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

希望是一个不断呼唤和接近天堂的过程。
                               ——题记

吉伯特说,“每朵乌云背后都有阳光。”
希望是附丽于存在的。有存在,就有希望。
不难想象,一个人,若可看见他的未来,那他必生活在不可自拔的深渊之中。而原因,则是他失去了希望。但丁语,“生活于愿望之中而没有希望,是人生的最大悲哀。”如果可以预见未来,那他的一切就成为注定。而希望是对明天怀有的心愿和期预,是对美好的憧憬激发生命的一份焦灼。
可希望多了,有时候就会如乱麻一样,错乱而让人觉得心烦。好像一生的希望都来自于自己内心的需求。可正因为需求所以我们都开始勇敢地去面对。
当我可以清晰地细数自己内心真正的希望的时候我便开始觉得我好神圣。这也是我第一次,第一次这样觉察出自己正在活着,正在实践着我的希望。
有诗云,“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
于是我们便可从希望中,看清生命的真相。
若一旦失足跌入黑暗的深渊却失去希望,那还有勇气走出来吗?正如海伦·凯勒若没有了她光明的希望,她还可以成就今天吗?彼时是悲哀多于感伤,还是感伤多于悲哀?或者二者兼而有之,彼此勾连,混沌不堪?
面对希望,该如何用言语来说呢?
金斯莱对我说,“永远没有人力可以击退一个坚决强毅的希望。”如果他所言极是,很有可能出现的场景是:在命运的天平上,左侧是蹁跹而至的希望,右侧是连绵不绝的失望而天平却不加怀疑地向左侧倾斜。其实若左盘的希望越来越重,便不管我们怎么呼唤,说不定天平则会逐渐往右倾斜。但结局终会如雪莱说的一样:“希望虽逐渐消退,却不会死掉。”
我们注定活在希望之中,并注定无法自拔。而希望是在行动中蕴含的。即便把目标及其实现寄托于未来,懒惰的空想也还是会遭到鄙视的。
曾经看到一些让我感动的瞬间,便希望可以永恒。于是我便拿着相机,希望把什么都拍下来。“人的头脑太复杂,有时候时间久了,连自己也被自己的记忆骗了。”其实拍下来的也不一定是真实的,有的时候你一直希望着,它就可以变成真实。
这便也是生命的真相,即希望的力量。
从乱石堆中走出来的孩子便希望自己永远都不要回去,而在这花红柳绿的物质世界里待久了的人们却希望可以回归始初。人的希望就是这样相互矛盾,你永远不要希望可以永恒。你曾经的希望,兴许不会消退,可若它欺骗了你,便也可以在你的世界销声匿迹。可莫里兹早说了,“旧希望欺骗了我们的地方,就存在着新的希望。”
然后我们就在不断的希望之中寻找更多的生命之真相。
列·托尔斯泰曾教育我们说:“幸运的不是始终去做你所希望做的事而是始终希望达到你所做的事情的目的。”
那么在象牙塔待久了的我们,希望就变成了单纯的目标。却也必不可少。即便我们不是始终在做着我们希望做的事情,却也希望我们所做的所有可以为我们带来幸运。
努力拼过后,结局不论怎样,总感慨:“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那便也是生命的真相。
却也喜欢简单平淡的生活,一本书,一盏茶,看风儿轻舞飞扬。阳光窗台下,任时光在静溢中流淌。平常的日子一任幻想,心就无限接近了希望的天堂。

这件事想起来就让我觉得凉心.鼓起勇气说出来,算是一种发泄.
我的一个朋友竟然出了一些很麻烦很严重的问题.
我觉得不可思议.这让我无法接受.

我在平安夜的时候知道这个.却让我觉得不能够感觉一切平安.
朋友在平安夜之日给我送来这样一个消息.

轻度精神分裂.虽然她本人跟我说他没事.
虽然她说话举止都很正常,可她也真去了医院.
我震惊.然后诧异.

她本是一个很开朗很开朗的孩子.可不知为什么,竟然变得很内向,很胆小.
毕竟环境改造人,
她待在我身边的三年,看着她的变化.
从开始的肆无忌惮,到后来的沉默胆惧.
我以为只是长大,只是蜕变的过程.
却没想到是这样的征兆.
其实自己也在变的,性格没有不懂事的时候那么巅.
可没想到,她却从一个极端迈向了另一个极端.

离开我身边的时候她就已经很内向了,可在我身边的时候毕竟还是开朗的.
然后她去了下边的一所重点.
去那里的学生不是乡县很贫困的学生,就是城里去不了重点的有钱人家的孩子.
她什么也不是.
所以她总是跟我说她在那里好郁闷好郁闷.
没有玩得好的.

其实我很理解那样的痛苦的.
高一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处在这样的阶段.
人总有自己的生命之深渊.如自省.
一但跌入,聪明的人会自己出来.
而那些华丽的俘生则跌入了更深的生命之深渊,不可自拔.

愿她尽快康复.

小学

叫X翔把小学毕业照带给我看,可惜没有我.
其实也不是我要看,是TT要看曾佳.
然后看,竟然发现有的人我都不认识了.
时间过得真快,5年过去.
我的提前离开,却终究还是与他们少了一些回忆.
我对小学几乎都没有记忆了一样,只记得一些片段了.
很琐碎的那一种.
朋友问的时候我说是开心的事情.
可真的自己也说不清开心与否.
原来的片段,都觉得可笑了.
不过要是我没提前离开,也不会认识现在我身边的这些孩子吧.
总之就是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