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生活的无限可能

最近看到这类型的文章颇多,关于生活的无限可能。又想起前段时间和朋友的聊天,遂决定也说几个人的故事,与大家共勉之。

Rosanna,是生活在北方威尼斯阿姆斯特丹的马赛克设计师,有自己的工作室。当然,不是给照片打马赛克的,她用马赛克图案装饰世界。她会飞到全世界各个角落,只为那里出现的她从未见过的某种马赛克石材。她的作品遍布世界的每个小角落。她每年工作9个月,其余3个月在澳大利亚陪女儿。她比她老公大10岁,却看上去年轻了20岁。很巧的原因,她跟老公来广州采购马赛克的时候,我做过她的翻译。我记得,她特别钟爱镜子。她喜爱中国菜。

Allis,生活在维也纳周边的乡村里。周一到周五,她开40分钟的车,去市中心上班。她养着两条大狗,一黑一白。她还养着2只蜥蜴,2只变色龙,1只鳄鱼,2个乌龟,她说原本有十几只,只是因为一直要将房子的温度保持在夏天花钱太多,所以现在就这么几只。她家地下室是录音棚。她抽烟,吃素。她背上纹着2个爱丽丝,吊带背心上部分是个温暖的爱丽丝,她说是good one,然后突然她掀起衣服,我看到一个邪恶的爱丽丝,她说是bad one,她说话的时候,声音很甜。她男朋友是录音师,她家楼下就是录音室。她跟她男朋友在一起八年,常常为是否需要那张纸而争论。

April,生活在帝都高楼林立的CBD里。她是四月小姐,她是创作歌手,她唱歌的声音很好听,她写的歌也很好听。淡淡的,不用华丽的装饰,也不用炫技,就可以深深的唱到你心里。她不喜欢我在街上拉着她的手,她说这样太甜蜜像拉拉,可是她写给我的话却很她写的句子,可是她写给我的话却很甜蜜,如同她的歌词一样。她是各种护肤化妆品牌新产品的试用会员,家有一整面墙的瓶瓶罐罐。可其实不化妆的时候,比化妆的样子更好看。

YY,生活在广州节奏最缓慢的地方——西关。他喜欢吃南信的双皮奶,还有银记的肠粉,他说自己是地道的广州人。他曾经在日本工作,讲得一口流利日语,却因为经济危机公司的边缘化,不想自己人生被浪费,于是回国。他为了照顾父母,不愿意离开广州工作。他为了坚持理想,放弃了各种“看上去“很美好的工作。他很爱一个人,每天倒数他的等待。他拍照,却从不给自己拍照,也从不给人看他拍的照片。在我眼睛里,似乎没有他不懂的东西。他喜欢开玩笑,言语里常常夹带各种我不懂的中文GRE词汇。

Oli,生活在西班牙南部小城马拉加。他出生在英国,因为在澳大利亚的gap year,爱上了有温暖的海边城市。他想学习另外一门语言,却又想回到温暖的海边,所以他选择了西班牙。他喜欢黑头发的妹子,他说要连续date超过4个月以上的妹子,才能算作girlfriend,而他常常无法超过三个月。他的工作是软件工程师,他的梦想,除了妹子,还有,有一天他设计的软件,出现在App Store里。

这几天穿梭在一个我从来没有体验过的城市——洛杉矶,这里的城市是平的,这里只有高楼和平房,且高楼分布很集中。这里每个人都开车,这里的公共交通很不发达,跟我熟悉的维也纳比起来,这里更像是另外一个世界,尽管人们说着我更熟悉的语言,可我却觉得异常遥远。这个世界我不了解,这个世界我没来过。可几天之后,我跟着朋友的车,走遍了这里的海滩,大厦,平房,学校,我突然又觉得这个只能开车的城市变得无限美好起来。因为代步工具让我觉得这个城市变小了,它大,而包容一切。而小的城市不包容么?不,不是这样的,而是生活不一样,生活的可能性不一样。

我只是想说,这个世界有很多种生活,也有很多个梦想。这生活太大,无限可能,你想做什么都可以,只要去做就行了。总有一天,你会找到属于自己的生活方式的。

文/林小乔
2012年4月17日于洛杉矶

Hello USA, Hello CA, Hello LA

3天未合眼,你好美帝。
终于来到English Speaking country~
海关,巴士,迷路,怎么bug怎么来。
还好遇到TONY,还算lucky,一切顺利来到小熊家。
晚餐,谈话间,熟悉又陌生。
没有车寸步难行的城市,洛杉矶不如想象的美好。
或者我还没有看到全部。

晚安洛杉矶,早安维也纳,午安长沙。

誓言的有效期

去年,第一次听到杨小耀的《一个人的第一年》,觉得很喜欢,然后,在广州错过他的现场,一直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遗憾。现在偶然,又听到,感慨万千。有句歌词:“信誓旦旦发誓一起老去,可是他说了声抱歉。”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因为这句歌词,内心隐隐觉得伤。都明白,伤并不是因为歌词,而是那个已经远去的誓言。

想起很多年前看到的某个爱情故事,女主角要男主角发誓,爱她一辈子。男主角却摇摇头说:“一辈子什么的,太虚幻。我们现在二十来岁,假使我还可以活到七十来岁,那么,不如让我爱你五十年吧。”当时我就感动了,这男人,多实在。是啊,爱你爱一辈子,爱你爱到海枯石烂,爱你爱到地老天荒,这都是多么美妙的谎言。因为,我离开你或者不离开你,海也不会枯,石也不会烂,地也不会老,也不会天荒。那么,离开或者不离开,都一样了。那么,誓言也没有意义了。

我不知道故事的结局,男主角是不是跟女主角在一起了五十年,在一起到他们约定好的那一天。只是知道,这个世界很多人编织着永远,也辜负着永远。那么,一个誓言的有效期到底是多久呢?这个誓言游戏的规则太自私,需要两个人才能开始,却可以一个人结束。就像人人里的情侣空间,开通需要一个人申请,另一个人同意,而关闭任何一方都可以。那誓言的有效期也是这样的吧?宣誓的时候,需要两个人在一起,而放弃的时候,却只需要一个人的退出。

长大后被爱情伤过的人,往往后悔青春时代的时候没有早恋。学生时代的爱情往往很单纯,你只需要为我逃课,为我写诗,牵起手带我去逛街,带我去旅行,我便知这世上只有你待我最好,这世上只有你懂我的心,那无所畏惧的傻小子牵着那没心没肺的傻姑娘说,我要爱你到永远。可是永远是什么,永远在哪里,永远有多远,他们不知道,他们也不想知道,他们也不需要知道。誓言不是要一辈子在一起,而是下一次考完月考,给我买个娃娃。他们只知道牵起彼此的手,我的大手拉着你的小手,我的小手握紧你的大手,就可以走到那里。而那里有什么?那里有我们的未来,我们的世界,我们的幸福。

而时光渐长,人渐成熟,爱情便不再单纯的只是爱情,爱情需要现实支撑,需要誓言维护。可是,当誓言里说的未来逐渐清晰而现实时,争吵便开始。誓言里的永远似乎永远都是那么远,当一方开始犹豫,矛盾便逐渐愈烈,犹豫的这方会不断再暗示自己,这份感情一开始就是错误的,我们一开始就不合适,我们没有未来。当暗示的力量不断加大时,也就注定了离开与结束。而誓言,便从这一刻开始变质。而这,却还是继续暗示的结果,因为这本是就是错误的,我只是阻止错误的继续。可感情的世界,谁对谁错怎有解。于是他离开了她,她便觉得她们的小世界从此坍塌,她爱他这么多,他怎可以离开他。于是她离开了他,他便觉得他所追求的小未来从此失踪,他爱她这么多,她怎么可以这样结束。于是这个世界上便有了那么多伤心的怨男怨女,有了那么多因爱而伤的男男女女们,有了那么多,编织着永远,也辜负着永远的誓言们。

那誓言的有效期,到底是多久呢?想着想着,正在异地恋的朋友跑过来跟我聊天,便随口问句:“你觉得誓言的有效期是多久?”他想都没想就说:“我觉得说出来的都不靠谱。”想想也是,能说出来的誓言,大部分是讨人心欢喜的甜言蜜语,或者是被逼迫的。若是前者,甜言蜜语可以说很多次,那么,对象也许也就不止一个。若是后者,恋爱如同手中沙,握得越紧,流得越快,那么,有效期就更短了。

那么,恋爱中的人们,也许可以收起飘在空中的甜言蜜语,去脚踏实地的爱吧,也许,誓言会在不知不觉中持续有效。不过,马上就是愚人节,也许可以说说,不需要有效期的誓言。

原来你不恨我


去年夏天之后,生活改变了好多。人总是要一遍又一遍经历你并不想经历的事情,总是要忘记,和被迫忘记。或者总是要离开,或者被迫离开。时间会在不知不觉中带走你们的悲伤和回忆,也会在不知不觉中渗入你的身体。好久不见,春天快乐。我真的很意外原来你不恨我,从来不删照片的我,曾经删过所有关于你的照片,删过日志。以为再也找不回的记忆其实也一直在,过了这么久,依然是最后那句,祝你幸福。晚安北京,晚安曾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