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场欧洲杯法国队输球了

有帮人,从2001到现在,就没有改变过。初中的时候,他们带我去唱歌,然后开个房间给我做作业,因为大家都等着抄。高中的时候,他们接我过年出去通宵,却在12点的时候把我送回家。大学的时候,他们踢足球喊我去加油,踢完不忘慰劳我请我恰夜宵。去年,我影展的活动,他们每个人都来了一个不落。这帮人一直也都是我所有的朋友中最不学无术的,但这帮人一直都是最够朋友的。现在我亲爱的J也在他们的行列中,我跟J总是不知道何时就总是这么的步调一致,搞得BB在调侃我们两个雌雄同体越长越像。

在J家坐到12点多钟,终于等到BB电话,于是我们来到了天马网络。才知道网吧也有包厢,还可以K歌打麻将打PS2。太高级了。当然也可以看电视,足球赛大概这段时间的中心主题。但这样的网吧包厢着实改变了我对网吧的看法。陪民和J打完FIFA,买完夜宵,就开始陪他们看球。他们还一直很关心的问我会不会困,困就睡一下,却不知熬夜已经是我日常生活的主题曲。于是看球,他们都堵西班牙,我这个资深法国为球迷也什么都不敢说了。虽然西班牙赢球法国输得有点难看,但我还是很开心,因为他们赢钱了,做完吃夜宵吃得好好。吃完趟到早晨五点,打车回家睡觉。告别一下,下午再见。

虽然很不理解这帮人怎么可以这么多年都如此逍遥自在,但也很庆幸他们一直都在。虽然我看着看着球就忘记了吃药。

Author: stefana

"In the middle of introversion and extroversion; intuition for sure; in the middle of thinking and feeling; perception with a lots of wishes." I am happy free confused and lonely in the best way, it's miserable and magical. instagram:stefana_a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