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界真TMD让人沮丧

任何一张拉长的脸都可以熏黑一片晴朗的天空,于是我笑了.

let us die young or let us live forever
we do not have the power but we never say never
sitting in a sandpit life is a short trip
the music is for the sad man

最近总是在哼这首歌,FOREVER YOUNG.节奏有点快,是谁说我老在碎碎念来着.

有一些台头和低头的瞬间,看到了一些熟悉或不熟悉的表情,总是可以让我思绪万千.
说过了,其实也就是想到一些话语,些镜头或者说仅仅是一个名称.
那些,总可以让我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NEVER SAY NEVER.每一个我待过的地方,都留下了这样的话.
当然,可擦的,我还是不愿意造成环境污染.
可是,坐在旁边的三毛驮总把它擦掉.他不喜欢.

我总是在笑,我总是很霉.到底怎样的伪装才叫漂亮,是谁说快乐的第三境界是悲伤.

用手机一直在拍自己的手,不修长,不漂亮,可老师说还挺适合弹琴的,于是也就心安理得.
其实,拍手,只是为了拍手上的白兰花.
是有通感来着,看着它,我也感觉芳香.
可不过太阳徘徊了半个圈,它就已经被氧化了.

我要WENS带他小时候的照片给我看,然后以示公平,我也得带.
我笑他,你看你那时候正襟危坐来着.
他笑我,你那小时候那SB样.
你看,小时候的我们笑得多么天真烂漫啊,真好.
可是那日子早一去不复返了.

学校现在搞什么特殊化,真是做不得声的郁闷也.

嘿,这世界真TMD让人沮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