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一下想在校内上写日志

今天因为我的懒所以错过了与我亲爱的Zhun的会面。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要寒假才能碰见了。

想晓得从吊哥到君姐她现在到底有好女人达。

她港我们干脆像牛郎织女一样的每年碰一次咯。

于是我突然觉得要是我是牛郎的话,我只怕想看见的不只织女,还有七仙女。

每次看到小毛写十班日志,我就想回过头想下一中的六年时光。

其实想一下又会发现,其实真的冒得么子尽达好想的事。

我们初中5班好像在07年毕业组织了那次聚会之后再也没有人有这个欲望聚会一样。

然后每年李皓过生日的时候我都会接到某一堆人的邀请电话然后因为活动性质原因不去。

当然还是断断续续还是见过一些人。

这么多年下来,品品,易地骄,唐天任,陈潮,这几个基本上按照一定的频率每年都见到。

然后有那么几个不定期见了那么一次的人,比如胡妍琼,Lucy,刘洋民,Sunday。

然后偶尔会在电话或者校内上冒出来的,比如王柯涵,朱圆娟,汤洋,李皓。

还有一些,有的还可以从校内或者其他人的口中了解到,基本上晓得在哪里,在搞么子。

那天在路上突然碰达肖风来,好像都变得很难认出来了。

可能再有一些,只怕跟我港起名字我记都不记得去达。

10号6班小聚达一下会,来的人也不是很多。

有的不在长沙,有的不在中国,当然还有的有事来不成器。

我想看见,想好好策哈子的人,有的冒来,有的来达也不晓得策么子。

但是6班还是我待过滴最有凝聚力的班级了,这是很骄傲的事情。

还好有胖子,有我的男版,所以每年我都可以有机会会面一下6班成员。

所以,你跟我策,我跟你策,好像所有的人都可以策得上那么几句也还贴心的话。

曼龄来之前我好像一直都在跟小田策,突然想起我小田帮我写论文,还欠小田一餐恰滴。

其实这些在长沙滴也好难得碰见一次。

曼龄除外了,这个妹子基本上我还是能随喊她随到滴,只要她冒在睡觉或者手机欠费。

然后要不是聚会我都已经N久八久冒碰到我的好同桌Yummy了,每次喊他他都有事。

然后跟小陈妍其实也半年冒见了,狠狠抱了个。

打电话把波波喊了出来,她真的苗条嘎好多了,美女初落成达,男士们后悔吧哈。

Baby跟呆呆都越来越女人越来越漂亮了,我又想起我们三个还曾经三人同桌的故事了。

男版和胖子还算时不时在我这里冒了个头像,小Billy长帅还长白了。

王夕之前还在北京找他玩了一天,所以也不算太久冒见,还是那么Tall那么强悍的人。

小邹全儿五一的时候调大哈我的口味,他好像要去马来达吧,然后他好像长胖了。

如果不是搬得这啊乡里来住说不定还可以喊他出来打哈子球咧。

陈孟硕跟坦子象征性的出现了一下,当然这两个都不算太久冒联系的人。

我也冒待太久,吃完饭为了要去卷那里拿东西所以提前走了。

然后错过了那两对举行集体婚礼尽大不来的庄妹驮跟阳子那四个。

我还等达看阳子在西班牙的看图讲故事涅,不晓得这个假期还有冒有机会。

毛毛在准备考试懒得来,于是我也觉得我好像这个假期见不到她了。

对达,聚会之前的某天我偶然碰达哈我老婆胡婧,现在估计她已经在英国了。

想起曼龄好像不久也要去加拿大,然后我突然不晓得接下来这一年我可以找哪个玩。

去办公室看到了龙哥跟Ball Sir,还在路上碰到达顺子跟他可爱的崽。

老师们其实还是一直都也还想念的。

不过老师们总是冒得太多变化的。

不过大概我们也变得不蛮多吧。

或者不知不觉中大家都变嘎很多达。

1班聚会了么?总之我好像不蛮清楚。

感觉好多1班的人消失了。

比如那天我跟小田策起来的时候突然想起了Jolin,他好像消失了好像冒得消息。

比如我每次坐159经过东塘的时候我都会想起一下蒋锐,他也失踪好久了一样。

比如某天梁天恒突然在Q上留了个言把我我才想起我好久冒联系她了。

上一次见,好像还是一年半以前,实在哈在长沙,实在不是很远。

达达刚回来的时候我们还碰大面看大个电影,也算是按照一定频率常联系了滴。

小明在庐山画画,偶尔我们也会短信联系哈,但是人好像也好久冒见到达。

去天津的时候找了我亲爱的卷,去北京的时候找了我亲爱的绝绝,这都算是经常联系了滴。

还在北京看见达卓卓,果然都是越来越女人越来越漂亮越来越漂亮了。

还有好多人的记忆都是寒假那次聚会的时候滴。

噢,对大,还有我亲爱的徒弟,我都快忘记了小毛是1班滴达。

每次看到小毛组织10班聚会我就想为什么不组织1班聚会涅。

想起我还要请小毛恰粉来,不过好像我还冒打算出门。

我认得的人基本上都是大学过嘎一半,或者马上就过完。

于是发现,所有的人都是越活越洋气啊,当然这绝对是一件好事。

有时候停下来想一下会发现整个地球上遍布着我亲爱的同学们。

大家都在地球的某个角落过着自己要不优雅,要不颓废,要不平平淡淡的日子。

QQ上,校内上,手机里其实好多人都一直在,但是好像都冒联系。

好像冒么子咯去找别个策是件很愚蠢而且浪费时间的动作。

每个人都有自己要搞得咯。

有天我碰达哈幸幸,感觉我们就是每半年见达一次面,策勒一次。

不过这样已经很好了,都可以算是常联系的了。

有天我终于碰到达我亲爱的513,其实碰一次她好像都很不易得。

然后跟我亲爱的513恰饭的时候就策起这样的咯,突然感慨万千了一下。

有天我还碰到五年未见移民加拿大的小学同学曾佳,聊天间发现了很多必然会发生的改变。

聊起一些小学同学,有的有校内这东西,也许还多少有点消息。

QQ上好像也总是听说有人热火朝天的聚会着,但是总觉得跟我冒么子关系了。

每个人都在跑,或者在飞。

我想起这样的话的原因是我想起前两天在曼龄的空间看到一句话。

我觉得港得也还有那么一点乐。

“如果我在路上走,就不要引诱我去飞。”

这杂鬼妹子总是可以在也还不那么nia噻的时候港出这么nia噻的话。

那么我到底在走还是在飞咧?其实我不晓得。

好吧,我的感慨发完大,才发现我一直在这里港长沙话。

原来我港冒么子好想的竟然也想了这么多的话港了出来。

好像也冒么子不好滴。

在我写这篇东西的时候Jolin又突然从Q上冒了出来。

他港他以为我忘记达他,我港我以为他忘记达我咧。

其实应该是都冒忘记,只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咯要关心,要忙吧。

然后我写这篇东西的时候Erik从武汉发来消息说听港长沙有很多猪流感要我注意。

于是终于也发现了,每个人的生活圈子的确有限,有人走进,就要有人走出来。

所以这么多年,我亲爱的同学们在各自不同的圈子里换了一批又一批。

但是其实该有的感情,一直都有,不会丢得哪里去滴。

附录:

夏晓毛 2009-08-14 11:59

对了,留个书签澄清一下,估计你这里人气旺~俺们不是不想组织一班聚会实在是有特殊情况,寒假有空聚,寒假有空聚~小毛无偿提供专业excel、word统计方法和催人出门大法~

2009-8-23

我今天才晓得校内日志有点名功能。

好吧,我点的人,要是你们看过了的话,那就忽略之吧。

结果又只能添8个,根本不够呗。

顺便说,初中同学小聚了一次,感觉大家变化也不是很多。

顺便,我再上个照片吧。暑假6班聚会的照片,混乱版看着比较好玩。

Author: stefana

"In the middle of introversion and extroversion; intuition for sure; in the middle of thinking and feeling; perception with a lots of wishes." I am happy free confused and lonely in the best way, it's miserable and magical. instagram:stefana_a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