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en There Done That

今朝明朝,怎可朝朝尽欢。

长时间没有更新Blog,现在这篇,还有一半的字,是某一天心血来潮写下的文字。

一不小心看到了这么个标题,激起了我更新blog的欲望。这些天一直写句子,没有了饭否,好像并不是否定写句子的意义。有的时候一句话来得毫无征兆,却也是释放出心里太多的欲望。

前日某天晚上见了幸幸,聊天中逐渐成熟的话语和对未来的期待。是不是,到了二十岁这个年纪,看问题的角度真的会渐渐不一样。一个人要举重若轻并且诚恳无欺地面对自己的过去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总觉得,我跟你不一样,你的故事就是你的,我即将发生的故事,也和你无关。所以,你不理解我。只是这样子,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而一个人的生活,到底跟多少个人有关,你通常是看不到的。人跟人可以很闭塞,也可以很坦诚,其实你并不知道,你面前的这个人,到底有多少段故事。很多的情况下,都只是你以为你知道而已。

跟我亲爱的Eason聊天的时间,总是短暂而且不够的。心理测试的结果告诉我她是我亲密无间的人。某日唱歌的时候唱到,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于是顿时觉得这样的歌词简直是她写给我的。虽然我知道她一直在责备我的神经兮兮,虽然她永远是在泼我冷水怕我得意忘形,但是我毫不吝惜的一直跟她说我爱你,而且十分厚颜不惭的说我知道她也爱我。我想,朋友二字不过如此,每一种感情都是爱。

这几日,为找房子的事情奔波于学校和家之间。房子算是顺利找到了,接下来,要开始尝试一个人专心生活了。妈妈始终担心房子的安全问题,担心我一个人住是否会出什么意外。所以她其实一直都反对我这么做,只是我一如既往的坚持,她只能统一。我不够安心,始终没有能安下心来适应一种生活,那生活本身是什么样子的?我并不知道。我总说我其实很好,但是其实不好只是面对谁都不肯承认。对,多少年下来的无数抱怨,其实就是自己的害怕,害怕以后过得不好。也是因为现在过得太好,才会有这样的担心罢。

九岁,我在湘西苗寨看见过面容清秀美好有着好嗓子却一辈子无法走出大山的孩子。那时候,我记得我妈妈就告诉我,这辈子,要是谁看上这个面容清秀美好的孩子,能带他走出大山,绝对有实力变成大明星。也许他注定了一辈子只能在这山水之中唱着苗族的歌,能娶个苗族的漂亮女孩,能勤恳的生活。当然,谁能说这样子的幸福不叫幸福。若是有一天他离开了大山,穿梭于城市森林里迷迷茫茫很多年,是不是还不如一开始老天给他安排的世界美好。于是我知道了世界上有个叫做命运的东西。

十二岁,我在四川遇到了1933年地震留下来的堰湖,1933年,松藩大地震把把整个小城都给埋在山峡里,于是形成了今天的叠溪海子。那时候我记得妈妈告诉我,你不要看这地儿风景秀丽,这湖底埋葬着多少人的家园和梦想。时至今日,去年汶川地震后,四川又形成了多少个漂亮的堰湖呢。那漂亮后还需要什么?当然不是漂亮华丽的地震纪念公园,而是重建家园需要付出的艰辛。于是我知道了在大自然面前人类的弱小无能。

十三岁,我在香格里拉认识了怀揣梦想的中甸导游,在他一次又一次描述这绝世美景的描述中,看到了他对这片土地的炙热,也看到了对走出家乡看看世界的渴望。我记得我在路上唱了一首叫呐喊的歌,我记得他问过我是不是以后想学唱歌。十四岁的我当时已经学会冷静的笑,说,唱歌已经是很多年前的梦想了。我还记得他听到这话时的瞬间黯然神伤,然后十几秒后突然神奇坚定的看着我说,说他不想做导游了,想用这几年做导演挣的钱去念书,然后去当记者。于是我明白了什么时候开始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都不晚。

十四岁,我在深圳的海滩边拍下了牵手旅行的银发夫妻。夕阳西下的海滩边,你牵着我,我牵着你,就像我们都没有年过半百,就像我们刚刚相恋的时候一样。我听不到他们的甜言蜜语,我只是看到那两双十指相扣的沧桑的手。于是我第一次看到了爱情完整的模样。

十五岁,我在北京新东方第一次开始绝对为自己的梦想开始做出一些努力。我听到了李笑来,马骏,许杨,老俞等各种新东方人的发家史。我记得他们告诉我男人要凶悍,女人要剽悍。记得他们告诉我这个世界上爽量守恒。记得他们告诉我IMPOSSIBLE里面有80%的POSSIBLE。记得他们告诉我如何用2年的时间从英语哑巴变成口语老师。我还特别记得,当年的我也会早上6点起来读英语。于是我明白了在绝望中寻找希望,人生终将辉煌。

十六岁,我在西岳华山最险的西峰,遇见了我生命也许将终结的瞬间。若是当时Lichee有半点犹豫,若是当时巴拉克童鞋没有那么快转身,我想也许大家真不知道要到哪个省去再见我一面了。那一瞬间我以为我即将跟这个美好的世界说再见,那一瞬间我以为我我这辈子都没有机会遇见爱情,那一瞬间我以为我再也没有机会跟我亲爱的妈妈亲亲抱抱,那一瞬间,我明白了这个世界上活着的所有事情都那么不容易,与死亡这件事情比起来,生的那些我们以为重要的事情都是多么不足为提。于是我知道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珍惜。

十七岁,我在去张家界的火车上第一次见到了这个社会最奔波劳累的一群人。第一次坐硬座的我,在拥挤的硬座空间里,看见那么那么多奔波在路上的人们脸庞上的疲惫与沧桑。也许我们只是为体验生活才选择硬座,而他们只是奔波中的无奈之举。于是我知道了这个世界上还有好多人苦苦追求着自己早就唾手可得的幸福。

十八岁,我在乌镇没有开发的南大街见到了制作银饰的张宝源。用一门手艺生活了几十年,旅游开发的东栅西栅,还没有到老人的家南栅这边。乌镇的名气越来越大,银饰店的生意当然越来越好,但银饰我价格却没有因此上涨,银饰仍然是按重量算,所有的工艺只是老艺人对艺术的挚爱。只是老人一直可惜,没有教出一个好徒弟,也许这门手艺也就只有他自己独自热爱了。同心锁很漂亮,只是太大,没有足够的银子来买下它。老人用慈祥而亲切的表情看着我说,戴着拍个照吧,好多女孩子喜欢它,拍个照做纪念,漂亮呢。于是我知道了能做自己热爱的事情做一辈子,真的可以做到不图名利。

十八岁,我还在风景秀丽的兴坪小镇邂逅了足够浪漫的韩国大叔的咖啡屋。泡MAXIM的咖啡给我们,给我们做正宗的韩国泡菜,用不能打满分的中文跟我们聊天,带我们看他生活过的中国城市里的那些照片,带我们在他店里的顾客们给他的留言和祝福。他说,他去过很多大城市,却只是因为桂林这个小镇的风水好,选择生活在这里。好山,好水,可以让他好好的练习气功。他每周去桂林市买一次杂志,咖啡屋里的时尚杂志都是最新的。他说他每年回韩国看一起孩子。他说他每几年就换一个地方生活。他说,也许他有一天还会来长沙看望。于是我知道了当年三毛写下的那句,勇敢到天涯,真的有人实现了。

十九岁,我在明代古长城认识了一个侧颜美好的孩子。告别一次爱情之后,在意想不到的时间里,老天却安排另外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出现在我的世界里。我记得我看过这样的话,在爱情没开始以前,你永远想象不出会那样地爱一个人;在爱情没结束以前,你永远想象不出那样的爱也会消失;在爱情被忘却以前,你永远想象不出那样刻骨铭心的爱也会只留淡淡痕迹;在爱情重新开始以前,你永远想象不出还能再一次找到那样的爱情。于是我知道了这个世界上有的事情真的没有对错,所有的事情都是写好的,我们不过是老天爷手里的玩具而已。

这盛世,行走其中,姿态微渺。一路静默,一路无念,不可说道,不可挂牵。
这盛世,太过繁芜,无可为念。走几多路,看几许景,记录有时,忘却有时。

突然一下想在校内上写日志

今天因为我的懒所以错过了与我亲爱的Zhun的会面。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要寒假才能碰见了。

想晓得从吊哥到君姐她现在到底有好女人达。

她港我们干脆像牛郎织女一样的每年碰一次咯。

于是我突然觉得要是我是牛郎的话,我只怕想看见的不只织女,还有七仙女。

每次看到小毛写十班日志,我就想回过头想下一中的六年时光。

其实想一下又会发现,其实真的冒得么子尽达好想的事。

我们初中5班好像在07年毕业组织了那次聚会之后再也没有人有这个欲望聚会一样。

然后每年李皓过生日的时候我都会接到某一堆人的邀请电话然后因为活动性质原因不去。

当然还是断断续续还是见过一些人。

这么多年下来,品品,易地骄,唐天任,陈潮,这几个基本上按照一定的频率每年都见到。

然后有那么几个不定期见了那么一次的人,比如胡妍琼,Lucy,刘洋民,Sunday。

然后偶尔会在电话或者校内上冒出来的,比如王柯涵,朱圆娟,汤洋,李皓。

还有一些,有的还可以从校内或者其他人的口中了解到,基本上晓得在哪里,在搞么子。

那天在路上突然碰达肖风来,好像都变得很难认出来了。

可能再有一些,只怕跟我港起名字我记都不记得去达。

10号6班小聚达一下会,来的人也不是很多。

有的不在长沙,有的不在中国,当然还有的有事来不成器。

我想看见,想好好策哈子的人,有的冒来,有的来达也不晓得策么子。

但是6班还是我待过滴最有凝聚力的班级了,这是很骄傲的事情。

还好有胖子,有我的男版,所以每年我都可以有机会会面一下6班成员。

所以,你跟我策,我跟你策,好像所有的人都可以策得上那么几句也还贴心的话。

曼龄来之前我好像一直都在跟小田策,突然想起我小田帮我写论文,还欠小田一餐恰滴。

其实这些在长沙滴也好难得碰见一次。

曼龄除外了,这个妹子基本上我还是能随喊她随到滴,只要她冒在睡觉或者手机欠费。

然后要不是聚会我都已经N久八久冒碰到我的好同桌Yummy了,每次喊他他都有事。

然后跟小陈妍其实也半年冒见了,狠狠抱了个。

打电话把波波喊了出来,她真的苗条嘎好多了,美女初落成达,男士们后悔吧哈。

Baby跟呆呆都越来越女人越来越漂亮了,我又想起我们三个还曾经三人同桌的故事了。

男版和胖子还算时不时在我这里冒了个头像,小Billy长帅还长白了。

王夕之前还在北京找他玩了一天,所以也不算太久冒见,还是那么Tall那么强悍的人。

小邹全儿五一的时候调大哈我的口味,他好像要去马来达吧,然后他好像长胖了。

如果不是搬得这啊乡里来住说不定还可以喊他出来打哈子球咧。

陈孟硕跟坦子象征性的出现了一下,当然这两个都不算太久冒联系的人。

我也冒待太久,吃完饭为了要去卷那里拿东西所以提前走了。

然后错过了那两对举行集体婚礼尽大不来的庄妹驮跟阳子那四个。

我还等达看阳子在西班牙的看图讲故事涅,不晓得这个假期还有冒有机会。

毛毛在准备考试懒得来,于是我也觉得我好像这个假期见不到她了。

对达,聚会之前的某天我偶然碰达哈我老婆胡婧,现在估计她已经在英国了。

想起曼龄好像不久也要去加拿大,然后我突然不晓得接下来这一年我可以找哪个玩。

去办公室看到了龙哥跟Ball Sir,还在路上碰到达顺子跟他可爱的崽。

老师们其实还是一直都也还想念的。

不过老师们总是冒得太多变化的。

不过大概我们也变得不蛮多吧。

或者不知不觉中大家都变嘎很多达。

1班聚会了么?总之我好像不蛮清楚。

感觉好多1班的人消失了。

比如那天我跟小田策起来的时候突然想起了Jolin,他好像消失了好像冒得消息。

比如我每次坐159经过东塘的时候我都会想起一下蒋锐,他也失踪好久了一样。

比如某天梁天恒突然在Q上留了个言把我我才想起我好久冒联系她了。

上一次见,好像还是一年半以前,实在哈在长沙,实在不是很远。

达达刚回来的时候我们还碰大面看大个电影,也算是按照一定频率常联系了滴。

小明在庐山画画,偶尔我们也会短信联系哈,但是人好像也好久冒见到达。

去天津的时候找了我亲爱的卷,去北京的时候找了我亲爱的绝绝,这都算是经常联系了滴。

还在北京看见达卓卓,果然都是越来越女人越来越漂亮越来越漂亮了。

还有好多人的记忆都是寒假那次聚会的时候滴。

噢,对大,还有我亲爱的徒弟,我都快忘记了小毛是1班滴达。

每次看到小毛组织10班聚会我就想为什么不组织1班聚会涅。

想起我还要请小毛恰粉来,不过好像我还冒打算出门。

我认得的人基本上都是大学过嘎一半,或者马上就过完。

于是发现,所有的人都是越活越洋气啊,当然这绝对是一件好事。

有时候停下来想一下会发现整个地球上遍布着我亲爱的同学们。

大家都在地球的某个角落过着自己要不优雅,要不颓废,要不平平淡淡的日子。

QQ上,校内上,手机里其实好多人都一直在,但是好像都冒联系。

好像冒么子咯去找别个策是件很愚蠢而且浪费时间的动作。

每个人都有自己要搞得咯。

有天我碰达哈幸幸,感觉我们就是每半年见达一次面,策勒一次。

不过这样已经很好了,都可以算是常联系的了。

有天我终于碰到达我亲爱的513,其实碰一次她好像都很不易得。

然后跟我亲爱的513恰饭的时候就策起这样的咯,突然感慨万千了一下。

有天我还碰到五年未见移民加拿大的小学同学曾佳,聊天间发现了很多必然会发生的改变。

聊起一些小学同学,有的有校内这东西,也许还多少有点消息。

QQ上好像也总是听说有人热火朝天的聚会着,但是总觉得跟我冒么子关系了。

每个人都在跑,或者在飞。

我想起这样的话的原因是我想起前两天在曼龄的空间看到一句话。

我觉得港得也还有那么一点乐。

“如果我在路上走,就不要引诱我去飞。”

这杂鬼妹子总是可以在也还不那么nia噻的时候港出这么nia噻的话。

那么我到底在走还是在飞咧?其实我不晓得。

好吧,我的感慨发完大,才发现我一直在这里港长沙话。

原来我港冒么子好想的竟然也想了这么多的话港了出来。

好像也冒么子不好滴。

在我写这篇东西的时候Jolin又突然从Q上冒了出来。

他港他以为我忘记达他,我港我以为他忘记达我咧。

其实应该是都冒忘记,只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咯要关心,要忙吧。

然后我写这篇东西的时候Erik从武汉发来消息说听港长沙有很多猪流感要我注意。

于是终于也发现了,每个人的生活圈子的确有限,有人走进,就要有人走出来。

所以这么多年,我亲爱的同学们在各自不同的圈子里换了一批又一批。

但是其实该有的感情,一直都有,不会丢得哪里去滴。

附录:

夏晓毛 2009-08-14 11:59

对了,留个书签澄清一下,估计你这里人气旺~俺们不是不想组织一班聚会实在是有特殊情况,寒假有空聚,寒假有空聚~小毛无偿提供专业excel、word统计方法和催人出门大法~

2009-8-23

我今天才晓得校内日志有点名功能。

好吧,我点的人,要是你们看过了的话,那就忽略之吧。

结果又只能添8个,根本不够呗。

顺便说,初中同学小聚了一次,感觉大家变化也不是很多。

顺便,我再上个照片吧。暑假6班聚会的照片,混乱版看着比较好玩。

人与人都是隔着肚皮相见的

一个人的好天气

副标题: 飞特族的青春自白
ISBN: 9787532743513
页数: 141
定价: 15.0
出版社: 上海译文出版社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07-09-01
  长时间馅在极度紧张和极度放松的状态里,很长时间没有静下来阅读过一本小说了。买书这件事,若不是从小弟从SZ来,我想我也不会去做。不过到了书店没有不买书回去的道理了。
  
  一个人的好天气,是很久前就看到过的书名,完全是被标题和封面吸引,一个人,一只猫,就足够吸引我了。隐约记得豆瓣评分不错,看了看价钱,就满心欢喜的买下。
  
  书很薄,却不适合迅速的看完。最好的状态是,在一连几天的阳光灿烂的下午,在自己最喜欢的椅子上,喝着自己最喜欢的咖啡,也许在学习或者干一些其他的正经事儿,闲起来的时候,读上一些篇章。下一个闲暇的时间,再继续阅读。或者每晚睡前读上一些句子,然后安然入睡。庆幸的是,我读书的速度很慢,不够足够的耐心一次读完这么多平淡的句子。于是便有足够的时间体味这平淡的叙述。
  
  书太淡,书里的人物太淡,情节太淡,情感也太淡。日本作家的文字感觉跟日本清酒的味道一样,像是兑了水的低度酒,还加了一些糖。酒味犹存,却还少不了淡淡的甜。青山七惠的这本书也这样。
  
  这是一个人和一群隔着肚皮相见的人的故事。
  
  这个人很特别,这个人也很普通,借用痞子蔡的话,这不过是一个特别普通的人。这个人还是个女孩。没错,也许她有过很多个男人,但她依旧只是个女孩,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孩。这个人的名字是知寿。记得书里有提到名字的来源,不知道是不是翻译的原因,“知识延长寿命”?记不清楚了,只是觉得这样的解释来得牵强。
  
  书里描写的第一个跟知寿隔着肚皮相见的应该是知寿的母亲了吧。她们之间没有因为单亲妈妈带大的孩子,也许骨子里藏匿着不可隐藏的叛逆吧。对于母亲,知寿的态度如任何一个成长期的孩子一样,“让我反感的不是不被她理解,而是被她理解。” 也许孩子并不期望目前能感受到自己什么,或者帮助自己什么,在母亲这里,孩子想着的永远只是独立。她认为,她和妈妈“身上流着同样的血,心灵却不相通。”记得看到描写知寿对于这些年欠下妈妈还不清的债那段内疚感的时候,我突然也开始认识到我现在的一切,是不是也不应该是那么理所应当。母亲再了解孩子的一切,也永远要和孩子隔着肚皮相见。
  
  然后就是吟子了,一直不断地跟知寿隔着肚皮对话着。这样淡淡的对话这几乎串联了这本并不厚重的小说的整个情节。一个年过七旬的单身老太,住在一间挂满彻罗基照片,小院的篱笆墙外对着的是地铁站,而且充满着猫味的屋子里。老奶奶,是知寿对于吟子的第一个称呼。而年轻人,确是吟子不断提到的词语。知寿嫉妒上了年纪的吟子那全然没有愤怒和悲伤的生活,而吟子也会因为知寿一次又一次用年轻的肌肤刺激着她而开始使用知寿名贵的化妆水。是不是女人们在一起总是免不了各种存在的你争我斗,即便岁月已经相差五时间。知寿和吟子的对话,总是那么平淡而一举带过。太尖锐太严重的话题,吟子总是没有听见,而知寿不会再问。两个人在一起生活,不得不说是会产生感情的,当然,也只是淡淡的而已。岁月已经冲刷掉吟子的热情,无论是面对芳介,还是面对知寿,所有的关怀与爱,都只是淡淡的呈现而已。经历过所有愤怒和悲伤的人,因为看得很清晰,所以淡然,对所有的人都隔着肚皮相见;而那些没有经历完所有愤怒和悲伤的人,因为看得很不清晰,所以害怕,也对所有人都隔着肚皮相见。那么知寿和吟子,便是这样。
  
  与爱情有关的男主角们大概也是这样吧。比如知寿说她和阳平的感情:“我们俩见面一般泡在屋子里,从没讨论过任何问题,也没吵过一次像样的架。说得好听一点,彼此的存在犹如空气。但实际上,我们互相都感觉对方是可有可无的,这跟空气有本质的区别。” 比如藤田离开知寿以后:“我感觉自己已经不会再那样热烈地去爱了。不过,努力的话,感觉还是可以很接近那种感情。” 再比如,最后的那个已婚男士:“电车载着我,飞速的朝着有个人等我的方向跑去。”知寿的爱情总是那么淡然,你离开,那你便离开吧,我的世界只是在这里,等待下一个人进来。藤田是认真爱过的人,但是你再爱的人,也不过是隔着肚皮在跟你约会。总有不再亲密的时刻,那一刻来了,不必躲,不必喧闹,不必乖张,不必歇斯底里,只是淡淡地接受就可以。然后再静静地等待下一个人的到来,即便依然隔着肚皮约会,但努力点,说不定可以无限减少这之间的距离。
  
  还有一些什么人?与老奶奶约会的芳介,妈妈再婚的对象,爱情里出现的比自己完美的第三者,工作里的上司和同事,宿舍里关系很不错的新朋友……大家彼此关怀,努力使自己变得被他人记得,却永远隔着肚皮与他人相见。
  
  知寿有个小鞋盒,记录着那些与她隔着肚皮相见的人的故事,提醒自己不要忘,也许她以为这样就不会被忘。而当她意识到这样的行为并不能达到目的时,最终还是扔了,开始努力学会不会念念不忘。记得知寿说,“我觉得自己永远也过不上正常的生活。得到了的东西又扔掉或被扔掉,想扔掉的东西总也扔不掉,我的人生全是由这些组成的。”而谁的人生又不是呢?这不过是每个人都有的悲哀,那些淡淡情节的故事,我们舍不得所以念念不忘,却还是扔了忘了。
  
  知寿的梦想是存够一百万,那存够一百万以后可以干什么,却不清楚。知寿生活与我们任何一个有梦想的年轻人一样平淡,却充满着猜疑和不确定。而这些,都只是生活的必经之路。
  
  青山七惠只是想通过知寿的故事告诉我们:人和人都是隔着肚皮相见的。每个人都只是一个人。而一个人的生活里,再黯淡,也会有春天的好天气。
  
  “就这样,我不断地更换认识的人,也不断地使自己进入不认识的人们之中去。我既不悲观,也不乐观,只是每天早上睁开眼睛迎接新的一天,一个人努力过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