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the way to Germany

德国之行,不像西班牙,这一次一定要写东西记录点什么。

20号早晨,因为怕睡过头拿不到签证,干脆通宵写postcard,聊视频,不干正经事只为早上可以顺利拿到签证。终于拿到签证,办了手机卡,去败了一件毛衣,回家收拾完屋子,寄掉明信片,出发!

本想去westbanhof赶下午2点40分的直达,却错过了。无奈下一班需要在萨尔斯堡换车,但也没有别的选择了。在启程的时候给Eason打了电话,告诉她我很想她。然后在OEBB的火车上迷迷糊糊,伴随着奥地利渐渐昏沉下去的乡村风光就这么华丽丽的睡着了…待我睡醒已是天黑,车外几乎见不到灯光。偶尔见到一些零星的灯光在山丛中,据我判断估计是墓地。维也纳的S-bann到机场的路上,也会经过一片墓地,不知道为什么其实很想拍一套关于墓地和亡灵的照片,因为从来没有见到人涉及这样的题材,但想起这估计是禁忌,于是这个想法也就始于腹稿很久了。其实我真的有很多很多很多很多的拍片的想法,当然他们仍然在我心中,而我只是需要去实践而已,行动行动行动,其实除了旅行这个事情,我干什么事情的行动力都很差的。

OEBB的火车在接近萨尔斯堡的的时候基本上就已经空了,这个时候搭乘火车的,其实多半是回家的人。当然也有不回家的工作狂么,还有像我这样的旅游狂们。TU的老朋友Martin就说圣诞他大概只会回家吃个饭,米子姐姐,思成,倩倩这种毫无压力的交换生也在欧洲大陆疯狂的游玩着。

如果你要问我,为什么是德国,其实挺没理由的。不过是说好跟小绿子一起的圣诞旅行,小绿子说她机票飞到法兰克福,哟,法兰克福在德国呢,那么我们就深度游德国吧。我比较喜欢,在一个地方逛很久。其实到此一游也有到此一游的意义,只是觉得这样的方式不太适合我,问小绿子是否接受用我的方式旅行,她说“没问题”,那么就跟着我couchsurfing吧,一路上遇到不同的人,遭遇不同的事情,你是否会觉得兴奋还有惊奇?不过德国的形成已经不算太遭遇陌生人的旅行了,不如西班牙的刺激。慕尼黑有90,斯图加特有翔爷,汉堡有在malaga认识的小帅哥Sabestian,莱比锡有全世界到处飞的Richard,柏林还有相约见到思婷…能与老友相见是开心且兴奋的,我喜欢计划好每一天会在哪里,但是从来不去计划当我在那里时,我要怎么走。不可能没有遗憾的,你不可能看到每一处值得看的地方,但是你享受着你看的过程,这不就是旅行的意义么。

可能我也是“享受派”,不是“暴走派”的。生活如美酒,要慢慢酿慢慢品味。即便对某座城市只能有匆匆一瞥的时间,我也希望我可以在某个建筑,或者某个店,或者某条大路上,“慢”下来那么一会儿,感受那么一会儿这座城市特有的味道。

当火车停在萨尔斯堡的时候,下车的我惊了。竟然在下大雪。由于维也纳今年反常的气候,我还没有看过欧洲的大雪呢。忍不住停在月台上,观望这于我来说的欧洲第一场雪。月台隐隐约约有一些积雪,即便也有人在地上玩弄着雪,大部分人也不过匆匆踏雪而过。我也一样,因为我只有9分钟转火车,由于这是第一次坐火车在欧洲旅行,再加上之前有过一次错过火车的经历,所以还蛮紧张的。当然,就算错过了又如何呢?这不过是人生中的小插曲。我们人生中,有太多插曲。

现在我坐在从萨尔斯堡到慕尼黑的火车上,对面有个金发妹子蜷缩在两人位的座椅上休息,左边有两对老夫妻在不断用我听不懂的奥地利德语聊着天(其实德国德语我也不懂),不远处有四个中国学生在组团旅行,身后有个印度哥哥在吃着他的晚餐。中欧时间晚上7点,窗外依然是厚厚的积雪,脱下羽绒服的我有那么一点点又冷又饿,但想起再多熬一会儿就可以见到90跟小绿子,还可以吃到90的金虾炒饭,我突然又觉得温暖而期待了起来。在陌生的地方,却有熟悉的人,真叫人心安。

2011-12-20 19:00
@RE79038 Salzburg-Muni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