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und Songs


这篇Blog的名字来自于Ólafur Arnalds的Found Songs,有乐评说这是一张无比适合这个朦朦雨季的作品,动听的曲调中散发着新古典哀怨惆怅的气质的专辑,我深以为然。这张CD不过是作者的生活。这整张专集的七首作品,都是来自冰岛的年轻作曲家ólafur Arnalds在七天的时间里完成的,自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三日起,ólafur Arnalds每天在网上公布一首作品,而公布的这首作品都是在那一个24小时内所写、所编、所录的,如此连续一周,集合成为这张《Found Songs》。要不是高小宽说,他想去听这样的Live,我想我也不会在这样的晚上在这里把这张翻出来听。我果然是技术白痴,还是不会贴歌,于是提供一个虾米试听地址吧。

Live,说到Live我就觉得自己老了,前几天纠结再三去不去橘洲音乐节,最后打车出去,也还是在门口没去,而是选择悠闲的去Starbuckes喝了一杯咖啡。连去Live POGO的兴趣也没有了么?是时机不对,还是我真的老了,呵呵。应该是时机不对吧,也许还是很希望释放的。每次这个时候都会回想起AASH结束在上海的Party,每次都感慨老外们真是无比鸡血,每次都很想念那一帮热闹的朋友们。

于是终究还是错过了橘洲音乐节,去年错过,今年依然错过,明年,也许就没有机会看了吧。于是乎,那就让橘洲成为我永远的遗憾吧。小寒说,国外的Live也到处都是,只是缺钱而已。想想也是。

前几天在Facebook上找到了James,唱歌的James。果然故友重逢的感觉真好,感谢伟大的互联网。James是初三毕业认识的网友,当时稚气未脱的我,每天都在Skype里跟他用蹩脚的英文聊天,可惜至今蹩脚。James是美国的乐队吉他手,有12把吉他,给5个乐队伴奏,有自己的专辑。常常听他说起一些录歌的事情,和唱歌的事情。他也常常会给我发一些records,他的音乐,他的Live。只是后来莫名其妙的失去了联系,终于知道,这一切的原因是他电脑被盗。世界真申请,竟然被我在Facebook里找回了他。好像找回,当年丢掉的很多热情一样。那时候我的吉他是商场买的,那时候我还不会吉他。那时候总是幻想什么时候我可以抱着吉他在台上唱Rock,像James那样。

可惜,我对音乐的热情,真的已经早就不如当初了。这张照片是今天拍摄的,卡片机自拍。照片摄于Music Heaven,我买了六年打口碟的店。每次去那里,败家是必然的,不败是不可能的。老板是很可爱的长沙满哥,每次我去,都会多少优惠一下。不管是打口还是翻版,都很喜欢那家,当然,也许只是因为去得太久太习惯了吧。记得以前,念高中的时候,常常可以背个书包,在这家店坐一下午。挑好看的,听过名字的,老板推荐的,一张一张试听,再一张一张纠结,要不要买回家。可惜现在都没那个热情了。于是买了Olivia和Jack Johnson,于是不小心发现,我已经大众了。

没什么,今天不算顺利,不算不顺利,一切都不意外。勇敢的挑战了自由行文,不知道这次的作文会有多少分。离开豆瓣和校内,好像真的有些寂寞,我跟高小宽说我开始刷围脖了,他说你真会转移寂寞。咳,是啊,经历了从豆瓣到校内到饭否到寄托再到豆瓣和校内,好像真的离开了这些就什么都不是似的。于是不能这样,于是我还是离开了。寂寞什么的,寂寞寂寞就好。

其实你很悲伤,这很寻常,我亲爱的偏执狂。

Cheer Chen
为什么你总沉迷于某种神奇的幻想
那是躲也躲不掉牙痛一般强烈的欲望
外面人声沸腾如潮涨百般无聊好喧闹
你目眩神迷说不知道只显得可笑
为什么你会相信每件事都有解决的办法
这就好像吞进鲑鱼却卡在喉咙的中央
有千百种可能无解答你去挪威找鱼算帐
又一头钻进了犀牛角今天比想像还漫长
假如你无法隐藏 就不要故做轻松模样
其实你很悲伤这很寻常我亲爱的偏执狂

今天被最亲爱的人狠狠的抨击了一顿,才知道我这么久一直都是这样一个偏执没救自私不懂理解的人。CC说我总是给自己一堆无聊的心理暗示,他说,有时候想法少一点,不要什么都考虑那么多,不要什么事情先考虑结果,不然做人岂不是很累。我说我就很累,每天都很累。

我以前不是这样子的,我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子了?想法很多,但是很混乱。很消极,但是盲目自信。其实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是想要的东西就偏执得一定要得到,不管合理不合理。遇到问题就很想逃避,逃避到最后不得不面对的时候,就草草了事,我已经受不了我自己了,有的时候真的想PIA死我自己。但又能如何?

算了,写一首词,送给自己,我亲爱的偏执狂。
寂往寞情春已尽,梦镜故地游。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闻说昔日春光好,也拟往事剖。
只恐往事化弦钩,拨不断,愁上愁。

明天一切顺利。

【行走中国】暑假来福胶泥No.9

30号的路线是,中山陵——音乐台——1912——南京图书馆——总统府——湖南路。

一句话点评:
中山陵——其实就是个景点,紫金山风景很一般,只是来了南京怎么可以不去中山陵?所以我来了。
音乐台——跟中山陵比,这里真是非常好了,很适合拍照的地方,鸽子很多,草地很绿。
1912——被炫得不得了的小资地,让我想起了北京的798和成都的宽窄巷子,白天很不热闹。
南京图书馆——如果我生活在南京,我一定会喜欢这样的一个图书馆的,感觉非常赞,建筑也很气派。
总统府——一个很适合拍婚纱的地方,风景不错,可惜游人太多,蒋介石印章印象很深很霸气。
湖南路——我是夜游的,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繁华的感觉,韩复兴的鸭油饼味道很赞,新华书店卖的明信片很难看。

好了,没有别的废话了,直接上图。

中山陵。


音乐台。


1912。


南京图书馆。


总统府。

湖南路是晚上散步去的,没有图。
总之这一天应该是完成了我去南京的所有心愿了。景点也去了,吃也吃了,玩也玩了,作为一个旅行者该做的事情都做了。

于是可以来回应下南京这座城市了。说实话,我真的觉得南京是一个让我没什么感觉的城市。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该有的都有,不该有的也有。有历史,有文化,也有新鲜的血液。可是就是觉得很普通,没有什么地方,让我觉得很特别。不过,也许普通的生活,在普通的地方,就很好了。

BTW,我很喜欢Mason教的南京话,小杆子很口耐啊,lol。

【行走中国】番外 没想好名字的故事

这只是一个故事,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这个故事我还没有想好什么名字,如果你想到,可以告诉我。

……………………………我是矫情的分界线…………………………

她说:她想当沙发客,住陌生的房子,和陌生人相爱。
可是她不够勇敢,陌生,总是让她害怕。
于是,她虽然常常旅行,却一直孤单的住着各种连锁酒店。

他说:他想要一台相机,拍下喜欢的景物,和喜欢的人物。
可是他不够大方,喜欢,总是让他害羞。
于是,他虽然常常拍照,却一直只是不波不澜的拍摄着生活。

这一天,她来到他的城市旅行。


这是他为她拍的第一张照片,在南京的中山陵底下。
她说她喜欢这样的楼梯,在阳光下绽放的规则构筑物,总是让她觉得很肃穆。

于是她微微低头笑,他拍下了这样的面容。
好像突然那么一瞬间,他觉得相机和手指默契了起来。
难道这就是拍摄喜欢的东西的神奇魔力么?
想到这里,他摇了摇头。

他告诉她,小时候他常常和父亲一起来这里锻炼。
他说,父亲是个严肃的人,总是规定年幼的他得在多久多久之内走完这392级台阶。
于是她问他,是不是每一次你来这里都有一种要努力的欲望呢?
他说是,她就提议道,那我们来比赛吧,努力走,看谁先走完。

于是二十分钟在楼梯上的奔波,让他们汗流浃背。
她很开心,她说,我喜欢这样努力的感觉,可以让我知道,我一直很坚强的在路上。
他却遗憾,沉重的相机包成为了这样奔波的负担,遗憾的是他没有再次感受手指和快门默契的机会。


他对她说,我们去找个地方休息吧。
于是他们来到了紫金山脚下的音乐台。

这真是一个美好的地方,漫天的鸽子,在绿色的大地上飞舞。
她突然说她想喂鸽子,他就去为他买鸽子饲料。

在这个时间的间隙中,她玩起了他的相机。
一下子就上瘾了,他突然相机不离手,不愿意再还给他。

他当然不干。
好不容易让自己的手指和快门产生了如此难得的默契,自然不愿意轻易放手这默契。
于是递给她鸽子饲料,鼓捣着她去喂鸽子。

她接过饲料,还没开始喂,就已经被蜂拥而至的白鸽吓到。
她只敢蹲在那里,往远远的地方扔饲料,然后再远远的看着鸽子。

他突然觉得她害怕的样子很可人,于是手指和快门之间再次找到了默契。


喂鸽子让她害怕,于是她还是决定拍照。
她把饲料扔给了他,就再次开始玩起他的相机了。

他对她这样闹腾的女孩,也只能表示无奈。
于是甘心当起了她的模特,也甘心当起了鸽子饲养员。

他对鸽子好像有着天生的亲和力,总是可以很从容地对待这样一大群白鸽。
他被鸽子围在中间,各种不同位置发放着饲料,鸽子们都很喜欢他。

她也开心的按着快门,拍下了很多他和鸽子的身影。
这一张,是最后一张他和鸽子的照片。

因为饲料已经喂完,这只亲爱的白鸽却还不肯离开他。
于是他把手伸出去,示意它,离开这里,远处有更遥远更美好的天空。


她突然提议,我们一起拍个照吧。
于是她将相机架起,然后和他一起微笑。

可是不知他是太淡然还是太害羞,他始终没有微笑。
拍了一张又一张,每一张都是她的笑脸和他平淡的面容。

在第七次失败之后,她突然生气了。
她生气的原因,也许有很多,但导火索,一定是他不笑吧。

他一定很不喜欢我,她想。
突然间他们都沉默了,她的生气让他手足无措,他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她想起。
当她一个人时,她会架起自己的相机,拍下自己闪耀的笑容。
可是现在两个人,她架起他的相机,却拍不到两个人的笑容。

于是,她突然疲倦于这样的两个人的旅行了。
她翻出了包里自己的相机,然后对他说了再见,就消失不见了。


剩下他一个,还坐在他们刚刚拍照的地方。
他好像还没有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她离开了这里。

她离开的时候,除了再见什么也没有说。
他看着音乐台这熟悉的景致,摸了摸自己的相机,摇摇头。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笑。

应该是开心的啊,他对自己很不解。
于是他又把相机放回了刚刚她夹的地方,他想给自己拍一张带着笑脸的照片。

可拍着拍着,在等待的那10S中,他突然又笑不起来了。
他突然转过对着相机的脸,看着远方飞着的那只白鸽。

会不会是刚刚我认识的那只呢?
下一次我到这里来的时候,它还会记得我么?

想着想着,10S到了,于是快门自动记住了这一瞬间的他。


她又开始一个人旅行了,她还是愈发习惯这样的方式。
她到一处美丽的地方,夹好相机,等待10S,然后留下自己的面容。

离开他,离开音乐台之后,她突然好像找回了自己一样。
她很开心,于是想起朋友推荐的另外一处美好的经典,总统府。

朋友以前告诉她,那里的建筑中西结合,很适合拍照。
于是她走到这样的竹幕前,给今天的自己留下了纪念。

她一个人边走边拍,她高兴得,快要忘记了他。
当然,她在忘记之前,已经原谅。


她不知道,执念的他,这一次不肯再放弃快门和手指的默契。
于是他跟随着她也来到了总统府,并不是巧合,她曾经把行程告诉了他。

她突然看到了他的背影。
在阁楼的光影下,他单薄的背影突然显得异样的美丽。
她忍不住拿起相机,对着阳光和他的背影拍下了这张。

他其实正在寻找她。
他以为站得高一点,也许可以鸟瞰整个院子,也许可以更快找到她。
这一瞬间他被快门的声音惊觉,于是他转过身。

他看到了她。
四目相对。


她原本就已经原谅了他。
所以,他的突然出现,让她觉得惊喜而意外。

他对她微笑起来。
她发现他笑起来的样子很可爱很小孩子气。

他开口说,我还可以跟你一起走完今天的行程么?
她没有再拒绝,而是开心地和他还有他的相机玩起了快门游戏。

他们走过了总统府一个又一个美丽的地方。
拍下了她和他一张又一张的笑脸。

拍这一张的时候,是因为她突然幸福地在想:
两个人的旅行好像比一个人更快乐,那下一次旅行是否也可以和他一起呢?

所以,看故事的你,有没有在她幸福的脸上,看到那一丝小小的疑惑呢?

…………………………………………………………

照片里的主角,不是故事的主角。
配图只是因为想让故事更好看。
于是感谢照片里的女主角——我自己,男主角——Mason。
我们一不小心,在这样的旅行里,用照片演绎了这样一个美好的故事。

【行走中国】暑假来福胶泥No.8

南京!南京!

其实我真的没有看过电影《南京!南京!》,开始还以为可以在南京来看,可惜早已经下档了。当火车终于在29号早晨6点驶入南京,我知道我30个小时的火车之旅结束了,接下来来迎接我的是这座名叫南京的城市。

但我拖着行李从南京站出来的时候,看到的是玄武湖后的南京城市天际线,不知道为什么那一瞬间我想起了武汉的东湖,但这样的感觉瞬间破灭了,南京毕竟还是一个让我带点幻想的城市,不能和混乱的武汉混为一谈。于是结束了KFC的早餐之后,我奔赴了之前预订好的酒店。

在南京定的酒店在一个叫月光广场的地方,起初听名字以为是个市民广场之类的地方,待找到才知道,原来月光广场只是一个地名而已,一个小街口,附近的地方都叫月光广场,嘿,我想也许几十年前它可能是个广场吧,不然怎么叫这么一个有爱的名字。


这是在南京的第一餐,就在入住的酒店对面的小店解决的,为了配合素食的朋友,于是这一餐全素咯。左下角的菜名叫耗油双豆,青豆和土豆,作为湘菜的忠实粉丝我表示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做法,味道很赞,一直说回来要学学怎么做的,一直想不起来。

Constan’tine童鞋因为不在南京为不能作为地主招待我很遗憾,于是电话提供了非常详尽的吃喝玩乐清单。So,在酒店附近吃饱喝足后,准备奔赴第一站:南京大屠杀博物馆。Google Earth显示只有6min的路程,于是决定步行去。这个时候,正是南京炙热的中午,火烧一样的柏油马路让我不想走路,于是Taxi,其实上了Taxi才知道,6min的路程是开车算的,如果走路,至少要40min,从此决定不再被Google Earth欺骗了。


这是下Taxi的地方拍的,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是1985年8月15日落成开放,1995年又进行了扩建。我记得这个建筑好像还是哪个名家的作品,似乎我可能还在哪本书上看到过他的建筑构造。它位于南京城西江东门茶亭东街原日军大屠杀遗址之一的万人坑,这是入口前的一个大雕塑,也是整个建筑的一个远眺。


这是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入口处。灰白色大理石显得气势恢宏却又庄严肃穆,我很喜欢这个雕塑,在这个祭奠广场上,据说只能走道路的地方,不能走石子地,因为石子地下全都是灵魂。从这里走过,就走到了陈列馆入口了,因为不允许拍照,所以在这样的地方,我想也应该沉浸下来感受吧。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以史为鉴,应该也是每一个中国人要做到的吧。那些展品现在我看来,真的觉得不敢想象,当然,里面也介绍了一些人道主义的感人故事。


这是从陈列馆里出来走到哀悼广州的时候拍的,看到鲜花正艳,就突然想这么拍一张了。其实我想说的是,不管什么样子的场地,都是有新的生机的。


于是这样就从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出来了,对面就是南京云锦博物馆。其实我没想进去看的,只是当时那个情况拦不到车,从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的空调出来到马路上折腾那么久实在觉得很无奈,于是就来参观了这个南京云锦博物馆。说实话,其实里面没什么好看的东西,倒是可以看到巨大的纺织机,看工人们在楼上劳作,一边劳作一边也是供人参观游览的,然后劳作完的成品又可以拿来卖,感觉这种形式还挺好的。


从南京云锦博物馆出来已经是下午4点了,决定直奔目的地夫子庙了。这是从地铁站出来走过的一条街,我很喜欢这样的感觉。整个街道都被梧桐的绿茵遮蔽,这足以说明这是一条古老的街道。南京这个城市就是这样的,因为城市的历史如此,于是到处都可以看到这样一些存在许久的证据。


夫子庙即孔庙,原来是供奉和祭祀孔子的地方,现在基本上是南京步行街了。不过这里什么都卖,不像一般城市的步行街那样,这里从品牌到地摊货,应有尽有。吃的也是各种,从以“秦淮八绝”为代表的秦淮风味小吃到哈根达斯星巴克,不怕你找不到。这就是夫子庙里最经典的一处拍照地了。秦淮人家,它对面就是南岸的石砖墙为照壁,据说是全国照壁之最。


再来一张夜景。不知道是拍这个照片之前还是之后了,反正我的Nikon镜头盖丢在了秦淮河中,嗨,我一直觉得是南京想要我留下点什么给它。


这张是南京大学仙林校区的校门。因为是晚上匆匆去的,所以也没来得及好好感受南大的仙林校区。只感觉校园里人气很差,也许是因为放假的原因。不过南大仙林校区的教学楼都挺赞的,虽然样子都一样,但是据说条件很好。楼嘛,有的时候,真的好用就可以了。

离开南大仙林校区再前往酒店的过程中,我感受了一次没有人的地铁,整个地铁线空空的,这感觉都可以拍鬼片了,lol。到此为止,第一天关于南京的旅程结束。

最后来个关于我的真相,感谢友情导游兼摄影师小z的全程陪伴。
不过小z童鞋不爱拍照,So我29号南京之行的御用摄影师真相我就不上咯。

为什么会对未来充满迷茫

噢,容我在我的来福胶泥系列中插入这篇小小的感慨文吧。刚刚一口气读完了汉宝德先生那本《给青年建筑师的信》,有一些困惑自己很久的问题又开始变得更加困惑起来。

最近几天一直热衷于翻阅各大学校的建筑景观规划系网页,也终于开始对自己以后的路开始有了迷惑和担心。汉宝德先生说,建筑师应该有梦想,可我从来没想够成为什么大家,以前也只是想的,什么时候可以念个学位回来到学校发考题,继续过着有寒暑假,可以旅游的生活。结果,现在真的到开始选校,选择自己今后的路的时候,就突然变得迷茫起来了。

第一个原因是,你得决定接下来几年生活在什么地方。这个选择其实不是那么容易做的。我一度自认为是一个喜欢体验的人,所以一直觉得,不管是哪里的生活,体验一下都是不错的。也许是因为本科的学校环境不好,导致我多年都沉浸在痛苦的状态中,不想MS或者以后的日子继续这样,所以我想还是得去我想去到的地方,若是不想去,不如哪里都不去。

第二个原因是,我还没想好,我以后要做什么。

从AA回来后我对infrastructural planning方向的landscape表示了很大的兴趣,我想做跟urban design接近一点,带一点transpotation planning性质的landscape。有兴趣是好事,可是太具象了其实不好。比如我现在,因为喜欢的方向很窄,而landscape的专业设置又极其混乱。比如有的学校是在LA底下的,有的在urban planning下面,还有的在什么civil planning或者叫什么sustanible development底下,诸如此类。而名称代表的学习方向也很乱。我想要偏设计和规划的,但是不乏一些偏理论的。总之信息收集起来极其困难就是了,给DIY增大了很多难度。当然,这种事情交给中介,他们也帮你办不好。

另外,AA回来以后我着实对Digital的设计着迷了一阵,现在好像又开始变得清醒了。其实Housen说的一开始就很有道理,那些东西只是技术,不能沉溺其中,而丢失最本初的设计理想。其实AA和Columbia U那些在Digital做的很好的学校我是从来没想过的,一是我觉得申请不到,觉得人家不会要我。二是就算申请到了我也读不起。原本很简单的想,求包养,哪个学校包养我我就去哪里,可现在终于发现一切不是那么简单的。我喜欢的digital方向在landscape architecture里运用得其实也很少,毕竟digital还是一个比较新的方向,而越潮的学校,就越好,那就意味着越贵。何况,我完全找不到自己的优势所在。

然后前几天偶像麦突然点醒我,说,既然是这么烧钱的MS,为什么不去烧个赚钱的。与此同时,另外一个在Columbia U的妞给我指明了一条看上去前景光明的路。Real Estate,话说我以前真的不知道除了MBA底下的Real estate方向还有个MSRED,而MSRED现在在国内被认可的程度其实也很低,因为中国的开发商都不认老外的MSRED。虽然MSRED在美国的就业不错,但若是回国发展,这好像也是个不归的坑。然后RED的申请也不是那么简单。好学校的MSRED认证率高,但是很难申请。而且一般都要求工作经历,如果真的想跳这个坑,毕业了应该不要着急申请而应该先去工作几年。可是这么一来,事情就更复杂了。

这样想的另外一个原因是,我喜欢跟人打交道的事情,而不是图纸。我不想一辈子在设计事务所画设计图,出效果图。可如果在国外就业,靠communication吃饭的外国人应该是很难的,就算是economics或者FE出来的学生,大部分也都是在华尔街做技术活的那种。不过苗说,工作都是跟人打交道,没有仅仅画图那么简单。可是我担心我做不好,或者一些不堪的事实直接打击了我,也许我并不适合做设计师。但是今天看汉宝德的书,他又说,有兴趣就是最好的。我着实有兴趣,而且他提出的特质,有空间感,又横向思维能力,我觉得我也有。但是我总觉得我更适合跟人打交道的事情。

所以我最大的困扰就是,现在怎么做。

不要想太多,动手去做就行了。就像在AA的时候,Bittor总是跟我说,U r thinking too much! Just do it!可是当你没有方向的时候,你真的不知道你应该做什么。我以前真的觉得就是很简单的找个学校的MLA,申请了给点钱就去。但是现在真的要决定去哪里,怎么去的时候,发现真的不是那么简单。出来做什么,其实也很重要,以后的路怎么走,现在的每一步都很关键。

今天看《再见夏天》,看到里面那个残破的五一广场,我真的很心疼。如果我是规划师,我一定不会让这样一块充满回忆的地方,变成废墟,或者更新生活的牺牲品。有的东西,时间久了,应该保留,而不是拆除或者替换。

每一种选择都有自己的理由,可是现在,在这样的十字路口,我终于知道迷茫是什么滋味了。没方向,也没有自信。不知道哪一条路可以走,不知道走下去是怎么样。到处都是坑,真的不能随便跳。

【行走中国】番外 陌生人和陌生人的故事

这是一篇故事,一个关于搭讪和当好人的故事。
我记得这应该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完成于2010.7.29凌晨03:21分的K570的软卧车厢。

现在才发出来,可惜我已经跟雷锋哥哥没有什么联系了。不过网络很强大,QQ还在,MSN还在,EMAIL还在,也许我会把这篇blog发给他看。也许,我们就这样相忘于江湖了。不管怎样,这篇blog没有片儿,只是我对雷锋哥哥的纪念和感谢。在K570的旅程遇见你,是一件神奇而美好的事情。

——————————————————————————————
2010.7.28 on the train to Nanjing

To 我遇到的雷锋哥哥——CL

不知道你看到这篇blog的时候,是在家里呢,还是仍然在合肥。

今天给我老妈打电话的时候,说到我又在火车上认识了新的朋友,一个学心理学的哥哥,刚上火车火车的时候帮我抬了箱子咧。我妈就调侃我说:“哎呀,你又在火车上遇到了雷锋哥哥呐。”突然就觉得这个称呼很搞笑,不过这个雷锋哥哥就是你啦。

有的遇见,我们真的可以将这样的认识过程,称之为缘分。

也许是昨天我太想告别重庆,所以从我的暂居地离开,去重庆北站去得很早,等我到达候车大厅的时候,还不到点,想着离11点半的开车时间还很早,于是便坐进了候车室旁边的快餐店。然后我一个人坐在那里折腾我的手机杂志还有各种各样的自拍玩。两杯饮料,咖啡喝完,又喝掉一杯牛奶之后,我彻底觉得无聊了起来,便看开始环顾四周起来。

看到坐在我左边位置上的你,背着书包的样子一看就是个学生,然后一直在玩着手机。突然我就在想你是不是会跟我一趟车回家的学生呢?就瞬间产生了搭讪的欲望。不过座位离得有点小远,想了想还是作罢了。然后我继续在我的座位上折腾我的相机自拍着,偶尔继续观察一下我周围的人在做什么。哟,突然我的破手机就不给力了,重新开机之后时间又变得紊乱,不得不寻找一个陌生人来询问现在的时间,环顾四周,最佳人选当然是刚刚想搭讪的你,于是,咳咳,就有了我第一次骚扰你。不过问了之后就直接回到座位上了,也没有想太多的事情。

11点的时候,看到你突然起身离开快餐店。于是我想是不是可以开始检票了咧,于是也离开了快餐店。找到检票口,发现还真是可以检票进站了,于是刚刚开始的想法又蹦达出来了,你是不是会跟我一趟车回家的学生呢?于是我又开始在浩浩荡荡的检票人群中寻找你背书包的身影,不过介于中国排队的人群着实太混乱,所以就以失败作罢了。

还好我钻山洞排队的功力够强,大件行李也没能把我压倒,一切还算顺利地,我找到了我的11号车16铺。发现我周围都是文弱弱的女孩子,突然我就开始愁无法把这个大箱子摆到行李架上去了。就在这个瞬间,我竟然看到了你,哇,竟然跟我一个车一个车厢。兴奋之余不忘给你打了个招呼:“你在哪个铺位呐?”“10号。”路过的你回答,你还问了我终点站在哪里,我说我到南京,你说你到合肥。因为熙熙攘攘的人群拥挤,所以没能来得及说太多的话,你就走到了你的10号铺位。

可我还是愁我的箱子。睡下铺的小女孩建议我将箱子塞到床铺底下,试了试,发现太厚塞不进去。于是没法,还是得放顶上的行李架上。这个时候,火车已经开了。又看到了你,一个人坐在行李架下面的座位上好像在发着什么呆,于是走过去:“你还可以再帮我一个忙么?行李太重我放不上去。”很高兴,你很爽快的答应,然后陪我走回了16号。不过好像我的箱子难倒了瘦弱的你,你好似辛苦挣扎着才将我的箱子放上行李架,所以我一个劲的说谢谢你。

27号的搭讪故事到此为止,睡前的我就想明天应该找个机会跟你好好聊天,于是仔细听了听火车的路线,到合肥是29号凌晨,到南京是29号清晨。哈,整个白天都在火车上呢,我想我肯定有机会跟你聊天。

今天的我,睡醒了上午就快结束了。吃完早餐就开始折腾我的手机和纠结应该去哪一头的WC,这里走到那里去的,就是各个WC都满员。于是纠结的我从你那个方向的WC郁闷的走回的时候,跟你四目相对了下,就不得不打个招呼。你突然问我:”可不可以借你手机发个短信,我手机欠费了。“哈,你知道我听到的第一反应是什么嘛,第一反应是,哇,没这么笨蛋的要手机号的借口吧,不过我还是答应了。可惜我是破手机:“恩,可以是可以噢,不过我手机没电,估计要到洗漱间插着电才可以用噢,你等等。”

于是我走回我的16号,拿了充电器,再跟你一起走到了车头的洗漱间。可手机太破了,半天都没反应,最后还是给我的卡插在你手机上,你才可以用的。没看到你打电话,看你发了两条短信,就想你的手机应该是真的没钱了吧,于是我羞愧了一下我之前的自多心境,喏,明显是我想太多了哇。不过破手机,倒是给了我们机会好好聊天。嘿,知道你是学心理学的研究生哥哥以后,我找你唠嗑的欲望就愈发强烈了起来。

嗯,第三次主动骚扰你的借口是午餐——方便面,哈哈。因为看到你拿了一盒方便面准备泡,于是我速度的拿起我的康师傅,走去车厢头倒水的时候故意路过敲了一下你的头,说:“我来陪你吃方便面吧。”不过不知道你听见没有,anyway,我倒完水走回来的时候,你友好地指了指你对面的位置说:“就坐在这里吃吧。”于是我理所当然的坐下了,于是我又理所当然的聊了起来,哈,谁叫我自来熟咧。

跟心理学哥哥聊天真是有各种好处吖,短暂的午餐时间聊得很开心,我将自己对重庆的纠结转化成另外一个好友来跟你聊天,你的很多话,让我开始对我刚刚离开的那个让我感到各种不解的人开始释怀了起来。你说他只是缺爱的表现而已,你说他只是很特别而已,你说他只是太保护自我而已。于是我突然不那么恨他了,之前的诅咒,真的渐渐在心里变成祝福起来。

应该是,一不小心吧,我们就将午餐时间延长到下午两三点了吧。我们交换了姓名和联系方式,当你直接开始问我的手机号的时候,我才彻底肯定我最初肯定是想多了,哈哈。不过我还很惊讶的反问了一句:“咦?你刚才没记么?”不知道学心理学的你看出我诡异的心理变化没有,哈哈。后来实在是觉得大家都午休结束了起床看电视,看到你很happy的开始enjoy电视里的小品,于是我离开了你的10号座位,回到我的16号打游戏。当然,打游戏的结果就是打困了开始睡觉。睡觉之前给你发了个短信:“Nice to meet U.”收到回应:“Me 2!”于是happy睡去。

睡醒之后就去找充电的地方,找到隔壁软卧车厢的洗漱间,我又开始折腾我的手机。不过这个时候,我已经开始酝酿第四次骚扰你,哈哈。给你发了一条短信,不过没见你有回应。不知道几点的时候,应该是晚上六七点了吧,反正过了南阳。一个人待在洗漱间玩手机看杂志的我终于开始无聊起来,我回到我们的硬卧车厢看到你又在看电视,就问你是不是坐累了,是的话就陪我站着去充电吧,哈,你又一次爽快的起身,骚扰成功!你说你手机也没电了呢,我说难怪我给你发短信你没有回我。

于是狭窄的洗漱空间给了我们第三次好好交流的机会,我们聊天,吃巧克力,玩城画上的游戏。我的手机电充好了,继续在这个小空间里给你的手机充电,哈,这段时间我超级开心的说,突然就觉得30个小时的火车不是那么难熬了。给你说了好多好多,充好电我们就去车厢里坐着说,一直说到10点车厢熄灯。你说:“我去睡一下,一会儿下车的时候就不能给你打招呼了吖。”我们回到铺位上,寥寥发了几条短信,应该就各自睡去了。

不过我在火车到达合肥之前竟然醒来了,可能是因为车厢开始嘈杂起来吧。总之我醒来了,给你发了一条短信说下车注意安全。看到你一个人在车厢里站着看着窗外的样子突然觉得你很charming,这种charming应该就是一个小男生在逐渐长大的个人魅力的。于是突然觉得又多认识一个朋友的感觉真好。在你下车路过我脑袋下的时候,我还给你说了拜拜,不知道你是否有惊讶我们还是在你下车的时候打了招呼,不过这一切都是我酝酿过的场景噢。

你下车以后我就决定下来给手机充电了,我开始写这篇文章的时候火车正路过合肥市,现在应该又一次远离了。合肥,这个,我从来没来过的安徽城市,突然间觉得对此地有了感情,一瞬间觉得自己的感情真是有多,Anyway,在火车上的这一天,谢谢你的各种陪伴和倾诉。

凌晨的月台,看上去清冷却充满离别的味道。火车已经开到芜湖了。我在火车飞机轮船等各种交通工具上遇到过很多很多人,大部分的,也就是一面之缘而已。不过咧,我倒希望还可以再见到你,如果缘分足够的话。

【行走中国】暑假来福胶泥No.7

K570,重庆北到南京,上铺,2010年7月27日23:34开,11车16号上铺,355元。

应该是为了省钱吧,觉得旅途费用太高,我作出了一个连自己都有点意外的决定。
重庆到南京,从中国西南到东部,我决定坐火车穿越半个中国大陆。
K570的路线很曲折,行驶得也很缓慢,要2010年7月29日早晨才到南京。
也就意味着我要在火车上度过两个晚上加一整个白天。
其实有的时候我选择火车不是为了省钱,而是有的时候火车能给我更多在路上的感觉。我喜欢这样的感觉。
于是我备好了干粮,拖着我的箱子,背着我的书包和相机包,告别了Flora。
只身来到北站搭乘上了这一趟K570。


有个朋友常常看我的片儿,说我控火车。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很喜欢火车,也很喜欢拍火车。
这张片儿应该是火车停在湖北的时候拍的,也许是28号上午,我已经记不清。
K570慢的另外一个原因也许是因为它总是在等。
好多时候,我们卑微,所以我们只能一味被动的等待。
可是不是每件事情都像等火车轨道这样,只要你等,你就可以往前走。


这应该是28号下午的时候拍的,这个时候应该已经穿过重庆,四川,湖北到达河南了。
平原的景观总是可以给我一种天圆地方的错觉,感觉整个陆地没有尽头。
这个世界很大,我们很小,沿着你看得到尽头,追随你找不到的尽头。
可惜火车穿越的速度很快,看时间穿梭,美景在窗外一晃而过。
拿Lichee的PSP听歌,竟然是Demi那首,不要忘什么呢?
突然想起手机里的短信存了大半年的,四千多条,于是突然起意,删得干干净净了。

我在路上,我已经不再想念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