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穿透我的眼睛
眼前是这在CS难得看到的蓝天
前桌YZM和小曾韵的歌声隐约回荡
我的目光在阳光的落脚点上发呆

我突然看着那些我本以为抓住了的那些东西
蓦地一下我才发现原来什么都不曾属于我
我抓住的不过是一堆会在阳光下折射的泡沫罢了

于是我一直不动的这样待着
哗啦一下心就安静了下来
没过多久大家就都累了
世界随着我的心安静下来

突然觉得很不舒服
原来那种泥泽似的心情似乎又将我拖进去了
我突然很想为自己找个理由哭
找了很久都找不到流泪的理由
或许我一直不知道
原来流泪是可以没有理由的
小女生可以没有理由的流泪
很可惜,我不是

期考还是会在N个小时侯后开始
政治还是一点都没有复习
自己其实知道自己
所以心里很没底的心情不好
其实一直说自己不在乎的那些东西其实还是在乎的
可我义无返顾的一直这样自欺欺人

恩,学习去

突然累了

CS的夜空
大片的雨哗拉拉的落后
橘色的光映着
砸落在玻璃上的一串串水痕
划过夜幕

我一直在静静听着这样寂静里落雨的声音
耳机里响起的女声温暖和着感伤
是卡百利永远的《DYING IN THE SUN》
自我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声音
我想我就不可抑制的爱上了
爱上了不曾拥有过的
不断缺失的《DREAMS》

我一直在看TT的日记
周四考试我死到临头还是不去抱佛脚
我总是这样无可救药

我每次看到TT和ZZ的一些事情的时候总是无法想象
这样的两个女孩子为什么要一直不停的相互伤害呢
虽然我一定知道这些都是无意的
她们是如此在乎彼此
在乎到互相伤害
之后再互相添着彼此的伤口在心里一遍一遍的SAY SORRY
说真的这让我不可理喻
可还是会为她们感动很久
或许她们两个就注定要这样一直下去
直到有一天大家都累了

或许我早就累了
才会如此的不屑一故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就这么突然累了
累得让我找不到什么可以当作寄托的东西
我没有YINGYING那么好的姐姐
也没有谦谦那样的水
突然一下我转身看到了我亲爱的物理化学书
我想我的寄托或许就是它们了
因为我义无返顾的奔向了理科的浩浩大军

其实这是很久以前就想好了的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要学文
可是突然有那么一秒钟我犹豫了
我觉得很累
我想或许我学文要比现在轻松一点
或许生活要比现在幸福一点
可重要的原因是我不喜欢
我或许没有高三转文拿状元的天赋
所以我还是这样义无返顾

分班的事情被人说得多了
会有那些小女生受不了然后突然哭了
我?为什么不哭?后面的孩子在问。
我怎么会哭啊?
然后我回头面无表情的说:
在一个学校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有什么好哭的啊?
或许那种小女生动不动就哭的事情永远也不会发生在我身上
是的是的
永远不会的

其实话也不要说得那么绝对的
其实也有一些我很舍不得的孩子
因为自己很明白不在一个班之后很多感觉就会变的
可是我不去想
莲子不是说了个什么“莫非定律”吗?
——你最不想它发生的事情往往会发生
所以我不想,也随便它发不发生了]
说不定初中很舍不得的人又会重新分到一起
最想的两个孩子是不会了
没有在一中了
TTR和小白也不会了
他们都学文
其实有时候我也是个很中庸很随缘的人
我突然觉得

期考还是会如期举行
我还是希望自己能考得好一点
离我的DREAM更近一点
+ OILAuthor stefanaPosted on Categories 生活百味Tags , 1 Comment on 突然累了

大眼睛里的世界


我用眼睛看着脚下的世界,呼啦一下展现


机械生活,我厌恶,我不羁地看着这个世界


不管怎样世界不会为我改变,于是我笑纳

总是有个和我一样的孩子和我一起,一起抱怨,一起分享

没人陪伴的时候,我就一个人抱着我的BEAR在窗口贮足幻想

想到你的时候,我睁大眼睛,世界微笑

想着想着我累了,然后躺下睡了

梦里的世界你牵着我,我幸福得睁不开眼睛

On the way

六月· 记忆翻转时间在命运的转盘上指向明天
有些孩子在三岔路口笑着SAY GOODBYE
他们彼此拥有 他们彼此珍惜
现在的他们彼此道别
但因为有彼此
记忆才会如此落寞美艳
GOODBYE GOODBYE
他们说着笑着的流下眼泪
像一年前的我们一样

再见,再见,没过多久就真的再也不见了
再见,真的不是为了再·见而说的

哪些孩子又再说“再见”?
他们已经启程,奔向不为人知的远方
而我们,早已在路上

六月· 重逢我们微笑着说好久不见
那些感觉早已走远记忆翻转 我们曾说好要一起飞
可那仅仅誓言腾飞 然后消失不见
时间残酷得冲淡了重逢的喜悦
记忆被磨得只剩下最美的那一部分

直到你转身的瞬间
画面熟悉得仿佛回到从前

于是不久之后我们再次告别
告别于盈泪的微笑

六月婉转的天/沉寂着单薄的安静/
蒲公英散了/矮牵牛睡了/
天空不见彩虹/却哼响着善良的歌/
不见了花样的你/留下背影在记忆/
原地/我将自己心放到安静/

时过境未迁,记忆沉淀。

拾荒者

花又開了 花開成海
海又升起 讓水淹沒
你來了來了
一場生生世世的約會
我不再單獨走過秋天
——三毛詞《今世

三毛,20世纪女性中最大的传奇。
近期的《凤凰周刊》上刊登了纪念三毛15周年的系列报道
                            ——《华人文化圈·共同的少女记忆》。
让我也忍不住来说说我和三毛的那不算故事的故事。

三毛

三毛是我很喜欢的作家之一。
一个并不漂亮但落得美艳动人的女子,三毛身上的沧桑气质是任何一个女子都不敢比拟的。
她那张赋满了传奇的脸就是世间恩怨,世间真情的完美产物。
不被束缚的流浪一生。
她却在最后说:命运的搬弄,让我们身不由己的分分合合。
一德国男子,在属于三毛的前夜离开了她。
菏西,三毛活着的最后理由,也在撒哈拉的六年相处之后离开。
他们一走,三毛的心也就走了。
三毛坚强的再活了很久之后,还是以自缢的方式离开了这个世界。
给世人留下了遗憾,也留下了那些传奇的文字。

三毛的传奇,造就了她传奇的文字。
她的书我看过一些,从J带给我《稻草人手记》的那天开始,也将三毛的文字带进了我的世界。
之后由看过《梦里花落知多少》和《撒哈拉沙漠》。
三毛的文字很深很深的打动了我。
她的叛逆,她的不羁,她的忧伤。
还有她行迹天涯的传奇故事。
让我感动得无处可逃,只得深深的陷进去。
她的文字如不见底的深渊,你一旦踏下去就无法自拔。
记忆最深刻的是去年夏天为J的生日选本书当礼物的时候无意间看到的那本《雨季不再来》。
那是三毛17~22岁间的文字。或许是年龄和阅历都比较接近的原因,这成了我最喜欢的三毛的书。
这也是她一生轰轰烈烈传奇的开始。

一直很想去买摄影师肖全的那本图文集《三毛私家相册》,三毛那最后的黑白照片。

我突然想起初三的时候我在朋友的同学录上“最大的理想”那一栏上填的是:
像三毛那样做个快乐的拾荒者,勇敢到天涯。

不知道很久以后的我还有没有勇气说这样的话。
或许我早已经被这尘世磨得没有一点棱角和尖锐的感觉了。

我。毕竟平凡。

模仿是最真挚的奉承

我记得第一次当小白在我的同学录上写下这句话的时候,
是想要告诉我:尽管我的留言被很多人复制,但这却是大家对我最真挚的赞扬。
然后我就对这句话一直深信不移。
今天又再次体验了一次。
我BLOG里的很多我很喜欢的图片,多次被他人复制。
今天又看到两个复制得特别厉害的,然后我就郁闷了好久。
之后我又来安慰自己:模仿是最真挚的奉承。
恩。
其实反过来想想,自己不也是复制者吗?
这些图片本也不是自己的原创,只是自己七拐八拐在个大中文韩文英文日文网上找来的而已。
是啊,好象没什么了。我本没有版权。
唯一有版权的,大概就是自己这些RUBBISH的字吧!!

偶遇

眼睛不大好為我造成困惑
眼前這個身影是那樣的熟悉
可我看不清
片刻之後
突然一下覺得世界嘩啦變了
時間豁然停止
這是在我從院子門口回家的路上
你是從我的面前擦肩走過之後
我才看清楚你的臉
依舊是那樣我熟悉的輪廓
我張口準備叫你的名字
可聲音卻卡在喉嚨出不來了
我,慾言又止
還是算了,我想
然後你就這樣又在我的世界消失不見

这真是神奇的世界。
这个世界总是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巧合。存在着这样或者那样的冥冥之中的注定。
我今天刚刚还在那里对YINGYING说我对某个中文字的感觉很好,却没想到今天就偶遇了那个让我感觉很好的人。或许是我今天不知怎么的突然想到他,老天爷就让我见见他吧!
回家的路上,院子里。
看到他从对面走来,却等擦肩而过的时候才看清他的脸。
张口要说的曾经那个熟捻的名字却又被自己吞了下去。算了,跟他不熟。
似乎连打招呼的必要都没有。确实也没有。
只是他还是像从前一样帅,只是听说他变得没有从前那么优秀了。
或许吧!他来的方向是院子里的网吧。虽然是个很好的网吧。
恒最爱去的网吧。我曾跟恒说去那里说不定会碰到一个很帅很帅的,说的就是他。
不过,中考完毕是完全有理由让自己轻松一下的。
他还是像以前一样帅。松垮的白色靓布时尚T-SHIRT加上深色裤子。
这是毕业后我第二次碰到他。第一次在去年的同学聚会上。当然,没跟他说过什么话。
他是我的小学同学。是小时侯觉得最帅最优秀的男孩子。

现在回忆起来,小时侯由他带来的点点滴滴的喜与乐似乎只剩下冬天那个绿色的格子帽和紫色的背心了。
还有就是他那阳光灿烂的笑容和不羁的神情。
记忆中的他同样是个很安静,不爱说话的孩子。
我想我的记忆差不多会停在那里然后慢慢消失不见的。
我没有在我的QQ上加他,申请过几次没有回音。
让记忆纯粹些也很好。

而我现在要说的是:
YYZ,感谢你为我的童年涂鸦。

6.17值得纪念

今天真是值得纪念的一天.
新发型没有引来太大的反映,看来我太不引人注意了.
倒也还好.我总觉得这样或许更好一点.
很多作业没有完成,放假毕竟太悠闲了一点.
可我竟然没写周记,这真的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算了,我不知道要写些什么.
然后看到YINGYING和JR都把数学练习册做得差不多了,突然就急了.
接着我也开始补练习册.
我连中午都没有出教室门,中餐就用我亲爱的APPLE解决.
倒也顺便减肥.
可我还是只认认真真的做了半个多小时.
之后李博回来了我也就啪啦啪啦的跟他策<时代人物>上那个反胃的芙蓉姐姐去了.
再然后就是痛苦的开始.
YINGYING的劣质涂改液突然从中部断裂,那乳白色的液体就哗啦得流了出来.
手上,桌上,数学练习册上…全都是那令人厌烦的液体.
我只是没有反映过来似的”啊”的大叫一声.
HH马上喊我:赶快去洗!
我才反映过来似的奔向洗手间.
…一站就是半个小时.
你知道,涂改液弄在手上是极其痛苦的,也是很难洗去的.
我只有在那里搓啊搓的…直到手都搓痛了,才又极其痛苦的回到教室去.
诶…我都成这样了,竟然都没有人关心我…
而我亲爱的YINGYING同桌竟然还要我陪涂改液给她…!!!
我发誓:我一辈子不用涂改液了!!!我明天就去买修正带…

接着就是下午老天爷为JR同学的一哭一笑.(他自己说的)
夏天的雨就是让人畏惧.
自己在教室里看着窗外的倾盆大雨,一阵快感之后不免开始担心自己怎么回家了.
好在放学的时候雨还是小了很多.不然像开始那样下的话大概没有人敢出教室吧!~
我本不打算骑车回去的,但又担心我亲爱的公路跑的安全.
所以就一直留在教室里自习.
犹豫不决中,李翔龙下楼来找他的好好友–熊叔叔.
突然听到他说:我准备飚回去.
我就蓦地一下从座位上弹起来说:我跟你一起回去.
有人陪着飚车的话毕竟还是好一些.
正好打消了我犹豫不决的念头,也顺便爽爽!!
诶呀呀,我今天才发觉我的单车技术的高超.
要不是我那么高超的车技,我今天一定会摔得很惨的.
还好还好…至少我手上的碱性涂改液被长沙这酸雨冲洗得差不多了。
我们就这样一边在雨中大声说话一边在水中飚车回来.
真有感觉.
只是把YZM的校服也弄得透湿,怪对不住人的.

一路向北,一路颓废

后视镜里的世界/越来越远的道别/你转身向背/侧脸还是很美/我用眼光去追/竟听见你的泪/在车窗外面徘徊/是我错失的机会/你站的方位/跟我中间隔着泪/街景一直在後退/你的崩溃在窗外零碎/我一路向北/离开有你的季节/你说你好累/已无法再爱上谁/风在山路吹/过往的画面全都是我不对/细数惭愧/我伤你几回/我一路向北/离开有你的季节/方向盘周围/回转著我的後悔/我加速超越/却甩不掉紧紧跟随的伤悲/细数惭愧/我伤你几回/停止狼狈/就让错纯粹

我一直都是很喜欢JAY的。
像所有的Jay Fans一样,喜欢他那不羁的外形和声腺。
正如这首《一路向北》。
JAY的歌有的时候给你的感觉不知是爱情。
有时候觉得爱情那种东西隔我太过遥远,所以更多的时候我能感觉到的是别的。

正如我现在站在高一的边缘看着它。
夏天总是个离别的季节。
时间一路向北,一去不回。
现在想想,如果真的要分得很开的话,确实会有点舍不得的。
但我们总得接受现实。
经过初三那次磨练的话,我们都坚强许多了。

我总是说我高一这一年都过得混混吞吞的,不知道自己干了些什么。
就这么一路颓废过来。
我总是无法驾御好自己的时间,只好白白看着它从我的指尖划过。
然后 就后悔得不得了。
就像这3天假期。我玩了2天,睡了一天。我想我没救了
其实有时候自己也会急的,可还是不自觉。
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诶,算了。学习去。再不去就挂了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