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间 有一点情绪

脑子里没有预兆的就响起了<和平>的调子,好象已经很长的时间没有触碰过那张专辑了.
那是第一张燕姿,当时的我还不懂廖莹如的词只知道李偲菘的曲调很好听.
只是现在也不敢说完全懂,我从来不敢肯定或承认自己完全理解了某事,某人,某一些话语.
并不是因为不相信自己,只是这世界繁杂得有的时候觉得可怕.

爱是固执的/我只要在兵慌马乱中找到和平
和平对待你/不掉泪是因为好多事还要努力
我是固执的/我微笑就代表我正在要求和平
和平对待你/这一天就这么开始/我会相信你

品品老在说让我祈祷她可以多知道一些人际关系的微妙变化,做一个聪明人.
也许一个人在外的时候,这些东西总是会变得异常的重要异常的不可忽视.
大智若愚是境界,一些人们一生都在追求的境界有的人却可以轻而易举地达到.

不要说脏话,你一定要知道习惯的力量.
这是多么经典的话哈.

时间总是不够用,我试图把自己变得忙碌.
只是停下来的时候会考虑,这样的忙碌到底有多大的意义?
是不是需要更多的自己的时间呢?
也许大学就是这样,要自己去做以前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让自己癫狂.
只是我不觉得我清楚,什么是我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呢?
癫狂的状态,忙碌的状态,只要不再出现混沌的状态就好.
我已经在混沌中度过了高中,我所喜欢,我所希望的就是不要让自己的日子再混沌下去.
但是我要求自己做的事情呢?
小公主一直没有看完,当累了一天躺在床上的时候真的没有勇气拿起它.
高数还是模模糊糊,我总是弄不懂到底怎么样去用定义.
制图的时候我总是少了那么一点耐心,格子往往要画很久.
也许还要更努力.更疯狂一些.

总算结束了一种心痛,只是在听到某个地名的时候会心纠.
只是突然间,就恢复.
我已和平,自己给了自己和平.

深黑色

换了模版,换掉了BLOG的域名.
一如既往的我喜欢的深色背景.
只是,这一次是深黑色.
没错,是深黑色,不是黑色.

时间就是这样极其容易地就错过了假期.
明天开始日子就会秩序化.
吃饭.减肥.睡觉.看书.上课.画画.听歌.吉他.
总算打算把吉他带过去.
恩.我要好好好好地练啊,才对得起我的好徒弟哈.
这样,貌似很好.
不对,是真的,会很好的吧.
希望是这样.
所谓的广播站我还真是不想去了.
那就,不去了吧.
宣传部还有一篇很无聊的文章.
800字.纯粹没什么事情做才叫你写作文.
搞得跟高考一样.阴影.
等会写去.
假期貌似很圆满,但是不完满.
值得一提的是,6班的活动还真是开心啊.
好开心好开心.
会发很多很多条信息.没完没了.
这样,也很好.

就这样吧,深黑色,也很不错.

对白【二】

上一次对话是高考前80天,现在高考都过去了120天了。

——你觉得现在这样好么
——恩,不知道

——那你知道怎么样才更好么
——恩,还是不知道

——晕,你欢喜么
——蛮欢喜的

——现在没有高考那样严重的事情了,你觉得轻松么
——不轻松,因为高考的结果太严重

——那你觉得,这个欢喜有结果么
——不知道,多半没有

——那你觉得这样下去有意思么
——说真的,没什么意思

——但是你又觉得放不下,对吧
——完全正确

——你想过以后的以后么
——没有

——那你怎么想的
——我无所谓啊

——什么叫无所谓
——就是即便会丢失掉,也不会可惜

——这倒是
——这事情本来就是没什么必要可惜的

——那你怎么办
——不怎么办啊,现在这样

——现在这样,继续下去
——没错啊,下得去就下去吧

——噢,原来你是这样想的
——没办法,我这人太容易满足

国庆七天乐

最近收到几条很NB的信息
其实我相信很多人都收到过啦
但还是觉得很NB

真的想感谢编写这短信的人:

明天你是否会想起
一中的点点滴滴
明天你是否还惦记
食堂都不堪拥挤
老师都已想不起
上课时听歌的你
你也是偶尔翻笔记
才发现啥也没记
那时候你总是很小心
老班在后门偷袭
那时候你也会很调皮
常常对我们淘气
谁帮了没背单词的你
谁安慰挨批的你
谁叫醒死睡如猪的你
谁帮你倒的垃圾
亲爱的兄弟姐妹
你们在哪里
不管以后多忙碌
请一定保重身体

这条信息 转发了很多外地的好朋友
这样的曲调 唱起来真的很让人温暖

愿寄愁心独斟酒
一杯如怀泪已流
中分明月空回首
人在江南影空瘦
在外衡阳雁寻偶
外寄彩笺尺素无
平安吟罢笑残月
安能重回故人楼

把每行第一个字连起来就是
愿一中人在外平安 转发的时候
竟然还有人认为是我写的…

北京大上海富
不如湘江的一颗树
香港街美国路
不如一中小卖部
玫瑰花牡丹花
就象长沙豆腐渣
天有情地有情
哥们到哪都能行

这条真的是很有意思噢
我好喜欢,也许是给我这死家门口的哥们安慰了哈

国庆七天乐!大家好好玩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