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问我,为什么不爱维也纳

今天final完,因为不敢回去睡觉,所以决定跟思思去看传说中的百水公寓。确实很让人心水,百水先生的童话世界,当它突然展现在眼前的时候,觉得心情无比好。然后,我们去了百水公寓里的艺术咖啡。然后我突然觉得,其实维也纳人的生活中,一个午后的咖啡,这一部分,我是十分十分喜欢的。这里很自由,这里也很悠闲,我喜欢这样的生活。可是思思却说,他很想成为创造这种生活的人。果然,我的能量不如他正面。

而后从百水公寓出来,坐tram 1,思思说有一站就是studio门口,但是我却从来不知道那广场的名字。于是才发现,我从来没有用心感受过这个城市,然后突然我说:
——“我觉得维也纳就像是一个不太喜欢的男朋友,因为知道总有一天要离开,所以也懒得对他用心了。”
——“可是这个男朋友很帅,也很有内涵啊,为什么没有爱上呢?”
——“因为开始得莫名其妙,没有动过心,所以也不想太用情。”

下午的讨论就到这,然后就在思思对我的嫌弃中结束了。我认识的所有短暂经历过维也纳这个男朋友的人,都很喜欢他。都很羡慕我,因为我要跟他在一起很久。突然想到谈恋爱的理论:“既然这么帅,又得再一起这么长时间,干嘛不好好爱呢?即便真的爱上了也不会受伤啊,或者,受伤也是值得的,因为有美好的回忆。”于是,我说服了自己,决定要慢慢爱上这里。

变态是个中性词

“必须承认,乌托邦里的生活会单调枯燥得受不了。参差多样,乃是幸福的本源。”——罗素。

半年前的时候,有一天,路过五一路的时候,我看到有个交警在车水马龙的街头,坐在自己的小亭子里,看着杂志。我突然觉得这一幕很有感,这交警叔叔真变态。便想起曾经在书里学到的毛主席去菜场看书锻炼注意力的故事,变又觉得这是一种变态的方式。半年前的时候,认识一个人,自觉自己“变态”是褒义,是自己与众不同的表现点。现在呢,自己每天做着自己觉得“变态”的project,觉得完成这样的project我也需要开始“变态”地思考一些东西,就又开始想讨论一下这个词。

生物课本里,变态是个中性词,甚至有点褒义的意思吧——因为如果没有变态,估计世界到现在还只是一个细胞;在文学世界里,心理变态是个宠儿——所以有恋母的俄底普斯,有抑郁的哈姆雷特,有妄想症的堂吉珂德,这些有着最严重心理疾病的人占据着世界上最著名的文学人物走廊;在画家眼里,变态是种激情难舍的盛况——所以才有像幼儿园大班小朋友那样成天画色块和线条的米罗,让女人在画面上支离破碎的毕加索,有不管什么东西都朝丑陋方向发展的八大山人,有狂躁的梵高割掉自己的耳朵送给妓女。这么看,变态这个特性,在艺术的领域有着它独特的意义。优秀的艺术,总会有那么一些变态。而变态的主体,通常是那么的深不可测。

这几天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存在即合理。那么,有病是正常的生存状态。记得曾经看到过一个关于健康的调查,这个世界上只有不超过5%的人是完全身心健康的。那么,亚健康,或者有点“变态”的我,也并不奇怪。亦或许,其实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有着或多或少变态的潜质吧。这个社会太不安定,出国以前看到国外各种校园枪杀,抢劫强奸;出国以后看到国内各种不“和谐”新闻,整个社会充斥着压力压迫,很多人受到挫折而选择自杀的消息。但又不得不承认,这是这个真实世界的一个部分。当然,更多的时候,我们愿意去电影的世界里,看这个世界的阴暗面。电影,往往有足够的权利去吸纳这些真相中的人性,再把这些心理疾病展现给我们看。曾经有两部片子让我觉得绝望,一部是《幸福》,一部是《梦的安魂曲》,感觉所有的欲望都消失了,只剩下永无止境的“变态”心境。而这些,阴暗的,带有心理疾病电影,也许会让“正常”生活里的你和我感到庆幸,觉得自己的生活中还有阳光;又或者,这会让你或我,觉得警惕。

又或许,真的每个人心中都有阴暗的地方,而那些阴暗,那些变态,为创作提供了丰富的人性样本,提供了重要的灵感来源。深入黑暗,也许你才能真正了解这个世界。那么,我现在做的“变态”project是什么?是一种美,而它是阴暗的。它是生物,是变化,是细部,是这个世界你忽略掉的魅力部分,但,这是真实的。我所做的一切创作,都是将这个真实的“变态”美挖掘出来,给人看。那么,我需要精神分裂的来做这些么?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希区柯克曾经用他天才的镜头语言拍出了《惊魂记》中“变态的”的杀人犯;《七宗罪》里人物心理“变态的”的描写,揭示了人类精神崩溃的真实画面;蒂姆波顿这个哥特狂人,如天才般神经质地为人类展示自己的脆弱。那么,现在如此懦弱而“变态”的我,是不是可以越懦弱,越强大。

生活中阳光灿烂的一面变得越来越小的时候,我逐渐觉得自己处在濒临崩溃的“变态”状况里,跟得了心灵疾病一样。却又只能自己安慰自己——这个世界如果有心理疾病,很多天才导演和伟大的电影将失去立足的土壤,我们也体会不到那种心理折磨造成的惊恐和绝望,那么,也就没有因为恐惧而绝望的时候,创造的“变态”美。

那些年,我的青春被狗吃了

  看了那些年,眼泪哗啦啦流了好久。跟EASON打电话,哭了好久。
  哭,只是因为,好想重新活一次。最近真的很不开心,自己把自己困在自己的圈套里恶性循环。每当看到这些跟回忆有关的东西,我就会难过得想,我的青春,我的现在,根本就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我的人生就是在一个又一个的后悔里组成的。
  情绪平复之后,我决定来写这篇blog,我知道,这一定不会是影评,因为我根本不在乎电影。电影,不过是九把刀的青春。他是何等幸运,能将自己这么热血的青春写成故事,给每一个人看。想起初中毕业的时候,也曾经想把跟芷渔,跟J的故事写成小说,但那本BEEN THERE DONE THAT就写了个开头,根本就没有写完。高中毕业的时候,因为成绩差,读高中期间又各种乱七八糟的想法产生过很多,于是毕业的时候我坚持认为那是我人生中最糟糕的一段日子。于是,也便没有要将那段糟糕的日子变成小说的想法了。再往后一点,大学生活根本就不算大学生活,根本没有我爱跟爱我的那些人。

  回忆起我曾经也是个很热血的人。我们班是分小团体特别明显的班,成绩好的一拨人。成绩不好的一拨人。我呢,就是那个跟班里成绩差的出去打球唱歌,跟班里成绩好的考完试对答案。当然,还有一个人跟我一样,那人就是J。基本上,我们从来不标榜自己是哪一拨的人,但基本上每次活动都少不了我们。现在看来,J绝对是我青春时光里对我影响最深的人。我们俩的感情,绝对是兄弟之情,不,也有人说是姐妹。总之就是跟爱情无关的意思。可是稚嫩的我曾经一度觉得我的初恋是献给了J的。那时候也会在午休的时候去公用电话亭给他打电话,骑车去他家的巷子门口为了跟他偶遇,看完他喜欢的作者的所有的书,然后一起上自习,一起打扫卫生。他也会在下课之后骑车送一程不顺路的我,或者在周末不想做作业的时候打电话给我来堡电话粥,后来,连我妈都能听出他的声音了(那时候手机还不是很普及,我们都只能打家里电话联系对方,以至于我现在还能背出来他家里的号码)。
  印象最深的两慕,一个是某一次我们跟另外一个好朋友去蛋糕店喝奶昔,中午的时候。喝完我们就开始聊天,然后趴在桌子上午休。然后不记得是谁的提议,我们就开始唱起了情歌。一首接一首。然后唱着唱着,他就在桌子底下牵起来我的手。哇,牵手这种事情,在初中生的眼里,已经是暧昧到不能再暧昧的举动。那天握得好紧好紧,但却什么都没有说。我们都心照不宣吧大概。还记得那天从蛋糕店出来,在门口遇到了班上的一个八婆,就开始回去宣传我跟J在一起的谣言。当然,因为他太风骚暧昧对象必须不止一个,所以肯定也就是一阵风的事情,过去了。另外,是某一次月考之后,他骑车,我骑车,骑到烈士公园的分叉路口,我们停下来聊了好久。然后我们面对面同时转换话题地问对方:“喂,为什么大家都说我们在一起啊?”然后,又几乎是同一时间回答了同样的话:“靠,我怎么可能那么没眼光要跟你在一起啊.”然后我们都笑了。我还记得那天回家的路上觉得很开心,一直都在笑。因为,从那句玩笑话的答案里,我已经知道了他喜欢我。我笑,只是在笑我们之间的默契。那时候真的很默契,几乎是我说上半句话,他一定可以接下半句。我哼一首歌的前半段,他哼下面半段。他写诗的第一章,我写第二章。就这么,过了好久好久。
  当然,这样的故事里,肯定主角不止我们两个人。我不是沈佳宜,也没有她漂亮,那这样的故事里肯定还有很多很多像我这样的女生,像J这样的男生,伴随着我们的青春,一起走完了那段日子。再然后,初中就毕业了。快毕业那会儿我实在无法忍受跟J的各种绯闻,已经到让我承受不能得程度了。于是我找了个特二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我接受了另外一个男生的表白。于是我的初恋就这么没了,而我的初恋不是J。当然我跟这个男生在一起的时间不长,读高中了就又分手了。那年他去了另外一个高中,谁叫他成绩差没考上我们学校。然后,从那一年开始,一直到现在,我们的减免次数基本上都控制在每年一次。
  高二上的时候,以为自己要出国,就觉得,怎么着出国之前也要跟J说一次这事吧,至少让彼此不遗憾。然后还特别少女的买了一本类似几米漫画的书,那本书叫《想念你》,还在书里写满了当年跟他的故事。结果,在我出国这个事情还没影之前,就知道他有喜欢的妹子了。而我的第一反应是——“你TMD的怎么还不去追?!”那一瞬间我才意识到,原来这么多年,我真的只是他哥们而已。瞬间觉得当年以为自己那么喜欢他这事情有多二逼。根本就不是爱情。那爱情是什么?我打赌那个年龄的我们一定不知道。于是,我再也不幻想我要跟J说什么了,那本书也被我藏在了书柜的最里面。还有那年写过的好多字。记得那时候梁静茹出了一首歌叫《我还记得》,第一次听我就哭得稀里哗啦。不知道十年之后,我们再遇到会怎么样。但其实,根本不要十年。到现在为止,我们都没有互相探讨过,当年到底有没有喜欢过彼此的这个问题。只是时过境迁到现在,我们不会再问,你喜欢我么,这样的问题,而是直接说,我爱你。虽然那并不是爱情。而最幸运的事情就是,我们从来没有在一起过。
  高二下的时候,我开始喜欢其他的人。那时候班里有个帅气的男生叫W。他跟J是我在整个中学阶段唯一承认过我主动喜欢过的男生,今天在跟Eason总结的时候,还在说,他们两个的唯一特点就是——都会写诗。然后,Eason说,“我也会写啊。”其实我是记得的。我还记得那时候为了锻炼自己跟W的对诗水平,每天找Eason练习押韵。那时候已经开始写博客了,好多稚嫩的诗句其实可以在博客里找到证据。前段时间写过一篇跟诗歌有关的文章,还在里面提到过这个事情。关于W同学的某一句,我至今没有对上的诗。噢,不,其实还有一个共同点,因为我都跟他俩写过交换日记。跟J的交换日记写了初三的整整一个学期。然后W的故事如同青春里的任何一个短暂而美好的小插曲一样,只有很短很短的一段时间。那本交换日记,其实只交换了一次。然后因为傲慢骄傲的W同学说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所以不可以再来喜欢我”这样的2B理由,我就被突然不理了。然后同样傲慢骄傲的我也觉得“你不理我我凭什么要来理你?!”于是我们就这样消失在彼此的青春中了好长一段时间。噢,并不是消失,而是故意视而不见而已。看吧,当年的青春,青春里的人们啊,是有多么幼稚而倔强。
  高二下的时候,因为忍受不了跟W的交换日记活动就这么无疾而终,于是觉得应该找个人继续写。于是我找了我的好哥们,当时年级大帅哥——小明。跟小明写的交换日记应该是青春里最长的。其实我当年多么希望我们能在这样无聊的交换日记中擦出一点火花什么的,可惜没有。事实证明,不管这个男生再帅,哥们永远都只能是哥们而已,是没有发展前途的。我跟小明的搞笑交换日记一直写到高三,停了一段时间,大一还继续过。整整写了3个本子。那时候每周给Eason分享我跟小明的交换日记是我们每周的固定活动——嗯,我们俩写的东西,可以贴出来给所有的人看。暧昧?!一点关系都没有。
  再后来,因为出国没有出得成,我也被迫高三了。高三的时候,因为成绩不好嘛,就想找个成绩好的男生来帮我。当时Lichee是班里成绩好的男生中对妹子最亲切的一个(注意:只有妹子),大部分情况下妹子去问问题,他都能耐心解答。于是觉得不错,就也开始烦他了。当时他的暧昧对象,那叫一个多啊。估计一个手是数不过来的。他嘛,虽然不帅,但是成绩好啊。念书的时候,成绩好的男生,是相当有市场的。当然我一点儿不介意,为什么呢?因为我不喜欢他。我只是想找他问问题而以。于是不喜欢他的我,就去跟班主任说,我要跟Lichee坐在附近,方便我问问题。班主任是个很八卦的人,我后来才知道。当时估计他只是喜欢我,所以同意了我莫名其妙的请求。我那时候是真的笨啊,一道题真的要讲好几遍我才能听明白。然后,因为我们住得很近,又开始一起放学回家。再然后,虽然我对他没有兴趣,但他开始对我有兴趣了。那时候真心是骚扰啊。我们高中很苦的,很多很多的作业,成绩好的同学可以在晚自习的时候就把当天的晚自习就完成学习任务,但成绩不好又想努力读书的人,比如我,只能很苦的在晚自习结束之后接着回去熬夜做作业。可是!同时还要面对那成绩好回去没事情做的男生的各种骚扰。关于这一点,我至今都很恨他。然后我就不理他了,心里想:“MD,成绩好的又不止你一个,不问你。”于是我换了座位,同桌是数学课代表,也是那种超级nice的男生,所以好长一段时间,我就没有再找过他,也不跟他一起回家。可是,人心就是犯贱啊。虽然他依然有很多暧昧对象来问他问题,但是,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啊。有一天,他开始追我,很明显的吧。竟然极端到,除了我,在班上跟哪个女生都不说话。然后,成绩也退步了。成绩好的学生成绩退步这可是头等大事,于是班主任就开始家访,班级其他同学就开始各种八卦。最忍无可忍的事是,班主任把我叫到办公室谈话,说:“那个谁最近状态不太好啊,我看你跟他关系这么好,你多开导开导他啊。”好吧,我当时心里想,理一下又不会怎么样对吧。于是,我又开始理他。再然后,再然后然后,故事就变得很寻常而普通了,当有一天Eason跟我说我提到Lichee的次数已经在我们的谈话中变得每天一次的时候,班主任你成功了。毕业的时候,我依然成绩不好,他也依然成绩好,他去了我最想去的大学,我接受了他的表白。你以为,青春就该这样,这是很美好的结局了是吧?不,永远没有你想象得那么好。
  九把刀说得对:“青春最残酷的部分就是,同龄的女生总比男生成熟,而这样的成熟,没有一个男生招架得住。”他除了成绩好,别的都很幼稚。而成绩好,在进大学以后就变得不那么重要了。于是,我们越来越远,于是,我们分手了。但是,他是最喜欢过我的人吧。今天看电影的时候,看到这句台词:“被你喜欢过,就很难觉得别人有够喜欢我吧。”瞬间被击中。我想,这是我迄今为止最认真谈过的恋爱吧。过了那些年,我觉得我的青春也就这样没了。后来的那些人,不过是你的影子。可是,总是还有下一个,足够喜欢我的人吧。就像沈佳宜总是会嫁给谁谁谁,柯景腾也总是要结婚的吧。只是,看婚礼一幕的时候,哭得好伤感好伤感,不知道当我看到“曾经冒雨送我回家的你,今天结婚”的那一刻,会不会有勇气写下“新婚快乐,我的青春”八个大字。

  好了,我的青春流水账写完了。想起前段时间很流行的话:你,不约会,不谈恋爱,不出去玩,不喝酒,不逛街,不疯,不闹,不叛逆,不追星,不暗恋,不表白,不聚会,不K歌,不撒野,因为,你,要学习——请问你的青春被狗吃了么?然后,我的青春虽然什么都有,但为什么我还是觉得被狗吃了?!
  最后,上个图吧,这是已经没有了青春的我,在被狗吃了的校园里,怀念曾经。也感谢所有喜欢过我,跟被我喜欢过的人。祝福我们都好。即便,我们还春着,却再也不青了。且行且珍惜。

Party! Party!

派对是英文Party的音译,英文为“get together、by invitation、for pleasure”,它说明派对应具备三要素,首先派对是个聚会,其次派对要有个主人,最后指出了派对能制造欢乐。派对其实是历史产物,它的历史甚至可以追溯到远古时代——古时候,一大堆人聚集在一起,观看有表演性质的宗教仪式,或者在分食兽肉之前围着篝火高高兴兴地唱歌跳舞,这就是派对的前身。从法国路易十四时期开始的宫廷舞会开始,各种聚会就开始风靡世界,而后奢华派对达到了一个高峰,现在派对则又渐渐走向了大众。

其实,出国之前我就多少有了解到西方人是有多么热爱Party Party的。不论是跟以前的外教在一起玩,还是在Summer School的时候跟外国同学一起疯,或者出国旅游的时候,晚上的唯一活动就是去找个Pub Party Party等等。短暂的Party Party生活让我觉得很享受其中,甚至夏天的时候,在长沙也开始去Pub跳舞喝酒。我享受站在人群中舞蹈的片刻,那样的瞬间我觉得我不是我,是另外一个人。人都是需要偶尔的疯狂的。于是,出国之前我以为我之后会是Party Queen之类的类型,来之前还很serious的考虑是不是应该找个时间好好重新捡起我那微不足道的Jazz功底。

可是呢,当我真正生活在西方之后,一切事情的发展,都不是我想的那样。刚来维也纳那会儿,情绪比较低落。所以对我flatmate的德国妹子邀请的各种Party都没太大兴致。他们这群交流学生通常是现在我们住的那个宿舍楼的公共活动室里,每个人准备一点饮料还有吃的,然后一直坐在公共活动室里聊天,然后聊到晚上十点公共活动室关门,他们就开始去楼下找开门pub喝酒,一直high到两三点回来。这样性质的party,一般是固定的一群人。然后基本上每周一次,时间不定。开始的时候我也参与过,但大部分的时候他们讲德语,偶尔一两个人会跟我聊上几句英语,无非总是重复一样的内容,学什么,哪里来的,学校好不好玩之类。时间久了我就开始拒绝。后来因为我总是拒绝,就没有再参与。

再拿studio说事。我们studio现在还没太形成成天Party! Party的气氛,想起学长说他们当年的时候,就是那么一群人,十来个吧。每天在studio也是这群人,吃饭也是这群人,去party也是这群人,真是不知道有什么好聊的。我估计我们studio going out的情况也是这样,所以我依然没什么兴趣。然后我们班还有几个中国同学,因为各种老朋友或恋爱关系,他们更加喜欢彼此粘在一起,当然中国人的聚会至少我感觉还是多多少少有意思一些,但同样因为一开始我的拒绝,我也就没有再参与过,他们之后的活动我也便不太了解,只知偶尔能在课堂上碰见,但做个好同学,相安无事也罢。也听说他们会举办一些派对,大部分情况是去某人家做饭,然后一堆人吃得乐呵乐呵的,这大概就是在国外的中国留学生喜欢的派对现状。

我都觉得不好玩,我实在是无法忍受同样的几张脸每天在不同的情况下看见,聊一样的话题,未免略显无聊跟寂寞。于是我开始在维也纳寻找一些多元化的生活。于是我去参加过一些local的派对聚会,去认识一些当地人,跟他们聊聊自己,聊聊维也纳,但去过一两次之后,还是觉得没太多意思。在维也纳的时候,有空不如宅在家里睡觉。实在不能理解每次party就是聊啊聊啊聊,有那么多话说么。

不过,存在即合理。我不理解,不过是一种文化冲突。西方人的派对文化,其实是他们的一种交流文化。想起传播学的一句名言——“Communication is culture,culture is communication!”于是我渐渐开始认为,派对文化应该是一种令人和平与快乐的文化,一种传播和平与快乐的文化。这是好东西,为何我要排斥?!后来才发现,其实是心境问题。

其实我在旅游的时候,是很喜欢party的。不管是在西班牙跟着我可爱的host妹子到处吃吃喝喝,还是在德国跟着音乐家朋友在各种欢歌笑语的party,我都是很享受,并且一点都不觉得无聊的。可是一旦回到维也纳,我的心境就回到了“学生”状态,一想到有无数鸭梨,就开始没有心情party了。所以我决心改变这个状况,让自己在维也纳也轻松起来。所以,今天,要出门去party啦!

从SNS网站回到博客

不好好学习,不如来写博客。

做了一个郑重的决定,从今天开始,履行2010年3月份跟辰的讨论,决定坚持写1年博客,貌似从那个时候开始,辰坚持了1年…虽然我知道一定会有很多困难,比如有时候不能上网什么的,但每天花半个小时来写东西对现在这种状态的我来说真是非常必要。2010年认真写博客的时候觉得自己都充满好多力量,现在又懒又消极。这几天熬夜熬到内伤,才意识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其实觉也睡了,Project也做了,旅游也旅了,却都不知道自己收获了什么。为啥?因为我从来没有记录。域名又续期了1年,却意识到去年只写了20篇博客,我去年旅游过的地方都不止20个,怎么可以只写了20篇?!我太懒了。

沉溺于各种SNS网站,校内,豆瓣,微博,无聊的时候就上去刷一刷,一刷就好多个小时过去了。每次打开blog都想好好写,但都觉得自己没时间写。想起今年不记得看谁的年终总结,第一句话就是,我最怕自己说出来“没时间”这样的话了,这样的话绝对是借口。好吧,我来数落一下自己,从来到维也纳到现在,我给自己说没时间做的事情有————学德语/画画/写博客/看书。总是跟自己说,project做完了再来做这些吧,但是project你永远也做不完,到头来N头空。

跟大勇聊天,看她写的博客里这样的话,“其实我们都输得起,什么都输掉的时候,至少,我们还有未来。未来不知道怎么样,但是至少我们能努力去影响它。总有一天,我们都能强大到什么都无法扰乱我们内心的平和的。”那好吧,从现在开始也尽情做自己想做的,努力去影响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