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丝语

    秋一直都是缄默沉稳的,我这样想着.
    虽然这个秋显得异常躁热些,着实令人有点惶惶不安.樟树的叶子还是翠绿的,多少让人产生出点夏天的错觉.可终究还是凉爽下来了,在这中秋佳节的前一天.
    还是有风的,吹拂着我们这些茫然的孩子.
    高二,遥不可及却还是来了.
    我本是个恋旧的孩子,一年前的这个时候正处在初三的绚灿感伤中不可自拔.如今,面对高一的逝去,已无太多言语可说.终究人还是在逐渐长大的.那些离别前的告白,左手拉去,却又被右手拉回.
    毕竟,高二理科班的日子已经和轰轰烈烈的到来了.既然选择了奔向这浩浩荡荡的理科大军,就要义无返顾.那些该在你身边的孩子也一定会在你的身边的,这样的话,也就不必再唠叨从前了.
    午后的阳光总是让人愁儿长.忽然一阵轻情的风,把走廊外的迎春花叶吹落.它们就这样闯进来,在恰好的时间,填补我恰好的忧愁.时光被遗忘在这尘世九月浮躁的天:和花一样的年龄/什么都不在乎/一个美好的午后/一瓶绿茶让阳光穿透/树影闪烁着自然的华喧之声/如同在瑟瑟之秋日上演繁华的狂宴/光影重叠/宛若甜美幻觉.
    此时我们皆少年.
    我重新听见了钢笔和纸张的摩擦声,和着窗外秋风吹拂的瑟瑟声.
    抬起头,教室里的孩子都在奋笔疾书,电扇还在嗡嗡的响着.突然发现,四楼的教室显得异常明亮些.看着眼前这幅熟悉却又陌生的画面,不禁又忆起从前来.
    九月的日子,像绝美的断章.如一道划痕将我的世界分隔开来.耳边响起<秋日丝语>,钢琴曲的声音如一丝微凉的风吹过这还有些躁热的秋.当过去与未来渐行渐远时,九月的日子本就变成叹息一场.
    突然被吹醒了,这毕竟是梦起飞的地方.而梦起飞,需要的不仅仅是感伤.

P.S.周记本上的东西.好久了.意外的是周老师如此欣赏.EASON说是因为理科班有这种情感的人太少了.我也很奇怪.余慧和樊琳喊了两遍那句让我恐惧的话,虽然恐惧,可心底还是高兴的.放这来,也没什么意思.仅仅是放这.

Nothing is impossible

家长会完毕,掺不忍睹.
被说得很惨烈,BUNNY好痛.
妈妈回来说BUNNY,到12点.
累了.
然后一脸无所谓的安慰EASON,让她坚强.
拥抱,彼此取暖.
她更痛,BUNNY坚强.
她怕她妈妈,怕再变回沉默.
其实不会的,毕竟你在控制你自己.
BUNNY再伤心欲绝,在学校的BUNNY还是高兴的.
还是有那么多可以让我笑的事情.

送EASON一个我最喜欢词吧:IMPOSSIBLE.
IMPOSSIBLE.十个字母,八个是POSSIBLE.
那就是说:IMPOSSIBLE中有80%是POSSIBLE.
或者说I’M POSSIBLE更好.

Happy Birthday!

今天是浩的生日,生日快乐! 

只可惜几千里的距离,所有的祝福都只能通过短信来传达.
也好吧,为我节省了买礼物的MO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