了。车上除了我们一行人,只有开车的司机一人,查票的乘务员一人,和一对老人。

下车到达Weissenbach的之后,我就被眼前的景色惊到了。好美!眼前的小路被金色的秋叶覆盖着,铁路在身后蜿蜒,铁路上还长着不知名的小花,天色蓝的刚好,树丛有很多种颜色,山后还有朦胧的雾气,真是人间仙境般的美!一下子我们的兴奋点就被调到最高,除了带队的老大经验丰富沉重文中不为所动之外,其他人都纷纷拿出长枪大炮卡擦卡擦拍个不停。到底有多美?不废话了,随便上几张图便知道了。

落叶最懂秋之韵
雾气来得好梦幻
我见过最美铁路

一行人中有个小孩刚出国,不断感慨奥地利农民和中国农民的差别之大。说什么在奥地利当一农民天天享受如此生活该有多开心之类之类。我倒觉得中国新疆地区啊,坝上地区什么的也一定有如此之秋的美景,生活在那些地方的农民也一定天天享受这般天赐之美。不过这条铁路真是我这辈子看过最美最美的铁路了,没有之一。不过,我还没去过传说中的瑞士GOLDEN LINE,我想这个时候一定也非常美。想想,欧洲的秋天应该多少是相似的,那么这个时候一定也非常美呢。

穿过一条小河,就进到小镇的中心地带。起床太晚为了赶火车没来得及备干粮当午餐的我,看到小镇的面包店开着门就兴奋的进去买了两个大面包和一瓶水。备足足够的食物和水真是徒步的关键步骤呢,下次一定提前准备。面包店里的老奶奶很和蔼可亲,虽然不太会讲英语,但我蹩脚的德语告诉她我要买不要气的水她说她不卖之后还好心的问我有没有带瓶子她可以帮我装。周六的早晨九点,大部分的人已经起床,从早餐开始了新的一天。咖啡店里生意很好,很多人在喝着咖啡啃着面包聊着天。买过食物和水,告别了好心的老太太,我们继续上路。步行十分钟,穿过镇上的街区,就进山了。

小溪被藏植物中
小镇的中心地带
林子里的小木屋

一进山林里,感觉一下子变凉几度。同行的小男生看我太可怜竟然从包里翻出了另外一件外套给我披上,感动得泪流满面。我是这行人中户外经验最不丰富的,所以一路上大家都特别照顾我,让我很感激。山林里,叶子的层次也明显丰富起来。这样美的路我还是第一次徒步行走,所以忍不住一直拍一直拍,还跟同行的朋友互换镜头玩了起来。拍着拍着不知不觉就已经落在带头老大之后很远了,老大看不过去就一直跟我们说,快步走,山上风光更美妙,这还只走了今天的几十分之一呢。但我们还是忍不住拍啊拍,但后来事实证明这是不对的,拖累了行进速度。不过偶尔路过这个的小木屋,让我映象很深。就忍不住想我什么时候也能在这屋子里住一住,享受一下每天劈柴喂马画画的日子,该多美妙。一路走一路幻想了很久,再多想到什么吸引力法则。是不是哪一天就给我想来了呢?

半山腰的小屋子
无人住的老宅房
目的地的指示标

大概在山林底部这样子的路走了1个多小时的样子吧,我们就到达类似半山腰的地方了。不知是不是半山腰也是另外一个小镇,但至少我们又频率较高的见到了房子。每路过一家人,都有狗狗对着我们叫个不停。有家人的狗狗在我们接近它家院子的时候对着我们叫个不停,却在我们接近它家的时候缩回了院子里。这个小狗的怂样看得我们哈哈大笑,不过因为狗狗叫个不停,所以主人也探头出来打招呼,嗯,可能因为路过的人实在太少,所以几乎我们经过的每一家人,都有人出来say hello呢。偶尔,我会学几声狗叫把别人家的狗狗吓回去一下以图大家乐一乐(因为我学狗叫实在太像了所以一般不学因为一学就暴露自己的2B气质了)。

有一处老宅,旧得很好看。看起来已经无人居住很久了,老大在吓同行的妹子说这里说不定已经好几百年没有人居住经常闹鬼什么的,但同行的妹子好像一点儿也不怕反而说,来拍照。于是黑丝袜和老宅的故事就此上演,一堆人对着妹子卡擦卡擦,颇有一种摄影之友外拍的感觉啊。(我会说这妹子是我么通常我都是摄影师这回当了一下麻豆感觉实在很不良好的好么!还有,我会告诉你我没有运动裤只能穿丝袜和短裤徒步么!伤不起的妹子好么!)

走过老宅之后,我们遇到了两个带着狗狗遛弯儿的老太太。老太太问我们干什么,我们说我们去Hocheck-Schutzhaus;于是老太太好心的告诉我们Hocheck-Schutzhaus今天周六是不开门的(注:Hocheck-Schutzhaus好像是当地还比较有名一餐馆,所有当地人会专门跑到山顶去吃饭)。然后我们说我们是来徒步的,来运动的,来看秋天的不是去那吃饭的,于是老太太恍然大悟的说了几声很好很好便告别离去。话说,真想不通有人千里迢迢徒步去那破地方吃饭有什么意思么?(不过人家也许觉得你们千里迢迢走上去了竟然不吃饭有什么意思么?)告别老太太之后,我们就路过了一个指向目的地的指示标,证明我们没有走错路,这个时候,我们已经步行了将近三个小时了,于是,饿了。

走过了林间小道
完美天然野餐地
凌乱已无法表达

大家都饿了,老大说,再看到草地就坐下来野餐吧。一声声好之后,就穿过林子看到一片空旷的草地。正打算席地而坐开吃的时候猛然发现,草地上竟然都是水珠!不过猛然间就看到了两块倒下的树桩,简直就是天然野餐地嘛,虽然树桩上长着各种让人恶心的野生蘑菇,但也阻挡不了我们要野餐的心。(面包真的米饭好吃啊,同行朋友的妈妈为我们每个人准备了一个茶叶蛋,真是好吃到泪流满面,蹭人家几口炒饭也是好吃得让我说不出话了,不好意思蹭太多只好继续啃面包填肚子,心里默默想下次徒步我也要带炒饭。)吃饱喝足之后,打算继续上路才发现,刚才循着阳光走到的这片草地并不是我们正确的路线,于是只能折返山林里继续前进。忍不住低下来拍了拍这秋叶落地的凌乱,但这凌乱已经无法表达这样的美。

阳光隐匿山林中
抬头看林间天空
艰难陡坡行走中

接下来的这段路,就是正儿八经的在爬山了。除了最小力气最大的男孩儿,其他人每个人都拄起了拐杖(登山杖),以前不知道这东西有什么用觉得走路还拄着棍儿不是老人才干的事情么,正常走路多轻松!可真的爬起山来,才知道拄杖的重要性啊!太重要了打算改天入一双!这一段是真的爬山,没有路,小路在入山的时候就消失了。我们就沿着大树往山顶的方向爬,最陡的时候我觉得都几乎90度了,每一步都有摔下来的危险。都不敢回头看。爬了1个多小时候之后还不见头,忍不住问老大有没有路,这个时候才发现,我们已经偏离正常的路了。迷路,就是这么开始了。迷路总不能就这么迷路没有一点儿别的收获吧,在老大GPS开始找信号找路的间隙,我们就卸下行装拍照啦!阳光隐秘在林子里,音乐透过来真是有种别样的美。太有看天空,树丛的颜色有红到黄再到绿,配着蓝天,再加上我的鱼眼镜头,简直美得不像话。最后一张照片是显示我们走的没有路的“山路”的,就是直接在林子里沿着树的痕迹往上爬,还真是爬呢,不过这张照片拍的是平缓的时候了,不平缓的时候我能拍照么!恨不得手脚并用往上爬就好好么!

披荆斩棘向前进
偶尔低头看叶子
泥巴路如此亲切

终于,在这山林间的GPS找到了信号,把我们引向了正确的道路。可为了走向正确的道路,竟然要披荆斩棘走好长一段路!这段简直就是噩梦啊!我想这应该是我人生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这么走了,这真的不是爬山,这是在探险!每一步都要拨开各种各样的植物,有的带刺,有的会突然打到你的脸上,手上,脚上。刚有说我穿丝袜吧,走过这段路之后基本上可以在丝袜上数洞了,第一次让我的腿跟大自然有如此的亲密体验啊!不过老大穿着短袖就更惨了,走过这段路之后可以在手上数划痕。中间我还差点摔倒了一次,陡坡+披荆斩棘简直就是探险啊!突然觉得任何开路者都如此值得尊敬。本来不想露脸的可是除了那张快走完了开始笑着的披荆斩棘照片都没有照片可以表现我们一路的艰辛!因为要忙着披荆斩棘都没有办法拍照好么!不过我还是趁着前人开路的间隙拍了拍脚下的叶子。不知道这叶子长在这山林里是不是第一次见到有人类这种生物呢?还有可能一不小心被踩了一脚什么的,但我相信它们强大的生命力是不会让它们就这样死去的。不知道这样披荆斩棘了多久,终于走到了路上。路啊!!真的是路啊!!!不用自己开的路啊!!!!跳下看到这泥巴路之后也第一次觉得如此亲切而轻松呐!!!

循序渐进向前行
孤独站成一棵树
回眸强大成就感

接下来,就一直在正确的道路上正儿八经的向前行,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有的时候是林间小路,有的时候是大草坪,有的时候是人家小木屋底下,总之,就这样,我们终于快接近山顶了。突然走到一片空旷处,看到零零散散的站着一排树,而树之后就是空旷处,突然出现的那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就让我想起了去年的肯尼亚,那时候也是,突然就有一棵树,站在山头,背后靠着蓝天,脚下顶着土地。也许大自然的美都是相似的,不管在亚洲,非洲还是欧洲,爬山的乐趣也总是相似的,拍照的乐趣也总是相似的。因为你还是你,不管在哪里,也只是一个看美景的过客。走过这里,也许就不会再来第二次,就算再来,也许也不会再记录相同的风景。想到此,双腿失去知觉在麻木走路的我突然有些伤感,但伤感瞬间就被回头那么一瞬间的成就感替换掉了。一回头,看见身后万山丛林在脚下的成就感,简直又重新给了我力量,我知道,我们已经快接近终点了。不过这个时候看到了两个老人,一路上爬山都没有见过其他的徒步者突然看到了两个老人于是在想他们难道是在我们之后上来的么?再一想应该是住在这山里的吧不然不可能比我们快吧虽然我们拍照走走停停是实在够慢的OTZ…

穿过最后一片林子
接近终极目的地
终极目地指示标

经过了好几个小时的艰辛前行,穿过最后一片浓郁的树林,我们终于到达目的地Hocheck-Schutzhaus了,这个Hocheck-Schutzhaus建于1947年,比我们伟大祖国还要年长两岁。然后我们到达的终点高达1037M,还真是有成就感呐。不过山顶的阳光灿烂丝毫没有让我感觉到升高1000米气温下降0.6度(废话0.6度的差别你能感觉出来么魂淡)。老大和另外一妹子已经提前到达目的地,正在喝着啤酒晒着太阳等我们,之前因为我们这单反帮拍照太耽误时间,老大跟那妹子就说先走然后在山顶的Haus等我们。于是,待我们赶到的时候,他们的啤酒已经喝完了!不过,总算可以再坐下来休息一会儿,晒个太阳,解决下内需,逗逗狗,喝杯啤酒,聊聊天的享受一下这山顶的美妙了!

站在山顶看浓郁
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好心的奥地利老人

到山顶往下看刚刚走过的那片林子,更有一种无语言说的秋天的浓郁之美。正当我们陶醉于这秋日的美景和阳光的时候,隔壁桌子坐着的一对年老的奥地利夫妇,突然跟我们聊起来。他们说他们来自前方10公里的村子,特意来晒太阳。还告诉我们不远处有个高塔,可以看山下的全部风光。但我们已经累得表示没有力气再折腾爬上那高塔去看风光的时候,老夫妇就一再跟我们说不远不远,就走路几分钟(虽然当时我对这个a few minutes很心虚),还说可以领我们过去。实在是对两位老人家的盛情难却,于是我们便只能跟着两位老人往上走。不过真的不远啦,所谓的高塔是个铁架子,搭着大概有10米高,爬到顶上的风很大,感觉都要快被吹走了,这个时候老大非常淡定的表示胖子的好处,我也第一次感觉自己不够重啊不够重!我觉得我有点无力抵达这1047米的大风!老人家还指着山下各种方向给我们介绍这山和山下的村子,还告诉我们除了这哪里有别的徒步路线什么的,总之就是各种热心!虽然德语名字我基本上听了也跟没听似的,但希望老大记住了下次可以去哈哈!爬楼梯之前老人家还说要喘口气说太累,我以为他们不要爬上去了,结果他们也爬上来就为了给我们做介绍!各种感动啊!最后介绍完之后我才想起没有跟老人家合个影,于是默默的拍了拍走向远处的老人家,心里再次说了声感谢!

盘山公路往下走
拍着拍着掉队了
山下植物变种啦

如果说徒步登山是一场战斗的话,那下山就是最后的战役!已经双腿残废却还不可控的必须往下走!因为这个时候已经4点了,如果6点半之前没有办法赶到车站我们也许就要错过回维也纳的火车了,于是下山我们选择了相对好走路的盘山公路。公路是相对好走路,但也相对要绕很远的路,有的时候看着盘山公路在原地绕,恨不得就这样滚下去(但也缺人推一下,自己滚还是需要点勇气吧)。下山的时候基本上大伙都已经不拍照急着赶路,但我还是忍不住想拍两张,偶尔拍着拍着就掉队了。盘山公路毕竟是路,偶尔会有经过的车。我多想一个人hitch hiking就拦个车下山啊,但我们人太多,一个车实在塞不下,于是只能接着走。快到山脚下的时候,植物的种类都已经变掉了,这个时候天色已经渐渐开始变暗,于是我终于收起了相机和大伙儿一块努力赶路。

最后我们终于到达了山底的Furth小镇,这个小镇有多小呢?就是我们看到一个路标指示这里是Furth,然后我们走了2分钟,就看到另外一个路标指示我们出了Furth了…这个时候已经将近五点半,老大却告诉我们GPS显示我们只走了回程路的1/4的样子,这一刻,每个人的脸上都已经出现绝望。但绝望的还不止如此,这一刻我们又再一次走错了路,无奈,只能再返回Furth小镇,这一下决定问个路人应该怎么走去车站。遛狗的老人告诉我们应该在6点之前有巴士去车站!这消息简直太兴奋人了!经指点我们找到了车站,每个人都松了一口气了。车站非常非常小,小到只可以坐3个人。车站附近是小镇的唯一的餐馆,好像这个时间已经开始渐渐热闹起来了,每个路过的人都跟我们打招呼。去火车站的的车每天只有2班,早上一班,下午一班,我们在下午这般经过的十分钟之前问到了这个车站,实属幸运。当我们正在等车的时候,遛弯的老人竟然又骑自行车来看我们了。他回家之后担心我们找不到车站或者错过车,竟然来确保我们已经在等车了,真是好心人啊!呆在维也纳的我时常觉得奥地利人非常冷漠,可今天的徒步简直改变了我对奥地利人的看法!太多好心人了!

六点差一刻,我们上了巴士。巴士开到车站竟然要6欧,好贵!几乎都赶上从维也纳来这里的来回火车票了,但介于我们已经残废的双脚,再贵也得上车啊!在车上发现这车会开到更大一点的火车站,在那就不用担心没有回维也纳的火车了,于是我们安心的在车上休息了。从Furth出发往Weissenbach的路上,天色渐渐暗得明显起来,路过的草地偶尔有一层浓浓的雾气,弄得我恨不得车停下来拍照。于是想什么时候租车来旅行吧,应该更自由。但我实在太累了,都扛不住陪大家聊天睡着了。待我睡醒已经到火车站了,身上披着一开始借我外套的小男生的外套,他看我睡着担心我着凉就给我盖上了。再次感动啊!然后同行的妹子问我听到他们聊天没,说刚刚在说我。说我没跟他们出来锻炼过所以扛不住就睡着了,以后要常出来锻炼。我赶紧连声说是!看时间,好像刚刚错过了一班车,却发现这车晚点了4分钟,跳上之后,我们安心的聊起来。聊着聊着,突然发现这车报站说已经到达维也纳新城。(注:维也纳新城是Wiener Neustadt是另外一个城市。)“WAS?!”我们坐反了方向…哈哈,这一路真是BUG到底,走错路坐错车,但没关系,这已经是最后的BUG了,十分钟之后,我们终于上了回维也纳的正确火车。从维也纳新城到维也纳只需40分钟火车,Finally,这一趟旅程结束!

最后上个在山顶的大合照,阳光将我们的影子和高塔的影子投射在这美丽的秋色里。这一天很美妙,这一趟很值,感谢所有人!

山顶五人大合照

P.S
所有照片(除了那两张有我的)都是本人所拍摄,欢迎分享,谢绝转载。
美景大图请戳图虫:秋韵 Part_1 秋韵 Part_2 秋韵 Part_3

谢谢观赏!

If I Die Young

这首歌,曾经是我2010年的年度循环曲,今天在生病的时候突然听到,却又一种无以言状的悲伤。我的老朋友以前说过,如果有一天我没有冲动了,我大概就可以去死了,所以,有一天我自杀了,他也不会奇怪;但,如果我没冲动,也没办法去自杀。于是这是一个悖论。很多年前读过一个女孩的故事,说她要在最年轻美丽的时候结束自己,这样人们记住的就是她最完美的样子。没长大的时候,我曾以为我也要这样,可年纪越大,越觉得死亡的可怕。生命还未经历足够,又怎么可以走向灭亡。

昨天听说一个让我悲伤的事情。得知一个Ruth的朋友在不久前自杀了,据说是一个月之内精神分裂经常看到很可怕的事情。我跟那妹子有过一面之缘,在几个月之前她的毕业party上。那天跟Ruth一起去她的毕业Party,她很美,身边的男友看着对她也很好,看上去像是那种特别开朗快乐的类型。Ruth说,自杀的一定不是“她”,而是另外一个人。这话听得我好悲伤。我知道并不是所有的精神病患者都是欢乐幸福的活在自己的世界,他们经历着很多痛苦。甚至几倍,或者几十倍的多过于正常人的痛苦。那女孩二十多岁,漂漂亮亮,刚刚拿到diploma,正好开始美丽人生时,却在最美好的年纪给人们告别了。

我真的不能想象,她经历的精神摧毁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如果我被放到精神病医院里,我如何证明我的正常,最近看完《禁闭岛》,我越发觉得这个问题很值得商讨。因为我的一个朋友曾经就经历过这样的事情,那些事情痛苦到让他试图自杀。我曾经劝过他,那一通电话打了我几个小时,我却记得一辈子。至今我都很感谢我那部索爱的手机,如果 不是电池那么经用,我都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那一年,我时常跟他通话,教他如何面对生活里这些悲伤,劝他好好活着,劝他好好吃药。那段时间是我这辈子压力最大的时期,因为有一个人只相信你,那种责任感让人活得很沉重。其实,我至今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精神病患者,因为我从未相信过他真的得病,但我知道他已经变成了我记忆里的另外一个人。

但,又因为W的故事,我知道人的韧性是非常强大的。身体上的挫伤根本抵不过强大的精神力量支撑,有的时候我觉得身体不舒服很难受的时候想想W这么多年怎么过来的,突然就觉得我所面对的一切都没什么。但如果精神力量得以摧毁,我真的不知道人要如何活下去。我不能想象,自杀的那个妹子,面对的是怎样恐怖的境地,也许对她来说,死是一种解脱。可对她周围的人来说,这却是一种永恒的痛。但旁人却只是无奈,只是叹息。

但这个世界,少了谁,别人也要正常活。悲伤只是一时的无以名状。

“为了供你出国读书。你父母赚钱的速度得是你花钱速度的六倍。那你成功的速度必须快于你父母老去的速度。别再用有梦想什么时候努力都不迟来安慰自己了。你的父母在为你打拼。这就是你今天必须坚强下去的理由。”

一地落叶一地黄

我又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写博客了。持续拍着一些东西,持续感慨着一些事情,却没有认真码字记录生活,该写的很多东西都处于未完成状态,我只是轻而易举的开始那些可以轻而易举的结束的事情,而永远没有力气开始那些漫长的工作过程,包括写作。我对写作是有热情的,如同我对建筑一样,但很长的时间里我会选择放弃。朋友说得对,因为太晚,我没有勇气重新开始,我已经浪费了太多的人生,我没有信心,没有时间,只能放弃。可我又记得有个什么理论是说,什么时候开始都不晚。想想我曾经那么热爱建筑,却从未开始。如同写作一样。当我真的要正儿八经来完成一次写作任务,我却没有足够勇气开始。我不知如何动手,我永远学不会一步步,慢慢来。人生从来就是到了哪里,而急转而下,但却又从来不会显得太糟糕,得过且过,且是我。

已经过去的这段日子,好像很特别,又好像很不特别,如果不是我拍了很多照片,我根本想不起来我的人生是怎么样的。就记得这些天跟居留的各种材料一直在纠结,还好已经结束了,剩下的只是等。小绿子在这里的那周,和她一起宅得很快乐。拍了很多照片,与友人居,是一件让人身心愉快的事情。以至于她走后一直觉得空荡荡,这几日得知她已经玩乐完香港,在广州面试完回家了,才恍惚觉得她已经走了将近十日,我却觉得还是昨天的事情。一个人过日子就是这样,有的时候觉得时间太快,有的时候觉得时间太慢。

周六的时候,为了亲爱的Venassa跟她小男友的告别vedio,V说,是因为她也要离开生活了一年半的维也纳,她想做个纪念。她说,觉得我拍的维也纳很美,所以希望我来帮她拍。可拍照跟拍Vedio是截然不同的事情,我愣是折腾了好几个小时,才稍稍有了点感觉。还好,骄傲一下,自己的艺术感还可以吧大概,这种东西还是学得很快的,到下午的时候,我基本上有感觉要怎么拍了,慢慢的美起来。V很擅长捉光,不管是摄影还是vedio,她总能找到那些在各处跳动的光源。总有些东西,我学不来,这大概是每个人生存的不同空间。她是摄影师,我只是摄影爱好者。偶尔可以成为摄影师的模特,也是一件让我很开心的事情。她拍的我总是埋在阳光里的,逆光照什么的很清新,但我这个人总有一些不自觉透露的二逼青年气质,看着就很奇怪了,但还是很喜欢。

周六是今年的LONG NIGHT OF MUSEUM,一口气看了七个博物馆,收获很丰富。我不是博物馆fans,通常情况下我不会去看博物馆的,但这么一口气看下来,倒是觉得很爽。突然觉得把钱花在喝咖啡不如把钱花在看博物馆,虽然维也纳的一百多个博物馆我永远看不完。人类的智慧宝库那么丰富,你这短短的人生怎么可能浏览住全部,记住全部?只能默默的走马观花似的浏览,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其实并不觉得知识可以丰富人,因为很多东西看过根本记不住,记忆太渺小,活得年纪越大,回忆就越多。哪里还装得下那么多有用没有用的知识?所以也许15岁的时候你还知道唐朝有几个皇帝,现在也许你只知道中国有过几个朝代了,或者,连这个你也记不清楚了。

今天跟思思说,我有点开始喜欢上维也纳了。也说不清为什么,可能我真是后知后觉,整整一年,我终于开始发现维也纳的独特气质了。又一季秋天,对,没错,到今天为止,我已经来维也纳整整一年了。这一年,值么?这种问题根本没答案吧,就像你是谁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