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课的下雨天

又是一节无聊致死的马哲
在确定教室的人数绝对超过点名的极限之后
我一如既往地逃了出来
逃课绝对已经是一种习惯

秋天的雨下得有些缠绵
只可惜这缠绵的雨让人感觉不到生气
活着傍晚的阳光一起
那么 我尽量不让自己感伤

很久没有尝试去感伤
是不是因为我很久没有尝试去感受
也许我已经脱离了大一时候的那个带着些孤傲的身影
和朋友们一起的走走停停似乎日子便增添了一些色彩

都还没有什么不好的吧
总该不再一个人撑伞一个人擦泪
其实 当身边有一些感情元素存在的事时候
爱情就变得一点也不重要了

谁都可以 没有爱情的存在
可是为什么 当有人问起理想的生活时
首先打出的三个字就是 有爱情

是不是距离产生的遥远感
已经隔离了感情的真实
远距离的存在
更多的时候是一种坚持的信仰

还能坚持多久呢

当我们都疲惫
那么 不再感慨吧

因为 依赖可以让人那么遗憾

长沙,我很好

终于回来了.
长沙的天好像又凉快了些许.
单穿的长袖外套四会显得薄了些.
好像,一下子,从夏天迈入了深秋.

早晨六点的火车到达长沙.
一路上奔波的艰辛感似乎也没有因为回家的喜悦而冲淡.
从出站口颠颠簸簸的出来拦了个车回家.
坐在车上的一瞬间.
突然我觉得早晨的马路有一种恐怖的压迫感.
行驶在年嘉湖隧道里的时候好像玩急速飞车一样.
只是看到路,看不到其他任何车辆.
好像隧道永远也不会走完.
好像我永远也回不了家一样.

一直到车开上了东风路.
时间开始迈入7点.
城市开始渐渐醒来.
我才觉得,这里还是亲切的地方.

终于离开了恶梦一般的苍蝇镇.
长沙,我很好.

热得像夏天一样的广西的秋天

刚写的日志在发表的一瞬间什么都没有了
你看 这黄姚古镇的日志多么的惹人烦恼
在这个十月过了一半的时候我又一次离开了长沙
半夜的时候乘车到达了广西
才发现 原来广西的秋天那么热
那么 我的针织衫 看样子是白带了

感动不感动
好像用了一年有多的时间
游乐与兴坪的山山水水之间的某个瞬间
突然发现
终于开始融入
终于开始不再冷漠
终于开始不再孤单走停
好像离开的念头又一次灌输的时候
终于发现自己没有那个勇气
莫名其妙的我们做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事
莫名其妙的老师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不愉快的终究是要过去
那么 该干什么干什么吧
就像奇妙的21 到底是感动还是纠结
还有那些身边的感情的火苗
我是观众 观众在感动

纠结不纠结
在这里 除了画画你还能干什么呢
那么 就画画还能纠结什么呢
当然不是感情
无聊的日子让人连谈恋爱都没有力气
纠结的是
今天到底要不要起床画画
今天到底是水彩还是钢笔画
今天晚上到底是PSP还是桌球
直到昨天
绝绝发来的信息说
你2月考你怎么一点也不着急
于是我就彻底纠结了

苍蝇不苍蝇
这个黄姚古镇简直就是一个苍蝇镇
除了苍蝇 估计也没什么
不管是垂柳的湖边
还是古老的街巷
甚至是草地一样的桌球台边
都一定会有无数只苍蝇环绕着你
少的时候两三只
多的时候 真的 我觉得两三百只都有
当然 三天之后
我画画的时候 看不到了

到现在为止
实习
收获也许还不是画画
大概是升级和桌球

当然
感情会升值
那么
单词量呢

奔波的初秋时光

当长沙刚刚迈入秋天的时候我就离开了它

逃课的小公主在26号晚上踏上了旅途
27号早晨的上海很阳光
上海的三号线很拥挤 但是仍然在呵护下安全到达了宾馆
一路上的争争吵吵 好像在见面的一瞬间就瓦解
我不曾试图去描述下当时的心情
好像很多很多没有说出来的狠话者一瞬间都说不出口

我说 这次旅行 是我们的Kiss Goodbye

南京路 淮海路 外滩 陆家嘴 徐家汇
好像在这些建筑中一下子我就失去了自己
对建筑如此迷恋的我 竟然没有爱上这个地方

徐家汇公园的草地很漂亮 玻璃天桥的设计很艺术
自助的Lichee最爱的寿司感觉很好
可是在6小时之内光临四次KFC的经历很恐怖

28号的晚上动车去了杭州
订到的宾馆好像是在杭州一个偏远的角落
还好杭州的公交系统还不错
22点也能坐到回宾馆的公交车

杭州很漂亮 2天的行程安排得很好
我们在西湖中间的船上拍大头 在草地上打滚
在西湖边看日落 在苏堤吹风
在西湖边上骑自行车一路走走停停就是一天
值得一提的是 杭州的夜景真的很独特
灯光在远处的山上就像是散落的荧光网
何坊街感觉很好 可惜商业气息过于浓 
不过杭州的丝绸真的很漂亮
西溪湿地的景色很自然 感觉就像是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拍了很多很漂亮的照片 走了很多很美的路
不过我对灵隐寺飞来峰没什么好感
整个杭州唯一一个要收门票的地方我还觉得没什么好去的
杭州就像是一颗镶在江南的珍珠 围绕着西湖而建的城市
在树丛背后的城市天际线显得特别的好看

1号早晨驱车来到了乌镇
这个江南小镇我想我们来得不是时候
国庆假期的人实在太多
当人群成为另外一道风景时
江南小镇绝对就少了那份独特的宁静了
写生的感觉也是不错的
我们努力拍照 努力画画 努力行走 努力感受

2号晚上回到了上海
突然间觉得我的日晨安排过于充足
接下来的几天 除了北欧音乐节和音乐烟花
我对于白天的行程没有其他太多的记忆了

记得那天夜晚
我完成了那件我以为一年前就会做完的事
我并不想用太多的言语去描绘我的失落与失败
也不想用太多的语言去叙述那个校园给我震撼

我很平淡
时间很平坦

旅程在春秋的航班中结束
周一的晚上我回到了我本来就该在的地方

那么 旅行的一切都不真实了
真实的只是照片
还有 对下一次旅程的期待

我们没有Kiss GoodB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