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fana的城市印象之洛桑

摄于Lac Léman, 2013年7月

No.11 Lausanne/Losanna/洛桑

说实话,我单纯的是为了妹岛的奶酪去洛桑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两位数的第一篇,不知道写哪里,就从照片里,挑出来了洛桑。大概是这日内瓦湖北岸的蓝天白云和雪山,美好得就像真实存在的天堂。这是这个系列第二篇瑞士的城市了,上一篇是意大利语区的贝林佐纳,这次挑个法语区的好了。

洛桑,就处在瑞士的法语区,多数人以英语为第二或第三语言,瑞士这个神奇的国度有四门官方语言的国家,分别是德法意和罗曼什语,这个没什么民族意识的国家,是纯粹靠民主意识和联邦制维持在一起的。洛桑是瑞士沃州(Vaud)的首府,城市历史源远流长,据说罗马时代这里已有人居住,也算得上一个名副其实的古都了。

那天清晨,我从日内瓦的小姐姐家里出发,乘着小火车一路向北来洛桑。洛桑,这个名字听起来就像是一个充满柔情和诗意的金发少年,于是不免对它充满浪漫的遐想。虽然我那时候在阿尔卑斯山区地带游走多年,但当火车北行转过最后一个山脚,豁然又见到美丽的莱芒湖,还有静静卧在阿尔卑斯山脚下的山城洛桑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感慨了一句:“好美。”

在完成了我当时给自己的任务(作为建筑妹看妹岛的奶酪)之后,我开始放慢脚步,打量这个莱芒湖边的古老山城。这个迷人的小山城,一方面充满着法式浪漫和优雅,另一方面也保留着源自瑞士的和谐和宁静。这个小山城,到处都是坡。由于地势差距很大,为了方便城市交通,洛桑居然有着瑞士唯一的两条地铁线。这里的地铁上山下地,在山城里穿梭着。欧洲的城市,都有一些蜜汁古老的感觉,若不是看到这上层走人下层走地铁的双塔桥,有的时候漫步在这古老的中古建筑之间,总是会恍惚自己穿越回了久远的历史里。

记忆中,洛桑到处都是阶梯。卵石墁地,拾级而上或者下,你都有机会遇到这个城市最本质的样子。看着这小城中牵手漫步的情侣、遛狗的老夫妻、奔跑的运动者、优闲的游者和他们脸上那同样悠闲自在的神情,大概就可以理解为什么洛桑可以被拜伦、卢梭、雨果和狄更斯等历史上的大神所青睐。毕竟这莱芒湖畔如天堂般的魅力,谁都无法抵挡吧。

洛桑还有瑞士历史最悠久的教堂,它就是圣母大教堂(Cathedral of Notre-Dame)。这座哥特式大教堂,高高耸立在洛桑老城区中心的位置,被誉为瑞士“最美丽的教堂“。游玩欧洲富裕的城市,基本上都没什么机会见到这些中古老建筑的全貌 ,因为建筑的每个部分都在不断的轮流翻修着,这座瑞士最美教堂自然也不例外。但翻修并不影响建筑的气质,这座教堂,沧桑落寞却又恢弘坚定,像恒久忍耐的守望者,在来来往往的人面前,不怕日晒雨淋,坚定地守护着这座城市和居住在这里的人们。我像每一个游客一样,静静地走进教堂,再默默在这一排排整齐的座椅中坐下。墙壁上雕刻的圣徒、牧师的讲台、缓缓燃烧的蜡烛,以及穿进玫瑰花窗的阳光都在这里,陪伴着祷告者,默念受难者的荣耀,等待朝圣者和凡俗人类的靠近的那个时刻。

从火车站往下走,就到了湖边。和韵味十足的山上古城相比,湖畔的洛桑就是另外一个世界了。这里充满了现代的气息,那个七月的下午正好是音乐节的时候,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还夹杂着热闹繁忙的二手市场。你听得到乐队的歌声和人群的欢呼,你也看得到湖边豪华的旅馆和餐厅鳞次栉比。再往前走,就忍不住驻足某个小贩摊里颜色鲜艳的小摆件,和他身后艳丽娇人的湖畔鲜花。这一切,都是洛桑这个老城的生机和风景。我记得后来我在人群散去之后找到一个看得到雪山和湖畔鲜花的角落,架起相机,想自拍几张照片的时候,遇到了善心的塞尔维亚摄影师,他主动拿起我的相机帮我拍下我在湖边张望这个城市的身影。那一瞬的心情,大概才是最值得的旅行的纪念。

后来离开洛桑才想起来,我在湖边的音乐节消耗了太久的时间,以至于忘记原本还想去看看奥林匹克公园的,对的,洛桑还有着世界上最重要的奥林匹克中心和奥林匹克博物馆。但想想,留下一些遗憾总是好的,遗憾便是我之后的某年某刻再回到这座美丽小城的理由。

我所见过的风景,比我拍下来的要多。而我记得的故事,比我见过的要多。这些年走过万水千山,我看过很多不同的风景,于是终于明白,相机抓住的那些画面,美或不那么美,都不是那么的重要。真正难以留住的,是那个时间里的自己的。在那一刻,是平静如水,又或者奔腾悬宕的心境。至于洛桑,这个莱芒湖畔边无论风雨晴晦,四季变幻都能保持美好的城市,就是我记忆里,最平静的地方。

注释篇:
妹岛的奶酪:日本建筑师妹岛和世设计的位于瑞士洛桑联邦理工学院(EPFL)校园内Rolex Learning Center,因为外表酷似奶酪从而得到建筑圈小伙伴的虐称。如果有小伙伴想看这个大奶酪,我去硬盘里找找图,单独给大家发一篇妹岛的奶酪吧。

——————————————————————————————
缓慢更新这个系列。其他:

No.1 Wien/Vienna/维也纳
No.2 Praha/Prague/布拉格
No.3 Granada/غرناطة‎‎/格拉纳达
No.4 Florence/Firenze‎‎/翡冷翠
No.5 Hamburg/Hamborg/汉堡
No.6 Innsbruck/Innsbruck/因斯布鲁克
No.7 Nairobi/内罗毕
No.8 Bellinzona/贝林佐纳

No.9 Los Angeles/洛杉矶
No.10 Salt Lake City/盐湖城

公众号阅读链接

Stefana的城市印象之盐湖城

摄于Zcmi Center Mall, 2015年6月

No.10 Salt Lake City/盐湖城

人的每一步,都是自己人生的一大步,也许也会是历史的一大步。盐湖城的历史,大概就是对这句话最好的解释。如果没有杨百翰(Brigham Young)当年带领被东部迫害的摩门教徒,穿越大半个美国往西部跨过的一步又一步,恐怕这里也不会是今天我们所看到的盐湖城。

盐湖城 ,依山傍湖,东部紧邻落基山脉,看上去山不高,但山山连绵,城市西部傍着大盐湖,在山与湖中间夹着南北方向生长着。由于其地理位置的特殊性,被称为美国的西部十字路口(Crossroads of the West)。

传说杨百翰走到Wastch Range的时候,看到大盐湖宽阔,误以为这里就已经是美国西海岸,就对跟着他翻山越岭到此的摩门教徒们说,”This is the place!(就是这儿了!)”再简单不过的一句话,在第二任教主杨百翰嘴里说出来,却豪气冲天,霸气侧露。而喊出这句霸气语录的地方,现在已经成为一个花园,就叫“This is the Place Heritage Park”,以纪念这些先知。

于是从1847年开始,这批跟随杨百翰来到盐湖城的摩门教徒就成为盐湖城地区第一批定居的白人。最初,这个城市被命名为:“State of Deseret”,意思是“蜜蜂”,所以至今为止,蜂箱都仍然是犹他州的标志,Deseret也依然是犹他州的别称。从那一年开始,摩门教徒就开始在这里实践着他们的宗教,在这里拓荒。城市,就这样从一个街区开始,在荒漠中秩序生长。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今天的盐湖城,绿茵遍地,树影婆娑,这个以圣殿广场为中心的南北向的中部大城市,治安亦强于一般的美国城市。大概是在宗教的感召之下,人可以把沙漠变成绿洲,当然反过来也可以把绿洲变成沙漠。

我对盐湖城的认识,大概也是从这圣殿广场开始。

我在摩门圣殿还偶遇了一场婚礼。还没来得及偷拍美丽的新娘子,就被热情的看门大叔搭讪了起来。他认真的询问我是否知道关于摩门圣殿的历史,我说不知后,大叔就开始滔滔不绝的讲述起来。说这个圣殿,从1853年就开始建造,却完工于1893年。这座哥特式的古典建筑,面向耶路撒冷的方向,提醒每一个摩门教徒,想起所罗门圣殿。现在的摩门圣殿,依然是摩门教总会会长团及十二使徒定额组的会议地点,但其同时也是盐湖城居民的集散地,因为盐湖城有着超过50%的人口是摩门教徒。比如,现在在举办婚礼的这对新人,就是摩门教教徒。听罢,随着大叔的方向望去,这场看似平常美的婚礼,似乎还多了一些仪式美呢。

我大概还是爱建筑,爱这尖顶圆柱,爱这塔形大门,爱这门廊柱子,甚至也爱这门顶上站立的老鹰的塑像。大叔还告诉我,这座传奇建筑的结构,之所以建造了这么多年,是由于当时的运输条件所限制,因为它对石材要求的非常高,所以石材都是从很远的地方运输过来的。据说当年选择这种石材,是为了使教堂不朽,土木易腐,只有坚硬的岩石长在。

围绕着摩门圣殿的四周建筑物,亦有着代表性的浓厚摩门历史意涵与纪念性价值。

告别摩门圣殿之后,我逛到摩门教大礼拜堂,偶遇了一个来自菲律宾的留学生。她主动搭讪我,告诉我,她是这里的志愿者,每年暑假的时候需要在这里志愿工作以取得奖学金。她的志愿者小伙伴与她一样来自世界各地,信仰摩门教,聚集在这里,为游客们进行导览。妹子告诉我,这里每年都会有两届全球大会,舞台上的管风琴有9000多根乐管组成,在导览过程中,妹子详细的为我介绍了各种设施,以及大量反映摩门教历史的绘画,壁画和照片。

从妹子口中,我得知摩门教的开山祖师Joseph Smith自称感受到天使的召唤,发现了几块黄金板,于是他将黄金板的古埃及文翻译成英文,就有了后来的摩门教徒奉捧的《摩门经》。摩门经讲述的是美洲两大古老文明的故事:他们都是古以色列人的后裔,在哥伦布与新大陆相遇之前,便在这片不为人知的土地上奉行基督教。而他们之中一个叫摩门的史学家把教中先知的言行记录了下来,是为《摩门经》的缘起。我没有兴趣去质疑这摩门经的真伪,只是对于我这唯物主义论者来说,大概宗教都是人类在泛泛红尘的苦恼中,找到的寄托和慰籍大法罢了。

但我至今记得妹子脸上年轻而虔诚绽放的真诚笑容,导览结束,我深深感谢了她。直至游览结束,妹子也没有过问我的信仰,更没有向我推销“摩门教”,这个和我印象中的西方传教士般的人物太不一样了。

告别志愿者妹子,我独自在广场散步,我不想去思考更多关于摩门教教义的问题,是与非,错与对,传统与现代,宗教与科学的矛盾,大概已经写入了每一个有历史的城市里。五月的圣殿广场,繁花盛开,富有的城市最爱装饰城市广场,因为广场就是城市的颜。

我孤单单看完整个广场的“景点”,就迫不及待跑回我独自出发的咖啡厅。看到你开着电脑认真工作的身影,一瞬间我突然明白,原来与看一个陌生城市的繁华变迁更让我觉得快乐的是,有一个熟悉的人会一直在那里,给你买一杯,午后咖啡。

——————————————————————————————
缓慢更新这个系列。其他:

No.1 Wien/Vienna/维也纳
No.2 Praha/Prague/布拉格
No.3 Granada/غرناطة‎‎/格拉纳达
No.4 Florence/Firenze‎‎/翡冷翠
No.5 Hamburg/Hamborg/汉堡
No.6 Innsbruck/Innsbruck/因斯布鲁克
No.7 Nairobi/内罗毕
No.8 Bellinzona/贝林佐纳

No.9 Los Angeles/洛杉矶

Stefana的城市印象之洛杉矶

No.9 Los Angeles/洛杉矶

周末与小伙伴去刷了一发la la land,突然就想来写写洛杉矶,这座星光闪耀的天使之城。在我的印象里,它多元,它闪耀,它包容,它混乱,它却也十分美丽。

LA是五年前,第一次入境美国到达的城市。我与美国的相识,也是从西海岸的洛杉矶开始的。

我记得那天小伙伴的车坏了没办法来接我,下飞机之后按照在网上查到的指示我需要从机场转乘两次奇奇怪怪的LA公共交通,换乘的时候,在downtown某处转角等车的我,被善意的大叔询问是否需要帮助之后就搭上了他的便车去往小伙伴家。不料刚下车就被小伙伴破口大骂:“你以为洛杉矶是维也纳么?!你知道你这么做有多危险么?!”一脸懵逼的我直到那夜得知downtown有两名中国学生被枪杀之后才明白这是允许合法持枪的美国加州,而不是温暖安全的大欧洲。可我遇到的是一个善良的人哇,善良的大叔是一个手工首饰制造者,后来还邀请我和我的小伙伴去参观他在downtown的工作室。更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那栋楼就位于黑色大丽花cecil hotel的旁边。然而,这就是LA吖,这就是大家心中的la la land吖,这就是处处都是电影,处处都有故事的天使之城。

大概是因为LA从一开始就对我如此充满善意,我才会如此欢喜于它吧。

我记得来LA吃到的Sci-Arc后门不远那家in-n-out,那个新鲜美味的汉堡后来我的欧洲同学记了好几年;我记得我的加州同学告诉我freeway旁边的行道树很多年前本不属于加州;我记得我认真准备却做了一场异常尴尬糟糕的presentation;我记得汇报结束大家一起喝酒的时候我第一次对教授说了很多很多真实却幼稚的话,现在回想起来那大概是我读研时候唯一一次真正做自己的时刻吧;我记得little tokyo好吃的拉面以及pasadena热闹的美食集市;我记得disney hall和LACMA的建筑美和艺术美;我记得Venice beach上穿高跟吊带打篮球的女孩儿和炫技转圈玩滑板的男孩儿;我记得Getty Center小白房子给我的惊艳和后花园的华美;我记得Third Street Promenade闪亮的橱窗,可爱的双层公交和美味的冰淇淋;我记得小伙伴们为我准备的farewell party和整夜无休的畅谈;我记得我在好莱坞的hard rock cafe买了一顶鸭舌帽,后来那个帽子陪我晃荡过欧洲的大部分城市,却又终于丢失在某处;我记得我把我喜爱的红色唇膏,落在了LA的小伙伴家……

彼时我跟她说,你帮我留着,一年之内我一定来拿,你等我。而这一等,就是三年。

三年之后,再来到LA的那个夏天,短暂而美好。那时的我,几度以为,这一次我差不多会要留在这里了。我们大概是带着一股迷一样的自信,穿过整条加州一号公路到达LA的,那时我们选择在一个充满生活气息的西班牙社区住下,airbnb的房东是一个善良可爱的墨西哥裔的美国女孩儿,我还记得她家有着三只狗和俩只猫。如果说我们很短暂的拥有过自己的“美国梦”,LA大概就是这梦的开端吧。我们短暂的生活在那里,逛超市做饭,与房东聊天,在房间整理邮件,又或者讨论着下一次出行的目的地和目的……那一阵子,我们在这座璀璨的城市里,和这里的大部分人一样,开着一部有点儿年代感的老车,做着一个古老却又新鲜的,仅仅属于我们的梦,讨论着未来,着手准备着之后的生活……然而,最终我们哭过,笑过,坚定过,却还是决定离开加州往东,从Santa Monica的海滩边开始,踏上了从西往东的66号公路。

其实,关于LA的印象,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我曾经在freeway上拍的一张黑云压城城欲摧的照片,那是彼时的我觉得那是我印象里最深刻的洛杉矶印象。但后来走过大半个美国之后才明白,那大概是大部分美国城市的缩影,freeway不是洛杉矶独有,而格里菲斯天文台这里看到的一望无际的洛杉矶和拔地而起的downtown CBD高楼,以及入夜之后灯光璀璨的不夜城之景,大概才是洛杉矶的独特之处。

记忆里,LA从不吝啬阳光。不论是五年前的春天的初访,还是第二次以为自己会停留在此的盛夏,LA在我的印象里永远都充沛着阳光。早晨的阳光清澈,正午的阳光炙热,傍晚的斜阳妩媚而矫情。除此之外,洛杉矶那永不熄灯的夜,如同它的阳光一样璀璨。

还记得,那天,我们驱车往Griffith天文台一直往上,居然很幸运的在山顶找到了停车位。可惜往常的天文台,没有电影里那么清净,而是满是游客让你想跳舞也迈不开步伐。入夜之前,山顶的平台上,可以清晰的看到整个洛杉矶城。这座La la land整齐的街道和远处拔地而起的摩天大楼,都在绚烂的夕阳下一目了然。夜幕降临的时候,我们还排队去观看了巨型的天文望远镜,我还记得那天那近在咫尺看得到表面轮廓的月亮,仿佛穿越时空又浮现在了眼前。再看一眼,洛杉矶边已经华灯初上,夜色迷茫了。我记得那夜我迟迟不肯离开Griffith的平台,忍不住要多看一眼这City of Stars,或者说是City of Lights,我忍不住拿着相机一直在拍,我想记下此刻的城市,我也想记下此刻的夜色温柔。

讲真,我不太喜欢la la land的地方在于它的价值观里,爱情不如梦想,不如现实来得重要。人和人,可以那么轻易的爱上,那么轻易的又错过,甚至,还可以多年之后那么轻易的回眸。这一切都太成熟了。可如果真的是至死不渝的爱,那是不是就算短暂离开,也还是会在一起,如果是真的让人感动的爱,那是不是故事的版本又会不一样?大概现实里的爱情,大部分都是这么轻易的吧。所以才有很多人说la la land是一个关于前任的故事。但大概是我太悲观了吧,最后那个what if的结尾,我脑海里浮现的都是,如果没有跟你在一起,我们将会错过怎么样的一个未来,那么日常,那么具体,那么令人无法割舍和放弃。还好,电影结束的时候,我给我的你打了一个电话,说我想你,电话那头,是你熟悉而温暖的日常。

可是画面太美,衣服太好看,歌曲太好听。关于歌曲,我更喜欢石头姐和高司令合唱的这版,一个人的温情,有人回应,这大概是全世界最美的事情吧。大概我们会从此更珍惜彼此吧,毕竟——我们曾经在LA玫瑰色的日落里共舞过,被这城市的璀璨星光照耀过,在这里拥吻,在这里微笑,在这里许下过一个关于未来的梦想。

一步步去实现,你说,好不好?噢,不好意思,情深至此,我大概已经忘记这篇文章,是在写洛杉矶城市的了。可不管是Santa Monica的晚霞,Beverly Hills的宁静花园,好莱坞的璀璨星光,迪士尼的梦幻城堡和西班牙社区的恬静悠长,还是各路影视屏幕戏里戏但与这个城市相交的每一幕,大概都是关于这个城市的乐章吧。还望有一天,能与你携手回到LA的海滩边,回到66号公路的起点,回到那个最开始,我们做梦的地方。

 

——————————————————————————————
新的一年,还在缓慢更新这个系列。其他:

No.1 Wien/Vienna/维也纳
No.2 Praha/Prague/布拉格
No.3 Granada/غرناطة‎‎/格拉纳达
No.4 Florence/Firenze‎‎/翡冷翠
No.5 Hamburg/Hamborg/汉堡
No.6 Innsbruck/Innsbruck/因斯布鲁克
No.7 Nairobi/内罗毕
No.8 Bellinzona/贝林佐纳

Stefana的城市印象之贝林佐纳

Bellinzona

No.8 Bellinzona/贝林佐纳

我给我的小实习生说,你来催我更新吧。于是在我列了一连串城市名单之后,她居然选了这个瑞士小城——贝林佐纳。我问:“为什么是瑞士?”答曰:“因为瑞士漂亮啊。”

也是,大部分的瑞士城市,就是漂亮。我几乎已经记不住我是在什么情况下又是为什么去到贝林佐纳的了,在欧洲的那几年,断断续续拜访瑞士的时间也不算少,这个国民之间要拿英文交流的联邦国家,不管是否亲自到访,它都给全世界人民都留下了富裕、美丽、宁静的印象。瑞士南部小城贝林佐纳亦是如此,连我找到的关于贝林佐纳的音乐都来自一张叫Blissful Harmony的专辑,这真是一个让人找到Inner Peace的地方。

隐约记得,我是初夏的时候,去到贝林佐纳的。从南到北的火车中,看着窗外如同波浪般温柔起伏的草原和若隐若现的森林,偶尔路过的村庄或者小城市都像是人类文明偶尔浸入自然的意外。山间牛羊成群地惬意在骄阳下行走,南部的瑞士似乎如意大利般的热情似火,而没有北部城市那种白雪皑皑包围下的冷清。毕竟,与阿尔卑斯的山川相比,瑞士这个国家显得太偶然和太年轻,或者说中欧本无瑞士,走的人多了,便有了瑞士。直至中世纪晚期,阿尔卑斯山区都人迹罕至,只有诸侯、教士和商旅偶尔涉险其间。直到“圣哥达”栈道的建立后,为了保住自治权,居民们才开始结成“誓言同盟”,抵住了周边的侵袭,击败了来犯强敌。十五世纪后,才越过圣哥达山口,进入意大利语地界,一直到1503年才占领贝林佐纳。

我记得从火车站出来我就和伙伴一起坐在小城的广场喝了一杯咖啡。那天并不是周末,午后的城市显得很懒散。七月的天,空气里有点闷热有点干燥,冰咖啡有点苦有点甜,抬头往山上看了一眼,就见到不远处的城堡。贝林佐纳的防御工事是阿尔卑斯山区最经典的防御型建筑之一,古罗马时期开始,贝林佐纳就已经是一条非常重要的防线了。甚至有观点认为早在公元四世纪左右,罗马人就已经在贝林佐纳的一座石峰上筑起一座堡垒,而后这个小城几易其主。但这个由城堡、城墙、高塔、城垛和大门组成的要塞总会在某个时期,赢得大家的惊叹。

走着走着,就走到一个巨大的的垂直入口,造型奇特,镶嵌在山崖中,神秘,诡异。穿过这段有些黑暗的隧道,从入口抬头往上望去,两个高塔映入眼前,才发现,走到了这个中世纪的城堡。这是瑞士提契诺(Ticino)派建筑师Aurelio Gafletti在1984年对古堡进行修复工作的结果,传闻入口的设计是设计师对于军事建筑的再现。那两座高塔的名字叫Torre Nera 和Torre Bianca,不知道为什么,相比低沉冷静的德语发音和温柔婉转的法语发音,意大利语发音读出来总是给人感觉热情似火。

这个建筑的名字叫格朗德大城堡(Castelgrande),位于城中的一块高地上。是十三世纪米兰人为了防范从阿尔卑斯峡口翻越来的敌军,再重新推翻建造的。除此之外,另外两座城堡蒙特贝罗(Montebello) 和 萨索 · 科尔巴洛(Sasso Corbaro)也是从中世纪就开始守护着这座老城的堡垒。题图那张照片就是从Montebello拍的Castelgrande,是这三座十三世纪城堡中最古老的一个。摸着这石块堆砌的墙体,仰望这石片覆顶的建筑,那个下午,我和伙伴参观完这个古堡里的博物馆,就在这宽厚的墙体旁的山坡下坐着。在大树底下吹着风,望着低处的两座城堡,在高处的我忽然间仿佛自己是十五世纪下半叶的米兰公爵,在这蒙特贝罗城堡的山头上,远眺阿尔卑斯群山,守护着整个提契诺谷。

只是如今,回头看这小城贝林佐纳,城堡还在,城墙现在却只剩下残垣断壁。如同这座小城几易其主的曾经,在时光长河的洗涤中,只剩下斑驳的记忆。

——————————————————————————————
时隔一年之后,终于打算继续这个系列。其他:

No.1 Wien/Vienna/维也纳
No.2 Praha/Prague/布拉格
No.3 Granada/غرناطة‎‎/格拉纳达
No.4 Florence/Firenze‎‎/翡冷翠
No.5 Hamburg/Hamborg/汉堡
No.6 Innsbruck/Innsbruck/因斯布鲁克
No.7 Nairobi/内罗毕

Stefana的城市印象之内罗毕

No.7 Nairobi/内罗毕

说出来可能有点难以相信,内罗毕居然我到过的第一个讲英语的城市。去欧洲大陆之前,我居然机缘巧合地先来非洲大陆的“东非小巴黎”瞄了一眼,这大概也是人生旅途里少见的安排吧。

内罗毕是与想象很不一样的城市,尽管来之前我对它并没有那么多想象。但毕竟觉得,非洲嘛,大夏天的,又是穿越赤道的热带国家,至少应该是热的。然而内罗毕因为海拔较高,属热带高地气候,白天最高气温也就二十多度,夜间可能只有十五度左右,而一年之中,这样的气候会持续十一个月之久,可谓是真四季如春。也难怪肯尼亚从上个世纪就被欧洲的权贵们视为狩猎天堂,这里动植物资源之丰富,季节气候之美好,可能在全世界也难找出第二个这样地方吧。

我记得从机场驱车前往市区的路上,内罗毕街道旁,满满都是盛开的鲜花。这开满花的街道,大概就是我对内罗毕的第一印象。宽敞笔直的林荫道,配上路边满满的鲜花,还有这现代化的高层建筑群,当时心里的感觉大概是,果然这个世界大部分的城市就是一样的,城市就是城市的样子罢了,连非洲都没什么好奇怪的吧。只是这里还是比想象发达很多,城市里的男人们穿着笔挺的西装,女士们则穿着身材合适的西式套裙,突然觉得有点上个世纪的英国街头的感觉。好在黑人同胞们的肤色和完美的身形比提醒着我,这里是非洲,是肯尼亚,是内罗毕。

我记得广场的鸽子们,忽起忽落。坐在树荫下乘凉的老人和孩子们,淡定而闲适地享受着这个温和而安然的夏日阳光。去到内罗毕的动物园里,遇见大大小小的孩子们,穿着统一美丽制服,跟着身材火热的女老师们在游园。有红色衬衫配蓝色马甲和裙子,绿色配蓝色,还有各种粉红或者紫色衬衫配同色系深色的制服和裙子,庄重又活泼。回想起自己念书时候的仿运动风制服,跟这相比简直丑无天际。我拿着相机偷拍着这些孩子们,却不料被他们发现,于是干脆大方的走过去和热情的孩子们拍起合照。还有让我亲密接触长颈鹿的长颈鹿公园和餐厅,站在房子里摸着窗外的长颈鹿给他们喂食的体验恍惚现在还记忆犹新。

我记得肯尼亚的市场里,有着玲琅满目的斯瓦希里文化的大大小小的纪念品,石雕,木雕,象牙雕玲琅满目,还有很多手工制品。有意思的是,肯尼亚的商贩们不喜欢讨价还价,倒是喜欢以物换物。商贩们讲着一口流利的英文,跟你搭讪问着你身上他们没有见过的物件,他们能拿什么东西来换走。我拿毕业时候在跳蚤市场收的一个牛仔帽在市场里为我换来了一条全新的染色围巾,而同行的小伙伴却拿自己的手表换了一个非洲鼓。

我记得肯尼亚的club热情而复古。晚间的时候,在肯尼亚工作的中国朋友领我和小伙伴去了内罗毕最热闹的club,我想那装修风格大概是中国二十年前的迪斯科场地吧,不过好在有黑人同胞们载歌载舞的热闹,配上这浮华的旋转吊灯,和英国来的调酒师精心调配调的鸡尾酒,坐在舞池旁,也觉得别有一番风味。

我记得酒店的房间宽敞而明亮,自助早餐丰盛而奢华,如果不是全是热情的黑人同胞服务员,我大概会分不清楚我在世界的何方。还记得朋友带我们爬到肯雅塔国际会展中心的楼顶,站在这里可以一览内罗毕市区的全景,扑面而来的都市感与携带着热带地域风情的建筑交相辉映。这阳光下的内罗毕,绿化程度非常高,感觉到处都是茂密而浓烈的城市森林,这些现代建筑穿梭在这密林里,像是文明穿梭在荒野。

有一个有趣的事情是,从布拉柴维尔去内罗毕的飞机上,我开始毫无理由的发起高烧,同时伴随着恶心呕吐等各种说不出来的病症,当我正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刚果惹上了什么奇奇怪怪的病时,飞机已经到达肯尼亚境内,开始接近内罗毕。奇怪的是,快下降的时候,我所有的症状居然也奇迹般的恢复了,以至于之后的很久,我都觉得,内罗毕是我的福地。我想我对内罗毕的印象是极好的。那一年从肯尼亚回来之后,对非洲和内罗毕久久不能忘。我办了个关于非洲的摄影展览,同时,作为建筑系的研究生申请了联合国人居署的实习生。很可惜,那一年我的申请没有能成功,于是至今,我也没有得到机会重返内罗毕。想念依然。

Nairobi 2011

——————————————————————————————
时隔一年之后,终于打算继续这个系列。其他:

No.1 Wien/Vienna/维也纳
No.2 Praha/Prague/布拉格
No.3 Granada/غرناطة‎‎/格拉纳达
No.4 Florence/Firenze‎‎/翡冷翠
No.5 Hamburg/Hamborg/汉堡
No.6 Innsbruck/Innsbruck/因斯布鲁克

All the way to New York city

翻博客的时候,居然发现非planner的我,2014年年初回国之前,居然默默的写了个plan,虽然这plan在三个月之后就被打乱了,且再也没机会实现了。想一想,当初的三年plan,如今已经过去了两年,我实现了什么,又放弃了什么。再看一眼那看似“完美”的life plan,我竟失声笑了出来。

不知道是不是嘲笑24岁的自己。

2015年年初的时候,辞职去美帝之前,我写下了这个标题All the way to New York City,其实是Rosie Thomas的歌,一年之前的我,觉得这首歌里唱的大概就是我原本觉得在美国的生活。一个简单而美丽的幻想,一个温存的美丽愿望。有些惆怅有些寂寞,仿佛很多都是努力而不得的生活所求,又唱着持续二简单的希望和痛苦燃尽之前的星火,和这些这伤感的,清新的,无奈却充希望的日子。

只是大概没想到的是,这样的生活居然在短暂的日子里,实现了。上个秋天,我为了陪M先森去纽约,我抛弃了欧洲的一切,义无反顾的飞奔去了美帝。和M先森打包了所有能带上的东西,塞满了saab的后备箱和后座,告别了M先森之前生活的M城和那里的朋友,然后上路奔去纽约。

我记得出发的时候M先森伤感的哭了,我那时候问他为什么哭,明明很多好朋友都走了,然后他说因为离开了这里,在美国这么些年,第一次觉得没有家了。我安慰他说,可是我们所有的家当都在saab里,然后你还带着我,这难道不是走到哪里,家就在哪里嘛。M先森无比感慨和真诚的向我表示了感谢,说谢谢我来这里陪他搬家。

那一瞬间,我真的觉得相比现在这辆车里的一切,欧洲那些零散的回忆和丝丝不舍,比起来真是微不足道吧。我们沿着五大湖区,围着五大湖一路奔向了纽约。中间不急不慢地走了一些城市和公园,毕竟目的是搬家,所以没有夏天那样疯狂的玩耍,主要还是在赶路。记得到Buffalo的时候,赶上了去年那轮血月,虽然传说血月是凶兆,但我觉得这自然奇景都是老天的恩赐。记得从Cleveland沿着Lake Erie一直往东北的路上,透过云层看到的那轮从地平线缓缓上升的月亮,我们一直担心赶不上那血月,或看不到云层后的奇观。后来我们到达目的地之后,M先森陪我拿了相机和脚架,到了宽阔的某处,吹着这秋天的凉风,等着某一刻被太阳的光线侵蚀。我拿着手机放着如果爱,这首歌是M先森跟我说在北极圈内看极光的时候听到之后无比想念我的歌。那一次没来得及跟M先森一起去看极光,后来即便在广袤的北美大陆见到各种自然奇观,也始终无法抵挡我对极光的那份渴望,“望有日可与你在绿光下亲吻”。想想在那之前,能在这血月下亲吻也是一种安慰。再后来,到纽约之后一切还算顺利,没有来得及探寻城市,总觉得来日方长,那段时间心力多是花在了更重要的事情上。

I wish I could take you with me
All the way to New York City
We could get an apartment there
Be closer to the families
We could take my station wagon
And fill it to the brim
And wave goodbye to all our lovely friends
Never to return again
You could write for picture shows
And I could get a job waiting tables
At a restaurant where famous people like to go
We could buy old overcoats and walk through the snow
All the way around central park
Our cheeks as pink as wild roses
We could take the subway home
And stare at our reflection in the window panes of the train
And see how much New York has changed us

只是没想到,我们一路往东奔向了纽约,我却没有能在那里留多久,这首歌里唱着的生活,我们还没来得及看到纽约给了我们什么改变。而后,M先森后来也改变了主意。那时候我们牵手在中央公园散步的日子,没想到一下子,那一别,“回纽约”这三个字对我来说,从一个几个月之后的计划变成了一个长久而触不可及的愿望。

前几天做了一个梦,梦到某日我一个人回到了纽约。我不知道那个时刻的我在纽约干什么,也不知道那个时候的M先森在哪里。我找到之前和M先森一起住的house,敲开房东的门问她这个屋子现在还租不租。然后我还记得梦里我往七号地铁站走的时候想起那辆已经不知道在谁手里的saab 95,想把它买回来,却找不到路径。然后我就一个人哭啊哭,就哭醒了。梦醒之后我跟M先森说了这个梦,He said this won’t be true but the dream made him sad……后来我们晚饭后沿着荔枝公园散步,看着深圳这公园旁边的高楼大厦,忽然觉得这里像迷你版的中央公园。想了一下,一个人的纽约和两个人的深圳我选哪里,还是现在这样,会快乐一些吧。

于是,星期一的早晨,我坐在深圳的星巴克,背着M先森刚买来的anello条纹双肩包,蹭着wifi听着歌,写完了这篇流水账。我们总是在期待新年新气象,生活从来都不是新的,从一个地方迁徙到另外一个地方的人类,无非在努力讨着自己想要的生活。如同现在的我,在迷惘,在彷徨,在挣扎,好像这些年毫无进步,也毫无成就,但也就这么过着,还期盼什么时候去到纽约,重来一次想要的人生。

生活在别处,真的是病吧。

再见,你好

2015再见,2016你好。

我在朋友圈发了条说新年“最好金龟换酒,积分换话费”,居然一大票人来问我是不是新年要结婚,还有更不靠谱的居然问我是不是要开始搞话费代购什么的……喂喂喂,拜托你们有点文化水平好嘛。看不懂成语和我的幽默的,出门左转,请百度。

其实是因为庄老在写新年文的时候说了这话,顿觉很有道理。人生大部分的潇洒,都是拿积累换来的,这道理如同积分换话费一样。你的精彩,你的惊喜,你的礼物,都是你之前消费的结果罢了。金龟换酒的快乐,并不是谁赐予你的,而是你自己给自己的。

这一年,最喜欢说“我老了,玩不动了。”比如这跨年啊,想想商场,ktv,酒吧什么的到处都是人,宁愿躺在家里玩玩手机听听歌。时间什么的,就是一把尺子,丈量着新的生命,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变成一把刀,割在了我的眼角,皮肤,还有眼神里。或者真的就是庄老说的,“重新做人是一种爱好”。这事其实没那么简单,不是f5刷新一下页面,就可以有新的自己。所以每年到这时候看到那些说“新的一年新的自己”的人就觉得“呵呵”。因为新的一年,压根就没有什么新的自己啊。

虽然对我来说,确实需要一个新的开始。(啊,这逻辑,简直自欺欺人。)

不过,从今天起,我大概只关心两件事情。第一,如何变美;第二,如何有钱。除此之外的所有事情大概可以总结为关你屁事和关我屁事,可大部分的事情的解决办法,根本没有这么简单粗暴。新的自己也不是那么容易,去年写年终总结的时候,说I did nothing,朋友却说But you where everywhere…这对话放在这一天也不为过。完蛋了,连续两年的年终总结变成了——什么都没干,除了玩。

这一年,围着地球跑了三个圈,一半的时间生活在美帝,剩下来的一半中,三分之一在欧洲,三分之一在上海,三分之一在长沙。我的2015=开发新行业+环美西大旅行+跟妈妈的旅行+phd退学+纽约+宅……每次朋友介绍我给别人的时候,都要说“她的主要成就就是围着地球跑圈”,都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关于旅行,写了很多条140字的微博,2015年。虽然没能做到在2016年之前更新完所有的微博,但我相信我可以在农历新年里写完。不过这一年却几乎没有写一篇博客。大概是习惯了在那140字的空间里抒发自己,以至于懒到没有办法整理博客,更新主机之后都没来得及更换页面。或许不换,就这样也挺好。

想去的地方基本上都去了,想看的风景也都看得差不多了。M先森在说2015年大概是他此生最精彩的一年,因为这种说走就走的旅行可能接下来一辈子都没有了(这话出发前我就说过)。我说这样混混沌沌什么都没错一直在改变人生计划的一年 ,接下来应该也没有了吧。

不过谁知道呢,我反正不是planner,而新的一年,我也不会变成一个planner,依然是爱走就走,想留就留。变老又怎么样,年轻不是态度嘛。

新年还是要许愿,希望2016,可以依然得到爱与自由。

只要选对了路,不怕下雪也不怕远

“累也爱你,又不是因为容易才爱你。我只想幸存在此刻,过着丰沛的生活。”

又一个五月了。夏天就是这样不知不觉的来到了生命。今天已经是二十号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520变成了有情人的情人节。在这个四处洋溢着“爱”的年代里,我们从不吝啬说“爱”。五月是记忆里的初夏,刚诞生的夏天,五月是我们之间,刚诞生的爱恋。据说这儿往年的五月还在雪花飘飘,今年却已阳光明媚的初夏。但夏天并未持续,前天开始寒潮来袭,温度又骤降到五六度。天气和心情一般,时而温暖时而冰冷,变幻无常,却倔强不肯为世间任何事物所改变。幸好因为眼疾推迟了行程,不然现在就是在零下的北部山区过节。噢,今天并不是什么节。

今天的sns上充斥着鲜花与礼物,还有不少的结婚证和结婚照。那些倔强地去爱彼此的人,如我相信的那般,老天总会有些别致的礼物馈赠有情人。这段日子,一定是我所有的人生中,离孤独最远的日子。”I am crazy, stupid, happy……”其实我并不是那么介意过渡,有时候孤独也很舒服,一个人的日子有一个人的静默欢喜,但两个人的日子有两个人的淋漓欢畅。那些我用孤独的时光铸造的那一座内心丰满的城,现在城门敞开让你大步行走与奔跑,也让你大声咆哮与撕拉。相爱总是太过容易,唯有理解能让彼此长久愉悦。会争执,会怀疑爱,会分不清激情,承诺,永恒或者迷惑。会思考什么是“该”,什么是“不该”,却终究明白没有什么该或者不该,人生没有那么多道理可遵循,只有愿意或者不愿意。又或者,我们受情绪控制的行动里,有多少是意志决定的?不过是大脑的激素罢了。如果有一天人类的科学技术发展到复仇者联盟里的水平,意识可以被操纵,思维可以被控制,那么有多少的“爱”是爱。

圣经哥林多前书说:“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不自夸,不张狂;不作失礼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动怒,不计较人的过犯;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爱是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存不息的。”对照自己想一下,是否离这标准差得太远,自己做到了多少,而这世间有多少人做到这些。包容,相信,盼望,与忍耐需要多大的毅力和勇气。越爱,就越无力。也想努力一些,把时间和意志都用来爱你,努力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努力不去想那些迷惑和困扰。

想把每个夜晚留给你,告诉你我经历了怎样的一天,吃了什么,去了哪里,发生了什么事,天气怎么样。也想把每个早晨都留给你,告诉你昨天晚上做了什么梦,吃了什么,去了哪里,遇见了谁,飞到了多远的太空。

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也没有相同的人,人的情绪和表现来源于每个人对生活的认识,对生活的理解和解释,即使是对同—事物,也有不同的解释。We all have issues. Let me say this again and again.The flaw is the thing we love. The vulnerable, miserable, troublesome parts of ours actually are what make us special.

然后我在12点,520结束以前,在sns发了一句手写的句子,“只要选对了路,不怕下雪也不怕远。”

测试人生

这是三月的最后一天,不知不觉中一年又过去了四分之一。

我发现,对我来说,春天真是迁徙的季节。从2010到2015,每年的三月份我都在不同的地方,从长沙到北京,从维也纳到慕尼黑,再从香港到现在的M城。一年又一年,一城又一城。以前总是多少有点悔意觉得应该早一些来美帝,而不是在欧洲耽误折腾那些年,现在回想起来在欧洲的那几年,也是人生最美好的财富。人们总是觉得生活在别处,在欧洲的时候想回国或者来美帝,回国了想滚回欧洲,现在又终于如愿以偿来了美帝。一轮又一轮的测试中,我还是如自己所说,我并没有活在任何地方。也曾怀疑自己,是否在任何地方都没有办法过好自己的生活,所以总是在不满意中切换地点而又在一轮又一轮的测试中,改变人生目标。可是人生就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呐,在看遍这个世界之前,何必急于决定自己的人生。

上一篇博客更新的时候,并没有想到,我会那么快离开上海。不过有的时候,生活并不如你想象的那么顺利,有些事情就这样被加速推进或许也并不是什么坏事。上海还是很有魅力的,不管是茂悦顶楼边泡脚边看夜景的BAR,还是虹桥路每天都需要排队的包子铺,在大城市里,总觉得自己就是一只小蚂蚁。我每天穿梭在三号线和七号线之间,偶尔还因为身体原因要换乘一号线去小舟伊森那里,更偶尔还要换乘四号线跑跑工厂,或者二号线约见小伙伴……总之作为在大城市里的小蚂蚁,以最快的速度熟悉了地铁线。可能因为没有安家,就一直觉得很累,于是开始觉得,这样的生活并不适合我。这一段的测试人生,可能因为过年回家的舒适对比,而执意提前结束。在Startup里看到很多也学到很多,Make a living容易,但是Make a company就并不如我想象的那么容易。在上海最大的感觉就是,创业不易,玩玩要小心。在上海的两个月,成功的做了一次跨界的玩耍,发现设计小东西也是挺有意思的。很庆幸的是,接触的事情越多领域越广,对于自己想要的生活状态和追求,竟然越发清晰。当看到自己设计的东西几乎能近100%的完成度来实现出来,还是非常开心的。以前只会说自己是ARCHITECT OR PHOTOGRAPHER,做了一阵DESIGNER之后,现在很愿意说自己是DESIGNER,这个词涵盖更广,摄影和建筑何尝不是不同尺度的设计呢,希望以后有更多的机会测试更多的可能性,做更多“美”的东西,更多好玩的设计。追求“美”的过程是愉悦的,不论用何种方式表达出来。表达基于体验,体验基于生活,所以我只是想,回到我想要的生活里。

于是上周我经历了44个小时的旅途,包括颠簸的夜火车,急速行驶的汽车和二十个小时的长途飞行。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唯一的心情就是感谢,感谢老天保佑我这一路安全折腾。然后几乎没有时差的我,很快就将生活变成了我熟悉的样子。收拾好屋子,去了两趟超市,做了几顿饭,突然一下就觉得,恍惚间我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好久,但这仅仅是我来美帝的第一周。这种时候我又会觉得,其实我早就有将生活过好的能力,不论在哪里,都可以把日子过成我喜欢的样子。“原来我非不快乐/只我一人未发觉/如能忘掉渴望/岁月长衣裳薄/于什么角落/不假设你或会在旁/我也可畅游异国/再找寄托…”会写歌的都是天才,听歌才觉得自己并不孤单,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事情,任何心情,任何感触,都从很久之前开始,就不断的发生过了。还好,现在的我,每天,睁开双眼,看阳光把晾晒着的衣服晒得干净且柔软,再看一眼身边的你,仿佛时间就过了一整个世纪。

生活就该是这个样子的吧,我会用尽全力在这一段段的人生测试里,表现完美,小心保护你内心的小孩。我不愿看见你的心被这个残酷世界的刀斧刻伤,不愿回头看到的都是记忆里零落的荒芜,不愿想到,更不愿想不起。我只想幸存在此刻,过着丰沛的生活,走每一步都不再像在躲开流弹,而是拖沓成美好的芬芳。前日阳光灿烂,我们驱车驶向了湖边的小公园。大片的草地和湖泊,伴着蓝天和过去的整个冬天都被淹没了的HIKING ROUTES,我们边走边笑。回去的路上,星光已点亮,暮色垂落,如巨大的惊叹号,不愿就此淹没。就像彼时与此刻美好的心情,我想,即便不知道未来在哪里,这一段测试人生,一定会是此生最美的风景。

写这些的时候,我跟M先生坐在宽敞明亮的图书馆,他写着他的作业,我更着我的博客。不知道为何就想起了MAK,想起了跟S小姐听歌画图的日子。嘿,感觉美帝的星巴克的布朗尼没有奥地利的好吃,是我太想念维也纳的甜品还是我真的得了那种“生活在别处”的病。若是,我想我已经无药可救罢。在这春意盎然的下午,我只想说,感谢你。

不活在任何地方

Life is not where you live but what you believe.

昨天我在同事的车上,听到北郊什么的时候,恍惚间以为自己在帝都,脱口而出:“到学院路附近了么?”然后我就笑了。因为我刚刚订好下周末去帝都的机票,事实上我在魔都陌生的街道上看着过路的人感受着堵车的高峰。这并不是第一次了。大城市太相似,我曾经对着外滩找维港的高楼,在ifc楼上找国贸桥,类似笑话屡见不鲜。

下午跟来自意大利的F先生约在上海的维也纳咖啡,上次我们见面还是天河城的某次home party后彻夜k歌。然后这中间他在深圳工作了几个月回了两趟意大利,旅行去了某个东南亚的海岛,做了好几个项目,感觉是很丰富的半年。想想自己好像除了在建筑公司工作了几个月,到处玩乐了几趟,似乎没什么可以炫耀的其他事情。混混沌沌过了2014,我跟F先生说,I did nothing last year,然后F说,but you were everywhere.

Exactly,虽然跟忙绿旅行的2011,2012还有2013来说,2014看起来什么都没做,哪儿都没去,却也是丰富的。虽然一如既往没挣什么钱,但至少每个月都能说得出来,自己在尝试些什么。放弃学术其实对我来说是一件挺容易的事情,也终于明白得到太容易就不会珍惜的道理,于任何事情都是一样。不过除了纯玩,折腾的事情居然也从香港到广州,再到北京,再回长沙,最后还来了上海。最开心的莫过于2014有很多很多时间在家里,虽然一直在做杂事也会烦闷但跟之前几年想得不可得的心情比起来要幸运多了,关于这点已然很满足,因为我知道在家的时间并不会太多太久。

跨年的那天,我在M先生的陪伴下回到了梦最开始的地方。因为感慨2014倒霉的事情发生太多,要去最初的地方寻找一下最开始的梦想。每次回到那里,看到那些一波又一波的小鲜肉们踏着你曾经的足迹,就觉得人生还是充满希望的。之后跨年那一刻我在M先生的车上,堵在湘江中路某处,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突然就意识到,我又浪费了一年。

浪费并不可耻,只是有点可惜。

所幸的是,2015开始了。新年新希望这种骗人骗己的话,并不是毫无意义。对我这种本命年终于要过了的人,还是意义重大的。有时候挺感谢运气这回事儿,因为运气会让人明白了很多事情不光是努力可以解决的。不过即便是听天由命的事情,我依然相信,如果真的想要做成某件事情,全世界都会让着。

回归office生活之前,我与M先生一起去了一趟阳朔。遇龙河淡季的风景很好,小小竹筏单独飘着感觉很仙境。之后突发其想专程从阳朔骑车去兴坪寻找08年遇到的韩国大叔,居然得知还在古镇开店,兴奋的同时也被告知,今天并不营业。其实我想去专程道谢,虽然他一定不记得我。但是如果没有在08年遇到全世界更换居住地点的这位寻找最佳空气来源的韩国气功爱好者,我可能不会那么早知道这个世界原来这么大。心其实很小,就可以装下很大的世界。因为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审美和生活,却又每个人不尽相同的遵循着造物主的原则生存着。持续更换地点并不是什么坏事情,没有一个地方永远属于谁,每一场表演都要更换地点,我本不活在任何地方,只是活在相信里。

相信自己不会在再继续浪费人生,虽然之前都觉得青春是拿来浪费的,但大概是因为觉得不能再青葱,只能轻熟。2015,第一次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或许也是因为遇见了值得的人,即便知道分离在即,但也明白相聚有时,后会有期。我会努力去做,变成眼里那个更好的自己。幸福的样子是什么,我隐约看见了轮廓。

那么,活在幸福的希冀里就好。

BTW,上海的aida居然真的是aida,传说所有蛋糕都是从维也纳空运过来的,虽然价格贵得离谱而且在维也纳我其实并不爱aida,但还是忍不住要赞一个,乡愁是一种病。