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较的意义

我很清楚的知道,人的一生,就是在比较中度过的。小时候,比谁长得高,比谁长得漂亮。读书了,比谁成绩好,比谁会考试。毕业了,比谁工作好,比谁工资高。结婚了,比谁的对象条件好,谁嫁了高富帅谁娶了白富美。生孩子了,就开始新一轮的,比孩子长得好,比孩子成绩好,比孩子混得好…这是不可避免的,比较是不知不觉、有意无意地经常地进行着。虽然比较不是社会提倡的,但毕竟人是社会动物,这些比较不可避免。虽然难免让人不舒服。

小时候,我真的以为是天圆地方的。直到读书才知道,地球是圆的。后来学了物理,知道在了确定一个物体是运动还是静止的,运动的是快还是慢,必须选择参照系,否则无法确定。才知道小时候我其实也没有错。我躺在床上睡觉,相对于地球我是静止的,但相对于月亮我却是在运动的。参照系选择的不同,得出的结论也不会相同,于是我才知道,地球是怎么转。同样的道理,人也是需要参照系的。你的ego从哪里来,其实就从各种比较中来。因为社会动物嘛,所以人不可能脱离群体而单独成长和存在,不由自主,人就会选择他人来作为自己的参照系,通过比较来全面认识自己。

但是,这么多年,我一直活得很自我。很多事情,很多时候,并不想刻意去跟别人比较什么。与其说不想全面认识自己,不如说是害怕比较之后的挫败感而逃避这种比较。很庆幸成长期我有个卓有见识的妈,于是我从小到大很少听到“你看那谁谁谁”的论断,于是这么自我的活着的我,并没有觉得自己成长中有所缺失。朋友的好,我看得到,记得住,我赞扬,也许羡慕,但却从来不嫉妒。记得高中的时候,苍和有一次在我的博客里留言,说觉得我一直都是平和+淡然型的,怎么还会对考试这种无聊的事情心生在意的时候,我就在心里无奈的比了一下考试成绩,如此看来,不能免俗。还好还好,高中毕业之后,这种比较就彻底离我远去了。大学的时光不足为提,因为那种毫不费力还可以得到好结果的比较,就显得一点意义也没有。

又想起,我的老朋友曾经跟我说过一句话,叫“你做成的事情就觉得毫无意义,你做不好的事情就觉得无比重要。”他对我的认识也比较全面,姑且认为这是对的。可问题是,这样说来的话,我并没有在跟别人比,而是在跟自己比。当这个参照系变成自己的时候,很多很简单的问题一下子就变得复杂起来。因为,本来你只是想通过别人来认识自己,而现在你想通过自己来认识自己,当认识体改变的时候,被认识体也必须改变,这样就很复杂了。于是就诞生我这种纠结不已的性格,说得好听点叫考虑周到,说得难听点叫优柔寡断,总是没法去安心做一件事情,而是被很多内因外因所打扰。

但我还是不习惯于和别人比较,直到某日发生了一件,让我觉得ego受到挫折的事情。当你的ego受到了挫伤的时候,你已经没有办法再接下去继续自我比较了,而不得不跟别人开始比较。这是没有退路的选择,我想大概是这样。也许,这篇文章只是我在为我的奇葩经历找借口,这几天我确实忍不住在跟人比,比得我觉得我真的改减肥了。好吧,你一定会说我已经说了很久很久。可是当你的ego受到惨不忍睹的损伤时,这也是保护自己的一种办法,不是么?

于是,在秋天彻底来到之前,让我再去一次海边吧。

不知道取什么标题

看到坦子的分享,点进去看,才发现一个可爱的长沙妹子去世了。看日志,看照片,看朋友的留言,都有点不敢相信这个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命运有的时候真是个可怕的东西,前段时间知道同年级中有人去世的消息,还在感慨这个世界的阴阳相隔怎么来得这么容易。然后看到这么一个18岁都不满的漂亮小妹妹去世,心里真的有一种说不出的难过。她的页面一直在放一首很伤感的日文歌,我一直听一直落泪,我真不认识她,只是真的觉得很难过。

昨天一大早,我妈在QQ上突然跟我说:“这2天中央2台在做个专题节目:我们如何养老,特别是那些失去独生子女的父母生活更加凄惨,所以你一定要注意爱护好自己的身体,如果冒得你,那我就冒得活着的意义哒。”我说我知道,然后她又说了一大堆特煽情的话,说她明年五十岁,最想得到的礼物是什么。我最招架不住我妈煽情了,所以我赶紧打住了她。其实我知道她想我做什么,她想说又怕给我压力,这些我都知道,她说什么”你觉得怎么快乐就怎么来,趁哒年轻多实现一些自己的想法,不要给自己留遗憾什么的”,听着就催泪。

我老觉得自己活得特不容易,这些年过来,其实也没受过多大挫折。用大头的话说不过是,这些事情在你眼里压根就不算挫折。跟我妈比起来,我容易多了。再想起前段时间听到朋友说的她成长的故事,跟她妈比起来,我就更容易了。上一代已经为我们创造了一个多么好的生存空间啊,你既然有时间有空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那也把他们的期望做好吧。比你不容易的人多得去了。本来以后干什么去哪里诸如此类这事儿我本来觉得特重要,关系到我接下来的每一分每一秒如何生活的问题,我根本就不想听我妈的,可回头想才发现,她通常都是对的。

这两天看中国好声音,很多人都打着“为父母实现理想”的家庭牌上台演唱,这牌是挺老套,可是我老觉得这是最真实的。人嘛,做的很多事情,都不是做给这个世界看,而是做给少数的那些你在乎的人看的。通常情况下人无非最怕伤害到自己亲近的人,可是幼稚的时候,确实是会做一些为了别人而伤害自己亲近的人的事情,因为老觉得亲近的那些人不会走,会由着自己来,从而造成了不必要的伤害。还好我长大了,不会再做这么幼稚的事情。

可看到我妈说,“我虽然冒好多钱,但还是会尽力让你不留遗憾”的时候,我还是特别觉得自己魂淡。因为前段时间我因为一个特别魂淡的事情难过折腾了自己很久,让我差点觉得人生无比的遗憾。换句更俗套的话说,没能力再爱了啊。可是这算个屁事啊,跳出来看这么些事情都太他妈的魂淡到无可救药了,至少我爱我妈啊。于是,当我捡回自己的时候,才发现除了那些你爱和爱你的人,其他的都滚一边去吧。于是最后这些事情的结果都无非变成了一句冷漠无情的“关我屁事”。那么我要干嘛,好好活着,该干嘛干嘛去呗。

活着就不容易了,不要折腾自己。

心有归,惟怯人会终陌路

跟奥国妹S相约在下午的维大草坪,我带着一本中文版的欧洲近现代建筑史,她带着一本英国佬写的建筑分析,躺在草坪的躺椅,我们说着project,喝着咖啡,偶尔有帅哥搭讪后莫名其妙走掉,偶尔有饿得嘎嘎叫的乌鸦冲我们走来,可惜没有面包。维大的校园,是感觉很好的。很有中世纪的古老大学的感觉,奥国妹S在一旁说,很像哈利波特里的走廊。

维也纳的建筑是很独特的。既可以看到欧洲建筑史上典型的古典复兴,浪漫主义折中主义等,又可以看到新艺术运动下诞生的奥地利人自己的分离派,维也纳派建筑这样十九世纪晚期的独特作品。那些曾经“为艺术而艺术”(这话出自Adolf Loos,是19世纪维也纳的一名建筑师)的众多痕迹,都在这个城市里留下了烙印。给S介绍维也纳(S虽然是奥国妹,但也是刚来到这座城市,我反而比她更了解这里)的那些点点滴滴中,我才发现,原来一年的时间里,这座城市里也有了很多我的记忆。那些零零碎碎的片段,竟然也组成了我对这座城市的认知。

道别V,她又要去柏林寻找新的生活轨迹。我佩服这样行走四方的女子,可以用一种理想,在这个魂淡般的世界找寻自己的轨迹。我也很想学习西方人这种万事let it go的随意心态,却不如V学得好。我常说我把自己夹杂在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文化里,既想接受新的世界,又舍不得那份旧的感情或者观念。不知如何是好。

越来越不愿意走得太远,却又想越来越走得精彩。活得越久,越发现自己争强好胜的心越来越渺小。很多事情变得很有信心去做,并不是因为有多强大,而是因为自己知道不用做得太好。最好的永远是那几个,我倒是宁愿做那大多数。没有那么大的压力,还开心。不用害怕什么结果,大胆去尝试,总是不错的。感情或者学习,都是如此吧。

心有归,惟怯人会终陌路。

附两个月前的海边照一张,那落寞的海,和我那飘逸不起的短发。

可惜不是你


零六年的秋天,是我们最后一次在一起看银杏落叶。我拿着相机在校园里拍很多落叶,却没有勇气叫你一起去。


零六年的冬天,那日大雪后的校园。放学的时候,打把伞在等公交。南方的雪是软的,落在身上就变成了雨,突然,我说,我想淋雪。我就在雪地里跑起来,你在后面跟着。


零七年的初春,校园的植物园花儿开了。我们一行人冲出教室,在校园里拍了很久的花花草草,好像什么压力都不见了。


零七年的春游,我们跟不同的朋友走相同的路,却没有彼此撞见。也许这就像我们的命运一样,我们走的同一条路,却再也见不到彼此。


零七年的夏天,华山。那一日,若不是你,我想我的生命就终止在了这里;那一日,若不是你,我想我们的故事也只能写到那里为止。


零七年的夏天,张家界。金鞭溪上有一座情侣桥,传说牵手走过的情侣就会一辈子在一起。我们走过了,而且牵着手,可传说终究只是传说。


零八年的夏天,北京。整个笼罩在单词里的夏日,我们经历了很多,逃课去了很多地方。记得这颗在北海公园的荷花,我去亲它,亲完你说你嫉妒了,我又狠狠的亲了你一口。


零八年的秋天,上海。那几日都在埋怨你不懂玩,不知道要带我去哪里玩,去哪里吃。那日我们去看烟花,却找不到公园的入口。可我找到了好多颗幸运草,其实我真的没有埋怨你,我觉得有你在一起,挺幸运的,那时候。


零八年的秋天,杭州。那日我们在西湖边的草地上躺着,然后却突然出现了彩虹,然后我就站起来拍照,然后跳着,抱着,好像这一瞬间,我们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零八年的秋天,乌镇。我们为了省钱,没有买白天的门票,白天去探险那些只在夜里去看了看这小镇风光,我们在这里,拍了第一张情侣头像。


零九年的年初,我去拍了我人生第一套写真,跟你一起,千辛万苦攒钱我们终于去完成了拍照的梦想,我记得那套照片发出来,大家都在问在哪里拍的,都说好看。真的好看,现在我也觉得好好看。


零九年的夏天,青岛。你说这一趟旅行,是追逐我的旅行。我们并没有一起去。


零九年的夏天,离十八岁结束还剩十八天的时候,我说,十八岁的时候说过,如果五年之后没有其他人,我就嫁给你。那个时候,离我们的约定刚过一年,我说要离开你,让彼此去看风景。


零九年的秋天,杭州。那年我跟学校去field trip,你坐火车来陪我。我们一起吃饭,一起游船,那一次在船上我们拍了一张合照,是划船的大叔拍的,大叔拍完说,姑娘小伙你们真般配呐。


壹零年的年初,广州。那日我们散步在我最爱的沙面,岛上的建筑都是殖民时期风格的建筑,我很喜欢。我们去了那个相亲圣地的星巴克,我在那里装淑女,我说,我们也当相亲好了。嗨,对面那位,你今年几岁?


壹零年的夏天,我穿越大半个中国走到你念书的城市。住在你住的校园里,去你复习的图书馆看书,去你的食堂吃饭,去你买肉夹馍的地方吃早餐。那个夏天我很快乐,即便大部分的时间没有你。只是,只是若你坚决一些,我就不会走了。可我还是走了,走的时候,动车窗外下起了大雨。


壹零年的冬天,每年都要回一次以前的校园里。拍拍照,走一走以前一起走过的路,看一看教学楼门口的那樟树。我真的想过,若有朝一日我们结婚一定要回到这里拍婚纱照,我也一直留着那套裙衫校服,可惜我想应该用不到了。


壹壹年的春天,北京。我实习,你穿越大半个中国,坐火车来陪我过周末。我们去吃两年前一起吃过的火锅,我们去逛两年前一起逛过的商场。然后你陪我去MAO听黄玠,听他唱起了我最爱的香格里拉。“香格里拉在哪里,让我们一起去找寻。”


壹壹年的初夏,徐州。我们在湖上坐船,爬山,看博物馆,做旅行该做的所有的事情,然后你戴着我的帽子拍照,我再责怪你拍得不好,永无休止的吵架,却又永无休止的嘲笑吵架。


壹壹年的初夏,淮北。我们去一起去参加朋友的婚礼,忙完就在这小城逛着,看小城市的街道,植物,车辆好像都有一些跟我们熟悉的地方不同的味道,你说很像你老家,你说小城市都一样,但是很生活。我突然开始怀疑生活在你那里是什么味道。


壹壹年的初夏,苏州。三年之后,终于一起去了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苏州。有朋友一起的旅行再欢乐不过,一起看风景,一起聊天,一起骑车,一起拍照。记得那次,朋友提醒我,我在你面前,变成她最讨厌的任性的女生。


壹壹年的初夏,上海。四年之后,我们终于可以如此轻松的面对我们永远也解释不清的关系,却又能如此享受的记住这一切。外滩三号发生过很多故事,包括有你的这一个。


壹壹年的夏天,琐碎的日子总算要告一段落,当我终于要去迎接新生活的时候,也是你在陪我做着一切的准备。未曾想过有一天要回来,有一天要在哪里重逢你,有一天要在哪里等你,可未曾想过的事情,很有可能就这样发生。


壹壹年的初秋,我终于要告别这个地方,你回来了,我却离开了。那些冥冥中注定无法长久的相聚,也许才是老天擅自做的决定。而因为分离的一切错误都是可以原谅的,你可曾牵别人的手,走过我们熟悉的一起走过的街道?


壹二年的夏天,我回来了。我告诉你,再等我一阵,我就可以安安心心的回来跟你呆在一起。我告诉你,我不想故事再这样发展下去而永远都没有结果。你答应了,却放弃了。我们的故事最终还是终结在这里,我想我也不知道何时会再回去,你何时会再离开。

————————————————————————————————————————————————————————————

拿图片写完故事,才发现自己终于有勇气说再见。 最后是我给你的祝福,希望你幸福快乐。这也许才是我想看到的结果。那些彼此伤害的日子,是时候告一个段落,一了百了。这些并不希望你去忘记,希望你记住这些人,然后对下一个人好。我再也不会嫉妒,也不会吃醋你跟别的妹子在一起,只是希望你不要去伤害别人了。

十二岁的我写过一首诗,现在安慰了二十二岁的我,然后送给你。

我知道
自己其实很坚强
心再痛
也不会放弃最初的梦想
一次次谎言让我一天天长大
终于明白
这个世界只允许流浪

别担心
你的背叛会给我多大的伤
你飞吧
去你想去的地方
其实路也可以孤身去闯
忘记过去
因为有新的希望

于是,我也终于可以说出这些年这些感触,如实,如心。感觉自己内心有什么东西彻彻底底改变了,高二之后第一次觉得人生观世界观有了不同。我的朋友们现在很开心我终于可以不把自己埋葬在自己的青春里,终于捡起了之前丢掉的节操和理想。兔子要发威,我想这些能量,也是你给我的。打击往往不是坏事,焉知非福。每一次,我都可以从中学习到新的东西。

只是,如果有平行世界,希望那个世界里的我和你,永远幸福快乐的在一起。如果这一切是真的,那么,我好羡慕他们。

最后,谢谢你,让我一夜长大。

七夕快乐,老朋友。

清晨笔记

并不是故意熬夜,而是假装自己已经起床。5:30,收拾完心情,打完电话,便决定开始新的一天。在沉寂的状态里太久,我确实需要新的能量了。第一个改变就是拿起了德语书,想重拾我学过的那么一点点德语。之前声张自己已经放弃德语,回到维也纳几日,又想重拾。总得给自己一点希望,活在这里。读了几句,彻底不记得我之前有学过。果然学了不用就是浪费,今天开始我要每天都说一句新的。才发现billy来探望我那天想努力给房东说明这是我弟弟的时候我费了多大努力,然后发现不过是德语书第一章的内容。这…情何以堪。瞬间又觉得绝望,便想打开电脑码字。果然码字可以让我寻得一些开心,若想有一日转行,我想码农也许也是不错的选择。(不是码代码的,代码太难。)

昨日读到一文,说不要跟消耗你的人打交道,期间提到一个总是在抱怨的例子,便发现,自己已然变成这种让人讨厌的人。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天一同学会跟我说在各种综合因素的考虑下,我是一个为负值的妹子。果然是负能量太多,残害自己,影响别人。虽然,我也曾经消耗在各种奇人奇事上,但那些现在回头看,都是如此不值得一提。

昨夜和在芬兰机场转机的老友发微信,彼此间聊到了不少不多聊的话题。才发现老友其实是一绝世好人,和妹子也终相得益彰,幸福快乐在美帝生活着。彼此聊到生活里遇到的各种奇人奇事,才发现出国之后大家总会碰到一些很奇怪的人,抱怨间只得说自己活得太正常不容易,遂想,也许在别人眼里你也是一朵奇葩,这事儿你永远不会知道。如同你永远不会知道谁来访问你的校内页面,只为跟室友说,我给你看个奇葩。但没关系,每个人自己生活得舒服就行了,不用消耗自己在这样无厘头的世界里太多。

好歹还有老友们,这是最让彼此感觉安稳的存在。几句鼓励,几句安慰,也许不是那么及时,但也永远那么深入人心。就算你一个人,也不会觉那样孤单。再打个电话给想念你的人,即便言语间没有半点想念,却也知道彼此在为更好的人生而奋斗,何尝不是最大的安慰。

再无聊的时候,我就去打游戏。一盘三国杀,运气+智慧,检验完毕,豆瓣上看个小说,吃顿饭,又可以去干正经事了。虽然常常正经事干得并不顺利,画好的图面临被删掉的危险,收到的钱也面临被退的危险,但这风险如同找男人,也许你努力培养精心照顾,但最后还是要退货。人生的妙不就在这无常里么。

你不会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就像刚刚得知的高中同校不同班的某位同学已经和我们阴阳相隔,我们却不知道事情与真相,只知道他自杀了。我并不认识这位同学,跟他也没有交情。但不知为何仍然觉得一阵伤感。去看他的校内,最后一条更新停留在了二年前,最后一条留言是去年,有同学说,天堂的你是不是也要毕业了。再往前翻,是他说的自己看不清自己,有点癫狂的迷茫状态。可是同学,什么样的迷茫让你想如此草率结束自己生命?明明你之前还在说,希望自己越变越好的。真不知道活在长沙还有什么好让你想不通的,也许你期待一个更广的世界,但同学,若是期待,不应该自己来看看么,何必这般离去。

想起我曾经被亲近的人下定论,说如果有一天我的生活里没有了刺激和冲动,我也许就没有活下来的理由了。然后定了定神,他看着我特别坦诚的说,“你要是有一天去自杀了我也不会惊讶的。”然后我也惊讶他说的这般话,想起多年前曾定论自己要向三毛学习在最美的年岁结束生命从而让你们记住我最美好的样子。而现在却对死亡产生畏惧。然后我定了定神,跟他说,”我想自杀也是需要冲动的,既然有冲动自杀,应该也有冲动去做别的事情。”这是一种悖论,我还没有活到我最美好的样子,又怎么能这样结束。

而最美好的时代,永远在过去。那最美时代里最美的你,早就已经变成了现在的你。那又何必去结束它?与其说不要消耗别人,更应该不要消耗自己。

每日好好活着,好好吃饭,睡觉,做该做和不该做的各种事,已是幸福罢。

PRATER TOWER

还差好多篇,我想我需要足够的心情来补完那些零碎的日子。暂且就按照今天的第七十五篇来吧。

模模糊糊中,已然八月初,日子过得太快,都来不及梳理心情就已经需要急急忙忙了。夏夜睡得很浅,七点的时候,还在怀念长发。沉睡一日,睡醒已是傍晚,喝茶,洗澡,收拾屋子,便想出门去喝一杯。想着买了周票的地铁,却还没来得及感受维也纳的夏日,便一车坐到了普拉特公园。

已经是第几次普拉特,记不清了。在维也纳的日子越长,越模糊那些熟悉或者不熟悉的地方。朋友本来在这边做DJ,却因为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被暂停营业了。但夏日的普拉特,虽然已经九点,但还是非常热闹。每个人都穿得像是童话世界里的小精灵,游乐场是他们的天堂,是他们感受色彩的地方。

十点,普拉特却依然很热闹。

夏天的维也纳果然不一样,今天已经算很热了,三十来度,夹层的裙子也不会显得很热。普拉特的草地上躺着一些在夏日睡觉的人,还有一些在喝酒聊天的人。朋友说三十多度的气温已经让他不知如何对付了,遂想起三十度在长沙来说算是多么温和的夏夜呐。不过维也纳的夏日完全没有空调,这一点也让习惯睡在空调房里的我依然太适应。

被欢乐的气氛所影响,便想玩玩什么游乐设施寻找刺激。那些自己也怕的东西,玩起来才觉得有意思。于是眼睛里最大最高的这个大秋千,就入了我的双眼。朋友一直在耳边嚷嚷说不敢去,但我坚持要去,也便只作陪。回来才知道,那个117M的秋千叫Prater Tower,是世界上最大的chairoplane,太帅气了。在最高处大概会转个5分钟,速度很缓慢,然后在逐渐下降的过程里,速度最快可达到60km/h,是维也纳普拉特公园最刺激的项目之一。没想到维也纳的普拉特公园,不仅有全世界最老的摩天轮,还有全世界最大的旋转飞椅。

贴张图吧,不是我拍的,google到的,维也纳最高的chairoplane,prater tower~

一阵尖叫活下来,再一杯啤酒定神,也算游乐场的欢乐一日。

夏夜的第一杯mojito

我想我这辈子一定要去一次古巴。不为别的,就为mojito的来源地,虽然还有点争议。

据说大文豪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居住于夏湾拿(Havana)期间,经常到一间名为「La Bodeguita del Medio」的酒吧,而且指定要喝Mojito,还在酒吧里留下签名作为纪念。关于Mojito的起源有很多,也颇具争议性,但一般相信是原自古巴。其中一种说法是源自16世纪英国海盗Richard Drake,他将廉价的Aguardiente酒、糖、青柠、薄荷等混合起来,取名「El Draque」,其制作材料,被视为Mojito的原型。如果这个传说是真的话,Mojito堪称史上最早出现的鸡尾酒。但现在一般都用莱姆酒(rum)制作。

我对酒的基本知识,应该是来自YY,某一次我们聊起了啤酒,于是他给我普及了各种酒知识,从那之后知道了传说中的鸡尾酒原来是各种调酒,于是也想自己有一天学会调酒。但这个想法基本止于想法,而毫无行动。差不多两年前,第一次去club,身边的在意大利读书的朋友给我建议了这杯mojito,就成了我的首次鸡尾酒之旅。然后一下就爱上了。

有人说,喝酒喝的是心情和气氛。调酒好不好喝,除了调酒师,也跟这些有关系。那一次在上海,去了一次就爱上的club,是外滩三号。记得那个bar有全外滩最外滩的view,有AASH里最热爱的朋友和老师,于是成就了那次party里最快乐的我和最爱喝的酒。此后两次路过上海,都一定要去外滩三号尝尝最爱的最初的Mojito,我想以后再去也一定会再去那里的。夏夜的风吹着外滩的摩天大楼,坐在七楼的酒吧,看外滩里熙熙攘攘的人群,跟朋友聊聊人生聊聊理想,再惬意不过。

在那之后,就开始流连于全世界各地的bar,想尝遍全球的Mojito酒。很记得,在布拉柴维尔,刚果的河边,朋友说这应该是全城最贵最好的bar,于是我点了一杯mojito,老板竟然没有加冰糖,而给我加了一堆白砂糖…再然后,就来欧洲了。朋友常常喜欢相约于各种酒吧,于是我也常常点mojito,尝遍各种酒吧的mojito之后,对mojito的味道也有了自己的一番评分准则。

夏夜,不想死宅在家,于是跑到楼下的bar喝一杯。我家住的区域是维也纳的一片老居民区,房子基本是十八十九世纪的居民住宅,这一片区域喝酒的也都是中老年人,连bar里都不见年轻人的踪影。看个奥运转播,喝杯mojito,晕乎乎回家安睡。

结束这一日。

如习惯,配个图吧,不是我拍的,最爱薄荷朗姆moji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