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点什么吧,嗯。

(内容略敏感,本文谢绝转载。)

首先声明,我不是愤青也不是五毛,也不是什么“理性爱国”倡导者,熟悉我的朋友也许知道,我最不了解最不擅长的话题就是政治,我真的不关心。但是我今天也着实为长沙的打砸抢事情伤到了,跟朋友就这个话题聊了一夜,仍然辗转难眠,于是决定起床码字,讲我们的聊天内容整理成文。

郭敬明在微博上发了一条很煽情但是很火的微博,内容大概是看升旗会哭,看奥运会哭,说自己是中国的“脑残粉”。很不幸我也是,这个问题我以前没有意识到,直到几周之前,我在《中国好声音》上看到那个叫平安的歌手激情演绎的那首《我爱你中国》之后,最近几乎每天我都要在youtube上听一遍那首歌,在路上也忍不住哼起来的时候,我才发现,我是一个爱国的中国人,但我爱的不是PRC,是那个有文化有历史的中国。

好了,这就是我今天想说的重点,我今天其实是想说说这个“National Identity”和“Culture Identity”的话题。这个问题最初,是几个月前,薄XX事件闹得轰轰烈烈的时候,我在向我朋友抱怨我在派对遇到的人不断的跟我聊中国政治我不知道如何回应的时候,我朋友向我提出来的。

先说说我为什么要抱怨这个事情,老外有多么爱聊中国政治。那段时间最夸张的表现是,我跟同学和教授一起去美帝拜访某位名建筑设计师的办公室,一屋子的人也许攒了一堆的建筑问题想向他讨教,但他却从我们一进屋子就开始向我和另外的中国同学不断发问关于薄XX事件的政治问题,当时我一如往常对这些新闻并不关心,所以这个情况让大家很囧。但自那位建筑师的滔滔不绝聊了将近半小时的中国政治之后,我才彻底意识到,全世界都很喜欢讨论中国政治,一开始我被各种问到的时候真以为只有奥国的闲人们喜欢关心这种事。

然后我跟我朋友聊过这个话题之后,再之后如果还有人问我政治问题,比如“你作为一个中国人对XX问题你有什么看法的时候”我就可以很坦然的跟他们聊起这个“National Identity”和“Culture Identity”的话题。我可以告诉TA,我觉得“National Identity”是一件很无聊和可笑的事情。因为如果靠着一个“National Identity”去认识一个人给他打标签的话,那和种族歧视有什么区别?!所以,我只是热爱中国文化的从“Culture Identity”上的一个中国人,我不关心PRC的政治问题。

所以,你为什么是个中国人?你是从文化上认同自己的国家?还是从国籍上?你的文化身份根本无法改变,因为你是哪里的人,你的根就在哪里。但你的国籍可以改变。这个很好理解。

举个例子,前几天看到校内关于如何移民美帝社会的那篇文章,说道有一些努力把自己包装成白人,但因为不了解人家的文化,在丢弃掉了自己的“Culture Identity”之后又没办法融入人家的“Culture Identity”之后造成的尴尬状况。但这个文化根本也不是人家小时候看什么动画片,小时候听什么歌决定的。尤其是现在的媒体网络这么发达,好看的动画片其实是全球都在看的,重点是,你对人家文化内涵,那些不随着这个国家整体改变而改变的核心文化,你又了解多少。如那篇文章的作者一样,就算拿着美国人的“National Identity”身份,但TA自己的“Culture Identity”还是一个中国人。所以,就算你拿着绿卡枫叶卡欧盟身份等等这些,你还是一个中国人。

但也许,这个“Culture Identity”的问题,在国外的中国人感受最深。因为当你置身于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文化的时候,你必须有自己的东西,去站稳,去抵抗。

而现在很可笑的现实状况是,现在很多国人,根本没有自己的“Culture Identity”,对自己的文化一无所知,却对自己的“National Identity”看得比什么都重要。这就是为什么9.15会在平和堂发生打砸抢的流氓事件,而万达保护城墙的时候却无人出动的原因。因为,那些人只知道自己的“National Identity”是一个中国人,而根本没有“Culture Identity”。

我看到FB上有外国人分享长沙打砸抢平和堂的视频,但微博的分享却被新浪和谐掉了,我真的觉得很丢脸,也很无奈。9.15这一天的事情真心伤害到了每一个热爱长沙的人,我打心底觉得难过。这并不是因为我有多爱平和堂,而是我有多爱长沙。

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以自己是个长沙人为骄傲。朋友曾经跟我说起,说长沙人骨子里都是傲的。是,没错,因为长沙人“心忧天下,敢为人先。”吃得苦,耐得烦,霸得蛮,没有我们做不到的事情,只要发得狠。或者说起这个,说得小一点,我觉得我的“Culture Identity”就是一个“吃得苦,耐得烦,霸得蛮”的湘楚文化下生长的土生土长的长沙妹子。

我真的是对这个国家充满希望的。我记得在我读高一那会儿,不记得什么原因我们也曾经搞过一次大规模的抗日活动。那会儿我还记得一班谁发起了个传纸条签名的活动。虽然我不知道那次纸条最后到底作何用处了,但是那算是我第一次知道国人在抵制日货的时候那种“热血和狂热”是什么样子的,对于当时的我们来说,这样的“热血和狂热”确实是冲动的。但我们没有游行,我记得那年平和堂好像也被砸了,但不是很严重,没多久这个事情就像一阵风一样过去了。接下来这些年里,长沙人民依旧逛平和堂,我依旧拿着日产相机拍照,大家依旧看着日本动漫。但我一直以为,看过这些仇恨,经历过这样的“热血和狂热”的活动之后,和我一起受教育的人,那些明白事理真相的八零后们已经长大而且都走上工作岗位,甚至当时高一跟我们一起写抗日纸条的同班同学,如今也走上了公务员的岗位。所以我一直觉得,现在的这些民生问题,也许再过个十几二十年就会逐渐解决,我们的国家还是会逐渐好起来的。

暴民是有问题,但更多的是被利用了的愚民。为什么是愚民?还是教育问题。中国的教育没有教你去寻找你的“Culture Identity”,而教给你的是不断的强调你的“National Identity”。为什么会有义和团的再现?因为义和团在历史书的评价是正面的,那么在遇到问题的时候,这些找不到“Culture Identity”就不知道如何正确处理,所以就会展露出动物的原始暴力的一面。“Culture Identity”这种问题其实并不是中国特有的,东南亚的反华,纳粹反犹太人等等等等也许看起来都是差不多的。但问题是,这些暴民损失的不光是国家的财产,更是国家的尊严。国土收复是为了收回尊严,而暴民丢掉的也是国家的尊严。

全世界都在看中国的笑话,全世界都在看长沙的笑话。中国大陆现在确实是在用实际行动告诉香港人民洗脑教育的危害性。其实我不理解为什么我们的洗脑教育里在不断的煽动反日情绪,苍老师写毛笔字说“中日人民友好”真的是非常必要的。抛弃努力建立的经济外贸关系不谈,就拿日本侵华史来说,战后的日本人其实做了很多,至少比当时的苏联人做得好很多。日本战后对我们的无偿贷款有好多。造公路,造铁路之类但是教科书里没有。而那些一直煽动反日情绪,所谓刻意隐瞒的“日本教科书”也是日本右翼1%的人在用。其实,全世界都知道南京大屠杀。如果说现在日本人还有很多反华情绪的,我想也有一部分是出于心寒。

我还记得我读中学那会儿,跟一帮朋友一起,去过一个嫁到长沙来的日本女人家里吃饭。我还记得年少无知的我曾经问过她关于日本人仇华的问题,她的回答到现在我都记得很清楚。她告诉我日本的教育里没有仇华教育,她很喜欢中国和中国的文化,不然她也不会来到中国,更不会认识她的老公,更不会嫁到中国,嫁到长沙来了。现在是,一个地球,一个世界。异族通婚已经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何况在都是亚洲人的情况下,这种几率更高。认识到你“Culture Identity”真的比你的“National Identity”重要得多。中国文化从来都没有教你打砸抢,更没有教你去殴打远道而来的人。中国文化告诉你的是“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的好客文化,这是友好的。但如果再发生普通外国人在中国无缘无故被殴打的事件,我真的不知道有一天中国的民间外交是不是又不得不向世界关闭自己的大门。不知道这位女士在这样一轮又一轮的反日情绪里是否还坚持生活在长沙,我只能远远祈祷她平安。

最后我想说说关于网络上大家号召停止这些暴民行为的言论。我在人人看到有朋友转的状态时,别倡导“理性爱国”了,哪个理性的人会爱“PRC”?对,你真的可以不在乎你的“National Identity”,你可以不爱PRC,但是你必须爱国,因为中国人,这是你的“Culture Identity”,你无法改变。然后我不理解一些公众人物在钓鱼岛问题上哗众取宠,博得无知愚民好感的行为为什么还有人不断支持,这些看起来就像“跳梁小丑”,而更不理解的是那些以地区来区分自己的人,那些骂长沙,骂西安,骂青岛,那些支持南京,支持厦门的人们,这样的言论真的是无知而且添乱,就这样你特么的就可以骄傲了而鄙视别的地方的人?希望大家清醒些。其实看戏的心态的话,看看就好了。那些你不懂的政治游戏,看不懂就不要添油加醋说些有的没的。保持你的“Culture Identity”,过好自己的日子吧。

最后的最后,我的“Culture Identity”永远都是个中国人,是长沙人。我爱中国,我爱长沙。

The Kiss

The Kiss is a kiss is a kiss,
And was always a kiss.
But now the theory goes,
The situations changes,
That the apple’s a kiss,
And the fear is, and so’s
The love, I suppose.
The dear, my dear, only knows
What will next prove a kiss.
You, of course, deserve a kiss–
And Love is always exsits.

—-Adaptaion of Robert Frost

星期三,雨

实在是很不习惯维城下雨,昨天夜里被雨声惊醒之后,今儿整个空气都湿漉漉的。下午出门的时候看到背包里有伞,没有拿出来,就真的一出门就用上了。这会儿窗外还在噼里啪啦的下着大雨。下雨的时候,人容易有负面情绪,豆瓣电台还适时给我放阿妹的《我要快乐》。“想做乐观的人,听每种雨声都不冷。”

新认识的朋友说受不了我时而正能量满载时而负能量爆棚,说我这样一会儿精神一会儿消极难道没有让人觉得奇怪么?我只能笑笑说,我就这样的。想起看到一文说“女神”的,女生总爱在微博装完美多发几个“呵呵”,我倒是爱在人前说自己是“女屌丝”,本来也是嘛,穷矮搓全沾,白富美一个字都不沾。然后朋友来一句,你不过想让自己过得没有压力。确实也没有,不用人家多看你几眼,自己愉悦自己就够了。我把这些年的照片放在一个轻博客的页面,命名私空间,不开心的时候去看看自己快乐的时候就很开心。因为看着以前笑得那么欢乐的自己,就觉得很开心了,想想我也这么开心过,现在的不开心就不算什么。看着自己就觉得Life is brilliant,你看我以前活得多漂亮,现在这些短暂的黑暗算什么。尽管我知道,也许快乐的日子才是短暂的,生活长存在平淡里,而平淡里却不乏黑暗的点滴。

跟BELA说的时候,她说如果把自己的照片放出来就会发现有好多不愉快的人和不愉快的回忆,于是我说我放的都是我一个人的。有的时候,不管你身边有谁,不管你那天是谁在帮你拍照,拍下的是你的笑脸就好。这个谁,已经不重要了。而且吧,现在已经越来越健忘,有的时候甚至觉得这是好事。因为拍下来的大部分都是快乐,而不忍拍下来的事情我基本上已经忘光了,那些淡淡的忧伤,就算我写下来,也只是那一瞬间,回头看始终找不回那些感触,而拍下来的画面,却是个恒久的停留。所以原谅我,我真不记得我以前给什么人写过什么话,大部分的情况下我只记得那么一两句写给自己的“箴言”。

今天观察了一个坐椅子的事情,觉得特别有意思。确切说是始于昨天我等了28分钟TRAM的时候。当一个人面对公共空间的长椅的时候,TA往往不会选择坐在最中间,而会选择中间偏右一点的位置。为什么?这个事我昨天就发现了,但一直没有想清楚,直到今天自己也这么干了一回,就感同身受了。因为坐在中间偏一点的地方,就算有第二个人来,你也很自由,可以让也可以不让,这种自由让人很自在。但如果来了第三个人,这个人就该尴尬了。因为如果不让座,第三个人就很尴尬没有何时的位置。但如果让呢,可能会有很多种可能性。今天只是感觉了一下自己的心理反应,因为当我被挤在中间的时候,我突然很想起身让座位,不然我觉得自己很多余,但当第四个人来到四个人你挨着我我挨着你挤着的时候,又感觉谁都不多余了。不知道大部分的反应是不是这样,下次接着观察。不过这个让我有了一个设计座椅的灵感,如果我设计座椅我就把这种心理放大出来,应该很有意思。你看,无聊的时候我喜欢思考设计,这算不算我可以当一个设计师的事实根据之一?不过感觉这东西更像行为心理学。

自我看了那本精神病书之后,我对这方面的东西越来越感兴趣了,等有时间的时候多下几本书来研究研究。我对精神病这个东西,基本上已经快达到sun姐姐的境界了,自己学习不为什么,纯粹享受知识和阅读带来的乐趣。这种感觉我已经很久没有体验过了。在电脑面前的时间越长,获得的有效知识就越少,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回归初高中那会儿对知识渴望的强烈欲望。自己看书,看完写日记,不为给谁看,只为记录。现在基本上很少看书,就算看完也就是去看看人家评论,觉得人家把我想说的都说了,心里给打个分,同意或者不同意,就算过。真怀念以前的热情,我在豆瓣最初的那几个评论,都是我一字一句写在日记本上,再等着有时间上网的时候一字一字打在电脑里的,虽然耗费的时间更多,但我获得的感触也最多。到现在我还记得我写过影评的电影的细节,而那些看了就忘从未记录的电影,如果没有在豆瓣上标注看过,我根本就不知道我有没有看过了。

还有什么?噢,我今天收到一个许久未联系的朋友的邮件说“最近”看了三毛的书,在书里找到了我的影子。觉得受宠若惊。我都不敢说自己有三毛的影子,只记得初三毕业的时候在笔记本上写“做个快乐的拾荒者走天涯”的愿望,可惜现在不知道达到了几重境界。但为她我保留着西班牙等着什么时候背个包,没钱没压力有时间有签证的时候去环游一遍,当然得学几句西班牙语才能去。其实我已经记不住太多三毛的文字,但她的感觉一直影响着我,或者说,影响了我的成长,真矫情。只是不知道下次去MALAGA的时候,我帅气的英国HOST还在不在那里住,至少我知道之前在西班牙HOST我的荷兰妹已经搬走了。这个世界的人总是行动得太快,生活总是在一个又一个地方重新开始,我认识的人基本上都在路上。请不要跟我说以后,因为以后在哪里我真不知道,也懒得想,因为想了也没有用。朋友说他要换种活法,受了我的影响,虽然我不确定我给了人家正面还是负面的影响,但希望是好的,至少如上一篇日记所说,体验不同吧。影响和被影响,是不是也是生命存在的意义,因为你必须跟别的生命有所关联,而这些关联就是影响吧。

为什么我总在思考生命的意义?如果总是为这个问题所困顿,永远都不会走出来。虽然我也知道这些只是因为我并不想走出来,这个世界的未知之谜太多,我尊重每一种解释,但保留自己的看法。也许是我想得太多,想起今天EASON跟我说的那句话,”人生需要揭穿,庸人何必自扰。”那么,就因为我是人,所以除了吃喝拉撒,所以要思考这些。就因为我是庸人,所以就喜欢思考这些我永远也得不到答案的问题,再带着这些疑惑,更加勇敢的体验着。

最后,我又开始喜欢上码字了。

常态

我穿了一件黄色的背心,一条蓝色的小短裙,随手拿起了一件粉红色的针织外套,就这样出门了门。九月,维也纳的温差很大,白天可以高达27度,晚上却凉到只有十度,若是不确定出行和归来的时间,一件长袖的小外套真是必要的。出门之前,我对着鞋柜里的长筒靴和单皮鞋犹豫了十秒之后,选择了长筒靴。长筒靴配短裙,这种常常出现在时尚杂志里的搭配是以前生活在只有夏天和冬天的长沙的时候,我所不能想象的。换一个地方生活,就得换一种生活姿态。从饮食,到服装,到生活习惯,都必须有所改变,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靴子是黑色的,这一身的搭配颜色有点抢眼,以至于让我觉得路过的人都忍不住在看着我,想来多少有点自恋。是因为之前下楼的时候,在楼梯间碰到抽烟的大叔,拿德语给我打过招呼招呼,竟然拿英语说了一句,what a beautiful girl!听得我受宠若惊,又想起人家说的,德语区的人大概都觉得亚洲人的语言能力很差,学不来德语所以很鄙视。虽然确实我没有学德语,可他们也不会中文吖,往往这样想我就平衡了。

音乐,色彩和酒精是最能影响人情绪的三种东西。今天穿得这么鲜艳的我,走在街上觉得一切都色彩明快起来。脚步忍不住加快,带着相机,想着可以在路上拍一些街景,我已经很久没有好好拍过维也纳了。生活在这里往往不记得为自己的生活留下太多纪念。又或者我本来太宅,不太出门的话就更加不需要拍照了。宅在家里有什么好拍的呢,噢,不,也许一些小细节,也可以让你这一天有所不同。有的时候,我甚至会为了拍摄某个角落,而收拾一整天的房间。

坐TRAM去朋友家,空荡荡的TRAM上,我哼起了歌。我常常喜欢在这TRAM上唱歌,因为没有人在意你,轰隆隆的街道杂音会淹没你的声音,而自己却听得很清楚。那种诡异的背景音之下,我常常可以听清楚自己的每一个声音细节,这种感觉很奇妙。今天的主题曲是郭富城的那首《对你爱不完》,ERIK看了好声音之后一直跟我说想听我唱,可我从来都对快节奏的歌把握不好,这首也一样,于是忍不住去练习。喜欢开头的歌词,很贴切这个时间段。“灯初上,夜未央,来往的人太匆忙。我不要太紧张,和别人一模样。”可惜唱完之后没有明亮的眼睛对我望。

18路从我家出发到V家。会经过美景宫。偶尔的时候,我会早起坐个18路来美景宫跑步。这里有最美的朝霞,最赞的石子路,凉飕飕的晨风吹着跑步是一件让人身心愉悦的事情。虽然身体状况不好,每次跑完步不感觉自己新生,而感觉自己将死。太累了实在是。想起前几天看到的那篇,《文艺和爱都是体力活》,不由得感慨自己真的老了。虽然我真的也知道,二十出头的年纪不应该这样,可每每想起高中每夜和喜欢的人对话码字,写完写作业,睡上3-5个小时,又开始从7点到晚上10点的学习,日复一日也没有觉得累,更没有生病,真不知道哪里来的精气神。想想都觉得可怕,现在随便写上几百个字,建几个小时的模,弄几张照片什么的都能累个半死。就这么想着的时候,我看到美景宫后美丽的夕阳,是绿色和橙色相接的,很美。正当我犹豫要不要下车去拍照再等下一趟车的时候,已经过了这站,只好作罢。然后在心里承诺自己,改天带相机好好拍夕阳。可自己也知道,这类似的承诺给过自己太多,而太多都无果,以至于,下一次都没有勇气说出来。

18路有一段是经过地下的,跟地铁一样。这一点让我很恼火,因为选择TRAM而不是地铁的很重要一个原因就是因为TRAM上可以看风景,而地铁里你只能看人。虽然有的时候人也是一种风景,但我更喜欢路上的风景。再想起以前不记得什么比赛看到的一个PROJECT,大概就是把地铁外安装一些摄像头,在地铁里安装电子屏幕,这样就可以让坐地铁的人及时欣赏到地铁外,路上的风景。我一直觉得这个想法非常赞,不知道会不会有一天,在哪个城市的哪条路线上,成为现实的状况,如果有的话,我一定要去体验一番。

对,体验。这也许才是活着最重要的事情。时光都是拿来体验的,你必须体验喜欢,体验失去,体验所有的好的事情和坏的。唯独不要轻易尝试去体验死亡,因为死亡你迟早要体验的,不必急于求成。最看不起轻生的人,你的命是爸妈给的,你凭什么糟蹋自己的命?同理,也不用糟蹋自己的身体。伤心可以,不必伤胃。谁年轻的时候没碰到过伤心的事情呢?年轻的时候,非常非常喜欢一个人,以至于那种喜欢到不行的感觉现在根本想不起来是怎么回事。于是可以为TA做很傻的事情,说很笨的话,走很远的路只为看TA一眼,你付出很多,但也许从头到尾还不得善果。这样很久很久之后,就累了。你想伤心又伤胃么?根本不必要,因为迟早有一天,你要觉得这一切都是体力活的,因为时光会偷走你的能量。当然不必绝望,因为再等一等,就有一天会等到一个人,不用费尽心思TA就会很爱你,时时刻刻给予你微笑鼓励赞扬以及正面能量。然后你就会感谢当初那个人让你学会了付出、感恩、善良和珍惜,TA让你体会过那种喜欢到不行的感觉,TA让你体验过那个年纪该有的人生是什么样的,那就是TA在你生命里存在的唯一意义。而最后最真最深的爱,才是漫长时光最慈悲最温柔的赠与。

想到这些,我突然觉得眼下的生活其实也是时光慈悲而温柔的赠与,这样一个人走路,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风景的日子,也许这辈子也不多。想起这些就忍不住微笑起来,一下子,到站了。下车之后,再低头看看自己这一身颜色鲜艳的衣服,突然骄傲的大步快走了起来。我骄傲,是因为我在体验着,这生活里的一切。这些,都不难。

九月

桌上放着的书,夹着书签一片
窗外下着的雨,雨滴练成一线
心处洞中,想念心怯

晨光变得丰满,充着鼓鼓的气
空气潮湿得让人胆怯
逃过了一切,在这初秋的早晨里
和雨水一起,悲情上演

时光变得稀薄,缓缓拉着线
大雨淋湿的期待被搁浅
心处洞中,停止了挖掘

九月,越走越远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