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安,曾经

LEAVES IN THE FALL

你听/是什么声音来来回回旋转/仿佛讲述着一个很久以前的/我们如何与现实擦肩而过
你说/你从没那么完美/直道遇上并不完美的我/在千万遍重复的麻木茫然之后/留下的又是什么最真正让你感动的
打开装满回忆的背包/就算翻来翻去得到的只是苦涩/哪怕永远的只是落魄/最怕翻越那未知的峰

别哭/在被冷落的时候/就当仍然在三月的风中走过/写下生命的每道彩虹/遗忘/迷茫
你抛/弃了温暖的臂膀/只为填补那空白的梦/在一段一段充满悲欢交错背后

我想说
晚安北京/晚安曾经/孤单的身影从未真正安静/晚安北京/晚安曾经/何时再听到你的声音
晚安北京/晚安曾经/孤单的身影从未真正安静/晚安北京/晚安曾经/何时再听到你的声音

那将是最完美动听的歌

————反光镜《晚安,北京》

你知道,生活永远都是这样,你曾经那么念想的日子,当你真正得到了,你又开始念想其他的日子。永远都不满足,永远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什么。

这几天疯狂在听反光镜《晚安北京》,突然又想起去年秋天在北京的日子。想起某个人,想起某段时光,即便有不开心,但也可以远远祝福。好多事情就这么改变了,根本没有预想,根本来不及等待。为什么要等待?人生已经如此短暂,你都不知道你会不会活过下一秒,又何必为了一个未知的未来等待?丢掉所有的纪念,你以为你可以忘记,其实会远远的在心里装一个过滤器,时间久了,就过滤掉了不开心,剩下开心的慢慢品尝。

北京的秋天,色彩比这里明快。欧洲的秋天常常阴霾,很少见到明快的颜色。周三坐火车去了bratislava,最大的感觉就是跟维也纳好像。好多人跟我说,在欧洲呆久了你肯定会审美疲劳,因为城市的美,一开始是因为你不熟悉的美,现在天天见到,也就不觉得惊讶了。可我想说,对我来说,也许每一天都有新的美,每一天,你都可以发现新的世界。

有空我想写写bratislava的游记,我越来越懒都不写游记了。晚安,北京,晚安,曾经。晚安,维也纳,晚安,现在。

一个人坐着小火车,唱歌一个人的歌

昨天去Ikea之后,吃了一顿很满足的猪肉。下着雨的游乐场里,我们吃得很开心。然后为了见Vanessa,我把在ikea采购得各种货物留在了朋友家,然后奔赴Starbucks跟Venessa聊了很久,然后奔去citypark里打电话给Eason,直到上课。

晚上上课结束,去朋友家拿了东西之后,就一个人坐着小火车回来。回来的路上,一个人在那里唱着阿桑的《叶子》。看着窗外灯火辉煌却没有开门的店的街道,一个人在唱一个人的歌。突然上来一个穿着米色大衣的老男人,坐在我前面,时不时回头对着我笑一下。终于,他找到我唱歌的间隙⋯⋯

“Is it a Spanish song?”大叔笑着回头问我。
“No, it’s a Chinese one.”我面带微笑的回答,然后一边想,难不成西班牙有长成我这样的么。

然后大叔回头去,我就接着唱。夜晚,除去报站的广播,基本没有声。所以我唱歌的声音显得很大,不知道是看着窗外风景太过寂寥,还是来了维也纳之后自己太寂寞。唱这首歌特别有感觉————“我一个人吃饭旅行到处走走停停,也一个人看书写信自己对话谈心,只是心又飘到了哪里,就连自己看也看不清⋯⋯”然后,大叔又回头来⋯⋯

“Is it a love song?”估计觉得我唱得太伤感。
“No, it is a song about being alone. Travelling alone, eating alone, walking alone…it is a song about oneself.”说完的那一瞬间,我突然觉得一个人在陌生的地方说别人陌生的语言,其实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
“Oh, it sounds quite nice. ”大叔表示很欣赏。
“Oh, Thank you, are you an Austrian?”我觉得大叔气质很绅士,忍不住问一问。
“Yes, I am a Viennese.”好骄傲的语气啊,维也纳人,“so, are you study here?”
“Yes, I am study here, and I’m just arrived for 10 days.”其实说这句是希望大叔跟我说点什么维也纳的local好玩的点。
“Oh, you are a clever girl,”结果大叔给我扔这么一句,“I have to go now, have a nice night!”然后就留给我一个背影。
“Gute nacht!”对着大叔的背影,我丢了唯一会的一句德语。

然后我接着坐小火车,往回家的路,唱着一个人的歌。突然觉得这个事情还挺美好的,再想想估计大叔也觉得挺美好的吧。回家路上,遇到一个唱着外国歌曲的外国女孩,说,这是一首,唱一个人的歌。

做一个快乐的战士

一张阴霾的脸可以污染一整片灿烂的天空,我记得我以前说过这样的话。

今天应该是我来维也纳的第十天了,这十天里,有大部分的不开心和小部分的开心。然后现在回头看,竟然发现自己太傻,将很多时间浪费在没有意义的情绪上,这是一件多么可笑的事情。其实有的时候,你太过执念的某件事情,其实是没有意义的。比如我曾经执于某个人,或者某件事情,然后这件事情的结果,回过头,我发现其实那并不重要。就像现在,我执念于我到底是哪里得罪了谁而导致糟糕这样social situation,但当我把这个事情分析出原因和结果的时候,我却突然看开了。何必呢?我在维也纳的时间也如此短暂,要抓紧时间吃喝玩乐,学习享受,何必为了一些事情,一些人为难自己?做自己就好了。

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生活的世界,其实是比你可以想像得到的,要丰富得多的。可惜现在还不会德语,面对令郎满目的海报,还没弄清楚去哪里听live,还没弄清楚去哪里参加各种文化活动。这里有我喜欢的风景,我喜欢的建筑,我喜欢的建筑师,有我梦想的文化氛围。也有我喜欢的朋友,虽然不能常常在一起玩,但是偶尔见面也会很开心啊。我想我在维也纳的时间也不会太长,我怎么可以浪费呢。

不废话了。最后,想起小愚姐姐说的——失望沮丧是我们生命上最可怖之敌,我们须终身不许它入侵。自己不能败,你其实只是跟自己在打仗,其他的都是插曲。做一个快乐的战士,你就赢得了一半的胜利。

Hello,World;Hello,Vienna

给博客新增加了一个分类,名字叫做欧洲旅记。来维也纳也快一周的时间了,也许是时候写点什么了。今天是正式上课的第一天,好多事情,应该从今天开始步入正轨了吧,我想。此刻,在oead的宿舍里,室友在放着日文歌,因为不太爱听,所以我拿起来我的es55,插在mac上,打开豆瓣电台的民谣频道,呼,是时候进入写作状态了。

我应该,至少有半年没有正儿八经的写过什么东西了吧。从非洲回来之后,想着要努力写一本书,纪录我的故事,纪录我的生活,纪录我的游历,可我不沉静。eason说,写作这事情,若是我没有沉静下来,我如何好好的写下去。于是放弃。半年来,因为微博那140字的小空间里,不断的释放着,不断地短暂宣泄着,甚至都会忘记,是不是还需要这么长长的句子,长长的段落来纪录生活。事实证明,还是需要的。即便写在豆瓣,写在微博,写在人人,写在facebook会有很多人来关注你的生活,可有时候总是觉得那些话不是写给自己的。我仍然需要这样一个小小的博客空间来让我做自己。很开心,在这里说的话,不担心被人看到,不担心被人看懂,更不关心,是不是真的有人来看。

维也纳已经到冬天了。来了才发现,这里的气候,跟我亲爱的家乡是一样的。没有秋天,夏天过了直接就入冬了。来之前屯好多秋装,想着终于可以穿了,却还是没机会穿。还好,去年第一次在北京过冬的各种不适应状况发生之后,来到维也纳,反而没有太多的不适应。气候干燥,我会给自己买唇膏,买location,还有从国内带过来的相宜本草睡眠面膜,嘿,我会好好照顾自己。从来不担心自己在哪里会过得不好,不担心自己交不到朋友,不担心自己做不好该做好得事情。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来到这里有一点点的anti-social,好像不是特别开心各种social活动,反而愿意宅在家里,看看电影,看看德语书,想想上课的东西。即便我对urban strategies的内容还怀抱那么一点点的质疑心,但既然我选择了这里,我来到了这里,我就相信这个program是很棒的,自己也会做得很棒的。

维也纳很漂亮,但我甚至还没来得及来感受她的美。老城市的街道真的很有味道,跟电影before sunrise里看到的是一样的,这么多年,维也纳一点变化也没有。也许城市就该是这样子。建筑在这里,看着这么多,人来人往,长大衰老,街道刷了一遍又一遍,可街道依然是这样。而不是像国内那样,人们在看着街道长大,衰老,重新规划,看着建筑建起来,又拆掉,又建新的,再拆掉。

这二十年来,我其实并为长久的离开过长沙生活。即便去年在北京厮混大半年,中途也回家过年了。所以就算我家门口7天盖出一个酒店,我也是有心理准备。可其实也好担心,2年,或者更久以后我回去,我找不到以前熟悉的街道,熟悉的房子了,我又会是一种怎样的迷失。也许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很多很多的时间在长沙生活。流浪的日子也许真的从现在开始,会不会有一年,我回头看现在的自己,会觉得离开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呢?可人生其实没有太多机会回头,往左拐,往右拐,其实你都只能选择一条路,这条路是不是最好的,其实根本就不重要了,因为这就是你的选择,这就是你的路。

今天从studio出来的时候,一不小心上错了train,跟着火车晃啊晃,周边的风景开始变成我完全没有见过的样子,我终于决定下车。没有打电话给朋友,没有带地图,就这么,lost in vienna,渐渐觉得,这里的生活节奏真的好慢,缓缓的,一杯咖啡也许就是一天。隔壁的德国妹子明天在cafe订了一个桌子吃早餐,他们好像吃早餐,是个很大的活动。一大帮人,聊天,面对面,坐在一起,一顿早餐吃到下午。是谁告诉我,欧洲人其实是很孤独的,即便他们每天喝酒party,但是内心是很孤单的。也许可以很快跟人交到朋友,但是很难跟人交心吧。打给以前的朋友,说着乡音,觉得好亲切。知道你们都在,知道你们都好好的,我就能很爱心,然后也好好的生活着。

不用担心我看不懂菜单,不用担心我看不懂地名,我会努力学习德语,我会努力跟人聊天交朋友。我已经渐渐适应了物价,渐渐学会了要吃什么都自己做,即便还有不得不跟别人一起出去吃饭的时候,但不管出去吃什么,现在都开始觉得特别罪恶,即便是去超市买原料,也觉得好奢侈。跟家里人说起来的时候,家里人总会特别骄傲的告诉你,我们有钱,是有这个底气才让你出去念书的,你要好好念书,吃好睡好,吃的话,不要节约,想吃什么就买什么。虽然其实我真的不是很会节约钱过日子的小孩子,但是每到这样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眼眶湿润起来。

总之,新生活已经开始渐渐步入正轨,即便我人品不好,碰到各种倒霉的事情,但我坚信这一切都会很快好起来的。我太久没有写东西了,写下的这些已经有点语无伦次,这几个月发生的事情,这几天发生的事情都太多了。生活已经不受我控制,我能做的就是努力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