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BABY的游戏

遊戲規則:被點名者在自己blog上寫下答案,並加一個題目,然後把題目丟給外五個以上的人,並且到這些人的留言版上留下:”你被點名了.” 這五個以上人在自己的blog注明是從哪一個blogger那裏傳來的題目,然後寫下答案,並另寫一個問題,再去貼另外五個以上人.比如你自己回答26個問題,你回答完了再加一個,被你點名的博友就要回答27個題目,如此繼續下去.出點有意思的題目!

提問1:2006年,你的野心是什麽?
答:try my best to do everything i should do
 
提問2:如果你可以變成動漫/卡通裏的角色,你想變成誰?說原因.
答:灰原.我喜欢她的神态.
 
提問3:你睡前最後一個念頭是什麽?
答:马上睡着.
 
提問4:另一半如果出軌的話,你會怎麽做?
答:SAY BYE TO HIM.
 
提問5:如果另一半出軌,他/她真心誠意地改正錯誤,你會原諒他嗎?
答:NEVER.
 
提問6:被我點名了你開心嗎?
答:NO.SO MANY QUESTIONS…
 
提問7:你有失眠過嗎?除了物理刺激(如咖啡、紅牛、茶)和唱K看球賽之外,怎樣才能不失眠?
Author stefanaPosted on Categories 生活百味Tags , 7 Comments on 应BABY的游戏

还是悲剧——读《兄弟》


作者: 余华
ISBN: 9787532129843
页数: 475
定价: 27.00元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06-3

  其实,我觉得下没上好看。看上的时候看得泣涕连连,真的就是悲剧。然后终于等到了下。我是在考试前两天看完的,这当然造成了后果。不过先不说这个。
  余华自己这样说:上是精神狂热、本能压抑、命运惨烈…下是伦理颠覆、浮躁纵欲、众生万象。
  
  《兄弟》的故事其实是比较简单的,却有两种不同的理解方法。余华是妈妈那一辈的作家。于是他写他所经历的世道。有人说,是写两个异父异母兄弟之间的情义。另一种,象是说文革或者改革一些。《活着》也大都是那年代的事情。可我现在来看,也许更倾向于前一种理解些。或者说,前一种理解我更能接受。
  
  余华的小说我看过一部分,在表面看似轻松的叙述中,却自有一股悲怆的力量蕴涵其中,平静中的力量往往最具摧毁力。有时候笑到你手心冰凉。
  
  上主要写两兄弟的少年时期,其实开始还是有幽默色彩的,只是后来悲剧的阴影越来越浓,这样的悲欢离合,真是脆弱无比。后来的故事似乎就少了那份沉重了。其实下中有大部分的地方我都没怎么认真的看,一是觉得不适合我,二是觉得用大幅度的笔墨去描写那所谓“保健品”只类的东西让我乏味。可故事还是值得看的。作者那超现实的情节安排。我想余华是在试图改变的,可这样的改变让下失去了那份悲剧的厚重感了。可还是赚了我眼泪的,毕竟这是悲剧。
  
  这悲剧,是绝望。
  其实余华还是余华的,还是那个写《活着》的余华。
  其实悲剧也还是悲剧,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撕碎给人看。
  
  那这样就有了把《兄弟》看完的理由。

愚人的微不足道

她(我们暂且称为女①号)跟着她(我们暂且称为女②号)快步地走着,她们完全不顾身后的他(我们暂且称为男①号).女②坚持要去和什么新开的蛋糕店,女①说她没得选择,男①始终沉默不语.
午后的街道很沉闷,无数粉尘颗粒侵袭污染着,他们奔波于车水马龙的街道.
女①觉得自己很无聊.男①和女②中间那点很微妙的东西弄得男①和女②很尴尬,弄得女①很无聊.其实女①也觉得很尴尬,被夹在中间感觉无法适从.”气氛真TMD诡异.”女①嘀咕着.于是女①试着改变.
“你是要跟她(我们称之为女③)买蛋糕么?”女①问女②.
“是啊.女③说她不舒服估计不会吃东西.”女②道.
“诶,我不舒服的时候没看见过你买蛋糕给我吃咯?!”女①怨到,其实她也是想调侃一下气氛的,可女②却说:
“她(女③)是谁你是谁啊?”
女①便被女②一句话顶回去了.
于是女①便不再言语,女②估计也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就补充一句:”你什么时候有不舒服啊?”
女①仍然没有言语,只是在心里嘀咕了一句,我也是有不舒服的时候的,只是女②不知道罢了.
其实女①的抱怨是没有理由的,她忘了她的微不足道.

女②仍然快步地走着,这时候女①没有跟上去了.
一直在身后的男①开口了,”又是这样,上次也是这样.”
“你应该主动点.”女⑿说罢便暗示男①追上去.
男①没有行动,继续说:”上次女②也是一个人,不,两个人,和女③走在前面.”
女①这次没有说什么,只是继续要男①追上去.
这次男①应允,刚跨步上前到与女②平行的位置的时候,女②便停下来,回头问女①:”你怎么这么慢.?!”
于是女①也追上来.慢慢地就又成了女②一个人走在前面的了.女①又要男①追上去,女②又停下来.这样重复了几次之后,女②忍不住了,斜视着女①说:”你不要这样好不好.?!”
“没怎样啊,我.”女①答得面不改色心不跳.突然女①就想自己果然是和女③不一样的.女③会陪着女②,而女①却只会重复做着令女②不高兴的事情.
可女①也忍不住了,她对女②说:”望着你和男①真是急.你要不就干脆一点.”女①说完看了女②一眼,她没有看清女②的表情,”反正这样是不好的!”女①又说.
女②没有说话.女①接着也觉得不对了.就又补充道,”当然你也可以有你的方式.”

换个话题吧,女①想.于是女①问女②:”女③是不是很八卦啊.?”
“哈哈”,女②爆发出一阵笑声,”她是我妹妹,怎么可能不八卦.?!”女②好象一脸的骄傲.
女①便又觉得不舒服了.女①觉得女②说起女③的神情让她嫉妒.可女①再次忘了她的微不足道.
过马路的时候女②一开始走得很快,走道马路中央了女①见男①还不上去当护花使者,就自己跑了过去.
女①那个时候突然想起了原来她和女②说起的那个关于”安全感”问题.于是女①对女②说:”我觉得我比较像你哥哥,这样你就叫姐姐吧.!”
“滚~~”女②不出意外的说.
又没什么言语了.女①,女②,男①一前一中一后的走着,那姿态仿佛谁也不认识谁似的.

女①再次想换个话题.她一直想和女②说些什么.可每次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女②那表情告诉了女①一些.女①就会想女②从来没有跟自己说过什么,自己为什么要告诉她.于是女①就真的什么都没说.
不过女②开口说话了,”你告诉女④她要看的那部片子女③那里有.”
女①”噢”了一声突然才开始明白自己的微不足道.
女②知道她身边的很多人,可女②不知道女①.
真是微不足道啊,女①想.其实女①想说女②原来也知道女①的,可不知什么时候忘了.
于是女①就觉得自己也不知道女②了.

女①本来是什么都不想说的,可女①忍不住.没办法她就是如此这般的聒噪.
“我已经再也不想找别人借碟看了.”女①说.
女②好象没有听见一样.女①就问:”你就不想知道为什么?”
“反正不干我的事.”女②说.
这话好象把女①一击.”对啊,是不干你什么事.”女①重复了一遍女②的话.其实是干女②的事的,干她和男②的事.男②?女①想了一下这个名字.便又觉得莫名其妙来.关于男②女①到现在还是觉得莫名其妙.
真是莫名其妙,女①想.为什么什么都变了?!女①想男②已经莫名其妙了,真不知道女②有一天会不会.
走着走着女①突然发现原来一直在的那个文具店没了,那个满面笑容的大眼睛阿姨也不见了.女①便突然觉得自己的记忆没了似的.真的什么都变了.

MD不想了,女①真想大叫.
回到教室差点被门上的粉笔刷打到.
“靠.!”女①终于叫了出来.

她忘了今天是愚人节.
我真TMD一愚人啊,女①最后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