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偶记

风中飘散的旋律 已化为空虚
就连秋日那最美的思绪
也变成一叶发黄的记忆

是一个银色的冬季 偶尔提起
一个关于你的话题
打翻思念 落了一地

悄悄留下一个微笑 然后逃之夭夭
为了午夜许下的那个心愿
苦苦攀登那不可攀过的山岩

心中有一丝希翼
再次渴望两小无猜的甜蜜
哪怕只是和你演一场毫无趣味的戏

一个她【二】

她疯狂的拿着手机发信息.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她的手机显得那样陈旧了.
她莫名其妙的发.发给他们或她们.
告诉他们或她们,她现在怎么怎么样了.
再接着莫名其妙的回他们或她们莫名其妙的回答.

她拿着手机,又想起了那段传奇.
笑.笑.笑.手机真是个好东西.她想.

她的朋友很苦恼.她的朋友说她跟她的那个他.
她听得很急.说”你们怎么这样啊?”
然后她就簌簌叨叨的告诉她的朋友应该怎么做.
好象她很有经验似的.其实她自己不也还是个小屁孩儿.
什么都不知道.却还装做什么都知道一样.
她跟她的朋友说:”你应该跟他发信息说,相信你当着面是说不出来的.反正要说.”
她的朋友点头说是.然后告诉她她的手机不在.
她就说手机回来了再说吧.她的朋友就说是是是.
这样的事情大家都很急的.
这样的事情她们都不急的.

恩恩恩.手机真是个好东西.她想.
中国人就是含蓄,看者你的眼睛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短信这功能真可谓为国人量身定造.

可是她无聊的时候,拿着手机,却不知道发给谁.
想发给他,却不敢.她怕他觉得她无聊,虽然她真的很无聊.
她又拿着手机继续无聊.

一个她【一】

她有点疑虑.怎么会这样?她瞥了他一眼.
不是吧,那么快.不是的,不是的.
只是有那么一点点好感吧.是吧,是吧?
那要说出来吗?要?或者不要?
她满脑子问号,咳了几声.痛.她真是彻底感冒了.
他还只是一个朋友,有可能发展成为知己而已.
是的是的.她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尔后却又笑了笑.
她又想起了这几天的传奇.
MAGIC.她又笑了,似乎还有些得意.

“生活中,每个人的心灵中都应有一颗珍珠,它是排除困难的毅力与智慧.”语文老师如是说.
我的珍珠在哪里?她想.有个人说眼泪是珍珠.那我的眼泪是珍珠吗?谁的珍珠?
算了,不该想的.不该不该.

孤单是一把没有开锋的刀,钝重的刀口在脖子上随光阳岁月来来回回,发出不轻不中不急不缓的疼.直到忘记了什么是疼.
她看到这样的话,扫视了一下教室,想起了一下他们和她们,呼的一下却叹了口气.
她没忘记疼.
她笑着叫着跳着爬着却还是走不出那个叫孤单的泥潭.
她的脸,朝着前.幸福点,那么远.谈笑间,幻想灭.那么远,看不见.

不可思议

不可思议,不可思议.
SS也可以影响到我两天的心情.
大头说:这说明SS在你心中占有一定的地位.
我不知道.反正不会了.
总之我就是很生气很生气.
我知道即便我一个学期不跟他说话他也不会有感觉的.
算了,我也无所谓.
我答应了大曼鱼我说的没做到我就要请她吃HAPPY TOM.
不过大曼鱼:你的HAPPY TOM就别想了.
我一定做到.

很久以后问起,你,还好吗?

外婆56年前的同学来看她.
56年.相聚仅仅因为当年同窗的逝世.
“那个XXX,我上次见他的时候他还好好的,怎么就…”
“那个XXX,他已经病了后我还去医院去看过他,当时就说时间不长了…”

56年流光,大家生活着.彼此生活着,各不相关.
偶尔,会忆起:今天是XXX的生日呢,当年我们还在XXX为他&她过生日..不知道他&她现在还在不…

话题,也总是他他他还在,她她她不在了..
他他他怎么样了,她她她活得好不..
他他他女儿在哪里,她她她儿子又怎么了..
他他他得了什么病,她她她上什么时候病了又康复了..
我在什么什么时候见过他,我在什么什么时候到她家去过..

其实互相走动的时候很少,大家各有各的生活.
也许一次这样的相聚,也会很少很少.
也许下一次见,就又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了..

只是人到了这样的年纪,这样的事情也不会有多大悲痛了.
可我见过老人的泪.老人的回忆,老人的感怀.

56后.也许,我会在某个阳光灿烂的午后,把你想起.
如果可以,就会拿起电话,只轻轻问上一句:你,还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