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用她来打断一些时间

总是毫无理由的胡思乱想
她实在太长的时间不大习惯想念
想念一个人 一些瞬间
但这不是这个时候应该有的情绪
她总是摇头 想给自己找到放轻松的勇气 
想给自己找到继续的理由
让自己清醒
她一直自视是个清醒的人
却仍然活在我不满意的状态
她没有选择 必须变得更清醒

时光拉长了梦想的影子
可是它还是那么安安静静的存在着

可是 到底应该怎么做呢
被打断 她的梦
最终我 继续她的初衷

她是可以做到的吧
即便真的是有觉得无力的时候
她也真的很感谢一些人
很好的是 她从来不需要什么依赖

豁达么 她在怀疑
一直以为坚韧无比的洒脱
怎么还是会因为什么洒落一地

于是沉默呗 那是她所知道的最好的方式
一旦她的时间安静下来
周遭的一切声音就变得很刺耳了
特别是一个笑声
让她很不舒服 却说不上是难过
她不难过
只是觉得那笑声很刺耳
因为不属于她
也许从来就没有属于过她
她就想起了自己 多SB啊
期待早就失去了意义

竟然有人在意她
她发现生活越来越意外了
可是疏忽啊冷笑啊是她习惯的方式
她不习惯娇媚和温柔
那些东西从来就不属于她

就算她虚假吧
但毕竟 她还算个真实的人
她的虚假 不过是逃避的一种方式
没有人可以弄懂她在想些什么

她的思绪总是断断续续
可这总是件不好的事情
可她不在乎
她好象什么都不在乎似的
可她是在乎的
知识至于到底在在乎什么
恐怕连她自己也不清楚

那就 算了吧
怎么 这也可以猜到
没有错 这也是她惯用的方式

她不怕什么
却在保护

她还在追求着什么 即便一次又一次的灰心
可毕竟 放弃不是什么好事
也不见得会有什么好结果

看着办吧
这是不是最庸俗的做法
她最讨厌的事情 就是承认自己庸俗


她还是决定打断

韧性

头说:人,总是要有点韧性的.

别太担心,也不要难过,不管有什么不爽,也要抬头挺胸的走路.
不要以为别人有什么大不了的,除了自己谁都不要完全相信.
不要轻视自己,不要轻视生命,不要轻视你的青春年华.
这些,都不算什么.
不过是折磨,成长的折磨,要在折磨中坚强,坚韧.
没有人了解你,没有人知道你,又有什么关系呢?
一个人走路一个人流泪,又有什么关系呢?
人,是活给自己看的.
即便全世界虚假,你也要对自己真实.
孤独算什么?!不过是无关紧要的小情绪.
要记得,你有你的梦想,你有你的追寻.
还要记得,你承载着的希望,你被赋予的责任.
微笑面对,即便笑容背后是复杂的忧伤.
生活,不过是部小戏剧.
一些小情节,就是给你笑的.

嘿,就这一点你要向我学习.
谁说:如果对人生的残忍或是生活的不可靠都做好了心理准备,那就实在没有道理那么脆弱.
要知道,坚强是我唯一的骄傲.

哪怕早就习惯得到习惯失去.
顺其自然,前进或者后退都是自己选择的方式.
即便现实世故悭吝小心,我就是那么偏执在自己错误的状态.
漫漫时空里.哀伤与喜悦,都可能只于弹指间.
一切,都只是生活的小情节.
即便有什么转瞬消失,心里承载着的是落空感,也不要放弃,要找到新的希望.

人,总是要有点韧性.
韧性,真是说绝了.

对白

——你没有想过么
——恩 想过 我还没事就胡思乱想的

——那有没有想出什么结果来
——不知道有没有

——恩?
——若即若离 我也不清楚是什么状态

——你觉得这样好么
——不好 但是我不知道怎样更好

——你欢喜么
——不知道 要看情况 看心情 大多数的时候我还是欢喜的

——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 不定因素太多

——比如呢
——比如高考啊

——又来了 高三的怎么三句话不离高考
——你以为我想

——恩 可以理解
——因为结果太模糊

——那又怎么样呢
——我说的不只是结果模糊 连过程也很模糊

——拜托 少高深我不明白
——我是说 因为太多的不定因素 所以什么都被那冥想模糊了

——我不是很确定我有没有懂你的意思
——不重要了

——那关于那个不定的东西重要么
——重要啊 可是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那是什么
——高考啊

——又来了 这不是一个方面的事情
——可这是一个时间的事情

——这个 也是 你有道理
——废话 我是谁啊

——你觉得你的方式是在逃避么
——没 不存在什么 就不存在逃避

——忽近忽远的 这样你累么
——累 所以我想过放下 但是没放得下

——用被对待的方式对待 你也真做得出
——我没做出啊 我还没修炼到那程度

——这样的你觉得自己失败么
——失败啊 我就是觉得自己是个失败彻底的人

——别那么说 你说的 结果是模糊不定的
——是啊 这么说来还是有希望的

——尽力吧
——废话 这还要你教

——那就这样了
——顺其自然挺好的

——所以呢
——所以我保持

——然后呢
——什么然后

——我问你然后会怎么样
——然后 再说吧

——再说 不至于高考后吧
——当然 也许还要更后

——好远啊
——不远了 只有80天了 不过 更后就不知道了

Still,Alright

这个标题肯定有点熟,没错,就是把LILY ALLEN的专辑名换了下位置.
HEY,我可没打算做乐评,只是觉得这个标题很合适.

不过,既然用了.就用到底吧.
Can’t knock em out, can’t walk away,
Try desperately to think of the politest way to say,
Just get out my face, just leave me alone,
And no you cant have me number,
“why?”
Because I’ve lost my phone.

那人好象又下定决心一个月不发信息,可是为什么还是在发.
那人是真的真的不想发信息了,虽说这似乎是个好东西,可是实在没必要和谁谁或者谁谁谁保持密切联系.
偶尔发一发还好,没事的时候,呃,说真的,那人还真觉得这事浪费时间.
可是有些时候呢,那人就是忍不住要宣泄一下感慨,然后又在发啊发的.
这个信息一发,就绝对不是一条两条的事情.
有的时候那人会和另外一个人为了一件毫无意义的事情争论不休其实不过是误会.
这也是短信的坏处了,表意不清.那人感慨.
或者那人手机里的某个名字,喜欢用异常简洁的话语,损了不少脑细胞还不见得看得懂.

Sun is in the sky oh why oh why ?
Would I wanna be anywhere else
Sun is in the sky oh why oh why ?
Would I wanna be anywhere else

那人戴着红色的发卡,在黑发上异常打眼.
那人出门,叫了TAXI,然后上车,竟然没有跟司机说目的地.
那人一直没有言语,司机以为那人是哑巴,叫那人下去了.
然后那人就下去了.
去了下车最近的一家商店,仍然没有任何的言语.
和店员比划了老半天,店员仍然没有弄懂那人要什么.
于是那人就离开了那家商店.
其实那人哪都不想去,那人也什么都不需要.
那人只是想,只是想体会一下做哑巴的感觉.
终于,那人出声了…..靠.

In the year and a half that we spent together,
Yeah I never really had much fun.

那人的脑子里也有个人存在着.
不知姓名,不知形象,只是存在.
那人的那人陪着那人度过着那人的每个瞬间.
那人从来不怀疑那人的那人存在.

Don’t you want something else,
Something new, than what we’ve got here,
And don’t you feel it’s all the same,
Some sick game and it’s not insincere,
I wish I could change the ways of the world,
Make it a nice place
Until that day, I guess we stay,
Doing what we do
Screwing who we screw.

那人的脑子里也有个圣地.
那里有蓝蓝的天空,大朵大朵的白云和成群飞舞的鸟.
听上去多象香格里拉,拜托,那人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
那人去过香格里拉.
但那人总觉得那地不对劲,美景不缺,美人也不少.
可是,这一切都沾着铜臭.
明白了吧,美景美人可都不是免费的.
这大概就是那人觉得不对劲的原因.
可那人还是一直坚信着那人脑子里圣地的存在.
一定要找到它.
这是那人自己对自己的承诺.
可这承诺,抵多少金呢?
够不够供那人再去一次香格里拉?

Dreams, Dreams
Of when we had just started things
Dreams of you and me
It seems, It seems
That I can’t shake those memories
I wonder if you have the same dreams too.

那人也有那人的远大志向但要只要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所以那人一直就在那人的世界里混沌混沌的度日.
那人觉得要实现那人的远大志向简直就象是登天一样.
那人也迷惘,那人也彷徨,那人也不知所措.
可那人也没放弃过,那人在那人的混沌中努力着.
那人也象很多没出息的家长一样想过,要是那个什么.
..实现不了了..我就要以后我的孩子去做吧,恩.
可那人又觉得很糟糕了,虽然那人还年轻,但早就决定了不会弄个孩子出来再养大的.
因为那人觉得那人的妈,养那人养到现在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A picture paints a thousand words,
As one door opens, another one closes,
And two wrongs don’t make a right
Now good things come to those who wait,
Take the highs with the lows dear,
You’ll get what your given and everything’s gonna be alright.

那人喜欢涂鸦.WOW,听起来多高级,其实说白了也就是在纸上鬼画.
直线,曲线,或者大片的涂刷痕迹.
或者某个人的侧面,背影,或者身体的一部分.
那人从来没有弄过一个完整的画面.
至于想表现什么,或许连那人自己都不知道.
也许那只是那人思想的一部分混杂表现.暂且这么认为.
就像那人也暂且认为,那人所做的一切冥冥中都有个什么叫理由的东西.
虽然是有点无厘头.

Say what you say,
Do what you do
Feel what you feel,
As long as it’s real.
I said take what you take
And give what you give
Just be what you want,
Just as long as it’s real.

那人总是随心所欲,所以注定了那人到目前为止也没有大成就.
那人说自己就不是什么什么的料,那人总是坚持那人自己的那一套做法.
即便很多的时候那人的做法就是个错误的.
但是在那人的概念中,除非那人自己说错了,不然就是没有错.
但一旦做错了什么,那人又在不断的责怪自己.
有些时候,那人甚至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恨的人.
这就是那人的悲剧性实质.

Still,Alright.
那人的littlest things that take me SOMEWHERE.
我该休息了,也许那人已经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