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帝都

其实我本来是想把日记写在本子上的,可惜我找到了本子找不到笔,我时常相信笔尖永恒,尤其是在电脑充斥的这个浮躁年代,饭否可以瞬间不见,MSN SPACE可以一键删除,那什么可以永恒?即便我的blog是自己独立出来的,但哪天我不交空间费了不也没了么?So,还是笔尖永恒。纸和笔的摩擦留下的印记,即便有天被时间冲刷到没有,你也可以找到它们曾经存在的痕迹。

本来以为这样的沉重心情是因为第一次出门却不是去旅行,可突然想起去年去广州接翻译工作的时候,我也没有这样的沉重心情。估计是翻译跟梦想无关,建筑跟梦想有关。而且在广州的事情我很清楚的知道我要做几天,要怎么做,而不是现在这种在未知的世界里茫茫无知的感觉。所以沉重吧,嘉渊说沉重是因为我变重了,这个妖孽的小男人总是有些很奇妙的理论,却也偶尔给我作为好朋友最给力的抨击和鼓励。不过他没法在帝都接我,还在天堂逍遥着呢。不知道在柳浪闻莺旁住着是什么样的逍遥感觉。

离开长沙的时候想拍夜景的,却发现相机不给力,SD卡出了点小问题,可介于舍不得那里不多的PP,却还舍不得格式化。真是纠结,于是这一趟旅程开始之前没有记录。陈奕迅在NANO里唱沙龙,“每张都罕有/拍下过/记住过/好过拥有/光圈爱漫游/眼睛等色诱/有人性/镜头里总有丰收”,也许这就是我这种量产记录摄影师的心情吧。陈奕迅的歌总是可以在某段时间的某段路程中让我找到合适的心情。于是,不再沉重罢。

也许是坐火车穿越南北东西的经历太多太杂,我已不屑于一路望着窗外看陌生的风景,即便一个人,也不是每次都有心情和兴趣找人搭讪聊天,或者沉溺窗外的风景。上铺总是给一个人出行的我异样的安全感,因为不会有人侵入我这块小小的领地,我是安全的。尤记得第一次一个人旅行的时候还是12岁,也是去帝都,好像也是T2呢,只是后来每次去都不是这个车了。记得十二岁的我一个人睡下铺,睡醒发现有陌生男人坐在我的床头着实让稚嫩的我惊吓了很久。于是后来一个人的旅程即便选择火车也不会选择下铺了,总是觉得下铺就是公共休息地,少了一份private的感觉。时隔八年,我早已不是当年的小P孩,也早已习惯了陌生脸孔的哀愁和笑脸。昨天上车前掐指一算,我竟然是第六次奔赴帝都了,没有陌生感,也不会再在旅途中兴奋的等待了。其实我多希望我是第一次去帝都呐,也许我还会有点兴奋或者高兴的感觉。只是每次去帝都的目的都不一样,但这真是一点儿期盼都没有的第一次。

也许带着梦想上路的感觉太沉重,或者太疲惫。总觉得每个决定带来的改变真的都不易,敢情ETS艰难决定重考GRE,腾讯艰难决定不让有360的用户运行QQ,我也挺艰难的决定去帝都开始下一段的旅程。火车还在轰隆隆的驶着,我从未担心过会在这样的颠簸中睡得不安。也许是我每次都睡得太沉,也许我早已习惯,也许我天生爱这样的颠簸感。

帝都第六面,希望我不会让你们失望,希望我可以带给自己新的希望。

“绚烂如电/虚幻如雾/哀愁和仰慕/游乐人间/活得好谈何容易/拍着照片/一路同步/坦白流露/感情和态度/其实人生并非虚耗/何来尘埃飞舞”

——2010/11/05 10:34 写于接近帝都的T2次6车厢

Author: stefana

"In the middle of introversion and extroversion; intuition for sure; in the middle of thinking and feeling; perception with a lots of wishes." I am happy free confused and lonely in the best way, it's miserable and magical. instagram:stefana_an

8 thoughts on “你好,帝都”

  1. 网络储存空间的确各种不靠谱~ 前段时间还以为mtime回不来了呢~
    所以还是word diary.. 不过频率也越来越… 6月份的日记拖到现在我还没补=。=b

    一切有尽头~ 没有什么能永垂不朽~
    即使不遭受天灾虫祸~本本上的字迹也总有一天会磨成沙漏
    digital的东西么 易储存 易搜索 可备份再多次也保不准哪天就gone with the virus了~
    记忆力好的人们暗自庆幸
    记忆力不好的我们就无畏向前吧~
    总是觉得我的健忘和乐观是互为因果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