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量守恒原则

爽量守恒原则:
你在这里爽了,在那里一定几不爽.
你这个时候不爽了,你那个时候一定爽.

看EASON的周记,看她写它的泣涕连连,看她写TEDDY的伤心欲绝.
然后想起了自己同样掺不忍睹的数学试卷,竟然笑了一声.
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冷笑还是热笑,总之就觉得自己怎么这么BT.
我早就没有为这样的事情掉过眼泪了.
觉得没什么意思了.

反正自己还是对得住自己好,管你的分数对不对得住你.
反正爽量守恒.自己看着办吧!

类似的深夜,想起你

本准备睡觉的,却突然睡意全无.
想起一年多以前,也曾是这样类似的深夜,在象牙塔尖待久了的我,突然也开始怀抱那个叫信念的东西了.
每天学习之后,会在那个米白色的活页本上写下那些给J的话语.直到突然累了,突然睡了.
那样的一段时间,那个米白色的本子,还有STEFANIE的那首<逃亡>,几乎是我坚持的全部信念.
那时侯那首歌我反反复复的听,知道写完我要写的话,直到耳朵听出茧.
其实,当时的梦,于那个时候的我来说,并不遥远.
只是那样一段时间,谁都会彷徨罢了.
况且,我很清楚的知道,我们所共同拥有的那个梦,与当时的J来说,不简单.
所以我曾经尽全力的试图帮助他,毕竟,那个时候的我,是那样那样的害怕他离开.
因为我知道,这样的蓝颜知己,不可多得.
其实现在我才发现当时的自己是多么多么的愚蠢.
一个人的离去,并不影响你的世界的正常运转.不管他曾经对你,对你的世界,有多么多么的中要.
只是在你的世界,过了很久以后,属于他的那个位置,依然还在罢了.

YINGYING啊,YINGYING

前天晚上很晚的时候跟杉杉聊天,不知怎么就说起YINGYING了.她最近变得很奇怪,我们都不理解.大家困惑久了,突然就开始分析了.分析YINGYING.其实也不能说分析,对她的那点看法其实早就分析透了,只是偶尔又感觉到了罢了.看YINGYING的BLOGCN,大概知道了她不悦的原因,其实跟我们没什么关系的,只是她总这样恶劣然后弄得大家都不舒服.她喜欢这样,却又口口声声说”最怕自己的情绪感染到别人.”其实她很清楚的,在她身边的人多多少少会受感染的.我们想劝劝她,就把一整晚的聊天记录全发给她,然后在她的BLOGCN上留了大段大段的话语.接着我跟杉杉就很困惑的睡了.
然后今天去看留言的回复.看到YINGYING说起我要送太阳花给她的事情,看到YINGYING说我要她想哭的时候来找我们的事情,我突然有点想落泪的感觉.突然间我也觉得无比幸福,原来那个没良心的家伙不是总是没良心的.原来我们一直没被忽略.
只是这时的她不知所措,而这样的不知所措是每个人都会经历的.
我跟杉杉说:别看她比我们都大,你不了解她的时候会觉得她好成熟,而你一旦了解她你就会觉得她其实巨幼稚无比.比如她会白痴一样的折磨自己,然后说是在锻炼自己的忍耐力.
不过有一点我们都错了.就是她不会把事情憋着的,只是没告诉我们罢了.其实是我们心理有点觉得郁闷罢了.只要还是有人帮她分享&分担的话,我们,起码,我,是无所谓的.既然她不想告诉你的话,你问也没用.这一点我早就学会了.如果她想告诉你却不知从何说起的话,或许你可以尝试主动问问.

最后我还想对YINGYING说句话:
我绝对履行我的承诺,如果你真的想哭,你还是可以来找我.你甚至不必告诉我你为什么难过,只要你愿意.
YINGYING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