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博客的唠叨

前天小毛说我的blog字体太小了,就想起来换个背景,其实挺喜欢之前那个的,不过换来换去就换到现在这个界面上了。随意在Yo2里挑了个顺眼的。想起以前还会在blogcn上自己做背景,现在早已没了这个闲情逸致。blog嘛,可以写字就好。何必那么花花哨哨。特别记得我还在Blogcn偶尔还会想起postpores,但是MS最近又被河蟹了。

把之前那个帖子发到了gter作为我的备考日志,突然发现真的很多人都在为我加油呢。当然,YY大叔和CJ是被我叫过去的顶贴的。HOHO。把Gter的签名换成了6G的时候何苦告诉我的艾默生的那句话:当一个人为了一个既定目标前进的时候,全世界都会给他让路。还是一直挺喜欢这句话的,估计是我一直期待有人给我让路来着。

今天访问了卢松松的Blog,看到了这样的话题。于是就在想Blog的PR值这样的问题。Hey,我还真不在意我的Blog是不是会有人来看这个问题。纯粹日记,记录生活和感想。日记嘛,愿意看就看咯。一直写一直写,写了这么多年了,现在也没在意谁谁谁,是否会来看我的Blog。在意的都变得不在意了,何况本身就不在意的那些。其他的,至于友情链接,也真的都是有友情的链接。要是得闲,我也来关注下所谓的如何提升RP值的问题。有人看还是好的。要是什么时候我宣传好了,你们都要申请友情链接吧,HOHO,不过前提还是得有友情。想起前段时间觉得自己特别适合做企宣这件事来着,于是琢磨着什么时候去哪里弄个小项目做做。不过,是不是得空先宣传下自己的Blog?

不要再忧伤,我有我正要开始的美丽

几米

窗外放晴了。屋内仍继续下雨。
我微笑。并不等于我快乐。
我撑伞,并非只是为了避雨。
你永远都不懂我在想什么。
我想拥抱每个人,但我得先温暖我自己,
请容忍我。因为我已在练习容忍你。
我的心常下雪,不管天气如何。
它总是突然的冻结,无法商量。
我望向繁花盛开的世界,固定缺席。
我的心开始下雪,雪无声的覆盖了所有。湮灭了迷茫,骄傲和哀痛。
当一切归于寂静,世界突然变的清凉明朗。
所以,别为我忧伤,我有我的美丽。它正要开始。
 ——几米《地下铁》

这些天一直过得有点累,各种疲惫,有的时候,真的觉得人就是活在不断学习包容自己,包容他人,包容社会的途中。不必苛求太多,对自己也好,对他人也罢,放开一颗心,真的才可以看到淡然的大世界。心的力量真的不容小视,所有的痛苦都是自找的,这是以前看到过的话,只是这几天的感受,让我深刻体会到这真理的伟大力量。

几年前,好似还在初中的时候,曾经在墙壁上用漂亮的信纸写了一句话贴上。“世界上最广阔的是海洋,比海洋更广阔的是天空,而比天空更广阔的则是人的心灵。”雨果在《悲惨世界》里的话,曾一度让我着迷,只是年少的我当时只是单纯的着迷,并不知道这样的句子身后隐藏着的那些道理。也许真的当你的心可以容纳这个世界的时候,世界可能才能原谅你最初的无知。人就是在不断的原谅与被原谅,不断地容忍与被容忍中,渐渐在这个世界成长。

常常告诫自己不要去拘泥于一些无谓的小情小爱小感慨小情绪,时间久了人就会变得怨念不堪,心胸也是会受到环境的影响,谁看了都不会喜欢。别以为任性就是天赐给你的宝物,可以肆意挥霍。所有的容忍都有限度,所有的感情都经不过重重叠叠的考验,所有的人都没有义务颤颤惊惊得容忍。只是,当我已经开始容忍你的时候,也请你容忍我。

不想做正事的时候,闲下来,与其纠结着一些无谓的小情小爱小感慨小情绪,不如去读一本书。用不着品读佛经来提升自己的心灵品度,即便只是一本闲然淡定的小说,也足够给你足够的理由来思考。思考便不会寂寞,也不会纠缠于各种责怪与自责。

这些天总是纠缠于自己的学习任务,各种课堂里奔波,各种词汇里扑打,难免会觉得疲惫不堪,难免会想放弃,难免会遇到不合适宜的糟糕心情,难免还有你期望理解你的人不在的时候。尽量去容忍,学会容忍,容忍别人,也是容忍自己。时常抱怨,又时常提醒自己不要抱怨。时常告诫别人放宽心一步一步来,也时常提醒自己不要急躁。草草说,有矛盾才是开始长大。的确是,成长的蜕变中难免觉得很难,但你知道只要你想起来就会提醒自己去努力。

只说自己,特别容易半途回到原点,所以就要一次次爬起来,Gter上的签名改称了那句时常用来鼓励自己的话。路是自己选的,再苦再累再委屈,也要坚持,我不允许自己放弃;就算第10000次失败,也要10001次的重新开始。却也时常跌倒在地上不想爬起,待怠慢的时间过去,又在我想起来爬起来的时候去忏悔,修改,审视自己。

这就是一个需要自律的年代。万事只能靠自己。只是有的时候,可以幸运的找到一个合适的环境,用他人来提醒自己。总是要在不断的对比中看到自己的不足,也看到差距。那晚突然在建筑版下到了很多LA的PDF书,忍不住在电脑面前看了很久,我还是挺热爱我的专业的,只是这一年,跟英语纠缠了太久,虽然课程一直在上,虽然我在努力保持着我的GPA,但是只有自己知道,差距有多大。看国外LA和UD学生的Case Study,才知道自己还在多么白痴的一个层次里。也好,正好也督促自己提高,不然努力不够,出去了也会跟不上吧。前几天在Blog上列了一份书单,是这个学期接下来要看完的书,嗯,G结束后,一个星期一本吧,不想再在各种考试中急急忙忙的赶,想缓下来,认认真真地学。

当然,还有28天的路要赶。这28天,一定艰辛,一定辛苦。自己差得太多,还不够坚韧,还不够努力。不想再抱怨,不抱怨别人,也不抱怨自己。gaofei说,想着做一件事情就少一件事情,心情就会很好。对,这是多么容忍自己的态度。那么,我也要开始容忍自己了。一直没勇气在Gter上开备考日记,今天这篇blog,待会转去当我的备考日记吧。不要再焦虑,不要再忧伤,我有我,正要开始的美丽。

本学期书单

这个学期怎么着也要好好读完的书:

教材好好看:

中国园林美学
城市规划原理
园林树木学
花卉学
人机工程学
建筑空间组合论

设计好好看:

明日之城市
精确性
寻找失落的空间
设计中的设计
Landscape Urbanism
Avant-Gardeners
Syntax of Landscape
Taking Measures Across the American Landscape

小说好好看:

最后的精灵
天使堕落的城市
笑忘录
1984
Twilight

暂时,就这么多。
各种考试用书我就不列了。
以上是要抱着足够学习和娱乐的精神要看完的书。

足够我读完一个学期了。
算一下,大概3个月的样子。
课余的所有时间都用来读书。
除小说外,一个星期一本,差也差不多。
光读书多好。

这世界唯一的你

当风筝遇上风
那些风筝远去
连牵着我手里的你
这是世界唯一的你

那些表情填满
丰富了我所有表情
这是你给我的奖励

那些甜蜜掩埋
呢喃了你那些耳语
填满了我不安的心

那些距离变迁
离奇了我这句叹息
听见了你唯一思念

后记:今天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二教前的大草坪上有人在放风筝,突然就想到了这么矫情的一句话,我只是你手中的一只风筝,然后这些天一直哼着彭小青的歌,于是这首,这世界唯一的你,送给你。

 

要么不玩,要么玩命

自从我知道晓蕾要放弃中科大生物系那么美好的出国招牌放弃出国转而去考CCER的研的时候,我内心那一个崇拜那叫一个油然而生。只是说,人嘛,都是逼自己逼出来的。晓蕾那么强悍的女人,哪里还怕一个考研。所以我的概念中她就是明年这时候就在北京了。不过晓蕾的QQ签名还是镇到了我,八个大字,要么不玩,要么玩命。

这样的结果就是,浑身上下都是疼痛的感觉躺在床上却没有办法睡着,因为没有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多到只要有1分钟是闲下来的,脑袋里就是无穷无尽的代办事项。昨天都说恨不得把自己分成五份,一份做录入,一份做CASK EFFCT的阅读,一份做背单词,一份看专业书,一份去睡觉。今天我仍然这么期望着。昨天背单词背到3点,CJ在帮我做一部分的录入,然后4点半的时候实在觉得我应该去休息了,便豁出去休息了。今天一整天的课。7点20起床,8点到教室上课,从8点开始到11点一直在一边画着等高线的图一边看着最难记最难记的p,9点半的时候看完一个LIST,然后开始纠结等高线的图,背单词效率陡然变差。

早上开始,Lichee还在发很讽刺的短信给我,也罢也罢。问我,我那决绝到冷酷的冲劲呢?我那一直坚定的信念呢?好像他很了解我似的。也许吧,也许他的确很了解我,说很多话,好像他很关心我。还说,你不是有很多特别好友?向他们寻求帮助和安慰吧,这样你会更有力量去奋斗。打出来,也算是一种发泄吧。还要多讽刺。要是几个月前你能如现在这样来关注我,我想故事的轨迹也许就不是这个样子了,只是,it is written。”我希望我能有所帮助,我希望你幸福,希望你顺利的做好每一件事,希望你过得比我好。”很伟大的短信,很伟大的祝福,很好,我也很伟大,同希望。

这样的结果就是除了list 28之后的P还是不行。单词不行这绝对是准备考试的硬伤,想起这个我就想起一个词,叫bang,一阵猛烈的伤痛感。中午重新去选了课,之前选的中国画取消了。于是我的课表很伟大的超过了30个学分,31.5个学分,14门专业课,除了我自己的必修跟限选,我修了3门大四的课。很好很好,只是我觉得我又要搞死我自己了。高飞说要是我还能把gre考下来,这么多的课,搞完我完全就登到另外一个层次了,非常好非常好。要是预计没有错误的话,10月底开始还有一个比赛要做。看了一下,从这周开始,以后的生活又该是生于安乐,死于图纸了。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再磨难一点,这样子说不定明年我就能找个合适的地儿开始自己养活自己了,再说一遍,我极其渴望独立。

下课吃完饭回到家1点。实在忍受不了剧烈的头疼我决定暂时放弃录入休息一下。只是1个小时睡下来,头疼只是愈发剧烈,还伴随着强烈的四肢无力感。还好下午的课有十分有魅力的植物老师跟十分可爱的花花草草,还算清醒。5点回到家之后一直在捣鼓自己的课表,捣鼓出来之后就去上晚上的课了。太无聊,室友这几天一直在我身边处于一种很癫狂的状态,感情也不顺利咧,学校的事情也不顺利。于是更癫狂的我也只能在课堂上装得很淡定的一直在安慰她,说到我不知道还能说出些什么话。晚上的限选课十分无聊,虽然是个十分美丽娇小的女老师,但是从此以后我不想去了。为了陪室友买冰沙,回到家已经10点。继续录入,到刚才我开始写blog为止,我的录入仍然没有完成,还好CJ跟高飞帮我完成了大部分,剩下的我再也不好意思让人帮我了。

明天室友要回家,我突然想起我回家的话家里也没有人,纠结之余想起了我要拿书还给某人这件事情,于是还是回家吧。明儿去上完大四的课,就回家睡个好觉。流水帐到此为止吧,我要去洗澡,然后洗衣服,然后继续录入,然后做完精析,然后巩固一下今天背得要死的p,就可以睡觉了。预计顺利的话,可以比昨天早一个小时。

最后一句,因为CJ和ZHUN,最近开始在一个网站记账玩。

Only Can Make Believe All These Time

时间一下子就过了九月中,我时常不习惯这样的时光匆匆。整理Blog的文档,偶然发现Yo2的搬家功能,就把以前Blogcn里的文章都搬过来了,看时光匆匆,从2005年3月写Blog到现在,只有3个月没有文章更新。

2007年5月,高考前一个月,我想那个时候我该是努力在学习吧,安心冲刺中。
2008年7月,在北京的整整一个月,在G班认识的新朋友,还有同去的Lichee跟在北京的SS,Wens等朋友联系中,似乎没有机会上网更新Blog,也说得过去。
2009年2月,这个月我在纠结AW吧,然后过年,没有新感触,也许没有更新吧。

发现一个有意思的事情,高中写Blog比大学勤快很多。之前很难得上一次网,每次上网,都要更新Blog,似乎我上网就是为了给自己汇报一下自己的近况。高中的时候年级有那么一帮人写Blogcn,都会互相刷新,互相看,互相留言。那一帮人的大部分,现在似乎都不写Blog了,写的话,也不在Blogcn写了,生活总是在改变。到了大学,每天都在电脑面前,反而懒了起来。写Blog这件事,是需要气氛的。其实做什么事情都是需要气氛的,一个人的任何一种行为都是由性格和当时的环境决定的。当时的环境在这里就占有很大的比重,这个环境也就是气氛了。比如写Blog,需要一个标题,一个话题,一些感悟,一个恰当的时间,一个恰当的心情。比如现在,我在这里写Blog,用了一个无关紧要的标题,再说一个无关紧要的话题,发了一些无关紧要的感慨,然后在这个不急不慢的时间里,我突然有种很淡泊的心情,那么,开始更新Blog吧。

最近,我突然发现我打字真的很快,基本上以10字/0.5秒的速度跟人家聊天,弄得人家受不了。特别是打哇咔咔的时候,我发现基本只需要0.1秒,这样的速度似乎是拼音打字的极限了。CJ说这也算是特长。好吧,至少我又多了一个特质可以秒杀大众,这样写BLOG所需要的时间是不是就没有其他的人那么多呢?时间也许就是这样的,就像海绵里的水,挤挤就出来了,不挤就挥发了。

最近,精英组的作业永远都做不完,我还是不够努力吧,争取下次做到最好的那一个,收集草木奖励给的1000GTB。GTB可以用来做什么?也许只是给自己一些虚荣心,不管是在论坛上,还是哪里。不过GTER真的是个好地方,只是我05年的ID到现在也就是个高级会员而已,实在很不勤快。

最近,室友总是碎碎念着一个男人。人啊,总是在这样或者那样的环境里给自己找很烦恼,找郁闷,那个谁谁谁说,人就是担心自己过得不好,所以不停的在担心,在抱怨。自己在乎的那个人,永远也猜不到他的想法,自己在乎的那个人,却也忍不住无时无刻不在猜想着他的想法。不过在我看来,也就是她太闲了,没有事情做的时候,不想自己喜欢的那个人还可以干什么呢?无非就是把故事重叠着,一遍又一遍的在脑袋里重新编排着那些快乐的时光,然后自己惩罚自己,自己遗忘。室友一直在问,为什么明知道恋爱是件很闹人的事情,却还是忍不住一次又一次的陷入呢?突然想起《同类》里,那句,爱收了又给,我们都不太完美。就是逃不出这世上的那些繁华,所以一次又一次陷入了这纷扰中。谁都是这样吧。不过,要是某个突然出现的人突然消失,不过痛苦一个月而已,用大叔的话说,这叫过敏反应,来得快也去得快,这又不是什么影响吃饭睡觉的事情,至于么。

最近,日本叔叔又出现了,只是这一次我不是苦恼的小娘子,他也不是热情奔放搞笑的日本章鱼叔了。生活总是会让人改变一些,他跟我说,这样是不是就叫做沉淀。之前他总是在我最迷茫最苦恼的时间出现,然后给我一些引导性的话语,这一次他告诉我说不想再教育我了,说总是要走一些弯路,才会看到正确的方向,总是要挨一些巴掌,才会长大。一直很仰慕他的,他说他没比我大多少,干嘛我一直仰慕他,我说谁叫他总是可以在全世界到处游荡,总是聪明得在一些不经意的交流中将我看透,前几天心血来潮,人人到了他的人人,这个人一下子就变得清晰起来了。他说回国后这几天广州一直台风,他说他要去西部的国家工作,他说他也有他的苦闷,他说他删掉了以前的日记,他说他不会常上网,他说吐槽功能暂时停止使用了。那么,再放一段吧,也许下一段我又成苦恼的小娘子的时候,他该成搞笑的西部牛仔了吧。沉淀归沉淀,幽默是特长,这样的特质,还是不要扔掉的好。哪天我整理一下那些你加班我加班的邮件,合在一起可以出本笑话册了。

最近,我给frank发了一条生日短信,他仍然是不冷不热的回复。总是在这个完美主义者这里得到当头一棒,其实自己也知道没有这个必要,也许我只是想表示下友好而已,谁都有自己的生活,不可能时时刻刻去关注谁谁,只是,有的时候,人就是这样,越是神秘的东西,越想去知道,越是错过的东西,就越想探求原因。不过,时间久了,什么都不那么在意了。偶尔在reader或者校内上看到他的更新,还会猜想一下他的最近而已。妈妈有时候问起frank来,我也只是说,好久没有联系了。也的确,好久没有联系了。偶尔聚聚是不错的主意,但保持联系是件累人的事情。我记得这句话,差不多也算是真理吧。

最近,LGJ说要从湛江回长沙来看我,想起我认识frank还是因为LGJ,不过06年他毕业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部队的人生活也许比较单调吧,不敢再问他有没有女朋友这样的问题,怕又被他说我怎么老是问这么俗气的问题。只是提到摩天轮,多多少少对3年前的某一天,还有着一些模糊的记忆。他说他最近的项目申报了一个国际一流水平,可以报假期了所以想回长沙看看。Hey,回吧回吧,谁和谁都忍不住想念的。当年的小女孩是已经长大了啊,但是世界也变了吧。也许谁谁谁以为谁谁谁一直在等谁谁谁,其实谁谁谁永远不知道离开谁谁谁之后谁谁谁的生命里会出现谁谁谁。

Btw,最近很是迷彭小青的歌,我很喜欢她的那首《狮子座》,唱到了心里的某个感觉。我记得我有天跟SS说过,我被狮男克。其实也不完全是这样了,星座这样的伪科学,也就是拿来骗骗自己那迷糊的心而已。只是有的感觉被描述出来,多少让人感觉安心。就让日子继续这样不平不稳不咸不淡地过着吧,我跟室友说,我比你淡定很多。

最后,转龙应台一篇文章。高三的时候很迷恋Stefanie那首《相信》,那个时候真的相信爱情,相信简单。只是时间如此,总是有一些东西让你开始相信,又开始不相信了吧,有那么几条,今儿来看,感触颇深。

《不相信》

     二十岁之前相信的很多东西,后来一件一件变成不相信。
      曾经相信过爱国,后来知道“国”的定义有问题,通常那循循善诱要你爱国的人所定义的“国”,不一定可爱,不一定值得爱,而且更可能值得推翻。
      曾经相信过历史,后来知道,原来历史的一半是编造。前朝史永远是后朝人在写,后朝人永远在否定前朝,他的后朝又来否定他,但是负负不一定得正,只是累积渐进的扭曲变形移位,使真相永远掩盖,无法复原。说“不容青史尽成灰”,表达的正是,不错,青史往往是要成灰的。指鹿为马,也往往是可以得逞和胜利的。
      曾经相信过文明的力量,后来知道,原来人的愚昧和野蛮不因文明的进展而消失,只是愚昧野蛮有很多不同的面貌:纯朴的农民工人、深沉的知识分子、自信的政治领袖、替天行道的王师,都可能有不同形式的巨大愚昧和巨大野蛮,而且野蛮和文明之间,竟然只有极其细微、随时可以被抹掉的一线之隔。
      曾经相信过正义,后来知道,原来同时完全可以存在两种正义,而且彼此抵触,冰火不容。选择其中之一,正义同时就意味着不正义。而且,你绝对看不出,某些人在某一个特定的时机热烈主张某一个特定的正义,其中隐藏着深不可测的不正义。
      曾经相信过理想主义者,后来知道,理想主义者往往经不起权力的测试:一掌有权力,他或者变成当初自己誓死反对的“邪恶”,或者,他在现实的场域里不堪一击,一下就被弄权者拉下马来,完全没有机会去实现他的理想。理想主义者要有品格,才能不被权力腐化;理想主义者要有能力,才能将理想转化为实践。可是理想主义者兼具品格及能力者,几希。
      曾经相信过爱情,后来知道,原来爱情必须转化为亲情才可能持久,但是转化为亲情的爱情,犹如化入杯水中的冰块──它还是冰块吗?
      曾经相信过海枯石烂作为永恒不灭的表征,后来知道,原来海其实很容易枯,石,原来很容易烂。雨水,很可能不再来,沧海,不会再成桑田。原来,自己脚下所踩的地球,很容易被毁灭。海枯石烂的永恒,原来不存在。
      二十岁之前相信的很多东西,有些其实到今天也还相信。
      譬如国也许不可爱,但是土地和人可以爱。譬如史也许不能信,但是对于真相的追求可以无止尽。譬如文明也许脆弱不堪,但是除文明外我们其实别无依靠。譬如正义也许极为可疑,但是在乎正义比不在乎要安全。譬如理想主义者也许成就不了大事大业,但是没有他们社会一定不一样。譬如爱情总是幻灭的多,但是萤火虫在夜里发光从来就不是为了保持光。譬如海枯石烂的永恒也许不存在,但是如果一粒沙里有一个无穷的宇宙,一刹那里想必也有一个不变不移的时间。
      那么,有没有什么,是我二十岁前不相信的,现在却信了呢?
      有的,不过都是些最平凡的老生常谈。曾经不相信“性格决定命运”,现在相信了。曾经不相信“色即是空”,现在相信了。曾经不相信“船到桥头自然直”,现在有点信了。曾经不相信无法实证的事情,现在也还没准备相信,但是,有些无关实证的感觉,我明白了,譬如李叔同圆寂前最后的手书:“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求,咫尺千里。问余何适,廓尔忘言,华枝春满,天心月圆。”
      相信与不相信之间,彷佛还有令人沉吟的深度。

由空间设计的行为学想到的

人的灵魂包含性格和知识两大要素。性格是先天赋予的行为本能:包括欲望、情感、智力和体能等方面;知识是后天通过学习所获得的行为依据:包括习俗、技艺、科学文化知识和思想意识理念等方面。

每个人的灵魂都不会相同,因为每个人先天赋以的性格和后天学习所获得的知识都不会完全一样。所以每一个人都有自己行为的特征,也就是每个人所特有的个性。

在灵魂的两大要素之中,性格与知识相比较,知识具有主导的地位。一个有丰富知识的人可以克服性格上的许多弱点,使自己的行为有理性和有预见性。而知识贫乏的人,理智也相对贫乏,或大胆卤莽或胆怯龟缩,行为就只能由自己的性格来主导。

人的行为表现的基本规律是:
1、在特定的环境之中,具有特定个性的人,有特定的行为表现。
2、在相似的环境之中,具有相似个性的人或相似共性的群体,有相似的行为表现。
3、任何一种行为,都会相应产生一种以上的后果。任何一种控制行为的行为,也都会相应产生一种以上的后果。而任何一种行为的后果,都有其自身固有的演化规律,与行为者和实施控制行为者的主观愿望无关。

人类控制自己行为的方法可以分为两个大的层面:其一是自我控制,其二是社会群体的控制。自我控制的主要目的,是要使自己能与其他的社会成员和谐相处。其办法称为“修养”。包括:自学、自省、自律等方面。而社会行为控制的主要目的,不但要使得社会成员彼此之间能够和谐相处,还要使得人类社会与自然环境之间也能和谐相处。对社会群体行为的控制又称为“统治”。

以上的文章转于建筑空间的Blog。

一段时间不用Reader,我就不记得我还要看下这个东西。

每次去基本上围绕那么一两个熟人的Blog或者几个设计的网站晃荡下,看到大家的生活都很灿烂阳光,私下里关心一下人家的Blog也算是关心一下这个人吧。从7月份开始我的生活一直都很混乱,有无数不安定的因素在其中作祟。我觉得我是不是应该找个合适的时间来梳理一下。这个时间很不合适,但是我就是想梳理了。当然,我估计这样的混乱还得持续下去一段时间。

从这个空间设计行为学里来分析一下我自己:
躯体已经无法改变,健康或者不健康,五官的分布位置,身体的硬软度,长度,骨骼的伸缩度,这些好像都是既定而且无法改变的。其中的某一点,前几日刚好有人跟我说觉得我的五官拆分下来看都挺好看的,为什么拼在一起就搞笑了。这样的说法听到的确是比较无奈。以我妈多年的理论来说,这样子叫长得安全,还好也不影响市容市貌,我也就认了。
从灵魂来看,性格的那部分,我的性格,包括欲望,情感,智力,体能,应该都还算健全的。对于喜欢的东西有欲望,然后去追求这是人类的本性。对于习惯的东西有情感,然后舍不得,放不下,这也是人类的本性。至于智力和体能,这是保证一个人正常成长的必要因素。我都正常成长了19+年,应该也还是健全的。知识的那部分,不敢说自己饱读诗书,但也还是正儿八经的念了十几年的书,考了十几年的试,乱七八糟的什么各种爱好也尝试过一些,但都只是爱好而已,至今无专长。

我的成长如此,灵魂也就如此,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就像前几日在Blog里写的一样,你面前的这个人,到底有多少段故事,其实你不知道,多数情况下你只是以为你知道而已。因为要完整地了解到一个灵魂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这里说,在灵魂与知识相比的两大要素中,知识占有主要地位。我个人认为这个知识应该不是狭义的习俗,技艺,科学文化和思想意识的理论知识,更应该包括一个人的成长经历。成长经历相似的人,即便性格不一样,也有很多相似的地方,这样的两个灵魂自然合得很来。打个比方,我始终认为我最好的朋友都是在中学认识的那一帮人中间出现的,不是其他的原因,就是因为我们有着相同的成长经历。中学六年是一个人认知世界最初开始的时间,包括与人的交往,看待一个事实等等。毕竟6年的时间,基本上大家接受的知识和接触的事情是差不多的,这样的成长背景造成了我们有一定的知识相似度,让我暂且称之为灵魂相似度。所以这样的人接触起来就会比较亲密,后来再在其他的场合碰到,也比较容易变得亲密。再打个比方,找家属的时候大家喜欢用一个叫门当户对的词,这绝对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放到现在这里来说,就是至少需要一定的灵魂相似度。门当户对四个字就奠定了你们的成长经历的相似性,也就是有一定的灵魂相似度,如果这点达不到,性格也不是完完全全的100%合拍,那就基本没戏,因为知识吸取的不一样,性格还不一样的话,灵魂相似度太低,即便有火花,也不可长久。如果生命里遇到过一件让你改变很大的事情,这件事情在你的灵魂成素里就占有很重要的地位,再遇到一个相似的人,就容易惺惺相惜。比如两个同样被生活所欠的人,即便其他的知识和性格不一样,但是有一个比重很大的因素一样,那灵魂相似度自然也很高,在一起自然也很合拍。

当然,这里说,一个有丰富知识的人可以克服性格上的许多弱点,使自己的行为有理性和有预见性。而知识贫乏的人,理智也相对贫乏,或大胆卤莽或胆怯龟缩,行为就只能由自己的性格来主导。这一点是绝对没有错的,所谓温儒尔雅先生,和三尺莽夫,自然行为不会是一样的。不过这里的知识,自然不是光说书本上的知识,我不认为一个饱读十年书的人就能对自己的行为有理性和预见性,这跟他的经验知识有关。一个丰富经验知识的人,才可以克服性格上的很多缺点,因为失败的经历,当然,有可能是别人失败的经历告诉了他,哪一条路才可以通往对的彼岸。大胆鲁莽和胆怯龟缩其实也的确都是对未知事物的表现,因为未知所以害怕,因为害怕所以行为只有性格决定,性格勇敢,便勇敢。性格胆小,变胆怯。这样的行为说到底可以称之为冲动,即不考虑后果的行为。

我最近老是在做冲动的事情,一些让自己也无法理解的行为总是时不时表现出来。当然,这也不是完全的无法理解,只是知道这样不对,却还是这样做了。写Issue的时候写过,人的行为不只由性格和知识决定,也由当时的特定的环境决定,就是这里所说,在特定的环境之中,具有特定个性的人,有特定的行为表现。另外,在相似的环境之中,具有相似个性的人或相似共性的群体,有相似的行为表现。这就是一个大环境的问题,为什么那么多人想尽办法要进重点小学重点初中重点大学?还不是为了图个环境。大的环境不只有硬件设施决定,还有周围的软的东西,比如人脉,氛围这类看不见的资源与条件等等。很难做到一个教室里,所有的人都在学习,而你在游戏。当然,更难做到一个教室里,所有的人都在游戏,而你在学习。这就是环境改造人的说法,想改变环境是不可能的,若是对环境不满意,只能尽量不被环境改变,即不被具有相似性的群体行为所影响。这里还说,任何一种行为,都会相应产生一种以上的后果。任何一种控制行为的行为,也都会相应产生一种以上的后果。而任何一种行为的后果,都有其自身固有的演化规律,与行为者和实施控制行为者的主观愿望无关。比如人的天性好玩,也许有特例,但是我看到的绝大多数人是这样,在有人来玩的情况下,自然按耐不住去玩,后果就是时间在无聊的事情中度过了,但是感情增长。不说这样谁得谁失,至少应该搞清楚什么最重要,当然,终身大事排除在外,不予讨论,要是说的话估计就要说成工作和生活这两大标题了。有的时候,玩,通过理智而知道,有些特定的时间段不适合玩,从而控制了自己的行为,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去学习,或者像我现在一样去写一篇帖子,我控制住了自己的行为,这样的后果就是,错过了与谁谁或者谁谁谁的感情增长的绝好机会,也错过了某件玩的技能方便的提高。当然,这样的行为的后果的演化规律,是在按照世界的一定客观规律发展的,自然与行为者和控制行为者的主观愿望无关。
我的行为,自我控制,这一方面实在做得太差,所以我习惯群体控制。我常常强使自己置于某种群体中来控制自己。当然,这一点不是时刻都奏效,毕竟强迫这个行为也是由我自我控制的。这些天一直在不断的看望和被看望,俗务缠身?自然说不上。只是世界太折腾,我的自我控制成长的速度还跟不上而已。

麦兜说,其实我没想过去哪,只不过好满意现在的生活。
我说,其实我没想过去哪,只不果好不满意现在的生活。

我估计我正儿八经的恢复校园生活,还得半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