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我依然那么爱燕姿,但就让我远远的听歌吧

仅此献给今天没有见到的燕姿,和我成长里和我一起爱燕姿的那个人。

忘记从哪里看到过一句话,人总是于今天,想昨天。

十年前,我还是一个小女孩。
那时候,刚刚开始穿着中学的校服骑车去念书。
那时候,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在回家的路上边骑车边听歌。
那时候,刚刚知道什么是流行音乐。
那时候,刚刚借着学英语的借口,买了WALKMAN其实只为听歌。
那时候,开始在WALKMAN里不断重复燕姿的歌。
那时候,燕姿刚刚开始唱风筝。

九年前,我遇到一个很可爱的小男孩。
那时候,他还不知道什么是流行音乐。
那时候,我总是不断的唱燕姿的歌给他听。
那时候,我们会仗着大人很熟的优势成天成天黏在一起玩。
那时候,我告诉他我有多么热爱孙燕姿的歌。
那时候,燕姿开始在新专辑里唱英文歌,于是我开始认真听英文课。
那时候,燕姿在start里告诉我,要做一个快乐勇敢的人。

八年前,我还在用彩色的笔写信。
那时候,我还不怎么会上网发邮件。
那时候,总是写很煽情的诗,画煽情的漫画。
那时候,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在午后的教室听着燕姿给他写信。
那时候,长沙还买不到彩色的三菱,他会从深圳寄一大盒给我。
那时候,燕姿不断出新专辑,我们不断写信,打电话唱燕姿的歌。
那时候,燕姿突然说要暂别歌坛,我只能相信,这一刻,告别是为了延续永恒的华丽。

七年前,我第一次听懂燕姿的歌。
那时候,我几乎狂热的听歌,24小时塞着松下的耳塞,连上课也不例外。
那时候,他告诉我他开始听孙燕姿的歌,开始收集孙燕姿的海报。
那时候,看完燕姿演唱会,我写信告诉他,我很想念他。
那时候,终于燕姿携着新专辑Stefanie复出,我却开始陷在初中毕业那种无止境的怀旧情愫里。
那时候,我孤身到深圳,看到他收集的燕姿,说,给我吧。一起的,还有他的日记。
那时候,在小梅沙的海滩上,他牵着我,我突然听懂燕姿唱的同类。

六年前,我还喜欢写很长很段的周记。
那时候,写周记和看别人周记是一周里最快乐的时光。
那时候,Mp3开始横行大陆,我却给自己买了个CD机。
那时候,我省吃俭用只为收集燕姿之前发行过的每张专辑。
那时候,剪头发的时候会带着他日记里燕姿的照片,说,我要剪成这样。
那时候,我依然给他写信,只是很久很久都没有打电话唱歌。
那时候,燕姿染了红头发过着完美的日子,我却开始尝到生活的不完美。

五年前,我总是在夜里睡不着。
那时候,也许在过着人生最阴暗和疲惫的一段日子。
那时候,熬夜的时候,我总是喜欢打开灯,看着墙壁上的燕姿微笑的脸发呆。
那时候,睡不着的时候,我会去做题海那种永远做不懂的物理题。
那时候,我们已经很少再写信,寄礼物。
那时候,我开始写一本很厚的日记,在里面夹很多封想寄却没有寄出去的信。
那时候,在美国的姐姐给我带了一块燕姿代言的fossil手表,生活因此开始欢喜。

四年前,我经历了淹没到重生。
那时候,燕姿终于出了新专辑,我第一时间开始听。
那时候,我成天唱着燕姿的新专辑里的歌,还没有听过原版的同桌总是希望我闭上嘴巴。
那时候,考试已经成为了生活中的一部分,早已经习以为常。
那时候,每次发完考试卷,都会对成绩好的同桌唱咕叽咕叽里那句,谁比谁好,能差到多少。
那时候,我会在半夜的湘江边疯狂的骑车,再疯狂的听燕姿唱歌。
那时候,他在QQ问我是不是在谈恋爱,我回答说是,他就不再言语。

三年前,KTV好像成为了生活的一部分。
那时候,总是在各种各样的聚会,各种各样的新朋友老朋友。
那时候,只要去KTV,我就会唱孙燕姿,还可以从头到尾的点。
那时候,我记得新东方的KTV里,有人唱我怀念的唱到掉泪。
那时候,唱着唱着燕姿不同年代的歌,我就会意识到自己已经长大。
那时候,终于有机会在1M之内见到燕姿,看着她,我感动到掉泪。
那时候,我恋爱,我以为我听懂了燕姿的情歌。

两年前,我终于再次见到了他。
那时候,为了见到他,我提前结束了未完成的分手旅行。
那时候,我知道他刚刚沉浸在幸福的恋爱里。
那时候,他告诉我,两年前,他听到我说我恋爱了,才开始想,是不是我也该恋爱了。
那时候,我们互相拍着对方的脸,才发现我们都不再稚嫩。
那时候,我们谈论的话题里,不再有一半的孙燕姿,而是有一半的她和他。
那时候,我们唱着共同成长的老歌,却在各自怀念新鲜的人。

现在,我终于懂得得时间是把杀猪刀。
我已经好久不再关注华语乐坛。
我已经好久不去KTV,偶尔去,发现大家唱的歌和唱歌的人,我都没听说过了。
我已经好久不再更新ipod里的歌,总是听着那些歌,也就那些歌了。
只是,买了新耳机,想拿来试音的歌曲,依旧是燕姿的歌。

若是要我说这些年我最爱的燕姿的歌,我会说《相信》。
我一直说,这首歌是我的内伤,虽然孙燕姿刚开始唱的时候我还是小屁孩,但从我听到开始,这么多年来,不管什么场合,什么心情,什么状态,听到这首歌,心情就会是温暖的。有时候想哭,有时候想笑,但更多的是感动。

依旧相信感觉,相信简单。
只是,我还春着,却再也不青了。

最后,亲爱的时光小偷,请拿走我成长的遗憾。

PS.今天本来要去签售的,想着要排上1天的队,我就突然没有力气了。昨天半夜给朋友发短信,在纠结于要不要早起去排队,纠结的结果还是,睡觉吧。如果连燕姿都没有激发我热情的话,我是不是真的老了。其实,这个事实很让我沮丧。但是不管怎样,燕姿我爱你,谢谢你为我的成长涂鸦。我依然爱你,但是现在的我会选择静静听你唱歌,如上个十年一样。

镜像城市

如果我给这个世界做一个镜像保存在那里,十年之后又重新来一遍,不知道结果会有什么改变?

今天在豆瓣上看到一个活动,如果你对十年前的自己说四个字,你会说什么?我第一反应本是好好学习的,可转念一想,其实十年前的我有在好好学习啊,那别的事情有什么好遗憾的呢?最后我拿粉色的字体在PS上打出了四个字,恋爱去吧。

从未在青涩的年龄好好恋爱,真是人生一大遗憾。我尤记得十年前,各种青春小说还没火起来的时候,我看了《花季雨季》。别的情节一个都不记得,只记得一个场景。似乎是女孩子没有留海的短发不过肩,但是写字的时候会掉下来挡道眼睛,于是羞涩的男生轻抚了女生下垂的直发,再然后还有什么,我就不记得了。也许是当时情窦初开的向往爱情,也许这个场景太美好太如我所愿,所以时至今日我还记得心里的那个画面。这个从未发生过的美好画面,就此成为了我青春的印记之一。

我一直期盼,什么时候谁会来轻抚我的头发,然后呢,最好什么都不要发生。十年前,血洒教室摔了一跤之后,我一直都留着厚厚的留海。所以我一直期盼的事情,从未发生过。现在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去年秋天的时候我想要把头发剪成《第36个故事》里桂纶镁的那个样子了,原来那样的女孩才是我一直期盼的青春。于是当青春的尾巴还在时,我已经不再期待那种淡淡的单纯的不叫爱情的爱情。

其实有的事情,不期待结果的得到,反而会更美好。

可惜现在的人都活得太急功近利了,若是知道没有多大可能,也不会去试试上帝是否眷顾,只是放弃。也是因为现在的选择太多,人在花花绿绿的世界里徘徊,难免不知珍惜和争取的快乐和意义。那爱情是什么样最好?来则安,想走则走,多简单。可是这样好么?已经不知道,这样好或者不好了,因为大家都这样。

偶尔也有人不一样。朋友和她BF是从高中在一起的小夫妻,只是这么多年,依然异地。临近毕业,却仍然没有特意为彼此争取相处的时间,只是在各自逐梦。她说,他们俩都很害怕什么时候有一天,对方会对自己说,若不是你,我将…遗憾变成责怪,难免爱情会散场。所以不如现在好好做自己,有个人知道TA会一直在,淡淡地就好。有的时候觉得这样很不对,没有相处的爱情该是什么样的姿态,似乎什么样的姿态都不对。可有的时候又觉得很羡慕,一直这个人,很久很久。从青涩到轰轰烈烈,再到平淡。朋友说,我现在都无法想象我跟其他的男人接吻,我已经对他有精神洁癖了,虽然我们离得很久,也很远。

真心祝福她和她的男人。

更多的时候,我会希望有个人在身边,我们可以一起做些小事情,一起玩游戏,一起感慨这个世界的起承转合。看时钟顽固地转,看现实的世界每天都有故事落盘。那么,幸福也许不是那么难。

好久没有码过字了。有的时候真的会觉得,不好好写博客真是件很罪恶的事情,毕竟域名是要钱的,空间是别人给的。太久不来更新着实是我太懒,当然也不能把这个原因归结于懒。最正确的应该是,失去了很多写字的热情吧。好多的时候,我以为我对很多事情都是不会变的,但车来车往,人过境迁之后,我发现其实我对很多事情的态度都是在不断的改变和重新成型中的。那天去看草莓救星和黄玠,突然觉得小清新其实已经不适合我了,安静的唱歌,热闹的欢腾,我总是在别人身上看到梦想。对自己来说,梦想一直都只是梦想。

一步一步走进规律的生活,有计划,无改变。无主题,有主角。

就这样,春天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