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还在这里.BYE.我的2006

请允许我尘埃落定/用沉默埋葬了过去/满身风雨我从海上来/才隐居在这沙漠里
该隐瞒的事总清晰/千言万语只能无语/爱是天时地利的迷信/喔原来你也在这里

昨天去翻以前的磁带,看到这首歌,重新听了一遍,还是很好听.
然后突然想到,这一年,又这样过完了.我竟然还在这里,不免生出一些悲哀的感觉.
这终究是要熬到头了吧,是欣喜,还是害怕,或者一种无可名状的感觉.
也许一个人可以不成功,但不可以不成长.
2006年将要过去,而成长中的乐与悲,让我在这样的时候,在这回忆没有如轻烟一样从容淡去的时候,来回忆. 

首先,让我在这里祭奠一下,我的2006.
来,默哀三分钟,然后可以让它这样从我的时光中淡去,BYE.
以后某天也会在我的记忆里搜寻它的痕迹,我的2006.

其实,我的2006,是充盈着遗憾的味道的.
“被堵死的令人心痛的渴望.”龙应台如是说.
2006,我的2006,我2006的日子就是被堵在了这样的渴望中.我说不清楚我的2006是的是一种怎样的开始,用的是一种怎样的结束.总之,我不觉得很爽.
更确切的说,是很不爽.毕竟,当死一样的渴望落空时你一定是不爽的.
于是成就了遗憾,其实,想得开的话,也没什么好遗憾的.
可是,我还是在这里.
但值得庆幸的是,我在这里,终于还是找到了新的渴望.
其实,那是我最初的渴望,我绕了一圈,却发现我还在这里.

毕竟,2006,还是这样如水一般的过去了,在我还没有来得及反映过来,它就这么过去了.
它竟然就这么过去了,你要我怎么爽?!
好了,它就要过去了,我现在要来回忆下我这一年到底是怎么过的,其实过得我一点记忆也没有.
不过,让我想想…

1月,我做着一个梦.
2月,我在探索寻梦的路.
3月,我决定方向.
4月,我放弃其他去寻梦.
5月,梦碎.
6月,梦醒.
7月,终于找回了我真正的路.
8月,我在思考我到底做没做错梦.
9月,我终于发现那就是一场梦,梦完了也没什么后悔的.
10月,我开始做另一个梦.
11月,我发现我终于做对了梦.
12月,我总算开始努力寻梦.

原来,我的2006,就是这样梦完了.
梦做,梦醒,梦碎,再一梦.一梦又一梦啊,终于就这样梦完了.
梦折断了破碎了,成无可奈何的细小的屑,抛在路途,晶莹的,不规则的,伤感的,白花花的一片,满世界飞舞.

2006,我做了什么事情?

2006,我过完了我的高二,来到了小说中惨绝人寰的高三.
=======发现,原来故事可以把生活写得那么夸张.
2006,我做过一次FLY AWAY的尝试,虽然失败.
=======发现,原来不是什么你都可以想就有的.
2006,我又一次从过去进到了现在,虽然历时较长.
=======发现,原来我不是一个总是活在过去的人.
2006,一些人离开了我的世界,一些人又进去了.
=======发现,原来我的世界空间真的有限.
2006,我听了一首又一首的歌,看了一场又一场的电影.
=======发现,原来我也是活在别人的故事中的.
2006,我的MP3换成了IPOD,可是没有了我最喜欢的DJ的声音.
=======发现,你得到一些的时候你总要失去一些.
2006,我还是没有LOSE WEIGHT,却还是大病没有小病不断.
=======发现,我什么时候也变得和EASON一样多灾多难.
2006,我从15岁长到了16岁,可是一公分也没竖着长.
=======发现,该变的总是没变,不该变的总是在变.
……

原来我挂在半梦半醒之间,也可以做这么多事情.
虽然说我还在这里,虽然说我的生活我的日子还是这个样子.

也许5月是个分界线,让我重新找到了我的空间.
起码我不是一直在硬生生的拒绝自己以外的时空,起码我终于发现了身边世界的美好.

虽然我一直都做得不好,可起码我在一直努力的做着.
虽然我在乎的人不会一直在乎我,可起码在乎我的人我也一直在努力在乎.
虽然我经常会小霉一下偶尔会大霉一下,可起码我还是个活泼开朗的孩子啊.
虽然现在是不同的人陪我走着不同的路,可起码我没有再一个人走路.

这样,还是很美好的吧.
就这样,突然那么一下子有什么一涌而上,是泪么
还是没有什么,只是颤动了一下,这个时候总是会有一些伤感的吧?
然后难过了那么一小下下,就是不爽的感觉.
虽然日子一天又一天的过没有什么特别,可过完了这一年却发现每一天都是这么特别.

回忆的代价是老去吧.

回忆在时间里沉淀/时间在回忆中消失/触感在重覆中麻木/我们在麻木中重覆
爱情在指缝间承诺/指缝在爱情下交缠/没有在拥有中挣扎/拥有在挣扎里回忆

2006,我不知道要怎么祭奠.
就这么祭奠完了吧?BYE,我的2006.
本来还想细数一下我身边的孩子们,突然觉得多余.
记得就记得吧,忘记就忘记吧.
忘不忘,不重要吧.
那些只是我大脑皮层的事.

最后,朋友们,新年快乐.
不管怎样,加油吧.
我依然带着那被堵死的令人心痛的渴望在这里往前行着.

还有,P,生日快乐.
愿你的18岁在澳大利亚的天空绽放异样美丽的光彩.

长长短短 短短长长

烦恼丝谁也剪/长到某处要割爱一次/如玩意曾在意/然而这已说到很久那阵时/烦恼丝不休止/常要剪走每次更添我睿智/形像变无限次/人大了发觉怎么剪也可以/成长的短发不断要剪/回忆中的发碎/慢慢扫出去以后才能开展/才能维持新鲜/回头一天霎眼已变动十年/长短的黑发一样要剪/曾不舍的发碎/就似将我岁月缓缓铺展/曾纯真点曾明星点/智慧要进步从未变/烦恼丝无法止/随缘放弃每次当考试/成熟了难在意/留长到了哪里剪短看天意

我的头发 看样子是留不长了 我这个没有毅力的人
每次把头发留到这半长不短的时候 又想减 又想留
长长短短 短短长长 这样会拖拉很久
很不幸 每次当我处在长短边缘的时候我都向我妈妥协了
剪了吧 好 剪了 于是又悔意万千
于是我又开始了下一次的留头发的旅程

长长短短 短短长长
游丝短啊 思念长 我在思谁呢
喷嚏一个接一个的打 谁又在念我呢

长长短短 短短长长
24小时短 一天的时光长
这节课你觉得时光飞逝
那下节课呢 也许分秒难熬
这一刻 你在干什么 而你该干些什么

长长短短 短短长长
一叶落而天下知秋 这都冬啦啊
可最后一片银杏落下的距离你知道么
它到底有多长呢
到底经历了多长呢

长长短短 短短长长
就象一些事物 一些人的存在一样
美好这东西 是不可以用长短来衡量的
一些人在你生命里停留很长
而另一些人只是短暂的存在 短暂的绽开过
可谁能说清楚 哪样更美好呢

长长短短 短短长长

花的姿态

坐下,自己给自己冲了速溶热咖啡
面前的窗户可以反光,头发还是那样的混乱
我用梳子用力的梳,发根被拉扯得兴奋  
我总是在想这次该突破些,改变就要来得彻底
可是,旁人总是只挑选那些毫不起眼的感觉议论
更可恨的是,为什么我自己也这样对此乐此不疲
银杏叶终于掉得差不多了,铺在地上的色彩叫迷惘
就算被凝望了一昼又一夜 

我喜欢的DJ说,人,不可能总以同一种姿态活着吧
于是有许多姿态任我拣 
若只是夸张快乐,放肆的大笑才是我么
我只是安静的没有出声,就有人说你装深沉
我只不过在作我该有的姿态,从来不稀罕谁的称赞   
我的底线或者说是界限,从来都是感觉模糊
决心开始玩,望着试卷里的未来又无奈
谁说春光有限啊,太阳可不可以为我,明媚一个晚上  

我穿蓝,天蓝,灰蓝,深蓝,所有的让我感觉舒服的蓝
我系红色的围巾,粉红,酒尾红,所有让我感觉惊艳的红
我不是喜欢故做郁闷没事纠结的小孩子
我只是在以我喜欢的姿态活着  
常在变幻,不好看吗
娱乐自己可给我带来惊讶的感觉   

有一种很颓废蓝绿色,冬天感觉有点干枯
可是不是说枯干感觉极诗意么
若是记忆中藏着就更快乐了
可我总得面对现实吧   
考试完毕放轻松很易 
调整姿态总不太迟

花的姿态,总是期待着新意   

全心全意

不管还有多少忘记不了却应该忘记的事情
不管还有多少明明放不下却应该要放下的事情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像我们这在这几栋教学楼中转啊转转了五六年的人
也没什么故事讲
顶多像玮琳姐和他的阿哲那样说几句话可以记上那么十年二十年的
不过他俩今天可在电视上浪漫了一回啊
明显早恋嘛,出名拉出名拉
嘿,现在全心全意搞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