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穿透我的眼睛
眼前是这在CS难得看到的蓝天
前桌YZM和小曾韵的歌声隐约回荡
我的目光在阳光的落脚点上发呆

我突然看着那些我本以为抓住了的那些东西
蓦地一下我才发现原来什么都不曾属于我
我抓住的不过是一堆会在阳光下折射的泡沫罢了

于是我一直不动的这样待着
哗啦一下心就安静了下来
没过多久大家就都累了
世界随着我的心安静下来

突然觉得很不舒服
原来那种泥泽似的心情似乎又将我拖进去了
我突然很想为自己找个理由哭
找了很久都找不到流泪的理由
或许我一直不知道
原来流泪是可以没有理由的
小女生可以没有理由的流泪
很可惜,我不是

期考还是会在N个小时侯后开始
政治还是一点都没有复习
自己其实知道自己
所以心里很没底的心情不好
其实一直说自己不在乎的那些东西其实还是在乎的
可我义无返顾的一直这样自欺欺人

恩,学习去

突然累了

CS的夜空
大片的雨哗拉拉的落后
橘色的光映着
砸落在玻璃上的一串串水痕
划过夜幕

我一直在静静听着这样寂静里落雨的声音
耳机里响起的女声温暖和着感伤
是卡百利永远的《DYING IN THE SUN》
自我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声音
我想我就不可抑制的爱上了
爱上了不曾拥有过的
不断缺失的《DREAMS》

我一直在看TT的日记
周四考试我死到临头还是不去抱佛脚
我总是这样无可救药

我每次看到TT和ZZ的一些事情的时候总是无法想象
这样的两个女孩子为什么要一直不停的相互伤害呢
虽然我一定知道这些都是无意的
她们是如此在乎彼此
在乎到互相伤害
之后再互相添着彼此的伤口在心里一遍一遍的SAY SORRY
说真的这让我不可理喻
可还是会为她们感动很久
或许她们两个就注定要这样一直下去
直到有一天大家都累了

或许我早就累了
才会如此的不屑一故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就这么突然累了
累得让我找不到什么可以当作寄托的东西
我没有YINGYING那么好的姐姐
也没有谦谦那样的水
突然一下我转身看到了我亲爱的物理化学书
我想我的寄托或许就是它们了
因为我义无返顾的奔向了理科的浩浩大军

其实这是很久以前就想好了的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要学文
可是突然有那么一秒钟我犹豫了
我觉得很累
我想或许我学文要比现在轻松一点
或许生活要比现在幸福一点
可重要的原因是我不喜欢
我或许没有高三转文拿状元的天赋
所以我还是这样义无返顾

分班的事情被人说得多了
会有那些小女生受不了然后突然哭了
我?为什么不哭?后面的孩子在问。
我怎么会哭啊?
然后我回头面无表情的说:
在一个学校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有什么好哭的啊?
或许那种小女生动不动就哭的事情永远也不会发生在我身上
是的是的
永远不会的

其实话也不要说得那么绝对的
其实也有一些我很舍不得的孩子
因为自己很明白不在一个班之后很多感觉就会变的
可是我不去想
莲子不是说了个什么“莫非定律”吗?
——你最不想它发生的事情往往会发生
所以我不想,也随便它发不发生了]
说不定初中很舍不得的人又会重新分到一起
最想的两个孩子是不会了
没有在一中了
TTR和小白也不会了
他们都学文
其实有时候我也是个很中庸很随缘的人
我突然觉得

期考还是会如期举行
我还是希望自己能考得好一点
离我的DREAM更近一点
+ OILPage 1 Page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