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厘头的坦诚与结束

SIM3安不下去 终于要开始游戏的想法又被自己放弃
放弃 从来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就出成绩了 我们辛苦等待的结果终于要到来了
盛大的 浩荡的 宣布
失落的 沮丧的 终结
没什么 不会太出乎我的意料的
事情没有想象中的好玩 没错
躲起来 恩 也不错
可 能往哪儿躲呢 恩恩 再说
其实如果我真消失想我的人肯定不多
恩 就那么一两个吧我想
说不定就一个 不知道 暂时说着玩
不确定 TMD又是不确定
我觉得我该来祭奠一下现在
不然明天的我就已经完蛋了
完蛋 似乎不该用这么严重的形容词
诶 其实现在这种状态也不错
有事没事在长沙满大街的逛啊逛的
用别人的话说 恩 把长沙翻了过来
但是真的不知道这样的状态还可以持续多久
我在享受着一种感觉 即便我不知道那是不是错觉
错觉 恩 我一直喜欢用这个词 虽然被否定了很多次
起码有那么一些时刻是安然的
我们 安然的 安静的 安宁的 逃避着
他们 癫闹得 癫疯的 癫狂的 喧哗着
有时候我们也会像他们一样
有时候他们也会像我们一样
谁都无法诠释清自己到底处在一个怎样的状态中
混混沌沌 innocent as a child
我不知道怎么我又开始用这样的形容词
形容词是一样的 但是感觉也许不一样了
是的 感觉这东西 如此的虚无飘渺
若一定要为自己的感觉来个解释
当然会显得废话显得无力 其实我知道
似乎我该去看些书了我想
从放假到现在我只是永无止境的接触着屏幕
电脑屏幕 电视屏幕 还有电影院的大屏幕
我觉得我越来越混沌
我觉得我越来越清醒
如此矛盾 可这是真实的状态
但我也不知道这样的诠释有几分真几分假
真可笑 我都没有办法百分百的相信我自己
原来我自己的话都是那么不可信了
我不相信我自己 谁相信我 我相信谁
我是相信的 相信者一些真诚相信着一些坦诚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因为相信眼泪 但我真的相信他的眼泪
五十一开始的欺骗无所谓 但还有什么我无所谓
我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结束
总之我开始坦诚 但我觉得这一切又都是这样的无厘头

……

总算是可以安静的来记下一些东西了

我突然也开始写不出标题

这几天真的发生了很多的事情

高考真的只是过去了那么几天

可我却感觉真地过去了好久好久

高考完的那天下午的记忆就已经是模糊得不行了

还好有照片为证 似乎是笑得很灿烂 晚上就笑不出来了

也没什么关系

相机有的时候你不得不承认那是个好东

因为人的记忆不见得就是真实的

时间久了就会模糊

你就会不知道那是真的还是你臆想的

我从来没有想到我等到的会是这样的结局

虽然全部都是我的意料之内的

可是我也是不甘 只是和X不甘的方面不一样罢了

我知道你会看到 嘘 看到就好了 不要作声

有人给了我一个承诺 很严重的说

我其实是不敢相信的 因为给我的承诺从来都是放屁一样

虽然事情是不一样的 但是总是不可以否认会有一样的方面

原谅我 我太自私了 自私到我都没什么办法相信你的话

我似乎真的很难相信一个人 为什么 没为什么

大概跟我遇到的家伙各个说话都跟放屁一样有关

如果谁再看觉得不是的话我就没在说你

这话其实是有针对的 不过我针对的人估计看不到也看不

那算了 我怎么又是算了

然后呢 没有什么所谓的然后

好像这所有的事情都是这么的怪异

不真实 是的 说不真实更确切

这感觉一点都不真实 我感觉做梦一样

可惜我都不怎么敢做梦了

我多想一个人出去走一走 可是我妈妈不准

担心我会就此没了 其实我不会这么简单就没了的

不准就不准吧 其实呆在这也不坏

不过本来我不是这么想的 我想的是 没了阿 那算了

哦 别担心 我还是不会出什么意外的

起码我是个清醒的家伙 一般只有不清醒的人才会结束喧闹下的繁华

听懂没 原谅我又文学了一下 我倒觉得这挺诗意的

哈 这真是件该死的事情 高考果然无处不在

放假了 生活一下觉得空虚了好多

人就是这么贱啊 忙的时候想放假

放假了呢 真的没有一点事情做就又觉得失落了

失落 一般是回忆起来的时候才会有的感觉

我在听 失落的世界 好久没有听过的声音

感觉遥远了 都不晓得最初的那份感动还在不在了

想找一首歌描述我的心情 真的找不到

也许会有一两句吧 所以在KTV也有唱不下去的时候

连续看了三天的电影 明天去看加勒比海盗

好像现在这样的奢侈都是理所当然了

若是以前 我肯定更愿意窝在家里看碟

买了一本写西藏的书放在床头 那始终是一个情结

可我真的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可以解开它

去乐典找碟 找到的还是可儿早期的一张

其他的 我都不了解了 我已经很久没有在听新的歌了

就是这样了吧 接下来的日子

该干什么 何去何从 都是未知

而我的日子 冷暖自知

PS 去旅游 放松一下
还有就是 有的事情还是我错了

终于..高考来了

最后一次返校回来
拿在手里的准考证似乎也没有相形中的沉甸甸
我的一切 我的未来
似乎是被自己捏在手里般
察觉到一些眼神的改变
虽然我永远无法洞察人心
但是可以感知一些
我是在乎的 也是无所谓的
就象三年 两年 一年
怎么着也过去了
改变了也好 不改变也罢
反正 过去了
等待的结果 终于要来了
终于 一切都要过去了
三年 顺利也好 坎坷也罢
也终于要有个交代了
对身边所有的人 更多的是对自己的交代
但是相信着的就是要一直相信着
譬如 我相信 老天会眷顾我的
那么 祝我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